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淫神的诅咒(51-52)

作品:《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作者:abc2342

    字数:555

    第五十一章、被研究的少女

    封闭的房间、冰冷的灯光、人体的碰撞、少女的娇吟共同组成了一副让人欲

    望升腾的画面,别里科夫此时的肉棒经过了千夏的调整,完全适应她自己的花径,

    将她的肉洞撑得满满的,甜美的快感一波波的冲击着千夏的脑海,混着身体上

    残留的痛感,让千夏有些狂乱。

    「不,不要这么快啦受不了了。」千夏颤声道,她的身体被冲击得一次

    次后仰,蜜穴内的蜜肉不自的蠕动压榨着快速抽动的肉棒,花径内部的每一寸

    土地似乎都在被摩擦着,产生着无尽的快感。

    「果然有感觉了么?千夏酱。」别里科夫腰部的动作不停,仍然模拟着人类

    的交媾姿势,只不过此时千夏已然换了个姿势,身体被触手翻转了过来,腿弯处

    被别里科夫双手抱住向两边打开,双手依然被束缚在上方。

    身体的疼痛与蜜穴内的快感交织在一起带给千夏一种奇异的感觉,她几乎想

    完全沉浸在这样的快感之中了,而不是面对那些可怕的痛苦。千夏此时只能半眯

    着眼,身体无力的承受着别里科夫的冲击,在快感的潮流中随波荡漾。

    「那么,这里呢?」别里科夫似乎又想研究一些什么,抽插的动作停滞了下

    来,将千夏留在快感的半山腰上徘徊。肉棒抽离了身体,让千夏感到一阵空虚袭

    来,似乎很想让东西继续填满自己的身体。

    【我我才不会这样欲求不满呢】

    千夏的内心在反驳,强行压抑着内心的焦躁感,蜜穴内的蜜液依然潺潺流淌

    着。随后,那根触手肉棒顶在了千夏的另一个洞口。

    【那里,那里是不要啊!】

    「不要那里不行」千夏低声诉求着,脑袋也轻轻摇晃着,毕竟那个

    部位,说到底并没有多少人会喜欢被贯通的感觉吧。

    别里科夫咦了一声,诧异的问道:「可是我的本能在告诉我,女性的这个部

    位也会产生快感,我需要实验一番。」

    「太,太粗了」千夏脸色微红,低声道,以她此时的状态根本无法阻止

    别里科夫,只能让自己不太难过了。

    为了达成自己奇怪的研究目的,别里科夫再次将肉棒缩小,直到千夏满意为

    止。

    「好,好了」千夏盯着那个已经小了不少的肉棒,大概只有两根筷子并

    排的宽度吧,内心舒了一口气,刚才那种粗度真的会要人命的。

    借着触手表皮分泌的润滑液,别里科夫很顺畅就让肉棒完全将千夏的菊穴贯

    通,并开始逐渐抽动起来。

    「唔~ 」千夏紧闭着嘴唇,感受着菊穴被异物不停进出的异样感和粘膜不停

    地被摩擦的火辣感,沉默的忍受着耻辱。

    别里科夫望着千夏的表情,大概知道她此时并没有太大的快感,和之前在蜜

    穴内抽动完全不是一个状态。之后别里科夫依旧抽插了好几分钟,千夏的表情也

    只有微微的变化,似乎快感并不够强烈。别里科夫在内心给菊穴悄然打上了快感

    不够强烈的标签,然后将下身的触手肉棒再次变化一番。

    千夏此时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起来,张了张口,然而首先从喉间出来的并不

    是话语,而是呻吟。

    「嗯哈~ 两,两个?!」

    在别里科夫的下身,此时有着两根粗细不一的肉棒抽插着不同的洞口,同进

    同出,让千夏感受着双穴被同时贯通的奇特快感。快感再次开始向上攀爬起来,

    而且比之前更加快速,更加强烈,如果此时有一根高潮进度条的话,便会发现进

    度条的前进速度几乎是以每秒2%在前进。

    【好,好厉害的感觉不行了】

    十几秒后,千夏的身体便开始抖动起来,下身也向外喷溅着些许蜜液,别里

    科夫的抽动却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

    「嗯,高潮 次,不过女性好像可能高潮很多次来着,试试吧。」别里科夫

    低语,双手继续把着千夏脚弯,腰部不停的挺动着。

    「不过,这样的动作持续久了似乎也有些费劲啊,人类真是麻烦的生物,为

    什么我们本能就要模拟人类呢?」

    别里科夫的自言自语千夏并不能听清,因为她自己已经陷入了快感的漩涡之

    中了,虽然之前在学习里也学习忍耐过快感,但她只是可以忍耐,而不能完全忽

    视,身体的感官依旧向她传递着快乐。

    几分钟后,千夏再次抵达了巅峰,身体开始抖动,蜜肉也比之前收缩得更为

    频繁。

    「2 次,看样子似乎离极限还差得很远呐。」看着千夏只是闭着眼颤抖的模

    样,别里科夫继续研究着,不过他的腰部并没有挺动了,下身的触手开始自动的

    抽插着,毕竟模拟人类的身躯不停的挺动腰部也是很费力的。

    在这个封闭的房间,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太多的参照物,唯一能参考的大概就

    是旁边那个跳动的越来越有力的奇异容器了吧。

    「8 次了,千夏酱还能坚持么?」别里科夫此时已经完全脱离了千夏,只是

    站在一旁观察着千夏的反应。千夏的左脚被触手抬高和双手束缚到了一块,右脚

    勉强的支撑着身体,而下身别里科夫留下的触手依旧忠实地执行着抽插的命令,

    将千夏一次又一次的带往快感的巅峰。

    「嗯呀~ 不要继续了」千夏艰难的开口道,没有水分的补充,多次高潮

    已经让她接近虚脱状态,嘴唇都有些干涩了,但下身依旧湿漉漉的,还在不停地

    分泌着蜜液。

    「噢,看来还能坚持一会儿呢,那再等等吧」别里科夫的声音充满了调

    戏的意味,其实他已经收集到需要的信息了,不过既然是千夏的话,那就让她多

    受些折腾吧,当初的那些痛苦他可还没有忘却呢,只是他之前沉浸在某种奇异的

    思维当中,完全忽视了过去的仇恨罢了。大概这一次恢复之后,他就可以直接晋

    升为高级的魔物了,那可几乎就是魔物们的顶端。

    「呜,怎么这样」千夏伸出红舌舔舐着干涩的嘴唇,身体上的痛苦已经

    几乎感受不到了,只剩下残留的红色印记见证着曾经的鞭挞,而此时快感却是接

    连而来,高潮也不停喷洒着她身体的水分,她现在很难受,高潮多次,这是一种

    欢乐,亦是一种痛苦。如果能喝一口水的话,她现在大概会好很多吧。

    【唔~ 身体好累、好渴】

    千夏的某种矜持阻止了她动想向别里科夫祈求解渴的愿望,如果别里科夫

    能问她的话,她大概会忍不住祈求吧,毕竟她已经丢失了不少无形的东西了。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第五十二章、隶属的刻印and背后的人影

    当千夏的意识已经稍稍有些迷糊时,别里科夫终于开一面,命令触手们将

    千夏再次置于苗床上,双脚依旧被触手分开固定着。而他则将手指变成一个奇特

    的针形模样,走到千夏身旁,缓缓抚摸着那光滑的耻丘,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千夏是被某种轻微的刺痛感从浑噩中惊醒的。

    「嗯~ 」千夏睁开眼,就看到别里科夫那颗奇特的脑袋,没有头发,没有耳

    朵,只有着模糊的五官,此时别里科夫抬起头来似乎发觉千夏已经过神来了,

    但随后又低了下去,轻微的刺痛感再次一下下的刺激着千夏的神经。

    「可恶,你在干什么啊?!」一下下的刺痛感让千夏有种不好的预感,开口

    呵斥道,身体也开始扭动起来。

    「不要动哟,千夏酱。」别里科夫拿手按住千夏扭动的腹部,另一只手上的

    动作并没有停顿,刺痛感依旧不停到达千夏的神经。

    「不要啊你到底在对我做什么?」千夏挣扎得更加剧烈起来,不过由于

    之前的体力消耗过大,此时她的反抗并没能给别里科夫带去多大的困扰。

    千夏扭动的身体让别里科夫也不淡定了,只能命令几根触手将千夏的身体完

    全束缚住,紧紧贴在苗床上,随后才再次工作起来。

    「唔,不要」千夏发现身体已经彻底无法动弹了,只能发出无奈的悲鸣。

    「好了,完成。」别里科夫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双手再次变了去,

    站在一旁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千夏此时只感觉到一股灼热的热流在腹部下方顺着某种轨迹循环流淌着,那

    是一股完全无法忽视掉的灼热感。

    「到底是什么啊?」千夏悲愤道,一旦沦为他人的囚徒就只能任人施为,她

    唯一的选择只有承担结果,而无法中途抵抗。

    【而且春香还在这里,我需要救下她】

    在这个奇特的房间里,千夏无法感受到自己的魔力,但她还有着在神空间

    里的技能和身体。如果运气好一点的话,她大概有希望逃跑吧,但就这样放着春

    香不管的话,她无法说服自己,毕竟她大不了就是任务失败,而春香

    「隶属的刻印,我们上古时代传承至今的某种魔法,可惜最关键的部分已经

    丢失了。」别里科夫摇了摇头,看着千夏紧张的神情继续解释道:「传说中被留

    下刻印的那一方会无条件的听从刻印者的命令,但现在嘛,只能当做所属权的印

    记了。刻印是无法被消除的哟,千夏酱,除非嘛,反正不可能的。」

    「从今以后,你便是属于我的玩具了让你也看看吧,这曾经最伟大发明

    之一。」

    别里科夫让触手将千夏扶起。千夏低头,某种明晃晃的印记便瞬间映入了她

    的眼帘,那是几根奇特的赤红触手,从她的耻丘一直延伸至大阴唇上,如果仔细

    盯着看的话,会发现印记上一直有一缕紫色的光辉在不停地快速流动,看久了更

    是有一种触手正在不停扭动的幻觉。

    「这哈~ 」千夏吐出一口灼热的气息,释放着内心的躁动。灼热感似乎是

    那缕光辉带来的,那股不停运动的灼热在千夏的脑海中展现了极大的存在感,让

    千夏的内心的躁动不断积累着。

    别里科夫望着千夏微红的脸颊,笑道:「这个印记唯一剩下的效果大概就是

    能轻微的激发欲望了吧,千夏酱,你现在的模样很可口哟。」

    千夏望了望下身的刻印,又抬头望着别里科夫,双手握拳,眼神里刻满了耻

    辱与羞愤,洁白的上齿紧紧地咬住嘴唇。被鞭打时她不得不忍耐,被玩弄研究时

    她亦选择了忍耐,但现在,她不想忍了,却发现自己暂时没有办法脱离触手的束

    缚,还是只能忍耐下去。

    【可恶,动不了】

    「休息好了吧,我们继续之前的游戏吧。」别里科夫无视千夏那羞愤的眼神,

    伸手握住千夏胸前那对白兔,缓缓揉捏着,脸上的那张裂口继续开道:「我过

    去的仇恨可还没有平息呢,不过既然千夏酱已经成为我的玩具了,我会小心一点,

    让你不会很快就坏掉的。」

    「那么,先让我的玩具变得更美丽一点吧。不过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工具之

    类的,看来只能耗费我自己的一些精力了,我的同类可没有我这种独特的能力哟,

    千夏酱,感激我吧。」

    说着,别里科夫的两个指节便突然分离开来,表面开始变形凝固,化作两个

    耳环一般的装饰品,凝固后的触手整体呈粉红色,上面还有些奇异的雕刻。

    千夏此时只有头部还能稍稍扭动,别里科夫伸手将千夏垂下的粉色长发拨到

    耳后,千夏扭头进行无声的反抗。

    「玩具可不要不乖哟,千夏酱。」别里科夫的手指化作一根尖锐的针形顺着

    千夏的脸颊缓慢地滑到胸部,轻轻拨弄着柔嫩的乳尖。

    「唔~ 」冰冷而尖锐的物品在赤裸的身体上滑动,让千夏的身体跟着颤抖了

    一番。别里科夫再次拨开那缕粉色长发,露出了小小的耳垂。尖锐的手指对准中

    间部位直接刺了进去,从中溢出几滴鲜红。接着,触手形成的耳环便自动分开,

    顺着耳洞钻了进去,闭起来。

    在千夏丝毫没有动作的状况下,另一边的奇特耳环也被别里科夫顺利地带了

    上去。

    别里科夫捧着千夏的俏脸,欣赏了一番,满意的点点头。而千夏此时紧闭着

    眼,如同真正的玩具一般,一动不动。

    「这里也装饰一番好了。」别里科夫在千夏耳边低声说道,双手则扭动着那

    两颗粉色的葡萄。千夏的睫毛只是微微颤抖了几下,随后再次陷入寂静。

    几分钟后,当胸前再次传来尖锐的刺痛感时,千夏的胸脯迅速起伏了几下,

    手指和脚趾也分别屈伸了几下,来缓解这种刺痛感,刺痛感渐渐褪去,千夏再次

    陷入了沉寂状态,双眼依旧紧闭着。

    穿刺另一边时却发生了一点小事。

    「没想到千夏酱你也有这种爱好呢?」别里科夫戏谑道,然后用力拉扯了几

    下那个奇特的装饰,连乳尖都被拉长了一小截,而装饰品却毫无动静。不过那个

    饰品比较小,不用心看的话根本看不到,所以别里科夫并没有怎么理会,继续进

    行着自己的装饰工作。

    千夏对此并没有任何反应。很快,刺痛感再次传到千夏的神经,千夏一言不

    发,双目紧闭。

    「这些饰品其实都是活着的哟,千夏酱,就像这样」别里科夫欣赏着自

    己的杰作,下达活化的命令,耳环此时便开始活化,细如发丝般的触须在千夏的

    耳廓中骚动着,有些甚至深入了耳朵在里面慢慢搅动。而乳头上挂着的亦是同种

    类型的装饰物,如同两颗粉红的宝石点缀在乳尖上,宝石此刻也纷纷伸出细小的

    触须挠动着敏感的乳晕和乳头部分,部分触须更是顺着乳腺深入乳房内部在扭动

    着。

    瘙痒感在耳部和胸前泛滥着,千夏再也无法保持寂静的模样,身体不时剧烈

    抖动着,双手不停地用力,似乎想挣脱束缚去抓挠一番。

    「感觉怎么样?千夏酱。」别里科夫停止了那些小玩意的活化,千夏再次归

    于寂静,双眼紧闭,一言不发,只不过身体还在不时的颤抖着,似乎之前的感觉

    依然残留着。

    「不过,只装饰上面的话好像有些不对称,下面也来装饰一番,你说呢,千

    夏酱?」别里科夫的手指轻轻拨开下面那颗红豆的外衣,化为尖锐针形的手指轻

    点着那颗更加柔弱的红豆。

    「」千夏的身体颤抖一下。

    「那么」别里科夫的手指轻微用力,尖锐的针头将红豆压迫的显出一个

    小小的凹陷,顶端开始逐渐泌出鲜红,并在不断扩大。

    「不,不要我不要啊!」千夏终于睁开了她已经紧闭许久的双眼,被紧紧

    锁在眼眶中泪水瞬间溢了出来,千夏哭喊着拒绝,而别里科夫的动作也突然停顿

    了下来。

    在模糊的视线中,千夏仿佛看见了别里科夫的身后突然显现了一个人影,她

    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却被涌出的泪水所阻挡,唯一意识到的便是别里科夫的突然

    倾倒和一双逐渐靠近的红色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