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62-265)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OCR:wolfang。

    字数:10876。

    第262章。

    整个房间陷入了安静,我的心反而不平静了,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耳朵的

    听力发挥到最大,但是却没有听到隔壁传来一丝的声音,难道两人正在「无言」

    的交媾?还是我说我的听力下降了或者房间的隔音太好了?

    或许小颖和父亲知道我在家,做爱的时候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时间一分一

    秒的过着,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实在受不了内心的煎熬,我慢慢的下了床,

    之后把耳朵贴在了房门上,但是还是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最后我咬了咬牙,慢

    慢的打开了房门,这个过程中我用力很柔,速度也很慢,过程中只有门锁打开的

    时候发出一丝轻微的声音……

    客厅熟悉的气息传来,漆黑的夜色中我矇胧的能够看到客厅物品的轮廓,但

    是我还是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从隔壁传来,难道小颖去了父亲房间两人睡觉了,

    什么都没有做?我看了一眼时间,小颖去父亲房间已经20多分钟了,就算前戏

    也该完事了吧。

    难道两人还没有进入状态,正在试探性的进行温柔的交媾?在门口等了一会

    后,我準备把房门打开,之后去父亲的房门口看看。

    只是我刚把房缝开大,就传来父亲房间房门被打开的声音,而且房门的声音

    很小很慢和,我刚才的声音和力度简直是一模一样。

    听到这个声音我我吓了一跳,赶紧把房门关闭,但是如果紧闭房门的话,肯

    定会发出门锁的声音,这样无疑打草惊蛇,因为那边已经传来了开门声,所以我

    赶紧放弃关门跑回了床上,保持著原来睡觉的样子,闭着眼睛无力调整自己的呼

    吸。

    不一会,就听到脚步声走到了门口,但是脚步声在门口停住了。

    听着那脚步的轻柔声,我知道是小颖的,难道两人完事了?小颖的脚步在门

    口停留了很久,这个过程中我能够清晰的听到小颖的呼吸声,至於小颖为什么在

    门口停住,我知道什么原因。

    惨了,刚刚因为被小颖差点撞破,所以我根本没有来得及关闭房门,就算有

    时间,我也不敢关闭房门,因为小颖从父亲的房间出来了,关门的声音肯定会被

    小颖听到的。

    现在小颖发现了房门是虚掩的,那么她会不会想到我刚刚开过门?现在只有

    希望小颖会认为是她离开的时候忘记关闭了房门,但是可能吗?小颖离开的时候

    肯定会小心翼翼,确认房门关闭隔音才会去父亲的房间。

    但是我的内心很紧张,仿佛自己正在偷窥突然被抓住的感觉。

    我此时很紧张,不知过了多久,房门终于打开了,脚步声慢慢的走进了房间

    里,小颖没有说话,慢慢的爬上了床,躺在了我的身边,她躺下后,呼吸显得比

    较急促,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什么的,在上床之前小颖把房门重新关闭了。

    「老公,睡了吗?」

    正在我继续装睡拖时间的时候,身边的小颖说话了,虽然说话的音量很轻,

    但是在这个寂寞寂静的夜里,显得非常的响亮。

    仿佛一颗小石子投入到一个平静无波的水面中,激起一阵阵涟漪。

    「没……」

    我本来想装睡不说话的,但是想到刚刚的「房门」事件,我还是决定从容一

    些比较好,我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张口说出了一个字。

    小颖进门后,我闻嗅了一下小颖身上的气味,她身上有一股父亲身上特殊的

    那种气味,很淡,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男性荷尔蒙的气味。

    「我和爸爸没有做……」

    听到我说话后,小颖那边陷入了短暂的平静,过了一会后,小颖才张开口说

    道。

    房间很黑,我没有睁开眼睛,小颖不知道有没有和我一样闭眼,我俩就这样

    在漆黑的夜里对话,仿佛是两个人相隔万里用语音对话一样,或许这种感觉可以

    消除一部分的尴尬。

    「因为我在家吗?」

    听到小颖的话语后,我本来想问出就一句「为什么」,但是这种问题对于小

    颖来说或许难以启齿,所以我直接了当的说出了「答案」。

    在我说出这个句话后,小颖那边陷入了长时间的安静。

    「老公,我……」

    小颖安静了许久后,终于说话了,只是话只说了半截。

    虽然小颖没有说其他的,但是后续的平静无疑承认了我的观点,两人都想到

    我在就在隔壁,不想上次一样认为我醉得很死,此时的我完全清醒的,换位思考

    一下,我也会紧张了,父亲由于紧张可能会无法勃起,而小颖则没有兴致。

    「睡觉吧……」

    我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劝不是,不劝也不是,最后只能说出这么几个字,

    等过了今晚再说。

    听了我说的这句话,小颖不再说话,整个卧室陷入了安静,随着时间一分一

    秒的推移,睡意席卷而来,而这个过程中我听到过很多次小疑压抑的深呼吸。

    等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我抹了抺眼屎,发现小颖己经不在我

    身边,我下床走出房间后,小颖正端着早餐走出来,她看到我之后闪躲了一下自

    己的目光。

    「洗漱一下吃饭吧……」

    小颖把早餐放到桌子上,语音很轻柔。

    我走进洗手间,或许是因为昨晚的关系,我进卫生间的注意力首先放在了刷

    牙杯子上,杯子的把手都在一侧,没有小颖再次求欢的信号,洗漱完毕后,我走

    出卧室吃着早餐,小颖也陪着我,这是昨晚小颖和父亲性爱失败后,我俩第一次

    面对面的面对,小颖显得很憔悴,得知她性瘾即将痊愈的时候,我现在也不摸準

    小颖现在的憔悴是因为性瘾还是因为昨晚没有睡好。

    父亲的房门紧闭着,有没有一丝的气息,父亲也没有出来吃饭,如果不是看

    到那双鞋子,不是昨晚的事情,我甚至会以为父亲的臥室空无一人。

    吃过了早餐后,我走出房门,小颖照常给我整理衣角和裤脚,我走出家门的

    时候,小颖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似乎不敢与我面对。

    来到了公司,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其实我的心中还是有一丝担忧,昨晚小颖

    和父亲性爱失败了,原因就是因为我在家,现在我离开家了,小颖和父亲会不会

    趁着我不在铤而走险在大白天……

    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担忧大白天家里突然来人,或许是由于自己的身份提高

    了?对于自己的脸面特別的在乎,也或许是由于自己一直以来的惧怕,如果事情

    败露,最后弄的无法收拾残局,暴露我最大的秘密。

    时间好不容易遇到了中午,叫了一份外卖,我想趁着这个时间看看家里的情

    况,小颖和父亲到底有没有在白天发生什么。

    只是当我们刚拿出加密狗的时候,我的手机却向起了短信的声音,而短信竟

    然是小颖发过来的。

    此时我拿着加密狗的手停在半空中,有些意外,更多的是好奇,要知道小颖

    已经很久没有给我发信息了,有事都是直接讲电话的。

    我直接点开了信息,只有短短的几个字:老公,我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一个坏

    女人?看到这几个字,我有些摸不著眉目,不知道小颖到底想到了什么?我赶紧

    回了一个信息过去,虽然打字慢,但是这样和电话相比,可以避免一些尴尬。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昨晚我就不应该去父亲的房间,虽然没有发生什么」

    「那是我同意的,不要牵扯到自己身上,忘记咱们曾经说过的话吗?」

    「但是……我昨天才知道,老公不像表面说的那样不在乎,我想的一直太简

    单了,忘记了一个男人最在乎的是什么。」

    小颖的这句话很隐晦,但是我却在第一时间读懂了这句话的意思………。

    第263章。

    小颖最终还是察觉了房门,并且知道了我在偷偷关注著她和父亲,看到小颖

    的这句话,我的心中十分的后悔,昨晚太冒失了,竟然打草惊蛇,还好小颖没有

    发现监控的秘密。

    不过这样的「打草惊蛇」似乎也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小颖竟然主动提及

    结束和父亲的关系。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感

    觉到丝毫的轻松。

    或许是自己可以想到小颖说出这句话,不是真心实意,至少不是很情愿的。

    可惜我现在看不到小颖的状态,小颖在发送这条信息的时候,表情是否十分

    的不舍和忧伤?「这是正常的,但是为了妳的身体,我这些都可以付出,不要想

    太多了。

    「好了,我要工作了……」

    思考了良久,我给小颖回复了这么一句话,结尾的时候,我撒谎断绝了这次

    短信聊天,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和小颖聊下去。

    「好的,老公,你忙吧……」

    小颖简单的回复了一句,之后一切都陷入了安静。

    而这个时候,外卖也送到了,我把外卖放在办公桌上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报表。

    但是此时的我却无法静心看下去,注意力总是无法集中。

    我关闭了报表,趁着中午没人,难得的安静,我再次打开了监控视频,只是

    我没有打开现在家里的监控,而是把视频监控调整到了昨天晚上……

    我把画面一会调前面,一回调后面,终于把时间调整到了我昨晚关灯的时间,

    画面开始播放和行进……

    我关闭了房灯,整个臥室陷入了安静,我和小颖并排躺在一起。

    我闭眼装睡,小颖也是闭眼装睡,只是在我的极力控制之下,我的呼吸还算

    匀称,虽然在监控中无法听到小颖的呼吸声,但是可以看到小颖急促起伏的胸口,

    胸部起伏的幅度很大,这个过程中,小颖数次睁开眼睛,只是她的头部没有动,

    而是尽量把眼睛看向我所在的方向,斜著眼球看我,不动脑袋或许是害怕发出声

    音惊醒我。

    这个过程中小颖的身体数次轻微抬起,但是小颖思考了一会后,就再次轻轻

    的躺了回去。

    看到她的状态,或许是想起身去下床,但是又害怕惊动我,或许也害怕我没

    有真正的睡着。

    当等了一两个小时后,时间差不多了,小颖也忍耐的差不多了,她终于慢慢

    的起身了,而她起身的过程中,一直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一丝的声音,而起身的

    过程中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着我的反应,在监控的夜视功能之下,我能够清楚

    的看到小颖眼中的紧张,但是紧张的后面蕴含的是欲火和急不可耐。

    画面中的小颖和我昨晚想像中的一样,小心翼翼的下床,之后开门,这个过

    程中我不断点着快进,因为这个过程太漫长了。

    当小颖走出房间关闭房门之后,她站在我两臥室的房门外,闭上眼睛深吸了

    一口气,似乎刚刚的过程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煎熬,小颖在门口站立了一会后,

    最后看了一眼睛紧闭的房门,眼中仍然残留着紧张,小颖再次深呼吸一口气之后,

    慢慢的踩着轻柔的步伐向着父亲的房门走去。

    只是画面看到这里后,我却感觉自己仿佛遗漏了什么,仔细回想一下后,似

    乎把父亲的画面给忘记了,昨晚和父亲一直近在咫尺,却始终没有见到一面。

    我準备把监控切换到父亲的房间,只是也感觉到不行,以前的自己从来没有

    这么慌乱和犹豫过,做事一直非常的有条理,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或许是因为医生的那些话,让还有些天一直做不了的决定。

    我把所有的画面都暂停,静下心来思考和总结著,最后叹了一口气平下心来,

    我把所有的监控画面都关闭。

    之后把监控的时间调整到了我早上离家之后,从头看起,以免自己有什么遗

    憾,会遗漏下什么。

    早上我离家之后,小颖照常準备收拾家务,但是眼睛却无意中总瞄向卫生间

    的方向。

    看到小颖这个样子,我的心中还是舒服了不少,至少这样总比小颖迫不及待

    的跑到卫生间看一眼要好,记得上次小颖就是迫不及待的跑到卫生间看,这次不

    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没有去看。

    最后小颖抱着脏衣服进入卫生间的时候,她的目光还是忍不住第一时间瞄在

    了杯子上,当看到杯子的方位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闪过了一丝兴奋,但是随后

    而来的还有一丝忧愁。

    小颖把衣服放在洗衣机里,之后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洗衣机洗完衣服的时间,

    洗衣机一个程序下来将近四十分钟。

    所以坐在沙发上双臂抱着丰满的胸部,低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她的眼睛不住的看向时间,最后她拿出手机,只是当手机要播出的时候,小

    颖又把手机关闭了,她咬著下唇显得十分的纠结。

    「叮叮叮……」

    当小颖还没有犹豫完的时候,卫生间里报出了洗衣机完毕的声音。

    小颖放下手机开始忙着家务,当做午饭,吃午饭的时候,小颖都显得心不在

    焉,眼睛不断的在时钟和手机上来回的流连著。

    似乎想给父亲打电话,却没有说服她自己。

    当吃过午饭,小颖躺在床上準备午睡的时候,看着时钟的时间,小颖眼中闪

    过了一丝焦急,最后她终于拿起了电话,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小颖没有说什么,

    只是问父亲今天回不回来,这相当於一句潜台词,如果父亲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

    思,就显得太笨了。

    掛断电话后,小颖背靠著床,咬著嘴唇,眼睛一直盯着时钟。

    而这个时候的时间已经到了下午2点钟,距离我下班还有三个多小时。

    据我对小颖的了解,小颖这个过程中也一直在纠结,那天我俩的谈话,到底

    是把父亲叫回来白天温存,还是躲过白天晚上进行?小颖给父亲的这个电话,说

    明她动摇了,也抱着侥幸说服了自己。

    看到这些,我的心有些紧张起来。

    难道小颖骗了我和父亲白天做过了?晚上去父亲房间只是为了给我演出一场

    戏?接下来的事情验证了我一部分想法,之间仍然不到半个小时,我家的房门发

    出了锁匙开门的声音,父亲仍然和上次一样,偷偷的开门瞄了一眼后,才进来,

    只是比上次偷偷摸摸的样子显得洒脱了很多。

    父亲开门后,直接看向了房门打开的臥室,是我俩的臥室,此时的小颖背靠

    著枕头坐在床上,一双洁白的玉足赤裸对着房门,看到父亲进入后,小颖抬头看

    了一眼父亲,没有像正常的公媳一样出门迎接和打招呼,小颖看了父亲一眼后,

    就赶紧低下了头,她的脸色慢慢的变红,目光注视著自己的手机,其实手中的手

    机是她在房门发出开锁声音的时候才拿起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掩饰现在的尴尬。

    父亲进门后,看到小颖没有说话,他也出奇的没有说话,只是换鞋完毕后,

    问候了小颖一句吃午饭了没有,小颖没有抬头,仍然看着手机,轻轻的点了点头,

    父亲换完鞋子后,照常去自己的房间里看了一眼,只是在自己的臥室里,父亲根

    本没有心思看自己房间的情况,而是眼睛不住的瞄向门口,似乎等待着小颖主动

    来找他。

    而此时的小颖坐在自己的床上纠结著,她一边看墙壁上的时间,一边看着自

    己的手机,最后她只能放下手机看着自己的门口,她咬著自己的下唇,当她把自

    己的下唇吐出来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下唇上深深的牙印…………。

    第264章。

    我在监控中看到小颖的样子,眼中透露出著纠结和急不可耐,只是似乎一直

    在考虑,内心的欲望和风险彼此在心中对抗著。

    另一边,父亲只能乖乖的等待着,如果不是以前的教训,或许此时早就主动

    跑到小颖的房间去求欢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小颖纠结了很久后,最终只能叹了一口气,她放弃了,

    虽然表情十分的不甘。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颖只能安静的坐在床上,眼睛时而看向门口,时而看向

    时钟,时间慢慢的推移,小颖眼中透露出一丝忧伤,不知道自己忧伤的是什么。

    而另一边,父亲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有些坐不住了,小颖给他打电话,叫他

    回来,意味着什么,他最清楚不过了,但是自己回来了这么久,根本没有其他的

    事情发生,仿佛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约会,等自己到达约会地点后,突然发现女

    的没有来,自己被放了鸽子,这种感觉十分的不好受。

    父亲纠结了很久后,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起身走出了自己的房间,他

    脚步很轻。

    此时纠结的小颖神经十分的敏感,父亲的脚步声虽然很轻,但是还是被小颖

    捕捉到了。

    当父亲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先停住脚步把头探向门口,小心翼翼的偷窥著,

    但是他看到的是小颖看向他的目光,两人的目光在这一刻对视。

    父亲老脸不由得一红,仿佛干坏事別人抓到一样,父亲赶紧把头缩回去,而

    另一边的小颖显得很坦然,最后只能叹了一口气慢慢的下了床。

    父亲缩回头后,深吸了一口气,被刚刚的一幕吓了一跳,面对小颖的时候,

    父亲完全没有老年人的稳重和底气,当父亲刚刚松完气的时候,又再次被吓了一

    跳,因为小颖从房间出来了,而且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

    父亲不敢与小颖对视,眼神娇羞的闪躲了一下,但是眼中带着一丝兴奋。

    小颖从房间出来,是不是意味着接下来……

    「咱们谈谈吧………。」

    小颖只是淡淡的和父亲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向着沙发走去,父亲丈二和尚摸

    不著头脑,只能看着小颖的背影发呆。

    「出了什么事了?」

    父亲站在原地,转了一下身子,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小颖,十分疑惑的问了一

    句,语气中却带着一丝紧张。

    「我前段时间和锦程谈了一下……」

    小颖坐在沙发上,双臂抱胸,把自己丰满的乳房无意中挤得更加凸出和丰满。

    听到小颖的话后,父亲没有回答,只能安静的站在原地,而且听到小颖的这

    句话后,父亲显得更加的紧张了。

    小颖看了一眼父亲后,就开始敍述起了那天与我的谈话,关于白天发生的性

    关系的风险,还有小颖对于小岛的抗拒,小颖开始说的比较含蓄,最后可能说开

    了,绕了一部分弯子后,总算把话说明白了。

    「那妳的意思是……」

    听完了小颖的叙述,父亲不由得偷偷的松了一口气,他或许刚刚在担心我俩

    谈论的是结束小颖和他的关系。

    不过他刚刚松了一口气后,就再次紧张的问出这个问题,只是问题换了一个

    角度。

    「如果锦存在家的话……」

    小颖说出了这句话的前半部分,但是下面的话已不需要言明,成年人都可以

    理解。

    「真的非得这样吗?」

    父亲显得的也十分的无奈和纠结,本来好好的两人生活,现在突然多了这么

    多的变故。

    「你还有其他的主意吗?」

    小颖此时才抬头问著父亲,脸上还带着刚刚说话的害羞余韵,听到小颖的话

    后,父亲站在原地思考著,眉头也皱了几下,思考良久后,父亲只能洩气了。

    我看着屏幕中的公媳二人探讨著俩人发生关系的时间和地点问题,仿佛是一

    对偷情男女,正在研究偷情的细节,这么不符合常理的一幕,竟然真的发生在我

    们的家里,或许没有亲眼所见,任何人都不会相信吧。

    「那我先回房了……」

    父亲思考了良久后,看了一眼时间,只能说出了这句话,同时语气也蔫下去。

    「等会锦程回来一起吃饭吗?」

    小颖也知道父亲这段时间一直躲著我,不敢面对我,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只

    不过她不得不面对我。

    听到小颖问出这样的问题,我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小颖想起以前父亲不吃

    饭躲在房间回避我的事情,竟然关心起了父亲。

    这一个小细节透露出很多的问题,在工作中,细节决定成败,所以我是一个

    非常注重细节的人,而父亲是一个粗人,根本没有理解小颖这句话的深层含义。

    「还是不了……」

    如果是其他正常的男人,现在此时应该要离开了,父亲应该要回小岛才对,

    但是父亲却没有提出离开,而是要去房间躲避,换层意思就是要回房间等待,对

    於小颖的身体他不会这么容易放弃。別说饿顿肚子,就是减壽十年也愿意。

    「那我先给你热点东西吃吧……」

    小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起身往厨房走去,没有征循父亲的意见,看到这一

    幕,父亲终于体会到了小颖对他的关心,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丝笑容中也包

    含最多的是幸福的感觉,小颖其实还是很关心他的。

    小颖做了点家常便饭,但是却是父亲最喜欢吃的东西,父亲坐在餐桌上吃着

    饭,虽然小颖做的简单,但是吃在父亲嘴里,却好比山珍海味,对于他来说,这

    是一个爱的晚餐。

    而小颖则坐在沙发上百般无聊的看着电视,但表情明显是心不在焉,时而皱

    起的眉头预示著她此时内心的纠结。

    父亲没一会就吃完了,而且吃得干干净净,似乎为晚上的事情準备著体力,

    让自己保持最好的状态。

    小颖收拾好碗筷后,又开始做晚饭,但是这次的晚饭是为我準备的。

    而时间也慢慢的临近了,父亲看了一眼时间后,就跑了一趟卫生间,在卫生

    间里蹲了许久才出来。

    而小颖也準备好了另一份晚饭,我的晚饭。

    晚饭摆上桌后,离我到家也就不到10分钟的时间,父亲赶紧转回了自己的

    房间里,躺在床上等待着,他似乎想休息一会保持精神,但是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显得十分的不耐烦。

    而小颖则坐在桌子上,守着今天準备的第二份晚餐,等待着自己真正的丈夫

    下班。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下班回家,看到鞋架上父亲的鞋子,吃晚饭……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刚刚还是十分的紧张的。

    虽然小颖在那次的谈话中没有给我承诺,就算她和父亲白天发生了什么,也

    不算违背承诺,但是我对于这件事情还是十分的在意。

    在看到小颖把父亲叫回来的时候,我心中已经基本判定两人可以在白天发生

    了什么,但是结局让我有些意外。

    只是看到小颖对于父亲的关心,心中还是有一股酸楚的感觉,小颖为父亲準

    备单独的晚饭,也为我準备单独的晚饭,在内心中我希望小颖对我好的更多一些,

    但是现在感觉小颖对父亲和我,似乎是平等的,我不喜欢这种被小颖平等对待的

    感觉,至少我没有那种作为丈夫的优越感。

    看完了这些,我看了一眼时间,时间还比较充足,如果点着快进的话,应该

    可以把昨晚两人在父亲卧室发生的一切看完,我此时很好奇,两人昨晚在臥室里

    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一丝的声音?难道真的犹如小颖所说,没有发生关系

    吗?。

    第265章。

    我把时间设定到了昨天晚上,接着小颖打开父亲的房门开始看下去……

    在这之前,父亲在我回家后,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呆在房间里显得十分的紧

    张,甚至有一丝的恐惧,眼睛不时的瞄向门口,甚至因为房间里的气压造成房门

    响动的时候,父亲的眼睛都会瞄向门口,眼中带着一丝期待和恐惧。

    或许每次房门向动的时候,他都认为有人会进来,但是不知道进来的是小颖

    还是我,如果是小颖,他是兴奋和期待,如果是我,他会紧张和恐惧。

    当最后房门真正向动的时候,父亲赶紧躺下去装睡,但是他急促不平稳的呼

    吸出卖了他,房门小心翼翼的打开,小颖的身影慢慢的钻入了父亲的房中,为什

    么说是钻入,因为小颖打开父亲房门的时候,房门只开了很小的缝隙,或许是缝

    隙太大会造成太大的声音,把门打开后,小颖侧著身子钻入父亲的房间,只是转

    入房间之前,小颖的眼睛最后瞄了一眼我俩臥室所在的方向。

    在以往的时候,小颖进入父亲的房间,都会抱着害羞的表情害怕面对房间里

    的父亲,而这一次小颖带着紧张的表情害怕面对隔壁正在熟睡的我,反而对于房

    间里的父亲不闻不问,这是值得高兴还是悲哀的事情?小颖进入父亲的房间后,

    慢慢的关闭了父亲的房门,关闭房门后,小颖的手放在门把上没有放开,仔细听

    到房间门外有没有其他的声音后,她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小颖站在房门口平息了一会后,才想起自己所处的环境,她转头看向了父亲

    的床,脸上带着一丝期待,而迎上的却是父亲的目光。

    原来在小颖刚刚进入房间的时候,父亲还在装睡,但是当小颖正在平复自己

    的时候,父亲就把目光看向了门口,眼中带着一丝欣慰和火热。

    在刚刚小颖进屋的时候,装睡的父亲鼻子抽动了几下,紧接着父亲睁眼转头

    看向门口。

    刚刚的举动可以判断出来,父亲是靠著气息判断出进房的是小颖不是我,因

    为和小颖接触了无数次,他早已经熟悉了小颖身上的气味,这算不算是闻香识女

    人?虽然房间里很黑,但是父亲和小颖是能够看到彼此目光中的反光,两人的目

    光在夜色中交织在一起,小颖看了一眼父亲后,就低头回避了父亲的目光,而父

    亲则一脸希翼的看着小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小颖低头不知道沉思了多久,最后慢慢的走向了父亲

    的床边,最后转身坐在了父亲的床上,父亲床边还有充足的宽敞的空间,所以小

    颖安稳的坐在上面,背对着父亲。

    小颖坐在床上,咬著下唇显得十分的纠结,虽然眼中带着情慾,但是目光不

    断的看向房门口,眼中带着纠结。

    床边离房门很近,小颖数次抬起手想去触碰门锁,只是手还没有够到门锁的

    时候,手就缩了回来,小颖进门的时候没有反锁房门,而刚刚的这几下动作就是

    想反锁房门。

    在这个漆黑安静的夜里,小颖反锁房门只是为了提防一个人,那就是他的正

    牌丈夫我,或许她害怕她一会和父亲做爱的时候,我会突然开门进来。

    但是小颖试了几次后,没有反锁房门,因为无论反锁房门发不发出声音,万

    一被我发现房门反锁,会怎么看待小颖和父亲?这是一种很伤我自尊心的行为,

    但是不锁房门,小颖又不太放心。

    「嘤……」

    正当小颖坐在父亲床上的面对着房门纠结的时候,父亲突然转身伸手抱住了

    小颖的细腰,把小颖搂躺在床上,小颖猝不及防发出了一身轻吟,之后躺在了父

    亲宽阔的腰部上。

    躺在父亲的腰部上,小颖一动不动,而父亲则把脸贴在小颖的细腰上,贪婪

    嗅著小颖身上的体香,隔着睡裙抚摸着小颖的细腰。

    小颖随着父亲的抚摸,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她咬著下唇脸上带着纠结,眼

    睛一直关注著房门,似乎有注意力都关注了房门上,她的脸上带着紧张和恐惧。

    「停一下……」

    当父亲的双手随着小颖的细腰慢慢向上,抚摸到小颖乳房边缘的时候,小颖

    终于低声声说出了一句话,而且用一只手抓住了父亲那只不断作怪的手。

    「怎么了?」

    父亲此时也失去了兴致,或许被小颖这句话从幻想回到了现实,他眼中的情

    慾消失了一部分,不过和小颖相比,父亲没有小颖那么的理智。

    「锦程没睡吗?」

    父亲没有等到小颖的答覆,小颖只是一直沉默著,父亲这个时候难得的想起

    现在的处境,也想到了小颖现在头脑中在意的事情,不由得轻轻出口问道。

    「我不知道……或许睡了,或许没睡……」

    小颖没有回头,轻声细语的轻轻说道,两人的对话没有用音带发出声音,完

    全是空气变换发出的气息声,这种交流仿佛电视中的腹语发音或者唇语一般,隐

    秘到了极点,怪不得我昨晚没有听到一丝的声音。

    「哦,那再等等吧……」

    父亲此时精虫上脑,一心想着和小颖欢爱,完全没有察觉到小颖现在的状态。

    随着父亲说出这句话,房间再次陷入了安静,但是小颖就这么背后压着父亲

    的腰部上,没一会就腰酸背痛了,小颖不愿意说什么,只是实在受不了轻轻的挪

    动了一下自己的背部,而父亲就安静的在一直等待着隔壁的我睡着,所以抱着小

    颖一动不动。

    察觉到了小颖的异动,父亲绅士般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把床边空余的位置让

    得更宽阔一些。

    而已经累了许久的小颖则转动身体,慢慢的躺在了父亲的床边上。

    虽然躺在父亲的身边,但是小颖还是背对着父亲,不是她不想面对父亲,而

    是她现在想的是时刻面对房门,眼中的紧张一直没有消失。

    父亲开始的时候仰面躺在床上,只是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胳膊总是轻轻的

    贴在小颖的后背上,并且时不时的无力挪动一下胳膊触踫小颖的身体。

    而父亲此时也在极力的忍耐著,偶尔也会转头看向门口,似乎在心里默念着

    时间,希望时间快点过去。

    等了一段时间后,父亲终于开始不耐烦了,他装作无意的翻身,把手搭在了

    小颖的细腰上,而此时的小颖正在专心的等待着,当父亲把手放在她腰部上的时

    候,她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同时眼中闪过了一丝欲望,这丝欲望此时终于显现了

    出来。

    两人的呼吸开始慢慢变的急促,但是谁都没有再动一下,仿佛都在等对方主

    动一些。

    最先忍受不住的是父亲,他的手开始在小颖的身上不安分起来,隔着睡衣开

    始在小颖的身上来回轻轻的抚摸着,开始的时候还算温柔,最后慢慢变得粗犷起

    来,而随着父亲爱抚力度和尺度的不断扩大,背对着父亲的小颖脸色越来越潮红,

    呼吸越来越急促,两人仿佛慢慢的开始进入了状态,父亲的手来到了小颖的睡裙

    下方,最后撩起了小颖的睡裙,小颖的洁白的大腿慢慢显露了出来,在夜色中闪

    烁著萤光,笔直而修长。

    最终父亲把小颖的睡裙撩到了腰部,小颖的胯部和浑圆的臀部显露了出来,

    在夜色中可以看出整个臀瓣和胯部丰满的轮廓。

    父亲的双手慢慢在小颖的大腿和臀部上来回的抚摸着,小颖乖巧的承受著父

    亲的爱抚,父亲的手这次的爱抚没有了睡裙的阻隔,零距离在小颖的肌肤上抚摸

    著,而抚摸了一会后,父亲终于开始了下一步,开始用手勾住小颖内裤的边角,

    同时另一只手慢慢的勾住了自己的睡裤和内裤的边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