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82-289)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OCR:wolfang。

    字数:20789。

    第22章。

    时间一天天的过着,父亲一直不敢面对我,既然以后要回归正常的生活,那

    么和父亲之间的隔阂也需要消除,所以过了几天后,我决定打电话再次把父亲约

    出来,和他好好的谈一下,父亲接起我的电话后十分的意外,说话的语气显得有

    些紧张,听到我要约他出来后,不知道他是否预想到了什么,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我开好了饭店包厢,还是那家饭店,还是那个包厢,今天讨论的还是同一个

    话题,只不过上次谈的是开始,这次谈的是结束。

    我下班后最先到了饭店,父亲距离约定的时间晚了几分钟,走进包厢的时候,

    父亲的眼睛没有敢看我,当面对我的时候,他笑的十分的勉强,显得十分的拘谨,

    一个父亲面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个样子,我俩或许是世间唯一的一对了。

    我在职场上打拚了这么久,自然懂得怎么收敛自己的表情和情绪。

    「別太拘谨,咱爷俩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了吧?」

    我最先发话,毕竟此时我掌握着主动权,而且父亲不太善于言谈,需要我来

    主导这次的谈话。

    我一边说道,一边在父亲的面前倒了一杯白酒,其实我不喜欢喝白酒,我喜

    欢喝啤酒,但是父亲却喜欢喝白酒,为了今晚的谈话,我破例和父亲一起喝白酒。

    「是……是啊……」

    父亲显得十分的拘谨,看了我一眼后,眼睛一直盯着酒杯。

    「先別说其他的,先喝酒」。

    我端起酒杯和父亲碰了一下,之后我们爷俩开始喝酒,我和父亲一言不发,

    或许是彼此心中都有心事,四两杯子的白酒,我俩一会就喝完了,四两白酒下肚,

    父亲长满皱纹的脸颊显得有些发红,喝了点酒,父亲的胆子似乎大了不少,也终

    于敢和我对视了,喝酒壮胆,这句话一点没说错。

    「小颖的病已经完全康复了。」

    酒过三巡后,我再次提了一个话题,只是这句话直接让父亲端起的酒杯停在

    了半空中,父亲的表情有些意外,父亲的酒杯停顿了一下后,之后继续喝起酒来,

    父亲喝完酒之后没有其他的话语,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看到父亲这个表情,我知道父亲事先早已经做好了这个心里準备,或许这段

    时间小颖没有联系他,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所以没有很意外的表情。

    「回家来住吧!」

    父亲没有说话,只是自顾的喝着酒,或许是在掩饰自己真正的情绪,也或许

    是借酒消愁,父亲虽然一直在掩饰,但是在他的眼里,我还是看到了一丝隐晦的

    哀伤。

    父亲没有说话,既然决定要回归正常的生活,所以我决定让父亲回家居住,

    毕竟让父亲一直住在外面,在外人看来总有不孝的嫌疑,但是让父亲回家我也有

    过顾虑,就怕小颖和父亲以后可能还是会擦枪走光,但是我这段时间里已经和小

    颖旁敲侧击过,既然同意了和父亲断绝关系,如果再发生,那就是出轨和偷情,

    我绝对不会再原谅第二次,想着小颖对我的胆怯和言听计从,我的心中不免得有

    了些底气。

    「小岛上还有些事情要做,等所有事情忙完吧」。

    父亲回应道,这个饭桌上目前为止,父亲说的话还不到十句。

    父亲没有拒绝,但是却用了这句话进行推脱,或许需要给父亲一段时间去适

    应这个事实吧,毕竟这么长时间的感情,需要时间慢慢的适应和改变,而小颖那

    边也是如此,一切都在计划中。

    过了大约三十分钟后,我和父亲结束了饭局,此时父亲已经有些醉意,在我

    的再三要求下,父亲决定今晚回家住,当我和父亲回到家里的时候,小颖明显有

    些意外,而且小颖看到父亲的时候,眼神赶紧躲闪了-下,而父亲则是看了小颖

    一会后,才躲避了自己的目光,我此时用余光看到了这一切,心里面不免有些不

    舒服,俩人刚刚的表情有些许久不见,甚是想念的意思。

    父亲换完鞋子后,就回到了自己许久没有回来住过的臥室,而那个臥室也是

    小颖和父亲用过的爱巢,或许今晚独自住在那个臥室的父亲,今晚会是一个不眠

    之夜。我此时也有些醉意,我躺在了床上,小颖则收拾著房间,经过这么长时间

    的适应和沉淀,小颖每晚都和我有说有笑的,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语,一切仿佛真

    的回到了从前,但是我从小颖的日常表现能够感觉的出,小颖似乎在强迫自己开

    心,或许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她自己早日从心理的纠结中解脱出来。

    本来我在下班之前告诉小颖我要和父亲吃饭的事情,小颖没有想到我会把父

    亲带回家来,一时间措手不及,没有做好心理準备,所以她显得有些紧张,往日

    欢声笑语的她,今晚突然安静了下来。她收拾完毕后,上床躺在了我身边,今晚

    的事情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小颖自然知道我和父亲谈话的原因,现在父亲又突然

    回家,小颖显得十分的不自在,或许是紧张,也或许是找不到话题,所以显得十

    分的安静。

    「喝了多少酒,难受吗?」

    小颖上床后,躺在了我的身边,而在小颖进屋之前,我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因为自己的头很晕,毕竟自己好久没有喝这么多白酒了。

    小颖终于找到了一个话题,手放在了我的额头上,声音带着担心说道。

    「喝了很多,头有点晕,我先睡了」。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测试一下小颖和父亲,所以装作快要睡

    著的说道,而实际上,我还是比较清醒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做了这个决定,或许是想着父亲以后回家,俩人

    会不会偷情?今晚借着我醉酒,俩人会不会再发生一些什么?毕竟以前就有过这

    样的先例。

    小颖听到我这句话后,就安静了下来,接着我感觉到房间的灯光暗了下来,

    一切都陷入了安静。

    寂静犹如往常的夜晚,唯一不同的是家里多了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是和小

    颖如此暧昧的男人,今晚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今后的生活是否会归正常,似

    乎就看今晚的测试了,但是结果会如何?

    此时头晕的我竟然有些不能控制自己的呼吸,似乎是在职场权力大了以后,

    我不希望別人忤逆我的意思,如果小颖再次违背我的意愿和父亲偷情,我该怎么

    做呢?还和她离婚吗?我尽量控制自己的呼吸,同时也努力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清

    醒,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睡过去。

    而身边的小颖也是如此,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她的呼吸也不是很均匀,俩人

    怀着各自的心事,久久都没有睡着,而隔壁的父亲是不是也是如此呢?时间一分

    一秒的过着,此时我不能看手机,也不能看手表,只能大概判断著现在的时间。

    只是过了很久很久,身边的小颖虽然辗转反侧,但是却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等的厌倦了,而且酒精的作用让自己无法再保持清

    醒,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

    第23章。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醒过来之后,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

    的事,我赶紧起身,往旁边一看,早已经没有了小颖的身影。

    我迷迷糊糊的心中不由得一惊,我赶紧起床打开房门,只是开门后,看到小

    颖拿着早餐从厨房走出来,表情十分的正常。

    这个时候我的思绪才刚刚回归,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旱上了,也是我每天

    起床的对间。

    这个对候,我的思绪总算全部回归,自己也反应了过来,此时的头脑还有些

    晕,昨晚喝的酒有些后后劲。

    「老公,你怎么了?」

    小颖把早餐放在桌子上,面带奇怪和关心的问著我,因为我此时的样子比较

    慌张。

    「没什么,就是昨晚喝的太多,头还有些晕……」

    我只是晃了晃头,只能找到这一个理由。

    说完之后,未免自己露出破绽,我进入到卫生间开始漱洗,冷水洗在脸上,

    让我清醒了许多。

    此时我的心中无法平静,自己昨晚最后到底没有坚持住,还是睡了过去,因

    为酒精的麻痺,自己睡的很沉一觉到天亮。

    昨晚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如果没有监控设备,我还是无法知道这一切。

    「爸呢?」

    走出了卫生间后,我此时清醒了不少,不由得转头看向父亲的房门,同时观

    察著小颖的反应。

    提到父亲之后,小颖的表情果然闪过了-丝不自然,这让我的心中更加的怀

    疑。

    「爸已经走了……」

    小颖的表情瞬间恢复,虽然她极力的掩饰,但是语气还是透露著不自然。

    「走了,走这么早?什么时候走的?」

    我坐在桌子上。看着时间问道。

    「半个小时之前吧,父亲说起早回小岛,有事情,饭也没吃就走了……」,

    小颖一边吃饭一边说道。

    「哦……」

    我回应了一声后,俩人就陷入了沉默,现在我的心中很好奇,也很紧张。

    父亲走的如此早,而且我昨晚还睡了过去,小颖的语气和表情又不自然,我

    现在十分的着急看监控,如果俩人真的在昨晚我睡着之后「偷情」,我该用什么

    样的态度?毕竟我还真的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这件事。

    一顿早餐在沉默寡言中结束了,小颖照常给我穿好了衣服,我走出家门到公

    司上班。

    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我竟然不能集中精神,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了,心中一直想着昨晚的事情,而且心中一直纠结和担心,或许昨晚对于我们一

    家人来说是一个分水岭,不把这个问题解决今天的工作都不会顺利。

    想通了这些,努力工作的我,竟然扔下了手上的工作,之后把加密狗插入了

    电脑之中,点开了家里的视频监控,同时把时间设定在了昨晚。

    我的鼠标不断的点着快进,昨天晚上我一直闭着眼睛,所以根本没有看到身

    边小颖真实的反应。

    小颖在昨夜不知道睁开了多少次眼睛,眼神中透露著回忆,同时也闪过一丝

    情慾,小颖的眼神在回忆和情慾中交错。

    我不知道自己是仟么时候睡过去的,那个时候因为酒精的原因,我已经不知

    道时间过了多久。

    我把注意力放在了父亲的臥室之中,父亲回到臥室后,没有像我一样直接躺

    在床上闭眼,而是躺在床上手臂放在额头上,睁著眼睛不知道再想着什么。

    没有了和我的面对,父亲的表情终于显露了出来,他的眼神哀伤,而且不断

    闪烁著回忆,如果不是强忍往,此时父亲已经流泪了吧,父亲一边回忆著,眼睛

    一边在这个臥室里巡视著臥室里的每一个地方,或许都有过父亲和小颖的爱液,

    两人曾经在这个臥室里面疯狂的交合索取彼此,经过了这一晚,一切都结束了,

    一切都回到了从前,想到了最后,父亲还是用手抚摸了下眼睛。之后用手臂遮住

    了自己的眼睛,我能够看到他的鼻子在抽动着,此时父亲真的哭了。

    此时两个臥室的两人,都在回忆著彼此的过往,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哀伤,只

    是小颖虽然没有了父亲,但是她还有我,但是父亲则不同,没有了小颖,他又成

    了孤家寡人,而且父亲对于小颖的感情要比小颖对父亲的感情深很多。

    所以小颖虽然难过,但是却可以克制,相对于父亲小颖眼中的情慾要比伤心

    大一些,毕竟小颖的身体已经被父亲开发的十分敏感,而且经历过性瘾,小颖的

    身体似乎只有父亲才能真正的满足她,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

    地能吸土,这句话一点不假,小颖的情慾正是进入旺盛的阶段。

    我把鼠标点着快进,父亲和小颖到了后半夜终于不约而同的睡了过去,而在

    他俩睡觉之前,我早已经鼾声如雷了,那个时候的我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睡

    了过去。

    一直到了早上五点多,小颖才慢慢转醒,她这一夜其实没有睡好,她穿好了

    衣服走出了房间,而这个时候父亲也走出了房间,而那个对候的我还在呼呼大睡。

    父亲和小颖还像以前那么有默契,竟然是一同走出房间。

    走出房间的俩人在客厅相遇,父亲和小颖对视了-眼后,俩人又再次闪避了

    目光。

    「你这是要……」

    小颖的情绪比父亲要稳定一些,所以不由得开口问道。

    「小岛上有事,我需要早点回去,別打扰他休息……」

    父亲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说完这句话之后,父亲走到了门口开始穿鞋。

    「爸……」

    听到父亲要走,小颖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忍,当然也有一丝淡淡的哀伤,因为

    她似乎体会到了父亲心中的悲伤,所以忍不住开口叫著父亲,而小颖叫住父亲后,

    她自己也愣住了,用纤细的手掌捂著自己的小嘴。

    「怎么了?」

    父亲弯著腰保持穿鞋的姿势,没有回头直接问道。

    此时父亲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两人许久未见面说话,这次见面的气氛确实

    那么的沉重,父亲被小颖叫住显得十分的紧张,而且声音中似乎还透露著一丝期

    待。

    「吃过了早饭再走吧,我现在正要去做……」

    小颖稳定情绪后,直接和父亲说道,语气恢复了平静。

    「不用了。我不是很饿……」

    父亲听到小颖的话后,回复了-句,语气中带着落寞和失望,已经停止的双

    手快速的穿好了鞋子,之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小颖看到父亲走出房间的背影,最后只能露出一丝苦笑。

    看完了监控视频,我大大的松了-口气,原来在昨晚我睡着之后,竟然什么

    也没有发生,虽然父亲和小颖谈话的时候,露出彼此异样的表情,但是这是十分

    正常的,毕竟两人有过那么一段经历,如果马上能够恢复,那才是怪事。

    我这个时候也理解了小颖早上的不自然,毕竟小颖在那种情况下无法自然,

    尤其面对父亲这个话题。

    而父亲之所以选择早起离开,一来还是不敢面对我,二来或许就是在我之前

    离开,可以「避嫌」,如果在我上班之后他还在家里,害怕我会多想什么,毕竟

    昨晚已经谈过结束的事情了。

    一切都已经了解。我靠在老板椅上,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昨晚的实验算是

    成功了。距离回归正常生活更迈进了一步,接下来终于可以安心、没有心理负担

    工作了……。

    第24章。

    一切都仿佛回归到了正常生活,日子也终于恢复了平静,父亲很少从小岛回

    来,就算回来也是吃了晚饭,在家里住一个晚上,早上早早的就离开家里,从来

    没有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回过家里,似乎是在「避嫌」,而我也数次查看了家里的

    监控画面,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唯一的异常就是父亲每次回来住的时候,

    小颖和父亲都会失眠,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两人失眠的次数越来越少,时间也

    越来越短,但是两人从来没有一次越轨的彳亍为,慢慢的我也就放下心来。

    说实话,开始的时候我还是不放心,原本我可能每天查看一次监控,后来是

    两天查看一次,三天查看一次,五天查看一次,一个上期查看一次……到了现在,

    我基本上已经不查看监控了,家里的监控似乎失去了该有的作用,找一个合适的

    时候,是不是该将家里的监控偷偷的拆除?我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小颖慢慢的真的从性瘾的阴影中恢复了,虽然有几个夜晚她会趁着我睡着去

    卫生间用那个22cm的假阳具去自慰,而且相比以前,小颖主动向我求爱的次

    数明显增加。

    记得和父亲发生关系之前,我俩的性爱一般都是我主动的,现在一般都是小

    颖主动,虽然我的阴茎长度还有持久度都比不过父亲,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身体的

    原因,我的性能力也终于恢复了正常,阴茎的只寸是天生的,我今生无法改变,

    但是持久度上升了不少,原本五分钟就射精,现在最起码能够坚持十几分钟,最

    长的一次二十分钟了。

    在少有的家庭聚会上,父亲也表现的比较洒脱了,言语也放开了许多,只是

    有时候我和小颖有说有笑的时候,我都能够看到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

    这些种种的异常,需要时间去慢慢的改变和适应,现在最难处理的是父亲和

    小颖的关系,俩人现在避免单独相处在一起,彼此都回避著对方。

    虽然有避嫌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不是害怕俩人彼此旧情复发,死灰复燃?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一个月,没有了家庭的束缚,我的工作也顺利了很多,工

    作效率也逐步的提升,原本冷冰霜三天两头会打电话给我,现在一个星期给我一

    次电话询问工作就不错了。

    我躺在老板椅上喝着咖啡,现在的生活虽然平淡,但是少了一些让自己烦心

    的事情,或许平淡才是真,经过这么多的家庭波折,自己真的累了,该得到的得

    到了,现在该做的是把失去的都重新寻找回来。

    上作步入了正轨,公司也进入了状态,而我也得到了去美国公司参观、学习

    交流的机会,我的工作达到了冷冰霜的要求,冷冰霜也兌现了她的承诺,当那架

    全世界都没有多少架的湾流商务飞机停在我面前的对候,我真的不相信这一切。

    我站在飞机前,敞开自己的双臂,闭上眼睛面向天空,我感受著天空的广阔,

    以后就坐着这架飞机在蔚蓝的天空中飞翔,这种自豪和满足,让自己的动力越来

    越足。

    在我上飞机的对候,小颖站在飞机下送別我。

    在得知我要离开中国去美国半个月的时候,小颖万分的不舍,毕竟自从我两

    复合后,我还是第一次出差离开她这么久,我本来担心小颖的状况,但是有岳父

    母的照看,让我也宽心了不少。

    和小颖拥抱完毕后,我走上了飞机,耳边萦绕着小颖刚刚滔滔不绝的嘱咐。

    坐在飞机上,透过飞机的窗户,看着小颖在下面含泪对我挥手,我的心中也

    万分的不舍。

    回归正常的生活后,我和小颖的感情也迅速的回温,每天下斑后和小颖黏在

    一起,俩人终于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回想起原来发生的一切,似乎就像是一场梦,而现在这场梦已经醒了过来,

    过去的种种是美梦还是噩梦?似乎自己的内心没有一个清楚的界定,得到的同时

    也伴随着失去。

    虽然小颖的身体已经被父亲占有得到过,这个事实以后也无法改变,每次和

    小颖做爱的时候,脑海只能回想过小颖和父亲做爱的画面,自己偶尔也会感觉到

    心酸。但是往往伴随而来的是自己快速的勃起。

    当两人以前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希望两人断绝这种关系,但是现在终于断绝

    了,偶尔电会回味那种淫妻的感觉,虽然有的时候会怀念,但是自己没有再去实

    施的想法,让两人断绝关系的想法也是无比的坚定。

    随着飞机引擎的加速,飞机滑出跑道飞向了天空,向着这次的目的地美国飞

    去,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出国,如果不是害怕別人说我假公济私,我真的想带

    上小颖一起。

    躺在飞机宽阔无比的躺椅上,闭着眼睛,这是我难得拥有的可以休息的机会,

    这是一趟漫长的飞行。

    达到美国的日子里,每天就是学习和参观,我的英语水平还是可以的,所以

    在美国的日子还算惬意,唯一的羁绊就是担心家里的一切,小颖每天都会主动的

    打国际长途给我,电话中和我吐诉相思之苦,而小颖对我的关心和想念,也成为

    了我工作的动力,无论白天工作多么繁重多么劳累,晚上接到小颖电话的那一刻,

    想到自己的家我的疲惫都会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事业,地位,家庭……该有的自己都有了。现在自己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独在异乡为异客,来到美国,心中期盼著这趟出差赶紧结束,还是自己的祖

    国好,这里没有家的感觉。

    每天工作和学习结束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希望接到小颖的电话,前十天每天

    晚上都会接到小颖的电话,但是当第十一天的时候,小颖晚上竟然没有给我打电

    话,小颖每晚都独自在家,难道今晚出去聚会了了小颖的身体康复后,也开始了

    适应社会的生活,甚至还準备重新找一份工作,偶尔也会和原来的同事和闺蜜去

    吃饭和逛街,我也是十分的赞成的,毕竟这样有助於她身心的康复。

    再等待了许久之后,我不由得拨通了小颖的电话,但是电话拨通了许久后,

    电话也无人接听,最后电话自动掛断了。

    我不由得打了第二遍,最后还是没有人接听,最后我只能放弃了,此时我的

    心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虽然说这一个月来,我已经彻底放心了,查看监控也没有

    异常,但是现在不一样,那个时候我每天晚上可以回家,但是这半个月我是在国

    外,山高皇帝远,难道趁着我不在,父亲回家两人旧情复发了。

    只是我此时无法去查看家里的监控,因为这一个月没有任何发现,我已经好

    几天没有查看监控了。甚至都忘记了监控的事情,而那个加密狗也不知道被我放

    在了哪里,可能放在单位办公室,也可能放在了家里。

    这个时候,我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当我再次準备给小颖打电话的时候,小

    颖的电话竟然拨通了过来。

    「老公……」

    电话那边传来了小颖温柔的声音。

    「干吗去了?怎么不接电话……」

    此时我的心中还没有平静下来,不由得急切的问道。

    「我洗澡去了,刚洗完就看到老公的来电,就赶紧回拨了……」

    小颖的语气很轻松,根本没有一丝的紧张和慌乱,也让我的心放松了下来。

    唉,自己的心还是太敏感了,或许自己的心态也和父亲、小颖一样,需要时

    间来慢慢抚平……。

    第25章。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小颖照常给我打电话,只是电话申小颖透露著一丝异样,

    但是这丝异样源于哪儿我还真的说不上来,总是感觉我俩在电脑里没有以前甜蜜

    了。而且小颖的语气和话题似乎也变少了。

    每次掛断电话后,我都会沉思,那种异常到底来源于哪儿?感觉到了,却说

    不出来,最后我只能摇摇头,可能是自己太过敏感了,也或许是自己思乡心切,

    产生了-丝的错觉,或许自己该适当的放松一下了。

    这样煎熬的度过了四天后,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此时的心已经有些适不及

    待了。

    我在美国的最后一天,我采购了很多的美国货,当然,因为过境的关系,货

    物只能少而精,都是给小颖和父亲买的,当然了小颖的多,父亲的少,不是说我

    向着老婆薄了父亲,父亲毕竟老了,对于这些新鲜的东西不感兴趣,反而小颖会

    十分的喜欢的。

    离开美国的时候,我上飞机之前给小颖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马上要回国

    了。

    如果是在以前,我或许是隐瞒小颖,回家来个突然袭击,但是现在没有必要

    了,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加上在美国的这半个月,我的心已经彻底放心了,

    以后的生活要回归正常,我对小颖就不该有丝毫的怀疑,毕竟小颖这一个多月已

    经用行动证明了诺言,她真的和父亲断绝了关系。

    坐在属于自己的商务飞机上,看着美国离自己越来越远,自己却没有一丝的

    留恋,反而对归家更加的迫切。

    经过漫长的路途过后,飞机终于降落了,我走出飞机的客舱,之后伸了-个

    懒腰,用了-个自认为最帅的姿势走下了飞机楼梯,但是当我看向飞机降落地点

    的时候,我愣住了,之后我四处巡视著,但是除了接机的公司下属外,竟然没有

    看到小颖的身影。

    虽然我在电话中没有要求小颖来接我,但是我认为小颖一定会来接我的,因

    为我离开时候小颖是那么的不舍,难道我回来了,她不应该来接我吗?而且我在

    电话中告诉了小颖飞机起飞和降落的时间,为的就是告诉小颖,想让小颖来接我,

    在我下飞机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看自己的妻子,但是现在我失望了。

    坐着公司的车队,我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因为小颖竟然没有来接我,甚至

    此时都没有打电话给我,距离我下飞机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此时的时间是下午

    两点多,小颖在干什么?当下属问我是回家还是回公司的时候,不知道是出于什

    么目的,我最后说返回公司,或许是我想让自己等的长一点,看看小颖到底会不

    会打电话给我。

    到了公司后,我整理了一下从美国带回来的资料,其他的事情完全可以明天

    去做,坐了大半天的飞机,此十字己真的很累了。

    但是一直等到了下午五点之前,我也没有接到小颖的电话,小颖到底是怎么

    了了难道……

    不可能的,她和父亲已经断了,而且这么明显的错误她不会再犯的,难道小

    颖出了什么意外?刚刚我不是没有想过去看一下家里的监控视频,只是我在公司

    的办公桌上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我那个加密狗放哪去了,这么长时间的安安稳

    稳,我早已经不知道把加密狗放到哪儿去了,或许在家里,或许还在办公室,或

    许已经丟在了哪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到了下班的时间,我揉了揉脸颊,準备回家,我本来想给小颖打一个电话,

    但是自己突然发现自己没有那个胆量,如果小颖的电话没有接通,假如没有信号

    或者关机,那么我还有安慰自己的理由,万一小颖的电话通了,我该说什么?是

    埋怨询问?思来想去,还是回家看看情况吧。

    驱车走在回家的路上,熟悉的街景在我的身边掠过,看到这一切,自己仿佛

    离开了好几年,而不是半个月,这或许就是对于家的思念和在乎。

    把车子停在了楼下,我抬头看了-眼自己家所在的楼层,此时时间还早,天

    还没有黑,所以根本看不到家里到底有没有人。

    我走在楼梯上,离家越来越透了,心也越来越不乎静,没有办法,在美国最

    后几天,和小颖的通话透露著异常,现在小颖还没有来接我,一切都透露著诡异。

    虽然我不想去想什么,但是此时我不得不怀疑,那一个月的平静,是因为我

    还在家里,所以父亲和小颖还比较安分,现在我离家半个月时间,根本没有人去

    打扰和管束他们二人,那么俩人会不会干柴遇上烈火,一发而不可收拾?就算小

    颖不主动,那么父亲会不会主动?毕竟以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而且俩人的第

    一次不也是父亲借着吃了性药把小颖给霸王硬上弓?

    如果这半个月时间里,父亲真的突然回家兽性大发,小颖能够反抗吗?就算

    开始反抗啊,到了最后,在情慾的积攒爆发一下,小颖应该也会欲拒还迎吧?现

    在俩人是不是就在家……

    不会的,我已经告诉小颖我要回家了,俩人现在还这个样子,岂不是往枪口

    上撞吗?或许是从那以后小颖一直对我言听计从,所以我此时心里很不是滋味,

    毕竟一直以来小颖对我都是百依百顺,现在突然弄了这么一出,无论是什么原因,

    自己心里似乎都不愿意原谅小颖,如果她和父亲……

    绝不会就这么算了,我记得我和小颖说过,如果我同意她和父亲,那就是光

    明正大,我还可以接受,如果俩人没有征得我的同意就……那就是赤裸裸的偷情,

    没有什么值得原谅,也没有什么值得解释的事情。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我拿着钥匙站在了家门口,此时我却没有勇气去打开房

    门,难道俩人真的在做爱吗?难道父亲此时霸王硬上弓,把小颖正干的死去活来,

    而投入情慾中的小颖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我回家的时间?我把耳朵贴在房门上,

    但是仔细听半天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或许是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也或许是

    发生了但是房门的隔音太好了。

    在房门前平复了许久后,我揉了揉脸,不管怎么样,自己装作正常回家的样

    子,万一自己偷偷摸摸的开门,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我该怎么像小颖解释呢?

    或许自己不在家这半个月发生什侍么意外,让小颖的心情不好呢?我把钥匙

    插入房门,结果扭开了门锁,就像正常回家那样,打开了家里的房门……。

    第26章。

    房门打开了。我镇定的看向了房间里面,房门打开的那一刻,屋里没有传来

    任何的声音。

    而打开房门后,我看到了熟悉的一幕,小颖杵著下巴坐在饭桌上,饭桌上摆

    满了丰盛的饭菜,看到我回来后,小颖笑着来到门口,给我拿鞋子,接过公文包,

    兢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异常。

    我比晴感觉到十分的奇怪,就是因为太平淡,没有任何的异常,才让我感觉

    到奇怪。

    等我晕头晕脑的洗完手后,我坐在了饭桌上开始吃饭。

    「老公,去美国累坏了吧……」

    等坐下来吃饭后,小颖的话语终于回归了我出差的话题土。

    「还好,怎么没有去机场接我啊?」

    我吃着饭,问著小颖,这一个月的情感回归,我俩的谈话已经不像原来那样

    有隔阂和芥蒂,说话直截了当。

    「有些事情耽搁了……」

    听到我的话之后,小颖用手指点着下巴,很俏皮的思考了一会,最后说出了

    一句无厘头的话语。

    「什么事情啊?」

    此时我心有无数的疑问,不由得装作镇定和不在乎的问道。

    「嘻嘻,不告诉你……」

    小颖笑了一下回复道,虽然自己不在乎,但是小颖没有回答,自己心中不由

    得有些小失望。

    「下了飞机也不给我打电话……」

    我吃着饭,说这句话的时候很随意,但是眼睛没有看着小颖,不像透露出自

    己说出这句话带着情绪化。

    「还不是为了给老公一个惊喜嘛……」

    小颖抱着我的胳膊晃了晃,撒娇说道。

    我看眼前一顿丰盛的晚饭,心中的怨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顿饭在我俩的话语中吃完了,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疲惫的身心顿时感觉

    到无比的放松。

    我是个认床的人,还是家里的床最舒服。

    小颖牧拾著房间,我躺在床上,虽然现在十分的安静,但是我的心中不是很

    平静,因为我回家之后,感觉小颖根诡异,表情和话语都有些不太一样,但是那

    种不一样自己又说不出来,那种差异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但是我的感觉一向是很

    準的,难道是自己想多了了小颖收拾完毕后,就躺在了床上,我把从美国带回的

    礼物放在了桌子上,小颖回来后竟然没有去着急看礼物,反而上床準备休息,这

    让我很意外,这还是那个和小孩一样好奇的小颖吗?

    如果是以前的话。她肯定第一时间打开礼物看看有没有新奇的东西,但是她

    却没有,反而没有露出多大的兴趣,回到床上后,小颖玩着手机,直到房灯关闭,

    她竟然没有主动和我说一句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和去美国之前,竟然差別这么大?以前小颖对我黏

    黏的,甚至主动寻找话题和我说话,有的时候把我弄的不耐烦,但是这次小颖竟

    然很寡言,而且虽然对我的态度还算亲切,但是总感觉远不如半个月之前。

    仿佛半个月的时间让小颖变了一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总感觉这半个

    月的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难道小颖和父亲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死灰复燃?而且半个月的时间让俩人感情

    升温?对我的态度冷落?我闭上眼睛,那种奇怪的感觉在我的心里久久的萦绕,

    我等待着,等待着小颖睡觉之后,我寻找一下加密狗。之后查看一下监控的录像。

    加密狗没有在公司,那么就一定在家里,如果家里还没有,那么就说明已经

    丟失,找商家补办一个,没有了监控,自己胡思乱想,还真的没办法。

    好不容易感觉身边的小颖已经睡着了,我慢慢的起身下床,我没有开灯,害

    怕惊动小颖,我也没有打开电脑,如果找不到加密狗,打开电脑也没有用。

    我打开手机的小灯,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亮打开了家里的衣柜,之后在我经常

    放置文件和银行卡的文件包里寻找著。

    果不其然,加密狗果然在这里,找到加密狗,真的让我松了一口气,这是我

    寻找答案的唯一线索。

    找到了加密狗,就可以打开电脑查看监控了,以前这种事情做过无数次,自

    己没有丝毫的紧张。

    「老公,你不睡觉在找什么啊?」

    正当我找到加密狗,準备关闭衣柜打开电脑的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小颖说

    话的声音,而这个声音差点没有把我吓死。

    我条件反射的转回头,只见小颖躺在床上,转头看着我,黑暗中我看不到小

    颖的表情,但是能够看到她反射光亮的眼睛。

    「哦,我找一下银行卡,明天要用……」

    此时我赶紧反应过来解释著,同时我快速的把加密狗握在了手心里,以免被

    小颖看到。

    「哦,找到了吗?」

    因为这边有光亮,小颖能够看清楚我这边的视线,她此时一定看到我的手上

    没有银行卡。

    「找到了,我就是看看农行的卡在没在家?我今天在单位没有找到,赶紧睡

    吧……」

    我关闭了衣柜,之后转身躺在了床上房间里再次陷入了安静,此时我极力控

    制自己的呼吸,没有想到小颖竟然没有睡着,而且差点被她撞到识破,还好没有

    在我看监控的时候小颖醒过来。

    按照常理,每天晚上这个时候小颖早已经睡着了啊,而且刚刚小颖的呼吸是

    那么的均匀,难道是我的动作太大了了还是说小颖在装睡?没理由啊……

    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许久之后,我的心情慢慢放松了下来,我努力让自己入睡,

    但是自己却迟迟无法入睡。

    最后,我想去卫生间抽根烟平复一下自己,我带着烟走出了房间。

    当我打开卫生间的房灯的时候,我隐约的闻到了一股味道,那股味道是那么

    的熟悉,而且腥味很浓重。

    这很奇怪,为什么我刚回来的时候没有闻到,现在就闻到了呢?我进入卫生

    间后,像警犬一样闻了一圈,结果没有任何的发现,感觉那股气味不是从卫生间

    里传出来的。

    我走出卫生间,慢慢的向着父亲的房间走去,这股味道仿佛是从父亲的房间

    传出来的。

    这股味道很淡。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我想的那种东西的味道,毕竟擦地之后

    水分蒸发的水腥味也是这种味道。

    到底是小颖擦地异出的味道还是父亲的房间里有什么东西?我準备去父亲的

    房间寻找答案,在回家的时候,我看过家里的鞋架,没有父亲的鞋子,看来父亲

    根本没有在家,而且也没有躲在房间里。

    这一个月的时间,父亲也不再回避我了,根本需要像以前一样躲在自己的房

    间里。

    「老公,半夜不睡觉你在干嘛?」

    正当我走到父亲房门口準备打开房门的时候,我的背后再次响起了小颖的声

    音,小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把我吓的半死,我的汗水一下就流了出来了。本来

    夜晚很黑,而且我本来就小心翼翼的做着偷偷摸摸的事情,现在再次被人抓到了。

    我回头看着小颖,只见小颖睡眼朦胧的站在门口,揉著眼晴对我说道。

    「我想抽烟,但是发现打火机没有了,我去父亲房间看看有没有打火机…」

    在职场上这么多年,我随机应变的能力还是十分出众的,我找了一个理由,

    同时摇了摇手中的烟盒说道。

    其实打火机就在烟盒里,因为只剩半盒香烟,我就顺势把打火机放进了烟盒

    里,这个时候没有想到成了我救急的理由。

    「在鞋柜里有啊……」

    小颖去门口的鞋柜里找到一个打火机,之后递给了我。

    「我上小的,我先来吧……」

    小颖递给我打火机后,俏皮的说了一句就进入了卫生间,并且把房门关闭了,

    而我拿着烟和打火机站在门外,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和心跳……。

    第27章。

    小颖出来后,就直接回房继续睡觉了,我走进卫生间里,坐在马桶上抽烟,

    心中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但是感觉却十分的奇怪。

    这一夜为什么自己显得这么的被动?难道是自己太心急了吗?自己以前根本

    没有遇到现在的这种情况,难道一切都是巧合吗?为什么感觉总是怪怪的。

    回到了臥室,自己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平静,或许一切只能明天回公司寻找答

    案了。

    我不知道件么时候睡过去的,当醒来的时候,小颖已经準备好了早餐。

    平静的吃着早餐,临走的时候小颖照例给我弄裤脚和打领带,一切和往常一

    样。

    开车去往公司的路上,我心中的疑惑更深了。总感觉小颖和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的小颖比以前多了一丝稳重,少了一份懦弱,没有以前对我的那种畏惧和奉

    承了。反而和以前一样,真正回归到了互相平等的状态。

    这种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吗?但是为什么小颖的眼神中总有一丝不清不楚的

    东西,自己捕捉到了,却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来到了公司,我让自己快速进入了状态,而到中午难得休息的时候,我拿出

    了口袋里那个加密狗,这个加密狗带出来可真的不容易,就是害怕被小颖发现。

    趁着办公室没人,我把加密狗插入了电脑之中,之后打开了许久没有打开的

    监控界面。

    此时的小颖正在家里收拾家务,家里的电脑是打开约,小颖现在每天的时间

    几乎都泡在了网络上,逛购物网站,看新闻,收集素材,忙的不亦乐乎,不过我

    不在乎这些,毕竟小颖现在还在修养阶段,又没有工作,用网络去打发时间也不

    错。

    看着家里的实况监控,我有些犹豫,我该怎么去看监控?是从头看还是从后

    往前看?此时我最关心的是小颖那天为什么没有来接我,而且没有给我打电话,

    我总感觉小颖对我的解释有些虚心,而且那天小颖的表情也不是很正常,还有,

    昨天晚上父亲房间隐隐飘出的那种腥昧是怎么回事?

    我决定从早上开始看起……

    我把视频的时间调整到昨天的早上,前天晚上我已经告诉小颖我飞机起飞和

    降落的时间了,从美国飞到中国要10多个小时左右,飞机是凌晨起飞,大约中

    午到达中国。

    早上起来后,小颖表情显得有些无趣,她看了一下时间后,低头坐在沙发上

    犹豫著。

    我预想中,小颖知道我今天要回家的消息后,应该会十分的兴奋才对,但是

    小颖此时根本没有看到多少的兴奋表情,反而有些平淡。

    现在坐往沙发上犹豫是因为什么呢?,照道理来说,小颖此时应该玩电脑打

    发时间才对。

    小颖在沙发上坐着,偶尔眉头微皱,偶尔会显得比较纠结,默默的在沙发上

    坐了两个多小时,而且没有动。

    「爸,你今天方便回来吗?」

    小颖坐在沙发上犹豫了一会后,就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而听到小

    颖给父亲打电话后,我的心突然揪紧了起来,难道自己猜想的是真的?自己最担

    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吗?

    「嗯,等你回来就知道了……」

    父亲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或许是问回去干嘛,小颖在这边说了这么一句话

    后,俩人的电话就掛断了。掛断了电话后,小颖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间,此时的

    时间是大约上午十点钟左右,距离我到家大约还剩不到四个小时。

    给父亲打完电话后,小颖就开始準备午饭,和我预想中的不太一样,小颖的

    午饭準备的比较平常,就算是家常便饭。

    当小颖準备好午饭后,时间也定格在中午是吃饭的时间,距离我回家还有三

    个小时左右。

    而这个时候,父亲也到了。只见父亲打开房门走进了屋里,而这个时候正好

    小颖也端着饭菜从厨房里出来。

    「怎么这么晚?正好洗手吃饭吧……」

    小颖看到父亲的身影,甜甜的一笑。

    「嗯,刚忙完……」

    父亲看着小颖,脸上还是多少有一丝不自然,笑了一下回复道。

    父亲脱完鞋子后,就走进了卫生间洗手。

    洗完手后就来到了饭桌前,父亲坐在饭桌上显得比较拘谨,看这个样子不像

    是和小颖经常独处的样子。

    「锦程呢?还没从美国回来吗?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父亲寻找了一个话题,一边问道,一边用目光在房子里快速巡视了一番。

    「他……还要几天才能回来……」

    小颖坐在饭桌上,听到父亲的话语后,犹豫了一下回复道,但是回复父亲的

    话却让我目瞪口呆。

    什么!我还得几天才能回来?我不是昨晚刚刚告诉她我今天回到家吗?小颖

    难道是健忘了吗?如果没有健忘,那么小颖就是故意在欺骗父亲,那么她为什么

    欺骗父亲呢?头脑越来越聪明的我,此时却很糊涂,根本无法知道她的想法。

    父亲听到小颖的话语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但是目光中没有了以前的那种

    期待,因为他知道以后和小颖的私生活彻底断了。所以我回来与否还有什么差別

    吗?俩人开始自顾自的吃着饭,父亲显得十分的安分,但是多多少少会有一丝紧

    张。

    看到俩人的这幅表情,我的心情不由得放松了一些,以我的经验来判断,至

    少在这半个月里,俩人根本没有发生什么,如果发生什么的话,俩人会显得亲密

    很多,但是此对俩人一直维持著公媳该有的尺度和距离。

    俩人在吃饭的时候,都显碍心事重重,毕竟虽然现在情况不同以往,但是俩

    人那么多的回忆却不时的在俩人的头脑中回放。

    在低头吃饭的时候,父亲偶尔会扭头偷看一下小颖,而父亲偷看小颖的同时,

    小颖也正在看他,父亲赶紧转回头,老脸一扭,而小颖显得比较坦然。

    一顿饭在安静的氛围中结束了,午饭后小颖开始收拾房间,而父亲则坐在沙

    发上,他此时有些坐立不安,时不时的看向小颖,时不对的看一下时间,他数次

    想张口说话,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下。

    小颖一边在厨房收拾著,一边偶尔会看向客厅的父亲,每次俩人目光对视的

    时候,父亲的目光都会闪躲,而小颖则显得十分的淡然,这一幕在以前出现过无

    数次,似曾相识。

    小颖此时显得心事重重,当收拾完毕之后,小颖走到了客厅之中。目光看向

    了墙壁上的时钟,此时距离我下飞机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小颖,你叫我回来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东西坏了?」

    父亲这个时候终于受不了这种安静的氛围,不由得张口问道,虽然知道一切

    都不可能了,但是父亲的眼神中还是有那么一丝期待。虽然不发生什么,但是至

    少小颖心中还有他一丝的地位。

    「是啊!家里的卫生间的热水器有些坏了……」

    小颖看完时间后。看了父亲一眼。表情显得十分的淡然。

    「是吗?我去看看……」

    父亲听到小颖的话语后,没有说其他的,但是表情中透露著一丝奇怪。

    毕竟热水器坏了可以找厂家售后来修理嘛,为什么让他来?而且他还不一定

    会修理。

    「我先试试吧,如果不行就得找厂家售后来修……」

    父亲说完之后起身向着卫生间走去。

    「好的,就算找厂家来修,也需要爸你在才行啊,毕竟我一个人在家,有些

    害怕……」

    小颖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一反常态,没有了刚刚的平淡和拘束,竟然笑着

    和父亲说话,而这一副笑脸让走到卫生间门口的父亲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第2章。

    「热水器怎么不好使了?」

    父亲走到卫生间后,站在热水器前,目光注视著热水器。

    「就是不出水,不知道为什么……」

    小颖站在了门口说道。

    「是吗?……哎呦……」

    父亲听到小颖的话语后,就用手转开了热水器的开关,结果花洒却正常出水

    了,而且由于父亲正对着热水器的花洒,所以那些水流从父亲的头顶淋到了父亲

    的脚底,而猝不及防的父亲发出了一声惊呼,赶紧又关闭了花洒。

    也难怪父亲,毕竟小颖说不出水了,父亲才敢站在热水器下转开开关,结果

    一瞬间被淋成了落汤鸡。

    「怎么回事?昨晚我用的时候还不出水。现在怎么突然出水了?」

    小颖看到这一幕后,赶紧拿了一条毛巾递给父亲,但是脸上的惊讶却显得那

    么的做作,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诡异。

    「没事,或许昨晚正好没水了,所以才没有出水……」

    父亲拿过手巾擦拭自己的头发和脸,但是身上的衣已经湿透了,让他很不舒

    服。

    「你快回房间换衣服吧,我正好把你这套衣服洗洗晾干了……」

    小颖很体贴的说道,同时身体让开了卫生间的门口。

    「好吧……热水器好使就行……」

    父亲一边说着,一边走出卫生间,向着自己的臥室走去。

    父亲走回了臥室,而另一边的小颖则目光平淡的目送父亲走进臥室。

    之后小颖开始用拖布擦拭著卫生间的地板,毕竟卫生间的地板上也有不少的

    水渍。

    父亲回到臥室后準备脱衣服的时候却停住了,他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房门,换

    衣服的时候自己是不是该锁门,但是父亲纠结了一会后,就苦笑的摇了摇头,或

    许他在嘲笑着自己的想法,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换衣服怕什么?而且小颖也知道自

    己在房间换衣服,她肯定不会闯进来的。

    父亲开始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结实黝黑的胸膛,之后又脱掉了自己的裤

    子,现在父亲浑身上下除了一条内裤以外就一丝不掛了。

    父亲的身体和以前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那么的黝黑,因为年龄的关系,皮

    肤已经显得有些干瘪和松弛,一如往昔,胯部内裤下的轮廓依然是那么的雄伟,

    虽然还没有勃起。

    父亲没有立刻脱掉自己的内裤,虽然内裤也已经湿了。

    父亲穿着内裤撅著屁股打开衣柜开始寻找衣服,但是寻找了半天却没有衣服,

    整个衣柜竟然空空如也。

    在和父亲谈话过后,父亲就很少回家了,常住在小岛上,所以把衣服拿到小

    岛上不少,但是家里还是留有几套换洗的衣服的,但是此对衣柜竟然空空如也,

    甚至连内裤都没有了,父亲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最后没有办法,父亲只好把邢套湿漉漉的衣服重新穿上了,之后走出了房间。

    而正好从卫生间出来的小颖看到父亲穿着衣服出来,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

    「那个……衣服没有了,可能都被我带到小岛上去了……」

    父亲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哦,对了,我忘记了,今天早上我把家里所有的衣服都洗了。顺便把你衣

    柜里的衣服也洗了,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凑巧。你等等吧,衣服也快干了……」

    小颖一边说话,一边走到阳台,用手捏了捏一架上父亲的衣服。

    「哦……好吧……」

    父亲听了小颖的话,显得有些无奈。

    「你先回臥室,把这身衣服脱下来,我也正好给你洗洗……等这些衣服干了

    你再换上……」

    小颖看着穿着湿衣服的父亲,不由得说道。

    「那……好吧……」

    父亲说完后重新回到了臥室,当他把衣服都脱下来后,穿着内裤,却陷入了

    尴尬,因为他怎样把衣服送出去啊?难道穿着内裤把衣服拿出去?虽然俩人以前

    无数次的赤裎相对,但那是以前,现在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

    「爸,你好了没有?」

    小颖站在客厅等的有些不耐烦,不由得出口问道。

    「啊……好了……」

    父亲不由得有些着急,最后咬了咬牙,身体躲在门后,之后打开了房门,门

    口开的很窄,之后快速把衣服和裤子从门缝扔了出去。

    「还有内裤,把内裤也脱下来一起洗……」

    小颖走到门口捡起了父亲的衣服和裤子,发现竟然没有内裤,不由得再次对

    父亲说道。

    「啊……」

    听到小颖的话,父亲关闭房门后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啊什么啊,快点,锦程和你一样,都不爱换洗内裤,我一起都帮你们爷俩

    洗了……」

    小颖却显得很洒脱,对着父亲的房门说道,语气中没有丝毫的娇羞。

    「那……好吧……」

    父亲此时有些惊慌失措,似乎对于小颖这种关心不适应,但是他还是听从小

    颖的话,脱掉了自己的内裤。

    父亲不是一个爱干净的人,此时他的内裤兜布中间已经很黑了,上面沾染了

    尿液,污垢的混合物,监控只能看到画面和声音,如果能够识別气味的话,或许

    父亲此时内裤上的味道很难闻吧。

    父亲最后还是咬著牙开门把内裤扔了出去,之后关闭房门显得十分的不好意

    思,毕竟在小颖的面前,他不希望让她看到自己邋遢的一面。

    小颖倒是十分不在意的捡起了父亲的内裤。之后走到卫生间里,把父亲的衣

    服裤子扔进了洗衣机里,把父亲的内裤单独扔进了盆子,用水开始浸泡。

    在屏幕中看到小颖这个样子,我的心中不免得有些异样,当然,还是有微微

    醋意。

    但是细想想,虽然给父亲洗内裤有些不适合,但是这是小颖表达孝心的一种

    方式,只是小颖什么时候这么洒脱了?就算以前的时候,小颖做这些的时候,也

    会脸红不自然才对,看似正常,却又十分的不正常。

    另一边,父亲脱去内裤后,浑身一丝不掛,站在地板上笔直的身体,此时最

    引人瞩目的当然是父亲胯下那条雄纠赳的大凶器,此时那根阴茎还没有勃起,就

    已经足以赶上平常人勃起的尺寸和长度。

    我在电脑屏幕中看着父亲的这根阴茎,是那么的熟悉,当然,对于父亲阴茎

    的熟悉是因为我在监控中无数次的看到它在我的目光下耀武扬威,一次次征服我

    最心爱的妻子。

    小颖一次次沉沦在它疯狂的操干之下,让她达到一个又一个的高潮。

    对,就是它,让我的妻子失去了清白之身,一次次的插入我心爱妻子的阴道

    之中,一次次通过它把精液注入妻子的子宫中。

    看着父亲疲软的阴茎,我的大脑不由得陷入了回忆之中,仿佛一次次的回忆

    历历在目。

    我晃了晃头,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思绪,毕竟那些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的

    生活已经重新开始了。

    而另一边,小颖启动洗衣机后,走出了卫生间,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墙壁上的

    掛钟,此时距离我飞机降落,已经不足一个小时了,可以说再有一个多小时,我

    就差不多可以下飞机到家了。

    小颖看完时间后,回到了我俩的婚房之中,小颖脱去了自己的衣服,浑身上

    下只穿着内裤和胸罩,她的身材依然没变,或许是经过父亲一次次的滋润,小颖

    的身材仿佛更胜从前,胸部似乎比以前更加的丰满,胸罩中间那道乳沟仿佛比以

    前更加的深邃了,小颖的臀部在内裤的包裹下,似乎比以前也更加的挺翘,总而

    言之,小颖的身体比以前更加的诱惑,反而还带着一丝妖媚……。

    第29章。

    以前听说女人是需要靠性爱滋润的,原本认为这是无稽之谈,但是看到小颖

    身材的变化,这句话却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小颖脱完外衣后,犹豫了一会后就脱下了自己的胸罩,那对生机勃勃的34

    D巨乳再次显露了出来。失去了罩杯的舒服,双乳上下轻轻的颤抖了几下,粉红

    色的乳头上下跳跃著,而不同以往的是,小颖的乳头此时竟然是勃起的,按照女

    性生理来说,女人的乳头就和男人的阴茎一样,动情的时候乳头就会充血勃起,

    此时的小颖难道是动情了吗?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适应,小颖和父亲独处的时候,难道还会情不自禁的动情

    吗?小颖挺著丝毫没有下垂的双乳慢慢弯腰,双乳慢慢变成了水滴型,倒吊在胸

    下,随着小颍身体的动作慢慢的摇晃著,而小颍弯腰是为了脱去自己的内裤,小

    颍弯腰抬起两只脚,把内裤从自己的身体上解除。

    随着最后一层遮羞布被除去,小颖的身上已经一丝不掛了,浑圆饱满的臀瓣,

    两个臀瓣中间深深的臀沟,胯部洗稀疏的森林,森林中若隐若现的粉红色盼阴唇,

    一切都充满了极致的诱惑,任何一个雄性生物看到这幅美景,也会被刺激的失去

    理智,不顾一切的扑上去享受这顿美食。

    小颖的阴唇还是粉红色的,没有任何变黑的迹象,记得在以前听说过,女人

    被操过的次数越多,阴唇就合变得越黑,但是小颖的阴唇被父亲的阴茎摩擦过无

    数次了,但是依然是粉红色盼,和以往比没有任何的变化,反而身材的比例和诱

    惑更胜从前。

    小颖脱去内裤和胸罩后,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找出一套新的内衣裤换上。而

    是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之后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打开了臥室的房门走出了

    房间……

    小颖走出房间后,身影出现在客厅里,小颖此时浑身赤裸一丝不掛,丰满性

    感的身材暴露在客厅之中。

    不过此时我倒是松了一口气,父亲此时也浑身赤裸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就

    算小颖裸体在客厅很长时间。也不会被父亲看到。

    小颖这是要準备到卫生间去洗澡吗?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否定了我的猜想,只

    见小颖走过了卫生间的房门,竟然向着父亲的房间走去,赤裸的娇躯离父亲的房

    门越来越近……

    此时我的心已经跌到了谷底,我咬著自己的嘴唇,如果此刻我还察觉不到小

    颖要做什么,那我就太傻了,为什么,小颖为什么违背了我俩之间的承诺?难道

    她真的已经被性慾完全控制了吗?

    为了和父亲之间的性爱,弃我俩的感情不顾了吗?我俩的感情正在快速升温,

    难道还抵不过父亲带给她的性爱吗?难道小颖真的已经无药可救了吗?不会的,

    或许小颖不是要去臥室呢?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把我最后的一丝希望给打破了。小颖站在了父亲的房门

    口,此时她浑身赤裸一丝不掛,是真正的一丝不掛,因为小颖此时连拖鞋都没有

    穿,光着脚踩着她刚刚擦擦干净的地板上。

    小颖站在父亲的门口,而一门之隔的房里,父亲还坐在床上等待着衣服晾干,

    由于小颖是光着脚走路,所以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也没有惊动房里的父亲。

    小颖赤裸著身体站在父亲的门口,她没有立刻进去,反而闭上了眼睛,不知

    道在想着什么。

    小颖在父亲的门口站了-分钟后,她没有睁开眼睛,而是伸出自己的双手,

    抚摸着自己的脖子,之后双手从脖子上顺着锁骨顺势而下,双手滑过自己的双乳、

    细腰、胯部、最后在自己的两片臀瓣汇集。

    当小颖的双手从自己的臀瓣上离开之后,小颖的双眼也睁开了。此时小颖的

    眼中没有了紧张和犹豫,反而显得十分的淡然,她伸出了刚刚抚摸过自己娇躯的

    手,压往了父亲房门的把手,之后把房门把手压了下去……

    「咔……」

    父亲的房门打开了,声音惊动了臥室中正在沉思的父亲,父亲此时似乎没有

    反应过来,或许也忘记了自己此时全身赤裸,就那么看着打开的房门,而房门真

    正的打开后,父亲的目光就由平静变成了惊讶,因为他看到了一幅自己无比熟悉

    的美景,一具自己享用过无数次的身体,那具自己期思暮想的身体。

    小颖打开房门后,没有任何的娇羞,显得十分的坦然,在父亲目瞪口呆的注

    视下,小颖走进了房间,迈著稳健的步伐走了进去,而父亲的眼睛一直盯着小颖

    赤裸的身躯,没有一刻离开过,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父亲的眼球随着小颖的身影移动着,原本父亲的眼球是左右转动,最后眼球

    慢慢向上翻动,因为小颖的身影已经走到了他面前,父亲坐在床上,只能仰视著

    小颖,而小颖的目光也一直注视著父亲的眼神。

    当小颖的身影站在父亲面前立定,俩人的身体距离只有不到二十公分,整个

    房间在这一刻陷入了安静之中。

    白天的时间,室内光线十分的明亮,两具浑身赤裸的身体,男性的身体长满

    了皱纹,皮肤是那么的黝黑和苍老,胸前和胯部长满了黝黑浓密的黑毛,此时男

    性被皱纹包围的眼睛正带着惊讶,父亲的大脑此时或许已经短路了。

    而另一具身体却是那么的年轻和靓丽,皮肤洁白而光滑,没有一丝的色斑和

    皱纹,犹如牛奶般洁白的皮肤,婴儿娇嫩一般的皮肤,配上倾国倾城的容颜,与

    面前那具苍老丑陋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本来两具完全不搭配的裸体,此时

    却近距离的挨在一起,两个无论样貌和年龄极不相符的异性却处在同一个房间中,

    多么诡异和不正常的一幅画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俩人就那么注视著,彼此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此时

    没有言语的挑逗,没有彼此的接触,彼此的眼神和身体就是最好的催情药,俩人

    对于彼此的身体是那样的熟悉,也曾经无比的迷恋,现在久违的两具身体再一次

    近距离接触。

    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终于反应了过来,他的眼睛恢复了清明,眼神赶紧闪

    躲起来,不敢与小颖对视,他的目光低下。但是低下的目光不偏不倚,正好对準

    了小颖胸前那对丰满的巨乳,两颗粉红色的乳头近距离的闪耀著父亲的眼球。父

    亲此时还不如不闪躲目光,这对让他无比迷恋的乳房,更加刺激了他的男性贺尔

    蒙。

    而反应过来的父亲,身体早已经自主的做出了反应,他胯部那根疲软的阴茎

    已经慢慢的勃起,由于他是坐在床上,阴茎被腹部和大腿央在中间,但是勃起的

    阴茎是那么的坚硬,竟然冲破了腹部和大腿的束缚,雄赳纠的显露出来,暴露在

    两人之间。

    而小颖在父亲的露光闪躲之后,也低下了自己的目光,而她的目光不偏不倚,

    直直的落在了父亲胯间那根无比粗壮的阴茎上,而正对着小颖眼球的是父亲那鸡

    蛋大小的龟头,龟头顶端的马眼此时正对着小颖的眼球,仿佛是一根冰冷的枪口,

    正在瞄準它的目标,随时準备发射。

    俩人的目光都盯在彼此的身体上,而且是对方最私密性感的部住,时间仿佛

    在这一刻停止,谁都没有说话,谁也没有主动……

    而我看着这一幕,已经浑身瘫软的躺在老板椅上,我没有勇气再继续看下去,

    但是我必须强迫自己看下去,到底谁会主动?是半途而废还是有始有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