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淫神的诅咒(101-102)

作品:《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第四卷 play !play!play。

    作者:闲读(abc123421)。

    字数:7639。

    第一百零一章怪异的世界and新的开始。

    白色,这里只有一片无穷无尽的白色缓缓涌动着,时间与空间在这个白色的

    奇异世界仿佛都失去了概念,千夏的身体只剩下最为原始的本能与知觉。

    「受不了这个鬼地方啦,就没点其他的东西么?」。

    自身如同被囚禁在一片小小的空间之内,杂念丛生,但随着环境的不停反复,

    千夏后来竟对此不再抗拒,内心也不再不停地念叨,反而平静了下来。只有每当

    身体渴求着氧气时,她才会轻启红唇,吮吸一口腥臭黏腻的精汁,然后再次开始

    等待着。

    身体的坠落感从未消失,千夏也不知自己将会到达怎样的地方,但总比这个

    无聊单调的空间要好得多了吧。

    但很快,千夏便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这里,并不只是一片单调的精液之海,只有着无穷的精液存在,而是如同深

    海一般,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奇异生物,而千夏,便是这片白浊世界的外来者、入

    侵者,或者说,可口的食物。

    由于视野太过狭窄,千夏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一群小小的猎食者盯上了。

    那是一群如同海胆一般的白色生物,但身体仅仅只有1CM 左右,不过其身体

    上探出的毛刺却是它体长的3-5 倍,随着精液的浮动缓缓摆动着。此时,一只只

    小刺球们随着白浊的流动,已经缓缓游弋到了千夏的小穴周围,随后在一股奇异

    的作用力之下,刺球们纷纷收缩自身的小刺,顺着那股精流一同冲入了千夏闭合

    的花径之内。

    「唔呀!怎么回事?!好像……有什么东西进来了………」千夏的大腿一抖,

    脸颊上瞬间浮起了一抹诱人的红晕,双手本能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腹。

    「唔嗯~ 」千夏试图收拢不自然颤抖着的大腿,想要抵抗那种连珠般的无情

    贯通感,但她的双腿始终被一股奇异的精流禁锢着,无论千夏怎么扭动大腿,怎

    样收缩臀部,她的大腿之间,总会有那么一丝缝隙存在,如同一扇半遮半掩着的

    粉色小门,向外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诱惑着门外的存在。

    「咿呀——!」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千夏原本紧紧闭合的双唇不由自主地张开,

    一股腥臭的精液立马顺势涌入口腔。

    「唔唔……」虽然很快千夏便重新闭上双唇,但她体内的刺痛感却不减反增,

    而且,随着刺痛,一种奇异的麻痒自小穴内迅速扩散至全身,同时小穴也如触电

    般抽搐地快速收缩着,大量的蜜液很快就分泌了出来,随后,又飞快地被蚕食殆

    尽。

    原来,是那些涌入千夏花径内的刺球们开始觅食了,它们仅仅只是伸展滚动

    着自己的身体,让自身的毛刺来回滚动刺激着千夏软嫩的小穴内壁,每一根毛刺

    的刺激,便能让千夏的小穴收缩一次,但每次的收缩,却会让更多不同的毛刺再

    一次戳击着那层软肉。

    蜜液,开始源源不断地分泌了。

    那些徘徊在千夏小穴之外,没能品尝到蜜液美味的小刺球们就如同嗅到了血

    腥味的鲨鱼一般,顿时开始不顾一切般疯狂挤入千夏的花径,而那些食髓知味的

    刺球们,吸收了美味的蜜液之后,身体纷纷膨胀,短短几秒就仿若进化了一般,

    体长虽然未变,但身体渐渐透明,毛刺也更加尖锐密集了。

    「呜……好难受,痒,好痒……」千夏的脸颊鲜红如血,小穴内如同有数十

    只蚂蚁在啮咬着肉壁,亦如身体被毒蚊子叮了无数个细小的包,让她几乎难以自

    制地想要伸出手指捅入自己的小穴抓挠。而在千夏的小穴内壁上,如疹子般突兀

    地长出了无数个极度敏感的微小肉粒,当一根根毛刺划过那些肉粒之时,千夏唯

    一能感觉到的,只有自己疯狂震颤着的大腿,还有如浪潮般的连续高潮地狱。

    「啊啊啊啊啊——!」剧烈的快感让千夏扬起脸颊,身体反弓着,双唇大张,

    大量精液「咕噜咕噜」地涌入她的胃部,手指与脚趾时松时紧,就像是她颤抖着

    的、正在不停快速抽搐着的小穴一般。

    「呜哇哇啊啊,停下来啊……不行,不行,不行……唔咿!」千夏的内心不

    停地喊叫着,然而美食就在眼前,如何能够让刺球群们停滞不前呢,于是,小穴

    最深处的刺球们,为了获得更多的蜜汁,又开始蹂躏千夏更为柔嫩的子宫口了。

    身体完全处于本能的支配之中,千夏的灵魂也随着高潮的浪花,沉沉浮浮,

    如同溺水的旅人,渐渐迷失在美妙的浪潮之中了。

    但即便是在这片白浊的世界,同样也存在着奇异的食物链关系的。

    一根带有吸盘的透明触须静悄悄地接近了千夏的小穴,正蛰伏着。似乎察觉

    到了什么,仍在千夏小穴外试图挤进去的刺球群纷纷作鸟兽散,原本拥挤在千夏

    花径内的刺球们也蜂拥着想要冲出,但看着千夏那微涨的小腹,便可知其内仍有

    难以计数的刺球存在着。

    刹那之后,触须便如捕食的猎豹,由极静到极动,又如被投掷的标枪,触须

    闪电般刺入了千夏的小穴。

    「咿…咿呀——」。

    触须刺入小穴后的瞬间,便如充气般突然膨胀起来,彻底堵住了刺球们的出

    口。而无处可逃的刺球们只好纷纷后退,最终大量的挤进了千夏的子宫之内。

    彻底入瓮的刺球们随着触须的渐次深入而逐渐减少着,那透明的吸盘带有强

    烈的吮吸力道,将一只只刺球吸入了触须内,化作自身的营养,而膨胀着的触须

    的逐渐深入又挤压搓动着千夏小穴内壁上无数敏感的肉粒,瞬间将本就在高潮边

    缘徘徊的千夏又一次带上了更为绝美的巅峰。

    「唔啊……受不了了啊啊啊」。

    先是小穴被无数刺球冲入,花径内壁被毛刺疯狂的蹂躏,随后是突如其来的

    突刺与膨胀,紧接着又是子宫口被一次次的突破,加上触须的深入,一波波强烈

    的刺激终于让千夏翻起了白眼,在绝美的高潮之后,彻底昏迷了过去。

    时间缓缓流逝,这片白浊的世界,千夏愈陷愈深,身体也被一群群奇异的生

    物来来去去光顾过,最终,在一道奇异的白光下,无数精液化作一道道诡异的细

    小精流从千夏的无数窍穴中涌入,千夏的周身,无数经脉开始膨胀、鼓起,靠近

    后甚至可以听到液体快速流动着的「哗啦」声,随后,膨胀着的经络上,一条条

    诡异的白色纹路开始显现,最终遍布着千夏的全身,如同一张白色的巨网将她的

    身体彻底的覆盖。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道精流的最后一缕也渐渐没入千夏的身体,那膨胀着的

    经脉也逐渐恢复了原状,但在千夏周围,原本那片仿若无尽的精海,也奇迹般的

    消失了。悬浮在这片空旷的空间中央,千夏的周身闪烁着白色的微光,她的身体

    缓缓地开始变化,皮肤变得更加细腻,竟连原本的毛孔也微不可见了,整个人如

    一块美玉般浑然一体,毫无瑕疵,而她那原本如同少女般的绝美脸颊也渐渐褪去

    了曾经的青涩,骨骼也开始增长,腿部变得更加修长,曲线也更显妖娆,最为明

    显的,是紧闭的双眼下那双黝黑深邃如夜空的眼眸,此时,那片夜空之中,终于

    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白色星辰。

    若是与千夏最初的模样相比,此时的她大概是从原本的小妹妹变成了如今的

    大姐姐了吧。

    最后的变化结束后,千夏的身体也逐渐变得透明,最终消失在这片奇异的空

    间之中。

    受伤的柿子:「听说了么?开服都5 天了,至今都没有人闯过这世界第一层

    的守关BOSS,那些历练足够的人,根本找不到办法到达上层去进行正常的转职,

    只能每天和我们这群新手抢怪打,期望获得一身高品质装备去干掉那个BOSS。

    逛大臣:「那个传说中全身穿着坚硬铠甲的堕落银骑士BOSS么,传闻他可是

    囚禁了一名上层王国的公主,是逃难到下层来的」。

    灵:「公主?!哇,好羡慕,这公主岂不是每天都在被玩弄,咳,我的意思

    是这BOSS岂不是每天都在玩弄公主?」。

    小火龙:「楼上+1,这样开放的H 游戏还是第一次见呢,竟然还敢全国公开

    宣传」。

    Q 酱:「话说为什么AI这么人性化啊?!打不过那骑士的话,他竟然还会用

    手势嘲讽玩家!这游戏有毒吧」。

    小狼:「 AI 系统大概是为了H 或者被H 的时候更有代入感?」。

    众人:「说的好有道理,我们竟无法反驳」。

    这是一款名为无限之塔的大型虚拟网游,虽说是限制型的游戏,但由于其高

    度自由的世界、高度智能的AI系统和极其丰富的世界观而大受欢迎,在开服第一

    天便涌入了大量的玩家,而在其后的几天里,进入游戏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但一

    个怪异的现象是,这个游戏里,至今无人突破第一层的限制到达第二层的世界。

    虽说如此,但最初游戏设定里,无限之塔是金字塔型的结构,第一层的世界

    是最为广袤丰富的,其内容的丰富程度还有H 的程度让不少游戏玩家忍受着第一

    层BOSS的虐待,期待着某一天能够痛揍那可恶的银骑士。

    这样的世界,自然吸引了越来越多凑热闹的玩家,更有人发出悬赏,只要有

    人突破第一层,就给予他10万的奖金,当然,公主要留下。如此一来,游戏愈加

    火爆,甚至顶尖的职业玩家与赏金猎人也随之而来。

    迷雾森林,地处这片无限大陆的中央,里面生存着低等级的黑暗树人与大量

    的野兽,周围则是玩家们练级的天堂,因为这片大陆,等级增幅是以中央向外辐

    射的,越往外探索,外界怪物的等级也就越高,能力也更神秘,甚至偶尔还能碰

    到具有H 属性的可怕精英和头领。但唯一的例外,便是森林中央那座高塔中的让

    无数玩家深恶痛绝的银骑士BOSS了,身处最弱的地方,却有着让玩家无可匹敌的

    实力。

    时间临近中午,森林深处,一队10人组成的玩家穿着各式各样的简易装备,

    正严阵以待。

    「喂!小狼!不许玩弄你的NPC 女仆了。」名为幽幽的队长看着此时队伍中

    唯一的另类,冷冷地呵斥道。

    周围众人的目光终于从小狼手中那对被揉捏成各种模样的乳房上移开,转而

    看向他们的队长。

    「其实队长比那个女仆要漂亮诶,虽然就是气质太冰冷了,不过这游戏竟然

    真的会有女生来玩诶,不会是……」。

    「不会,这游戏都是与每个人的DNA 绑定的,除非你从出生起性别就被弄错

    了,这种事,万中无一嘛~ 」。

    人群中有人在悄声议论着,但幽幽冷眼一扫,那两人立马噤声,见到队伍终

    于安静了下来,幽幽继续道:「这是我们第三次攻略这个难缠的银骑士,打法大

    家都熟悉了吧?我再强调一遍,虽然还没有转职,但主点体质的4 名战士在前面

    吸引BOSS,后面的,……,用毒用箭用陷阱用魔法,现在虽然我们没有职业技能,

    但只有同心协力,一定会拿下BOSS的首杀的」。

    「嘿,队长,这话昨天你已经说过1 遍了。」小狼松开蹂躏女仆胸脯的大手,

    笑嘻嘻道。

    「闭上你的嘴,要不是那个塔里最多只能容下10人,我早就雇人用人海战术

    堆死那个BOSS了」。

    「就是不知昨夜的血月对游戏又产生了什么影响,游戏公告什么的也没有说

    明」。

    「好了,诸位最后检查下状态与药水是否齐备,1 分钟后出发」。

    幽幽转身,面向前方不远处的高塔,冷漠的眸子中闪烁着奇异的神色。

    PS:其实……emmmm ,不管了,写到哪是哪~ 虽然感觉这卷应该写不了多少

    吧,大概?如果思想不乱飞的话?。

    第一百零二章骑士与公主。

    无限大陆4 层,埃里克王国。

    一名粉雕玉琢的女婴在某个伴随着母亲痛呼声的黑夜中,降生了。

    在这片神造的奇迹上,男尊女卑宛如信条般镌刻在每个人的内心中,除非你

    能拥有超人一等的实力,就像守护中央圣塔的红莲圣女- 露娜,亦或是拥有将人

    心玩弄于鼓掌的权谋,就像奥利帝国的女王,玉藻前。

    但以上两点,被称为埃里克王国之泪的晨心公主——夏丽娅,直到她的成年

    礼到来之时,都没有任何显现的迹象。

    没有资质,无法习得魔法与战技,夏丽雅多年锻炼的唯一好处只剩下强身健

    体罢了;同时,夏丽雅公主纯洁无瑕,毫无心机,整个人如同被养育在温室的花

    朵,不知外界的残酷。

    这样的人是无法在这片大陆上生存的,虽有王国的庇护,但噩梦,还是降临

    了。

    原本守护公主多年的骑士,在她成年礼的那一晚,彻底占有了她,而原因仅

    仅是因为她毫无用处,不值得他付出的守护。

    伴随着鲜血的飞溅与女性的哀鸣,夏丽雅公主在生理上也同样成年了。

    纯洁的夏丽雅选择原谅了骑士,甚至想要嫁给他,因为这样她便能说服自己,

    自己只是献身给了丈夫。骑士口口声声地同意了,但他脸上那抹夏丽雅曾以为的

    和煦的笑容,实质上带着无尽的恶意与嘲弄。

    其后的一年里,在骑士邪恶的教唆与调教之下,夏丽雅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了

    屈辱,但身体已经逐渐习惯了那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极乐。

    她离不开他了。

    夏丽雅原本青涩的身体被邪恶的药物强制性的催熟,一头及腰的靓丽粉发,

    大腿修长、身材高挑,就连胸前的乳房也被强制性的由B 杯膨胀至D 杯,但那张

    让无数人在夜晚魂牵梦绕的脸颊,尚无太大的变化,只是更显成熟了,

    女人是毒药,而美丽的女人则是致命的剧毒。

    骑士的玩法愈来愈大胆,也愈来愈疯狂,夏丽雅也好似沉浸在这股疯狂的气

    氛之中,难以自拔。

    从最初普通的交媾到多种姿势熟练展示,从最初简单的口交到露出享受的表

    情在口腔搅拌着精液,从最初肛交的痛呼到把肚子灌肠如孕妇般大小,从室内到

    室外,从一人到多人,从一次到几天几夜……。

    终于,在一次王国的宴会之中,晨心公主全身赤裸地跪在桌布之下为骑士口

    交的丑态暴露了,但由于当时时间尚早,宴会厅里还未有多少人在,于是骑士怒

    起杀人,随后连夜带着公主远离王国的首都。

    骑士与公主被通缉了,他们只好仓皇逃窜,东躲西藏。

    在某个血月降临的夜晚,骑士向着至高的魔神祈求堕落,最终,魔神赐下了

    银之魔铠,骑士获得了莫大的力量,而代价则是晨心公主肚子里尚未出生的孩子

    成为魔神的祭品。

    那一晚,埃里克王国的都城,只留下了一片残垣断壁,而骑士与公主也在红

    莲圣女露娜的追杀下,跳下了深渊,生死不明。

    几周后,至高神降临人间,宣布了神谕。

    无限大陆层与层之间的通道被切断,只有中央的高塔能相互传送;

    下层无法抵达上层,除非击败高塔的守护者;

    死亡不再是终结,而是一场新的轮回;

    世界开始数据化。

    异世界的来客即将抵达。

    消息极短,却让大陆瞬间陷入了一片沉默,随后便是寂静后的爆发,那一年,

    战火纷飞,大陆动荡,黑暗笼罩着大地,世人称之为纪元末年。而其后的一年,

    被称为神临元年,正是异世界来客到来的时间。

    不过,骑士与公主的故事,尚未结束。

    跌落深渊的骑士与公主并没有死,而是在跌跌撞撞之间,来到了无限大陆的

    第一层,骑士击杀了盘踞在中央之塔的魔物之后,便打算在塔内静养一段时间,

    然后找那个红莲圣女复仇。而晨心公主,在骑士的迁怒之下,彻底沦为了肉玩具,

    被骑士豢养的魔物日夜不断地奸淫调教着。

    时间流逝,骑士也渐渐遗忘了被他囚禁在地下室内的公主,沉浸在新捉到的

    新鲜女体之上,那扇半掩着的地下室的大门,每天只有大量魔物的进出,还有其

    中传出的女子娇媚的呻吟。

    几个月后的某一天夜晚,晨心公主挺着大肚子,全身遍布着精液与黑色的血

    液,从地下室的门内蹒跚地走了出来,手中持有的,是从尘封的地下室内找到的

    传说中能斩灭灵魂的利刃- 克苏鲁之手。

    那一晚,公主永远的失去了她的骑士。

    那一晚,公主穿上了骑士被邪神赐予的盔甲,成为了大陆第一层新的守护者。

    「这个公主与骑士的故事很有趣,也挺真实的」。

    「但是,你绝不是晨心公主」。

    「这个故事里真正的晨心公主早就已经死去了,也许在跌落深渊之后,也许

    在地下室里,也许在杀死骑士的时候……」。

    血色笼罩下的高塔中,神秘的声音仿若从最深沉的暗影处传来,而暗影的对

    面,静静伫立着一名手持巨剑,穿着威严银制铠甲的高大骑士。

    「我就是晨心公主」。

    铠甲之内,竟传出来一句清冷的女声,虽然其声音尽量保持着平稳,但那字

    与字之间本能流露出的性感颤音,便如一名赤裸的美人在你的耳边聊骚着,让你

    心痒难耐。

    「解」。

    暗影口中清晰地吐露了一个字符,随着字符最后一个音节的颤动,前方骑士

    的铠甲陡然间虚幻了起来。一阵光华闪烁之后,铠甲上原本坚硬无比的奇异金属

    竟渐渐软化,如柳条抽丝般化作一根根蠕动着的黑红色触手。

    铠甲内部的女子也真正的显露出身形。

    白玉般的脚趾缝内,几根细小的触手正不停地穿插玩弄着女子的脚趾,同时,

    几根粗壮的触手,顺着女子那修长白皙的大腿,螺旋状向上缠绕着,直达双腿间

    的尽头,那粉色的蜜裂处,无数触须摩挲着那两瓣粉唇,将其强行朝两边撑开,

    露出其内鲜嫩的软肉,上方的淫核也被细小的触须拨开庇护的殿堂,缠绕紧箍着,

    浓郁的淫汁自女子的穴口连绵不断地涌出,濡湿了大腿,很快又打湿了地面。

    女子的上半身,亦被一根根触手缠绕着,她的手臂,被触手一层层地紧缚着,

    束缚在背后,其胸前的两团高耸上,两根触手深深地勒进了乳肉里,将女子的乳

    房划分为5 块凸出的环形区域,而其乳峰上的那两点挺立的嫣红,竟然也被一根

    更小的触须以相同的方式紧勒着。

    自头盔消失后,女子的一袭及腰粉色长发便顺势披散在背后,一双如有如星

    空的黑眸中,水光在泛起,朱唇轻启,发出低声的轻喘,唇间粉色的小舌,被细

    丝般的触须缠绕拉扯了出来,一缕缕涎液从舌尖处滴落,沾湿了胸口,她的耳廓

    与琼鼻处,竟也有细小的触手深入其中,轻轻挠骚着。

    「有趣,身为女人,在吾之铠甲的诱惑与玩弄下竟然能保持本心,我对你的

    兴趣越来越大了。

    片刻后女子只觉得一股邪异的目光一寸一寸的扫过了自己的身体,她的全身

    都如同被一只火热的手掌爱抚着,女子的口中难以抑制的发出了颤抖的轻吟。

    「嗯~ 」。

    目光很快又消失了,暗影沉默着。

    「的确是与晨心公主一致的面容,没有契约的痕迹,不过,你让我想起来了

    一件有趣的事,半个月前,吾之神国被一股奇怪的力量侵入了,这之后,我的一

    名侍女便古怪的消失了,吾之契约也被奇怪的力量遮蔽了。对了,她便是当年你

    肚子里面的作为祭品的孩子呢

    女子此时已经很难集中注意听清暗影的诉说了,不停玩弄着她的身体触手让

    她的欲望在疯长,可触手似乎没有任何想要插入她的迹象。

    「神临之日已至,我能感觉到,那一股股美味而甘甜的恶意,正在发酵着」。

    暗影处的声音渐渐低沉,「不管你是真正的晨心公主,还是异世界的来客…

    …我会持续关注你的……」。

    不知是故意忽略暗影的话语,还是已经无力回复,女子的呻吟声开始渐渐提

    高。

    十几秒后,女子鲜红如血的面容明显松了一口气。

    「终于走了……」。

    微微抬起头,女子望向高塔的天窗,天际中那轮血月如同枯萎般渐渐褪去了

    血色,变得洁白而明媚,亦如女子放松下来的心情。

    「不过,这该死的铠甲到底怎么回事!明明那个骑士穿着没事,为什么我穿

    着就长出触手了啊,可恶」。

    「唔嗯~ 可恶啊,不要玩弄我的身体了,你们的主人已经走了,快给我安静!

    现在又不需要补充魔力」。

    「咿呀——!停,唔~ 停下来啊,不行了……进来了…呀,高潮了…小心吸

    收过度,唔咿!撑死,撑死你丫的」。

    「哈~ 该死的,这种全身都被充满的感觉,好棒~ 呜~ 迟早把你们融了做尿

    壶」。

    「啊喂,那里不能进去!要……要裂开了哇~」。

    赤裸的女子沐浴在银白色的月光之下,而一声声从她口中传出的娇媚呻吟,

    正如一个个跃动着的音符,伴着她在月下起舞。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