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44-246)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OCR:wolfang。

    字数:11098。

    第244章。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进家里的,我打开了客厅的灯光,解开了自己的领带,

    脱去的束缚身体的西服,可以说接触这些「枷锁」都是我最轻松的时候,但是我

    坐在沙发上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轻松。

    我此时的心情无比的复杂,整个房间十分的安静,我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噗

    通!噗通!」的心跳声。

    我的目光巡视著房间,房间里还是熟悉的空气,一切的摆设也是那么的熟悉,

    今夜或许是我的家里最安静的时候,没有了父亲和小颖的身影,只剩下了我自己。

    自己独守空房,自己心爱的妻子此时或许已经躺在了別人的怀里,也许已经

    正在父亲的胯下婉转承欢。

    说实话我真的很不甘心,这是第一次我看不到父亲和小颖做爱的细节,如果

    此时小岛上也有我安装的监控该多好,或是我观看监控习惯了,突然不能掌握父

    亲和小颖现在的一切,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心里一直发慌。

    我心有不甘,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在手机通讯录里翻出了那个好久没有

    打过的电话,那是一位船老板的电话,我满怀希望的把电话拨了过去,如果他太

    晚不愿意出船,哪怕我多加钱也要请他出船,对于这些人,正适合用「有钱能使

    鬼推磨」。

    只是通话,我最后只能颓然的放下了电话,不是船老板不出船,而是船老板

    已经把船卖了,不再经营船的生意,而我的手机里偏偏只有这一位船老板的手机

    号码,我把手机摔在了沙发上,难道是上天的安排吗?不过想了想,给小颖和父

    亲一次彻底隐秘的性爱,似乎也是应该的。

    我点燃了一支烟,脑海中不断想像著此时小岛上发生的一切,两人是不是已

    经开始交媾性爱了?有没有新的突破?此时两人是不是疯狂的大战?等一支烟吸

    完了,我实在是无法独自在家呆下去,我穿好衣服走下楼,我看了一眼时间,距

    离小颖离开我已经半小时,小颖和父亲就是干柴和烈火,而且今晚是整夜的性爱,

    性爱过后,小颖会不会趴伏在父亲的怀里睡觉,就像睡觉的时候抱着我的胳膊犹

    如小猫咪一般?冷风拂面,我站在小区里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我启动了车子,向

    着江边开去,重复的道路再走一遍。

    车子到了江边,江边的一切还和刚刚的景像一样,只是少了两个人的声音而

    已。

    父亲的小岛离江边不算很远,在这个漆黑的夜里,我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小

    岛上的灯光,我身后的城市万家灯火,小岛上传来的只是萤光之火,但是此时小

    岛上的灯光仿佛比身后的万家灯火更加的耀眼。

    我可以看到小岛的灯光,却看不到父亲和小颖的身影,我此时有一股冲动,

    自己可否能够游泳过去,如果游不到小岛就精疲力尽,那么沉入江底也不错。

    我苦笑了一下,拋弃了脑海中的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既然小颖和父亲正在欢爱,我是不是也该去夜店欢愉一下?正好发洩一下自

    己心中的苦闷?我转身準备回到车子旁边,如果这一夜无法入睡,我就在这个城

    市里转一夜吧!看看这繁华城市的万家灯火。

    只是我刚走到车子跟前,我就听到后面的江面传来了船的引擎声音,这么晚

    了谁还会开船,而且此时我的神经十分的敏感,这艘船的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我不由得回身看向了江面,随着引擎的声音越来越近,我看到了一艘熟悉的

    小船正向着江边驶来。

    等离得近了,我确认的那艘小船正是父亲的小船。

    到底是什么情况?小船上小颖和父亲的身影都在,等小船靠岸后,小影跳下

    了船,此时的小颖身上披着父亲的衣服,小颖和父亲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把衣服脱

    下来交还给了父亲,小颖就转身向着江岸走来,父亲的目光一直随着小颖的身影

    移动者,当确定小颖安全后,父亲就开着小船离开了。

    我此时借着江边微弱的灯光隐藏的很好,应该说我没有特意隐藏,而是小颖

    根本没有看到我,毕竟小颖登岸的位置和我还有一定的距离,小颖上岸后,双臂

    抱在一起,看来她很冷,毕竟在江边,没有楼房的阻隔,风很大,此时的夜也已

    经很深了,温度更低了,小颖在江边等待了一会儿后,就拿出了手机,似乎想打

    什么电话,只是她考虑了一会后,就把电话重新放回了口袋,之后目光在大路上

    来回的张望,似乎寻找著出租车。

    我看了一下手表,此时距离小颖和我离开已经过去了50分钟,如果除去来

    回坐船的时间,小颖和父亲应该单独相处了半个小时,两人难道只花了半小时就

    完事了?经过我一路的监控观察,父亲和小颖做爱最短的时间也要半个小时,平

    均要一个小时左右,最多的时候能够达到两个小时。

    难道两人这么快就完事了?一次就解决的了问题?如果这么认为也不是没有

    道理,父亲忍了很久小颖也憋了很久,两人干柴遇上烈火,性爱的火花,肯定会

    熊熊的燃烧,半个小时完事也不是不可能,至於小颖完事后回来也不难解释,嚐

    到了甜头就够了,或许性瘾得到了一定的缓解后,比较清醒后,她就不想在父亲

    在那里过夜,似乎不想自己太过分。

    小颖在等待着,在这个夜晚里,而且江边很空旷,她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比较

    危险,刚刚她拿出手机似乎想给我打电话,但是犹豫了一会后没有打给我,或许

    她不敢面对我,也或许是害怕打扰我的工作或者休息。

    此时不是我犹豫的时候,小颖的安全第一,我上车启动了车子,之后把车子

    开到了小颖身边,自己家的车子小颖当然认识,只是此时她忘记了寒冷,傻傻的

    呆在了那里。

    「滴滴……」

    我按了两下车喇叭,小颖才从呆愣中反应过来,之后打开车门坐了进来,上

    车之后小颖把头低的很低,仿佛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此时的我们一言不发,

    车子在移动着,只能听到车子那微弱的噪音,我用余光看着小颖,此时她的脸颊

    很红,不知道是因为性爱高潮的余韵还没有退却,还是因为刚刚被冷风吹的。

    我的鼻子偷偷的在车子里闻嗅著,车子里没有精液的味道,或许是味道太小,

    我闻嗅不出来,但是我却清晰的闻嗅到了父亲身上的味道,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小

    颖刚刚穿过父亲的衣服。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最先发话说到,毕竟需要一个人来打破这份平静。

    「我……我不想在那呆著……」

    小颖始终没有抬头,低头回复了一句,似乎显得有些心虚。

    她没有回答我话语的真正意思,我的意思是她和父亲的性爱时间为什么这么

    短,我没有明着问出来,但是小颖不知道是否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接下来我们就没有说任何话,回家的顺序也是一个样子,我走在前,小颖走

    在后,当我俩进门之后,小颖就直接进卧室换好了衣服,只是睡衣换了,是一件

    不常穿的性感睡衣,就是我俩单独出游的那晚「霓裳」

    所穿的睡衣,看到小颖这个样子,我不由得有些异样,这算是一种暗示吗?

    难道小颖和父亲没有过瘾还要拿我来打打牙祭?我换好衣服后,就直接躺在

    了床上,而小颖换好睡衣后,也一直坐在床上。

    「不去洗洗澡吗?」

    不管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就算不发生,小颖也应该洗洗澡,我可不不想抱着

    黏有父亲味道的小颖。

    「你希望我洗澡吗?」

    此时我发现小颖的脸还是红红的,如果是冷的,进屋这么久也应该缓解了,

    难道说小颖的性瘾还没有得到满足?我可不想和父亲变相的3P……我本来想说

    我不希望小颖身上有其他男人的味道,但是这句话有责怪小颖和父亲发生关系的

    意思,所以我只能半开玩笑的说道。只是让我奇怪的是,小颖此时没有用粉拳来

    回复我的调笑,而是表情依然很严肃,他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自从出事后

    一直掌握主动权的我,此时被小颖看的有些心里发毛,难道小颖和父亲单独相处

    的这么一会发现了什么吗?「我和爸爸刚刚在小岛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小颖看了我一会后,眼神坚定的说道。

    小颖的这句话让我有些呆住了,虽然我想到过这个可能,但是我认为这个可

    能性微乎其微,忍受了那么久的小颖和父亲,两人去了小岛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就被父亲送回来了,任谁都不敢相信。

    「为什么?」

    我呆了一会后,只能问出这三个字,因为我实在找不到理由,去了竟然什么

    都没做就回来了。

    「难道妳不想吗?妳的身体好了?」

    小颖没有回答,我不由得再次问道,小颖忍受住了,她的病已经好了吗?只

    是我这两个问题问完,小颖终于有了答复,确切的说是摇了摇头。

    「我只是不想那么做,你工作劳累,把我送到父亲那里,你自己回公司或者

    独自在家里,没有人陪伴,而我却和父亲,虽然以前也有这种情况,但是我总感

    觉不一样。和父亲刚刚在小岛,我俩进了小屋,却根本没有这个心情,真的,父

    亲也和我一样,你亲自把我送过来,而你独自离开,看着你的车离开的时候,不

    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哪怕是你加班,我和父亲在家也好………」

    小颖一边摇头一边说着话,她的语气坚定,不像是撒谎。

    「是因为小岛上的一切东西让你回想起了什么吗?」

    小颖的意思是一个方面,或许她不知道她在小岛上和父亲之所以心绪不宁,

    是似乎是因为触景生情,两人呆在那个臥室里,肯定会被想到被我捉奸的那一幕,

    而且两人也肯定会想着,我会不会像上次一样突然的从窗帘背后冲出来。

    有了这丝回忆的羁绊,再加上我明目张胆的安排,所以最后没有做成。

    「算是吧……也不算是……」

    听了我的话后,我感觉小颖的身体微微的一颤,或许我的话语让她意识到了

    自己脑海中的一些没有想到的意思,但是我说的太过突然,她没有诚认也没有否

    认。

    「父亲……难道就没有主动吗?」

    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我实在不敢相信饥渴的两人因为这些理由而停止,

    毕竟有了前车之鉴……听了我的这个问题后,感觉到小颖的身体再次一颤……。

    第245章。

    感觉到小颖的异样,我觉得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难道小颖骗了我?可能

    没有插入,但是接吻了?口交了?或者……本来想和我说好不撒谎的,但是现在

    的异样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小颖自然也看到了我的异样,她不由得面露紧张,似乎有些胆怯,却不敢直

    视我。

    「被父亲抱了一下算吗?」

    小颖感觉到我的异样,低声喃喃的说道。

    虽然拥抱也算是一种亲密的行为,但是算不上暧味。

    现在朋友和亲属都可以互相拥抱,所以如果只是两人拥抱了一下,也确实算

    是没有发生什么。

    「其他的呢?」

    我的眉头不由得舒缓了一下。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想说就说,不想说也可以不说……」

    我刚问完一个问题,紧接着又问出了第二个问题,没有办法,今晚的情况确

    实太让人意外了,虽然小颖给我的理由很让我舒心,但是我却一直不敢去相信,

    难道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虽然我的意思是小颖说不说都可以,但实际上,

    我很好奇,很想知道答案,因为这么久了,我一直通过视频监控监视著父亲和小

    颖的一切,今晚还是第一次失去的小颖和父亲两人的「行踪」。

    虽然我脸上表现的不是很在乎,但是内心却是很期待答案的。

    「老公,以后我再告诉你好不好?」

    小颖犹豫了一会后,低头轻声的和我说道,听到小颖的话,我的心中很失望,

    也很急切,但是我没有表现出来,只能点了点头显得很洒脱。

    说完话之后,我就转身躺在了床上,小颖看到我的样子,虽然我没有表现出

    来,但是从我的表情还是能够看出我心中的不快,只是她欲言又止几次后,就再

    也没有说什么,我躺在床上后,直接闭眼準备开始入睡,虽然我一直压抑著,但

    是呼吸越很悠长,这正是我心里不顺的表现,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小颖复合后,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小心眼了,不知道是因为承受著父亲和小颖名正言顺的夫妻生

    活,还是因为工作压力实在太大。

    当小颖在我身边沉默了一会后,就慢慢有了动作,我闭着眼睛不知道小颖在

    做什么。

    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到小颖起身后之后,一只手摸到了我的胯部上,隔着睡

    裤和内裤抚摸着我的阴茎,只是我此时根本没有半点的心情,说实话强大的工作

    压力让我只要一休息下来,就想睡觉,失眠加上时间紧迫,让我身体承受著很大

    的压力。

    小颖抚摸了一会后,看我没有醒过来,就开始慢慢的脱我的裤子,开始的时

    候小颖试探性的脱,当发现我没有睁眼和拒绝后,她就会加快速度,连著我的内

    裤一起脱了下来,或许小颖和父亲是真的没有发生什么,所以现在很急迫的想要

    拿我当替代品泄欲,也或许是小颖是真的和我撒谎了,为的只是补偿我,来缓解

    她内心的愧疚,虽然小颖给我写了那封信,可是我的心中还保留着最后一丝的怀

    疑小颖脱掉我的裤子后,我感觉到自己下半身赤裸裸,而且有一股凉意,不一会,

    小颖的手就抚摸到了我的阴茎上,小颖此时的手是火热的,不是温热的,不知道

    是因为刚刚在外面很冷突然缓解过来,还是因为小颖此时身体正在与欲火燃烧。

    小颖揑住我的阴茎后,轻轻的撸的了几下后,我就感觉到自己的阴茎被一个

    火热湿润的东西包裹,虽然我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我知道包裹我阴茎的不是小颖

    的阴道,肯定是小颖的口腔,一来是因为我感觉到小颖不断在我龟头上扫动的香

    舌,二来是我的阴茎根本没有勃起,怎么能够插入?此时房间的灯光没有关闭,

    小颖开始很温柔的为我口交,后来越来越卖力,而且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小颖一边给我口交,一只手在我的大腿和膝盖上来回的抚摸着,小颖这是把

    我当成替代品了吗?此时的我因为刚刚心情不顺,再加上最近压力很大,所以不

    由得想问题十分的悲观,小颖为我卖力的口交,我的阴茎也没有清洗,但是我心

    里却没有多少的感动,虽然我没有什么心情,但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还有,我的阴

    茎稍微有了一丝抬头的迹象。

    小颖为我卖力的口交了很久,但是我的阴茎一直是半软不软的样子,这种硬

    度根本是无法插入的。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证明我想错了,只见小颖给我继续口交了一会后,嘴巴就

    离开了我的阴茎,我的茎身和龟头又感觉出了一丝凉意,但是阴茎上的凉意没有

    传来多久,我就感觉我的阴茎再次被一股火热所包围,但是这次包裹我阴茎的东

    西和刚刚很不一样,而且火热的东西把我的阴茎包裹后,紧接着我的胯部接触到

    了一些毛毛,接下来就是一个比较重的东西压在了我的胯部上。

    此时我很奇怪,心里根本无法相信,所以我此时不再闭眼,睁开了自己的眼

    睛,我看到了自己不敢相信的一幕。

    只见小颖此时骑在我的胯部上,阴道已经把我的阴茎完全吞入,他的胯部和

    我的胯部紧紧的黏合在一起,我根本看不到我的阴茎,只能看到我俩纠结在一起

    的阴毛。

    怎么可能,要知道此时我的阴茎根本没有完全勃起,可以说是半软不软,硬

    度也不够,在以前我俩做的时候,阴茎软根本无法插入的,只是现在却可以了,

    事实胜于雄辩,小颖却十分顺利的把我的阴茎吞了进去。

    小颖此时仰头闭眼感受著我的阴茎在她的蜜穴中残存不多的充实,所以根本

    没有看到睁开眼睛的我。

    确认了情况后,我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在我不硬没有勃起的时候能够插入,

    只能分为两种情况:一,我的阴茎变小了,小颖的阴道没有变;二,我的阴茎没

    有变,小颖的阴道阴道变大了。

    阴茎自然不会往回长,所以只能说明了一种情况,小颖的阴道容积变大了,

    阴道口的扩充能力变强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只有一个;和父亲性爱次数的增

    多,小颖的阴道被父亲的阴茎插入抽送扩充慢慢变大,阴道的整体情况由原本适

    合我的阴茎现在变成了适合父亲的阴茎,虽然心里知道这是种正常的情况,但是

    我的心中不免在自身起了一股酸意,小颖的阴道现在变成了和父亲的阴茎契合,

    而不在与我的阴茎契合,就彷佛是自己本来一件很合身的衣服,但是随着自己变

    胖,衣服不再适合自己穿,反而适合別人穿,最后给了适合的那个人,成了別人

    的衣服。

    有了这种感受和想法,我有了一股小颖被父亲抢走,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的

    感觉,虽然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但是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那种小心眼的想法。

    小颖的阴道变大了,将来如果和父亲断绝关系后还会变小吗?如果小颖的阴

    道不再恢复,那么是否就说明小颖已经被父亲彻底的「占有」,永远不再"属于

    "我自己?今天种种,外加上自己最近压力很大,我的想法越来越偏离实际,越

    来越极端,基於此,我慢慢失去了被小颖好不容易调动起来的那一点的情欲,阴

    茎开始慢慢的回缩,貌似将要彻底的疲软下来。

    正在我身上轻轻小幅度起伏的小颖自然感受到了这一切,只见她突然停止的

    小幅度的起伏,因为她这个时候再动哪怕一下,我的阴茎就会从她的阴道里滑出

    来,此时她的胯部把我坐的死死的,胯部和我的胯部紧紧连在一起,让我的阴茎

    根本没有"逃出来"的机会和余地,不一会我就感觉到自己的乳头被人吸住,小

    颖的舌尖和嘴唇在我的乳头上吸吮和舔弄者,用力很大,吸吮住一个后,小颖会

    用手指抚动另一个乳头。

    要说我身上的男性G点,除了阴茎这个必需品外,就是我的乳头了,我最喜

    欢小颖吸吮我的乳头,那种酥麻的感觉,往往能把我的性慾调动起来,只是以前

    的时候,小颖不给我吸吮乳头,更不给我口交,现在小颖把一切都给我用上了。

    原本的G点,现在感觉很残存,在小颖不懈的「努力」补救之下,我的阴茎

    终于慢慢的抬头,重新充血慢慢硬了起来。

    感受到这一切后,小颖再次轻轻的抬起臀部起伏了起来,小颖起伏的幅度很

    小,因为太大我的阴茎就会滑出来,她起伏的速度很慢,因为这样才能掌握準备

    起伏的幅度,在小颖「小心翼翼」下,我的阴茎一次也没有从小颖的阴道中逃脱,

    小颖似乎是害怕我的阴茎再次软下去,所以她此时上半身趴在我的身上,嘴和手

    一直没有离开我的乳头,一边刺激我的乳头,一边轻轻起伏著。

    小颖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喘著粗气,而这一声声粗气,或许也不是因

    为性爱带来的刺激,而是由于她只是太过耗费体力。

    我不知道我俩的性爱能为小颖缓解多少,只是我感觉到小颖的阴道是火热的,

    应该说是滚烫的,而且我感觉小颖对于我阴茎的摩擦程度不如以前,小颖的阴道

    比以前更加的湿润和火热,但是却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紧凑,淫水从小颖的阴道流

    出,滴落到我的胯部上,此时我俩的胯部湿湿的,虽然我俩阴毛的粘湿,胯部撞

    击开始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这种声音是那么的熟悉,这种声音是父亲和小

    颖做爱交媾必然会有的声音,而我俩做爱发出这种声音的次数却少之又少,同时

    我两胯部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很小很闷,不如父亲和小颖做爱的那种撞击声音大而

    脆,究其原因也是因为小颖起伏的速度慢,幅度小。

    感觉到这一切,我的性欲怎么也提高不起来,虽然阴茎和乳头都被小颖刺激,

    我却无法让性慾达到最高,阴茎勃起到最硬,所以我就这么一直上不上下不下的

    被动和小颖交媾著,此时的我彷佛成了一个男性娃娃,一个女人专用的自慰器,

    此时由女主人相拥帮助她自慰缓解性需求,只是我这个人性娃娃能够为女主人解

    决多少的情欲我就不知道了,或许连一半也达不到吧……

    我闭着眼睛,脑海中一直回荡著负面的想法和情绪,就这么上不上下不下的

    被小颖「玩弄」著,我一动不动,仿佛自己也认为自己真的成了一个男性娃娃…

    …。

    第246章。

    第一次,真的,我是第一次和小颖做爱坚持这么久,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我

    终于在小颖契而不舍的挑逗下射精了,在射精前的最后时刻,我的阴茎也终于勃

    起了一些,但是还是没有勃起到最硬的程度。

    射精后,小颖还在陶醉的在我的身上起伏著,她还没有感觉到我射精了,等

    我射精后阴茎彻底的软了下来,她怎么刺激都没有用的时候,她才发觉到。

    射精后,我睁开了眼睛,一直看着小颖,当察觉到我射精后,小颖才停止了

    起伏,她也睁开了眼睛看着我,和我双目相对。

    在和我对视了一下后,小颖就赶紧躲开了我的目光,眼中露出了一丝胆怯。

    我的阴茎因为彻底软下从她的阴道里滑出,她抬起了胯部,却没有精液从她

    的阴户中流出,看到这个过程,心中不由得再次自卑了一下,刚刚我射精了小颖

    也没有察觉到,一是因为我的射精量太小,而且射精的冲击力不够大,根本没有

    让小颖察觉到,和父亲射精的时候精液冲击小颖的子宫力度相比,我的几乎可以

    忽略不计,二是因为小颖的阴道宽松了,我的阴茎变大变小,她也没有发觉,不

    知道是因为她在兴头上,还是因为……我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心中在叹气。

    「老公,舒服吗?」

    小颖起身后,拿出湿巾先在自己的阴道口擦拭了几下,但是却没有擦拭出多

    少的精液,小颖把那张根本没有多少精液的湿巾扔到了垃圾桶里,背对着我说道。

    那张湿巾根本没有发挥它应该有的作用,只被一点点精液玷污就被丟弃了,

    父亲和小颖做爱的时候,光小颖下身擦拭就需要四五张湿巾,而且还需要到浴室

    彻底的清洗。

    「还好……」

    射精过后,我显得有些疲惫,本来就因为工作身体和精神劳累,在射精一次,

    仿佛脱光了身体最后的力气。

    「老公,你这次很棒……」

    小颖开始给我擦拭著阴茎,湿巾擦拭到我的龟头上,龟头上感觉凉丝丝的,

    小颖一边擦拭一边歪著头笑着和我说,似乎在给我鼓励,她的脸上表现得很满意,

    但是身体肯定没有得到满足,因为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有退却。

    「和爸爸相比呢?」

    此时问这句话「有哪壺不开提哪壺」

    的嫌疑,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而我问出这句话后,小颖的身体

    猛地一僵,给我擦拭阴茎的动作也停止了。

    「当然还是老公的好……」

    小颖愣了一下后,向我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丝笑容是那么的勉强,而且脸

    上带着尴尬,似乎和她谈论父亲的话题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实话吗?別忘了妳写给我的那封信……」

    小颖的回答是在安慰我,如果没有看过两人的性爱录像,或许我会相信小颖

    的话,谁能够想到我一个30多岁的青壮年会不如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小颖

    的话语虽然是善意的谎言,但是我要听真话,小颖给我那封信说过,以后不会再

    对我撒谎,所以我此时搬出了那封信,小颖听到我这句话后,刚刚恢复的擦拭动

    作再次停止,这一擦一停,原本只需要半分钟完成的擦拭工作,现在两分钟了还

    没擦完。

    「老公……」

    小颖收回了笑脸,看着我的表情露出了一丝乞求,她的意思就是可不可以不

    回答,说实话对于她来说难以启齿。

    「如果以身体感觉来说………和………和爸爸比较刺激……」

    小颖沉思了一会后,断断续续的开始说道,说到最后的时候,小颖的头已经

    埋到了最低,头发垂下来扫动着我的龟头。

    「心理上呢?」

    身体上的答案我已经得到,我再次问出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心理上……」

    小颖看了我一眼后,之后把头再次低下,嘟囔了三个字后,小颖就沉默了下

    来,一言不发。

    「也是和爸爸比较刺激……」

    我代替小颖说出了答案,小颖听到后,依然是一言不发,沉默了许久之后,

    她微微的点了点头,此时她头低的很低,头发垂下盖住了她的脸颊,看不到她的

    表情,虽然她点头的动作幅度很小,但是足够我看清楚了她的动作。

    「对不起,老公……」

    沉默了一会后,我感觉到几滴液体滴落到我的胯部上,虽然液体是热的,但

    是滴落到我的胯部上却感觉凉丝丝的。

    小颖哭了,或许是我的言语把她逼得太狠了。

    「不过,我对于爸爸没有爱,我的爱只属于你,真的,老公我发誓……」

    小颖抬起了脸颊,此时她的双眼含泪,虽然头发黏在了她的脸上,但是没有

    遮掩住她坚定的眼神。

    「对爸爸的是性,对我的是情吗?」

    这是我一直在心里纠结的两个概念——性与情,原本的时候,我和小颖、父

    亲没有坦白,我无法询问小颖心中的答案,今晚终于有机会让我寻找所有的答案。

    小颖没有回答,而是停止了哭泣,泪眼朦胧的呆了一会,或许她是第一次听

    到我这样的见解,她犹豫思考了一会后,再次躲避我的目光,轻轻的点了点头,

    算是默认了吧。

    「如果有一天,我让妳和父亲断绝这种关系,你做得到吗?」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虽然我早已经猜到了这种??答案,但是等到小颖

    真正确认的时候,心中还是小小的翻腾了一下,我不由得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

    题。

    「能……就像今晚……只要老公不同意,我宁愿死也不会和爸爸……」

    小颖听到我的话后,抬起了脸看着我说到,最后她咬著自己的嘴唇。

    是啊,我这个问题或许是多余的,今晚的事情不就证明了什么吗?只是我想

    要小颖一个确定的答案。

    「老公,我怎么感觉咱俩貌似回不到从前了?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害怕,我

    害怕有一天你会嫌弃我,嫌弃我脏,嫌弃我不再是你的唯一,今晚和爸爸回到小

    岛上,我心里就有一种担心再缠绕着我,那就是你有一天会拋弃我,我还害怕,

    就像上次你和我离婚一样,我不想第二次体会那种感觉,老公,咱们……不要再

    这样下去了好不好?我和爸爸断绝这种关系,其实像咱们刚刚那样,不是也很好

    吗?」

    在刚刚我俩谈话的过程中,小颖「艰难」

    的把我的阴茎擦拭干净,之后趴在我的身边和我说道,双手抱着我的胳膊。

    「我能够满足妳吗?刚刚妳得到满足了吗?」

    小颖的话语让我心中舒服了很多,但是我问出了最现实的问题,也是我俩面

    临的最大的问题。

    「但是我可以自己解决呀……」

    小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自慰吗?」

    小颖的这个回答覆盖面太大,自己解决的办法有很多种,可以自慰,也可以

    自己去外面找男人。

    「算是吧,我这段时间一直在上网,我可以试着找一些刺激的方式来解决…

    …」

    小颖靠在我的肩膀上,和我贴的紧紧的,我从她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丝不甘,

    自慰的方式再刺激,也不如真人来的刺激。

    我相信只要我发话,小颖肯定会和父亲断绝关系,不管她有多么饥渴,但是

    和父亲的那种刺激或许会让他回忆和怀念一辈子……「关灯睡觉吧……」

    看了看时间,经过今晚的一系列折腾,己经很晚了,刚刚射精过的自己,此

    时是真的很累了,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随着灯光的关闭,不一会我就陷入了梦

    乡,刚刚和小颖的谈话,让我的内心中喜忧参半,但是总体来说是好的,至少小

    颖今天从小岛返回的态度来看,让我很受感动的。

    我俩谈话到最后,我也没有表态,或许小颖也拿不准我是否决定继续让她和

    父亲在一起,但是我的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在我的睡梦中,我感觉到小颖悄悄的起身,虽然她的动作很小心,但是对于

    已经适应了高强度工作的我,我还是敏感的感觉到了,小颖起身去了卫生间,之

    后听到了小颖粗重的呼吸声和偶尔传来的呻吟声。

    这是我已经猜到的结果,小颖会在我睡着后去卫生间自慰,虽然以前自慰没

    有一丝让她高潮过,但是却能够缓解他的需求,哪怕只有一星半点。

    一觉到天亮,等我醒来的时候,精神已经恢复了不少,而身边已经没有了小

    颖的身影,走出房间,小颖正端着早餐出来,她的精神状态十分的不好,或许得

    了性瘾后,她还是第一次忍受了这么久。

    「醒了,快吃饭吧,老公……」

    小颖给出了一丝微笑,虽然她的表情表现得很阳光,但是她憔悴的脸色却是

    掩盖不住的。

    我走进了洗手间开始洗漱,看到小颖刚刚的表情,想起昨晚和小颖的谈话,

    心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心疼,自己昨晚的事情已经把小颖折磨的够呛,已经算是

    对小颖亏欠很多了。

    当我刷完牙之后,我习惯性的把洗漱杯子放上去,只是把杯子放完之后,我

    犹豫了一下,之后把杯子的把手调转了位置,和小颖的洗漱杯子相反的位置……

    吃过了早饭,小颖给我穿好了衣服,在她恋恋不舍的目光中,我走出了家门。

    出门之前我没有告诉小颖杯子的事情,也不知道小颖会不会注意到杯子,如

    果没有注意到,小颖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到了公司我的心一直无法安静下来,我

    本来想给小颖发短信,让她注意一下杯子,就算侧面的提醒,但是短信的字打完

    了,我又把它删除了。

    当时间到了下午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想给小颖打个电话,但是刚要打电话,

    办公室的座机又响了起来,我只好放下手机继续办公。

    本来今天我想打开监控看一下家里,看看小颖是否看到了杯子,但是工作实

    在太忙了,往往刚刚閒暇没有几分钟,另一个工作又来了,而且办公室里经常进

    来人,我根本没有观察监控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当我忙完了工作,可以歇息一会的时候,时间已经到

    了下午5点,正常再有一会我就该下班回家了,而现在我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

    穴,缓解一下自己的疲劳,我在思考著要不要回家去,只是万一小颖看到了杯子,

    把父亲叫回来家里,那么我回家岂不是把事情撞破了?

    如果小颖注意到了杯子,大白天会不会到小岛上去?看到办公楼的人慢慢走

    空,我的手机一天也没有响起小颖的电话,我终于有时间打开了家里的监控视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