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淫神的诅咒(17-20)

作品:《无限之淫神的诅咒

    作者:abc123421。

    字数:10612。

    第十七章、恶堕计划(四)。

    周二,学生们一大早便要起床赶往学校。只不过今天的来禅高中2 年4 班有

    些奇怪,仿佛少了些什么似得。

    「听说今天好几个人同时请了假呢!」班里的某些人正在讨论:「看不到十

    香我要死了~ 看不到孤僻的千夏我好难受。」

    「士道和折纸好像也请了假呢,总感觉他们同时请假有问题!」另一位男生

    说道。

    「不是熟悉的天花板……原来是地板啊。」千夏从沉睡中醒来,睁眼看到的

    是一片光泽的地面。稍稍扭动一下身体,发现四肢被死死的禁锢在X 型架上,动

    弹不得。

    放松身体后,强烈的饱胀感从胸前传来,千夏发现,她好像……涨乳了。

    看着个人面板上的那个已经消失泌乳Debuff,千夏稍显奇怪。

    【为什么诅咒消失了,我还会涨乳啊!】

    随后,胸前某个反光物体引起了千夏的注意。「这是……乳环吧,什么时候

    给我带上的乳环啊!这些奇怪的人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到底都对我做了些什么啊?」

    这时,某个角落的一截长方形墙壁突然上升,原来那是一扇伪装起来的门,

    某个似乎已经被千夏遗忘的男人走了进来。

    「维斯考特。」千夏抬头愤怒的注视着那个男人。

    「这个眼神不错哟,千夏酱。」维斯考特打了个响指,束缚着千夏四肢的镣

    铐突然就被解开了,一时不察,千夏便摔倒在地上。

    (滴,获取支线任务- 逃离DEM (A ))

    任务描述:请用尽一切办法脱离DEM 社,脱离范围:以DEM 大楼为中心,方

    圆10公里,任务持续期间无法脱离副本世界。

    任务奖励:3000积分,A 级抽奖券。

    【是否接受:否/ 是】

    脑海中突然出现一段信息,然后一个特别巨大的是否出现在脑海中。千夏想

    都不想就选择了右边的否,这种任务太难为人了吧,怎么可能完成。

    【接受任务】

    【噫?噫?!我什么时候点了接受了?】千夏仔细想了想之前的选择。

    【主神你又套路我!】

    撑着身体站起来,千夏揉了揉被禁锢的酸痛的双手,眼角微微抽搐,不再理

    会刚才的任务,警惕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如果我能在这里制伏他的话,是不是就可以逃离这个鬼地方了。印象中这

    个人好像特别弱的样子。】

    想到便做,千夏稍稍向前走了几步,发觉那个男人并没有察觉到她的意图,

    瞬间加速,抬手,肘部微屈,迅速跑到男人身后,将手臂死死卡在维斯考特的咽

    喉处。警告道:「别动,否则我可能会不小心拗断你的脖子。」

    维斯考特半晌没有动静,随后他的口中传出一声轻笑,笑道:「千夏酱,你

    可真是天真呢。你以为我没有控制你的手段就将你放出来么。」

    听到这句话,千夏心中一紧,马上就想双臂用力干掉这个男人。这时金色乳

    环突然释放出强大的电流,瞬间就将千夏的整个身体麻痹住,乳汁不受控制的溢

    出。

    「呵,这个乳环可是特制的呢,可以释放出5mA 到500mA 的电流,刚刚让你

    尝试的只是100mA 而已。」维斯考特站在一旁,看着倒地抽搐的千夏解释着。

    「你,你们到,到底想要做什么?」千夏断断续续道。

    「一些小实验而已,譬如……」维斯考特再次打了个响指。千夏突然发现她

    的一只手不受控制的揉捏着她的乳房,将里面的乳汁不断的挤压出来。「亦或是

    ……这样。」又一个响指,千夏的一条腿高高抬起,将蜜穴暴露了出来。

    「你,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发现手脚不受自己控制,千夏有些惊慌。

    无视千夏的话,维斯考特在千夏身旁蹲下,伸出两根手指插入千夏的蜜穴,

    稍稍抽动几下,便能感觉了少许的湿润。「很棒的小穴哟,不知道真的插入是什

    么感觉。」

    「你敢!」千夏如受刺激的小猫一般突然大声喊道。

    维斯考特看着千夏,将蜜穴处的手指往深处一捅,说道:「哈哈,有什么不

    敢的?嗯,千夏酱?」随后将手指抽出,在千夏的大腿上擦了擦。

    「你!」想起昨天受到的折磨,千夏稍稍有些心虚起来。

    维斯考特拍了拍千夏白嫩的屁股,站了起来,说道:「跟我来。」

    感觉失控的身体似乎再次被掌握,千夏从地上爬了起来,心中隐隐有些担忧,

    呆呆地站在原地,并未跟着前方的男子离开。

    后方没有任何动静传来,维斯考特再次打了个响指。一阵微弱的电流瞬间传

    遍千夏全身,将千夏电了个激灵。

    「唔~ 」没什么好的逃脱方案,千夏跺跺脚,向前方走去,边走便问道:

    「总得给我一件衣服吧!」

    「又不是没看过,就这样吧,快跟上。」维斯考特头也不回,在前方带路。

    虽然在房间内一直是裸体状态,但房间内基本上没人,千夏勉强还算能接受。

    但是赤裸地走在某大楼的走廊上,对于千夏来说还是第一次。

    在空旷的廊道中走着,千夏稍微有些紧张,生怕有人从前方突然出现。在廊

    道里弯弯绕绕了好几圈,千夏也稍稍适应了裸体出行。终于,维斯考特在某堵光

    滑的墙壁边驻足,伸手,一个正方形的区域被打开,维斯考特的手指在其中按了

    好几下,对面墙壁的一扇隐蔽的机械门突然旁边滑开,露出一个实验室一般的房

    间。

    实验室内相当简洁,一眼望去基本上没什么奇怪的设备,这是千夏进入房间

    的第一印象。随后千夏便看见正前方一个罐头般的装置,外部的钢化玻璃是透明

    的,里面暂时是空的。

    维斯考特指着那个罐头,对着千夏道:「进去。」

    千夏自然是不肯的,可惜当乳头处的电流再次激发时,千夏还是暂时选择妥

    协。

    站在罐头内,千夏有些好奇的观察着这个奇怪装置的内部构造,但似乎罐头

    的保密性做的不错,千夏一无所得。

    在千夏无聊的望着罐头外时,几个机械臂从头顶和脚下慢慢伸了出来,移动

    到千夏的四肢,然后紧紧铐住。随后便将千夏的双手向上拉,双脚向两边打开。

    「唔~ 干什么啊。」千夏四肢用力,与机械臂对抗着,但机械臂只是稍稍顿

    了一下便继续坚定的将千夏四肢拉开,固定。

    千夏被彻底禁锢后,一个呼吸器般的装置从上方下降至千夏面前,接着紧紧

    吸附在千夏的嘴巴和鼻子上,似乎是提供空气的装置。

    某种淡绿色液体开始从上方缓缓注入罐头,很快便漫过千夏的脚踝。一种奇

    异的冰凉感从脚踝处缓缓上升着,小腿,大腿,腹部,胸部,头部。当淡绿色液

    体充满整个罐头时,千夏从头到脚彻底的被泡在奇怪的液体当中。

    维斯考特在罐头外望着千夏,似乎想要找个人分享他的研究成果。开口解释

    道:「这种液体能全面的提升你身体的敏感度,其中注入了少量的MCF 原液,液

    体将缓缓渗透你的身体,你将变得极其敏感哟。接下来好好享受吧,毕竟如果精

    神状态没有濒临崩溃的话,MCF 是无法发挥效果的。」

    「千夏酱,最终阶段,你到底能坚持多久呢?」维斯考特最后补充了一句,

    转身离开了。

    「……」千夏似懂非懂,但她唯一知道的是,她现在面临一种很糟糕的处境。

    稍后,整个罐头装置开始全面启动了……。

    第十八章、恶堕计划(终)。

    某个神秘的小房间内,研究员们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望着屏幕上罐头内的

    千夏。

    「经历了第一二阶段的抑制高潮,第三阶段的强制高潮后……」

    「成败就在此一举了,最终阶段,启动。」

    此时罐头内部充斥着各种装置启动的杂乱嗡嗡声,千夏顿时惊慌起来,不断

    的扭动着身体,尝试脱离禁锢,但这并没有任何作用。

    呼吸器中的空气突然变得香甜,吸入香甜的空气后,千夏的身体便感到奇怪

    起来,面颊微红,蜜穴深处有种瘙痒感。

    【这个气体有问题!】千夏尽量减少呼吸,但是仍吸入了不少这种催情气体。

    这时从上方垂下不少细小的机械装置,攀附在千夏上身。乳头被奶嘴般的装

    置吸附着,一阵一阵的吮吸感从中传来,许许多多婴儿巴掌大的机械手遍布千夏

    上半身,抓捏着乳球,轻抚着耳根,在背部,小腹上滑动。

    同一时间,下方也升起了不少装置,蜜穴、菊花瞬间就被某种柱状物突破,

    就连尿道也被插入了一根细小的串珠,脚心,大腿,小腿,会阴被小型化的手掌

    撩骚着,臀瓣被不断的抓捏。

    短短几分钟,千夏仿佛被各种各样的机械包裹着,只能在密密麻麻的机械的

    缝隙中看出其中有一个人形不断的扭动着。

    快感一瞬间就如同火山般的从身体各个部位喷发出来,蜜穴处咕噜噜的冒出

    不少气泡。两个圆柱般的物体不停地快速自旋着,伸缩着,物体表面并不光滑,

    充满着各种颗粒状凸起。这两个装置不断的抽插着千夏的蜜穴和菊蕾,将容器内

    的液体也带进去不少,悄然改造着蜜穴和菊蕾的内部。

    全身颤栗般的快感让高潮到来的格外猛烈,千夏发出闷哼般的鼻音,随后剧

    烈的喘息将更多香甜气息带到体内。

    千夏想要紧闭嘴唇减少呼吸,但她身体上的每一根快感神经都仿佛被不断的

    拨动着,弹奏着。齿间的防壁在几秒后便被攻破,香甜气息一拥而入,美妙的呻

    吟也从喉间不断溢出。

    情欲不断侵蚀着千夏的精神壁垒,肉体各部位已经被彻底的突破、反叛。一

    波波的快感持续的冲击着千夏的精神,诱惑着她堕落在这美妙的情欲之海。

    脑海里似乎有两种声音正在交战。

    【噢啊~ 这种感觉太棒了,沉溺在这绝妙的官能享受之中吧,千夏。】

    【不,不能这样,一旦迷失在快感中,他们的计划就成功了。】

    【这种想法毫无意义,毕竟你可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早晚要离开的。】

    【但这个世界上有着我喜爱的角色们,虽然这个世界有些奇怪……但我还是

    不能让反派的阴谋得逞,我会用自己的方法守护他们的。】

    【静静地感受吧,听,你的身体正在不断的渴求呢,噢~ 又高潮了~ 】

    【我会坚持住的……即时肉体和精神失陷……但我还有意志。】

    【是嘛?让时间来见证吧。】

    高潮的绝美体验不断冲击着千夏的神经,某个进度条也在缓慢而坚定的提升

    着。

    两小时后……

    维斯考特再次来到了千夏所在的房间,某种声响将千夏的集中抵抗快感的精

    神稍稍触动了少许,微微睁眼看着外部模糊的人影,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口

    齿间溢出的却是甜美的呻吟。

    「还有着微弱的意识么。」维斯考特仔细的看着罐内的少女,转身离开。

    「……」望着离开的人影,千夏闭眼,房间内再次只剩下少女不时的闷哼声。

    四小时后……

    门再次开启。

    「嗯啊~ 」

    「哼~ 」

    房间内充斥着千夏的呻吟声。维斯考特走近罐头,使劲拍了拍玻璃。「千夏

    酱,还有意识么?」

    少女睫毛微颤,却没有睁开,似乎正在辛苦的忍受着什么。

    进度条现在已经死死的停在98% 处不在动静。维斯考特也稍稍有些焦虑了。

    六小时后……

    少女大声的淫叫在房间内不断回荡。

    「嗯啊~ 不行了~ 又要去了~ 」

    「哈~ 噢~ 好爽~ 又飞起来了~ 」

    但进度条仅仅前进了1%,卡在了99%.

    八小时后……依旧是99%.

    十小时后……依然是99%.

    十二小时后……还是99%.

    望着房间内部已经彻底失去意识的少女,维斯考特叹了一口气。「虽然不算

    完美,但勉强应该能用了吧。」

    容器内的装置迅速回收,内部的液体也迅速的从某个出口流出。随后一种全

    新的淡灰色液体被重新注入。

    「修复液大概需要1 个小时来恢复她肉体和精神上的疲惫。等等吧。」

    时间缓缓推移到了晚上9 点。

    某个小巷内,士道和一位少女对视着,少女身穿黑色与血色相间的哥特装,

    有着一长一短的双马尾,齐刘海遮住了左眼的一半,若是拨开刘海,便会发先那

    是一只有着时钟刻度一般的金色眼睛。

    「狂三为什么要帮助我们呢?」士道终于问出了内心思索许久而不得的问题。

    「哦呵呵~ 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呢。」

    之前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这位神秘少女忽然找到了士道,告诉士道说她能

    够提供帮助。

    士道将这个消息告诉琴里后,琴里却要他拒绝,因为这个少女被认为是「最

    恶之精灵」时崎狂三,曾经杀死了不少人类。并告诉了士道某种方法,让他能暂

    时使用体内被封印的精灵力量。

    但是为了救出千夏,士道依旧接受了狂三的帮助,今晚就是救援计划的展开

    时机了。

    十香和四糸乃待在家中,折纸不适合参与救援,狂三负责牵制DEM 的大部分

    守卫,士道负责潜入救援,而琴里则在维塔斯托克上总领全局。

    士道和狂三走出巷口,行动开始了……

    将时间往前推移几分钟,灰色的修复液已经变得澄清,并迅速排出。维斯考

    特在一旁敲了敲罐头的玻璃。

    震动声在空旷的容器内部回荡,少女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后缓缓睁开。依旧

    是那双迷人的黑眸,只不过稍显水润,给眼睛染上了一层迷蒙的情欲。樱唇微张,

    试探的呼吸着,锁骨清晰可见,圆润的乳球如玉般闪烁着某种光泽,粉嫩的乳尖

    俏生生的挺立着,两枚金色乳环装饰在上面,更添几分魅惑的气息。被某种液体

    侵染后,少女的整个身体似乎都蒙上了一层白玉般的光辉。

    在少女的个人信息中,赫然多了一段描述。

    【神之躯(EX)】

    能力二:玉体- 你的身体完美无瑕,如无瑕的宝玉一般。魅力得到提升。

    (全身敏感度达到250%后开启)

    随后千夏四肢的禁锢被解除,让落地的少女踉跄了一下,站在容器内,小腿

    微微抖动着。

    禁锢千夏12小时的罐头终于被开启了。千夏向外面迈出一只脚,脚趾柔嫩无

    比,白玉般的脚掌仿佛透明一般,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的血管。其上的小腿白皙无

    瑕,没有一丝丝污点,一颗颗水珠不着力般顺着小腿滑落到地上,发出滴答声。

    接着滑嫩的大腿和粉嫩的蜜穴同时出现,让人移不开眼球……

    千夏勉强的在房间内站立着,身体虽然恢复了,但精神还处于不太稳定的状

    态,意识有些混乱。

    维斯考特看着面前的绝色,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新的秘书了」。

    第十九章、秘书and迟来的救援。

    听到维斯考特的话,千夏反射般的答道:「是。」

    「你!我~ 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听到自己脱口而出的「是」,千夏惊

    悚的发现她并没有想同意的意图,但她的身体已经条件反射般的回应了维斯考特

    的声音。

    看到千夏答「是」后并没有什么其他反应的身体,维斯考特摸了摸下巴,自

    言自语道:「原来只会简单的反射啊,具体的控制还是要靠主动语言操控嘛~.」

    维斯考特从一旁拿出一身衣服和一双黑色高跟鞋,丢给千夏道:「穿上。」

    千夏拿着衣服便开始往身上穿,当身体擅自穿上那套秘书一般的衣服时,千

    夏才有一种重新掌控身体的感觉。

    「可以理解潜意识中存在的事情么,譬如穿衣,脱衣……」

    第二次失去身体控制,让千夏惊慌起来,再次强调道:「你究竟对我的身体

    做了什么?」

    「只是能控制你的身体而已,别慌~ 」维斯考特审视着千夏。「话说我之前

    准备的服装是这样么?」

    这是一身露出度稍高的秘书服,黑色上衣稍显紧致,只在胸部下方有一个纽

    扣扣着,将千夏的乳沟彻底的挤压出来,紧致的衣服从纽扣处向下是彻底敞开的,

    形成一个三角形,将千夏的肚脐和小腹彻底的暴露出来。

    下身的紧身裙则恰恰包裹住千夏的臀部,一旦移动动作过快便会露出穿着的

    半透明黑色蕾丝内裤,黑色丝袜仅仅到膝上十几公分,露出少女的绝对领域,脚

    上穿的是一双6 公分高的黑色细高跟,首次穿着这样高的高跟鞋让千夏有些站立

    不稳。

    黑色的皮衣与白玉般的肌肤形成了黑与白的强烈对比感,望着诱惑万分的千

    夏,维斯考特的气息也急促了几分。

    维斯考特转身,说道:「跟上来。」

    这个千夏并没有身体上的失控感,但无路可选,只能在小步的跟在维斯考特

    的后面。

    枪声,爆炸声突然在大楼外响彻起来,千夏与维斯考特的脚步顿了顿。维斯

    考特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路过千夏时,在千夏耳边低语:「让我们去看看来救

    你的人们吧。」

    DEM 大楼顶楼某个房间,前方大屏幕上某个格子显示的正是士道和一个狂三

    分身的身影,随后屏幕便呈雪花状看不清了。

    维斯考特坐在一个老板椅上看着入侵者,千夏站在后方,微微低头,不知道

    在想些什么。

    维斯考特转过椅子,对着千夏道:「那么,离你的小伙伴上来还有一段时间,

    我们来做点什么吧。」说完指了指自己的下身。

    「不,不要~ 」千夏终于开口,向后面退了几步。

    「这可不行,现在是娱乐时间~ 过来。」维斯考特摇了摇头。

    身体不自主的走了过去,望着尽在咫尺的男性身躯,千夏瞳孔稍稍紧缩,眼

    神里充满了惊慌。

    「跪下。」维斯考特稍稍解开裤腰带,继续命令着。

    千夏望着实现正前方那鼓胀起来的一团,某种惊悚感瞬间就遍布全身。

    【要我口交么?呜~ 不要~ 身体快动起来啊~ 】

    西裤和内裤被褪下,某种男性的荷尔蒙气息瞬间就充斥在千夏的口鼻之间。

    「张嘴。」维斯考特按住千夏脑后,向前用力。

    当男性的象征终于埋入千夏的口内时,维斯考特有一种调教少女成功的成就

    感,这种感觉瞬间就让身下的肉棒涨大几分。

    「含住,不允许用牙齿,舌头动起来。」维斯考特享受着少女青涩的服侍。

    感受着唇间逐渐涨大挺立起来的肉棒,瞬间就塞满了千夏的口腔。舌头不受

    控制的舔舐着口内的肉柱,千夏眼里的惊慌感已经转化为了薄雾般的泪水,蓄满

    了眼眶。

    【呜~动起来啊~我不要这样~】

    机器与真人的感觉截然不同,在冰冷的机器面前,千夏并不会感到真正的屈

    辱,内心不算特别抗拒,而面对真实的男性时,内心的抗拒感瞬间就满溢了出来,

    特别是这个人还是她讨厌的人。

    可是,MCF 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强大,千夏内心的呼唤并未停止她身体的动作。

    微涩感从舌头传递给味蕾,鼻间呼吸的全是男性的气息,千夏闭上眼,想要将满

    蓄的泪水暂时封闭在眼中,但泪水却顺着眼角率先滑了下去。

    维斯考特并未注意少女眼角的晶莹,他只是沉浸在少女的服侍之中,双手抓

    住少女的脑袋,前后用力,少女的头部也随之前后摆动起来。肉棒在少女唇间出

    入,带出一抹抹剔透的水渍,尽管少女的舌头并不灵活,只是在机械的舔舐着,

    但望着眼前的绝美面容在自己眼中吞吐着自己的象征,一股想要发射的快感便瞬

    间积聚起来。

    少女吞吐肉棒的「簌簌」声在房间回荡,前方的监视画面也一个个消失着。

    某一时刻,维斯考特紧紧按住少女的脑袋,将肉棒深深埋进少女唇间。

    这一时刻,千夏感受到口腔内部的肉棒突然涨大一分,更是一跳一跳的。随

    后精液便瞬间从肉棒尖端喷发了出来,这个喷发进行了4 次,口内瞬间就精液满

    溢了。

    喉咙处传来的不适感让千夏咳嗽几声,口中的部分精液也随之飞溅而出。维

    斯考特望着他珍贵的液体被如此浪费,心有不满,立刻道:「闭上嘴,不许吐出

    来。」

    口部随着命令立刻被紧闭,精液在其内流淌,刺激得口水也加速分泌。千夏

    并不想将口内的恶心液体吞咽下去,只能保持着原样不动,舌头也僵硬的不敢动

    弹。

    维斯考特抬起少女的下巴,再次命令道:「张嘴。」

    千夏的嘴唇被迫张开,精液在唇内混着口水流淌。

    「用舌头搅拌~ 」舌头立马忠实的执行命令,将唇内满溢的精液搅拌起来。

    不一会儿,由于搅拌的震荡感,嘴角便流下了一缕精液。维斯考特伸出食指从嘴

    角处将精液送了回去。

    「闭嘴,舌头继续搅拌。」维斯考特毫不留情的发布着命令。

    千夏的眼角已经有了两道泪痕,晶莹的泪珠还挂在上面,闪闪发亮。舌头搅

    拌着精液,味蕾忠实的传达着精液那微咸微腥的味道。千夏明白维斯考特想要她

    自主的吞咽下他的精华,可是少女并不想屈服于命令,只能苦涩的不断品尝着口

    内的精液。

    维斯考特望着千夏精致的面容,眼角的泪痕让千夏更添几分柔弱和魅惑。微

    睁的眼中波光流转,令人着迷不已。

    维斯考特伸手,解开少女的衣扣,胸前的丰满瞬间就将衣物向两边撑开,少

    女并没有穿内衣。圆润的乳球触手可及,维斯考特抓揉着一边的丰满,少女的闷

    哼声瞬间就从鼻间溢出,不一会儿就红晕满面。更为敏感的身体让千夏更难忍受

    快感的折磨。

    少女不时的闷哼不断的刺激着维斯考特的情欲。将少女拉扯起来,裙摆提高,

    内裤拉下。露出少女那粉嫩的蜜穴。

    「转过去,弯腰,叉开腿。」维斯考特也站起身,身下的肉棒似乎再次打起

    了精神,想要再战。

    千夏转身,弯腰,叉腿,望着前方屏幕不时闪现的熟悉身影,眼神氤氲着悲

    哀和某种不洁的黑暗。

    【逃不走了,即使十天的期限到了,我也无法离开了】

    粉嫩的蜜穴正对着肉棒,维斯考特扶住肉棒,在少女的蜜穴上下摩擦着,找

    寻着唯一的桃源。当龟头稍稍陷入某个凹陷时,维斯考特挺身用力一顶,肉棒的

    三分之一便突入少女腔内,被少女的腔肉紧紧锁住。

    「嗯~ 」少女的鼻间溢出了呻吟。

    维斯考特伸手,从后方握住少女的两个乳球,缓缓揉弄,手指不时拉扯少女

    的乳环,揉捏少女的乳头。肉棒从千夏的微微湿润的花径缓缓后退,只留着龟头

    在内部,然后继续往前一顶,肉棒便再次深入几分。

    蜜穴处的快感飞速的积聚着,蜜液也迅速浸润着少女的花径。当维斯考特最

    后用力的一顶,肉棒便整个的埋入少女蜜穴。一声满足的叹息似有若无的从少女

    唇间传出。口内的精液早已经随着身体本能的吞咽消失无踪了。

    肉棒被少女的花径紧紧夹吸着,维斯考特深深吸了一口气,缓解肉棒处的快

    感。松开少女的双乳,一手按住少女的腰部,另一只手将少女的右臂后拉,握住。

    腰部开始用力,肉棒开始缓慢的活塞运动。

    腔内轻微的摩擦带给千夏的是巨大的快感,唇间再次吐露出甜美的呻吟。千

    夏抬起左手,捂住自己的嘴唇,阻止着自身的呻吟。

    在千夏被侵犯时,救援行动依旧稳定的进行着。

    第二十章、堕落?or新生。

    突破,突破,突破。

    当潜入被发现时,潜入行动便改为强行突破。士道一层层的找寻着千夏的踪

    迹,但至今未发现什么线索。

    「到底被藏在哪里了?!」士道焦虑万分,时间已经不多了。

    「直接找一个DEM 的高层逼问千夏的位置不就行了。」狂三优雅的站在一旁。

    「那我们直接去顶层。」士道做出决断。

    千夏此时被肉棒大力地鞭挞着,维斯考特的耻骨撞击着千夏白嫩的屁股,发

    出「啪啪啪」的声响。花径已经被彻底的贯通,内部泥泞万分,让肉棒能够顺利

    的通行。死死捂住嘴巴的左手由于数次的高潮已经无力抬起,千夏的口齿间不断

    的溢出甜美的呻吟声和充满情欲的喘息。

    进出的肉棒不断的拉出白丝一般的粘液,千夏的大腿已经微颤,快要支撑不

    住身体的站立了。维斯考特似乎看出了千夏当前的窘迫,停止了撞击,抽出了肉

    棒,将少女拉起,转身,伸手抓向少女的腿弯处,然后抱了起来,大腿分开夹在

    自己的腰间。

    肉棒对准位置,用力一顶,龟头便直达少女花心,撞得少女浑身一酸,大腿

    更加的用力夹紧维斯考特的腰部。

    维斯考特上下抖动着少女的身体,肉棒一下下的顶在花心。望着少女紧闭的

    双眼,维斯考特调笑道:「夹的可真紧呢。千夏酱。」也不是是说少女的腿夹得

    紧还是说少女蜜穴内腔肉夹得紧。

    少女并未回应,只在口中不时吐出甜美而灼热的气息,喷薄在维斯考特的身

    上。双手抱住少女的股间,维斯考特继续颠弄着少女,嘴唇不时亲吻着少女泛红

    的脖间。

    随着一声高亢的呻吟,少女再次到达绝顶,但这并未让维斯考特的肉棒停止

    抽插,「啪啪」声继续在房间内回荡。

    高潮几次后的千夏已经略显疲态了,乳球上下弹动着,双手环住了面前的男

    性,轻微的呻吟声再次从唇间传出。

    「嗯啊~ 不行了~ 放过我吧~ 」

    「唔~ 我好累~ 」

    无意识的呢喃声让维斯考特的情欲更甚,回应道:「千夏酱,你的小穴可真

    棒呢,紧紧的吸着我的肉棒,这个体验可是前所未有。」

    似乎听进了男人的话,千夏将头扭向了一边,继续发出甜美的呻吟。花径内

    部频繁的收缩着,让肉棒产生更为强烈的紧缩感。

    「对了,你的小伙伴快要到这里来了,我们怎么欢迎他呢?」维斯考特在千

    夏耳边低吟道,肉棒继续不停的进出蜜穴,带出丝丝缕缕的蜜液。

    千夏浑身一震,呻吟声也停滞了。

    维斯考特轻轻舔舐千夏耳根,继续道:「你知道该怎么说吧?你已经无法离

    开这里了。」

    千夏闭眼,犹豫了几秒,艰难地开口道:「请放他们离开吧。」

    狂三牵制着前几层的守卫,士道独自一人打开顶层唯一的大门,手中拿着十

    香的剑之天使- 鏖杀公,警惕的走进门内。

    「千夏在哪里?」士道举起剑问向在门口不远处倚靠着墙壁的艾伦。

    艾伦双手抱胸,抬了抬下巴。

    前方一个人影正坐在老板椅上,背对着门口,椅子轻微晃动,好像那人正在

    悠闲的欣赏夜景。

    士道逐渐靠近前方的人影。

    「士道君,别过来了。」那个人影说道:「千夏酱已经决定做我的秘书,在

    这里工作了。你们离开吧。」

    「这不可能!」士道大声的反驳道:「一定是你们动用什么卑鄙的手段逼迫

    千夏留下的,我一定要亲眼见到千夏带她离开。」

    「千夏酱,士道非要见你呢。」维斯考特低语。「你还是自己和他说吧。」

    说罢,便将椅子旋转了180 度。

    「千夏……你……」士道望着眼前的景象,难以相信。

    椅子上,千夏低着头,双腿大开的坐在维斯考特的大腿上,胸前的衣襟大开,

    露出圆润的乳房,乳头上的金色乳环闪闪发亮,黑色的裙摆被上翻着,未穿内裤,

    露出湿淋淋的蜜穴,一根狰狞的肉棒正在不断地进出着千夏的蜜穴,带出缕缕蜜

    液。

    少女抬头,双目微红,梨花带雨,眼角依稀可见晶莹的泪珠,开口道:「士,

    士道,嗯啊~ 你~ 嗯哈~ 离开吧。唔~ 」肉棒依旧不断顶撞着少女的花心,使得

    少女的话变得断断续续的。

    士道握紧手中的剑,坚定道:「你和我一起离开,否则我是不会走的。」

    在士道的内心,千夏可是一个羞涩可爱的精灵,如果不是他要封印她的魔力

    的话,千夏绝对不会到达如此地步,士道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拯救千夏了~.(撒

    花)

    「嗯哈~ 已经回不去了,士道。哈~ 」千夏微喘,忍受着羞耻感和连绵不绝

    的快感,继续道:「快离开这里吧。」

    「我会救你出去的,呵啊~ 」士道提起剑,就要冲上来砍了欺辱着千夏的男

    人。

    艾伦身着显现装置,从一旁迅速挡在士道面前,道:「离开这里吧!否则我

    将你丢出去!」

    士道挥舞着巨剑斩向艾伦,急促道:「这可不行,我一定要救出千夏!」

    艾伦轻松的往一边闪避,随后提腿用力一踢,便将巨剑的斩击位置踢歪。

    士道的虎口一震,几乎把持不住巨剑,稍微后撤几步,然后再次向前突破。

    每一次的斩击都会被艾伦轻松避开,然后反击。

    「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的话,我要动真格了!」艾伦为士道的坚持感到烦闷,

    不耐烦的开口道。

    火热的肉棒依旧不断进出着千夏的蜜穴,但千夏已经感知不到快感了。望着

    士道不断地前进,然后被逼退,接着继续前进,然后再被逼退。千夏的内心便有

    一种冰凉感在蔓延,压制着身体灼热的情欲。

    泪水彻底的模糊了双眼,千夏内心抽搐着。

    【我并不值得你救,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就连你要拯救的我都是虚假

    的,不属于这个世界】

    「快点离开啊!士道,我不需要你来拯救。」千夏大声喊道。

    士道双手拄着剑,急速的喘息。对着千夏微笑道:「这可不行,这是我犯下

    的错,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千夏的内心震颤着,某种强烈的渴望似乎正在急速孕育着,等待着破茧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