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淫神的诅咒(84-86)

作品:《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第八十四章羞耻的处刑

    随着沃尔特的问话,宫殿内的气氛陡然间变得肃穆起来。原本望向千夏的一

    道道淫邪的目光也渐渐降温,化作诡异的冰冷。

    千夏不答,反而抬起头望向正前方随意坐在王座上的男人,灰黑色的铠甲,

    凌厉的黑色短发,不修边幅的胡茬,刀削般的脸庞,还有嘴角扬起的古怪笑意。

    这是个冷血的男人,要说这样的人会在乎下属的生命,千夏绝对不信。

    如何接近他呢?

    太过主动肯定会引起这个男人的注意,那就只能让他来接近她了,只要她继

    续扮演这个傲气的骑士长,这样性格的女子对沃尔特这样同样傲慢的男人来说必

    定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简单制定好方案的千夏与王座上的沃尔特对视,高声道:「他们该死。」

    这句话顿时激起周围佣兵们的愤慨,更有人直接抽出了腰间的长剑,直指千

    夏,这句话中隐含的意思不就是指他们也同样该死么。

    沃尔特伸手下压,示意下属们安静,随后笑道:「战争自然不分对错,但既

    然他们因你而死,而我身为他们的团长,必定要为他们复仇,你,没有意见吧?」

    千夏一时之间竟无法反驳,只好撇嘴道:「没有。」

    「杀了我吧。」千夏闭眼昂首,一旁尖锐的剑锋同时便架上了她粉白的脖子。

    当然如果沃尔特真的为了那些死去的团员杀了她,千夏只能怪自己策略失误。

    许久之后,千夏微微睁眼,眼前之人却是在仔细端详着她的身体的沃尔特。

    千夏并未后退,只是护着私密处同样打量着眼前的中年男性,战争带来的痕

    迹在他的身上体现得极为明显,伤疤随处可见。

    没等千夏观察完毕,沃尔特挥手将她脖颈上的长剑移开,而后在她不解的视

    线中诡异的微笑道:「那么,复仇开始了。」

    话毕,沃尔特便极速地伸手,掀开千夏遮挡的手臂,抚上了那一对丰硕的乳

    房,用力揉搓着。

    「唔。」千夏被突兀地袭击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后背却碰上了某个宽广

    的胸膛,同时双手被身后的男人紧紧拉在背后。

    「无耻之徒!」千夏扭动着身体,大声喊道。

    沃尔特狠狠拧动千夏的乳头几圈后便放手后退,任由周围的佣兵聚集在千夏

    的身边,探索着女体的奥妙。

    双拳难敌四手,更不必说上十只手了。千夏的反抗与惊叫只能让佣兵们的笑

    声更为热烈,动作也更加放肆起来。

    十分钟后,沃尔特开口道:「行了,先散开吧。」

    随着人群的散去,露出其间浑身颤抖,长发凌乱的千夏。她那原本白皙的皮

    肤此时却遍布凌辱的痕迹,一道道大小不一红色的手印在身体各处可见,特别是

    在乳房和臀部,交错的红痕与如血的鲜红,无不说明这里是被蹂躏的重灾区。

    心灵的痛苦比之身体的痛苦更甚,千夏歪歪扭扭地站立着,口中大口大口地

    喘着气,双拳紧握,就像含怒的母豹一般。

    沃尔特再次上前,千夏亦抬头望着他,脸上尽是羞怒。

    「呀!」

    沃尔特伸手往千夏腿间一划,千夏顿时惊叫一声,大腿一颤,双腿夹紧,俏

    脸愈发粉红了。

    「你……」千夏咬牙切齿。

    沃尔特舔舐着泛着微光的手指,眼神奇妙的审视着颤抖着的千夏。

    「他,发现了?」此时的千夏脸色通红,十分难堪,但身体却不听她使唤般

    不停窜动着快感的电流。

    之前的抚摸便让她快感连连,她花费了极大的心力才忍耐住那股奇妙的感觉,

    没有在众人面前耻辱的高潮,但蜜穴自然已经饱含蜜液了。

    沃尔特手指的一划,就如同将充满液体的气球划破,液体便顺着破口喷涌而

    出,喷溅上手指,虽然千夏很快收敛住了,不过沃尔特似乎已经察觉到千夏的古

    怪了。

    并未揭穿什么,沃尔特朝一旁的参谋官基恩说道:「一小时后带她去东广场,

    让人们知道与黑之佣兵团作对的下场。」

    ……

    一个小时后,东广场已经围了好几圈人,绝大部分是男人,而男人之中偶尔

    传出一声声压抑的呻吟声,那便是某些被迫前来服务贵族们的女奴。

    广场中央,被工人们竖起了一根T 字形的立柱,而千夏此时则浑身赤裸的被

    悬空吊缚在上面,下方十几公分处横置着一根极细的圆木,中部同样竖起了一根

    细杆,如同十字形。

    自沃尔特离开后,千夏再次被众人好一顿抚摸,不过却未真正插入过,因为

    他们的团长另有安排。

    等到每个人都过足手瘾后,香汗满身的千夏才被带往东广场,之后就被直接

    吊在这根立柱上。

    「他想干什么?」千夏低头望着周围越来越多的男人,被无数道视线拂过全

    身的怪异感让她有些瑟缩,却无力遮挡身体。

    与在第二要塞不同,在这里她不再是受人尊敬的骑士长,而是佣兵团的俘虏。

    周围人民的议论也不是她的无辜或者惨状,而是她那修长的大腿,白虎般的耻丘,

    圆润的乳房与美丽的容颜。

    「堕落而愚昧之人。」千夏在内心评价道。

    时间缓缓来到中午,沃尔特也从人群中走出,陪在一旁的即是安排这次公开

    处刑的基恩。

    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这只是一场表演罢了,反抗者的羞耻表演,作为饭后

    的调剂来说再好不过了。

    站在千夏身旁,沃尔特向前一步,对着周围的民众大声喊道:「每一位黑之

    佣兵团的团员都是我们的同伴,是我们整体的一部分,而面对杀害我们同伴的人,

    我们该怎么办?」

    「处刑!」

    「处刑!」

    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千夏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内心烦躁不安。

    望着呼喊的人群,沃尔特继续道:「是的,我们不会放过与我们作对之人,

    但也不会让他们轻松地死去,因为冤魂在我的耳边诉说着怨念,我必须为他们复

    仇!」

    听着沃尔特的发言,千夏不屑地扯了扯干燥的嘴角,她可不信这些鬼话。

    在民众们的呼喊声中,沃尔特拿出一个明显是肉棒状的柱状体,在他手中,

    柱状体仿若有生命般正在古怪地跳动着。

    「这是由死去的团员们的鲜血浇铸而成的魔化肉茎,有着极高的活性,而仇

    人的鲜血会令其彻底活性化,至于后果如何,就连我也暂时不知道。」

    沃尔特对着民众解释着,但更像是对着立柱上的千夏解释。

    随后这根古怪的魔茎便被直接安置在那根千夏身下的细杆上。

    「现在,处刑开始!」

    沃尔特的命令便是开始的信号,千夏双手的绳索慢慢下降,渐渐的,千夏能

    感觉到大腿间的一种诡异的冰冷感,让她头皮发麻,身体泛起了鸡皮疙瘩。

    「什么啊,这种可怕的感觉。」千夏在内心哀叹道。

    就在魔茎触碰到了她的蜜穴时,绳索的下降停止了。

    周围的人此时也没有发出声音,仿佛都在聚精会神般观看着眼前的处刑,不,

    表演。

    沃尔特身旁的基恩从一旁拿起镣铐与绳索靠近千夏,在千夏惊疑不定的眼神

    中将她的脚趾放在横置的细圆木上,并用细绳将脚趾与圆木绑在一起。

    之后基恩将千夏吊起的双手放下,用镣铐束缚在背后,随即用手不停转动着

    已经立在千夏两腿之间的细杆,随着转动,细杆开始缓缓上升。

    紧贴在蜜穴处的冰冷感让千夏本能的依靠圆木踮起脚尖,躲避可怕的魔茎,

    但当千夏的脚尖几乎笔直,再也无法抬高时,魔茎依然缓慢地、毫不停滞地向上

    转动攀爬着。

    蜜穴口被魔茎一点点地突破,冰凉刺骨的恶意让千夏的大腿有些酥软,险些

    站不稳。随后,粗大的魔茎龟头整个钻入蜜穴后便不再向上移动,因为此时的魔

    茎已经顶到了一层透明的薄膜,那便是被所有女性视作珍宝的处女之贞洁。

    做完一切准备后,基恩在千夏的耳畔轻声道:「坚持住哟,不然,你的处女

    之血会让魔茎暴走的。」

    现在,处刑才真正开始。

    ……

    第八十五章魔茎and吻

    雪白的胸部缓缓起伏着,千夏的心神已经完全集中在了下身,可以感觉到,

    魔茎在蜜穴内可怕的跳动感,每一次的跳动都让她的大腿轻轻颤抖。

    但更让千夏羞耻是,随着魔茎浅浅地插入,她的蜜穴仿若条件反射般,开始

    轻轻嘬动。蜜穴深处,蜜肉欲求不满的抽搐着,蜜液也在深处渐渐积聚着,即便

    隔着一层脆弱的薄膜。

    「呜,好累~」

    阳光越来越强烈,细密的汗水布满千夏的脸颊,粉色的发丝也胡乱地贴在她

    的额头。周围人群的目光随着热辣的阳光灼灼地投向千夏颤抖的身躯上,肆意地

    扫视着。

    脚趾变得惨白,脚跟甚至开始轻微地下移。但蜜穴内那种诡异的压迫感让千

    夏一次次将微坠的脚跟再次提起,阻止脑海中可怕的预感。

    「渴了吗?」基恩的声音传入千夏的耳朵,随即一个木勺被递至她的嘴边,

    微温的液体触碰到嘴唇,她睁开微闭的眸子,视线下移,只见木勺中浑浊的白色

    黏稠液在轻轻荡漾。

    随后千夏朝周围撇去,在基恩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木桶,桶中装盛着的正是

    勺中的液体。但让千夏内心震动的却是木桶旁的情景,在木桶旁,几位姿态不一

    的美丽女性站立着,那些女性身上都有着常人的穿着,只不过其私密部位全都暴

    露在空气中,甚至某些部位还被耻辱地穿刺着淫邪的饰品。

    而在千夏与其他人的注视下,这几位女性均微红着脸,用木勺盛起一勺白浊

    的液体,然后仰头闭眼,如同饥渴多日的沙漠旅者,朝圣般将木勺中的恩赐一点

    点地饮下。

    「这种东西……是精液吧。」

    脑海里划过这样的想法,千夏紧闭嘴唇,完全没有顺从张口的意思。

    沃尔特在一边双手抱胸,头转向木桶旁的金发女性,突然开口道:「艾丽西

    亚。」

    艾丽西亚闻声一震,来不及舔舐嘴角残留的白浊便立刻走到沃尔特面前,稍

    稍迟疑几秒后才问道:「主人,有什么事么?」

    沃尔特眼神微凝,伸手轻轻刮过艾丽西亚的嘴角,将那些残留全部推入她的

    唇中,艾丽西亚则丝毫不敢反抗地张开双唇,用粉嫩的香舌舔舐着那根沾满白浊

    的手指,双目微闭,露出顺从与享受的神情。

    「嗯。」沃尔特沉吟着,收回手指,接着指向一旁望向这边的千夏道:「你

    去喂她。」

    艾丽西亚同样望向一旁的千夏,眼中流露出意味不明的异样神情,随后点点

    头道:「是,主人。」

    望着拿着木勺渐渐走向自己的金发女性,千夏的内心有着微妙的感觉,她以

    后难道也会变成这幅模样么?

    不,她会完成任务的。通过不断完成任务,锻炼自己的技巧与能力,最终…

    …

    最终……

    千夏的脑海微疼,一幅幅古怪的画面滑过眼帘,随后疼痛感渐渐化作愉悦的

    快感,她的脑海也渐渐明晰起来。

    是的,最终,她需要以最完美的姿态去侍奉那位大人。

    所以,现在这种初级的任务她是一定不会失败的。

    而且,只要她的内心不被改变,身体什么的,只是完成任务的工具而已。

    那么,可以暂时先顺了这些男性的心意,然后慢慢解决他们。

    这样想着,千夏脑海中快感的浪潮愈发汹涌澎湃,但她的表情却由原先的紧

    张、忐忑转为平静。

    艾丽西亚走到千夏面前,稍稍打量着眼前这位粉发少女,晶莹的肌肤可以清

    晰地看见从内部泛起的粉红,眼神虽然平静,但脸颊却是一片潮红,不知是阳光

    还是羞耻所致。

    「放弃抵抗了么?」艾丽西亚轻声问道。

    「不,你只是将抵抗之心隐藏在内心深处罢了,和我一样……」

    后一句她当然只是在内心飘过,随后艾丽西亚直接抬起手中的木勺,在千夏

    微缩的瞳孔中一饮而尽,随手将木勺丢下,艾丽西亚鼓起腮帮,紫色的眼睛直视

    千夏,头部渐渐凑近瞪大双眼的千夏。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应该……,就让我来看看吧。」

    望着近在咫尺的沾染着白浊的嘴唇,千夏平静的表情也很难维持下去了,唯

    有微微扭头不让艾丽西亚碰到自己。但扭过去的头被一双柔软的手掌掰了过来,

    最后便是唇与唇的相接。

    此时,千夏的耳边响起的是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催促声。

    「愚昧之人。」

    这样想着,双唇却已经被一根灵巧的红舌撬开,苦涩与咸腥味顿时充斥着味

    蕾,同时还有不少滑腻的液体涌入口腔。

    鼻间发出可爱的闷哼声,千夏想要用舌头推开慢慢涌入口腔的精液,却被另

    一根嫩舌死死地纠缠着、搅拌着。

    如果忽略口腔中的那些精液,千夏觉得与那条软软的嫩舌纠缠实在是件美好

    的事情,但现在她只觉得有些恶心。

    这幕舌吻持续了将近5 分钟,艾丽西亚几乎将口腔内所有的精液都渡给了千

    夏,并在与千夏的唇舌纠缠中被千夏一点点吞咽下去。

    这样的表演自然收获了热烈的欢呼声,同时也收获了一碗完全新鲜的精液。

    这碗新鲜出炉的精液被人收集好送到了艾丽西亚的面前,随后在群众一致的

    起哄声与千夏有些难堪的脸色中,艾丽西亚轻嘬了几口,将头转向无奈闭目的千

    夏,对准那樱色的双唇,再次吻了上去。

    碗中的精液一点点的消失,人们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在艾丽西亚用舌头清空

    碗中最后的残留后,呼声达到了顶点。

    「现在……」艾丽西亚想起之前送这碗精液过来的人的吩咐。

    「表演的最高潮……」

    「请牢记他们给予我们的耻辱,然后……」

    艾丽西亚双手平伸,在这万众瞩目的时刻,将手放在千夏白皙的肩膀上,突

    然用力下压。

    早已濒临极限的千夏在这股力量的按压下,身体陡然一沉,脚跟立马下降得

    比脚尖更低。

    随着身体的下沉,千夏脸上的表情也陡然间凝固了,而后变得有些扭曲,那

    是由于过于痛苦而产生的变化。

    之后便是仿若压抑在胸间的痛呼声。

    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完全没有放松的趋势,这样的体验自然是千夏人生的

    第一次,但看周围人们那副欲望勃发的表情,这种事情他们大概不是第一次见到

    了。

    几缕带着丝丝鲜红的透明液体顺着千夏的大腿内侧慢慢滑下,眼神极好的人

    们发现这让人兴奋的一幕,并发出了更大的呼喊声。

    而离千夏最近的艾丽西亚自然也没有错过,并且她还知道,这一切还未结束,

    或者说,是新一轮表演的开始,主角当然还是紧蹙着双眉的千夏。

    还未从痛苦中缓过来的千夏也逐渐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彻底埋入她蜜穴的魔茎散发着让她不安的气息,并且在她蜜穴里极速跳动着,

    如同复苏的心脏。

    复苏。

    千夏回忆起之前沃尔特的介绍,脸色微变。

    她明白。

    品尝到鲜血的魔茎。

    开始暴走了。

    第八十六章绝顶轮回

    沃尔特并未告诉千夏,魔茎的材料来源于暗魔界触手魔沼的深处,而由此制

    成的魔茎有着无法预料的功效。

    增生与分裂便是其一。

    千夏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蜜穴内的魔茎正在一点点地膨大、变形。她蜜穴内

    的每一处空隙正在被诡异的东西侵占着,短短一分钟,千夏便感觉到腹部产生一

    股胀痛感,蜜穴内大概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了。

    但魔茎的变化仍然没有停止,千夏能察觉到,魔茎依旧往她身体的更深处蔓

    延着。

    伴随着子宫内部被魔茎的细胞完全注满,一股令千夏浑身颤栗的强烈快感自

    下身传到脑海。

    「哇呀——!」

    根本无法忍耐,这一瞬间,千夏便直接达到了快感的巅峰,口中吐出快慰的

    呻吟。

    千夏不知如何去形容这种可怕的感觉,如果说以前的快感是由蜜穴整体传达

    给脑海的,那么这次的快感便是蜜穴中的每一个细胞分别发出的。

    快感并非由摩擦产生,而是更深层次的,就像每一个细胞都在被魔茎侵犯着,

    而这一瞬间涌出的无尽快感便直接让千夏达到一次绝顶的高潮。

    无法思考,无法集中,只能沉沦。

    每一秒的流逝都仿佛历经一个春秋,而每一个春秋她都经历着无尽的高潮。

    仿若无尽的绝顶轮回。

    周围的群众早已瞪大了双眼,讶异地看着中央的千夏。早在一分钟前,他们

    便发觉了千夏的古怪状态。

    身体仿佛触电般激烈地抽搐着,肌肤更是一片粉红,如同煮熟的龙虾,双唇

    微启,咿咿呀呀的不停淫叫着,泪水与口水亦是不住地流出。双目泛白,早已不

    见眼瞳,同时下身持续地划过一道金色的弧线,淅淅沥沥地击打在地面。

    艾丽西亚此时趴伏在不远处,抬起微闭的眼眸望着千夏疯狂的模样,内心泛

    起迷样的悲伤,而她的背后,沃尔特粗大的肉棒快速的进出着她的小穴,发出

    「噗嗤噗嗤」的水声。

    而她的周围,之前木桶旁的女性们亦呈现不同的体位被佣兵们的肉棒鞭挞着。

    整个东广场彻底化作一个淫乱的聚会场,淫声浪语响彻天空。

    基恩将仍在抽搐着的千夏从立柱上解下,瘫倒在地上的千夏整个人缩成了一

    团,呻吟声已经变得嘶哑而低沉。见状,沃尔特腰部极速挺动几下,在艾丽西亚

    的激烈呻吟中为其灌入大量的白浆。

    沃尔特松开双手,艾丽西亚便直接瘫软在地上,大口喘息着,小穴如同呼吸

    般翕张着,同时溢出大量的精液。

    抽出仍然坚挺的肉棒后,沃尔特也不清理,径直走向蜷缩在地上的千夏。

    「效果比想象中可怕许多啊。」沃尔特盯着还在不停高潮的千夏,口中啧啧

    有声的评价道。

    「可惜只能对同一个人使用,材料也所剩无几了。」

    带着些许的遗憾,沃尔特摸出怀中的一个银制指环,向其中注入漆黑的魔力。

    仿佛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本已充满千夏蜜穴的魔茎再次开始变形,极速收

    缩起来,最终化作一条漆黑的小蛇游进了千夏的子宫内部,在其中静静盘踞着。

    望着依然未从绝伦般的快感中脱离出来的千夏,沃尔特蹲下,轻拍着千夏的

    脸颊,但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昏迷了么?这可不行。」沃尔特手指泛起幽光,轻轻地点在千夏的眉心。

    千夏的精神受到了诡异的冲击,终于从无尽的高潮轮回中勉强回归现实,泛

    白的眼瞳出现了一丝明亮,散乱的意志重新开始凝聚。

    看着千夏茫然的黑眸,沃尔特兴致再起,伸手握住千夏纤细的双腿,用力掰

    开,向上举起。

    虽然千夏本能的抗拒着,但那也仅仅是身体的本能罢了,如何能与沃尔特这

    般多年锻炼的虎熊之力对抗。

    伴随着双腿大开,千夏充血的蜜穴便彻底暴露在沃尔特的眼中,如同熟透的

    水蜜桃一般。

    沃夫特的内心燃起了欲望的火焰,腰部微移,将硕大的龟头对准紧闭的穴口,

    用力一顶,汁液飞溅,如龙的棒身进入了神秘的洞天,被一团温暖的汁水紧紧包

    裹着。

    甚至无需抽插,沃尔特就可以感受到龟头处的强烈吮吸感,同时棒身也被不

    停蠕动的蜜肉紧夹着。

    不过身经百战的沃尔特仅仅是惊讶一番后便开始挺动腰部,「噗嗤噗嗤」地

    抽插起来。

    千夏此时的状态却是无比虚弱,无尽的高潮之后,身体彻底脱力,只能在沃

    尔特的抽插下嘶哑地呻吟着。

    「呜,我不要啦。」即便摇头抗拒着,但快感依旧绵绵流淌向千夏几近麻痹

    的脑海。

    肉棒噗嗤噗嗤地穿梭着,沃尔特并不在意千夏微弱的抵抗,在他心中,女性

    只是用来发泄欲望的工具而已,只要没坏就行。

    再次加速挺动十几下后,沃尔特抽出肉棒,将千夏翻了个身,变为跪趴的姿

    势,双手掰开圆润的臀部,露出那朵粉菊。

    稍稍用手逗弄一番,沃尔特便将肉棒对准嫩菊,用手握住肉棒,借着蜜液的

    润滑,腰身一顶,龟头便整个挤进了菊穴之中。

    并未怜惜少女娇嫩的身体,沃尔特再次用力一顶,肉棒便尽根没入。

    「咿——!」千夏双眸收缩,双唇大张,却只能从喉间溢出单调的音节。

    「呼~」沃尔特轻出口气,扶着千夏的腰部开始慢慢耕耘起来。

    强烈的紧致感让沃尔特舒畅的喘息着,渐渐的,抽动由艰涩到通畅,沃尔特

    也从后面抱起千夏的双腿,开始快速抽动着。

    千夏无力的悲鸣着,但一次次被大力贯通的感觉让她额头冒汗,同样强烈的

    快感从心底泛起,化作一道道电流在身体窜动,使她震颤不已。

    再次猛力抽插一段时间后,沃尔特身体一震,腰部重重一顶,肉棒陡然间膨

    大一圈,几股白浊便径直射入了千夏的菊穴深处。

    沃尔特顺势将千夏推到地面,如同丢弃用完的工具般,随后发出满足似的叹

    息,转身走到已经在另一人身下婉转呻吟的艾丽西亚面前,说道:「等她清醒后,

    将她编入你所在的骑士团。」

    艾丽西亚脸色绯红,眸子半睁,轻声道:「嗯啊~是~主…人。」

    黏腻的白浊从菊穴咕噜咕噜的冒出,顺着股间滴落在地面,这幅模样并不能

    引起人们的同情,反而愈加的愤怒起来,这样美丽的少女竟然不是被他们肏弄至

    此。

    被弃置在一旁的千夏周围已经围上了数十位男性群众了,肉被沃尔特吃了,

    剩下的自然是留给他们的汤了。

    艾丽西亚呻吟着,抬首环视周围被众人奸淫着的女性,还有不远处为了加快

    换人速度,被三穴同出,不停发出微弱抗拒声的千夏,内心在悲鸣着。

    「这样的噩梦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人们心中的欲望比天空的艳阳更为灼热,一位接着一位,千夏没有丝毫喘息

    的机会,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成为人们盛装欲望的容器。

    一道道激射的白浊如同画笔般,在千夏粉红的身体上不停地画出淫糜的记号。

    淫乱的盛宴仍在进行……

    ……

    夜色渐渐降临了。

    宫殿内的一间侧室,床上一位赤裸的少女睁着眼出神地望着天花板。

    千夏已经醒来有十几分钟了,之前几小时的记忆都已模糊不清,她只记得高

    潮、高潮、还有高潮,而且只要一回忆,那种浑身酥麻的快感仿佛再次降临在她

    的身上,她的蜜穴立马就湿润了起来。

    而且她现在浑身酸软,蜜穴、菊花更是阵阵刺痛,下巴也脱力般难以开阖,

    口腔深处尽是腥臭味,胃部也似乎被装得满满的,让她无比难受。

    虽然记忆模糊,但千夏大致明白她的悲惨遭遇。

    「唔,被玩弄的很惨啊……不过不影响完成任务。」

    「接下来,就是想办法取得他的信任了。」

    「不过,为什么总是安排这样的任务给我啊……」千夏十分不忿的想着。

    又过了几分钟,在千夏努力吐槽主神时,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已经醒了么?」艾丽西亚望着床上的少女问道。

    「你是?」千夏转过头,门口走进来了正是之前强迫喂她吃精液的金发女性,

    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如果不去注意她裸露的胸部与下体的话。

    「那个食精女!」

    艾丽西亚脸上泛起羞耻的红云,大声反驳道:「不,不是那样的。」

    「啊啊,抱歉,一时口快。」千夏才不会说这是对她小小的报复呢,

    「我是艾丽西亚,是一名骑士。」艾丽西亚首先介绍道。

    「千夏。」

    说是骑士,实际上也只是幻想罢了,归根究底,她们现在都只是奴隶。

    「那么,千夏。」艾丽西亚继续道:「你现在被沃尔特主人编入了我所属的

    银鸾骑士团。」

    「现在我就带你去参加入团仪式。」

    说到这里,艾丽西亚的脸上露出来奇怪而羞耻的表情。

    「诶,现在?我这个样子?」

    「没关系,我之前已经帮你清洗过一遍了,另外,入团仪式也…不算复杂…

    …」

    虽然千夏不想加入这个什么银啥骑士团,但她并没有选择的权利。仅仅迟疑

    了一小会儿,千夏就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床上起身,踏着软绵绵的步子,在艾丽西

    亚的陪伴下前往银鸾骑士团总部进行入团仪式。

    骑士团总部并不在宫殿内,而是在宫殿不远处的一个大型圆顶建筑内。

    不过,尚未进入骑士团的大门,千夏便听到从门后发出的高声呻吟,扭头看

    着红着脸的艾丽西亚,千夏耸耸肩,心中对此有了大概的印象。

    「又是一个淫乱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