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淫神的诅咒(79-80)

作品:《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第七十九章天使与恶魔

    世人都想死后归于天国,享受天界的无忧与无虑。

    但对于此刻的千夏来说,天国无异于可怕的毒品,引动了她的欲望,令她的

    肉体本能抑制住自我的意识,不断渴求着更多的快感。

    肉体的欲望与内心的抗拒不断碰撞着,将她的意志搅成一锅粥,随后那锅粥

    便化作前方诱惑满满的金色生蛋拌饭。

    千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那一勺米饭的威力并不足以将幻境

    支撑下去。

    此时,如果盯着千夏的眸子看的话,便会发现她的目光中饱含可怕的黑色欲

    望,那是不断膨胀的食欲。

    时间并没过去多久,绘里奈方才评判完这道菜品,虽然内心肯定了菜品的质

    量,但这种平民般的菜品与她的贵族理念产生了极大的冲突,她不想认输,唯有

    红着脸喊道:「难吃!」

    幸平创真满脸的坏笑立马化作淡淡的忧伤。

    而这时,挂机已久的另一位少女惊叫一声,指着前方身体散发着诡异黑气的

    千夏道:「她……她怎么了?」

    「糟糕了!」绘里奈这才注意到千夏的情形,心道不好:「食欲的恶魔……

    没想到竟然被他的菜品引动了。」

    「你们先离开这里!」绘里奈连忙道:「快点!趁她吃完碗里的饭之前。」

    「呃,需要…帮忙么?」幸平创真看着眼前的奇景,断断续续问道。

    「快点走!」绘里奈盯着千夏,头也不回地急切道。

    虽然有些好奇,但幸平创真与另一位少女还是在绘里奈强烈的要求下离开了

    房间。

    而在另一处宅院,一位面容沧桑,左眼有着一道疤痕的老人神色微动,口中

    喃喃道:「又出现了么?气息比上次更强了。」

    与此同时,东方的某座道观里,鹤发童颜的道长抚须长叹:「原来在那里,

    徒儿,去一趟日本东京……」

    「好的,师傅,需要给您带几本同人志么?」悦耳的声音从一旁响起。

    「咳……咳咳,不用了,这次是要你去寻一灵物,结个善缘即可,带着这个

    铃铛离开吧。」道长轻咳几声,神色肃穆道。

    美国,美食会总部大楼,一场紧急会议正在召开。

    「谁去?」为首的男子环视着下方的各个部员,沉声问道。

    气氛沉寂了几秒后,有人举手推荐道:「蓟支部长对于日本方面应该很熟悉。」

    为首的男子望向某位面色阴沉的中年人。

    仅仅犹豫了几秒,中年男子便用略微嘶哑的声音答道:「我接受了,正好我

    在日本还有些事情未解决,不过我需要10毫升魁女的血液。」

    「你应该记得美食会的会规吧。」

    「自然。」

    「那就好……我同意了。」

    「附议。」

    「附议。」

    ……

    而就在各方云动之际,绘里奈却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是用上次那种方法

    解决问题还是……

    短暂的犹豫时间便足够千夏将剩下的米饭完全扒光,还用粉嫩的舌头将碗底

    舔得干干净净。

    随着熟悉的美味在味蕾发酵,熟悉的场景再次降临在千夏的周围。

    天神依旧威严,挥舞着手中的权杖,一道圣洁的白色光柱便凭空形成。

    「扣其门,净其身。」

    八位天使小人分别握住光柱的后端部分,将其对准千夏被迫打开的双腿之间。

    随后天使们如同操纵着攻城锤一般,带着光柱直击千夏蜜穴。

    蜜穴处,仿若被一根炽热而粗壮的铁棒贯穿,刺痛感、灼热感、充实感尽涌

    脑海,被欲望支配的脑海有那么一瞬间的清醒,但很快又被汹涌而来的快感淹没。

    从缝隙挤出的蜜液很快被越来越耀眼的光柱蒸腾成气体,灼热感开始从蜜穴

    向外蔓延,每一处肌肤都变得万分敏感,每一处肌肤都变得光洁粉嫩,好似闪耀

    着光辉。

    再次围绕而来的天使们使用着羽毛不停扫动着敏感的肌肤,千夏的身体开始

    犹如筛糠般抖个不停,毛孔不停渗出细密的汗水,但又被发烫的肌肤极速蒸干。

    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无休止地填补着可怕的欲望深渊,但可以看到,在千夏已

    然无神的瞳孔深处,黑雾在翻涌。

    一圈圈漆黑色的扭曲漩涡渐渐在千夏周围显现,大量黑雾涌出,圣洁的白云

    被染成墨色,天使般的小人纷纷化作白雾消散,天神坚持得最为长久,最终留下

    一声长叹后消逝。

    「欲望终难平。」

    世界片片破碎,而现实仅仅过去半分钟。

    千夏身后飘散着的黑气与她全身泛起的粉色形成了强烈对比,品尝完一整碗

    饭后,千夏的欲望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愈加强烈起来。

    绘里奈回忆着脑海里的机密文档。

    食灵的特点之二,一旦食欲的恶魔被引动,食灵会逐渐开始恶魔化,除了最

    初订立契约之人可以接近外,其他人最好远离。

    而解决办法便是满足其食欲,但这太难,至今没有成功的案例。另一种相对

    简单的办法则是满足其与食欲关联的欲望。

    千夏与食欲关联的欲望绘里奈自然是清楚的,性欲,更确切地说,是受虐欲。

    千夏自然没有注意到,历经两个世界后,她的身体早就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

    性,习惯了被控制,习惯了各种调教。虽然她的意识从未承认过这一点,也永远

    不会承认这一点,但某些记忆已经渐渐被镌刻在肉体中,即便她不承认,特殊时

    刻,肉体的记忆却会被忠实地反应出来。

    (迷之声:不知不觉可怜的千夏竟然已经进展到这种地步了啊……还我当年

    纯洁的少女。)

    但即使知道这些,绘里奈要解除千夏此刻的状态也并不简单。

    因为恶魔化的千夏很强,当然,据薙切仙左卫门,即绘里奈的爷爷说,千夏

    的恶魔化压根只是个趋势,连第一阶段都没有达到,现在弱得可怜,她可以轻松

    解决,但最重要的是要满足其欲望。

    漆黑如渊般的欲望不停吞噬着千夏的理智,如何才能填满这欲望的沟壑呢?

    将注意力从空荡荡的碗中转移,千夏自然而然地盯上了唯一留在房间的绘里

    奈,然后双手前伸,猛然冲过去。

    释放欲望的方式有很多种,但对于一个饥渴的人来说,如果眼前有一位美女

    的话,释放方式大概就仅剩一种了。

    绘里奈盯着千夏的移动轨迹,她自然不会被打败,否则等待她的大概不会是

    什么好事,况且这样也无法解除千夏的问题。

    所以,她现在需要的做的仅仅是侧身、伸手,五指并拢成刀,然后用力劈向

    已经冲到身边的千夏的侧颈,最后伸手环住千夏的腰部,防止其软倒外地。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千夏毫无反抗的被击晕,但绘里奈望着被她怀抱住的千

    夏,脸上丝毫没有放松的神情。

    因为问题压根没有解决,现在只是暂时拖延住了而已,而此时,她需要带着

    千夏去某个特殊的地方。

    ……

    薙切宅,地下室。

    灯光明媚,映照着整个房间,也让本就由灰白大理石筑成的墙壁与地板显得

    更加阴森,地下室约有大半个篮球场大小,四周遍布着各种各样的调教器具,也

    不知是哪一任房主的独特爱好。

    在房间的左侧区域,被搬来了一把椅子,其上整齐地叠放着远月的校服,而

    旁边是一个由响木制作的三角木马,高约1 米,虽然是刑具,但顶部的三角已然

    不复曾经的尖锐,显得有些圆润。

    木马之上,正是依旧昏迷着的赤裸的千夏。她的双眼被黑布蒙住,手腕被天

    花板垂落的绳索束缚着,大腿呈60度分开,脚腕锁死在木马两侧,这样的姿势让

    她最为娇嫩的蜜部承受着可怕的压力,加之身体的重量,木马的部分尖端已经深

    深地陷入蜜肉之中。

    不远处的另一把木椅上,绘里奈低头浏览着手中的小黄书,等待着千夏的苏

    醒。

    第八十章地下室的调教

    爱好是如何形成的呢?

    正如佛经中有言,你于佛有缘。绘里奈自然不信佛,但她喜爱欣赏情色漫画。

    之前是由于千夏的原因,她被迫要了解一些情色知识,因此到处搜寻了一批

    小黄书,而渐渐的,她将大部分书籍都丢弃,只留下了十来本让她也能沉浸其中

    的漫画书。

    夜深人静之时,她便会从床头抽出一本来静静欣赏,这,大概就是爱好了吧。

    木马上的闷哼声让绘里奈立刻摆脱了书中的世界,将注意力转移到千夏身上。

    醒来后的千夏便不安分地扭动着身体,似乎想尝试着摆脱身体的束缚,但她

    的每一次扭动,除了引得自己的一声呻吟外,毫无作用,但千夏依然乐此不疲地

    扭动着。

    绘里奈看着千夏自娱自乐的模样,心中有了定计,从角落的木架上拿起一根

    黑色的牛皮短鞭后,噼里啪啦的就往千夏背部与臀部挥去。

    呼啸的鞭身接触白皙的肌肤,亦如干柴被烈火灼烧,剧烈的痛感汹涌而来。

    但千夏的体质早已异于常人,剧烈的痛与同样强烈的快感相伴,一同占据脑

    海。娇嫩的肌肤上一道道红痕微微鼓起,有一种异样的美感。同时,黏稠的蜜液

    顺着木马两侧滑下,留下几道濡湿的深色痕迹。

    「咿咿呀呀」的惊叫声在房间内足足响彻了10来分钟才渐渐低落下来,随后

    便是淅淅沥沥的水声。

    大棒加萝卜向来是收买人心的不二法门,即使是对深陷欲望泥潭的千夏也不

    例外。

    绘里奈收回短鞭,伸手轻抚着千夏背部的伤痕,温暖的掌心与热辣的鞭痕一

    接触,就令千夏不由得轻吟一声。随后手掌顺着背部曲线移动,轻微的刺激感不

    时传来,让千夏脊背一阵阵酥麻,哼声也变得轻盈起来,蜜穴愈加濡湿了。

    又过了几分钟,千夏使劲摇了摇脑袋,颤声问道:「是绘里奈么?好疼~」

    听到千夏的声音后,绘里奈内心一喜,释放了部分欲望后,千夏终于恢复了

    部分意识,现在的她应该与食欲的恶魔再次处于僵持阶段了,只要再加把劲的话,

    问题就应该解决了。

    「谁在那里?」久久没有回音,千夏唯有提高声音再次问道。

    绘里奈不答,如果她回答的话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就没了。

    解开千夏脚腕的镣铐后,绘里奈将其从木马上抱下,轻放在地板上。

    千夏双手撑地,无力地斜坐着,大腿微微分开,残留在蜜穴上的强烈刺痛感

    与酥麻感让她根本不敢直接合拢双腿。

    轻吸几口气,强忍着大腿的酥软,千夏勉强从地上站起,大腿微微合拢便产

    生了可怕刺痛感,而且不停地抖动着,这让她有种岌岌可危的可怕感觉。

    不过很快她就不再担心了,因为她的双手再次被抓住,紧接着便是一圈圈蔓

    延而上的紧绷感,那是一根根舞动、缠绕的绳索。在绘里奈如同艺术般的捆绑技

    巧中,千夏的双手被紧紧束缚起来。

    片刻后,失重感袭来,千夏明白,她被吊了起来,而且恰好达到脚尖只能碰

    到地板的高度。

    「绘里奈,我知道是你。」虽然不能肯定,但之前被细腻的手指触摸着,这

    一定是一名女性,而她唯一认识的女性只有绘里奈了。

    看着千夏紧张而瑟缩的模样,绘里奈终于忍不住轻笑起来。

    「快放开我啦。」千夏扭动着手臂,语气终于活泼了稍许。

    「暂时还不行。」绘里奈从远处的柜子中挑选了两个奇特的物品拿在手中,

    轻声回答道。

    「为什么啊?」千夏继续扭动手臂,身体摇晃着,试图摆脱束缚。

    反正彻底清醒后千夏并不会存在这段记忆,只会当做一场古怪的梦境,所以

    绘里奈并没有回答的意思,而是握住手中一个萝卜状的古怪物体,将尖端对准千

    夏那早已濡湿的穴口,轻柔地旋转着,并慢慢推入蜜穴内。

    蜜穴一下下蠕动着,如同饿极的人吞咽着饭菜。渐渐地,由空虚到充实,千

    夏不由得发出一声满足似的叹息。

    「唔,不要这种~」千夏乞求着。

    绘里奈不理,反而饶有兴致地解释起来,这也是她第一次理论结合实际的实

    验。

    「现在你身体里的是一种名为花萝的植物,不过由于它与萝卜的形状太相似

    了,也被称为花萝卜。」

    「不过,它还有另一种的称呼,花心萝卜。因为花萝喜潮,而将其插入女性

    的下体,它就会不停地往里钻,从而让坚硬的尖端不停地蹂躏女性的花心。由此

    得名。」

    千夏似懂非懂,不过她此时已经被顶得浑身酥麻了,花心更是一阵酸软,唯

    有不停收缩着蜜肉,才让这种感觉稍稍缓解。

    「绘里奈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千夏喘息着,内心疑惑万分。

    「调教你呀。」

    直白的话让千夏顿时一呆,吐槽之魂熊熊燃烧。

    绘里奈什么时候觉醒了这种H 属性啊。

    但没过多久,千夏的呼吸又急促起来。因为一根纤细的手指正慢慢没入她的

    菊门。

    「诶,喂喂喂,过分了吧。」千夏身体再次紧张起来,语速极快地说道。

    绘里奈站在千夏的背后,没入菊门的手指轻轻搅动着,为之后的工作测试。

    很快,手指被抽出,千夏也随之松了口气。

    绘里奈抱怨道:「太紧了吧。」

    她放下手中的另一个物品,再次到远处拿回一串由小到大的玉珠连成的肛棒。

    「忍耐一下哦。」绘里奈拍拍千夏的屁股,掰开两片圆润的臀瓣,开始将玉

    制的圆珠一颗颗慢慢挤压进千夏的菊花。

    「不要哇。」千夏扭动着身体,躲避着可怕的调教。但菊花一张一缩,很快

    就将最小的圆珠吞了进去。

    见状,绘里奈无视千夏的求饶,左右摇动、旋转着肛棒,将第二、第三颗也

    挤了进去。毕竟这些都是千夏自己的欲望,她只是负责执行而已,当然,执行过

    程中实验一下自己在漫画中看到的道具这件事,想必千夏会原谅她的。

    用前狼后虎来形容千夏此时的感觉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千夏确实从这种邪恶的调教中获得了极大的快感,看那从

    蜜穴与花萝之间汩汩流出的蜜液就能发现。

    绘里奈没有察觉千夏的异样,她只觉得肛棒的插入变得顺畅了不少,这朵粉

    菊似乎不再像之前那样拼命抗拒了。

    绘里奈另一只手轻抚着千夏泛红的大腿,十分光滑柔软,而且还在轻微地抖

    动。

    千夏抿了抿干涩地嘴唇,瞳孔内水光流转,粉色的发丝凌乱地披散在后背,

    加之头顶被束缚的双手,地面不时滴落地蜜液,与被异物填充着的双穴,有一种

    凌虐的美感。

    「唔~」她轻哼一声,低着头,用蚊蝇般的声音说道:「轻……轻一点呀…

    …」说完,脸色更加红润了。

    绘里奈也没去打碎千夏那微妙的羞耻心,继续轻推着肛棒。当进入变得艰难

    时,她便往后拉出几颗圆珠,然后再慢慢推进去。

    同时,千夏的喘息声也随着抽插高高低低,甚至不时吐出悦耳的轻吟。

    如此几个来回过后,肛棒已经深入到了第6 颗,约摸乒乓球大小。

    绘里奈看了看一旁的另一件物品,与此时玉珠的大小对比,满意地点头。

    「可以试试了,这颗种子。」

    将蓝色的种子表面涂满千夏仍在不停滴落地蜜液后,绘里奈慢慢旋转着肛棒,

    迅速将其抽出。

    「啵~」

    「啵啵。」

    如同拔掉瓶塞一般,千夏的菊穴发出清脆的吐气声。

    趁着菊穴还未合拢,绘里奈眼疾手快,将蓝色的种子迅速堵上那渐渐收缩的

    幽深小洞,然后手指用力,一点点将其推入肠道深处。

    「终于种下了。」绘里奈轻舒口气,脸上布满尚未消退的好奇,那是对神秘

    事物的强烈求知欲。

    强烈的扩张感让千夏双唇微启,腹部一阵起伏,有些许的不适。

    「呜哇~什么东西被塞进来了……」

    「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