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47-249)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OCR:wolfang。

    字数:11130。

    第247章。

    只是我还没有调整好家里的监控视频的时间,小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

    一下子有些措手不及。

    手正在点着鼠标,放在电脑萤幕下的手机亮着。

    我只好先放弃了监控,拿起了手机准备接听小颖的电话。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是比较紧张的,也很好奇,小颖的这个时候打主动打电话

    给我,难道是要试探我的口风?或许是问我今晚回不回家吃饭,或者今晚是否加

    班?以便於接下来……

    「老公,我饭菜做好了,你几点回来?」

    我把手机按了接听键,那头就响起了小颖的声音,小颖的声音有些小,显得

    有些胆怯,但是我却从小颖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小颖是在试探我吗?或许只要我回答我加班,小颖就会给父亲打电话了吧?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公,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听到我这边没有声音,小颖不由得再次说道,同时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

    「哦,刚刚在忙,我今晚……今晚可能需要加班……」

    我不确定小颖有没有注意杯子的问题,所以我说话真的有些犹豫,说实话,

    在公司睡觉真的不如家里舒服,在公司的休息室睡觉真的不解乏,很难受,毕竟

    我是一个人认床的人。

    「老公,回来吃饭吧,我等你……」

    小颖听到我的话之后沉默了一下,之后说了这句话,没有等我回答,电话就

    挂断了。

    此时我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弯,小颖为啥让我回家吃饭?难道说小颖不需要

    和父亲那个了?还是说小颖的病情有些好转了?挂断电话后,我才判断出小颖说

    话的声音异常,其实不是声音异常,是讲话的声音和语调十分的正常。

    要知道,这几天小颖的声音很虚弱和低沉,但是刚刚的的电话中,小颖的声

    音虽然很低,但是语调和与语速根本没有了前两天的虚弱声音,显得很舒服和轻

    松。

    我搞不清楚状况,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其实我的工作都已经完成了,根本

    不需要加班,本来寻思看监控来打发时间。

    我起身穿上衣服,回家看看情况再说吧!要知道以前我和小颖通话,都是我

    先挂断电话,小颖先挂断电话还是第一次,她这么做的用意,就是让我回家,不

    给我反驳的机会,她又不敢强制要求我,所以只能用这种「委婉」的方式,表达

    自己的「坚决」。

    虽然小颖这么「要求」,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我穿好衣服开车准备回家,

    在路上我想到了很多可能,现在父亲有没有在家里?一切等到家自有答案,当我

    回到家里的时候,打开房门,小颖和往常一样坐在桌子边上等我回家,看到我回

    来他跑过来给我拿鞋子脱衣服,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只是此时的小颖没有了憔悴,

    显得红光满面,在看到我的第一眼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娇羞,目光有些闪躲,

    看到小颖这个样子,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小颖没有了憔悴,只是短短的一天

    时间,而父亲没有在客厅里,不知道有没有在卧室,难道两人白天的时候…

    …

    「洗洗手,吃饭吧……」

    小颖给我挂着衣服,背对着我说道,她似乎有些不敢面对我,今天一定是发

    生了什么,我本来想问父亲有没有回来,只是这样问题不是和明问差不多了,所

    以我没有说话直接去卫生间洗手。

    当我在卫生间洗手的时候,我看到了洗漱台上的那对杯子,只见杯子再次被

    移动了位置,原本把手是相反的方向,现在又变成了在一侧的方向,很明显我的

    杯子被动过位置,每天小颖都是先我起床,也是早於我洗漱的,所以不可能我刷

    牙过后小颖再刷一次,而且就算小颖刷牙也不会用我的杯子啊,所以我的杯子肯

    定是我上班之后被人动过,那就说明小颖已经看到了我的杯子,而且还把杯子重

    新复位了以便於下一次「使用」,毕竟杯子的意思传达到了……

    洗过了手,我知道今天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小颖不会变的这么红光满面,

    我坐在饭桌上开始吃饭,小颖也低着头吃饭,她数次抬头看着我,但是我看她的

    时候,她又赶紧闪躲自己的目光,低下头继续的吃饭,似乎两人都不愿意张口说

    第一句话,我回头看了一眼卧室,不是看自己的卧室,是父亲的卧室。

    等我转过头来的时候,看到小颖停止了咀嚼正在看着我,或许她明白我的意

    思了。

    我本来想张口询问父亲是否在家的,但是万一父亲躲在卧室里,岂不是被他

    听见?於是我看着小颖朝着父亲的卧室杵了杵下巴,意思是问父亲在不在?小颖

    自然之明白我的意思,她的目光赶紧的低下,之后脸色变得羞红,轻轻的晃了晃

    头。

    「爸今天白天回来了吧?」

    我和小颖这么一直躲避下去也不是办法,以前都是彼此心照不宣,也不说破,

    以后说破或许会更好一些,以前那种不明说的方式让我有些压抑。

    小颖听到我这么直接的话语,愣住了,她或许没有想到我会问的这么直白。

    小颖沉默了一会后,再次低下头,只是低头的过程中一直轻轻的点头。

    得到这个答案我就明白了,过程一定是小眼看到了杯子的位置改变,也知道

    了我的意愿,所以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从小岛赶回,两人翻云覆雨高潮迭起,

    一切风平浪静后,父亲就跑回了小岛……

    父亲每次和小颖做爱过后,要不就回小岛,要不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总而

    言之就是不愿意面对我。

    只需要问这一个问题,一切答案基本都呼之欲出,接下来我俩都没有说话,

    安静的吃着饭,小颖看起来有些紧张。

    吃过饭后,我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心中不免的对于白天发生的事情,有些期

    待,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两人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父亲又是什么时

    候走的,两人是谁先主动的……,虽然看过了无数次父亲和小颖之间的性爱交媾,

    但是自己总是感觉看不够,确切的说不想落下一次。

    其实我玩手机的时候心中一直思考着,不一会,小颖拾完毕了,走进了房间,

    之后慢慢上床,躺在了我的身边,而这个过程中,我一直「专注」的玩手机,小

    颖在一边偷偷的瞄了我几眼后,似乎给自己壮足了胆子,最后向着我靠来,和往

    常一样,抱住我的胳膊。

    此时的小颖靠的我很近,我闻到了小颖头发上的发香,还有身上散发出沐浴

    露的香味,小颖刚刚是在收拾碗筷和屋子,肯定没有洗澡,那么洗澡就是在我回

    来之前,和父亲性爱交媾之后……

    「老公……」

    正在我借着玩手机思考问题的时候,我身边的小颖竟然先说话了,打断了我

    的思绪,小颖还是第一次有胆子主动和我说话,而且在刚刚和父亲发生完关系的

    情况下。

    「怎么了?」

    我的思绪已经被打断,我一边玩手机一边回答着小颖。

    「你每次是不是根本不需要加班?只是为了让我和爸……有那个的……时间?」

    小颖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断断续续的问道,她的这个问题直接让我有些意外,

    没有想到小颖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也不全是……」

    我把手机放到一边,犹豫了一下说道,事实也确实是如此,真正加班的时候

    少,给父亲和小颖腾时间的时候多。

    「老公,以后不要这个样子了,我知道你睡觉是认床的,本来你就累,如果

    特意在公司,根本无法休息的……你这样,只会让我心里更加的难受,你已经付

    出的够多了……」

    小颖越说越激动,她的眼中充满了对我的愧疚,按照她的想法,我为了这个

    家努力赚钱,为了她的身体宁愿头顶戴绿帽,现在为了她还要在公司借宿……

    只是她不知道一些背后的缘由,我俩算起来到底是谁欠谁?如果能够持平,

    我心中就会安心了吧。

    「没有关系的,谁让咱家现在是这种状况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颖,想表现的豁达一些,又怕事情会失控,想表现的

    伟大一些,又怕难受的是自己。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不守妇道,和爸那样,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老

    公,我感觉到自己欠你的越来越多,却怎么也还不清,老公,有下辈子,我不想

    做你老婆了……」

    小颖听到我这么说,忍不住再次哭泣了起来,一边啜泣一边说道,只是说到

    最后,话锋却有了变化?

    「为什么?下辈子不做我老婆了?」

    我有些奇怪,按照正常来说,小颖该说下辈子我还做你老婆的才对呀!

    「我不做你的老婆,我要做你的丫嬛,你的侍女,照顾你一辈子,用我下半

    辈子的一生和这辈子的半生来给你还债……」

    小颖是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离谱。

    「打住打住,咱们还是说些现实点的问题吧……」

    小颖这么说,我心中的愧疚反而越多,所以我赶紧打断小颖的话语,越听越

    感觉我自己反而「罪孽深重」。

    「老婆,你和父亲白天在家那个……这样做不太好……」

    我转移话题,也说出了最想说的话题。

    小颖听到之后,先是露出一丝娇羞,之后带着疑惑,只是她没有问出为什么。

    「你知道,你父母还有亲戚朋友白天随时会来咱们家的,尤其是你的父母,

    如果他们来了,肯定来不及收拾痕迹,如果被发现撞破怎么办?」

    我说出这个事情不是危言耸听,不说别人,就说我的岳父母,两人在小颖生

    病的时候,我给岳父母一把我家的锁匙,他们二老随时都可以开门进来,如果今

    天白天的时候,小颖和父亲正在那个……

    岳父母开门进来,两人来得及闪躲吗?就算闪躲开了,屋里荷尔蒙的气味,

    两人潮红的脸色,不均匀的呼吸,尴尬的表情,一切都会被岳父母捕捉到蛛丝马

    迹的。

    听到我的话之后,小颖愣住了,是啊,她也知道的,只是今天她和父亲两人

    干柴遇上烈火,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细节,而且两人还是第一次在大白天发生关系,

    所以根本没有想到。

    听到我这么一说,小颖脸上露出一丝惧色。

    小颖沉默了,我也沉默了……

    「那……那怎么办?我不想老公再……」

    小颖没有说出口,我知道她未说完的话是「不让老公再借着加班的借口在公

    司借宿……」。

    第24章。

    听到小颖的话之后,我也沉默了,现在的情况似乎陷入了一个死胡同。

    如果我想要让父亲和小颖发生关系,我就需要假装在公司加班,而且在公司

    睡觉肯定不如家里睡觉解乏,如果我在家的话,父亲和小颖能否在我的家的情况

    下发生关系?就算我同意,两人放得开吗?这样似乎就只剩下了一个地点——小

    岛。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在小岛上为什么要回来呢?那现在能说了吗?」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一来是转移话题,二来我确实很关心这个话题。

    而且刚刚我想到的办法,就是小岛,如果父亲一直住在小岛上,每次小颖需

    要的时候就去小岛上,这样我也不要躲在公司一起受苦了。

    「那个岛,我也知道,现在只要一上去我就会害怕……我忘不了你在小岛上

    看我的眼神,我忘不了你在悬崖边跳下的身影……总而言之,我只要一上小岛就

    感觉难受……」

    小颖思考了一会后,终于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感受,同时也印证了我心中的想

    法,果然如同我猜的那般。

    那么如果这样的话,让小颖去小岛的想法也不可以了。

    「那我还是去继续在公司躲避一下吧!本来想着让你到那个的时候和父亲去

    小岛……」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我说到最后的时候,果然如同我所想的那般,小颖一

    直摇头,似乎对于去小岛很抗拒。

    「老公,我真的不愿意去小岛……」

    小颖摇头过后就直接打断了我的话,眼神中带着坚定说道。

    我撞破她和父亲的那一幕,还有我从悬崖上掉下的那一幕,给她的心里留下

    了阴影,这份阴影不是短时间可以化解的,小颖现在的一切还没有完全恢复,不

    能逼迫她。

    「我也不愿意老公给了我在公司操劳受罪……」

    小颖说完小岛的话语后后,沉默了一会,又说出了这个事情。

    本来三个方案,一下子被小颖「拒绝」了两个,那只剩下了最后一个。

    「那只能是我在家,你需要的时候去隔壁和父亲……你放的开吗?」

    我只能无奈的提出唯一剩下的方案了。

    听到我说出这句话之后,小颖楞了一下,之后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她也在

    进行着思考,或许她也和我想到了一块,似乎没有其他的办法。

    「老公……如果你在家的话……你忍受得了吗?」

    小颖沉默了许久,我也沉默一言不发,一直看着小颖的脸颊,等待着她的决

    定。

    沉默了许久后,小颖看了我一眼后,有些娇羞的低下了头,之后小心翼翼地

    问道,似乎再遵循着我的意见,而且貌似对这个唯一的办法有些动摇了。

    「我有什么受不了的,就像今天白天,你和父亲……我现在有什么异常吗?」

    因为事情是我推动的,虽然小颖不知道,但是性瘾后是我同意的,我只能表

    现得豁达一些,而且在此之前,也有过一次我装醉小颖去父亲房间和父亲温存的

    经历,说实话,每每想起那晚父亲和小颖做爱,我站在门外听着声音,虽然心酸,

    但是想起来自己的阴茎也会勃起,心里像火烧一样,我的淫妻心理还存在着,只

    是似乎在监控里看惯了父亲和小颖做爱的场景,只剩下心酸,没有了激动,或许

    我在家的时候,能够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也说不定。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小颖这么一问,我对于将来可能出现的场景还有些期待

    ……

    「等下次再说吧……!但是老公,不许在假装加班让自己受累了,答应我好

    吗?」

    小颖听到我的回答后,又沉默了一会,最后只能微微叹息了一下后说道,她

    现在的心中似乎其他一切都不重要,我的状况为大。

    其实小颖的内心我能够想得到,她的内心一定对我有些强烈的愧疚,和父亲

    给我带绿帽子,让我忍受别人不能忍受之苦,为了她的病情,这是她感觉我最伟

    大的地方,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这最伟大的地方却是我自己「咎由自取」。

    同时我为这个家赚钱操劳,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内心愧疚不已。

    我知道她对于我在家的情况下和父亲那个,这种反感的程度不比小岛少多少,

    但是在无法选择的情况下,这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嗯……睡吧!」

    我回复了小颖一下,之后起身关闭了灯光,房屋陷入了黑暗。

    小颖安静的趴伏在我的肩膀上,对于这个夜晚来说,或许是一个不眠之夜,

    不论对于我还是小颖,毕竟今晚的谈话涉及到太多的地方,而且可能改变以后我

    们一家三口的生活方式。

    此时的决定权在小颖的手中,因为此时我希望的是在家里,对于小颖没有选

    择去小岛,我心中不免有的庆幸,如果去小岛的话,我可能什么都看不到了,毕

    竟小岛上我没有安装监控设备呀,而且小岛上毕竟不是我的家,确切的说也不是

    父亲的家,那里是属于电力公司的,如果我到小岛上安装了监控设备,电力公司

    设备维护检查的时候,万一发现了监控设备,那岂不是一切都真相大白,而且可

    能会天下大乱的。

    虽然小颖和父亲发现不了监控设备,可是电力公司的维修人员可都是专业人

    士,那些在普通人看来很严密的??监控设备,在人家面前被发现可是小菜一碟。

    正当我思考的时侯,我的耳边竟然传来小颖均匀的呼吸声,而且似乎还轻轻

    的打鼾。

    要知道,小颖很淑女,睡觉从来不打鼾的,虽然现在打鼾的声音很小,这种

    情况说明小颖睡的很沉,本来她应该和我一样,纠结问题难以入睡才对,但是现

    在挺了一会却睡过去了,不是小颖心变大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小颖实在太累

    了,而太累的原因可能就是今天白天……此时看到小颖熟睡的样子,想到刚刚我

    俩的谈话,我心中不免有些意动起来,今天白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过程是怎么样

    子的,我一直不知道,白天在公司也没有时间去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明天醒来又是繁忙的一天,那么今晚就是我查看监控

    的最佳时机。

    我看了一眼熟睡的小颖之后,慢慢的把胳膊从小颖的双臂中抽出,抽出胳膊

    后,我下床走出房间,之后去卫生间解了一下手,其实我此时没有尿意,下床去

    卫生间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我下床后直接开电脑,万一小颖被我惊醒,岂不

    是打草惊蛇,如果我解手回来,发现小颖熟睡再打开电脑看监控,这样就有一个

    借口和缓冲的余地。

    回到房间后,小颖果然还在熟睡,而且还保持着双臂环抱着我胳膊的姿势,

    呼吸什么的没有一丝的紊乱,她真的累坏了……我打开了电脑,电脑主机箱启动

    的声音响起,为这个宁静的夜晚增添了一点点微弱的声音,但是却没有惊动小颖,

    哪怕他的呼吸紊乱一下。

    从包里拿出加密狗插入电脑,现在加密狗都是我随身携带的必备物品之一,

    无论我什么时候我会带着它,因为自己的内心里实在太在乎它了。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路径,时间调整到早上我离家的时候,监控视频开始慢

    慢的播放。

    在我早上上班走出家门后,随着房门的关闭,小颖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收敛,

    这种笑容急速收敛消失的场景,以前都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往往都带着一丝恐怖

    的气氛,小颖收敛笑容后,显得十分憔悴,而且??有些烦恼,坐在沙发上看了

    一会电视后,就把电视又关了,打开电脑玩了一会后,又把电脑关了,走到阳台

    浇浇花,扫扫地。

    总而言之,小颖没有让自己闲下来一分钟,她这种坐立不安的样子,正是烦

    躁症的一种表现,她让自己时刻在运动在忙碌,以便於让自己可以转移注意力,

    如果这个时候她安静下来,那会让她更加的失控。

    小颖忙完了所有的事情,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最后弄得自己实在是没有可干

    的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小颖一次卫生间也没有去过。

    最后她实在找不到活干了,她的目光又无意中看到了几件旧衣服,在以前的

    时候,旧衣服都是累积到一定程度后,放到洗衣机里去清洗,但是小颖现在没有

    什么可干了,所以就拿起仅有的几件旧衣服走到了卫生间里。

    有洗衣机的情况下,小颖偏偏不同,把衣服放到了洗衣盆里,之后走到洗漱

    台前准备接水,看她的样子是准备手洗找活干,只是当小颖开水龙头开始放水的

    时候,小颖的眼睛无意中扫了一眼洗漱台上方的台子上,那里正摆着我俩的刷牙

    杯子,她的目光开始无意中扫了一眼后又重新低头看着接水的盆子,但是她的目

    光刚移动到盆子后,就快速的抬头再次看向了杯子,眼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是的,杯子被我早上移动过了,这种暗示意味着什么小颖最清楚,这本就是

    她提出来的方法,或许小颖根本没有想到我会主动的挪动杯子,所以她此时不敢

    相信,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看向了杯子,眼睛的大大的。

    小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杯子,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此时的水盆已经满了,

    水己经溢出流到洗手盆里,但是小颖却没有发觉,或许发觉了,却没有其他心思

    去顾及它。

    小颖愣神了许久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低头把水龙头拧紧。

    把水盆放到了台子上,之后准备去洗衣服,只是她的双手刚刚浸入到水盆中,

    她的眼睛再次抬起,看向了那对杯子,眼中带着疑感和挣扎,甚至还有一丝怀疑。

    此时的她似乎不确定这个杯子是我故意摆放的还是无意中摆放的,小颖低头

    犹豫了一会,她的双手一直压在盆子里的衣服上,没有任何的动作。

    小眼闭眼犹豫了一会后,就抬起了自己的双手,之后用手巾把自己的双手擦

    拭干净,慢慢的走出了卫生间,把刚刚放好水装着衣服的盆子「抛弃」在了卫生

    间里。

    小颖走出卫生间后慢慢的走到了卧室,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她犹豫着,

    之后点开了手机的通讯录,她是要打电话向我询问吗?可是今天我没有接到小颖

    的电话,我猜想的话,一会小颖可能想要给我电话,但是犹豫了几下中途又放弃

    了,也或许是我自作多情了,小颖的这个电话可能会直接打到此时她最需要的那

    个人那里……。

    第249章。

    小颖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后,咬着下唇把电话拨了出去,我不得不讚叹现在

    的科技水准,监控设备的监听功能一直十分的强悍,在耳麦中我能清晰的听到小

    颖电话中的「嘟嘟」声,虽然电话还没有接起来,但是我知道她肯定是打给父亲

    的,因为我的电话今天一个白天都没有接到小颖的电话,哪怕是一个未接来电…

    …

    「喂……」

    或许小颖打电话的时候离我的监控设备太近了,这一次我清晰的听到电话接

    通了,之后发出了父亲电话的招呼音。

    电话接通后小颖没有说话,父亲先在那边发话了。

    「喂,能听到我说话吗?」

    电话接通后,小颖一直没有说话,咬着下唇,显得十分的紧张,父亲在那边

    说了一声后,听到这边没有声音,以为是电话或者信号出了故障,不得不再次询

    问道。

    「能……能听到……」

    小颖纠结了一会后,才回复到父亲。

    「怎么了?小颖……」

    听到小颖的声音后,父亲才叫出小颖的名字,因为他现在和小颖之间的关系

    太过敏感,即使是小颖来电话后,他也不该保证电话这边就是小颖,万一是我这

    个男主那?听到是小颖的声音后,父亲的话语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轻松,但是也

    不是那种普通轻松,父亲的语气中隐隐透露着一丝激动,还有一丝期待。

    「你……你现在能回来吗?」

    小颖把自己的下唇咬得红红的,纠结了许久之后才有些娇羞的说道,话语中

    带着断续,似乎有些难以开口,毕竟以前两人发生关系之前,几乎都没有什么言

    语交流,往往都是干柴遇上烈火,彼此相吸,无声的开始激情,像这次小颖用语

    言主动找父亲回来温存,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当然可以……我现在马上回去……」

    原本父亲刚刚电话的语音还比较温柔,当听小颖问他是否可以回去后,他不

    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激动,竟然脱口说出回答「当然可以」,而且音量一下子拔

    高了很多,只是刚说出这四个字后,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言语的失态,后面一段话

    的音量不由得放低了许多,但是言语中还是透露着盼望和急切。

    「嗯……」

    小颖听到父亲的回答,脸色不由得更加红润了,她只是轻轻应答了一声,之

    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说话,似乎两人都在等着对方先挂断电话。

    看着两人在电话中彼此「心心相惜」,感觉两人此时真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那个……景程……在家吗?」

    听到这边还没有挂断,冷静下来的父亲不由得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没……」

    小颖简短一个字的回答。

    「哦,对,他白天得上班,看我这个记性,挂了吧,我把小岛的活收尾一下

    就回去……」

    父亲在那边仿佛真的「恍然大悟」,仿佛自己真的忘记了一般。

    实际上父亲早就知道,只是心里不放心,与此同时也能旁敲侧击一下小颖让

    他回家的目的是不是……我不在家,让他回去八九不离十了。

    「嘟……」

    父亲说完这句话后,小颖就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放在柜子上,小颖坐在床上

    大口的呼吸者,仿佛刚刚进行了剧烈运动一般,她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似乎

    感觉到自己的脸此时非常的滚烫,刚刚和父亲通话,她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娇羞,

    要在平时,小颖可能没有这个勇气主动打电话叫父亲回来,或许是内心性瘾的急

    切需求给了她决心和勇气。

    刚刚电话中的时候,小颖可以压制自己急切的呼吸和情绪,放下电话后,把

    刚刚忍受许久的急切,此时都表现了出来。

    小颖在家等待着,只是她其实有些坐立不安,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此时

    刚刚临近中午,她还没有吃东西,反正父亲电话中说要把小岛上的工作收尾再回

    来,趁着这段时间做午饭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小颖心不在焉的把饭做好了,她坐在饭桌上吃着饭,

    似乎有些咽不下去,毕竟她这个状态根本没有什么食欲。

    「咔……」

    小颖刚吃了几口,房门就向起了开锁的声音,父亲也是有锁匙的。

    听到开锁的声音后,小颖嘴里停止了咀嚼,看着还没有打开的房门,眼中带

    着一丝紧张和害怕,只是当房门打开后,露出父亲偷偷摸的身影后,小颖不由得

    松了一口气,要知道正常父亲回来,小颖也不会紧张成这个样子,小颖紧张或许

    是认为这个时间回来的可能不是父亲,可能是我中途回家,或者是岳父母上门来

    看她,只是无论是我还是岳父母回来,就都意味着她和父亲下午的「相约」就此

    泡汤了。

    也难怪小颖会紧张,她认为父亲不会这么早回来,毕竟他说小岛上还有工作

    要做完,但是此时父亲却回来了,算算时间,从小颖放下电话到父亲进门,也就

    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在小岛和家里往返很多次,当然知道小岛启程到家里进门的

    时间,算算父亲回来的时间,父亲应该是挂断电话后就立刻动身启程了,根本没

    有电话中说有工作需要收尾。

    也或许是真的有工作需要收尾,但是父亲却放下了,抛下一切回家来和小颖

    ……

    「你还没有吃完饭啊……呵呵……」

    父亲打开房门后,把脑袋先探进来看一眼,仿佛他是一个破门而入的外人一

    般,偷偷摸摸的,或许他害怕回家会看到我或者其他人的身影,此时的父亲还意

    识到他和小颖的关系是一种亏心的关系。

    否则也不用这种拘谨和偷偷摸摸了。

    看到只有小颖一个人在吃饭,父亲弓着腰的身影立刻站直了,挤出一丝微笑

    站在门口和小颖说道,一边说着一边换鞋子。

    「嗯,刚吃,你吃过了没有?」

    小颖松了一口气后,抬头看了父亲一眼后,就赶紧躲避了父亲的目光,低头

    继续吃饭,掩饰自己内心的娇羞,对于以前一直掌握被动的她,此时似乎不怎么

    习惯主动。

    「吃……还没……」

    父亲本来想说吃过的,但是最后不得不说实话,挂断电话就心急火燎的跑了

    回来,有时间做饭和吃饭才怪,或许父亲不想吃,但是看到饭桌上小颖亲自做的

    饭,而且想到下午要进行的「繁重」

    的体力运动,所以此时给自己补充点能量是最理智的。

    「那就……正好一起吃吧……」

    本来小颖想顺着父亲的话让父亲一起吃,结果话到中间又改变了口风,改成

    了「正好」,仿佛是父亲赶得早不如来得巧,顺势而下,掩饰自己心中的那最后

    残存的尴尬。

    父亲没有其他的话语,似乎也没有听到小颖话锋的改变,屁颠屁颠的去卫生

    间洗完手,之后坐在饭桌上开始吃饭。

    两人吃饭的桌子不是平时我回家的时候放的那种地桌,而是在客厅临近厨房

    的地方放置的一个小桌子。

    这个桌子很小,桌子的一侧靠在墙上,而且两边又很窄小,只能有另一侧能

    够做人吃饭。

    父亲走到饭桌上的时候,只能靠在小颖身边,本来在父亲进入卫生间洗手之

    前,小颖是坐在桌子的中间,等从卫生间洗完手出来后,小颖已经拿着自己的饭

    碗到了边上一侧,给父亲留出了一丝空间,而且还给父亲拿好了一副碗筷。

    在别人正常的家庭里,这些行为都无可厚非,但是在我的这个家庭里,妻子

    和父亲的这种特殊关系,小颖这种做法显得对于公公非常的「贴心」。

    父亲挨着小颖坐下,由于桌子的比较窄小,父亲和小颖的身体几乎是贴在一

    起的,还好父亲的小颖都是用右手吃饭,如果有一个人是左撇子,两人吃饭会不

    会打架?原本小颖吃饭没有什么食欲吃得很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和转移注

    意力,小颖吃饭的速度相比较父亲来之前有些加快了,而父亲一开始就加快了吃

    饭的速度,比我在家的时候吃饭速度快多了,不知道父亲是真的饿坏了,还是着

    急吃饭以便於节约下午有限的时间……

    原本平时需要20分钟才能吃完的饭,两人只吃了10分钟就各自放下的筷

    子,吃完饭之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对方,只是两人没有想到两人会同时看

    向对方,当双方目光接触的一刹那,两人就赶紧转头回避了各自的目光,小颖回

    避父亲的目光后,就赶紧起身开始收拾碗筷,而父亲则到卫生间去小便,当父亲

    小便过后,他走到了洗漱台前,在家里我和小颖给父亲单独准备了一套洗漱用品,

    父亲本来想开门走出去的,但是他看到洗漱用品后,想到一会可能进行的激情生

    活,思考了一下后,拿出了那套洗漱用品,竟然开始洗漱起来,洗脸、洗手、刷

    牙,一套流程下来没有一丝的遗漏。

    看到父亲洗漱的那么仔细的样子,似乎在为一会的激情做准备,刷牙或许是

    为了一会和小颖接吻做准备……

    而另一边,小颖收拾完桌子之后,又开始刷盘子洗碗,忙完这些后,小颖又

    开始收拾屋子,父亲洗漱完毕后,走出卫生间看到小颖不断的在忙乎着,父亲坐

    在沙发上看电视,而小颖似乎在不断的给自己找活干,似乎不想让自己闲下来,

    小颖的动作都显得她内心的紧张。

    她对于和父亲的性很需要很期待,但是却也带着一丝微弱的抗拒,她这么做

    其实也是在回避自己的内心,如果尊从她内心的真实情感,这个时候她应该主动

    勾引和对父亲投怀送抱才对。

    父亲看着小颖不断忙乎的身影,他虽然在看电视,但是眼中也带着急切,如

    果不是以前吃过小颖的教训,父亲此时是早就主动对小颖发动攻势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只是两人的内心都对接下来的事情十分的期待,当两

    人的期待都达到同样一个高度的时候,两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墙壁上的时钟,时间

    已经到了下午2点多,距离我下班的时间越来越近,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

    短。

    两人一同看向时钟后,发现时间紧迫的两人再次不约而同的望到了一起,这

    一次,内心需求的两人没有回避自己的目光,就这么看着彼此,父亲坐在沙发上,

    电视还在播放着节目,只是父亲看的是小颖,不是电视,小颖的手中还拿着拖布,

    早上已经拖过一次地了,但是小颖手中还拿着此时显得多余的拖布,而手中的拖

    布止时静止在她的手中。

    我仿佛看到两人对视的目光隔空连接着一丝情欲的丝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