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41-243)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OCR:wolfang。

    字数:10778。

    第241章。

    觉时的小颖一定是在内心激烈的挣扎着,和父亲单独在一起的每时每刻,性

    瘾发作的她都在受着煎熬,如果没有早上的杯子事件,小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和

    父亲温存,甚至和上一次一样晚上主动进入父亲的房间去投怀送抱。

    只是现在她有了羁绊,对于自己丈的承诺,幻做旁人或许会认为偷偷的进行,

    反正丈夫也看不到,只要把痕迹处理干净,不要留下蛛丝马迹,小颖的挣扎肯定

    也源于此。

    如果是信誉不好的人,一定会选择欺骗和背叛,小颖最后会怎么选择?吃过

    了晚饭,小颖开始收拾着碗筷,晚饭小颖吃的并不多,她一直心不在焉的,情绪

    十分的低落。

    而父亲早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只不过和过往一样,他也心不在焉的,

    偶尔偷瞄小颖的身姿,眼中带着欲望,他看电视是假,等待和小颖温存才是真。

    等到小颖收拾完毕后,小颖就闪身进了卧室里,而父亲则会会心的一笑,或

    许他认为小颖已经进入房间去换衣服了吧。

    小颖进屋后,父亲关闭了电视,之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小颖说过不让父

    亲主动的,所以父亲现在能做的只有回卧室等待,他此时的想法或许认为小颖已

    经是到手的鸭子——-飞不了了。

    但是父亲没有想到的是,小颖回到卧室后,就背对着房门坐了下来,她把自

    己的脸埋在了自己的双膝中,我此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她的身体很安静,应

    该是没有哭泣。

    或许她在挣扎和犹豫着什么。

    过了-会后,小颖抬起了头部,脸上的表情安静了下来。

    她换下了衣服,穿上了睡衣,之后转身走出了卧室,打开了浴室的房门。

    和以往一样,小颖打开了花洒,开始洗澡。

    只是和以往唯一的不同是,小颖这次反锁了浴室的房门。

    而且我看到,小颖并没有打开热水器,任由冰凉的冷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似乎在给身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降温。

    另一边,父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等待着,似乎显得十分的心急,他数次坐

    起身子来,似乎埋怨着小颖为什么这么久还不来。当父亲听到小颖开门了进入浴

    室的声音后,父亲就安心的躺下了,他知道不久之后小颖的身影就会进入房间,

    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装睡,以免一会小颖会娇羞,父亲兴奋的连小颖锁门的声音

    都没有注意到。

    小颖在冰冷的水流中冲刷了很久,也不担心自己的身体是否会着凉。

    冲洗了很久之后,小颖擦干净身体后,穿好衣服后就走出了浴室。

    以前的时候,小颖都是直接围上浴巾,以免进入父亲房间还需要脱衣服,这

    次小颖穿上了衣服走了出来。

    当小颖关闭浴室的房门后,她站在浴室的门口,露光看向了父亲的房门,她

    的眼中孕育着激情和渴望,但是她最后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闭上眼睛后的小颖

    强迫自己艰难的转过自已的身体,之后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回到卧室后,小颖

    关闭了房。了,之后把房门反锁。

    最后小颖靠在房门上,和刚刚如出一辙,抱着双膝把脸埋了起来。

    父亲的一边,原本躺在床上等待着,听到浴室水停了,父亲就不由得激动起

    来,当听到浴室房门打开的声音后,父亲就安静摆正的躺好并且闭上了眼睛装唾

    起来。

    父亲等待着,似乎他的心脏都砰砰的加速跳起来,只是最终等待了很久后,

    父亲却等来了另一扇门开启和关闭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父亲的眼睛赶紧睁开了,眼中带着疑惑,父亲想不明白,难

    遭小颖回去取什么东西?想到这些后,父亲就再次安静的等待了起来。

    只是随着对间的推移,小颖那边一点声音也没有,父亲不由得着急了,他轻

    轻的下地,轻轻的打开了自己的房门,把头探向了客厅,但是等待了许久也没有

    听到任何的声音,所能看到的也只有一片漆黑。

    父亲把身子收回,之后重新躺在了床上,他等待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父亲无数次的想起身主动的去找小颖,但是有过以前

    几次把小颖惹生气的教训后,父亲就再也不敢了。

    在等待的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父亲还是起身下床,并且开门走了出去。

    父亲焦急,更多的是疑惑,明明小颖和我都同意,而且我加班就是成全二人

    的一个信号,为什么今晚小颖没有来找他呢?难道自已做错了什么?或许我和小

    颖突然变卦了?以后不再准备让他参与什么,但是至少应该告诉他一声吧。

    当父亲来到小颖房门口的时候,父亲抬起手扰豫了起来,另一边,正在把头

    埋在双膝中的小颖听到了父亲的开门声,同时也听到了父亲的脚步声,那脚步声

    是如此的清晰,因为她就坐在门边。小颖把脸从双膝中抬起,显得十分的紧张,

    她不由得转头看着门后,她已经知道父亲就在门后,与她只有一门之隔。

    「咚咚咚……」

    父亲在犹豫和纠结了许久后,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敲响了小颖的房门,而

    听到房门响起,这不大的声音仿佛就是一个惊雷,把小颖吓的不轻。

    「小颖,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父亲思考了许久,终于编造出了这么一个理由,名义上是询问小颖的身体,

    实际上是在询问小颖今晚为什么不陪他。

    「小颖你听的到吗?」

    父亲察觉到小颖没有回话,不由得再次问道,同对再次敲敲门。

    小颖不是不回话,而是她不知道该如何的回话,她显得束手无措,总不能把

    杯子的原因告诉他吧。

    当父亲第二天问话的时候,小颖站起身子,之后把手放在门锁上,习惯性的

    想把房门打开,只是当手触摸到冰凉的门锁扭的跨候,小颖的动作停止了。

    现在只要她打开房门投入父亲的怀抱,那么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和父亲一起

    疯狂交媾的欲仙欲死的感觉让她十分的想念,但是她咬着下唇纠结着,甚至快要

    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最后小颖的手松开了门锁。

    身体往后倒退着,似乎强迫自己远离房门,远离父亲。

    「咔……」

    父亲连续两次问话没有得到小颖的答覆,最后不得不伸手按下了门锁,父亲

    按下门锁的时候很着急,或许真的担心小颖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情。

    但是父亲按下门锁后却发现,门竟然反锁了,父亲按下把手根本推不开房门。

    「小颖,到底怎么了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父亲此时真的有些着急了,其实他心里明白,小颖没有什么危险,只是不愿

    意见他,反而在躲避他,这让父亲十分的焦急,所以不再是敲门,而是用手拍门。

    「爸,我没有事,你……你……你回去睡吧……」

    小颖的身体靠在了电脑椅的腰靠上,已经无路可退,让自己与房门之间保持

    了最大的距离。

    察觉到父亲没完没了,小颖不得不发话告诉父亲,当她说出让父亲回去睡觉

    的时候,她磕磕巴巴犹豫了几下,看得出来,让父亲回去睡觉,她真的有些不甘

    心,但是她还是闭土眼睛强迫自己说出了这个决定。

    「嘎……」

    父亲后面要说的话,被小颖的这句回答给憋了回去,父亲这下真的傻眼了,

    到底出啥事了,这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啊,这是闹的那一出啊。

    父亲伸出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脸和头发,似乎在验证自己此时是不是在做梦,

    这就仿佛一个男人被自己的爱人给踹了,自己一时半刻根本无法接受。

    「小颖,你打开房门好不好?或者你出来咱俩谈谈,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为

    仟么对我这么冷漠呢?」

    小颖浑身有些颤抖,显得更加疑惑了,更多的是失望和伤心,他很不甘心,

    就好比让一个人死,至少让他死的明白一点。

    「小颖……」

    父亲等了-会,小颖仍然没有回话,不由得再次出声问道,只是这声呼唤中

    充满了忧郁和悲伤。

    父亲的这声呼唤也影响了小颖,最后小颖在房间里干脆闭眼,并用双手堵住

    耳朵。不想听到父亲的话语。

    「求求你了,去睡吧……」

    堵耳朵,闭眼睛,根本无法隔绝一切,最后小颖不得不和疯子一样甩动自己

    的头发,最后几乎是尖叫的喊出了这几个字。

    从卧室里待出的这句小颖的呐喊,让父亲呆住了,父亲没有看到小颖的样子,

    小颖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因为自己很纠结,不断坚持着自己的承诺,而父亲的话

    语不断摧毁着她的理智,最后她认为自己再继续下去无法坚持的时候,呐喊出了

    这句话,一来是让自己清醒,把自己的忧郁发泄出来,二来是让父亲放弃纠缠。

    但是父亲理解镨了小颖的意思,他的表情不由得一下子苍老了下来,或许她

    认为小颖生气了,讨厌他了,厌烦他了。

    最后,父亲尴尬的用手揉搓自己的裤脚,站在原地苦笑着,应该是哭笑着,

    一个年长的老人竟然被一个年轻的儿媳弄成这个样子。

    父亲尴尬的站立许久后,他没有说什么,而是带着复杂酌情绪慢慢的转身离

    开了小颖的房门。

    听着父亲离开的脚步声,小颖松了一口气,但是眼中带着失望还有那份掩饰

    不住的不舍。

    最后,小颖只能一下子扑到床上,最后发出了隐隐的抽泣声。

    老公的猜忌,身体的需求,还有刚刚和公公的纠葛,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让她终于承受不住了。或许此时的她哭泣方是最好的发泄。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我早上的试探到底是对还是错?为什么

    会弄成这个样子?后果似乎有些严重了。后果似乎有些严重了?因为我看到父亲

    回到房间后没有继续休息,而是犹如失去灵魂一般开始换衣服,他换的很慢,但

    是最后还是穿的整整齐齐的。

    最后父亲慢慢走出房间来到大门口穿好鞋子,最后他看了-眼小颖的卧室,

    开门走出了家门。

    父亲不会想不开的,他此时一定是准备回小岛去住,他感觉自己现在被小颖

    嫌弃,而且单独和小颖在一起此时只有尴尬和忧伤。

    为什么我敢肯定父亲是回小岛?因为父亲走的时候,拿起了鞋柜上那串小岛

    的钥匙。

    本来在床上哭泣的小颖,听到了房门关闭的声音,她赶紧停止了哭泣,抬起

    了自己泪眼朦胧的脸庞……。

    第242章。

    察觉到父亲走后,小颖挺着上半身发呆了-会,脸上还挂着泪痕,似乎她没

    有想到父亲会突然离开,或许是父亲生气了,也或许是父亲伤心了,或许是两者

    兼有吧。

    小颖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丝后悔的神色,不知道是后悔没有和父亲发生关

    系,还是后悔刚刚对父亲的态度。

    最后,所以的神色都转变成了失望,现在就是后悔也晚了,父亲已经走了。

    小颖不由得再次趴在床上哭泣起来,没有了别人的打扰,小颖哭的更加伤心

    了,似乎在借着哭泣发泄着性瘾带来的苦恼。

    小颖哭泣了-会后就安静了下来,但是她没有转变任何的姿势,仍然是趴在

    那里。

    就当我以为小颖已经哭累了睡着的时候,小颖突然爬起了身子,她脸上的泪

    痕已经干了,她此时显得十分的平静,刚刚的时间里她或许思考了很多的事情。

    小颖起身下床,之后走出了房间皋到了浴室里,她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再次

    开始沈澡。

    水流从花洒中流出,洗干净了她的泪痕,让她刚刚散乱不堪的头发慢慢变得

    柔顺。

    小颖刚刚已经洗过一次澡了。但是看到她再次洗澡,我心中却有一丝不好的

    预感。

    重新洗澡。是为了给自己降火,还是一会……

    小颖这次洗的对间不长,洗好了澡之后,小颖就擦干了身体,之后回到卧室

    换好了内衣,但是却没有穿上睡衣,而是穿上了外衣。

    看到这一幕,我知道小颖准备出门,难道是准备出去追赶父亲吗?还是出去

    散心?正在我纠结不已的时候,小颖已经穿好衣服走出了家门。

    「砰……」

    随着房门被关闭,整个房子陷入了黑暗和安静。

    此时我靠在椅子上,父亲和小颖都走出了家门,这个摄像头也就失去了作用。

    小颖到底去了哪里?去找父亲了了还是出去……

    此时的小颖,如果在夜店那种场合被人吊住,性瘾强烈的她,很可能会有第

    三个男人。

    我最怕的就是小颖此时是不是独自出去买醉,如果醉倒被人「捡尸」……

    就算小颖有了第三今男人,我勉强可以忍受,我最担心小颖会不会有其他的

    危险。

    如果真的是小颖出去独自买醉发泄,我宁愿她去找父亲。

    我拿起手机准备给小颖打个电话,问问她在什么地方。

    但是貌似给小颖打电话此时根本不合适,明明说自己加班,而且在这个时候,

    给小颖打电话有没有「查岗」的嫌疑?我总不能透露摄像头的秘密吧。

    此时看到录像的对间,距离小颖出门已经过去了四+分钟了,如果小颖此辞

    去找的父亲,那么此时小颖早已经到小岛上了,俩人是不是已经开始翻云覆雨了

    了如果打电话过去,我是不是会听到性爱的痕迹?时间拖的越久就越危险。

    不管了,小颖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就当我准备把手机拨出去的时候,我办公桌土的座机响了。办公座机响起,

    肯定是工作上的事情,我只好把手机先放下,接起了座机。

    「您好,王总,我是门卫值班室,在大门口有一位女士站在门口半天了。她

    说是来找您的,这个……」

    电话里响起了守卫的声音,但是听到这句话,我的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她说叫什么了吗?」,「她说叫曲颖……」

    「我马上过去,让她进值班室……」

    听到是小颖,我赶紧放下电话,甚至连外套都没有穿就跑了出去。

    小颖没有去找父亲,也没有出去独自买醉,而是来了我这里。

    此对我的心情是复杂的,小颖最无助的对候选择了我,而且她遵守了诺言,

    此对我的心里最后一丝芥蒂完全消失,有这样的态度,我还能要求什么呢?当我

    跑到值班室的时候,我看到小颖坐在值班室的凳子上,双手捧着杯子正在喝水,

    她的小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因为冻的还是因为性的折磨。

    看到我进来,小颖偷偷的看了我一眼,就低下了头,显得有些无助还有一丝

    哀怨。

    「她是我的妻子,以后她来找我,就直接让她进来即可……」

    我看到小颖的样子,心申不由得一痛,把小颖折磨成这个样子,自己确实有

    些过分了。

    我不由得转头对着值班室的人员吩咐。

    「是的,王总……」

    值班的警卫点头哈腰的应承着。

    「走吧,跟我来……」

    我和小颖说了-句,小颖耙茶杯放在桌子上,起身跟在我身后。

    小颖扣冷冰霜以前是闺蜜,自然来过这里,此时整座办公大厦很冷清,走廊

    起响起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脚步声。

    小颖安静的跟在我身后,一言不发。

    到了办公室,小颖坐在沙发上,我把办公椅后的外套拿过来给小颖披上,现

    在的夜晚很冷,小颖在家洗了两次冷水澡,再加上这个天气,一定是冻坏了。

    「你走着来的?」

    看到小颖冻成这个样子,我不由得问道。

    小颖没有说话,有些柔弱的看了我一眼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为待么不打的?」

    家里的钱是我俩共同掌管,没有任何一个人垄断,如果说小颖打的没有钱,

    这绝对不可能。

    「我……我想溜跶看看夜景……」

    小颖终于说话了,只是声音有些颤抖。

    她的两个手交缠在一起,手指拨动着我的外套,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以后不要这个样子了,现在的晚上很危险……」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小颖再次点了点头。

    我能够想像的出小颖在大街上转悠了好久,在出门的一刹那,她肯定有过犹

    豫,是来找我还是找父亲,但是她最终来到了我这里,而且似乎是不敢来公司找

    我,她在路上吹蓍凉风一直纠结着。

    「怎么不在家呆着?」

    我坐在椅子上问着小颖,而小颖半天没有回答,一直低头用双手搓着我外套

    的衣角,她显得有些紧张,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我想陪着你,你工作吧,别耽误你工作……」

    小颖纠结了一会后,低声断断续续的说道,似乎无法阻止自己的语言。

    「我的工作己经做完了,剩下的明天再做……你是不是有话和我说?」

    我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工作要做,今晚根本没必要加班到很晚,只是为了一个

    试探而已。

    「你工作吧……」

    小颖思考了一会后没有回答,而是体贴的继续让我工作。

    我知道小颖此时担心的是早上的杯子问题,到底是我没有注意到杯子而放错

    的,还是我看到了杯子有意把杯子摆正的,她在乎我的态度,而且也摸不准我这

    么做的意思是什么。

    带蓍愧疚,我从办公椅上起身来到了小颖身边,在小颖的身边坐了下去。

    我伸出胳赙把小颖拥进怀里,小颖安静的趴在我的怀里,她对的画面很温馨,

    不知道有多久,我和小颖没有这样依偎在一起了。

    「老公……」

    小颖趴在我的怀里呢喃道。

    「嗯……」

    「早上……洗漱的时候你……你注意到杯子了吗?」

    忍受了许久后,小颖终于问到了这个问题。

    「唉……其实我看到了……」

    思考了-会后,我决定说出实话,毕竟我欺骗小颖的太多太多了,虽然说虱

    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但是我还是决定和小颖说真话「补偿」一下。

    「那为什么……是不是……」

    小颖听到我的回话,不由得扬起了脑袋,眼圈含泪的看着我。

    「老婆,这件事情我做错了,我不该试探你,其实我就是想着看你的态度,

    我摆正杯子后你会不会违背承诺……」

    我再次说了实话。

    「老公……」

    「嗯……」

    「我知道在你发现之前是欺骗了你,背叛了你,就连那晚电话中我也……但

    是我可以保证,以后我真的不会了……不要这样了好吗?我真的很害怕,我胡思

    乱想,令天脑袋都要炸了……」

    小颖抽泣了起来,一只手抹着眼泪。

    看到小颖可怜的样子,我的心中不由得一痛,同时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小心

    眼,自己决定和推动的事情,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悔。

    「你真傻,就算真做了我也不会知道啊,再骗我一次又何妨?」

    我帮助小颖擦拭着眼泪,同时心中不住的叹气,我亏欠了小颖太多,欺骗了

    她太多,现在我都没有勇气去向小颖去坦白这一切,因为我害怕那么做产生的后

    果。

    「不,我给你写信后,我就决定,以后不再对你搬谎,任何时候……」

    「老婆是不是害怕我会突然从公司回家捉奸啊?」

    我用手指点了点小颖的鼻尖……

    「讨厌……」

    小颖听到我这句话后。她突然停止了哭泣,眼中露出了-丝惊慌,或许我刚

    刚的话语捉住了她曾经的想法,紧接着她的小脸变得羞红,粉拳捶打了我一下。

    此时因为我的~句话,气氛不由得好了许多。

    「你来了,爸爸怎么办?」

    摄像头的事情不能暴露,所以我不由得装傻问道。

    「爸……爸走了了回岛上了……」

    小颖看了我一眼后,不由得情绪再次低落道。

    「哦……是我家小颖没有理他,让他老人家伤心了是不是?」

    我不由得再次调笑道,此时我看到了小颖的情绪很不好,所以不由得让她的

    心情放松一些,从今天的烦躁中解放出来。

    原以为小颖听到我的话语后,小颖会沉默,或者捶打我转移注意力,但是没

    有想到的是,小颖竟然安静的点了头。

    「老公,今晚工作忙完了,咱俩回家好不好了」

    小颖点头过后,不由得和我说道,眼中带着迫切。

    看到她眼中的那丝迫切,我的心中不由得有些无奈。

    小颖性瘾发作,要准备拿我当做父亲的「替代品」,虽然和我做爱根本无法

    让她满足,但是隔靴搔痒也比没有好。

    「苍蝇也是肉」

    此时我突然想到了这个让我自卑的语句。

    「回家干嘛?」

    我心中叹了-口气,不由得笑着问道。

    「当然……当然是休息啊……」

    小颖被我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的小脸一红,低头回答道,她连「睡觉」这个词

    都没有说,或许「休息」才能回避她此时内心的想法。

    「老婆,现在时间还早……你去小岛吧,我让父亲开船在江边等你,我开车

    送你去江边边……」

    我低头看了了一眼手表,再看着小颖的样子,还有今天的亏欠,还有自己无

    法满足小颖的无奈,最后开口装作轻松的和小颖说道。

    而我的这句话证小颖愣住了,整个办公室没有一丝的声音,哪怕是呼吸的声

    音……。

    第243章。

    听了我的话之后,小颖猛地从我的怀中起身,之后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眼中

    带着不可置信。

    对于小颖这种表情,在我意料之中,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

    刚刚仿佛是自己的思想被人附体,随口说出了那句话。

    只是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但是我却没有表现后悔的神色,而是对着小颖报

    以微笑,让自己表现的坦然一些,作为一个男人,说出来了就不要收回来。

    现在仔细回想一下,或许是因为今天的试探对小颖的亏欠,还有小颖突然来

    公司找我的感动,综合在一起,让我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

    「老……老公,你说什么?」

    小颖愣了一会后,有些磕磕巴巴的说道,她刚刚已经听清楚了我说的话,但

    是这句话太出乎人的预料了。所以小颖不敢相信,不由得再次确认到。

    「我现在送你去小岛吧,我送你到江边,事先让父亲开船在江边等你……」

    我把自己的意思重新复述了一遍,这次的话语坦然了很多,仿佛自己真的不

    在乎,实际上自己内心真的不在乎吗?为什么说出这句话后,心里这么的憋屈?

    「老公……为什么?」

    小颖确定了我的意思后,她叫了我一声,间隔了一段时间后问我为什么,或

    许她不知道我这么决定意味着什么。

    「没有为什么,既然当初这么做决定了,我就不会介意。老婆忍受了这么多

    天,我知道你的身体已经很需要了,我无法满足你,为了你的身体,所以……要

    怪只能怪老公无能……唔……」

    正当我把话说道最后的对候,小颖伸出手堵住了我的嘴,她的表情似乎很激

    动。

    「老公,以后不许你说这样的话,这不是你愿意的,而且在我的心里,老公

    永远是最完美的男人,为了这个家你付出了什么,为了我和爸爸的事情你忍受了

    多少,我都知道,虽然我不是男人,但是我懂得你作为一个男人的委屈。无能的

    应该是我,不是你,如果你再这样作践自己,我真的没脸活了……」

    小颖说到最后,趴在我的怀里呜呜的哭泣起来。

    「好好,不说了这些了……」

    听到小颖的话语,想到我对于她的那些隐瞒,我心中反而升起一丝羞愧,还

    有一丝惧怕,所以我赶紧打断了小颖的话。

    「我送你去小岛吧,时间还不算晚……」

    打断小颖的话后,我赶紧转移话题说道,说完这句话,我准备起身。只是我

    刚准备起身,手就被小颖拉往了。

    「不,老公,今晚要你陪我……」

    小颖拉着我的手深情的说道,虽然她眼中带着情欲,但是眼神很坚决。

    我的建议在她内心里很让她动心,但是她却没有做出那个决定。

    「可是……可是最近我太累了……我无法……」

    最近工作强度太大,就算让我勃起都困难,如果再……岂不是要了我的命?

    虽然我还年轻,但是每次射精过后的那种虚弱的感觉让我有些反感和惧怕。

    「不,你只需要陪着我就好……不用做其他的……我能忍得住的,我就不信

    我挺不过去。其实我感觉这种病就像吸毒,可以强制戒除的……」

    小颖眼中带着坚定说道,但是我在她眼底坚定的背后看到了-丝犹豫和紧张,

    或许她自己内心中也不知道自己对于父亲的性能力是否真的那么舍得。

    「听我的话,身体要紧,如果中途放弃,你的身体不说,以前的……岂不是

    都……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实在找不到确切的词语来形容那个意思,还得含蓄始表达。

    「走吧……放心,我不会多想的,决定是我做的……」

    我起身穿上外套,之后向着办公室外面走去。

    小颖默默的跟在我的身后一言不发,当我走出办公接的时候,冷风拂面,让

    我感觉到现在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我打开了毒锁上了车,当我东好安全带,启动了车子后,发现小颖没有上车。

    我把头看向副驾驶,小颖站在车子外,没有拉开车门,眼中带着犹豫,似乎

    心有不甘的看着我。

    看到小颖这个样子,仿佛我成了逼良为娼的人贩子。

    小颖看我看着她。之后低下了头,慢幔的打开了车门坐了进来。

    「老公,不去了好不好?」

    车子刚驶出公司大门,小颖就在旁边再次说道,眼中带着乞求。

    其实我知道小颖是娇羞,明目张胆的把丈夫扔下去小岛和公公欢爱,她心中

    肯定对我很愧疚,而且觉得这么做会很让我委屈,所以她不由得再次说道。

    我没有回答小颖的话语,而是一边开车,一边拿出了手机,小颖看到我的手

    机似乎想到了什么,她不再说话,而是低下了头,把自己的脸埋了起来,双手紧

    紧的攥紧自己的衣角。

    此时的她很紧张,也很娇羞,我看不到她的脸,此时她的脸一定是红红的,

    滚烫的。不知道是因为娇羞还是因为想到一会的性爱而激动。

    「爸,你在小岛上吗?」

    援通了父亲的电话,父亲那边很久才接起来,看来父亲回到小岛后,也显得

    比较紧张,突然看到我来的电话,本来就心虚的他壮了好久的胆子才敢接我的电

    话,而且电话接通后,父亲在那边一言不发,是我先说的话。

    「啊……是啊……岛上有点事情……」

    父亲听到我的话后,磕磕巴巴的回复道,而且语音带着颤抖。

    他回小岛的原因就是因为小颖没有陪他,现在我给他打电话,有些「兴师问

    罪」的意思。

    「爸,你现在开船到江边,我把小颖送过去……」

    我没有点破,而是直奔主题。

    「啊……」

    父亲直接发出了一声异声,他和小颖一样,都不敢相信,而且怀疑自己是不

    是听错了。

    「我送小颖去江边,马上要到了,你开船过来等她……」

    我不得不把话放慢和父亲说道。

    「啊……哦……我现在马上开船去江边接你俩……」

    父亲终于确定了我的意思,但是摸不准我的脉。

    「不是接我俩,是接小颖,我一会还要回公司加班……」

    父亲刚刚那句话的结尾就是一个试探,「你俩」,实际父亲已经猜想到了什

    么,只是不敢确定,所以我接着父亲的意思解释了一下。

    「哦…………」

    父亲应承了-声后就陷入了沉静,似乎是找不到其他说话的语言,毕竟我的

    这个电话给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好了吧,尽快吧,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我们就到了……」

    察觉到父亲的紧张,我尽量减少与他的交流。

    挂断电话后,我就专心的开车,而小颖把头低的更低了,双手揉搓衣角的动

    作和力道越来越大了。

    对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当车子停在江边的对候,远远的父亲的小船已经等在

    了那里,只是船上没有父亲的身影,或许此时的父亲已经躲在了船仓里。

    车子停下后,小颖一直坐在副驾驶不愿意下车,头还是低的很低,双手不再

    纠结,而是紧紧捏住自己的大腿内侧,似乎在用疼痛来保持最后的一丝理智。

    「老公,求求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小颖这个时候还是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虽然我知道她内心中已经十分

    的迫切,但是却还是坚定的履行作为妻子的承诺。

    「老婆,是我对不起你,我愿意承受这一切……」

    小颖或许无法明白我的意思,因为她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而且也不知道

    监控的事情,所以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大义凛然,但是内心中还是心虚不已。

    「老公……」

    小颖最后一次呼唤我。

    「去吧……」

    我以同样两个字来回复她。

    小颖在车上纠结了-会后,就开车下车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看我一眼,不

    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

    小颖下车后关闭了车门,车里陷入了安静,透过车窗,我看着小颖的身影慢

    慢的走远,最候上了父亲的小船,父亲的一直没有现身,仿佛父亲不在小船上,

    但是当小颖上船后,小船竟然开动了。

    看来我的猜想是正确的,父亲一直躲在船仓里等待着,当小颖上船后,他就

    赶紧载着我心爱的妻子远离我,他夺走我的妻子,去小岛上翻云覆雨,至少在这

    一夜,我的妻子不再属于我。

    看着小船慢慢走远,我的心叹了-口气,小岛上没有监控设备,岂不是一切

    我都看不到?我也可以偷偷到岛上,只是这个时间了,谁会愿意出船?

    今晚对于父亲和小颖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对于我来说也是是个不眠之夜,

    这或许是我第一次无法看到小颖和父亲的性爱,不知道今晚俩人会不会有什么突

    破?会不会得翻小颖的某一些「第一次」?

    我不敢想像。我在江边一直没有开车,我发现父亲的小船一直在汪中心徘徊,

    似乎我不走,它就不会移动,这个时候的父亲也是害怕的,一直保留着我后悔最

    后一丝的余地。

    我鬼使神差的发动了车子,车子离江边越来越远,小船也离开江中心越来越

    远,不知道是我的船在移动,还是父亲的船在移动,还是我俩都在移动,我俩的

    距离正在越来越远,直到着不见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