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淫神的诅咒(89-90)

作品:《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作者:abc123421。

    字数:5778。

    第八十九章征途。

    日上中天,一队车马颠簸地行进在道路上。其后方,是一座已经基本看不清

    楚的都城轮廓,而在车马的周围,是一名名身着铠甲的骑士,更远处,是成千上

    万的各类魔物,犹如军队般肃穆安静,只能偶尔听到某些魔物耐不住兽性发出的

    沉闷嘶吼声。

    整个队伍呈一条不规律的矩形,而在矩形的中央区域,由数十位骑士簇拥着

    一辆由5匹精壮黑马拉着的华丽的檀木制棕色马车,一道道行军指令便是从这个

    车厢中传递出去的。

    此次军队接到的命令便是侵略【第五要塞—里特里亚城】与【第六要塞—贝

    斯城】。

    据昨日收到【第二要塞】偷偷传出的投诚消息称,三日后,有不少其他要塞

    重要人物将齐聚里特里亚城共谋大事,其中甚至有几名曾经投降的要塞高层。

    收到消息后,沃尔特当机立断,迅速召集心腹议事,准备第二日的起兵。就

    算是虚假的消息,是针对他的陷阱,他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而一旦消息无误,

    那他的野心便可以提前一大步完成了。

    而就在沃尔特离开不久,一则计划开始的消息便在娼都内悄然传播起来,收

    到消息之人尽是女性,而且来自各行各业,或奴隶或妓女或骑士或母畜等。

    侵略如火,反抗如云。

    千夏是被一阵阵颠簸给震醒的,不仅仅是马车的颠簸,更多的源于自身身体

    的颠簸。

    初一清醒,她的脑海就被身体充盈的快感填满了,红唇不自主地张开,溢出

    撩人的呻吟。即便是她想要咬紧牙关,但很快就被蜜穴内不停挺动的粗大肉棒给

    搅乱了气息,无法抑制的再次开口娇吟起来。

    「唔呀……嗯,嗯……哈~」。

    股间击打着身下的毛大腿,身躯上上下下起伏个不停,两只手掌大力地揉动

    着她胸前的肉丸,借着这股力道她才能勉强维持住身体的平衡。

    「醒过来了么?」

    耳畔传来男人略微调笑的问话,就仿佛是日常的问候,但她现在这幅模样哪

    里能与日常扯得上半点关系呢。

    「听说你昨夜过得十分尽兴呢」。不等千夏的回话,男人再次抛出了让她无

    比羞耻的话语。

    感受着肉棒上传来的突兀的紧缩感,男人大笑,而千夏又何尝不懂男人的笑

    点何在呢,只是身体的反应是她根本无法控制的。

    千夏沉默着,只是口中不时溢出的撩人呻吟与蜜穴处潺潺流出的黏腻蜜液,

    证明着她的身体不像她的言语那般沉默。名为沃尔特的男人也只是偶尔出言调戏

    她几句,更多的时候仿佛是在机械般的抽插着,心中想着其他的事情。

    千夏并没有立场去教育这个此时连做爱都不专心的男人,只是在快感低落之

    际,透过马车的车窗缝隙,了解到了她此时已经离开了娼都这个事实。

    但沃尔特的出神并没有持续太久,约摸20分钟后,他便回过神来,然后专

    心的开始玩弄她的身体,她的呻吟频率与响度也瞬间提高了几分。

    「经过这么多次的交合,你的小穴还是如此紧致呢」。沃尔特轻咬着千夏的

    耳垂,说着淫荡的话语,肉棒不再上顶,而是双手握住她的腰间顺时针的摇动,

    让肉棒在她的蜜穴内轻柔地搅动着。

    听到露骨的淫语,千夏早已高潮过几次的敏感身体再次微微发烫起来,耳根

    与脸颊也变得更为红艳。

    「腰部扭动得更大胆一些怎么样?」

    仿佛试探性的话语让千夏从迷蒙的快感中稍稍清醒,原来沃尔特的双手已经

    没有用力,反而是她自己的腰部带着双手不停地摇动着。

    认识到这一点的千夏几乎羞耻得抓狂,但身体的欲望却让她腰部的动作没有

    停滞,反而如沃尔特所说的扭动得更加大胆了。

    「是…是身体它自己动的……」。

    如同给自己的行为找到行得通的理由,千夏如此低声羞涩地说道。

    见到曾经冷冽的骑士姬在自己身下摇动腰部的羞耻小女人姿态,沃尔特内心

    的欲望再次高涨,肉棒刹那间又膨胀了一分。

    沃尔特自然不会认为征服一位高傲的骑士如此容易,但所谓调教就是要一步

    步的击垮女性的心理防线,让她们慢慢的堕落。这种过程是最为让人沉醉的。

    他强忍着就要燃烧的欲望,继续诱惑道:「那身体它自己会这样么?」说着,

    沃尔特便轻轻一顶,让千夏的身体弹动了一下,口中发出一声娇叫。

    「唔~大概是不会的……」。

    千夏内心腹诽着沃尔特这只得寸进尺的色狼,再顺从的话就演得太过了吧,

    看来谋杀之路艰难而遥远。

    「那么,下次见面时,你就应该学会了」。

    还未等千夏反应过来,沃尔特便从窗口招来侍从,吩咐几句后,她就被带走

    了。随后,又一名赤裸着的女性被带进了车厢,很快,车厢内再次响起了娇媚的

    呻吟声。

    至于千夏,赤裸着被侍从扛在肩上,内心已经将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捅死了

    千百遍。

    之后,千夏便在侍从的肩上领略了一圈魔物们的生态。

    满是精液被猪头人抽插得成为西瓜肚看不清面容的数十位人类女性。

    绑在巨狼身下随着巨狼身躯起伏而娇叫不断的若干名精灵少女。

    被双头魔人的两根粗大肉棒同时贯穿的同时肚子被撑成尖形的悲惨骑士姬。

    成为巨魔飞机杯不停哀嚎着的矮人族女孩。

    每次靠近这些欲望中的魔物都让千夏屏息以待,即使偶尔被魔物们飞溅的汁

    液溅到了脸上,她也没敢抬手擦拭。

    但某些胆大的魔物竟然趁侍从停步伫立时偷偷拿肉棒磨蹭着她的股间或是脸

    蛋,而且侍从非但没有阻止,反而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于是千夏只能不停的扭

    动身躯躲避着这些邪恶的触碰,这种屈辱感让她瞬间明白了任人鱼肉的滋味。

    最后,侍从停在了一个周围几乎空白的区域前,前方,只有一团蠕动着的黑

    色肉团,毫无人烟,只能在肉团的数米外才见到魔物的身影。

    经过了一轮巡游的千夏已经被不少魔物蹭得浑身湿漉漉的,身体也不时颤抖

    着,而前面这个看起来不可怕,实质上根本无人接近的生物,大概是这其中最为

    危险的了。

    千夏仅仅是待在周围便已经是身体冰凉,精神紧绷了。

    这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直接回去让她去侍奉沃尔特,她肯定什么体位都可

    以做到。

    但侍从屏息以待,千夏也不敢乱动,生怕惊动了某个未知生物。不过紧接着,

    侍从做了一个让千夏惊叫的动作。

    他将千夏丢进了这个空白的圆圈,然后转身就跑,甚至落井下石的喊了句

    「好运」。

    顾不得身上沾染的尘土,千夏哆嗦地站了起来,腿有些软,但应该还能走路。

    心中吐槽这侍从力气真大,竟然可以把她丢到了这肉团的身边一米处。她盯

    着肉团,脚步却在慢慢向后挪移着,很快就到达了边界,那个明显的分界线处。

    周围的魔物见到她靠近时,陡然间全部后退几步,于是形成了大圆套小圆的

    奇怪格局。

    卧槽,我有这么危险的么,拿出刚才用肉棒蹭我的勇气啊,混蛋魔物们。

    千夏望着再次空出来的一小片位置,扭头望了眼身后的黑色肉团。

    没有反应。

    「再也不见」。

    伴随着轻快的低语,千夏踏出了这个奇怪的领域。然后周围的魔物们后退得

    更欢了,也不知道它们的各种脑袋上是如何形成那一个个惊恐的表情的。

    接着,千夏便感觉她的肩膀被轻拍了一下,就像好友在打着招呼。

    关键是周围哪里来的好友呢,千夏看向前方的魔物,然后身体轻颤了一下,

    没有回头,抬腿就想要往前走。但腿刚抬起,她便感觉到脚腕被一圈锁链般的东

    西缠住了。

    「那个,我回去行不……」。

    锁链松开了,接着千夏有如兔子般撒腿就跑,至于可能是逃出虎穴又入狼窝

    什么的,她才没空想这么多。而在她的身体上空,无数道黑线亦如扑兔的雄鹰般

    向她涌来。

    没能走过几步,千夏便被无数黑丝般的细线缠绕住,而且越来越多,至于远

    处的那团黑色肉团,则在极速的缩小。

    最终,千夏被裹成了一个黑色的人形肉团,静静地伫立着,周围的魔物也瞬

    间以她为分界线再次形成了一个新的圆环。

    远处观望着的几名侍从则远远地分别丢出几道套索,圈在了千夏的身上,然

    后慢慢拉扯着她随军前行。

    第九十章支配。

    被无数黑线包裹着的千夏试图反抗,但身体却被黑线纠缠得死死的,而且更

    可怕的是,某些细小的黑线似乎正在往她的皮肤内钻去,没有疼痛感,而是刹那

    间就遍布全身的麻痒感。

    而同一时刻,本蛰伏于千夏子宫内的黑色小蛇也瞬间活跃起来,如同嗅到腥

    味的猫一般,在她的子宫内部乱窜,之后它的表面也突然炸毛般向四面八方涌现

    出大量的黑丝,短短几秒钟便将她小小的子宫撑满,然后向外窜去。

    无法形容的强烈快感让千夏霎时间浑身痉挛起来,但由于外部的黑线裹得太

    紧,以至于痉挛的动作也被制止,这种难耐的矛盾感终于让千夏的精神达到极限,

    昏迷了过去。

    而包裹着千夏身躯的自外向内的诡异黑线与从她子宫迸发的自内向外的奇特

    黑丝开始了漫长的拉锯战。

    两日后,正午,第五要塞—里特里亚。

    一名披着灰色斗篷,头戴兜帽的旅人正在接受进城的盘查。

    「站住,把帽子摘下」。城门的守卫大声呵斥着。

    旅人迟疑了片刻,双手握住帽沿,将兜帽缓缓后撤。

    灼灼的阳光之下,首先从兜帽中露出的,是一头粉色的柔顺发丝,分外耀眼。

    随后便是旅人隐藏在兜帽下的容颜。

    只见盘查中的两名守卫双目一亮,轻吸口气,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

    看出了淫邪的色彩。

    盘查自然是份辛苦活,特别是在这烈日炎炎的时刻,而他们每天唯一剩下的

    乐趣,大概就是欣赏调戏路过的一名名美女了。

    而大美女自然会受到更多的优待。

    眼前这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红晕密布大概是羞于见人吧,而除开美人那两弯

    如柳的淡眉与娇小的琼鼻,还有一双如清水般纯净的黑眸。这自然是他们生平少

    见的绝色了。

    于是二人不约而同的断喝道:「斗篷也摘掉」。

    只是这样似乎有些太过急色了,其中一人亡羊补牢道:「本守卫怀疑你藏有

    危险品」。

    看到眼前的美人更加迟疑起来,守卫亦是更加大胆道:「还不行动么?那你

    必定是想要混进城内的黑之佣兵团的奸细」。

    后方的人也开始不耐烦地嚷嚷起来,因为此次的盘查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

    顿时,一名守卫上前一步,手一抓、一拉。伴随着一声少女般娇柔的惊叫与

    无数倒吸冷气的声音,被守卫拉扯掉的灰色斗篷才飘然落下。

    斗篷之下,是一道被黑色紧身衣勾勒出身体曼妙曲线的妖娆身影。胸前高耸

    着的圆润,被紧贴肌肤的衣物完全凸显出来,甚至可以看到中央两颗若隐若现的

    凸起,小腹处依稀可见凹进去的肚脐,而最下方黑色皮靴之上,是两条被紧绷着

    呈现出完美比例的大腿与小腿,让人不由得幻想被这样两条美腿紧夹的绝美快感,

    而两条的大腿交界处,更是让人血脉喷张,美人那蜜部的形状,几乎完全被勾勒

    出来,凸出的粉鲍与中央的一条凹痕让人恨不得立刻将肉棒给陷进去,其腰肢的

    窄小与臀部的丰硕亦是形成了冲击眼球的对比。

    待到妖娆的美人捡起斗篷溜进城中,两名守卫才回过神来,吸了吸嘴角流出

    的口水,只觉得不枉此生,回去后又能多一份让人艳羡的谈资,只是稍稍遗憾当

    时过于痴迷而忘记搜身这件想想就流口水的差事了。

    溜进城池的美人自然是事先前来踩点的千夏了,至于为什么沃尔特会让她过

    来,千夏百思不得其解。

    就不怕她去告密吗?

    沃尔特这么信任她,她当然不会让他失望,待会她就去城主府告密去。

    当然,在此之前,她得先让她身上的小东西们安静下来,这些近乎侵占了她

    全身的小东西们才是那场斗争的最终产物。

    守卫们绝对不会想到,在这层单薄的黑布之下,是无数蠕动着的细小的,融

    合了未知生物与暗魔界魔触林深处基因的,还有死去男人们的淫欲与怨愤的

    ——新生触手群。

    千夏作为斗争的人肉场地,最终也沦为了新生触手们寄宿的宿主。

    而此时她忍受着的,便是全身都被触手入侵的诡异感觉。对于无孔不入这四

    个字,千夏如今有着深刻的体会与感触。

    蜜穴内的每一寸褶皱都被无数细小的触手攀附着,深处的子宫内部的壁膜亦

    是完全被触手占领,她甚至感觉更深处的卵巢都已经被触手侵入了。

    菊穴内亦是如此,她已经无法感知触手们最远处达到她身体的那个部位了,

    但如果不是因为新生触手的延伸长度有限,想必她的身体已经被彻底贯穿了吧,

    从菊穴直至咽喉。

    而更加细小的尿道与乳孔同样没有被放过,小小的膀胱被团团包围,错综复

    杂的乳腺亦是全部被侵占。

    至于她肌肤上的毛孔,千夏并没有被侵入的感觉,但当她随意用手触碰一处

    被黑色覆盖的肌肤时,那里便反馈出奇特的快感,就像无数触手被惊扰在她的肌

    肤内乱窜。

    用牵一发而动全身来形容现在的她简直再完美不过了,每一次细微的动作几

    乎都要牵扯到她全身的神经,虽然每一次的快感并不强烈,但就像被不停注水的

    水杯,总有一刻会让水杯满溢,不断堆积起来的快感便让千夏一路上都处于两种

    奇妙的状态——高潮与在高潮的路上。

    如何让小东西们安静下来,这还是沃尔特告诉她的,那便是连续高潮至腿软

    的虚弱状态。唯有察觉到宿主的虚弱,小东西们才会暂时安静,让宿主有一段好

    好休息的时间。

    而这种浑身软绵绵软趴趴的虚弱状态,之前千夏已经体会过许多次了,在与

    沃尔特的交锋中,或者说是在沃尔特的单方面蹂躏下。

    当然,这个简单的答案是千夏千辛万苦才从沃尔特那混蛋那里得来的,不过

    当时,她身体的快感要在现在的基础上乘以好几倍甚至上十倍。

    因为她身上的这些小东西们,沃尔特竟然能简单地控制,譬如让它们移动位

    置,或者产生激烈的骚动。而那一刻,又一次体会到地狱般高潮感受的千夏,不

    得不跪伏在沃尔特的身下,如同母狗般摇尾乞怜。

    至于是真心还是假意,就连千夏自己也难以分辨。

    随后的大半天时间,就是属于沃尔特一点点击碎千夏羞耻面具的时刻了。

    坐在车厢前明目张胆地分开大腿的个人自慰秀仅仅只是开胃小菜而已,随后

    还有什么母狗放尿表演,人体喷泉,人体双喷泉甚至三喷泉等等近乎到达了千夏

    羞耻底线的调教指令。

    若是不愿意,沃尔特自然会让触手们好好的玩弄面露不愿的少女,然后最终

    涕泗横流的她还得再三的主动哀求沃尔特去调教自己。

    「真是下贱」。沃尔特当时踩着她的脑袋如是说道,但她却只能继续伏在地

    上,任由沃尔特羞辱。

    而侍奉环节自然是少不了的,不仅仅要侍奉沃尔特,她更被命令去侍奉豚兵

    队长们。

    被魔物们的精液浇灌全身的那一刻,她的精神都是混沌的,然后全身脱力的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满身未干的精液去面见沃尔特,最终得到了沃尔特满意

    的称赞。

    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千夏的羞耻底线就一跌再跌,也许带着某些刻意的痕

    迹,但沃尔特似乎并未在意。

    之后她便被沃尔特打发来探查消息了,仿佛无比自信于自己的调教水平,一

    点也不在意千夏可能的反叛。

    而在不危及自身的情况下,凡是有可能干掉沃尔特的方法,她自然会去尝试。

    虽然她可能不会直接去城主府告密,但间接地丢点东西还是可以的吧。

    想到这里,正倚着墙壁的千夏停止在斗篷内悄悄自慰的手指,喘息片刻后,

    朝着某个方向,迈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