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同人篇)(184-185)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梅折袖。

    字数:3987。

    第14—自残。

    疯狂的事情?小颖准备要做什么?盯着这封邮件,我紧张的要命,赶紧把界

    面切换到视频上,再也没心思看余下的内容。

    令人意外的是,小颖接下来几天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每天正常上班下班、

    查看邮箱、偶尔带浩浩回家,除了越来越沉默孤僻外,跟我平时出差的时候并没

    有什么不同。

    看到这里,我的心定了一些,也许每个人都是说的时候坚决如铁,做的时候

    瞻前顾后。

    紧张感消除后,我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飘回到刚刚小颖写的邮件内容上。

    整个邮件都是小颖在祈求、忏悔、自责、回忆,看着小颖的反应,我有安慰、

    有释怀,但更多的懊恼,好好的一个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是那么的爱着小

    颖,为什么要把她推进别人的怀抱,我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吗?好像自始自终,我

    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猜测、怀疑、自怜、苦闷,我并没有把我的自卑和担心对小颖

    说出来过,如果我坦承一切,事情还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吗?看到小岛的那一幕,

    绝大部分男人都会不管不顾的冲出来吧,可我没有,我选择了逃,接着看似大度

    其实带着怨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哈哈,在感情上我是一贯的软弱,从来没有主动过,一次都没有,难道生理

    上的缺陷也会使我人格上变得懦弱吗?在我离家二个月后的某一天,小颖按时下

    班回家,我从她的表情中似乎感觉到将要发生什么,因为小颖今天少了一些麻木

    和绝望,多了一些坚定和决心。

    和往常一样吃饭洗澡后,小颖今天很郑重地坐在梳妆台前面打扮了起来,小

    颖打扮的很慢很仔细,花了很长时间,化妆完后小颖就这样呆呆的坐在镜子前面

    看着自己的脸,眼中带着一些不舍和留恋,最终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监控外面的我,同样在看着这张精致妩媚的脸,它曾今让我魂牵梦绕,几乎

    是我人生的全部。

    大大的眼睛充满充满灵性,小小的嘴唇红如朱丹,细腻光洁的皮肤宛若绸缎,

    看着这张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我不由有些痴了。

    这个时候小颖打扮干嘛呢,是要出门吗?呆呆的坐了一会,小颖从包里拿出

    两样东西,一样是一个小巧的摄像机,另外一样是一把刀子,刀子比一般的水果

    刀要短也要窄,刀尖的弧度也很长,看起来像电视里面医生用的手术刀,幽幽的

    闪着寒光。

    我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小颖这是要干嘛,这几天不是挺正常的吗,难

    道是故作平静被压抑后的突然爆发吗?我坐立不安,恨不得冲进去把刀子给夺下

    来。

    不会的,小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要不然律师早告诉我了,我瞪大眼睛盯着

    视频,一动不动。

    小颖放好摄像机,打开摄像功能,让镜头对着自己的脸,拿着刀子开始说话

    了。

    小颖独白:「老公,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这段视频,我说过我也许会做出

    更加疯狂的事情,我不是在威胁你,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我每天都活在担心、自

    责、内疚、悔恨之中,我想去死可又不敢去死,我还有浩浩,我还没有见到你。

    一切都是我犯的错,我很无力,甚至跟你当面忏悔的机会都没有,我只能选

    择自己惩罚自己。如果你看到接下来的这一切,我不求你原谅,只求你能留下一

    丝消息,就算是对我们曾经的感情怜悯。

    说完这段话,再次看了自己一眼后,小颖拿起刀子,这次没有了犹豫和不舍,

    只有平静。

    小颖用刀尖对着自己的右脸刺了下去,刀尖很快陷进了小颖的皮肤中,血慢

    慢涌了出来,小颖并没有就这样停止,反而顺着伤口把刀子慢慢往下一拉,一直

    拉到了嘴角边才停下来。

    整个过程中,锋利的刀口就像划入豆腐一样划开了小颖娇嫩的脸颊,我甚至

    能看到刚刚被划开还未沾上血的皮肤组织。

    小颖整张脸因为疼痛而扭曲在一起,可是她的手却一直很稳定,甚至连一丝

    颤抖都没有。

    「咚」的一声,刀子跌落在地板上,血终于不可阻挡的涌了出来,这个时候

    小颖的整个右脸已经一片模糊,鲜血顺着下巴流到了白色的睡衣上,不一会儿胸

    口被鲜血印湿了。

    小颖就这样鲜血淋漓地对着镜头,平静的说:「我惩罚了我自己,这张漂亮

    的脸蛋是诱发我背叛你的一部分,现在我毁了它」。

    小颖没有给我留下多少思考的时间,伸手关掉摄像机,拿一条毛巾堵住伤口,

    可能是毛巾的纤维挤进了伤口里面,小颖的眉头揪了起来,可她还是坚持用一只

    手操作,把视频发到我的邮箱里面,这个时候整条毛巾都被染红了。

    做完这一切,小颖披上一件外套盖住已经满是鲜血的睡衣,捂着毛巾踉踉跄

    跄的走出了家门,接着监控画面陷入一片死寂。

    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监控画面,我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一下子蒙了,脑子

    里面一片空白。

    小颖毁容了,她自己毁了她爱惜如命的脸,看着小颖那血肉模糊的样子,我

    心疼的无以加复。

    这个时候我承认我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打开过邮箱,憎恨自己的懦弱与逃

    避。

    我要回去,我要跟她坦白一切,不管将要面对什么,事情不应该由小颖一个

    人来承担,错不是她一个人造成的。

    第15—疯兆。

    监控中再次有响动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小颖、岳父岳母前后进了家门。

    小颖的脸已经到医院治疗过了,做了清洗、消炎和缝合处理。

    乍一看来,小颖的脸上就像爬了一条狞恶的蜈蚣,殷红的创口是身,排列在

    两侧的黑线就像蜈蚣密密麻麻的脚。

    估计昨晚去医院之后,小颖通知了岳父岳母,毕竟人在脆弱的时候,父母才

    是最值得依靠的存在。

    回家之后,换掉带血的睡衣,小颖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查看邮件,扫了一眼

    后,本来略带期盼的神色迅速暗淡了下去,最终变成一片死寂,没有一点生气。

    小颖躺到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眼泪慢慢的流了出来。

    岳父坐在客厅里面抽烟,看着这个冷冷清清的家和躺在床上像一具尸体的女

    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想这个时候他对小颖应该是心疼多于愤怒吧。

    岳母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地板上的血迹,坐在床边陪着小颖,看着这个曾经懂

    事、漂亮的女儿变成这幅模样,心都要碎了。

    监控中的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岳父坐了一会起身回去了,浩浩还在学校,中

    午放学还得接回来吃饭。

    岳母留下来照顾小颖,到傍晚的时候小颖让岳母回去,岳母不同意,担心小

    颖再做傻事。

    小颖说:「妈,你回去吧,我不会再伤害自己了。如果锦程看不到邮件,我

    伤害自己没用,如果他能看见邮件故意不联系我们,我再伤害自己还是没用,我

    死心了」。

    岳母:「小颖呀,就我们娘俩在这,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有什么比丈夫、

    孩子还重要,女人一辈子不就图有个安安稳稳的家吗?」。

    小颖更加伤心了,说:「妈,不要说了,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岳母可能不敢再刺激小颖,自己家里还有一老一小,她也实在放心不下,看

    小颖答应不再伤害自己,就答应先回去。

    好在小颖割伤的只是脸,行动上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交代再三,岳母慢吞吞

    的走了。

    岳母走了,小颖躺在床上喃喃自语:「老公,你到底为什么不回邮件?」。

    我不留消息无非就两种情况,一种是出了意外看不到邮件,一种是看到邮件

    狠心不回。

    以小颖对我瞭解,看到她自残还无动於衷不像我的为人,第一种可能性更大

    一些,这个猜测让他寝食难安,实在受不了心中那个可怕的想法,小颖坐了起来,

    开始拨打律师的电话。

    律师:「喂,你好,哪位?」。

    小颖:「我是曲颖,锦程的妻子,我想知道锦程他后来联系过你吗,或者你

    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小颖的声音透著希望。

    律师那边沉默了一会,似乎在犹豫是不是要说出来,最终道:「对不起,无

    可奉告」。

    小颖:「无可奉告,不是没有消息!我求求你告诉我,我们一家人心急如焚,

    老人垂泪,孩子要爸爸,我快要疯了」。

    小颖的声音大了起来,她听懂了律师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暗示。

    律师:「对不起」。

    小颖没办法,不能把律师逼的太紧,问道:「好,我理解你不说,我只想问

    一个问题,锦程他有没有出意外,或者说是不是还……还……活着?」。

    律师:「他没事」。

    说完这句,律师似乎不想多谈,立刻掛了电话。

    确认了我的安全,小颖松了一口气,可接下来却更加痛苦,既然人没事,那

    就是故意不回了,哪怕是看到她自残也无动於衷,小颖惨笑一声,说:「老公,

    你真这么狠心吗?」。

    这次事情之后,小颖就一直待在家里,连大门都没出过。

    吃饭、睡觉、发呆、看照片、叹气、哭泣成了她全部的生活。

    如果以前见过小颖的人看到她这个样子,估计都快认不出了,小颖现在脸色

    苍白、眼神呆滞恐慌,身形消瘦、头发乱糟糟的像个疯婆子,在加上那条恐怖的

    伤口,这还是那个自信、强势、漂亮的小颖吗?小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突然

    砸东西和自言自语的频率越来越高,一个正常人过这样封闭的日子估计都会崩溃,

    何况她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和惊吓!这晚,小颖独自在吃饭,突然开口弱弱的问道:

    「你说锦程在干嘛,是不是也在吃饭?」,我被这个问题弄的一头雾水,家里明

    明只有小颖一个人,她在跟谁说话?这不是之前自言自语,这明显像是在问另外

    一个人,接下来的一幕,让我目顿口呆,毛骨悚然。

    小颖神色突然一变,好似换了一个人,这个小颖神情冷漠、坚毅,声音清冷

    自答到:「我哪知道,也许是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呢」。

    说完,小颖表情马上又紧张起来,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怯生生的摆手说:

    「不,不,不会的,锦程不是这样的人」。

    理性小颖接着又出现了,「哼,你和公公都能睡,就不允许锦程和其他女人

    睡?」。

    我被吓到了,小颖这是怎么了,自己跟自己对话?一会楚楚可怜,一会冷酷

    强势,两种角色切换自然,各自说话时的声音、表情、语气完全不同,明明拥有

    同一张脸,可又像完全不相干两个人。

    我终于明白律师为什么说小颖可能已经疯了,这是电影里面说的人格分裂吗?

    日子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天,小颖自说自话的次数越来越多,从之前几天出现一次,

    到现在几乎每天都有。

    小颖自己可能也意识到不对劲,经常捂著耳朵缩在角落里,似乎是在躲避另

    外一个自己。

    终于,在我离家的第5天晚上,小颖洗完澡后,在卫生间对着镜子,那场

    影响到我和小颖未来一生的对话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