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淫神的诅咒(47-48)

作品:《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作者:abc2342

    字数:5679

    第四十七章 相见and不该发生的战斗

    在莱耶市市民的印象里,北郊大概是一个被遗忘的位置吧。曾经有公司想要

    开发北郊,将之打造成一个公园,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公园的建造计划尚

    未完全启动,公司就由于资金链的断裂破产了,导致整个北郊都处于废弃状态。

    现在走在北郊这块荒芜的土地上,只能看到密布的杂草,还有一些写着施工中

    的牌子孤零零的伫立在地面。

    「这里可真是荒凉呢,不过作为隐蔽的地点的确是一个好的选择。」千夏望

    着四周的碎石、杂草和路标,有些感慨:「作为埋伏的地点也挺不错的。」

    千夏捂着圆润的肚子在附近兜兜转转,找着春香所说的那间仓库。如果忽

    视肚子里那些糟糕的触手的话,圆鼓鼓的肚子摸着其实挺舒服的,千夏不知羞的

    想着。不过……

    「要是真的是陷阱的话,我该怎么办呢?春香呀,你可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也许是由于冲动,也许是由于担忧,千夏并未考虑太多就直奔北郊来了,她

    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思考可能的对策,只能寄希望于春香真的没事吧。

    北郊开阔的视野能让千夏看到远处,很快她就发现了远处的某幢灰色建筑,

    似乎就是春香提起的那个仓库。千夏提高警惕,缓缓接近仓库。

    仓库周围似乎并没有人,也有可能是敌人躲在某处埋伏着。但无论如何,千

    夏都打算踏进仓库了。

    滋……年久失修的大门传出刺耳的声响,仓库内的采光并不太好,有些

    阴暗,千夏小心翼翼地走进这个有些阴森的空间。放眼望去,就在前方不远处的

    阴影中似乎站着两个千夏熟悉的身影。

    「春香,海伦老师,你们……」千夏惊讶地张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

    似乎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阿啦啦,千夏酱来了呀,只有你一个人么?不过你的样子变化有点大啊。」

    海伦捂嘴轻笑道。

    「千夏……」春香的声音低如蚊蝇,随后仿佛做出了某个决定似的,抬起头,

    眼泪溢出眼眶,高声喊道:「千夏,快逃啊……」

    「这可不行。」伴随着沉闷的声音,某个高大的人影挡在了仓库门口,千夏

    头看去,即使人影赤手空拳,但千夏依然有种无法与之抗衡的糟糕预感。

    「我没想就这样逃跑,只是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海伦老师,那这样说来,当

    初我进公司时你们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么?」千夏苦恼道,没想到当初的潜入行为

    完全在敌人的眼里,在他们眼里,自己当时的行为大概就如同小丑一般吧。

    千夏慢慢走近前方的两人,心中默数着距离。

    此时春香也彻底看清了千夏的模样,眼睛瞪大了些,指着千夏的肚子缓缓道:

    「千夏你……怀宝宝了吗?」

    没空理会春香的吐槽,千夏站定,接着问道:「春香你没事吧?」

    【带球撞人~】

    伴随着一阵疾风,千夏咻的一声从原地消失,随后出现在海伦的位置,

    而海伦此时已经被击飞到好几米远之外了。

    「我……你……」春香看着眼前的状况有些懵,不知该如何反应。

    「别说话,一切等逃出去再说。」千夏抬起胳膊挡住春香的嘴唇,警惕的注

    视着另外一个人影。不过那个人影并没有动作,依旧挡在了仓库的大门口。

    【难道我就不会从其他位置逃跑吗?真是天真的反派】

    千夏拉住春香的手掌就准备往旁边的墙壁跑去,可是手上的牵扯力告诉她,

    春香还在原地不动,抵抗着她的拉扯。千夏头轻声道:「快跟我逃跑啦。」

    春香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不停地摇着头:「不,我不能离开……」

    千夏有些讶异的问道:「为什么?」

    春香只是摇头,不肯说。伸手将千夏的手掌掰开,自己后退两步,张了张嘴,

    这才开口道:「千夏酱,你快逃吧,别管我了。」

    「可是,你……

    最新??」千夏有些无奈,要是不能带走春香的话,这趟不是白来了

    吗,更何况她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个未知数呢。

    「好一副姐妹情深呢,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游戏呢……」清醒过来的海伦向

    某个阴影处摆了摆手,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缓缓说道。

    千夏挡在春香面前,有些焦急的问道:「春香,你到底怎么了?」

    海伦的声音继续传来:「春香,千夏,你们来战斗一场吧。如果春香你赢了

    的话,我们就将你的父母放了;而千夏你赢了的话,我们让你带走春香,绝不阻

    拦,至于她的父母嘛,呵呵」

    「你们,卑鄙!竟然用春香的父母威胁春香。」千夏不禁愤怒地脱口而出,

    而一旁的春香此时却浑身颤抖起来,陷入了某种矛盾状态。

    「对了,千夏酱好像挺厉害的,就连别里科夫那个怪人都没能搞定你,那么

    就增加点限制吧。」说着海伦眼中的红光顿时闪烁起来,有些鲜艳的吓人。

    「唔~ 你……」千夏突然捂住肚子,她体内原本安静的触手在某种奇特的影

    响下躁动了起来,似乎很兴奋的样子。

    这时,千夏眼角一颤,旁边突然射来一道几公分粗细的白光,千夏连忙往左

    边闪躲,头扭向白光的方向。那里,春香身着红白色的连衣裙,手中拿着花手杖,

    正是变身后的模样。

    「春香,你……」千夏望着春香泪流满面的模样,本想要说的话也吞进了肚

    子,大概春香此时也很矛盾吧,千夏可以想象春香此时的痛苦。

    「千夏,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春香的视线里一片模糊,但体内的

    魔力却在不停地凝聚,化作一束束白光射向千夏周围。

    【被击中的话,大概会很疼吧。】

    千夏不停地躲闪着春香的魔力光线,内心却在急速思着对策。

    【怎么想都是无解的啊,还是先把春香带走吧,可是……】

    「唔哈~ 」快感抵达了一个阶段,千夏躲闪的身体顿时慢了一拍,几束白光

    直接击中千夏的胸口,灼热的冲击力让千夏不住的后退,本就单薄的服装也被开

    了几个小洞。

    「唔~好痛。」几束白光再次射来,千夏脚步一扭,向旁边撤去。

    等了几秒后,千夏发现没有后续的攻击到来,有些奇怪的望向春香,不远处,

    春香手杖顶端正酝酿着一个足球大的光团,刺目的光辉从光团中溢出,那大概不

    是什么简单的攻击吧,千夏心想,正准备再次躲闪的时候,啜泣声从春香口中传

    来。

    |??

    「千夏酱,救救我的爸爸妈妈吧……我,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不

    起……对不起……我会用力轻一点的……」

    「……」千夏正准备躲闪的脚步顿了顿,内心叹息了一声,魔物们的信誉度

    千夏可不怎么相信,但是春香此刻的状态大概都已经濒临崩溃了吧。抬头望向那

    团刺目的白光,在千夏的眼里,那些刺目的光线也变得有些柔和起来了。当眼前

    全部都充斥着洁白的光辉时,千夏闭上眼,身体被纯白色的冲击击飞,撞在了仓

    库的墙壁上,意识陷入了混沌。

    【春香……当初就该阻止你和我一起……】

    「……」

    「我,我已经完成你们的要求了,放过我的父母吧。」在寂静了几秒后,春

    香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低声请求道。

    「没问题哟,你的父母已经自由了,春香酱。那么,带着千夏酱,我们离开

    吧。」

    海伦正准备离开时,砰!的一声,一个重物被摔在了仓库的地面上,仔

    细望去,那是一个年轻的男性,不过已经昏迷不醒了。

    「我在外面发现了这个鬼鬼祟祟的人类,打晕后把他带来过来,是杀了还是

    ……」阴影处一个低矮的身影从虚无中显现出来。

    「带去进行实验吧,大人的计划还需要不

    ??

    少人类进行实验。」海伦娇媚的

    声音从旁边传出:「任务完成了,虽然加贺野爱还没有抓到,但祭品数量已经足

    够了,是时候去了。」

    「春香酱,还在发什么呆?走了。」

    「是……」

    ……

    第四十八章新生的别里科夫

    地下,某房间内,一位少女躺在无数触手纠缠形成的苗床上,身上的衣物已

    经被除去了,双手被触手束缚朝脑后拉开,双脚被苗床上的触手固定,呈M字打

    开着,肚子似西瓜般膨胀。

    当千夏从昏迷中苏醒时,她便是处于这样一个糟糕的状态。千夏尝试扭动四

    肢,却发现四肢被触手缠的很紧,而其他部位则基本没有被束缚。

    「别扭了,虽然看着千夏酱你这样扭动身体的模样很诱惑,但等会你还有事

    情要做呢,不要平白消耗体力了。」后面传来的海伦的声音,顿时让千夏扭动着

    的身体一僵,有些尴尬的开口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春香呢?」

    「想干什么?以后你会知道的。至于春香酱啊,喏,你旁边就是的。」走到

    千夏面前,海伦有些俏皮道:「不过现在,得让你身体里那个悲剧的别里科夫重

    生。」说着海伦便戳了戳千夏鼓胀的肚皮。

    千夏旁边是一个由触手形成的比人略大的圆柱体,从外部看去,这个奇特的

    触手柱状物毫无动静,至于里面的情况,千夏一无所知,但春香此时的处境大概

    也很糟糕吧。

    千夏的注意力此时全部旁边的物体所吸引,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肚子似乎

    越来越大了。

    「春香在里面吗?她怎么样了?」千夏有些急迫的问道。

    「春香酱很好哟,大概需要几个小时她就能出来了,比曾经的那几个快多了,

    不愧是资质优秀的素材。」海伦捏着下巴呈思状,不过一会儿后又嬉笑的看着

    千夏道:「现在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说到自己,千夏才发觉自己的肚子又一次变大了。

    「怎,怎么事?」千夏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伸手捂住肚子,却发觉双手

    早已动弹不得。

    「嘛,大概是由于我的刺激,导致你体内的触手提前进入了孕育期吧。嗯,

    再加快一点吧,毕竟大人的计划可等不了那么久。」在海伦的指挥下,某根触手

    接近千夏的下身,似乎想要插入进去,却发现千夏的蜜穴有着某种皮膜的保护,

    只能在外面徘徊。

    「别里科夫的这个保护皮膜做得挺精致的呀,不过现在,还是撕开吧。」千

    夏怎么扯也扯不开的皮膜在海伦的拉扯下轻轻松松地就被撕裂开来,随后触手借

    着从蜜穴内溢出的蜜液顺畅的贯通进入千夏的子宫。

    「唔~ 你在干什么?」千夏感觉肚子里似乎被喷洒着某种液体,害怕地颤声

    道。

    「嗯,某种催化剂罢了,毫无副作用,不用担心。」海伦漫不经心的答着,

    但眼神却始终好奇的盯着千夏的下身。

    【骗鬼呢】千夏才不信海伦的话,不过她此刻毫无办法,只能任人宰割。

    在催化剂的作用下,子宫内部已经缩成一团的触手顿时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化

    学反应。

    触手表面有了凝固的迹象,某种奇特的分泌液从表面的触手分泌出来,在表

    面逐渐形成了一层柔韧的白色硬壳。而内部的触手则不停地向内压缩着,融着,

    似乎要逐渐融为一体。

    虽然不知道体内发生了什么变化,但千夏知道这个变化对她来说肯定不是什

    么好事。

    「唔~好涨。」短短几分钟,千夏的腹部就开始产生胀痛感,随后这种胀痛

    感越来越强烈。

    「我的身体怎,怎么了?好痛苦~」千夏的面色变得有些苍白,开始大口大

    口的呼气,喘息也急促起来。

    「嘛,加速产卵的过程就会这样,正常来说只会有大量的快感哟。」海伦一

    边解释着,一边伸手轻柔的揉弄着千夏那对一手握不过来的乳房,似乎是为了缓

    解千夏的疼痛。

    「产,产卵?!不,我不要啊~好痛~」千夏不停地摇头,但肚子里的反应

    却真实的告诉了她,她即将生产。

    「可是卵已经在你的子宫内成熟了,它就快出来了。」站在千夏身边,海伦

    屈起手指,不断弹动着千夏的乳尖,眼神却盯着千

    ◢2?

    夏的下身。

    很快海伦的眼神一亮,某个半透明的吸盘状触手从地面成形,接着被她指挥

    靠近千夏由于疼痛而微微颤抖着的蜜穴。

    「差不多了……开始吧。」海伦发出生产的命令。

    吸盘被吸附在千夏的蜜穴口,接着一阵阵规律而有节奏的吸力从吸盘上传出。

    「不,不要……好痛~」在吸力的作用下,子宫内部的卵不断压迫着子宫口,

    迫使着子宫口开始不断扩大。千夏尝试着抵抗,收缩着子宫,但微弱的抵抗稍稍

    抗衡几秒,便在强大的压力和疼痛中溃散开来。

    「呜~子宫,子宫口被打开了……」子宫口逐渐扩大,由一指宽变为了五指

    宽,已经可以看到部分白色露了出来。之后白色显露得越来越多,椭圆形的卵被

    一点点的逼出子宫口。

    「不……不要出来……不要……」借着吸力,卵成功从子宫脱出,到达花径,

    卵身比一般的肉棒要大不少,花径内部也被逐渐扩张着,蜜穴口一点点的打开,

    已经可以看到一抹白色了。千夏此时已经无力阻止卵的排出,只能不断祈求着可

    能的奇迹,但奇迹并不会发生。在吸盘的努力吮吸下,白色的卵状物已经在蜜穴

    口露头了。随后,吸盘便被移开,最后的排卵需要靠着千夏蜜穴的本能蠕动。

    「嗯~」痛感已经渐渐远去,但蜜穴内的异物让千夏很难受,本能的收缩着

    腹部,想要将异物排出。

    千夏用力,白色的卵就会露出一部分;放松,卵又会缩去。这是一场艰难

    的拉锯战,白色的卵在千夏的蜜穴里进进出出好几,千夏都已经有些力竭了。

    「真是难看呢,千夏酱。」海伦的手按在千夏的腹部,轻声道:「来,跟着

    我的节奏……吸气,用力……吸气,用力……」

    在无法排除异物的焦躁感中,千夏不知不觉就跟着海伦的节奏开始呼吸了。

    白色的卵一次次的扩张着千夏的蜜穴,也露出得越来越多。终于,在某一次千夏

    的用力压迫下,卵终于从蜜穴中露出了一半,接着便在惯性的作用下噗嗤一

    声飞出了蜜穴,伴随着卵飞出的,还有一股蜜液。

    「嗯啊~哈~出来了……」艰难的排出卵后,千夏的蜜穴与嘴巴都在急促地

    呼吸着,不停地开阖,似乎劳累过度了。

    【我……竟然产卵了……】

    某种灰色情绪弥漫在千夏心头,久久挥散不去。

    ……

    白色的卵被排出几分钟后,丝丝裂痕开始出现在硬壳表面,随后裂痕越来越

    多,越来越大,直至咔嚓声传出,卵开始破碎,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出

    来了。

    海伦从卵被排出后就一直盯着卵看着,似乎在验证着内心的猜测。

    「别里科夫?」海伦的询问声响起。

    「……」新生的一团触手并没有答,只是待在原地未动,似乎意识还未凝

    聚。

    又过了几分钟,某个软嫩的声音响起:「悠千夏呢?千夏在哪里?!竟然又

    一次……又一次把我弄到这种地步。」

    「哈哈,你这怪人竟然还活着。」听到软嫩的声音,海伦的嘲笑声顿时响起:

    「别里科夫,你现在的样子可真难看啊。」

    「哼。要不是悠千夏那个贱人……这次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了。」新生的

    别里科夫充满愤慨地喊道

    点'^b^点'

    ,不过由于软嫩的音色,他说的话也变得十分古怪。

    「那么,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千夏酱就交给你了,不过,之后她还有其他的

    事情,不要玩坏了哦。」海伦轻笑道:「那么,千夏酱,好好享受吧,拜拜喽。」

    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声,海伦离开了房间。此时,房间内只剩下千夏和新生的

    别里科夫,还有生死不明的春香。

    「悠千夏,接下来,给我好好发出美妙的哀嚎吧……」即使声音依旧柔嫩,

    但从中能听出深深地憎恶感。而千夏此时依旧呆呆的模样,眼神里充满晦涩不明

    的情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