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319-323)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字数:10789。

    第319章。

    「老公,是不是难过了?老婆疼你……」。

    我的眼角被小颖吻乾之后,我感觉到小颖的嘴轻吻了一下我的耳垂之后轻声

    的在我的耳边喃喃的说道。

    此对我已经麻木了。听到小颖的这句话「甜蜜」的话语,自己没有一丝的感

    动,反而内心更加的刺痛了。

    小颖的这句话真的是关心我吗?还是为了更加的刺激我?如果是为了刺激我,

    那么她做到了。

    此时房间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小颖也没有离开,难道她准备休息了吗?只

    是如果要休息的话,她至少应该去洗一个澡,她的身上尤其是阴道之中还留有父

    亲的精液。

    此时我在思考着,也算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让自己太过伤心,但是随

    着对间的推移,房间里却出奇的安静,小颖在做什么?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我发

    现有一只火热的手握住了我的阴茎,手心光滑无比,是小颖。

    小颖的手握住我的阴茎后,再次开始撸动了起来,此时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但是我射精的余韵已经过去了,在人体自然机能的调节之下,我的阴茎再次慢慢

    的勃起,只是半勃起,没有达到能够插入女性阴道的地步,毕竟已经射精一次了。

    而且我的性功能和恢复能力远不能和父亲相比。

    此时我猜不准小颖的想法,她此时还撸动我的阴茎做什么?只是还没有等我

    思考完毕,就感觉到床垫发出一阵的震动,我能够感觉到小颖上床了,而且还把

    双脚分开在了我的身体两侧,小颖此时骑在我的身体上要做什么?这个过程中,

    我明显感觉到一些温热的液体滴落到了我的大腿上。甚至还有阴囊上,这个时候

    不用想我也知道是什么,肯定是父亲的精液,刚刚小颖根本没有洗澡,甚至我也

    没有听到她用纸巾擦拭的声音,父亲的精液肯定从她的蜜穴中滴落到了地板上现

    在隔了这么久,还有偶尔的几滴精液滴落下来,现在竟然沾染到了我的身上,让

    我的浑身不自在,彷彿被一个男人给强吻了一般噁心。

    还没有等我多想,我就感觉到我疲软的阴茎抵住了一个湿润温热的东西,难

    道是……是小颖的蜜穴吗?小颖准备把我的阴茎送入灌满父亲精液的阴道吗?小

    颖觉得刚刚折磨我还不够,还要继续的折磨我吗?我当然不相信小颖是用我来寻

    求生理上的满足,以我的性功能是根本无法满足小颖的,小颖就算现在欲求不满,

    她肯定会找父亲才对,现在她把我的龟头抵住了她的蜜穴……还好,还好,我现

    在根本无法完全勃起,毕竟我的性能力恢复很慢,我现在的阴茎硬度根本无法插

    入女性的阴道。

    「滋溜……」。

    正当我在那庆幸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个异样的声音,之后我感觉到我的

    阴茎被一个滑滑的、湿湿的、热热的东西包裹,而这次包裹我阴茎的东西不是小

    颖的樱桃小口,而是小颖的蜜穴。

    插进去了,小颖扶着我的阴茎竟然插进去了,此时小颖的胯部紧紧的坐在我

    的胯部上,我的胯部能够感觉到小颖胯部的湿润,我可以想像到小颖经过刚刚和

    父亲猛烈的交媾,胯部的阴毛和阴唇一定沾染到了很多的精液,甚至还有两个人

    摩擦的淫水泡沫,但是这些现在都沾染到了我的身上。

    此时我又受到了另一个巨大的刺激,就是小颖竟然可以在我没有完全勃起的

    时候用蜜穴套进我的阴茎,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的原因,我的阴茎太小

    了:第二个就是小颖的原因,经过和父亲那么多次的交媾,小颖的阴道已经扩充

    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么的紧凑,为的就是适应父亲阴茎的巨大尺寸,而且刚刚

    的交媾,让小颖的阴道中充满了父亲的精液。

    小颖蜜穴的宽阔,我阴茎的短小,加上父亲精液的帮助润滑,让小颖毫不费

    力的把我没有完全勃起的阴茎套进了自己的阴道之中。

    「哦……」。

    小颖发出了一声呻吟,只是不知道这声呻吟是真是假,现在我的阴茎真的让

    她能够感觉到一丝的舒爽吗?此对我的真的想跳起来,但是我现在连勾动手指的

    力气都没有,此时的我真想去死。

    以前的时候,就算小颖洗的乾乾净净,和我做爱的时候,想到一些情节,我

    内心都会有一丝牴触,当然,因为淫妻的关系,自己还有一丝的兴奋,但是现在,

    小颖竟然沾染父亲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和我性交,这算是一报还一报吗?。

    「啪啪啪啪……」。

    「吧唧吧唧吧唧……」。

    小颖开始上下轻轻的晃动着胯部,我感觉到小颖湿润的胯部不断撞击着我的

    胯部,而且我俩的胯间沾染了液体,是父亲的精液,还有俩人的爱液,我明显能

    够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和胯部,与小颖的胯部之间,随着小颖的晃动,那些液体不

    断的被拉丝之后被汇集,发出了粘粘的粘连声,此对我感觉到一些液体已经顺着

    我的阴囊流到了我胯部下面的床单之上。

    「哦……」。

    正在这个时候,小颖发出了一声比较惊奇的娇呼,原来由於刚刚小颖没有掌

    握好节奏和起伏的幅度,竟然让我的阴茎从她的蜜穴中滑落了,她再次把我的阴

    茎套进去,之后开始慢慢的起伏,此时我感觉到我的已经不但没有疲软下去,竟

    然还隐隐的抬头,似乎比刚刚硬了几分,但是还不是那种完全的勃起,此时我真

    的恨自己,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这么不争气,难道自己的淫妻心理还真的残存吗?。

    毕竟人的嘴可以撒谎,但是身体的反应不会撒谎的。

    「哦……」。

    过了不到半分钟后,小颖再次发出一声惊呼,我的阴茎再次从她的阴道之中

    滑落,因为小颖已经习惯了和父亲做爱的速度和幅度,稍梢不注意,就会让我的

    阴茎从她的阴道之中滑落。

    小颖再次把阴茎套进去,接下来的时间!,我的阴茎从她的阴道之中滑落了

    至少五次,当最后一次滑出的时候,小颖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充满了失望。

    我听到小颖的的这声叹息后,我心中反而有了一丝庆幸,小颖是不是可以放

    弃了,只是小颖还是没有放弃,她似乎不想让她的阴道放过我的阴茎,再次把我

    的阴茎套了进去,只不过小颖不再上下起伏,而是胯部紧紧坐在我的胯部上前后

    晃动摩擦着,这样不用起伏,让我的阴茎在里面左右的搅动着,这样虽然可以保

    证不让阴茎滑出,但是却降低了摩擦产生的快感。

    「咔……」。

    正当小颖坐在我的胯部上前后摩擦的时候,我听到了隔壁响起了房门打开的

    声音,看来是父亲出来了。

    之后我就听到了父亲的脚步声向着我们的房间走来,「嗯嗯……」小颖也听

    到了父亲开门的声音,竟然发出了轻声的娇吟声,要知道刚开始前后摩擦的时候,

    小颖根本没有呻吟声,只有呼吸的声音,她此时发出呻吟声,是因为刺激?还是

    为了给父亲听的。

    父亲的步声在我俩的房门口停止,此时房门根本没有关闭,父亲站在门口肯

    定看到了现在的一幕,小颖赤身裸体的骑在我的身上,而父亲能够看到她光滑的

    后背,还有她浑圆饱满的臀辫,也能够看到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犹如死屍的我。

    此时感受到这一切,我纠结难受到了极点,我想起身办不到,我想握紧自己

    的拳头,我甚至想咬破自己的嘴唇,只是我都做不到,而小颖也察觉到了父亲来

    到了门口,但是她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停止,甚至呻吟声更加的娇媚了……。

    第320章。

    由於父亲的到来,让我俩这场单方面主动的性爱出现了一点变量,我心中不

    由得有些着急,此时被人看着,尤其是自己的父亲看到,这种感觉真的无法去形

    容。

    但是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推移,父亲的脚步声没有响起,看来父亲一直站在门

    口看着我和小颖的一切,我能够听到父亲的脚步声,小颖一定也可以,但是她却

    变本加厉的在我的身上蠕动着,而且从她娇媚的呻吟声中可以判断出,她似乎更

    加的兴奋了。

    「哒……」。

    正当我焦急的时候,门口终於响起了脚步声,听到脚步声我的心中不免松了

    一口气,我现在希望父亲能够离开,被父亲这么看着我心里真的很不自在,父亲

    还没有看过我和小颖做爱,我不希望父亲看到我比他短小的阴茎,那样彷彿在一

    个敌人面前暴露了自己最致命的弱点,而父亲就彷彿是我的「情敌」,我俩的阴

    茎就是较量的武器,但是在武器上相比我已经完败了。

    只是我才刚松了一口气后,就听到了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这个时候,我

    觉得自己的全身开始麻木,不是我要射精了,而是我的神经暗暗的紧绷到了极点。

    父亲竟然进来了,他进来做什么?难道是想看的更清楚一些?此时我无法看

    到眼前的一切,不知道父亲是抱着什么心态进来的,看到小颖和我的一幕,他是

    激动兴奋还是吃醋了?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我感觉到床垫再次起伏了一下,这个

    感觉是另一个人上了床,而且这个人的体重还不轻,从床垫下凹的幅度就能够感

    觉出来。

    不用猜也知道这个人是父亲,父亲上了床,而且是上了我俩的床,他来干什

    么?难道是……「滋……」。

    正当我猜测的时候,一个亲吻的声音响了起来,难道说父亲和小颖正在亲吻

    吗?此时我的脑海中不由得想像一个画面,我犹如烂泥一样仰躺在床上,浑身赤

    裸,同样一个浑身赤裸的绝世美女正在坐在我的胯部上,蜜穴把我的阴茎紧紧的

    套入,在我的身体上前后慢慢的蠕动着。

    而另一个年龄比我们俩大许多的老男人,此时站在或者说跪坐在床面上,和

    那个不断在我身上蠕动的美女接吻着。

    小颖此时和我交媾,却在和父亲亲吻,在享受着另一种方式的3P吗?。

    「滋滋滋……啵……」。

    正当我在脑海中想像的时候,我突然听刭了连续的滋滋声,而这个声音我是

    无比的熟悉,根本不是接吻的声音,而是口交的声音,是一个女人含着男人的阴

    茎吸吮的声音,小颖正在给父亲口交,吸吮着父亲比我粗长不知道多少的阴茎。

    此时的场景似乎和刚刚一样,只是剧情开始反转了。

    听到这个声音我脑海中想像的图像也发生了转变,感觉到这一切,想像着父

    亲此时站在床面上,胯部的阴茎直翘翘的,正好正对着小颖的脸庞,而小颖坐在

    我的身上,用她灌满了父亲精液的蜜穴和我性交,而她的小口中却含着父亲刚刚

    射精过的阴茎。只是父亲刚刚有没有清洗阴茎,我不得而知。

    而想像到这些,我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欲望,有的只是像生不如死般的痛苦,

    而我的阴茎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动力,一下子瘫软了下来,是的,完全的软了下来,

    而小颖前后蠕动的时候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切,我的阴茎一下子从她的蜜穴中滑

    了出来。

    「啵……」。

    随着一声脆响,我听到了一个彷彿开酒瓶盖子的声音,我知道小颖这个时候

    吐出了父亲的龟头,她也察觉到了我的阴茎再次滑出了。

    我感觉到小颖的胯部离开了我的胯部,没有了小颖胯部的挤压,我的跨部湿

    湿的,感觉到一阵阵凉意。

    我感觉到我的阴茎再次被小颖捏住,小颖又开始上下的撸动着,而一边的父

    亲喘着粗气,毕竟刚刚小颖给他口交了那么久,他的情欲估计早就上来了,而且

    这么长一会的时间了。父亲的性欲已经足够恢复了。

    小颖锲而不舍的撸动着我的阴茎,似乎不把我弄的第二次射精誓不罢休。

    此时我有了一种担心,那就是小颖撸动我的阴茎勃起失败后,她会不会再次

    给我口交?刚吐出父亲的阴茎就给我口交,我……正当我有所担心的时候,小颖

    深深的歎了一口气,最后手松开了我的阴茎,我的阴茎犹如一条死蛇一般软趴在

    自己的胯间。

    小颖似乎很失望,也有一丝泄气,我再次察觉到床垫起伏,接着就是拖鞋摩

    擦地面的声音,小颖此时下床了,而紧随其后的是父亲,俩人此时站在床边一言

    不发,空气中安静到了极点。

    不一会,我就听到了一个脚步声响起,慢慢的走出了我俩的卧室,而听着脚

    步的声音,肯定是小颖无疑,走路是那么的轻柔。

    而父亲的脚步声也随之响起,我听到了房门开关的声音,难道说俩人去了父

    亲的房间完成第二次性交?毕竟小颖刚刚和我做爱,根本没有得到满足。

    不一会,我就听到了隔壁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因为房门的阻隔,我根本听不

    清楚父亲知小颖说的是什么。

    俩人此时是在卧室还是在卫生间?我此时不断的在猜想着。

    正当我猜想发生的情节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小颖说了些什么。只是因为我的

    脑袋比较晕,根本没有听清楚,毕竟我能够强迫自己清醒这么长时间,已经十分

    的不易了。

    紧接着我就听到了房门打开的声音,之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咔……」。

    房门关闭了,之后不一会,就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

    原来刚刚俩人在浴室,我没有听到俩人的性爱声音,只听到俩人稀稀疏疏说

    话的声音,到底说了什么?是谁在洗澡?这个时候,我明显的听到客厅里传来了

    脚步的声音,那个声音显得比较大,拖拖沓沓的,一呀声音就知道是父亲。

    父亲此时正在客厅里徘徊,甚至有几次脚步声就出现在我的门口,看来父亲

    是在等待着。

    而小颖此时正在卫生间里洗澡,我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我感觉到自己胯部

    的凉意渐渐的消失,胯部沾染的那些液体似乎正在一点点的乾涸,而且那些液体

    彷彿橡胶水一般,乾巴巴的,让我胯部每一个部分都感觉到了一丝紧凑感。

    听着小颖的洗澡声音,我心中不免得松了一口气,小颖已经在洗澡,说明今

    晚的性爱大战已经结束了,毕竟没有结束的话,小颖根本不会去洗澡。

    但是此时父亲站在客厅来回的徘徊干什么?他此时应该也回到房间睡觉去了,

    他是在等待什么吗?等待小颖吗?时间过了大约有几分钟后,我听到父亲不停歇

    的脚步声竟然向着我的房间传来,不一会,我就感觉至到父亲已经站在了我的床

    边,出奇的是,我此时竟然没有听到他的呼吸,似乎他正在细细的观察着。

    而且憋住呼吸,虽然我看不到,但是我能够闻到父亲身上传来的烟焦油的味

    道。

    父亲不知道在我的房间里呆了多久,而那边的水声终於停止了,看来小颖已

    经洗完澡了。

    那么小颖接下来是不是该给我擦一擦身子了呢?此时我感觉到自己胯部液体

    的乾涸,心理十分的反感,甚至有一些噁心,沾染我胯部的液体里有父亲的精液。

    正当我等待的时候,我突然听到父亲的脚步声响起,而且是快速的离开了我

    的房间,似乎非常的焦急。

    「咔……」。

    房门打开之后关闭,声音是隔壁传来的,一切陷入了安静,父亲的脚步声也

    消失了,难道父亲闯入了卫生间里?但是怎么没有小颖愤怒的声音?而且还是那

    么的安静,似乎没有一丝惊叫……。

    第321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把自己的听觉开到了最大,但是没有声音传来,只

    是偶尔有谈话的声音响起,但是声音很小,加上房门的阻隔,我根本没有听清楚

    说的是什么。

    而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酒精的作用,加上射精之后虚弱的感觉,还被小颖

    在我的身上折腾了那么久,我终於再也坚持不住,慢慢地失去了意识,在半梦半

    醒之间彷彿又听到了小颖的呻吟声,只是不知道是真实的在耳边,还是在睡梦之

    中。

    这一觉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重新有意识的时候,我突然惊醒之后睁开了

    眼睛,是瞬间睁开眼睛,我同时也活动了一下手脚,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终於

    可以动了。

    此时天色濛濛微亮,太阳只是在天边泛起了-阵鱼肚白。还没有完全升起。

    我醒来后赶紧看了一下自己的下半身,只见我的身上好好的盖着被子,而身

    上也穿着整洁的睡衣,衣服根本没有被脱掉。

    此时我的大脑还有些晕,但是没有疼痛的感觉,茅台酒酒劲大,但是不上头。

    我晃了晃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昨晚失去意识睡着之前,我的身体全

    身赤裸,而且胯部和阴茎上还沾染了父亲的精液,小颖的爱液,那个时候已经干

    涸,乾巴巴的包裹我的阴茎和胯部,如今自己衣着完好,我下意识的把手伸进自

    己的裤裆之中,抚摸自己的阴茎发现也是乾乾净净的。

    而我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身旁。小颖犹如一个小猫咪靠在我的肩膀之上,显

    得是那么的乖巧和温柔,而她的外观也没有问题,头发没有散乱,身上也穿着完

    好的睡裙……此时我酒劲还没有完全过去,大脑还晕晕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难

    道昨晚不是真实发生的?难道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真实的梦?只是那个梦为

    什么如此的真实?此时因为还没有完全清醒,自己根本分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我看了一下时间,才凌晨四点多钟,距离我俩平时起床的闹钟设定时间还有

    51分钟,所以小颖睡的还很沉。

    此时我的心情是複杂的,即使昨晚是一个梦,那么这个梦深深的伤害了我,

    在我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心里很不是滋味,尤其是对小颖,心中产生了隔阂,她

    现在这么抱着我,让我的心里一阵的不自在。

    我悄悄的把胳膊从小颖的怀中抽了出来,之后慢慢的走下了床,整个过程我

    的动作很慢,几乎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也没有惊醒小颖。

    只是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犹豫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此时要出房间干嘛,去

    卫生间?还是……只是心中为什么有一股担忧,我害怕出门后看到凌乱的场景,

    到卫生间看到凌乱的痕迹,甚至害怕与父亲突然偶遇……最终我还是深吸了一口

    气,轻轻的扭开了房门走出了卧室,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乾净整洁的客厅,我

    又悄悄到了卫生间,是乾净没有丝毫痕迹的卫生间,一切都显得十分的正常,我

    巡视了好久,根本没有发现一丝的痕迹,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

    我走出卫生间后,我看了-眼父亲卧室紧闭的房门,虽然看不清楚里面的情

    景,但是父亲那大大的呼噜声还是能够听见的,父亲睡觉一直有打呼噜的习惯此

    时我站在客厅里,我俩卧室的房门微开着,小颖还在熟睡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

    此时一切都预示着昨晚真的是一场梦,因为我内心中也不相信昨晚发生的事

    情,小颖和父亲做爱,还用灌满父亲精液的蜜穴和我做爱,还一边和父亲做爱一

    边给我口交、接吻,这些都太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小颖的性格,更何况是比较

    胆小的父亲,看来一切真的是一场梦,但是自己心中的苦闷却是无法排解的。

    最后,我悄悄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慢慢的走到了家门口,我回头看了一眼

    我俩的卧室,最后歎了-一口气,走到卧室的门口轻轻的把房门关闭,万一父亲

    先起床,我不希望他看到什么。

    当房门轻轻的关闭后,我换好鞋子走出了家门,关闭家门的时候,同样是轻

    轻的。

    走出楼下大门,因为太阳还没有升起,气温显得比较低,空气吸入肺中感觉

    凉透了整个身体。

    我这次没有选择开车,而是独自一个人步行,好久没有参加晨练了,由於工

    作的关系,自己一直睡眠不足,根本无法早起,如果不是昨晚朦胧的一幕对我刺

    激太大,也不会让我恢复意识这么早。

    当我走到了公司的时候,公司还没有来人,我走到自己的办公室,看着镜子

    中的自己,满脸杂乱的鬍子,还好公司里有我的个人生活用品,简单的洗漱了-

    下。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小颖打来的电话。

    我看了一下时间,是她平时起床的时间,她醒来发现我没有在家,所以打电

    话来过来,我是如此猜想的,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我还不想做出什么异常的

    举动。

    我深吸了-口气把电话接了起来,那边响起了小颖佣懒的声音。

    「老公,你去哪儿了?」。

    小颖的声音虽然懒懒的,但还是充满了-丝惊讶和担忧。

    「我在公司,上班来了……」。

    此时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乎和,但是一发声,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沙哑了,

    是真的沙哑了。

    「老公,你怎么了了嗓子怎么哑了?」。

    听到我沙哑的噪音,小颖赶紧问道。

    「没什么,或许是昨晚喝酒把嗓子伤了,毕竟好久没有喝白酒了……」。

    我找了-个理由,只是这个理由是否正确,嗓子哑了真是因为喝酒吗?可能

    是,也可能是……自己受的刺激太大……「你怎么一个人偷偷上班去了?怎么不

    叫我起床给你做早餐?」。

    小颖听到我的解释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之后再次询问道。

    「看你睡的香,没有打扰你,我忘记了有一些紧急的工作,所以赶紧来处理

    下,还好没有耽误……」。

    我找了一个借口解释了过去,只是相不相信就由小颖吧。

    「哦,好的,老公,再有下次你就提前告诉我,老公起床再早,我也要给你

    做早餐,让你吃饱了再走……记得要买早点吃,不要饿着肚子,早饭最重要了…

    …」。

    小颖在那边埋怨道,而且还带着浓浓的关心。

    「好的,不说了,我工作了……」。

    我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挂断电话后,让自己的心情更加的複杂和疑惑了,

    小颖的电话显得是那么的正常,而且充满了关心、担忧、埋怨,这更加让我感觉

    昨晚的一切都是梦境,都是虚假的,但如果是梦境,为什么是那么的真实?我晃

    了晃头,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了。

    我走到卫生间准备解手,当我习惯性的解开裤子后,露出了自己的小弟弟,

    但是看到自己小弟弟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异常,自己的小弟弟是不是太乾净了,

    乾净到没有一点污垢,而且那种乾净清凉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自己貌似有三四

    天没有洗澡了,没有办法工作太忙,自己太累了,但是为什么阴茎是乾净的?而

    且胯部的肤色貌似有点不一样,彷彿被人清理过,这个时候我细细感受了一下自

    己的小腹,那种隐隐沉闷的感觉让我熟悉,那是我每次射精后出现的一种感觉,

    因为我有前列腺炎,射精过后会隐隐作痛。

    当发现一点线索后,后续都会发现好多,最后连成一片,早上的房间太乾净

    太正常了,但是正是这种没有一丝痕迹的正常才显得不正常,难道……此时我看

    了一下时间,距离公司的上班时间还有一段时间……。

    第322章。

    趁着还有充足的时间,我顾不得洗漱,刚洗漱到一半,甚至连牙都没来得及

    刷,我就赶紧从卫生间出来,来到电脑前插入了加密狗。

    此时我的心中有些激动,甚至有一丝惧怕,因为我真的害怕,害怕昨晚的梦

    境变成现实,但是自己急需要知道,因为自己必须去面对,此时我的双手开始颤

    抖。

    我耙时间定格在了昨晚饭桌上,鼠标点着快进,酒过三巡……画面开始播放

    着,而我已经把时间定格在晚饭的最后,那个时候我已经脸色红晕,已经到了醉

    酒的边缘,而父亲虽然也面色红晕,但是却没有多少醉意,顿顿喝酒,酒量不是

    我可以相比的。

    而饭桌上的小颖一直给我俩添菜倒酒,但是却一直没有阻止我去喝酒,当我

    喝到最后,明显舌头都喝大了,但是小颖还是没有劝阻,反而脸色平静,在她去

    厨房的时候,背对着我的时候,她的验上掠过一丝犹豫,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当喝到最后的时候,我终於因为酒力不支,趴在了饭桌之上,而父亲当时闪

    过了一丝惊讶,因为他没有想到我会喝成这个样子,所以他赶紧站起来扶着我,

    而小颖也很惊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表情带着一丝庆幸,脸上又再次闪过

    了一丝犹豫,表情很怪,也很複杂,当时我已经喝醉了,一切的情景在当时根本

    没有注意到,也没有看清楚,今天用清醒的头脑在观看着,终於捕捉到了很多的

    画面。

    当父亲和小颖把我扶到卧室后,父亲转身准备离开卧室,而小颖也随着父亲

    走出了卧室。

    小颖走出卧室后开始收拾碗筷,而父亲却在卧室的门口愣住了,看着小颖的

    背影,因为父亲走出卧室情有可原,而小颖竟然没有给我脱衣服就走出了卧室,

    在以前是不会有这种状况的,小颖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父亲一直看在眼里,甚

    至一直很嫉妒,但是现在的情况有些反常,但是随之父亲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

    之后转身走回卧室,他认为小颖是把给我脱衣服的工作交给了他,事实真的是这

    样的吗?或许只有小颖自己知道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吧。

    「锦程没事吗?看他的样子真的醉了,看他喝这么多你也不拦着点……」j

    父亲给我脱完衣服之后,就来到厨房询问小颖,脸上闪过了一丝担忧。

    「没事的,他好久没有喝酒了,让他好好放纵一下,以前他喝的比这厉害,

    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听到父亲的话后,小颖收拾的动作没有停止,语气平淡的说道,样子没有丝

    毫异常的担心,担心的程度都不如父亲。

    「要不我来收拾吧,你去照顾一下他……」。

    父亲说完这些话后,就从小颖的手中抢过了碗筷开始洗刷,像是强着要做一

    样。

    「好吧……」。

    小颖同意了,此时在监控中看到她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耐烦。

    当时我迷迷糊糊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中就不是滋味,现在监控中看到小颖

    如此的表情,心中的感觉更加不好了。

    小颖慢慢的走回了我俩的卧室,只是走到卧室后,看到床上醉的犹如烂泥的

    男子的时候,小颖的表情突然变了,她没有了笑脸,也没有了平淡,彷彿一个百

    变女王一般,她手指撑着嘴唇看着床上的我,眼中的神情不断的变换着,有回忆,

    爱恋,失望,痛苦,甚至还有一丝恨意,各种複杂的情绪在小颖的眼中不断的交

    替着。

    最后,小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坚定,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彷彿做了什么

    重要的决定一般。

    小颖根本没有听父亲的来照顾我,而是打开了衣柜开始换衣服,当脱下家居

    服的时候,小颖穿着内衣裤在衣柜前犹豫了一下之后换上了一套睡裙,而且是那

    种低胸、裙摆最短的睡裙。

    当小颖换好衣服后,转头看了一艰敞开的房门,在小颖换衣服的过程中,房

    门一直是打开的,只是父亲一直在厨房牧收拾着,根本看不到这里面刚刚发生的

    春光,而小颖这个过程中一直没有避讳什么。

    当看了一眼门之后,小颖又转头看了一眼床上没有意识的我,那个时候我彷

    彿真的睡着了一般,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小颖慢慢的走到床边,就那么低头的看

    着我,但是她的眼中带着很複杂的表情,此时根本无法去形容。

    看了我一会后,小颖慢慢的低头,她的脸颊慢慢的靠近我,最右鼻尖差一点

    碰到我的脸上,这个姿势彷彿是要和我亲吻一般,但是没有过多久,小颖的脸就

    离开了我的脸,站直身体后,她用手摀住了自己的鼻子,彷彿要打喷嚏一般,她

    刚刚离我太近,或许是被酒气给熏到了。

    小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瞬间改变了气息,原本表情複杂的她,突然变得洒

    脱起来,甚至看着床上的我露出了一丝微笑,此时的小颖彷彿一个百变女王一般。

    喜怒哀乐随对都会出现在她的脸上。

    看到这里,我印证了我的第一个判断,小颖昨晚换衣服的时候真的没有关闭

    房门,现在在监控中得到了证实,而此时看到这个画面,证实了我睡梦的前半段

    是真实的,那些接下来,此时我已经开始接受了这个现实,但是我心中还有隐隐

    的一丝不甘,深吸一口气,继续看了下去……。

    小颖走出房门后,随手关闭了我俩卧室的房门,而走出房间的小颖来到了客

    厅,之后迈着正常的步伐走到了卫生间里,而这个过程中,正在厨房洗刷的父亲

    自然听到了小颖走步的声音,所以无意且很平常的转头看了一眼,但是他看了一

    眼后,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因为他好久没有看到小颖穿这套睡裙了,那种隐约

    朦胧的感觉,半遮半掩的情景,反而更加能够刺激男人的性欲。

    父亲手中洗碗的动作都停止了。直到小颖走进卫生间里,父亲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父亲看着手里的碗,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了一丝希翼。

    父亲开始继续的洗碗,而走进卫生间的小颖背对着房门站立着,刚刚从卧室

    走卫生间的过程中,小颖一直没有看父亲,就那么正常的行进着,表情十分的正

    常,但是当走进卫生间后,小颖的表情变了,她回头看了一眼房门,之后露出了

    一丝莫名的微笑,只是此时已经有些慌乱的我,摸不准小颖的这丝微笑代表着什

    么。

    小颖脱去了睡裙,之后又脱去了内衣裤,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澡,而这个时候

    我也确定,小颖洗澡的时候确实没有反锁房门。

    而此时的父亲虽然还在厨房洗碗,但已经是心猿意马,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

    洗碗上了。他一边洗碗一边看着那紧闭却没有反锁的卫生间房门,原本十几秒钟

    就洗好的一个碗,在父亲的手中已经折腾了快一分钟了。

    最后父亲终於回过神来,把剩下的工作全部收拾完毕了。

    当他走到卫生间房门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眼睛看着那道房门,彷彿透过

    房门能够看到小颖那火热性感的胴体。

    父亲站立了没有多少,但是我看到他的喉咙蠕动了一下,他吞嚥了一口唾液,

    之后颤颤巍巍的伸出了一只手,向着卫生间房门的把手伸出,在这个过程中他带

    着希望,因为他也感觉到小颖没有反锁房门。这算不算是一个暗示?

    只是父亲的手即将要触碰到把手的时候,父亲的眼睛看到了我俩卧室的房门,

    父亲似乎想到了什么,快速收回了自己的手,脸上还带着一丝惧怕……。

    第323章。

    只见父亲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有些留恋的看了卫生间的房门几眼,之后颓然

    的叹了一口气。

    他慢慢的来到了我俩的卧室,此时我俩卧室的房门虚掩着,父亲从门缝往里

    面看了几眼,发现我此时还在大睡,不由得壮着胆子打开了房门,慢慢的走了进

    来。

    他看了我还在熟睡,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随后目光集中在了我红红的脸上,

    满身的酒气。

    此时我在监控中看着那个时候安静的自己,一股宁静般的和谐写在自己的脸

    上。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安逸过了。

    而父亲看着熟睡中的我,似乎想起了我小时候,父亲就那么呆呆的看着我,

    眼中露出了多久没有露出的慈祥,这个时候的他,我才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丝作为

    父亲该有的样子。

    父亲看了我许久,最后低头询问了我几句:「锦程……锦程……睡了没有?」。

    「锦程,想不想吐?睡了没有?」。

    当对我听到这些话的对候,我还以为父亲是试探我的虚实,但是看到父亲的

    脸上,有的只是担忧,看样子父亲是真的关心我,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么父亲

    的演技未免太好了。

    父亲看我没有反应,最终叹了一口气,而父亲那个时候并不知道,我根本没

    有睡着,头脑还是清醒的,可以感受到外界的一切反应和刺激。

    但是别说是父亲和小颖,就算是现在的我看到监控中的自已,我也会认为自

    己那时候已经睡着了。

    父亲叹了一口气之后就慢慢的走出了房间,当路过小颖所在的卫生间的时候,

    父亲转头看了一眼,脚步没有停顿,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表情显得是那么的无

    奈。

    看到父亲这个样子,父亲心中一定是在纠结和挣扎,一方面沉迷於小颖的身

    体,另一方面刚刚的父爱流露让他充满了愧疚,所以他此时的表情是那么的复杂。

    此时看到父亲的这个样子,根本不会是装出来的,毕竟那个时候周围没有别

    人,父亲也不知道有监控的事情,他做的这些给谁看?但如果父亲现在的情绪是

    真实的,那么昨晚发生的一切又是怎么回事?父亲回到自己的卧室后,背靠着房

    门,脸上露出了一丝不甘的情绪,但是过了十几秒钟后,他也只能安静的躺回到

    床上,侧身躺着后背对着床外,背影显得有一丝落寞。

    而另一边的监控视频中,小颖安静的洗着自己的娇躯,身上每一个部位都没

    有落下,尤其是最性感的几个部位。

    监控中看着小颖的胴体,虽然自己看过无数遍了,但是性感的身材百看不厌。

    尤其是小颖浑圈挺拔的双乳和翘挺的臀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

    这两个部位貌似比以前还要丰满了,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得益于父亲长久以来勤

    劳不懈的「开发」?由于水流和水雾的遮挡,我根本看不到小颖的眼神,而小颖

    这个过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闭着眼睛,只是很多次,小颖的脸部都会朝向房门一

    次,虽然看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小颖是在看房门,或许她在等待什么,或者期盼

    着什么,只是最后她还是失望了,房门并没有被打开。

    小颖洗完澡之后,擦干净了身体,站在镜子前仿佛自恋狂一样欣赏着自己的

    胴体,从上至下似乎对自己的身体很满意,随后看向了镜子中自己的眼神,在镜

    子中与自己的眼神对视,似乎自己在解读自己眼神中所包含的东西。

    当小颖打开房门从浴室出来候,才发现客厅的房灯已经关闭了,而我俩卧室

    的房灯也关闭了,整个房子是那么的黑暗。

    小颖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看了我俩卧室一眼,又看了父亲卧室一眼,最后走

    向了我俩的卧室。

    小颖打开房灯,目光注视在了床上的我,犹如没有生命的尸体一样,全身走

    是酒气脸色潮红,小颖目光复杂的看着我,各种情绪在脸上显露了一遍,最后她

    慢慢的来到了窗外,弯腰低头招嘴巴贴近了我的脸颊。仿佛是要亲吻我一般。

    但是随后她立刻站起,慢慢的爬上了床,靠在我的身边,仿佛平常要陪我睡

    觉一般。

    「老公,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睡着,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是真的喝醉了,我或

    许能够猜到你今晚喝这么多久的原因」。

    小颖趴在我耳边喃喃的说道,说完运句话之后,小颖的表情很复杂,但是我

    第一次看到一个特殊的情绪,那就是「恨铁不成钢」,这种情绪是因为什么?我

    不得而知。

    「我就当你没有睡着吧……」。

    停顿了数十秒钟后,小颖再次说了一句,之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从

    床上起身慢慢的下床。

    当小颖走到房口的时候,她的脚步停止了,背对着我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挣扎,

    最后回头看了我一眼,这次的眼神带着爱恋,更多的是伤心,最后她转回了自己

    的头部,转头之前看我的最后一眼,仿佛是在告别,一个妻子再向自己的丈夫做

    着告别,不,像是在永别一般……小颖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但是当要把房门关闭

    的时候,小颖的手停止了,思考了一下后,再次把房门重新打开,站在门口最后

    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向着隔壁走去。

    经过了卫生间,小颖的脚步停留在了父亲的卧室门口。

    在以前的时候,小颖主动来到父亲的门口后,都会短暂的犹豫一会,甚至还

    会纠结一会,但是这一次小颖没有半点的犹豫和停顿,直接推开了父亲的房门,

    走进父亲的房间后,顺手把父亲的房门关闭。

    小颖走进房间后,身体背靠着房门,和父亲刚进房间时候的动作一模一样。

    而此时的父亲在呀到身后房门开启的声音的时候,全身突然一紧,此时他还

    保持着刚刚背对着床外的姿势一动没动。

    在小颖进门之前,父亲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一直带着纠结,眉头不知道皱起

    过多少次。

    甚至连小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都没有察觉,直到房门被打开和关闭的时候,

    他才反应过来,不知道闭了多久的眼睛瞬间睁开,在黑夜中显得是那么的明亮。

    睁开的眼神中带着惊讶,惊喜,当然还有一丝纠结。

    父亲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身体竟然微微的颤抖着。

    而走进房间的小颖突然安静下来,他根本看不到背后,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了,他此时像是一个潜伏的士兵,一动不动,仿佛一动就会暴露自己一般。

    小颖靠着房门等了一会后,就慢慢的走到床边,没有办法,房间虽然昏暗,

    但是父亲身体颤抖的太过厉害,小颖虽然看不到,但是床垫轻轻的颤抖声还是传

    到了她的耳朵中。

    小颖看着父亲的这个样子,脸上闪过一丝笑意,甚至还有一种兴奋之感,只

    是房间太暗,夜视的摄像头拍的不那么清楚。

    当小颖走到父亲的床边后,手指点着嘴唇思考着,好像是一只狼在看着自己

    的猎物,一时半会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小颖思考了一会后,双脚分别离地,甩掉了脚上碍事的拖鞋,之后慢慢的爬

    上床,轻轻的侧躺在父亲的身边,就像是两口子用同样的姿势正在睡觉。

    虽然小颖和父亲用一个姿势躺着,但是小颖的身体和父亲之间还有两个拳头

    的距离。

    小颖安静了一会后,身体慢慢的向前移动,就仿佛一条蠕虫一样,不断蠕动

    着身体挪动着,最后小颖的身体触碰到了父亲的身体上,两个丰满的乳球抵在了

    父亲的后背上。而父亲感觉到后背触碰到两个火热的肉球,原本颤抖的身体突然

    僵硬了,不再颤抖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