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32-234)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OCR:wolfang。

    字数:11269。

    第232章。

    不过最后冷冰霜还是相信了我说的话,毕境在她叫醒我之前,她就看到了睡

    姿很憔悴的我,连衣服都没有脱,还有办公室桌上那些昨晚整理的资料,这一切

    都让冷冰霜十分的欣慰,不过为了缓解她的尴尬,还有被我吃了豆腐的不甘,我

    还被迫不得在灺的专属健身室当了一会跆拳道的陪练,按照她的说法是让我精神

    一下做个早操。

    虽然被冷冰霜摔在垫子上无数次,浑身彷佛散架了一般,但是却感觉到十分

    的轻松,自己也被摔得清醒了,昨晚心里挤压的一些怨气此刻仿佛被撞击的从肚

    子里吐了出来。

    晨练过后冷冰霜破天荒的带我去员工餐厅吃早餐,此时有不少的员工也在吃

    著早餐,公司有专门的食堂,如果有早上早起不爱做饭的员工,可以到员工餐厅

    来吃。

    而冷冰霜带着我到员工餐厅,却引起了不少的轰动,我倒是经常在著吃,但

    是冷冰箱不同,人家家里有管家佣人,每天起床一切都被下人準备就绪。

    冷冰霜来到餐厅引起了大家的诧异,一个个眼神中带着惊讶,如果冷冰霜不

    在这里,这些员工可能早就八掛般的在一起窃窃思语了。

    「你在家没有吃饭吗?家里那么多下人不给妳準备早餐?」

    冷冰霜和我坐在面对面,我有些受不了周围员工偷瞄过来的眼神,不由的问

    道。

    冷冰霜很少与男人接触,今天竟然带着我过来,员工虽然感觉诧异,有的员

    工的眼神还比较暧昧。

    「怎么和我吃早餐不愿意吗?」

    冷冰霜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员工,眼神冰冷,那些员工赶紧闪避目光低头吃

    饭,仿佛看见了魔鬼一般。

    把员工的眼神都赶走后,冷冰霜才淡淡的回了一句。

    此时冷冰霜吃的东西真的很清淡,一碗清粥,一个馒头,连咸菜都没有,她

    用手从馒头摠下一小块,之后放在嘴里咀嚼,显得非常的安静和优雅。

    我真的没有想到外表高冷的冷冰霜吃饭这么优雅,而且看样子她的饭量也不

    大,跆拳道上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当然不是,只是有些奇怪………」

    和冷冰霜说话你要做好措手不及的準备,你不会想到她下一步会说什么,我

    还是準备识趣的不再问了,安静的吃东西。

    和冷冰霜的吃相相比,我就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了,本来就很饿,而且我

    的饭量本来就很大。

    「我可能教不了你多久了,最近让你独立运作整个公司。」

    「今天带你在员工面前露面,就当是给你树立一些威信吧,而且你最近的表

    现很好,陪你吃饭也当作是给你的奖励,要知道除了亲属能和我一起吃早餐的男

    人,你是第二个……」

    冷冰霜最后还是解释了一下,她想要员工看到我和冷冰霜关系的紧密,在今

    后的管理公司中能够借用冷冰霜留下的余荫。

    第二个原因冷冰霜虽然没有说是谁,但是我知道和她一起吃早餐的第一个男

    人是谁,就是她心中的那个男人吧,也许她现在在内心里还是把我当成那个男人

    的替代品,在我这里寻找一些回忆和安慰。

    不过我对于冷冰霜没有什么企图,所以心中也没有什么醋意。

    吃过了早餐,就开始繁忙的一天的工作,冷冰霜预计一个星期内就要出国了,

    到时候公司的一切都要交给我自己打理,这次出国她会走不短的时间,所以在她

    走之前,我尽可能在她身上多多吸取一些营养。

    忙碌了一天后,到了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小颖打来的。

    「老公……」

    电话刚接起来,就传来了小颖温柔的声音。

    这两个字短短的称呼,让我感觉仿佛许久没有听到过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两

    天没见,但是昨晚的情景让我恍如隔世。

    「怎么了老婆……」

    我因为劳累,所以声音有些轻,冷冰霜要走,我玩命的干,争取多储备一些

    知识,说实话我自己心里还是有些没底,所以此时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

    「没什么,就是等你回来吃饭……」

    听到我的声音和语气后,小颖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带着一丝害怕。

    或许我的声音比较轻,也比较低沉,她或许多想了什么。

    「下班我就回去……」

    掛断电话后我仔细想着小颖这个电话的含义,想了一会我就想通了,小颖原

    本应该是要问我今晚回不回家的,但是这句话也可以有另一个意思,那就是彷彿

    不想让我回家一般,而且我的声音比较低沉,小颖害怕这么问会我会生气,所以

    最后就转变了一下方式,她问我是否回家,可能是想我了,让我回家,也可能是

    没有想我,想和父亲继续……

    不过转念一想,小颖应该是想念我了,毕竟昨晚他已经和父亲那个态度了,

    估计要是见不到我,她也没有心思和胆量再和父亲发生什么。

    到了下班时间,我因为太累,就让公司的司机送我回家,我这个职位是有专

    职的车和司机的,只是因为我不习惯,所以一直自己开车上下班,车子停在家所

    在的楼下,我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家所在的楼层,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在家。

    脚步有些轻浮的走着楼梯,好不容易走到了家门口,这一路仿佛是在走两万

    五千里长征,没有办法,昨晚衣服没脱就睡了一夜,一点也不解乏,这两天工作

    量实在太大,自己还需要时间慢慢适应这种工作强度,冷冰霜每天的觉量很少,

    一般只睡五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工作,真不知道她这种精力是天生的还是

    后天锻炼出来的。

    站在家门口,我拿出钥匙準备开门,或许只是太累了,精神恍惚,我的钥匙

    插了好几次都没有插入钥匙孔。

    当我準备再次尝试的时候,「咔……」房门被推开了,露出小颖的面容,此

    时的小颖脸上没有了憔悴的痕迹,红光满面,似乎很有精神。

    短短一天多的时间,我和小颖的精神状态竟然发生了倒转。

    「老公你怎么了?」

    小颖看到我劳累的样子,慌张的赶紧跑出门来扶著我进屋,其实我还没有那

    么脆弱,只是因为很累很困,但是我还是由著小颖把我扶了进去。

    「没什么,太累了,昨晚也没有睡好……」

    我走进房间,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难道父亲害怕面对我又回到小岛上去了

    吗?难道以后只要我在家,父亲就不在家,我不在家,父亲就回家?如果真的是

    这样,也不错,至少不让我们爷俩面对减少一些尴尬。

    我穿着鞋子坐在沙发上,而小颖蹲下来给我脱鞋子,之后又给我换上拖鞋,

    仿佛一个待女在服侍她的主人回来,虽然小颖以前也服待过我,但是只限於给我

    穿西装,打领带,整理衣服和裤脚等等,但是像这样给我换鞋,还是第一次。

    我坐在沙发上,小颖蹲在我面前,怎么看地位都不平等,难道是因为昨晚的

    愧疚吗?真当我以为父亲没有在家的时候,我看到了饭桌上的碗筷,竟然準备了

    三副碗筷,看到筷子之后,我又把目光看向了鞋架,结果看到了父亲那双脚底还

    有一些米草的鞋子。

    原来父亲没有走,那么他就应该在臥室里吧,我看到父亲的臥室房门紧闭,

    此时那个夺走我心爱妻子无数次贞操的男人与我只有一门之隔。

    感觉到父亲在家,想起昨晚的情景,加上现在自己的劳累,瞬间感觉到心烦

    意乱的。

    「你们吃吧……我很累……不吃了……我现在只想休息……」

    小颖给我换上鞋子后,我就直接向着卧室走去,而小颖则呆呆的站在原地不

    知所措。

    她能够看得出来我此时很累很累,但是心情怎么样她无法确定,我不吃晚饭

    还是头一次。

    此时的小颖有些慌乱,不确定我到底怎么了,尤其昨晚的事情让她本来就是

    十分的心虚。

    我回到臥室后,直接关闭了房门,之后躺在了我两的床上,只是心中仿佛有

    一股气发洩不出来,让我虽然很累但是无法沉沉的入睡,说仿佛是在半睡半醒,

    因为迷迷糊糊的我可以清淅的听到一切的声音,我进入卧室后不久,就听到了父

    亲卧室打开门的声音,只是父亲主动出来了?还是小颖进入父亲的臥室了?越是

    这样想越是心烦。

    这个时候,我听到客厅传来一男一女小声说话的声音,但是两人的悄悄话声

    音实在太小,我根本无法捕捉到具体内容,因为劳累自己的听力仿佛都受到了影

    向。

    我只是听到断断续续的一些内容,例如「锦程很累,很虚弱」「你自己吃吧,

    吃完你自己收拾一下」「我去照顾一下他」等等这些只言片语。

    正当我努力入睡不让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听

    著那熟悉的呼吸声我知道是小颖。

    我又听到了小颖微微的一声叹息,之后她打开了房灯,但是把灯光调得很弱,

    以免刺激到我。

    接着小颖就开始脱我的衣服,此时我还穿着衬衫,打着领带,下身还穿着西

    服裤子,和昨晚在休息区一个样子,小颖的力气毕竟很小,所以她给我脱衣服十

    分费力,而且还需要给我翻身,他的力度不敢用太大,仿佛害怕把我吵醒一般。

    此时我清醒了不少,我不由得翻身配合着小颖,这样小颖就很顺利的把我脱

    得干干净净,全身只剩下了一条内裤。

    脱完衣服后,小颖拿着衣服走了出去,不一会我就听到了洗衣机轰隆的声音,

    不一会小颖又回来了,之后开始给我换睡衣,我迷迷糊糊的配合着她完成这一切。

    「老公,我给你按摩一下好不好?」

    小颖感觉到我此时没有睡过去,只是在闭着眼睛半睡半醒。

    我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接着一双温暖的手开始在我身上游走,此时我趴着,

    她的双手在我的脖子、肩膀、腰部、后部、脊椎各个地方游走,她的动作很轻,

    让我顿时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只是想起昨晚的情景,这双抓住父亲阴茎不断口

    交吸吮的手,心中还是很不舒服,其实最主要的芥蒂就是小颖那个谎言,她彷彿

    一个疙瘩一直堵在我的胸口。

    「老公,出了什么事情了?累成这个样子……」

    小颖一边按摩一边轻轻的说道,我此时不想张口,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或许我一说话就会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吧,而且此时我确实没有什么心情和

    小颖说话,心里一直堵得慌,不知道如何畅通……

    「老公,其实……」

    小颖轻轻唤了我一声,但是最后又欲言又止,听到她这句话,我不由得精神

    了几分,难道小颖要主动向我坦白了吗?。

    第233章。

    「其实什么?」

    我听到小颖的话后不由得精神了许多,语气不由得清晰了很多,不知道小颖

    有没有听出我这四个字中带着一丝期待。

    「其实……」

    小颖再次欲言又止,虽然我背对着小颖,但是我能感觉到她脸上的纠结。

    「其实也没有什么,等老公休息好了,我再告诉老公……」

    小颖安静了一会后,又继续说道,纠结了一会后,还是没有说出接下来的话。

    我也不知道小颖要说什么,要说的是否与父亲的事情有关,其实我最期望的

    是小颖主动坦白昨晚的事情,哪怕提一些只言片语也好,但是小颖没有说出来,

    我不由得有些心烦意乱,慢慢的我就不再说话了,小颖后来问了我一些问题我也

    没有回答,只是装作安静的睡了过去。

    其实我现在主要不是身体累,是心累,心里很烦躁。

    小颖一边给我按摩一边陪我说话,之后最后变成了他自言自语,因为我没有

    给她任何的回应,最后小颖只能叹了一口气,继续自顾的给我按摩,当发现我的

    呼吸比较平稳后,停止了按摩,不一会我就听见了房门打开的声音,之后整个臥

    室就没有了其他的声音。

    小颖出去了,难道去和父亲幽会了吗?今天白天两人发生了什么我没有看,

    今天趁着我劳累睡着,两人会不会继续翻云覆雨?我此时太累了,听力都受到了

    影响,虽然我迷迷糊糊的想去搜索一些声音,但是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到我的大脑

    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真的睡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这一夜睡得很香,但是在睡梦中大脑里

    总是回荡著一些声音,就是小颖的呻吟声父亲粗重的喘气声,仿佛那一夜的情景

    在我的睡梦中不断的回想着。

    但是醒来之后,梦境中的情境却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那些声音。

    醒来后我看到了小颖躺在我身边,她依偎在我的肩膀上,像只安静的小猫咪,

    她身上带着沐浴露的芳香,皮肤很白皙,但是从她领口露出的乳沟中,我还能依

    稀看到一个淡淡的吻痕。

    这个时候我想起昨晚的梦境,还有小颖昨晚一定洗过澡,还有这个淡淡的吻

    痕,难道昨夜小颖趁着我睡着又和父亲做爱了?

    昨晚我睡得很死,那些回荡在大脑中的声音和喘息或许就是真实的声音,虽

    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但是以前小颖和父亲趁着我睡着发生过这些,有过经历,所

    以我不得不怀疑。

    昨晚小颖给我按摩的时候,我还没有闻到她身上有什么沐浴露的味道,但是

    今天早上就有了。

    想起那一夜的谎言,外加今早的怀疑,让我心中更加的气闷。

    我此时想去卫生间抽根烟,我慢慢的抽回了胳膊,之后下床奔著卫生间走去。

    我开门很安静,所以没有惊动小颖。

    我到了卫生间,才从卫生间的抽屉里拿出了那盒不知道放置了多久的香烟,

    打开换气扇坐在马桶上吐云吐雾。

    此时时间才五点多,由于昨夜睡得早,所以今天醒的也早,父亲和小颖都没

    有醒过来,在卫生间里安静的抽了两根烟后,心里终于舒坦的一些。

    「可急死我了,上个厕所这么……呃……」

    我刚推开卫生间的房门,就看到捂著胯部在原地直转圈的父亲,看来他是尿

    急在卫生间门口等了很久。

    他说着说着就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他目瞪口呆的看着从卫生间出来的我,

    或许他没有想到是我在卫生间,也难怪,以往的时候我都是睡懒觉的那种,起的

    很晚,起早的肯定是小颖,也因为这一点父亲在认准其实在卫生间里的是小颖,

    但是没有想到却是自己的儿子。

    「抽了两根烟,赶紧去吧,爸……」

    我看到捂著跨部一脸尴尬的父亲回应道,之后从父亲的身边走过,向着臥室

    走去。

    紧接着我就听到身后卫生间房门关闭的声音,或许是父亲真的憋不住了,也

    或许是父亲想逃避我。

    看到父亲刚刚豪无遮掩捂著胯部的样子,如果是正常的公公面对儿媳,绝对

    不会有这么下作的动作,只有父亲和小颖这种亲密的公媳才会没有这么多的顾忌。

    想着父亲刚刚看到我尴尬的样子,我更加确定昨晚一定发生了什么,这种偷

    偷摸摸的仿佛变成了偷情,对于自己不能掌握的这种事情,自己内心似乎有一些

    接受不了。

    等我思考著推开卧室房门的时候,我看到小颖已经醒过来了,半躺在床上发

    呆,双手抱着被子,胸口被双臂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小颖看到我进来后,小颖微微一个愣神,浑身轻轻颤抖了一下,这更加验证

    了我的猜测,不是心虚干嘛这么害怕?「睡得好吗?老公……」

    小颖弱弱的问了一句,因为心虚,小颖显得有些唯唯诺诺。

    「还好吧……」

    我淡淡的回应了一句,之后慢慢躺回到了床上。

    见我躺在床上,小颖慢慢的依偎了过来,脑袋又靠在了我的身上,因为心中

    的想法,我想把小颖的脑袋推开,但是害怕伤害到小颖的自尊心,所以我没有其

    他的任何动作,小颖的乳球紧紧的挤在我的胳膊上,那种柔软的感觉,不是其他

    女人可以比拟的,这样一个极品的老婆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羨慕,但是这样一个优

    秀的性感妻子,却一次次沉沦在我父亲的胯下,在父亲壮硕的生殖器的操干下一

    次一次婉转承欢。

    正在思考的我突然感到被窝下有一只手轻轻的抚摸上我的生殖器,之后开始

    隔着睡裤轻轻的抚摸着,我低头看着自己胯部被子下的轮廓,床上只有我和小颖

    两人,这只手一定是小颖的,小颖没有任何的言语,就是轻轻抚摸着我的生殖器,

    她是想给我一些补偿和安慰吗?

    但是我此时没有什么心情,小颖身上的沐浴露证明她昨晚肯定洗过澡,这种

    沐浴露的味道此时带给我的没有干净的感觉,反而有一丝肮脏的味道,虽然同意

    小颖和父亲做爱,但是我希望这种事情能时时刻刻掌握在我的手中,前几次都是

    我故意加班告诉小颖,算是变相通知和同意小颖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是昨晚我

    回家了,两人竟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小颖爱抚了好久,不知道是因为心情的原因还是因为太过劳累,我的阴茎一

    直没有一丝勃起的迹像,或许是因为心里此时对于小颖根本没有半点性慾吧。

    小颖爱抚了一会后,感觉我的阴茎没有一丝的勃起,不由得有些着急,或许

    她真心想补偿我一下。

    小颖的手离开了我的阴茎,正当我以为小颖要放弃的时候,她竟然钻进了被

    窝里,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正当我猜不透小颖要干嘛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睡裤和内裤被人扒了

    下去,之后一只温暖的手攥住了我的阴茎,一个温热温润的地方包裹住了我的龟

    头和茎身,「滋滋……」即使有被子蒙着,口交的滋滋声也听得清清楚楚。

    小颖给我爱抚了几下没有勃起后,竟然直接钻到被子里给我口交,要知道我

    刚刚上完厕所还没有洗呢,小颖就开始给我口交,我心中刚要升起一丝感动,却

    想起小颖不是也被父亲直接口交过吗?而且还把口交之后的唾液混合物吞了下去,

    这样比较的话,我彷佛又变成了后者,还没有升腾的那丝感动最后又消散了。

    小颖口交的技术在和父亲的锻炼之下,变得越来越纯熟,现在可以用高潮来

    形容,舌尖扫荡著我的龟头、冠状沟和马眼,红唇夹着我的茎身,扫荡、舔弄、

    吸吮……

    各种样式小颖都用上了,如果我以前我心情好的时候,我肯定会感受到强烈

    的舒服和快感,但是想到这些口交技术都是在父亲那里锻炼出来的,心理反而越

    来越压抑,想着昨晚我睡着的时候小颖是不是也和父亲做过这一切?是不是现在

    和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和父亲昨晚一切回放?

    想到这些负面的东西,心情反而更糟,结果小颖用上了各种口交的技巧,我

    的阴茎没有丝豪抬头的迹象,不一会小颖就放弃了,她从被子里钻出来,不知道

    是口交累的还是在被子里憋的,脸色红红的。

    此时嘴角还有一丝唾液的痕迹,她把口中的唾液吞咽下去,一切的前景都是

    那么的熟悉,让我心中的芥蒂越来越大。

    按照道理来说,一切都是我同意和安排的,应该不会介意这么多才是,但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从小颖在电话中对我撒谎开始,我心中就开始有芥

    蒂,哪怕只有一丝的芥蒂,那么这丝芥蒂的就好比萌芽,最后在负面情绪的浇灌

    下越长越大。

    「老公,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小颖平复了几下后,就重新依偎在我身边喃喃的说道。

    「是的,太累了……」

    我有气无力的说道,此时真心不太爱说话。

    「你昨晚没有吃东西,我去给你做点好吃的……」

    小颖似乎察觉到我的情绪有些不对,就起身下床了,不一会就听到了厨房向

    起了做饭的声音。

    等到起床的时间,我洗漱了一下,之后开始吃着小颖给我準备的早餐,很丰

    盛,小颖是精心準备的,但是此时吃着没有多少的味道。

    但是我必须强迫自己吃,因为还有一天繁忙的工作等着我,如果不吃东西,

    身体早晚会垮掉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卫生间的门口尴尬的一幕,父亲竟然没有出来洗漱吃饭,

    反而猫在的臥室里,小颖也没有叫他,我也装作不知道父亲在家。

    吃过了早饭小颖给我穿好了西装,打好了领带,我就出门上班去了。

    在出门之前,我发现小颖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我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但

    是她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我这个人就是个犟脾气,要不就说,要不然就不说,

    这种语言又止的行为最让此时的我反感,我压下心中的不满走出了家门。

    到了公司后,我开始一天的繁忙工作,忙碌的工作让我暂时忘却的心中的不

    快。

    到了中午的时候,叫了一份外卖,準备边工作边吃,不准备去食堂了,在等

    待外卖的时候,暂时放下了工作,心中的闷气又突显得出来,趁着休息,我準备

    吸一支烟,我拿过我的西服烟就放在西服的儿兜里,只是我把烟拿出来的时候,

    却发现多了一样东西,那是一张折成心形的信纸。

    看着这封折成心形的信纸,大量的回忆湧进的我的脑海,那是大学时代,我

    和小颖就是用书信的方式来传情,而小颖每次都给我信的时候都会折成这样的心

    型…………。

    第234章。

    看到这个心形的信纸,我的心中不免得有一丝期待,显而易见,这封信一定

    是昨晚或者今天早上小颖放进我的口袋里的。

    我现在有很大的冲动立刻打开这封信,看看里面会不会有我想知道的内容,

    但是我决定在看这封信之前先看一看家里昨天所有的视频监控,找一下真相,之

    后再用真相的眼睛来观看这封信,免得看完信再看真相,会让自己受到双重的打

    击。我拿出加密狗插入电脑之后打开了家里的监控画面,我把视频时间定格在了

    昨天的早上,因为我不知道俩人白天发生了件么事情。

    画面开始行进,当第二天早上后,小颖正常时间起床準备著早餐,而父亲也

    起床开始洗漱,或许因为昨晚的事情,俩人都有一丝隔阂和尴尬,在这个只有四

    十多平米的客厅里碰面无数次,但是却没有一句对话,只是偶尔相视一眼又快速

    躲开彼此的尴尬。

    父亲的眼中带着一丝尴尬,小颖的眼中也有尴尬,但是更多的是冷淡和一丝

    怨气,或许她想起昨晚在床上和父亲激烈大战的画面,尤其是父亲问她的几个问

    题,而她自己在情慾迷失的时候配合了父亲,另自己清醒过后颜面无存,每每回

    想那几幅画面,她就有一般抓狂的冲动。

    到了吃早餐的时间,父亲和小颖一起吃着早餐,俩人都似乎都有心事,没有

    说一句话。

    在早上的对候,父亲比小颖醒的要旱,他在醒来之前还发生了晨勃。巨大的

    阴茎勃起顶的睡裤很高的帐篷,等他睡醒后的第一停事情就是把自己的阴茎按倒,

    之后揉了揉顶的有些疼痛的龟头。

    当父亲去卫生闽小便过候,他看了小颖的房门好一会,他不知道小颖此时有

    没有睡醒,房门有没有关闭,此时的白天时间也是俩人的二人时光,父亲也期待

    发生点什么,和小颖发生关系的次数越多,父亲貌似陷的就越深,现在的他就像

    一个被性慾控制的雄性动物。

    只是他想起了小颖生气的那个早上,也想起了小颖严厉的警告,他在卫生间

    门口纠结了许久后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虽然昨晚只和小颖做了一次让他没有过瘾,

    但是为了以后能够更长久,他越须现在忍耐一下,以后的时光还是比较长的。

    「小颖,怎么不说话?昨晚睡的不好吗?」

    父亲吃的早饭,一直想找话题打破现在的宁静和尴尬,只是父亲找了许久的

    话题,最终还是问出了让小颖最不想回答和回避的问题。

    小颖听到父亲的话后,没有回答,但是嘴里的咀嚼动作停止了。

    父亲问出这句话后就后悔了,但是话已经说出口,收不回来了。

    「昨晚的事情对不起哈,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只是为了……只是为了增加

    一些……」

    父亲看见小颖没有回话,反正已经问出口了,父亲就干脆继续说下去,这层

    窗户纸己经捅破了。

    「別再说了……」

    还没有等父亲说完,就被小颖急切的打断了,此时的小颖脸色潮红,有生气,

    更多的是娇羞。

    父亲是哪壺不开提哪壺,父亲的意思她也明白,为了增加一些情趣和刺激,

    让彼此更快的高潮,高潮来的更加猛烈一些,但是现在毕竟不是在床上,这个话

    题此对说并不合适。

    「好好,不说不说……」

    被小颖突然打断话语,父亲没有继续说,而是识趣的回应著,表情似乎很害

    怕小颖,但其实害怕是没有的,有的只是讨好和逢迎小颖。

    「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

    俩人再次安静了许久后,小颖才抬头对着父亲说道,这次她的目光没有回避,

    就那么直直的盯着父亲,眼申带着坚定和严厉。

    「虽然咱俩……但是我也有我的底线,我爱锦程,也尊重他,他为了我做出

    的牺牲我都知道,希望你也能理解静尊重自己的儿子,以前咱们都错了。现在不

    能一错再错。虽然他不可能知道一些细节,但是我会愧疚,我会不敢面对弛,我

    不想带着愧疚继续的面对他和生活下去……」

    小颖认真的和父亲说完这些话,话中慢慢的愧疚,像是在说教父亲,但是在

    这个时候,年轻的小颖反而成了父亲的老师。

    而父亲听完小颖的这番话后陷入了沉思,眼中偶尔闪过一丝恍然,慢慢的,

    老脸开始有了-丝羞红。

    是啊,他一直沉迷在与小颖的性爱之中,慢慢的,他似乎把自已大部分的精

    力都投入到了自己儿媳的身上,成了-个老淫棍,反而忽略了好多晚年应该在乎

    的东西,虽然被自己的后辈说教让父亲有些老脸掛不住,但是这个人却是自己的

    儿媳,最且是和自己发生夫妻关系的儿媳,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她的话语此时对

    於父亲来说就好比是圣旨,父亲会毫不犹豫的去尊重小颖的意见。

    「嗯,你说的对,最近是被一些东西冲昏了头,尤其是咱俩的时候,满脑子

    都是那些东西,原想着反正锦程不会知道,所以就偷偷增加一些情趣,所以才…

    …以后不会了……」

    父亲微笑着回复著小颖,就好比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对于小颖的训斥没有

    一丝丝反驳。

    「吃饭吧……」

    听到父亲的回复,小颖的脸上新露出了一丝微笑。

    俩人又继续吃着早餐,看着视频中的公媳二人享用著俩人专属的早餐,仿佛

    是一对居家过日子的夫妻。

    昨晚留下的隔阂,三言两语就化解了,这种床头吵架床尾和的情景,真的越

    来越像一对夫妻了,而且是感情很好,相处十分默契的夫妻……我赶紧晃了晃头,

    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我应该对于小颖的话语感动才对,至少她现在清醒的时

    候想着的还是我,但是看载俩人这么默契和相互理解的样子,心中还是有些酸意,

    看来那个心结不解开,自己心中这道坎是过不去了。

    吃过早餐后,小颖开始收拾著家务,而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昨晚俩人

    虽然只做了-次,但是那么激烈的一次,证小颖潮吹了好几次,几乎在一次性爱

    中喷射出了自己全部的体液,声蓐以这一次的性爱抵的上平时两三次带来的刺激

    总和,所以此时的小颖红光满面,精神头很足,所以收拾家务也显得很有干劲。

    洗碗,洗衣服,擦地,擦拭家俱,一刻不停,而父亲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

    电视,多么温馨祥和的一个画面。

    只是父亲的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把这个祥和安静的氛围给破坏了,小颖穿着

    一套家居服,胸前带着围裙,因为她在家里穿的并不多,虽然衣服还算是保守,

    但是弯腰伏下身子的时候,胸前和臀部不可避免的会出现走光的画面。

    尤其是小颖跪在地板上擦拭一个顽固污渍的对候,小颖正好是一个四肢著地

    的姿势,从正面看,可以看到小颖领口露出的深深的乳沟,还有两个成桃形的垂

    下的乳球,两个乳球随着小颖的此时来回的晃动着,在家居服的对比下,那两个

    乳球显得十分的洁白,犹如两块璞玉。

    从小颖后面看。小颖的裙摆下方露出两条笔直修长的洁白美腿。当小颖四肢

    著地的时候,偶尔会露出粉红色的内裤,还有双腿间那鼓鼓的阴户轮廓,而且小

    颖四肢著地的速个姿势,正好是狗交式的姿势。

    当小颖臀部对着父亲擦拭地面的对候,父亲甚至有一股脱下裤子露出阴茎,

    之后来到小颖的臀后,扒下她的内裤,之后尽根没入的冲动,当然这一切他只能

    在心中想想,因为他不确定小颖的想法,万一自己硬来最后弄的小颖生气,自己

    没吃到不说,还惹的小颖生气得不偿失。

    这种若隐若现、朦朦龙胧胧的感觉比小颖直接脱光要来的更加有诱惑力,虽

    然父亲眼睛直直的看着电视,但是余竞谂瞄的十分嚷显。这一点自然也没有逃过

    小颖的眼睛。

    小颖知道叉会如何?俩人最亲密的夫妻生活都进行了,还会遮掩这些么?所

    以父亲的谂嚼让小颖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反而偶尔还会露出一丝偷笑,或许

    父亲贼溜溜的样子让她感觉到十分的好笑。

    一个女人能够这么赤裸裸的、毫无顾忌的在另一个男人面前展现自己,那么

    这个男人要么是自己的丈夫,要么是自己的情人,要么是自已的对象,归结成一

    句话,那就是自己的男人,现在小颖的男人有两个,一个是我,精神上的男人,

    一个是父亲,肉体上的男人,我和父亲两个男人才组成了小颖心目中一个精神和

    肉体上都完美的男人。

    父亲最终也没有从沙发上起身有任何的动作,唯一说有些表现的地方就是他

    胯部那直直顶起的一个帐篷吧,最后父亲不得不用一只手装做无意的压住才避免

    了尴尬,虽然父亲感觉自己掩饰的很好,但是没有逃过小颖的眼睛,小颖看到这

    一幕后,反而背对着父亲露出一丝笑意,更多的是自豪吧,毕竟对于自己的魅力

    这是最好的证明。

    当小颖收拾完毕后就回到房间里去玩电脑,现在小颖整天不出家门,慢慢的

    也就养成了玩电脑的习惯的,谁叫她除了家务无所事事呢。

    而没有了眼前的美景,父亲也趁着小颖不在,赶紧挺直蛊翘翘的阴茎赶紧躲

    进卫生间里,当父亲脱下自己的裤子的时候,父亲的龟头与内裤分离的那一刻,

    一丝粘液组成的细丝连接在马眼和内裤上,父亲的龟头已经湿漉漉的了,而内裤

    包裹龟头的地方,有一股亮晶晶的粘液,内裤的兜布已经湿了-大片。

    这个对候可苦了父亲,弄的父亲上不上,下不下的。

    没有办法,父亲只好在卫生间脱掉了自己的内裤,之后把郡条湿漉漉的内裤

    扔在了洗衣机里,最后父亲穿着睡裤里面挂着空档回到臥室中去了。而另一边,

    小颖玩了-会电脑后,就拿起了-些换洗衣物向着卫生间走去,当她準备把洗衣

    机里的衣物分类的时候,就看到了父亲刚脱下不久的内裤,昨晚俩人刚发生关系,

    小颖当然知道父亲穿的什么内裤,这条内裤无疑是父亲刚脱下的。

    而内裤兜布中央位置的湿漉漉的图案是那么的清晰,小颖把衣服进行分类,

    内裤什么的要分开洗。

    当小颖拿起父亲那条内裤的时候,刚準备扔到盆子里,但是在扔掉在之前,

    小颖先拿起内裤之后小心翼翼放在了鼻子的位置闻了闻,那股味道让小颖似乎感

    觉十分的熟悉和陶醉,慢慢的她的脸就潮红了起来,男性荷尔蒙的气味无疑是最

    好的催情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