无限之淫神的诅咒(91-92)

作品:《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作者:abc123421。

    字数:6890。

    第九十一章混乱(一)。

    (跑剧情呀跑剧情)。

    夜起雾霭,有种说不出的凉意,朦胧的天穹上,看不见星辰,只有白惨惨的

    弯月高悬。

    这里是里特里亚城十里外的一处针叶树林,目之所及,树林内尽是一片漆黑,

    但其深处,倒是有几个搭起的篝火,发出微弱的火光。

    摇曳的火光旁,两道身影朝着里亚城的方向静静伫立。

    「团长,我们何时进攻?」基恩推了推眼镜,侧头询问着身旁他极度崇拜的

    男人。

    男人自然是黑之佣兵团团长,沃尔特。站在干燥的泥土上,沃尔特双手环抱,

    刀削般的脸上看不出表情,沉默片刻后,缓缓应道:「再等等吧」。

    「难道靠团长你放走的那个?」基恩皱眉,那位骑士长绝对没看起来的那样

    容易对付,而且并未经过专业的调教。基恩可不信任她,于是小心地劝说道:

    「她可不值得信任啊」。

    沃尔特失笑,没有说话,抬头仰望上空,一片灰蒙蒙的,但他的视线似乎能

    穿透重重雾霭看到无边的天际。

    「等等吧,应该快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不久后,星空之上,一朵微弱的暗色火花炸开,一阵诡异的波动顿时朝着四

    方蔓延。即使是在晴天,不仔细观察的话,也绝不会注意到这个微弱的火花,更

    何况现在雾霭重重。

    波动略过树林,正凝神静心的沃尔特神情一动,拍拍基恩的肩膀,率先转身

    朝后方走去。

    「好了,出发了」。

    基恩楞住,随即露出狂喜的神情,快步追了上去,暗道。

    「终于开始了么?」。

    五小时前。

    里特里亚城,平民区。

    区别于城中心的贵族和富人区,也不同于城市边缘角落处的贫民区,这里居

    住着大量的普通工人、商贾和种田的农民,是平日里最为热闹的区域了。

    如今的里特里亚并非战时状态,也就没有宵禁,夜色虽浓,可挡不住劳累一

    天的人们燃烧着的热情。街道上人来人往,火树星桥,欢笑声、低语声、吆喝声、

    招呼声交织在一起,丝毫没有即将面临战争的紧张气氛。

    白兔酒楼,二楼。

    千夏穿着斗篷,小口小口地品尝着异界的美食,白斩兔、红烧兔肉、琉璃兔

    耳、兔头汤,桌面上几乎是一席全兔宴了。

    这家以烹制兔肉闻名的酒楼向来欢迎如千夏这般一掷千金的豪客。

    钱财本就是身外之物,更何况她的还是从某位逛街的贵族那「借」的,加之

    嘴馋,自然毫不客气的点了一桌招牌菜。

    花了钱,酒楼的服务也就周到了起来。

    「城主府下午时可有什么动静么?」千夏抛出一枚银币,低声向前来斟茶的

    侍者问道。

    「这个……」侍者小心地将银币攥着,面色有些为难道:「不太清楚,待会

    儿我去给您问问?」。

    「马上去问。」说完千夏又抛出一枚银币。

    手忙脚乱的接住银币后,侍者立马应了声,小跑离开。

    千夏不慌不忙地吃着兔肉,细嚼慢咽,那软嫩的肉质近乎入口即化,兔头汤

    更是鲜美无比,等到侍者再次找到千夏时,她已经吃完近乎一半的菜肴了。

    「怎么样?」千夏轻轻打了个饱嗝,这种食欲的满足感几乎将身体各处的细

    微快感都压制下去了。

    「听人说,城主府那里没什么动静,只有管家偶尔进出几次」。

    「啧。」千夏拿起侍者递来的丝绢擦了擦嘴,挥手让其离开了。

    竟然没动静,明明她两小时前往里面递了沃尔特即将进攻的消息。

    被无视了么?

    看来还是要利用下她曾经的身份了。

    带上兜帽,千夏低头下楼,朝下午打听到的城主府走去。

    城主府并不在城中央,而是在平民与富人区的交界地带。

    门口是是两座石雕,分别是代表勇气的剑与代表忠诚的盾。

    千夏以第二要塞骑士长身份来访时却受到了门口守卫的质疑。

    「第二要塞?骑士长?听说不是已经牺牲了么?」。

    千夏皱眉,她什么时候就成烈士了。

    「总之,你就这样通知上去就好了」。

    守卫盯着门前这个无理取闹的女性,心里也拿不定主意。

    「在这等着」。

    带着不满的语气,守卫打开门,朝里面招来管事通知去了。

    5分钟后,铜制大门被打开,从中踏出一名面容沉稳的成熟女性。

    一头亚麻色的短发下是一双锐利的蓝眸,身上是闪亮的银色骑士铠,胸部的

    顶端仅由肩甲向下延伸的两条蛇形稍稍遮掩,腰腹部也完全暴露着,甚至可以看

    见下身的绸缎制成的白色内裤。

    克劳迪娅单手握住腰间的剑柄,眼神定定地盯着前方披着斗篷自称为第二要

    塞骑士长的家伙,沉声问道。

    「说吧,你到底是谁?」。

    「穿着这样暴露的铠甲,竟然毫无羞耻意识么……奇特的世界观」。

    千夏内心吐槽着,虽然不认识眼前的女性,可看起来应该是一位挺有身份的

    人。

    千夏伸手将头上的兜帽拉下,将粉色的长发向后扬了扬,黑色的双眸对上前

    方那缕审视的目光。

    当看到千夏的容颜时,克劳迪娅怔了怔,脑海中的某副画像才与眼前的女子

    重合。

    她自然也没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外来者,不过前些天第二要塞向外流传其骑士

    长牺牲的消息,当然,只有她们这样的高层才知道,其实那位勇敢的骑士是为了

    城民们被黑之佣兵团带走了。

    如此义士,她便牢牢记住了她画中的模样,与眼前的女子一般无二。

    「请进……」克劳迪娅松开握剑的手掌,侧身邀请道。

    之后便毫无波折了,一路上,千夏也了解到身旁的女性名为克劳迪娅。雷邦

    泰英,乃是【教会】直属近卫师团—黎明骑士团团长,负责第五、第六要塞的守

    卫工作。

    曲折地绕过几段小路,千夏同克劳迪娅来到了一扇红漆涂染的木门外。

    推开木门,陡然间,三道凌厉的视线从内传来,很快就越过了克劳迪娅,径

    直盯上了其身旁的千夏。

    随后,目光由凌厉转为惊异和疑惑。

    千夏也意外的发现了一位熟人,克里西亚,这位曾经在第二要塞声援她的首

    席骑士,此时瞪大眼睛,眼神里流露出惊讶、激动,还有最深处隐藏的一丝忐忑。

    依次简单介绍后,千夏对室内的几人便有了最初的印象。

    坐于左侧披着绿色披风,戴着绿色圆顶帽的橘发萝莉乃是半矮人族首领——

    露露,起初她还以为是谁的孩子呢。

    中央空位属于克劳迪娅,旁边是现任第二要塞骑士长,克里西亚。

    最右侧的白发女性有着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黑肤与尖耳,血红的双眸中斗志

    昂扬,是属于黑暗精灵族的年轻战士—克洛伊,代表黑暗精灵一族,为了营救被

    俘的女王而加入七盾联盟。

    而最后加入会议的千夏,曾经的骑士长,黑之佣兵团逃出的唯一女性,带来

    了黑之军团的攻击讯息。

    「我们必须立刻加强守卫!」作为五人中最年长的女性,克劳迪娅断言道。

    「附议!」露露高举双手。

    「那我负责加强城门的监管与守卫。」克里西亚神色凛然道。

    「我负责斥候和巡逻吧。」克洛伊想了想,望向克劳迪娅提议道。

    「那我……」千夏弱弱地举起漆黑的手臂,这里似乎并没有人在意她奇怪的

    穿着。

    「你就在城主府内待命,我负责居中指挥。」克劳迪娅打断千夏的话,做出

    了最后的决定。

    千夏眨眨眼,没有反驳,大概她们还是不够信任她吧。

    此时,若将视野拉向遥远的北方,便会发现有一座同样被夜色笼罩着的城市,

    黑之佣兵团总部——娼都。

    城内的呻吟声比往日的更高、更嘹亮,就像是吹响的号角,难以计数的女性

    在各个街头巷尾奋力地服侍着一位位穿着士兵服饰的男性。

    「喔喔,真受不了,你这个淫荡的婊子比前几天卖力多了,吃了春药么?」。

    小巷内,一位士兵奋力地挺动腰部,下身灼热的肉棒在扶墙女子的小穴内快

    速进出着,夹带着一声声情色的水声。

    「嗯啊~兵哥哥你好棒~好深~好快~」。

    「再深一点嘛~干死我吧!」说着,女性还在不忘激烈地扭动腰部,脚腕处

    那随风摆动的白色内裤,沾染着蜜液,似乎不复当初的纯洁。

    士兵大口喘息,眼神通红道:「我今晚一定要干死你这个淫荡的婊子」。

    男性的嘶吼与女性的呻吟在这幽暗的小巷内,似乎愈来愈热烈了。

    这样的画面,随处可见。

    风吹过,仿佛带来了血腥的气味。

    (突然发现某咸鱼作者把这几个名字取的好像~苦手苦手~)。

    第九十二章混乱(二)。

    战斗和杀戮,没有任何预兆的,便突然展开了。

    随后涌来的,便是大量的、掺杂了欲念的、如芒的恶意。警报实在是来的迟

    了,等到城内守军意识到侵略开始之时,城池外围已经被难以计数的魔物们占据

    了。

    由于一大早便需要跟随父母早起贩卖餐点,名为露娜的少女向来睡得很早。

    但今夜的风声似乎格外的吵闹,睡梦中,隐隐约约的,她仿佛听见了可怕的嚎叫,

    那声音,与她儿时在山林内遇到的凶猛山猪何其一致。

    「露娜?露娜?」。

    脸上热辣辣的,好疼。

    「露娜!露娜!」声音变得急促而尖锐。

    朦胧中,一道巨大的阴影袭来,随后便是「啪」的一声清响。

    露娜捂住俏脸,夜色中,那绿色的眼眸中泪光闪烁,直直地盯着眼前平凡的

    脸庞,精致的面容上露出泫然欲泣的娇弱表情。年轻的少女何时遭受过被扇耳光

    的对待,更何况还是平日里宠着她的母亲,可是母亲似乎并不打算解释,甚至连

    外衣都未曾给她穿上,手掌大力地握着她的手腕,将她迅速从木床上扯了起来。

    手腕被母亲死死地握住,甚至勒出五道血色红痕,她想哭,可是死死忍耐着,

    因为母亲此刻脸色惨白,脸上露出的,是她从未见过的,掺杂着无数情绪的复杂

    表情。

    将她从床上拉起,塞入角落的衣柜中,母亲才释然般地哆嗦了下嘴唇,准备

    说些什么。

    然而巨大的声响从门外传来,母亲神情一震,脸上的无数情绪纷纷消逝,化

    作平日里的柔和,就像早晨与刚刚梳洗的她打着招呼。

    「乖~别出声,等我回来」。

    视野变得朦胧而黑暗,柜门,被关上了。

    「这里有女人的气味~」门外传来如同山猪般的沉闷声音,随即传来的,是

    恐怖的咔嚓声。

    一脚将上锁的木门踹开,圆圆的小眼睛扫视门内,皮格队长的嘴角陡然上抬,

    露出自鸣得意的神情。

    「你!给本大人过来~」肥硕的指节指向某阴暗角落里的女子,皮格圆滚滚

    的眼睛里闪烁着淫欲的光芒。虽然女子的身体颤抖着,嘴唇哆嗦着,但她顺从走

    过来的模样还是让皮格心满意足。

    身为猪头人搜索分队的小队长,它有着极为灵敏的猪鼻子,可以轻易地发现

    房间内隐藏的人类。这不,它刚刚弄死那个负隅顽抗的男性,便径直找到了这个

    逃跑的女人。以它的审美来看,眼前女子的容貌在人类之中并不出奇,但胸大臀

    肥,想必滋味定然美妙无比。

    这样想着,它的欲望瞬间就暴涨了起来,还带着鲜血的手掌越过女子的脸颊,

    对着女子单薄的布衣朝两边撕扯。「嘶啦」声响起,女子的衣物便化作两片蝶翼

    破碎,如同折翼的蝴蝶。

    隐藏在衣物之下的,是无比美好的身材与白皙逼人的肌肤,但皮格可没有欣

    赏的兴趣了,快速褪下自己的铠甲,露出已然高昂的肉棒,其顶端,还向下滴落

    着透明的汁液。

    随意将赤裸的女子丢至桌上,稍稍摆弄几下那两团丰硕的乳房,皮格便失去

    了兴趣般将女子翻了个身,挺腰,没有丝毫前戏与润滑,粗壮的肉棒顿时杵进了

    某个逼仄的小穴内,鲜血潺潺流出,成为了最好的润滑剂。

    没有哭喊,没有呻吟,女子只是用手死死捂住双唇,牙根紧咬,泪流满面。

    「怎么像个死尸似的」。

    没有女性的哭喊与呻吟助兴,皮格顿觉不满,肥硕的大手连连击打着女子的

    肥臀,发出「啪啪」的清脆响声,与肉棒进出的「啪啪」声混合在一起,化作夜

    色中混乱的序曲。

    露娜从柜门关闭时也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她是个听妈妈话的女孩,乖乖

    地待在衣柜,屏息以待。片刻后传来的巨大声响更让她内心忐忑无比,随后外面

    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但柜门封闭着,她听不清晰,她只是担心着母亲。后来,便

    是奇怪的「啪啪」声与「啪啪」声交响着,她不懂,但只能继续等待着。再然后,

    便是死一般的寂静了。

    黑暗中,露娜等待着,内心偶尔也会想着母亲何时才来打开柜门找她出去呢,

    至于先前被母亲扇的那一巴掌,她已经不在意了。

    她这样想着想着,柜门便被突兀地打开了,借着微弱的月光,露娜看到的,

    不是母亲那熟悉的面容,而是一个充满恶意的、丑陋的猪头。

    「这里果然还藏着一个,还是美丽的少女,本皮格大人今天有口福了。」猪

    头的嘴部裂开,竟然吐出了人话。

    魔物……露娜刹那间便恐惧起来。

    那妈妈……。

    还没来得及细想,露娜便被皮格从衣柜里扒拉了出来,纤细的身体摔倒在地

    面,本是灿烂的银发散开,染上了少许土灰色。

    撑起身体,露娜便看见了,此生最为可怕的画面。

    暗红色的地板上,一具赤裸的女体双腿大开着,灼眼的血色与淡白的液体从

    双腿之间汩汩涌出,面色惨白,双目紧闭。

    「妈妈!」露娜惊叫道,手脚并用,想要靠近那边,可很快,她的身体便悬

    空了起来,因为一只肥硕的手掌捏着她的后颈将她提了起来。

    「妈妈!」手脚舞动着,露娜的泪水止不住地流出。

    风声响起,露娜只觉得一阵清凉,身上的布衣被一把撕下,露出继承其母亲

    的同样美好的身材。

    「她可还没死呢,哭什么哭!」皮格一脸不耐,拎着露娜的手扭动了一下,

    将她转了个身。

    「但是,如果你不好好侍奉本大人的话,你妈妈可就活不了了。」拿着依旧

    高昂的肉棒轻戳着露娜沾着土灰的肌肤,皮格笑意盎然,圆滚滚的眼睛里却尽是

    一片恶意。

    「给本大人好好的舔,那可是你妈妈身体里面的东西,全给我吃下去,不许

    吐」。

    舌尖感受到的,是难以忍受的血腥与咸酸。露娜双唇圆张着,小心地吞吐着

    熏臭的肉棒,恶心的液体夹杂着自身的唾液,被强行咽下。

    好臭……好难闻……。

    露娜皱了皱鼻头,手掌轻轻握住粗大肉棒的根部,缓缓撸动着,粉嫩的红唇

    包裹着更大的龟头,舌头小心地刮动,让肉棒在她的口中跳动。她正亲身展示着

    这个猪头人传授的技巧,而其目的,仅仅是为了母亲而已。

    但母亲……露娜小心地撇了一眼母亲,见到的却是母亲双目圆瞪的可怕神情。

    「妈妈!」露娜迅速吐出口中的肉棒,大声喊道,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想往母

    亲那边爬去。

    「哟~你醒了?」皮格讥诮地问道,庞大的身躯散步般跟随在露娜的身后,

    等到露娜的小手快要碰到了母亲的身体时,皮格才陡然伸出两只肥手,分别抓住

    露娜的满是土灰的玉足,分开,提起。被露娜清洁一新的肉棒抵住那粉色的细缝,

    缓缓研磨着。

    「不!」身为母亲的女子见到如此画面,哭喊道:「她会受不了的」。

    皮格停下就要冲刺的动作,小眼睛满是诡异地盯着女子,奸诈道:「哦?那

    你来帮忙润滑润滑?」。

    「我……」女子的声音顿时止住,皮格见状,挺翘的鼻子哼了一声,就要继

    续动作。

    「让我来代替她吧……」女子哭诉着祈求道。

    「这可不行,要不就你来帮忙润滑,要不本大人就直接享用了」。

    「我……我来……」沉默许久,女子最终只好妥协。

    露娜自然是不懂两者的对话,此刻她只想靠近苏醒的母亲,如同幼猫般疯狂

    拍打着身后的巨大身躯,竟连对魔物的恐惧也一时之间忘记了。

    「给你10分钟,这已经是皮格大人最大的恩惠了。」说着,皮格将摇摆着

    的露娜一甩,丢到了女子身前,自己则坐在一旁的木椅上,悠闲地准备欣赏母女

    间的淫戏,而被它硕大的身体压着的木椅,发出刺耳的嘎吱声,好似魔物的奸笑。

    「妈妈!」露娜握紧身旁女子的手臂。

    「露娜……」女子眼神灼灼地盯着女儿,眼眸之中充满着莫名的阴霾,晦涩

    而黯淡。女子艰难地坐起,收拢几乎难以闭合的双腿,张开手臂,紧紧环住露娜

    的脖子,再次轻声道:「露娜啊~」。

    「妈妈~」露娜抬头,见到的却是一双坚定的眼眸,之前的晦涩已然无踪了。

    「妈……妈?」露娜有些艰难地说道,脖颈间的手臂愈来愈紧了,让她的呼

    吸都困难了起来。

    「露娜……」女子望着神色痛苦的女儿,神情满是柔和,手臂却愈加用力,

    就连青筋都微微鼓起了。

    「不要怪妈妈……」。

    「露…娜……不……怪……」露娜眼眸闪烁着,脑海中最后的画面竟然是之

    前母亲关上柜门前的一幕。

    那时候,妈妈想说的,究竟是什么呢?

    有些在意呢。

    「该死!你们在做什么?」。

    皮格的怒吼顿时充斥着整个房间。

    (话说写到这里应该差不多了,后面某个时间会给出被某人玩弄的可怜的露

    娜的结局的~)。

    这只是城池一角的画面,而更多的残酷在这个祥和的城池之中,时时刻刻都

    在发生着。

    战火,熊熊燃烧着,点亮了寂静的黑夜。

    ps:话说这段剧情竟然写成了这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