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第三结局)(改编结局-爱我别走)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barbar1983。

    字数:8321。

    改编者语:我是个很讨厌悲剧的人,所以一直希望每份爱情都可以幸福。

    个人觉得小颖跟王锦程其实都是真的对对方爱得很深,但为什么呢?没有答

    案。月老一直只强调是他们在性与情间的矛盾和被受节磨,但性是有了,情何在?

    就这样只是说说他们相爱,那未免太无力。

    既然小颖会这么深爱的自己的丈夫,那真的是个一无是处的男人?答案明显

    不是,所以由一开始锦程这就是被黑化的。而就跟小颖的情感交流而言,王锦程

    似乎还比不上老人渣。说什么山盟海誓的是一笔带过,没回忆没片段,彷彿感情

    就是天生的。难道就因为他叫锦程就有感情?太逗了吧?

    而王锦程以三十岁便可以当一名高管,那在工作能力应很出众才是,不可能

    想不到问题,那为什么他就这么容易轻率便压上了自己最爱的女人?这也不合理。

    心理变态固然有之,但更多应是他相信他跟小颖的爱情和不了解老人渣的强悍,

    所以他便悲剧了。

    回看第一章,整个故事的起因是他身体出了事,没法满足欲求不满的小颖,

    他是一直都在自责没尽丈夫的责任的,所以才打开了盒子。找上父亲只是一个偶

    然的巧合,他发现自己对公媳乱伦有反应,即使没有父亲、他早晚也会为妻子送

    上别的男人,因为他爱小颖多於自己。所以他出卖了小颖的身体,但他在感情上

    却此终如一。

    虽然作者笔下他就是个变态,但从他的描述不难发现现实生活中其实就有不

    少这类人的存在,就是那有强逼症倾向的人。他们事事要求完整,即使遣心也要

    完成的,他们普遍工作能力都比普通人强,但多数心理都有一些变态。而且还是

    能力越强心理越变态,不少变态杀手就是这类人。所以虽然锦程有不少可恨的地

    方,但见多了这种人我也不觉得他多奇怪,而是很可怜,往往走错了路也不自知。

    整个第三结局差不多都是在虐王锦程,报复他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但他对

    小颖的爱其实早已远超过欲望,他爱的是小颖的人,小颖的心,所以他才会这样

    纠结。

    虽然他很低劣,但对一个情深的男人,难道就不能给他一个救赎的机会吗?

    而小颖,虽然是很爱他的丈夫,但作者却赐下了她极淫荡的身体。与其说她

    被一对人渣父子逼害,不如说是被作者逼害吧。她就像一个被一群山贼强抢入山

    的的女人,想逃但又逃不出去。最终慢慢屈服。

    在一条没法回头的跑道上,他们早没有希望。死亡,就是他最好的归属。但

    我想,在这部一部说性与情的矛盾的作品意然欠缺了最要的爱情,这是对他们及

    读书的遗憾!

    所以,就让我来完美他们的爱情吧!!以下是个写在色文上的爱情故事!

    锦程视觉。

    时间是下午的三时二十三分。这是我折肢后的第八天。我现在就住在市郊一

    家高级私家医院的一个单人病房中,这房间的环境不差,有一个寛阔的阳台,就

    在我床边两米外。可惜我的双腿己经被切除,走不过去看清外面的风光。

    看着自己空荡荡的下半身,罪有应得的解脱感稍微舒缓了我心中的酸痛。就

    在办公室我明白小颖已知道我出卖了她。在看到她报复性的出轨后,我逃离了办

    公室,关上了手机,失魂落魄地驾着车游荡着。

    其实我早便知道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小颖会这么狠。但我

    不能怪她,因为都是我的错。

    我开着车,漫无目的但也本能地游荡着。去了不少地方,全是我跟小颖一起

    去过的,我在寻找着回忆的慰藉。我每到一个点,便会回忆起跟小颖的点滴,回

    忆起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容。那时的她,很幸福。那怕是在我身体出事后,

    仍然一样。

    我忽然明白,她当初宁愿偷偷抱着我自慰也没理会其他男人,她自慰时也叫

    着我的名字并这不只是求欢,更多是希望我可以关心她,但我却把它当成梦魇,

    逃避着它。所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那时的我只是在逃避,我寄情工作,根

    本没照顾好小颖的感受,才令她如此寂寞。如果我给她足够的爱,或许我们不会

    这样子。原来,我只是个最失败的丈夫。

    一直被我强行压抑在心底的情绪开始慢慢地脱离我虚伪的外壳,破开我自私

    的面具,我终於还是要面对真正的自己,

    王锦程!你就是个他妈的狗养出来的没用男人!乌龟王八生出来的人渣!满

    脑子变态的畜生!

    我跪在一棵树下,大声痛哭。我痛恨,为什么我会把她弄成这样子。我不是

    很爱小颖吗?那为什么会伤害她把她送给别的男人?我有想过她的感受吗?回忆

    起过去种种,其实性爱真的是比爱一个人重要吗?我不相信,性再重要也比不上

    爱情。

    悔恨的泪水充满了我的眼睛,大遍洒落带有我们回忆的地方。看着我们过去

    留下的痕迹,彷彿在嘲笑我的无能。我在事业上再成功又如何?连最爱的女人都

    没守住,我就是个废柴,就算给我多一万倍的财富,我也是一团屎,甚至不是一

    个男人!

    在自责和哭泣的我,就这样危险地以一对看不清道路的双眼,驾着车,追逐

    着已那经离我而去的回忆,最终车子失控,我沖了下山。

    在我出车祸后的每天,小颖和父亲每天都会来看我,有时候会带上浩浩,岳

    父母也来过。但每次父亲只会看我一眼便会借故离去,就在门外等着。而我由手

    术后第三天醒来后,每次见到他们都只是像木头人一样默默地望着小颖的脸孔,

    彷彿完全没听到她的话,她说什么我都没有回应,只是看着她。我知道她很忿怒,

    即使我已经没了双腿,她仍是很生气。所以每天她都跟父亲一起来,她是在示威。

    而且这昨天更是拖着手进来,临走前也故意在我面前跟父亲态度亲暱,还说了很

    多刺激我的气话,但我仍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你在怨我吗?」

    「你有什么话便说吧!别装哑巴!」

    「我知你现在心情不好,但你总得说话。」

    「王锦程,你还是男人吗?我又出轨了!你都没一句话吗?」

    「昨晚我又跟爸做爱了!你不是喜欢看吗?要我把加密狗带给你吗?保证精

    彩的啊!你快说话啊!」

    面对小颖越来越恨心的说话,我仍然是沉默。事实上不是不想说话,而是我

    有太多的罪孽,我不知道怎样告诉她自己有多后悔,我有多爱她,我多跟她说对

    不起,但我说不出口。由第一天看到他们是一起来时,我便说不出口,我的灵魂

    已被抽离。我怕自己一开口便只会忍不住哭出来,我告诉自己这么多年来是多么

    坚强,我在事业上是多么成功,我一直以自己的理智为傲。但原来,在爱面前,

    我很软弱。

    他们一般是三时半左右来,逗留半小时左右便离开。在他们走后,我会躲在

    被窝中悔恨唾泪到凌晨直至昏睡而去。我不敢去想在他们离去后会做什么,那怕

    我知道那是气话,但我没法保证她会不会付之实行。她的报复不但催毁了我的灵

    魂,也击碎了我的自信。我只能不停回想那个被我出卖前的女人,从回忆中偷取

    一丝幸福,那怕它只是不停撕裂着我的灵魂。

    其实我明白,小颖心里仍爱我。但对父亲呢?对比起她的肉体出轨,我怕的

    是她爱上别人。性,只是一种身体的本能,但带上了情,一切便不再一样。我很

    希望告诉自己她会像过去那样只爱我一个,但她跟父亲发生的一幕一幕,我不停

    在我脑海中浮现,嘲笑着我荒谬的想法。

    她离我而去,其实早已注定,我只是努力在苟延残喘而已。事实上,就算当

    初没冷冰霜的话,我早晚也会找她,或复合,或死在她面前,我就是离不开她。

    如果只是令她起来,我只需要告诉她我的秘密便可以,何苦回来。亲手送小颖出

    去,也不是因为我大度,而是我想用内疚去拖住她离去的步伐,这是我唯一可做

    的争扎。每次透过监控,看着小颖一次又一次抗拒了诱惑,这其实才是我最渴望

    和高兴看到的事。

    我也曾产生一丝幻想,认为我跟小颖的爱战胜一切。但我太了解她,她是个

    重感情的人,她对父亲已经有了感情,而她对两人那肉体交纒的渴求也根本不可

    能割舍。我,从来没有希望。

    小颖很美,即使我们一起甚至结了婚有了孩子,她身边想抢走将她从我身边

    抢走的追求者其实没少过。但她爱我,所以从没有给过别人靠近她的机会,每天

    放工便会回家,需要出去时也会带上我,这也是其中一个我当初放心促成她跟父

    亲的原因。

    但由小颖愿意给父亲穿上婚纱的那天,所有事已经太迟。我所做的一切其实

    都只是自欺欺人。我心里一直明白,肉体的交媾,早已令她回不了头。虽然父亲

    并不会是个会令她真正爱上的人,但她渴望接受父亲一次又一次的灌溉,对他的

    感情也只会越来越深,直至完全把我取代。而父亲,虽然没打算破坏我婚姻的意

    思,但他想偷走小颖的人和心的想法却是实在的,而且越来越强烈。

    难道我就要做一个名义上的丈夫,然后看着她跟父亲相爱融吗?我做不到。

    我从不是个大方的人,甚至我很自私,我做的一切只为了小颖的爱,我只为了她

    而活。

    我就是个对爱情有洁癖的人,我不介意她有别的男人,但容不得她心里有其

    他人的全在。可惜,通向女人心灵的捷径是阴道,我们的柏拉图终敌不过父亲的

    张爱玲。

    死亡,早已经是我预计的结果之一,在复合前其实我也早已准备好。因为之

    前我们的分开和复合只是来去匆匆,所以财产一直未分配好。所有不动产和不少

    投资其实仍在我名下,我已准备好遗嘱,如果我死了,除了大部份给小颖外,也

    留了部份给浩浩,这是我这个自私的父亲唯一为他做的。我就是一只扑火的飞蛾,

    明知是死的结果,也要求那一刹那的爱火。只是这天,实在来得太快。

    复合后每天起来,看到她仍在我身边,我便会跟自己说她会回来的。我就像

    个染上了毒瘾的瘾君子,苟延残喘在她身边偷偷贪恋着这继渐离我远去的爱情。

    但从她对我的反应和跟父亲性爱的表现,我知道自己根本阻止不了她的离开。

    她的子宫早已被打上父亲的烙印,就算我强硬地斩断两人的关系,它也会随

    时间爆发。或许是一年,或许两年,小颖便会忍不住。如果我逼她,只会令她走

    上绝路,我不想她死,所以只有我死。

    当我最大的秘密却被揭穿,那小颖便直接会投入父亲的怀抱。就算她会原谅

    我,但有些伤害不是可以弥补。小颖是个任性的人,没有了愧疚的她会想着同时

    拥有。而我那父亲,也会豪不犹豫地乘虚而入去抢夺小颖。但我能怪他们吗?爱

    情没有对错,每人都有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错的,只在我亲手将小颖推入别人

    怀抱,而当我想挽回时,一切已经太迟。

    我内疚、我自责。曾经,我拥有世上最纯粹的爱情,但我却亲手把它沾污,

    就像最纯净的水给污染了,便永远没法回头。由我打开潘朵拉的盒子那天,我还

    有什么资格独佔着小颖的爱?没有。所以由那天开始,我便应该要死了。

    我轻轻抚摸着手中的小纸条,思绪再次沉溺在过去的幸福中。这时小颖进来

    了,只有她一个,我不由得高兴的笑了一下,细心地接好了纸条放在胸口的口袋,

    迎上了她的目光。她今天的脸有点红,脸上有点汗,但似乎心情没这几天的激动。

    「你来了。」

    「你终於肯说话,不装哑巴了吗?」

    「对不起。」

    「你不想看到我跟他一起?」

    这次没有答话。

    「你明明不喜欢我跟他一起,那你为什么又要让我们发生关系?」小颖开始

    忿怒,大声问我。

    「对不起…」面对小颖的质问,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但我的目光没有离开她。

    啪!!她给了我一个耳光。

    「对不起?我不是来听你说对不起!我要知道为什么!」

    「好吧…………你先坐下。」

    小颖就坐在我他前不足一米处,我们中间只相隔着一个床边,但我感觉我们

    的距离却已经是两个世界。我很害怕,想哭出来,我把抖震中的手藏在被下,深

    呼吸了一口气,开始了我的说:

    「其实自从我下面出问题开始,我便一直很苦恼。我寻找了不少方法,有食

    疗、也有运动、但都不成功。我偷偷再次看了医生,他说我的身体机能已开始退

    化,生理上已经很难复原,只有靠心理状态,用强烈的精神刺激去辅助,才可以

    回复正常人的水平。所以那段期间我每晚都会看一些色文,刺激自己下身,但效

    果仍不是很好。那时我很怕,怕自己不能尽丈夫的责任,而且…………我发现了

    你晚上偷做的事………我的的心便更慌。那半年的日子,我每晚其实都是在装睡,

    看着你辛苦苦地忍耐着,我很心痛,於是便起了帮你找男人的念头,我想………

    只要你爱我便足够了,我也想不得那么多。只是我知你保守,不会愿意跟陌生男

    人发生关系,便没有开口,只是这想法却像梦魇般压在我的心头。

    直至有一天,看到一篇公媳乱伦的,我竟然很兴奋,下身有了反应。我

    幻想着你们做爱的样子,感觉竟比没事前强烈。而不久后,我发现了爸其也很需

    要,便再次起了让你们发生关系的心思。「

    啪!!她又给了我一个耳光。

    「你问过我没有?!你有当我是你妻子吗?!」

    感受到脸上的痛,这次小颖更用力,而且把我的面皮也弄伤了,有血液在伤

    口溢出,但我不敢把被窝中震抖的手抽出,只能任由血液在我面上滑落。面对忿

    怒的小颖,我知道说什么也没用。只能继续我的话。

    「没有………当时我没有想那么多,只觉得你们的结合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最

    有效方法,是我们三人共同的药,所以便做了。而开始时我也认为自己没有错,

    因为我从监控中看到你们都得到满足,而我从观看你们的过程中也得到了重拾性

    能力的势头。」

    「你就是个变态!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要爱的心理压力有多大?而且既然你喜

    欢,那你又怎不一直装无知下去?」

    「是的,我后悔了。」

    「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你们看向彼此的眼神变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阻止?」

    「因为我看到你的满足。爸太强,这是我没法比的。我曾一次又一次地争紥,

    想终止你们的关系,但我实在没法给你一样的高潮。这就像毒瘾,我们三人都成

    了瘾君子。」

    「那当天在岛上你又为什么跳出来了?」

    「……………可以不回答吗?」我强忍着泪,困难地回答着。

    「……………对不起。」这次道歉的是小颖。

    「……………………………………」

    我们陷入沉默,两人都没有说话。她的目光停留在我头顶上的位置,眼神很

    乱,应是在思考着而我静静地看着她的脸,贪婪地努力记着每一个细节,我知道,

    这天后便没有机会了。这一刻,房中只有她和我,她的心还有我,我是多么希望

    世界就此毁灭,让我们永不分离。但真的可以吗?不可以。

    时间来到三时四十五分,小颖发现我脸上的血迹,翻出了湿纸巾,帮我抹掉

    了。

    「……………痛吗?」终於,小颖说话。

    「………………………不痛。」我本想摇头,但目光离不开她,只能生硬地

    挤出了两字。

    「……………」

    「……………」

    「……………我现在很乱,今天便到这里吧,我明天再来看你。」小颖说着

    站了起来。

    「……………………好。」终於要结束了,即使如何不舍,她还是有离我而

    去的一刻。

    「你又会想跟我离婚吗?」小颖忽然在门前停下问。

    「我警告你,这辈子都不要有这种想法!」但我未回答,她已经阻止了我,

    就如我们相恋时那样强势。

    「不会,下辈子都不会。」看着那久违了的气势,我回报了她一个真心的微

    笑。这才是我那个我熟悉的小颖,被我出卖前的小颖,我出事前的小颖。

    小颖听到我的回答后,也露出了微笑,是甜的,但我的心,很酸。这是真心

    话,是的,我只能下辈子回来再娶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我犯的错太大

    了,大得我已经没法承受,下辈子我一定会加倍补偿给你。

    「好吧,你今天好好休息,我明天来看你。」

    「好。」

    「锦程!」在临出房门前一刻,小颖又忽然回头。

    「什么事?」

    「那是气话。那天什么也没发生。」说完小颖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小颖的身影消失在门中,带窗的门自动合上,我的眼泪终於缺堤了。我

    忽然想起那个夏天,那个操埸上,我用了一首歌向她表白,我们就这样开始了。

    而现在,或许这就是一种宿命,我忽然很想再对她唱一次,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

    那怕她已听不到。在她走后,我用了点时间平复一下心情和因激动而不受控制的

    身体,对着门,开始大声的唱:

    我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样夜里的寂寞容易叫人悲伤

    我不敢想的太多因为我一个人

    迎面而来的月光拉长身影漫无目的地走在冷冷的街

    我没有你的消息因为我在想你

    爱我别走如果你说你不爱我

    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 再给我一点温柔……………

    一曲唱完,我又取出了小纸条。看着上面的文字,我吻了一下它,然后会心

    的笑了一下。这是我曾经对她的承诺,现在我将要履行了。

    ****************************

    时间来到五点四十分,派药的时间到了,因我的伤太重,我的药是注射式的,

    也就会用到是用针筒,所以需要护士来做。仍是平时那位护士,姓张。她也是个

    好女人,样子很美,而且性格很烈。昨天她看到小颖拖着父亲在我面前做着亲暱

    的行为,以为她是恋上老男人而在丈夫的病床前逼丈夫离婚的女人,便大声斥骂

    了她们,不但把她们从我房中赶了出去,还追到大堂去骂,弄得很多人对小颖和

    父亲指指点点的,令她们差不多是落慌而逃地离开。只是我没法感谢她,反而要

    连累她了。

    「我刚才看到你那坏老婆。她又来欺负你吗?」

    「她不坏,其实是我对不起她在先。」

    「你不用再帮那坏女人,你这几天的样子,我们这里每人都看在眼里,既然

    这么爱她,对她怎可能差?有个这么爱自己的男人都不好好珍惜,还要在你面前

    亲热,这种女人不要也罢,她再来你便再铵红色按钮,我一定马上来帮你的!」

    「呵呵!谢谢您了!」我笑了下,心中有点小爽。

    因为昨天看到小颖气沖沖出去招呼父亲,我便知道她又想耍报复了。虽然我

    内疚,但我已不是那个淫妻癖的贱男了,自然没有给别人当面跟自己老婆亲热的

    兴趣,所以便按下了招护士的按钮。而高级私家医院的服务果然不是着,在我数

    到二十,父亲才刚心急地从后抱住了小颖,连嘴唇都未碰到小颖,这位张姑娘便

    冲进来了。虽然小颖一定很不高兴,但能小报复了一下父亲,也令我放松不少,

    起码在我离开世界前的最后一夜可以睡得很香。

    「不客气,其实这种坏女人还想她做什么,你应该找到个更好的。」。「她尴尬地笑了一下。

    「啊?怎好呢?像你吗?」我装作坏坏的笑着。

    「…………原来你也会说笑。」她尴尬地笑了一下。

    「不,我现在就是个急需安慰的男人,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用口。」说

    着我指了一下自己下体。

    「你!!!!!」她的面一下子白了,然后转红。

    「不用不好意思,其实我比较喜欢实干,只是现在有伤口不太方便,所以只

    能麻烦你了,当然如果你自己坐上来我也没关系,只是请小力点,伤口会痛。」

    我一边说,一只手便去抓她的手,另一手向她胸前摸去去。因为太近,她来不及

    反应,被我在她柔软的胸口上抓了一把。

    啪!!又是一下响亮的耳光。

    「你这个变态!活该老婆跟人走的!」张姑娘忿怒地推开我的双手,怒气匆

    匆走了房外。

    对啊!我就个变态!活该老婆跟人走的。我向着张姑娘的背影深深说了声抱

    歉。然后看向刚才偷偷扣起的两枝针筒。看来当初为了讨小颖欢喜学的魔术没有

    白练,身手还在。

    我拿起了其中一枝,拉入最多的空气,摸了一下心脏静脉的大概位置,然后

    用力往自己的插去,将空气注入,一次、两次、三次……咔!针头断了,没关系,

    还有一枝。

    其实我知道自己打的位置不会太准确,但八次应该是足够的了。在张姑娘发

    现问题带着一大群医护人员来制止我的时候,我已经在半休克的状态。我用力保

    持着姿势,不让他们将我胸口的针筒拔出来。巨大的剧痛由我心藏的位置传来,

    令我没法呼吸。但这种痛对比起失去她,其实一点也不算什么。

    曾听过一位老人说,人一生只有两个时候才肯放开面对自我:未懂事前,和

    临死前。那我的自我是什么?我眼中的镜像开始变幻,由我第一次见面、到拍拖、

    然后结婚、怀孕。她的影子不停从我脑海中不断闪过,最终化作一阵花雨,留下

    一个身影。

    她身穿一身火红色晚礼服跟同色的高根鞋。头发从后收起、神情冷艳。她缓

    缓地举起了一只手,向上三十度角仰脸。然后轻轻扬起身下的高叉裙,露出下面

    一只黑色网袜的美腿。她迈起左右转换的舞步向我走来。我在幻想中伸出了双手,

    一只拉起了她的左手,另一只放在她腰间,我用力将她拉近了我。我们贴着彼此

    的额头、注视着对方的双眼。一枝射灯从远处照射着我们,我们就是这世界的唯

    一的一对。我感受着她的呼吸,开始转动起我们的舞步………这是探戈,我和小

    颖第一次跳的舞。那晚会上本来表演的是我的独唱,但最后我们心有灵犀的把表

    演变成了跳舞。就在那一舞,当我们在射灯下交流着彼此眼神的万份之一秒,这

    个跟我跳舞的女孩,就是我人生的全部。

    我陶醉在那几秒令我倾心的画面中。这一刻,我对世界充满不舍,如果上天

    可以给我重来,我一定不会打开盒子,我会好好爱她,疼她,珍惜她,保护她,

    但我打开了,所以我便得死。我并不怕死,但我害怕下辈子找不着她。可惜我还

    是必须要离开。血管内的空气随着我的情绪而加速进入我的心脏,我知道死亡已

    离我不远。终於我大声哭了出来,在我生命走到尽头的一刹那,我用尽了最后的

    力气喊出了我最想说的话:

    「颖!对不起!我错了!不要离开我!我爱你!求你别走…………」

    迷糊间我彷彿又看到那个深爱的身影……然后,便没有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