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58-261)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OCR:wolfang。

    字数:10766。

    第25章。

    等了大半个小时后,小颖终于出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主治医师,化验的结

    果也出来了。小颖看到我之后,瞬间低头躲避了我的目光,目光中带着紧张,还

    有一丝恐惧,小颖也是一个淡定的女人,平对的时候也会伪装自己的情绪,现在

    的情绪虽然隐晦,但是我还是能够感觉的出来,让小颖露出如此大的破绽,原因

    就是她心中此时已经翻江倒海,真的不知道她在在意和害怕什么。

    「情况好转了许多,但是距离治癒还有一段距离,只要保证每天心情愉快,

    不要上火和压抑,总有痊愈的一天的。」主治医生把单子给了我,面带微笑的说

    道,另一边的小颖听了之后眉头微皱,还带着一丝忧郁,不知道是不是我内心的

    错觉,我感觉小颖的情绪中还带着一丝庆幸……

    和小颖走出医院,小颖照例抱着我的胳臂,我俩一言不发,因为性瘾这个病

    症带给我俩的是什么,我俩内心都很清楚,所以我俩都不愿意主动提及,想张口

    说话,但是却寻找不到其他的话题。

    「咱俩去吃饭吧……」

    小颖看了一眼时间后,诺诺的看了我一眼,小声音说道。

    「不了,你去吧,出来已经耽误不少工作,我要抓紧时间,我叫外卖在公司

    边工作边吃……」

    我看了-眼小颖,听到我的话语后,小颖眼中闪过了-丝黯然。

    「老公,你是不是上火了?如果不希望……我现在就可以结束……反正病情

    也快好了……」

    小颖看到我的样子,眼中带着一丝紧张,她低头沉思了-下后,抬头对着我

    说道,虽然她带着坚定的眼神,但是我在那丝坚定的背后看到了-丝游离和飘忽

    不定。

    「顺其自然,不能一概而论,我送你回家吧……」

    我微笑的说了-下,之后带羞小颖向着车子走去,小颖安静的跟随着我。

    虽然我的表面十分的淡然,但是内心却是翻腾的。

    这要源于十几分钟之前,是在小颖去卫生间的时候,我和主治医生有了一次

    短暂的沟通,这是我事先打电话告诉主治医生的,因为这所医院也和冷冰霜有关

    系,而我又是冷冰霜手下第一人,所以主治医对我十分的尊重,我告诉他无论检

    查结果如何,都要告诉小颖病情好转,仍需要治疗,真正的结果用电话或者私底

    下告诉我。

    「好了,医生,现在告诉我她真正的病情如何了?你说的是事实还是有所隐

    瞒?」

    小颖去卫生间后,我坐在椅子上问著主治医生。

    「王总,是有所隐瞒,其实刚刚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您的爱人其实内分

    泌已经都正常了,只剩下最后一点小问题,只要把这个疗程的药物吃完就会完全

    康复了……」

    小颖走了之后,主治医生立刻从持子工站了起来,小跑到我身边,弯腰在我

    的身边小声的说道,话语中充满了尊重和谦卑。

    我事先告诉他不要透露他和我的上下属关系,此对他才敢在我面前露出真正

    的态度。

    「还需要新开药吗?」

    我最近工作繁忙,根本不知道家中还剩下多少的药物,还够小颖吃多久。

    「不需要了,我事先给令夫人预估过病情,开的药物正好,只需要把剩下的

    药物吃完即可……」

    「你敢保证一定药到病除?」

    我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医生说道,因为小颖最近的样子,我并没有发现有病

    癒的征兆。

    「一定可以,至少生理和内分泌都会正常起来的……」

    医生眼神带着坚定说道,作为一个资深的医生甚至可以称得上专家,我对他

    的资历和能力还是十分信任的。

    「嗯,那就好,这件事情……」

    我点了点头,之后再次说道。

    「放心,王总,我绝对不会透露贵夫人的病情,任何人,包括冷总在内……」

    医生主动打断了我说的话,拍著胸脯保证道。

    我还没有把话说完他就猜到了我要说什么,并且保证连冷冰霜都不会透露,

    我的心里放心了不少。至少这个医生知道「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而且还能猜

    透领导的一些心思,这样我就放心了不少。

    等小颖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医生坐在椅子上和我聊著家常,表现的比一个

    专业演员还要专业,这种阿谀奉承任何一个人都会非常的受用,我也不例外。

    思绪回归到现在,此时车子已经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小颖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看来我的猜想是正确的,无论怎么样,带小颖来复查都会让她产生一些不好的想

    法和担心,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让医生隐瞒小颖的病清,医生的眼中也带着疑

    惑,但是作为一个资深的医生和下属,他深知自己不该问的问题千万別问,以我

    现在的职位和地位,要让他无处容身很容易,所以在洩密的问题上我不担心。

    车子到家了,小颖和我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看着她的背影和步伐,透露著

    一丝紧张,过去了好一会了,她的心还没有安顿下来。

    而我则回到了公司之中,我不知道小颖今天的紧张来自哪儿,是正反哪个方

    向,是害怕自己的病情好转而与父亲「分离」,还是害怕自己的病情没有好转还

    需要继续在这种矛盾的漩涡中游离……

    忙完了-天的工作,时间已经到了晚上,我回到了家里,小颖已经準备好了

    丰盛的饭菜,而家里多了-个人,还是个男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小男人,

    我的儿子一浩浩。

    最近因为工作忙的关系,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我的儿子了,而奇怪的是没有

    看到岳父母的身影,浩浩一直由岳父母看管,回来的对候也是由岳父母带回来的。

    只是每次岳父母带浩浩回家的时候都是白天,我白天上班错过了好几次和浩

    浩团聚的机会。

    「爸妈呢?」

    我坐在沙发上挠摸着浩浩的脑袋,或许浩浩是此时最能给我动力的人,无论

    在外面多么辛苦多么累,只要看到我儿子的那一刻,一切的烦恼和劳累全部都消

    失的无影无踪,或许这就是亲情的动力吧。

    「爸妈没有过来,是我把浩浩带回来的……」

    小颖往饭桌上端着饭菜,虽然只有我们三个人吃饭,但是饭菜却有五六样之

    多,而且每一道菜都是我和浩浩最爱吃的东西。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现在已经是周末了,浩浩放假了,因为小颖的病因,

    必须要安静,而浩浩年纪小好动,所以岳父母一般时候不让浩浩单独和小颖一起,

    以免惊扰到她。

    周末了,我忙的连星期几都忘记了。

    「爸妈呢?」

    我再次询问道,岳父母这么放心的把浩浩单独让小颖带回来?

    「我今天把浩浩带回来,明天早上爸妈过来把浩浩接回去,我费了好多唇舌

    爸妈才让我单独把浩浩接回来,而且只待一个晚上……」

    小颖说道最后叹了一口气……

    「老公,咱们一家三口有多久没在一起吃饭了?就咱们一家三口……」

    小颖叹气过后,露出一丝小脸,把碗筷给我们摆放好,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脸上的表情带着一阵唏嘘。

    「很久了吧……」

    我仔细思考了-会,却想不到头绪,因为此时大脑里装的东西太多了,貌似

    父亲住进我家开始,不,应该说我準备实施父亲和小颖发生关系的事情开始,就

    没有我们一家三口单独吃饭的时候,至少都会多出父亲的身影,一家三口吃饭的

    时候,那还是浩浩刚会走路,说话不清的时候……

    浩浩无忧无虑的开始大吃特吃,我和小颖却没有动筷子,唏嘘,回忆,我和

    小颖面对着彼此,大脑中或许回忆著同样的片段……。

    第259章。

    和小颖对视过后,我俩一起转头看向了正在大吃特吃的浩浩,我俩再次对视

    了一眼,眼中都看到了温柔和柔色,还有对浩浩毫无比的疼爱,我两对视著彼此

    无言的微笑了一下,之后开始吃饭,在吃饭的过程中,小颖给浩浩夹菜,也给我

    夹菜,一家其乐融融。

    吃过了晚饭,我和浩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对于现在工作繁忙的我来说,看

    电视已经成了一种奢望,吃过饭后我就拖著疲惫的身子上床,在手机上看一些新

    闻及其他的信息后,就準备睡觉了。

    但是今天看到浩浩。

    自己仿佛没有了疲惫,陪着儿子看动画片,听着他说学校的故事叽叽喳喳说

    个不停,多么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个时候,永远不再过去,而小颖收拾著家务,偶

    尔看向我和浩浩所在的方向,眼中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只是在微笑中却隐含着

    一丝不明的情绪,而最近的时候,每次看到小颖这种莫名的情绪,我的心中都会

    有所悸动。

    在以前的时候,对小颖的了解,还有监控中看到的东西,能够让我比较準备

    的有把握小颖的心理,但是最近我却是总是摸不準小颖的脉络。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小颖本来想让浩浩去隔壁父亲的房间睡,但是浩浩非

    要和我俩一起睡,没有办法,最后我和小颖睡在两边,浩浩睡在我们我俩的中间,

    上次我们一家三口这么睡觉的时候,还是浩浩没有上学的时候。

    浩浩仰面躺在我俩的中间,我和小颖都面对着浩浩,手放在浩浩身上不同的

    位置,房间很静,出奇的是窗外也很安静,平时烦扰无比的车流也不知道哪里去

    了,似乎特意在今晚给了我们一家三口一个平静的夜晚。

    这种感觉真的很温馨,一切的烦恼和忧愁都暂时不拋到了脑后,我很享受现

    在的安静,我的手放在了浩浩的小腹上,此时浩浩已经深深的睡了过去,呼吸很

    均匀,年纪还小能吃能睡就是福。

    我在朦朦胧胧要睡着的时候,我感觉到放在我身上的那只手被另外一只手给

    握住了,那只手温热柔滑,我知道那是小颖的手,或许她只是认为我已经睡着了,

    我们的手在浩浩的身体上互相握在一起。

    迷迷糊糊中,我在半夜的时候惊醒,不是做了恶梦,而是被尿憋的,和浩浩

    一起喝了不少的饮料。

    此时我坐在床边,我轻轻地下地起床,解完手后我也精神了很多。

    正当我準备上床继续睡觉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今天白天在医院检查的时候,

    医生说过的话,小颖把剩下的药物吃完,病就可以痊愈了。

    想到小颖前段时间的症状,心中有些怀疑,但是我深知医生的资历,我又不

    得不相信。

    看着小颖抱着浩浩睡得正香,我悄悄地拉开了柜子的拉门,拉门打开后的格

    子上放着小颖的药物,我把药物拿起来,之后仔细轻轻的检查看了一番,最后我

    知道,药物还能吃四天,正好四天,也就是说是四天后,小颖的药吃完了,小颖

    的的性瘾症也就可以痊愈了,至少身体和内分泌都正常了。

    我躺回到床上,四天后,药物吃完的那一天,小颖真的会痊愈吗?小颖和父

    亲的可以断绝吗?是两人自然断绝还是由我来安排?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早早的起来,小颖已经为我们爷俩準备好了饭菜,或许

    是因为心情好,小颖显得神清气爽的,看着她的样子,我的内心对于四天后的状

    况有所期待,吃过了早饭,我离开了家,家里只剩下了浩浩和小颖二人,按照小

    颖的说法,今天岳父母会上门把浩浩接走。

    经过了一天繁忙的时间,晚上回家的时候,家里做好了饭菜,只剩下小颖一

    个人在独自等我,没有了浩浩的身影,小颖的情绪显得有些低沉,毕竟昨晚的温

    馨是那么的让人不舍。

    其实如果要小颖最快的恢复精神状态,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浩浩多回来隌伴小

    颖,奈何浩浩的学习和生活还是岳父母照顾得更好一些。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转眼过去了三天,离小颖药物吃完只剩下最后一天,按

    照以前的常理来说,这几天过后,就是小颖性瘾症发作的时候,早上起来后,看

    到小颖憔悴的样子,还和以往一样,脸色的红润,眼神的游离,竟然没有丝毫的

    变化,这个情况让我产生一丝怀疑。

    按照医生的说法,如果小颖即将痊愈的话,小颖至少应该会延长发作的时间

    才对,为什么还没有什么变化?难道医生骗了我?不会,他没有这个胆子。

    我走到洗手间準备洗漱的时候,洗脸过后,準备去拿刷牙的杯子,结果我看

    到了杯子的变化,。

    杯子得把手变成了相对的状态,这是小颖向父亲求欢的信号,也是在征求我

    的意见,此时我呆在洗手间里没有刷牙,而是看着杯子发呆,小颖的药物还剩下

    明天一天,难道吃完明天的药物就会好转?小颖今天求欢了,想起从开始的推动,

    到现在的发展,我犹豫了,思考了许久后,我拿起杯子开始刷牙,刷完牙后,我

    把杯子按照小颖转动的样子,放回了原位,把手还是相对的。

    是的,我同意了小颖的求欢信号,不为別的,就当是最后一次吧!等小颖药

    物吃完之后,他和父亲的事情再做打算。

    说实话,看到小颖和父亲亲现在做爱的画面,小颖性爱如此的投入,还有检

    查时候,小颖的总总异样,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丝的恐惧,害怕她和父亲在这么下

    去,真的会有其他的什么刺激我的意外事情发生,虽然父亲已经年迈,在世的时

    间不比我多,但是那种不安的情绪越来越强烈。

    走出洗漱间后,小颖正好端着早餐从厨房走出来,出来之后她和我对视了一

    眼,之后慌乱得赶紧移开了目光,我装作没事一样,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小颖

    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聊天著。

    吃过早餐后,小颖照例给我穿好衣服,抚平衣领和裤脚。

    走出房门后,我下着楼梯,房门关闭了,小颖会不会在我离开后的第一时间,

    就心急的跑到洗漱间去看杯子?或许会吧。

    在公司的时间里,我数次都想抽时间去打开家里的监控视频看一看,但是最

    后我都忍住了。

    我在工作的过程中强迫我自己不去想家里的事情,但是在工作难得的间隙,

    我还是会不由得会想到家里此时的情境,父亲会不会已经回到家里?两人会不会

    像上次一样,大白天在家里翻云覆雨,上次我和小颖交流过白天性爱的问题,风

    险太大,万一事情败露,那将会是天翻地覆。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下班时间,我伸了一个懒腰,工作的疲惫瞬间消散了不

    少,我条件反射习惯性的拿起西服準备穿上下班回家,只是拿起西服的时候,我

    才想到家里的情况。

    对呀,今天是小颖对父亲求欢的日子,而且我还同意了,我今晚该不该回家?

    如果两人白天发生了什么,那还好,如果没有发生,为了稳妥今晚发生,那么我

    回去合适吗?记得和小颖约定过,我正常回家,她不想因为和父亲……而让我在

    公司睡不好,更加的劳累。

    我到底该怎么做?我放下了西装,拿出了加密狗,我决定看了一下家里的情

    况再说吧,至少我要知道小颖和父亲白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现在父亲有没有在家,

    毕竟今天一天都没有接到小颖的电话,还是了解一下家里的情况再做决定。

    我把加密狗插入了电脑,打开了熟悉的软体和界面………。

    第260章。

    只是我还差最后一步打开电话界面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只能放下

    鼠标,没有点击鼠标的最后一下。

    我有些烦躁的拿起手机,现在工作很繁忙,每天都要接几十个电话,随意的

    拿起了手机我扫了一眼萤幕,只是看了一眼后,我瞬间就精神了起来,来电显示

    的是小颖的,小颖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喂,老公还没下班啊?」接起

    电话后,电脑那边传来的小颖的声音,小颖的声音显得十分的自然,但是言语中

    还是有一丝异样,是紧张。

    「哦,还没,怎么了」?我看了一眼时间,折腾这么一小会,时间已经过了

    平时我到家的时间,小颖这个电话太突然,我随口撒了一个谎,因为我没有看监

    控视频,不了解家里的情况,所以我不知道自己今晚该不该回去。

    「老公,回来吃饭吧,你几点回来我等你到几点」。

    小颖听到我的话以后,短暂沉默了一会,之后带着一丝祈求对我说道,虽然

    声音温柔但是语气中蕴含着一丝坚定。

    「啊,好的………。」我在这边摸不著头绪,听到小颖的话后,我竟然出口

    答应了下来,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小颖已经在那边掛断了电话,听着电话中传

    来的忙音,我愣住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我庆幸我当初安装监控是多么

    正确的选择,如果没有监控,或许我会错过很多的画面,而且也会想不到很多的

    事情。

    等我回过神来后,我赶紧穿好了衣服,时间很紧了,我也来不及看电脑监控

    了,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白天

    两个已经……还是说今天压根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只能回家之后再说了。

    回到了家门口后,我拿出去锁匙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我也不知道自己为

    什么这么小心。

    打开房门后,我看到了小颖像往常一样坐在饭桌上等我吃饭,饭桌上有丰盛

    的晚餐。

    由于我打开房门的声音很轻,而且是小心翼翼,房门虽然打开了,但是没有

    发出多大的声音,进门后小颖傻傻拄著下巴坐在饭桌发呆,甚至我进屋后她都没

    有发觉。

    小颖睁著眼睛看着饭桌上的菜,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睛一动不动。

    我站在门外看着发呆的小颖,我没有发出声音,如果小颖不是思考的太投人,

    她一定可以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而且我的身影就站在门口,但是她却没有注意

    到。

    我叹了一口气,弯腰準备脱鞋子,在以前的时候,小颖都会跑到门口帮我拿

    鞋子,今天我只好自己换了。

    进屋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也没有任何特別的气味,貎似一切都没有发生,

    没有一丝性爱的痕迹和味道,难道今天小颖中途反悔了?难道真的要要痊愈了?

    正当我思想美好的时候,我弯腰换鞋子的时候,看到了门旁有一双男的不是

    我的人鞋子,那双鞋子放在了鞋架子上,很平常,但是却被我注意到了,因为今

    天我是极为罕见的自己换鞋子,摆鞋子,如果像往常一样由小颖给我换鞋子,我

    根本不会发现到鞋子上的变化,那双鞋子属于父亲的,而且鞋子上面有一些新鲜

    泥巴的残渣,在这个大城市中泥巴是极为罕见的,父亲鞋子上能够沾染到泥巴只

    能来自於小岛,父亲回来了,但是却没有在客厅里……我换完鞋子走到饭桌前,

    小颖还没有反应过来,仿佛成了一个塑像。

    难道我成了透明人?还是我的动作实在是太轻柔。

    「哒哒哒」

    我最后没有办法,手指在饭桌上敲击了几下,小颖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彷佛一个塑像活了过来。

    「啊……老……老公,你……」小颖反应过来后,看了我一眼,瞬间慌乱的

    站了起来,眼中带着一丝惊吓,是的,是惊吓,不是惊讶,她这个时候才注意到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进屋的,眼中带着慌乱,嘴巴磕磕巴巴,不知道该怎么解

    释。

    「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我进屋都不知道……」我微笑了一下,从小颖的身

    边走过,向着卫生间走去,趁着背对着小颖的时候,装作十分自然的说道。

    「没……没什么,洗手吃饭吧……」虽然没有看到小颖的表情,

    但是我听到了小颖话语中中的颤音,这丝颤音透露著小颖此时的慌乱和紧张。

    洗手的时候,我目光看了一下刷牙的杯子,杯子还是早上的样子,把手相对。

    父亲回来了,此时没有在客厅,或许此时正在偷偷地躲在臥室里不敢出来。

    洗手出来的时候,我的余光看了一眼父亲的房门,房门紧闭,没有灯光,等

    我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小颖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或许因为紧张,她的脸上还

    带着红红的余韵,在饭桌上,我没有说话,只顾著吃饭,小颖一边给我夹菜,一

    边吃饭,只是她吃得很少很少的饭,吃得很慢,等我吃完了,小颖也放下了筷子,

    在刚刚吃饭的时候,我俩一言不发,整个客厅只有吃饭的碗筷声音。

    在刚刚吃饭的时候,我用余光注意了一下小颖吃的饭量,虽然小颖的饭量不

    大,但是刚刚吃饭的过程中,小颖吃下去的东西大约只有平时饭量的不到五分之

    一,虽然小颖和我吃了同样时间的饭,但是吃的饭量和速度很慢,看完这些我知

    道,小颖在我回家之前肯定吃过东西了,或者说她根本没有什么胃口。

    在饭桌上我只发现了我和小颖两副碗筷,父亲不吃晚饭?或许在我回家之前,

    父亲和小颖已经吃过了一次两人的晚餐。

    我看着刚刚吃过的饭菜,或许我刚吃下的也是两人吃剩的饭菜吧。

    想到了这些,我的心中不免得有些烦躁,放下了碗筷后,就起身回到了卧室

    之中,而小颖则一言不发的收拾饭桌,她的眼神和表情显得小心翼翼。

    我躺在床上,大脑中思考著一会到底该不该问小颖今天的事情,到底两人是

    否在白天发生过了?还是说準备今晚发生……趁着我在家的时候发生。

    记得上次和小颖一起讨论她和父亲性爱发生的时间的时候,最后也没有一个

    好的办法,不想在白天发生,也不想我在单位借宿,又不想去小岛,那么就剩下

    我在家的时候,两人也在家发生……

    这一种也是唯一的方案了,难道今晚就要开始了吗?想像著一会我在这边躺

    著,小颖则去了隔壁房间和父亲翻云覆雨,就算两人的声音在小,在隔音不是很

    好的房间里,这么安静的夜晚,就像我蒙着被子或许也会听到声音吧!

    如果听到父亲的喘气声,小颖压抑急促的呻吟声,两人肉体的撞击声,我真

    的能够忍受住吗?如果听到了,我会兴奋吗?还是只有黯然神伤?正在我思考的

    时侯,小颖走进了房间,我被小颖的开门声惊醒,小颖走回房间后,看了我一眼

    后,就赶紧低下了头,之后站到柜子边上开始换衣服。

    在房间里没有任何的气味和痕迹,基本上可以推翻两人白天发生关系的可能,

    我看着小颖脱下了衣服只穿着内裤和胸罩,之后套上了平时睡觉的睡裙,性感的

    娇躯再次被睡裙所遮盖。

    或许背对着我的小颖也十分的纠结吧,或许她也在心里酝酿着一会如何和我

    开口,而父亲此时也在另一个房间等得心急如焚了吧……。

    第261章。

    当小颖转过身子的时候,我看到了小颖的脸色娇红,小颖看了我一眼后,纠

    结了几下挪动了脚步上了床,在她上床的时候,我似乎看出了一丝不情愿。

    小颖躺在床上后,仰面躺在床上,此时她闭着眼睛,但是呼吸确是不均匀的,

    不知道是什因为情动还是因为紧张。

    此时的小颖或许在心里结著,心里想去隔壁却不知道如何的开口,她在等我

    主动开口吧!此时的我虽然玩着手机,但是内心却是不平静的,我不知道该怎么

    去选择,该同意小颖去隔壁吗?我该用什么态度?想到小颖的病情即将痊愈,我

    不知道该怎么让小颖结束和父亲的关系,如果方法用的不当,会不会影响我们一

    家人的关系,既然早上已经决定了,还不如顺水推舟,既然要决定结束小颖和父

    亲的关系,那么不差今天一晚,温水煮青蛙循序渐进吧。

    想到这里我放下了手机,之后转头看着小颖小颖闭着眼睛,丰满的胸部急促

    的起伏著。

    「怎………。怎么了?老公……?」或许察觉到身边安静了下

    来,小颖睁开了眼睛,结果看到了我的目光,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断断续

    续的说道,语气中包含了紧张。

    「爸回来了吧?」

    我看着小颖,语气平淡的问道,我没有转弯抹角直奔主题。

    「回来了……」

    小颖听到我的问题后,眼中闪过了一丝娇羞和慌乱,眼神闪烁了一会后,一

    头轻声的说道。

    「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一直注视著小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和正常一些。

    「中午……」

    小颖抬头看了我一眼后,发现我在注视著她,她再次把目光移开,诺诺的回

    答道。

    「你俩做了?」

    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虽然我的语气很平静,但是内心却是不平静的,不知

    道自己为什么会关心这个问题。

    「没有没有……」

    听到我的这个同题后,小颖赶紧抬头双手摇摇摆道,同时晃头甩动着自己的

    头发。

    「因为老公上次说过,不让我和父亲在白天……」

    小颖看到我没有说话,赶紧接着解释道,其实我是不知道该问什么问题,小

    颖害怕我生气赶紧解释道。

    「你会一直听我的话吗?」

    听到小颖如此的态度,我想到不久之后就要来到的改变,我不由得出口问道。

    「当然了,老公为我付出那么多,当然会听老公的话,只要老公不要再离开

    我」

    小颖听到我的话之后,把伏在我的肩膀上说道。

    虽然我看不到她的脸色,但是语气中带无庸置疑的坚定。

    听到小颖这句话,我的心中放心了不少,小颖能够听我的话就好,不久之后,

    如果让小颖断结和父亲的关系,这样也方便了不少。

    「父亲还在隔壁吧?」

    听到小颖的答复后,我的心中寛松了不少,竟然来了一丝的豁达,问出了我

    俩此时谈话的关键点。

    小颖想到我的话后,没有抬起头部,脸还埋在我的肩膀上,听到我这句话后,

    她的身体猛的一僵,安静了许久后,小颖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点了几下。

    得到小颖的答复后,我心中闪过一丝压抑,但是这丝压抑转瞬即逝。

    在刚刚的时候,我心中抱着一丝幻想,那就是和上次一样,小颖中途返回,

    把父亲赶回了小岛,但是现在这丝可能被断绝了,那么今晚……

    「去吧……」

    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思考了很久,旁边的小颖脸埋在我的肩膀上,静静

    等待了许久,她始终没有抬头,心中恐怕已经翻山倒海,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样的

    态度,仿佛是一个囚犯在等待法官的最后判决一般。

    听到我的话后,小颖的身体再次一僵,之后是久久的无言,房间陷入了安静。

    「老公,我……」

    似乎平复了自己很久,小颖终于把脑从我的肩膀上抬起,脸上带着羞红,眼

    神漂浮不定,虽然脸部面对我,但是目光却始终无法面对我,最后只说出了这么

    几个字。

    「去吧……」

    看到小颖的样子,我再次说到,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豁达一些。

    「老公,我做不到……」

    小颖的眉硕紧皱了几下后,用双手摀住自己的脸,使劲晃头道,虽然她和父

    亲发生了无数次,但是这次毕竟是我在家的时候,而且我还是知道的情况下,她

    怎么也无法跨出那一步,或许她的心中已经无比的期待,但是奈何放不下脸去做。

    「没事的,要不然妳等我睡着了之后也行……」

    我起身关闭了房灯,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闭着眼睛準备入睡,只是我能够睡得着吗?我的心情也

    无比的复杂,虽然经历过这一次小颖和父亲在隔壁偷欢的事情,但是那次的感受

    让我刻骨铭心,如果一会小颖真的去了隔壁,那么我真的能够坦然吗?

    小颖也知道我没有睡着,我这么做不过是给她一个台阶去下,整个房间里只

    有我俩的呼吸声,只是我不算是当事人,所以在我的极力控制下,我的呼吸还算

    平稳,但是身边的小颖却不那么淡定了,他呼吸很不均匀,而且有几次还在偷偷

    的深呼吸,看得出来她在给自己下定决心,想去却不敢去,似乎在给自己不断的

    打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每天的工作实在太累了,干等小颖也说不过去,所

    以我真的慢慢来了睡意,正当我半睡半醒即将熟睡的时候,我感觉到身边的小颖

    终于有了动静。

    我没有睁开眼睛看,我只是感觉身边的床上动了一下,虽然小颖很小心地起

    身,但是我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

    身边的小颖起身后,又再次陷入一个长时间的平静,或许这个时候的小颖正

    在夜色中看着我,看着我的表情,察觉著我的呼吸,她此时也不确定我是否真的

    睡着了,所以她等待了一会,万一刚刚起身惊动了我,那么再次长时间的安静,

    至少可能再让我熟睡。

    过了很久后,小颖慢慢的移动,最后我感觉她跨过了我的身子,因为我能够

    感觉到身体两侧的床面凹了下去,最后我听到了地面拖鞋的摩擦声,之后又是长

    时间的平静,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小颖不均匀的呼吸声,呼吸声中透露著紧张,她

    或许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真的睡着了,就算没有真的睡着,她也会当成我已经

    睡着,此时的性爱或许已经占据了上风,有一块肉放在一个饥饿的人嘴边,那个

    人却吃不到,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又过了许久后,我听到了门把手拧动的声音,又安静了一会,最后是房间打

    开的声音……

    每一个流程中间都会有长时间的停顿和安静,当房门最后关闭的时候,听到

    了门锁重新扣住的声音,我才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此时房间还是那么的漆黑,房

    间里还还残留着小颖的香味,只是身边中却没有了小颖的身影,此时的她已经离

    开了这个房间,去隔壁投入了父亲的怀抱。

    由于房间紧闭了,再加上小颖的「小心翼翼」,我没有听到房门外小颖的步

    伐声,但是许久后,我听到了隐约的开门声,之后又是轻轻地关门声,这个过程

    中也有停顿,但是这丝停顿却显得比较的短暂和快速,或许预示著操纵房门的人

    已经迫不及待了。

    而这个时候的我,却没有了半丝的睡意,我的呼吸也不再像刚刚那么的均匀,

    我也和小颖一样,做了好几下深呼吸来平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