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淫神的诅咒(99-100)

作品:《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第九十九章斩首(一)。

    前言:写战争……mmp ,不会啊,明明我就是个写小黄文的~ 省略大法好……。

    黑夜中,无声的厮杀正在进行。

    那片千夏视线无法穿透的,如同黑色幕布一般的夜色,此时却正一点一点地

    将沃尔特的外围部队蚕食,仔细看去,那片漆黑的夜色,竟然是一队队身着黑袍

    的精锐士兵。此时,他们纷纷化作无声的暗杀者,已然诛杀了不知几何的魔物了。

    「停下!」夜色的前端,隐隐传来了一句沉稳的女声,伴随着话语的传递,

    这片夜色令行禁止般飞速的停滞了下来。

    「退!我们被发现了。」隐藏在黑色兜帽之下的克劳迪娅向后摆手道,紧接

    着,夜色开始渐渐退去。

    「外围已经基本解决了,接下来,就是最艰难的时刻了。」克劳迪娅望着前

    方灿烂的火光,神情稍显憔悴。

    此时,远方的地平线上,一抹晨曦划破了黑夜。

    不,那不是晨曦,那是成千上万名穿着金属重铠的骑兵,在月光的加持下,

    手持长枪,正如潮水般向着魔人部队涌去,更后方,则是无数身着铠甲的盾甲步

    兵,还有手持尖锐长矛的枪兵与剑兵。

    这里没有弓箭手,箭矢并不足以对魔物造成致命伤害,唯有用尽全力的长枪

    突刺,刺入魔物们的心脏,唯有斩下魔物们的头颅,才能真正的杀死它们。

    银色的潮水汹涌而来,远处的魔物们也愤怒地嘶吼着,混乱地发起了冲锋……。

    终于,某一刻,两股激流相撞了,最前方的骑士甚至可以感受到魔物们从唇

    齿间喷涌而出的灼热吐息,下一刻,伴随着狂野般的怒吼声,血肉,飞舞起来了。

    「到我们了……」远处的平原上,克劳迪娅看着前方的战斗陷入了白热化,

    扭过头,望着身后的数十名精英,昂首道:「以无数同伴的牺牲为诱饵,此次,

    我等定要成功斩杀沃尔特,如此,这场战斗我们才能真正的获胜,否则,如果让

    那些魔物源源不断的到达这个世界,我们的城民们必定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为了城民们!为了我们死去的战士们」。

    「目标,就在那里!」克劳迪娅伸手,指向数公里外的一处空地,那里竖立

    着十几顶帐篷,只是相对于外围的厮杀震天,那里就显得格外的安定了。

    「所以说,那群臭娘们是想和我们在这里决一死战?」沃尔特斜靠在帐篷内

    的宽大座椅上,面无表情地翻看着前方传来的战报,懒洋洋地问道。

    「是的。」基恩点头,以一副无法理解的表情继续道:「照现在的情况看,

    这场战争我们必胜,就看对面是否有什么奇招了」。

    「哼~ 还不就是我以前用烂的那老一套?断粮、斩首、奇袭……就是不知道

    今晚会来几个熟人呢。来人,去把外面那只小母狗给我牵进来,到时候让她们来

    个愉悦的重逢。」沃尔特笑着放下战报,摆手命令道。

    「是!团长」。

    片刻后,一名士兵走进帐篷,手中却只拿着一根完整的锁链,他敬礼后禀报

    道:「团长,那只小母狗不见了,只留下了这个……不过有士兵看到她似乎是朝

    南方爬走了,说是您命令她去散步,所以没有人阻止」。

    「哈~ 爬走了……」沃尔特笑了笑,挥手让士兵出去,随后神情突兀的严正

    了起来,对着站在一旁的基恩与希克斯说道:「佣兵团里有内鬼,而且应该有一

    定的地位,不然那只小母狗哪来的钥匙,你们得注意点了」。

    「现在,就在这里等着吧,如果她们连这里都到不了的话……呵~ 」。

    「只是我们的内应为何没传出任何消息呢,她现在可是高层之一」。

    随着灯光的摇曳,帐篷内也渐渐陷入了平静。

    「那里好像打起来……」千夏趴在沃尔特营地外的某处山包上,望向来时的

    方向,那里此时传来刀剑交接的锋锐嗡鸣声,甚至偶尔还能听到沃尔特那略带狂

    气的大笑。

    「会是谁呢,不会是克劳迪娅她们吧?」千夏皱着眉想了想,身体不时往一

    旁侧去,乳头被碎石摩擦的感觉让她本就敏感的身体更是频繁产生过电般的酥麻,

    而且子宫内的精液也随着她的动作而小幅度的荡漾着,「真是,这个身体也太敏

    感了吧……」。

    思绪被快感打乱,千夏也显得焦躁起来。

    「必须先清理下再悄悄过去了,最后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

    千夏轻轻按压着自己的小腹,那鼓胀的奇异感所带来的微妙快感让她不由得

    轻吟了一声,但仅凭这样似乎是无法让精液完全流出的。意识到这点后,千夏缓

    缓坐起,稍稍观察了下四周后,悄悄起身走到了山包下,半靠着这块凸出的土地,

    昂首叹息一声,随即伸出右手向自己的小穴移去。

    「唔~ 」随着手指的律动,千夏的身体也规律地颤动起来,渐渐的,她的无

    名指与中指探入湿漉漉的花径,快速地抠动着,如此,依靠小穴本能的强烈抽搐,

    进而使子宫也不停的收缩,从而将内部的精液一点点地挤压出来。

    一缕一缕的精液随着千夏手指的动作从小穴内缓缓地流出,沾染到那双尽管

    布满尘土也依然白腻的手指上、手心里。

    「唔嗯~ 」忍耐着连绵的快感,千夏慢慢地抽出手指,小穴也因手指的离开

    而贪婪般地快速吮吸着,带给千夏更为剧烈的快感。

    「嗯哈~ 嗯~ 」千夏双眸微闭,粉唇半张,大腿紧夹,身体抖动着,等待着

    快感的余韵褪去。

    待到身体的欲望渐渐平息,千夏轻喘几口气,抬起手瞥向指间缠绕的白浊,

    随即向一旁重重地甩动几下,「真是……」千夏叹息一声,抬眼望去,那片原本

    漆黑的天际此时却是一片火红,正是远方那熊熊燃烧的战火点燃了黑夜。不多时,

    千夏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迈着轻巧的步伐,从小山包处迅速离开了。

    「沃尔特!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伴随着铿锵的金属交击声,营地内两道纠缠在一起的身影瞬间分开,摇曳的

    火光中,那两道身影渐渐显露,竟是沃尔特与已然攻入营地的克劳迪娅。而此时

    面对克劳迪娅的死亡宣言,沃尔特身形平稳,单手持剑,还顺手挽了一道华丽的

    剑花,嘲笑道:「你们这群卑贱的母猪,迟早要在我的胯下摇尾乞怜,还有其他

    人呢,让她们一同都出来吧」。

    「哼,她们去清理你的残党去了,对付你,我一人足矣。」克劳迪娅吐出一

    口浊气,双手握住剑柄,高举过头,丝毫不在意沃尔特的挑衅,锐利的眼神紧盯

    着前方的沃尔特,像之前这样的交手已经持续了十来个回合了,近乎不分上下,

    但沃尔特如同一只不会劳累的猛兽一般,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呼吸的平稳,仿佛只

    是在戏耍她罢了。

    周围,并没有希克斯与基恩的身影,只有数位瘫倒在地面上的传令兵,在远

    处,不时传来似火焰的轰鸣声,直到现在才渐渐平息。

    「基恩他们这么快就被打败了么?」听到远处的声音渐落,沃尔特奇怪地抖

    了抖眉头,忽然间,他向左侧过身体,同时,一柄闪烁着银光的剑刃自他的后方

    袭来,划破空气,伴随着呼啸的风声。

    沃尔特后背的披风被锋锐的剑刃划破一角,飘落在地,此时,这位曾经的佣

    兵之王终于收起了脸上调笑的表情,身体正对着克劳迪娅与前方的神秘女子,缓

    缓朝旁边退后了几步,沉声道:「没想到是你,这么说,黑之城已经沦陷了么,

    我亲爱的艾丽西亚小母狗?」。

    站在沃尔特身前的金发女性侧过身,缓缓抬起手中的银剑,直至与肩同高,

    其剑尖直指沃尔特的心口,眼神凌厉,喝道:「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沃尔特,今

    夜,你必葬身于此」。

    「啧。」真正确认了艾丽西亚的模样,沃尔特的猜想成为了现实,他撇了撇

    嘴道:「我说周围怎么这么快就没了动静,想必,那头淫乱的黑暗精灵母猪也来

    了吧?大概还有让我等人类景仰的、纯洁的女神大人也亲自驾临了?」。

    说罢,他的身体便缓缓朝左方扭转了小半圈,神情恢复了严肃。

    「这么谨慎干什么,我曾经的主人?」。

    沃尔特前方的阴影陡然扭曲了几分,一道暗影手持着墨绿色的权杖从阴影中

    走出,漆黑的发色,棕黄的眼眸,黑皮肤,精灵耳,头戴着银色的精致皇冠,正

    是一年前便被一直囚禁在黑之城的黑暗精灵女王,奥利卡。迪斯克伦蒂亚。

    精灵女王的现身就仿佛是一个奇异的讯号,远处,又缓缓围上来了几名年轻

    的女性,女王曾经的下属,克洛伊,【第二要塞】现任骑士长,克利西亚及其副

    手莉娜。

    「露露和女神大人她们呢?」身为斩首小队的队长,克劳迪娅自然发现了周

    围竟少了几人。

    「她们去追杀沃尔特的心腹去了,应该快赶回来了。」艾丽西亚闻言,扭头

    解释道。

    「来的都是些熟人啊。」身处包围之中,沃尔特握紧手中的长剑,无奈地笑

    了笑道:「看来今晚我死定了嘛,还有……」。

    沃尔特将视线转向存在感极低的莉雅,皮笑肉不笑道:「这一次,我可是被

    你骗得团团转啊,莉雅女士」。

    「啊,抱歉抱歉,我并不是真想骗你的~ 只是,我现在需要你去死而已」。

    莉雅掩嘴笑着,她的面容柔和,可说出的话语却是凶狠无比。

    「所以,请去死吧,沃尔特团长」。

    克劳迪娅望着沃尔特依然平静的面孔,冷静道:「诸位小心,此人定还有后

    手」。

    沃尔特对此不置可否,他只是好似放弃般抬起了头,望向那火红的天际。

    第一百章斩首(二)。

    「小心地面」。

    克劳迪娅迅速后撤,然而她的喊声仍是迟了几秒。

    沃尔特望向天空的眼神成功将她们的注意力转移了一瞬,而这一瞬的时间,

    这片黄色的大地陡然间碎裂,数十只骨手自地表冲出。

    「该死!」艾丽西亚娇喝一声,挥剑斩向抓住她脚腕的骨手,然而这看似脆

    弱的骨质竟如钢铸般坚硬,那锋锐的剑刃与骨手接触处传来清脆的「咔嚓」声,

    随后剑刃上的一小块碎片应声而落。

    「什么?」。

    地面的震荡开始加剧,一具具身披残破铠甲的白骨骷髅从地底奇迹般地苏生

    了。

    艾丽西亚被起身的骷髅掀飞外地,其余几人也深陷数十名骷髅的包围之中。

    「沃尔特,你竟敢惊扰死去的英魂!」艾丽西亚撑起上半身,秀美的眼眸中

    蕴含着无尽的愤怒。

    「那又怎样?」沃尔特居高临下般俯视着艾丽西亚,他的手中持有一个飘荡

    着诡异黑气的土罐,那便是沟通亡者的媒介。

    「成王败寇,弱肉强食,你们失败了」。

    更远处,亦有数百名藏匿的魔物向着营地包围而来,大概过不了多久,她们

    便会真正的无路可退。

    营地外,一名赤裸的女子踏着凌乱的步伐冲了进来,却又被前方包围着艾丽

    西亚众人的大量骷髅战士所阻,眼神乱晃着,显得有些急促不安。

    艾丽西亚与赤裸女子的视线在几秒后成功对上了。

    「呃……」。

    看着前方那些熟人们惊诧的眼神,千夏耸了耸肩,无奈地指了指自己的身后,

    那里,几只矮小的哥布林正张牙舞爪的在营地门口凶狠地怪叫着,但似乎因骷髅

    战士的威慑而不敢踏入营地。

    「女人,你给我出来,我们几个要艹翻你」。

    千夏是在悄悄靠近营地时被这几只哥布林发现的,于是她被迫到处逃窜,然

    而四周似乎都活跃着魔物的身影,几番思虑之下,她只能选择逃往沃尔特的营地

    所在,否则被魔物逮住后,少不了被残忍的折腾一通。自然,她也没有注意到沃

    尔特这边的动静,莽撞地冲进来后,千夏更为后悔了。

    众人与沃尔特的对峙因千夏的偶然插入而再次剑拔弩张起来。

    「不能等了,周围的魔物都靠近过来了。」克劳迪娅握紧手中的剑柄,额头

    上遍布着细密的汗水,她环视周围,冷静道:「最后一搏,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在那些来援的魔物没有包围过来之前」。

    「千夏,你……尽量躲避吧」。

    千夏那赤裸着的、甚至发丝上还残留着白浊的模样明显让克劳迪娅将她排除

    在战斗人员之外,千夏只是扬了扬眉头,没有回答。

    「诸位,上吧」。

    旁边的一座帐篷内,一袭黑影透过布幔的间隙观察着前方的战斗,黑影的脚下,两个长条形的灰色布袋扭动着,还不时传出细小的呻吟声。

    「啧,好像用不着我出场了,真是弱小的队伍啊,可惜没得到那个极品的素

    材,不过获得女神转生的素体和一个赠品也算是聊以慰藉了」。

    摩挲着下巴,黑影眯着眼继续观察了一会儿,等到脑海里的某种声音响起后,

    这才弯腰,扛起脚下的两条布袋,静静地伫立在原地,几秒后,随着一道奇异的

    白光闪过,帐篷内又一次变得空荡起来。

    晨曦的微光渐渐明亮,塞尔努斯大陆的西部,在这一天,终于又一次迎来了

    它的和平。

    只是,伴随着和平而生的,是这片大陆上无数个日夜中也不曾衰落下去的淫

    声浪语。

    「所以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如同深陷泥沼一般,她的周围是一层层荡漾着的白色粘稠液体,或者说,这

    里是精液的泥沼也不为过,那种紧贴着肌肤的熟悉的黏腻感,那种充斥在鼻尖的

    熟悉的腥臭味,无一不在告诉她,这在她身周浮动的白色液体,就是精液。

    而她,还在越陷越深。

    感受着脚上被某根紧紧缠绕拉扯着她向下陷落的古怪绳索,千夏的思绪有些

    混乱。

    几分钟前,自她的脑海深处传来一声让她心神震荡的任务失败的提示后,她

    的脚下便突兀的出现了一个的白色旋涡,随后她便被旋涡拉扯着双腿,慢慢陷入

    了地面,而现在,已经不知道是地底几千米深了。

    千夏屏息着,向下望去,视线却被一层层厚实的精液遮挡,视野微弱至极,

    而且,最严重的是,她快要憋不住气了。

    她可不想成为首位被精液溺死的人。

    「呜,到底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啊?」。

    该不会任务失败的惩罚就是让她体验被精液溺死的感受吧。

    不要啊……。

    时间毫不停顿地前进着,然而千夏肺部的氧气在某一刻终于耗尽了。

    「完蛋了」。

    千夏身体中那源自求生本能的呼吸再也抑制不住,在她那失措的眼神中,她

    的双唇缓缓张开,在肺部与外界气压的绝对差距下,淡白色的精液汹涌地冲进了

    她的双唇,随后同时灌入了她的气管与喉管。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

    「咳!呃……诶?」被精液呛了一阵后,千夏惊讶的发现她似乎奇怪的生存

    了下来,似乎在精液涌入她的喉咙的同时,伴随着精液的某种东西补充了她所需

    要的氧气。

    「所以说,为了生存,我必须要在这里不停的饮精喽?喂,放我出去哇」。

    (第三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