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22-224)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OCR:wolfang

    字数:11308

    第222章

    「咕……」

    看了一会后,父亲暗暗的咽了一口唾液。

    他此时看电视的举动完全成了一种掩饰,他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眼睛的余光

    上,他看着小颖偶尔露出的春光。

    这个时候,我已经肯定小颖的一些走光是故意的,因为有的时候小颖没有必

    要弯腰的时候,小颖都弯腰的,显得太过的特意。

    当然,只有我这个旁观者能够看得出来,画面中已经经崇尚脑的父亲此时大

    脑思考的肯定没有这么清楚。

    时间一分一米的过去,当小颖收拾完毕后,父亲也没有大胆地起身扑上去。

    我想这个过程父亲如果主动,小颖不会拒绝的,因为小颖这个过程中有一丝

    故意的勾引,但是笨笨的父亲却没有看出来,由于两人前几天闹得不愉快,父亲

    也不敢保证小颖会不会让自己碰。

    小颖收拾完毕后,就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当房间关闭后,小颖没有立刻回到床边,而是把后背靠在了门上,大口大口

    的喘著粗气。

    这个时候的小颖脸色潮红,刚刚的勾引不只让父亲慾火焚身,她的情慾也被

    自己的挑逗了起来,尤其父亲那火辣辣的目光,让她激动不已,只是刚刚在收拾

    家务的时候她在极力掩饰。

    现在回到房间里,性瘾的症状终于开始爆发了,她急促的呼吸,丰满的胸部

    不断起伏著,此时小颖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父亲刚刚竟然没有任何的动作,害

    的她白白的「表演」

    了那么久。

    小颖心中还有一丝矜持,而且又和父亲闹了矛盾,所以这次她不愿意主动去

    找父亲,那一岂不是会让父亲飘飘然?让父亲认为自己离不开他,不行,小颖决

    不会让自己在父亲面前失去主动权。

    她要让父亲主动来找她,是父亲离不开她,而不是她离不开父亲。

    小颖忍住身体的欲望,之后慢慢躺在了床上,小颖此时是在等待着,等待着

    父亲主动打开她她的房门。

    另一边,父亲看到小颖进入房间后,他的眼中也带着一丝失望,她想扑上去,

    只是因为他害怕,害怕小颖不愿意而进一步刺激她。

    父亲在沙发上忍受了一会后,就有些忍受不住了,此时的他虽然坐在沙发上,

    但是胯部顶出了一个大大的帐篷,刚刚小颖给他的刺激,已经让他完全勃起了。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后,父妻舅已经不耐烦了,他起身关闭了电视机,整个房

    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父亲胯部顶著一个帐篷,艰难的在地上走着,胯部的帐篷让他无法正常直立

    行走,不得不撅著屁股走。

    当她走到小颖房门前的时候,父亲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最后颓

    然的路过小颖的房门前,回到了自己的臥室里。

    而另一边的小颖,躺在自己的床上,当她听到父亲关闭电视机后,她就睁开

    了眼睛,眼中带着慾火,激动和渴望,她知道接下来就可能发生什么,当父亲的

    脚步声停在他门口的时候,小颖赶紧闭上了眼睛。

    只是父亲的脚步声停在他门口一会后,又慢慢的离开了,小颖睁开眼睛听着

    越来越远的脚步声,眼中充满了焦虑和失望。

    其实这也怪不得父亲,那一天早上小颖和父亲生气的原因,就是因为父亲闯

    入我俩的房间侵犯她,小颖说了不许在我俩的婚房做爱,这是他的底线,有了那

    一天的事情,父亲有胆量进来才怪。

    父亲回到了臥室,之后换上睡衣躺在了床上,在换衣服脱裤子和穿裤子的过

    程中,他的那根勃起的那阴茎成为了累赘,让父亲在换裤子的时候吃了点苦头,

    每当裤子刮到龟头的时候,疼的他直吸凉气。

    当一切换好后,父亲躺在床上,小颖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两人又回到了最初

    的状态,看这个样子,仿佛今夜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父亲没有睡着,小颖也没有睡着,父亲还可以忍受,

    毕竟他没有性瘾,只是正常的性欲折磨著他,而小颖不一样,强烈的性瘾不断的

    折磨著她,摧毁她的理智。

    小颖在床上不断的翻滚著,显得十分的焦躁不安,她的忍耐已经慢慢接近了

    极限。

    到了大约晚上七点半的时候,小颖终于忍受不住了,之间她拿了一件浴袍,

    慢慢地走出了自己的臥室,我原以为她会直接去父亲的房间,但是实际上小颖进

    入了浴室,看来她还是放不下自己的面子。

    在浴室里,小颖把自己的睡衣和内裤脱了下来,只见此时小颖的内裤兜布已

    经湿润不堪了,身体欲望让她的阴道分泌了很多的爱液,让她不得不来卫生间洗

    澡,脱掉自己的内裤。

    小颖把花洒的水量开到了最大,而且水温调整的很低,她让水大力冲刷著自

    己的身体,让低温的水流给自己灼热的身体降温。

    小颖必著眼睛,用手把湿润的头发抹到脑后,任由水流冲击著自己的脸颊,

    之后水流顺着小颖光滑的身体不断向下,湿润她丰满标标致的娇躯。

    小颖进入了浴室,父亲当然听到了声音,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思考了一会又

    重新躺下,只是躺了一会后,又感觉不是很甘心,又坐了起来。

    父亲慢慢地下来床,轻轻地打开了自己的房门,他站在浴室门外,听着浴室

    里的流水声。

    父亲此时已经能够想像到浴室里香豔的场面,小颖一丝不掛的林玉在流水中,

    想像著里面的情景,父亲原本已经「消肿」

    的胯部又重新股了起来。

    父亲把手放在门把手上,他是想开门还是想试试门是否上锁?父亲犹豫了很

    久,但是最终还是把手从门把上拿开,他没有勇气压下去。

    父亲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躺在了自己的大床上。

    父亲为到臥室后,我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我刚刚竟然没有注意到小颖进入浴

    室是否锁门,以前的时候,小颖都有锁门的习惯。

    我把录像回放了一下,小颖进入浴室的时候,他关闭房门后,习惯性地把手

    放在了门锁上,但是她犹豫了一会后,竟然没有把门上锁,直接脱掉衣服开始洗

    澡,而刚刚视频在这一段的时候,我翻开抽屉拿了一支烟,所以错过了这短短的

    几秒钟。

    小颖没有锁门,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锁门还是在给父亲留门?或者两者兼有

    吧。

    小颖一边洗澡,偶尔会转头看一眼浴室房门的模糊窗口,看看门外是否有人

    影,但是房门上的那块玻璃做的实在太好,根本看不到一丝蛛丝马迹。

    一直等到小颖洗澡结束,没有上锁的浴室房门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小颖显得

    很失望,难道自己做的还不够明显吗?父亲为什么这么不解风情?实际上他不知

    道的是,父亲此时担心她会生气,父亲对于小颖的疼爱和怜惜让父亲已经失去了

    基本的思考能力。

    小颖把换下的内裤和睡衣扔到了卫生间的洗衣机里,小颖围好浴袍就走出了

    浴室,她失望的看了一眼父亲的房门后,就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门走去,只是当她

    走到自己房门口的时候,小颖却停住了脚步,她没有去压下房门的把手。

    而是站在那里犹豫了起来,同时努力压制著自己的呼吸。

    此时我注意到小颖的双腿已经微微颤抖,无法保持正常的站立,此时她的身

    体已经需求到了极点。

    小颖没有打开房门,而是再次转身,只是这次她没有去卫生间,而是路过了

    卫生间的房门后,向着父亲的房门走去。

    当小颖走到父亲的房门口的时候,小颖没有立刻打开房门,她双手抱住自己

    的酥胸,闭上眼睛不断压制著自己的呼吸,此时的小颖就好比毒瘾发作了的瘾君

    子。

    而另一边的父亲,当听到小颖从浴室走出来之后,他从床上抬起上半身,他

    看到自己的房门,仔细聆听着门外的脚步声,只是最后他失望了,小颖的脚步声

    离他越来越远,那说明小颖根本没有来到他门口。

    父亲聆听一会后,有些颓废的,失望的準备躺下,只是还没有等到他的上半

    身与床面接触,父亲竟然又听到了小颖的脚步声,而这个脚步声此时在父亲的耳

    多礼比世上最美妙的音乐都要好听,小颖的脚步声离他的房门越来越近,最后他

    听到了小颖的脚步声在他的门口停住,父亲赶紧躺下,之后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父亲等待着,小颖在门外给自己下订著决心,小颖犹豫了很久后,终于伸出

    了自己的芊芊玉手,他的手握住父亲房门的把手,之后慢慢的向下压,虽然小颖

    的身体需求很焦急,但是手上的动作很沉稳……随着父亲的门法手慢慢下压,竟

    然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至少我在视频里听不到。

    小颖难道想转换一下角色?偷偷进入父亲的房间,之后趁着父亲装睡,对父

    亲来一次女人对男人的「偷奸」?门把手压到最低后,小颖保持姿势一动不动,

    他闭上眼睛平复了几下自己的呼吸,同时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气愤和后悔,他的另

    一只手揪了一次自己的长发,显得有些气急败坏,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知道她是

    在生气自己,为什么会忍不住,为什么会主动来找父亲,这样不等于向父亲宣告

    自己的身体离不开他?小颖不甘心,但是身体已经完全出卖了她,她的理智根本

    无法占据上风和主动。

    「咔……」

    想影思考纠结良久后,终于轻轻地推开了父亲的房门,虽然小颖的动作很轻

    很轻,但是门锁和门框分离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只是很轻很轻。

    小颖打开房门的时候,势必著眼睛的,小颖似乎有些害怕,她害怕推开房门

    后看到争著眼睛的父亲,她也害怕推开房门后遇见早已经躲在房门后的父亲,只

    是小颖推开房门良久,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小颖才撞著胆子睁开了眼睛,她借着

    仅有的光亮看到了床上躺着闭目「沉睡」的父亲。

    看到这些,小颖不由得无声的松了一口气,这一幕或许是她最愿意看到的吧。

    小颖站在门口,看着父亲,此时的她不确定父亲是否睡着了但是仔细想像,

    父亲这几天在岛上生活,可能工作了不少,身体很累,所以回到家里早早的睡着,

    也不是不可能的。

    此时的父亲的呼吸还算很均匀,似乎在努力让自己装睡装得像一些。

    小颖站在门口良久,等待父亲是否会醒过来,只是她等了大约十分钟,父亲

    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而小颖在看父亲的时候,看得最多的部位,就是父亲胯部

    睡裤下鼓鼓的轮廓……

    第223章

    小颖站在门口看着父亲胯部的轮廓,仿佛看到了自己最最渴望的东西。

    小颖终于还是忍受不住了,她迈动了脚步,慢慢的走进了父亲的房间。

    小颖走路很慢也很轻,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唯一的声音貌是小颖刻意压制

    的呼吸。

    小颖没迈两步,就会咽一口唾液,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父亲的胯部,似

    乎对那个东西垂涎已久,而且看着小颖吞咽唾液的动作是那么的饥渴。

    最后,小颖终于来到了父亲的床前,小颖居高临下的看着父亲,这个场景在

    以前也出现了很多次了,但是这次却不同,到底哪里不同却说不出来。

    小颖看着父亲的跨部鼓鼓的轮廓,那里有她此时最想要的东西。

    小颖闭眼调整了-下呼吸和思绪,之后把目光转移到了父亲的脸上,只见父

    亲此时苍老的脸颧双眼紧闭,他虽然也很渴望,但是远远没有到小颖的程度,所

    以父亲的呼吸还算是比较均匀的。

    或许小颖发现了父亲没有睡着,或许也没有发现……小颖慢慢的伸出了手,

    虽然这令场景以前经历过,而且和父亲叉不是第一次做爱,但是小颖还是显得小

    心翼翼,而且眼中的娇羞和无奈无法掩饰。

    小颖的双手没有像以前一样在父亲的胯部上轻轻抚摸,而是直奔主题,她双

    手勾住了父亲的睡裤,之后轻轻的往下拉,父亲的睡裤很宽松,因为穿的太久太

    久。

    小颖不需要把睡裤完全脱掉。只需要把睡裤的上半部分拉开就可以了。

    当睡裤的松紧带掠过父亲跨部的鼓包的时候,小颖的一根手指把睡裤口拎的

    高高的,毫无阻碍的掠过了父亲的阴茎。

    当小颖把睡裤脱掉父亲阴囊一下的时候,小颖就停止了脱裤的举动。

    此对父亲的阴茎已经是半勃起了。在失去睡裤束缚的时候,父亲的阴茎还轻

    轻的往上翘了几下。

    这一幕当然被小颖捕捉到了,小颖可以肯定父亲此时没有睡着,而是在装睡。

    虽然早有预料,小颖还是有几分难堪,但还好父亲此时没有睁开眼睛看到小

    颖此时的窘态。

    明明小颖不想主动。也不想道歉,不想向父亲服软,可是她现在的行为已经

    把之前所有的坚持都打破了。

    既然已经被父亲察觉了。退缩也就没有必要了,而且现在小颖的身体欲望也

    不允许她退缩。

    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干脆-些,一不做二不休。

    父亲的睡裤很宽松,小颖松开手之后,睡裤也没有自动弹回。

    小颖伸出自己已经十分滚烫的双手,轻轻的捏住了父亲的阴茎。

    对,是捏不是握,小颖只用两个手提捏住了父亲的阴茎茎身,仿佛尽量减少

    自己手与父亲阴茎接触的触面。

    小颖扶正父亲的阴茎后,父亲的阴茎直直翘起,小颖慢慢的低下了头,之后

    把鼻子靠近了父亲的龟头。

    父亲回到家里后,没有洗过澡,在小岛上没有洗澡的设施,所以父亲好几天

    没有洗澡了,从父亲龟头上也能够看出来,父亲的阴茎也好死天没有清洗了。

    男人的阴茎如果不清洗的话,会有一股骚臭味,但是小颖闻嗅了几下后,不

    但没有厌恶的情绪表情,反而表情更加的陶醉了。

    难道情欲上升到极点的小颖,对于这种「纯天然」

    的、没有任俺处理清洗过的阴茎感兴趣了么?紧接着,小颖的表绩就证实了

    我的想法,父亲没有清洗过的阴茎不但没有让她反感,反而证小颖更加的兴奋了。

    「滋……」

    「哦……」

    很突然,很突然,没有任何的前兆,没有任何的慢动作。

    小颖闻嗅最后一下父亲的阴茎后,趁着鼻子离父亲的龟头很近,直接张开了

    红唇把父亲这近在咫尺的龟头一口吸了进去。

    吸进父亲龟头的时候,发出一声很明显的「滋……」

    就仿佛激烈的舌吻一般。只不过这个时候的舌吻不是嘴对嘴,而是嘴对龟头。

    在以前的时候,小颖都会有一个仿佛幔放的镜头和动作,慢慢的张开嘴,之

    后轻轻的伸出舌头轻轻试探性的舔弄几下,最后才会慢慢的把父亲鸡蛋大小的龟

    头吞进。

    像这次直接吞入,而且如此之快,还是第一次。

    父亲闭眼装睡,没有想到小颖会吸的这么突然,他没有任何的心理準备,龟

    头就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他发出了一声呻吟,不知道是因为小颖吸的太舒服。还

    是小颖吸的太用力把他弄疼了。

    「滋滋滋……」

    小颖的脑袋像斗鸡样上下起伏,带动着红唇不断吞吐著父亲的龟头,小颖吸

    吮的十分的用力,就仿佛是一个婴儿在吸母亲的乳房,希望吸出更多的乳汁来解

    决自己的饥饿。

    此时小颖也是饥饿的,父亲龟头的分泌物就是她此刻最需要的乳汁。

    没用几下,父亲原本有一些污垢的龟头就被小颖用嘴吸吮的干干净净,原本

    黝黑无光的龟头变的闪闪发亮。

    而进入小颖口中的那些男人最肮脏的污垢,却没有让小颖有呕吐的感觉。

    随着小颠的吸吮力气越来越大,父亲感觉到舒爽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丝疼

    痛,男人的生殖器虽然坚硬无比,但也脆弱无比。

    父亲不想舍弃这种舒爽的感觉,但是又受不了这种痛且爽的感觉,所以父亲

    不断轻轻扭动着自己的胯部,像是躲避,但是又不甘心躲避,或许他用这个动作

    来缓解自已那一丝疼痛吧。

    但是父亲这种扭动胯部的动作让小颖感觉很不舒服,父亲胯部的扭动带动着

    阴茎的移动,小颖不得不用嘴跟随着父亲的阴茎,这样小颖就分心无法集中心思

    给父亲口交,体会父亲男性荷尔蒙的味道。

    最后,小颖伸出双手扶住父亲的胯部,虽然平时父亲的力气比小颖大,但是

    小颖此时性慾已经燃烧到极点力气很大,而父亲又被小颖吸的浑身无力,所以父

    亲还是被小颖束缚住了。

    父亲不再移动了,小颖继续专心的品尝父亲龟头的味道。

    小颖吸吮父亲龟头一会后,就开始慢慢的把父亲的茎身也吞进去,小颖一次

    次的尝试,最后把父亲的阴茎吞进了-半。

    虽然只有一半的阴茎,但是得益予父亲阴茎的尺寸,一半的阴茎也有11公

    分了,我的阴茎才12公分,就相当於小颖把我整根阴茎都吞进了嘴里。

    吞进一半的阴茎,已经是小颖的极限了,深喉的感觉让她有些发呕,但是她

    忍住了,只是她眼睛里出现了泪水,这是深喉太深弄的干呕的结果。

    小颖给父亲口交了约五分钟后,终于吐出了已被她吸吮乎的干干净净的龟头。

    此时小颖的嘴里充满了口水、父亲龟头分泌的粘液、父亲阴茎上的污垢等等

    这些混合体,以前的时候,我阴茎没洗的时候小颖也给我口交过,但是口交

    过后,小颖都会把嘴里的东西吐出去,之后再去卫生间漱口。

    她原本这么做让我很感动,至少她没有嫌弃我脏。

    现如今小颖也为父亲做了,我也没有什么意外的,毕竟我事先享受过这种待

    遇过。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瞪大了眼睛,只见小颖把父亲的阴茎吐出后,腮帮

    动了几下后,修长的脖子上明显的看到喉咙抖动了-下,之后小颖原本半鼓的腮

    帮瞬间瘪了下去。

    咽下去了,小颖竟然咽下去了,要知道在以前的时候,小颖给我口交都要求

    我事先清洗一下阴茎,就算不清洗,她最后也会把口交留下的残余物吐出,还需

    要漱口。

    为什么……或许是小颖此时身体太需要了,身体的欲望改变了她此时的想法,

    或许等小颖性慾解决后,她回想起这一幕会感觉到十分的恶心吧。

    小颖把嘴里的混合物都咽下去后,体会著这种第一次品嚐的异常刺激的味道。

    小颖闭眼体验了一会后睁开了眼晴,眼中的情慾更加的旺盛了。刚刚口中那

    些混合物仿佛是催情药物一般。

    小颖舔弄了-下自己的嘴角,眼睛再次望向了父亲的阴茎。

    眼中的情绪渐渐发生了变化,小颖慢慢的抬脚上床,之后双脚站立在父亲的

    身体两侧,小颖此时没有面对着父亲,而是背对着父亲。

    小颖形成背对着父亲蹲坐的姿势后,一把扯掉了身上缠著的浴袍,赤裸性感

    无比的娇躯暴露在这个诡异的臥室里。

    父亲感觉到小颖上了床,也顾不得装睡,他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了小颖的后

    背,此时的小颖犹如小便一般,蹲在床上,臀沟已经大大的裂开,中间的蜜穴暴

    露无遗,两片阴唇因为臀沟的拉力而向两边分开。

    此时小颖分开的阴唇中间正在不断分泌著爱液,爱液从阴道口流出滑落下来,

    而阴道口正下方对应著的正是父亲光亮无比鸡蛋大小的龟头。

    小颖已经很需要了。她现在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她的两片阴唇就仿佛猛兽

    的血盆大口,将要吞噬近在咫尺的猎物。

    小颖此时背对着父亲。似乎不想面对父亲,或许不想让父亲看到自己娇羞难

    堪的样子,也不想看到父亲可能得意洋洋的样子。

    在这个漆黑的夜里,小颖把手伸到胯下,之后扶正了父亲的阴茎。把父亲的

    龟头对準了自己的阴道口,只要对準了,小颖用力一坐。就可以用阴道和两片阴

    唇把父亲的龟头+茎身吞进去。

    而父亲此时显得很惬意,他把-了胳膊枕在自已的脑后,把自己的脑袋垫高,

    从而可以看到自己的胯部,看到小颖此时无奈又饥渴的寻求著自己的肉棒。

    果然不出小颖所料,父亲此时显得很得意,前几天和他呕气,现在还不是主

    动来寻找自已的阴茎,感受小颖刚刚吸吮的力气,还有小颖急促粗重的呼吸,父

    亲更加的得意了。

    当小颖对準后,慢慢的落下自己浑圆丰满到极致的臀部,不断滴落黏液的阴

    道口离父亲的龟头越来越近,而这个时候枕着自己胳膊的父亲竟然伸出了自己的

    另-只手,把手探到了自己阴茎的位置。

    小颖此时慢慢放下自己的臀部,她想先让自己的阴道口準备碰触父亲的龟头,

    之后才能一鼓作气的把父亲的阴茎吞进去。

    而小颖保持著内心最后一丝不情愿和自尊,仍然用两根手指捏住了父亲阴茎

    的上半身。

    其实现在的小颖明显有些自欺欺人,吸吮都吸吮了,还怕用手握么?父亲的

    手伸到了自己的胯部后,同样用两根手指捏住了自己的阴茎,只是捏住了自己阴

    茎的根部,与小颖捏住父亲阴茎的手指隔了-段距离,没有触碰到一起,此时的

    小颖没有注意到,此时自己捏住的阴茎上多了两根手指,而且是阴茎主人的两根

    手指……

    第224章

    小颖感到自己的阴唇己经对淮了父亲的龟头,早己经迫不及待的她立刻开始

    深呼吸,之后银牙一咬臀快速落下,準备把父亲的阴茎快速的吞下。

    「哦……」

    「啪……」

    随着小颖的一声轻吟,还有和父亲胯部撞击的声音发出,小颖终于做了的下

    去。

    只是小颖发出的声音却不是那么舒爽的呻吟,而是一种失望和意外的呻吟,

    应该是轻微的惊呼声。

    听到这个声音我感觉奇怪,但是小颖比我更加的奇怪,他赶紧重新把臀部抬

    起,弯腰低头看着自己的胯下。

    随着小颖的胯部与父亲的胯部重新分离,原本应该出现的一幕没有出现。

    什么样的一幕呢?就是父亲的阴茎插入小颖阴道的一幕没有出现,只见父亲

    的阴茎龟头抵在父亲的小腹上,阴茎龟头正对着父亲的脸颊,刚刚小颖的下落根

    本没有把父亲的阴茎吞进去。

    难道刚刚小颖在焦急当中没有对準?不可能啊!两人交媾的经验已经算是比

    较丰富了,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小颖察觉到了什么,他看到自己胯下的情景后,抬头、转头看着父亲的脸颊,

    脸上带着一丝嗔怪………我赶紧把监控视频往后退了一点点之后慢放,这次慢放

    我终于看清楚了刚刚小颖臂部落下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原来小颖的臀部再快速

    落入下之前,父亲偷偷用自己的两根手指捏住了自己的阴茎,同时他观察著小颖

    的身体反应,虽然他看不到小颖的脸,但是他密切注视著小颖的身体,在小颖的

    臂部下坐的时候,父亲快速的把自己的阴茎扯向自己的脸部方向,龟头失去的对

    準小颖蜜穴的準头,小颖结实结实实坐在了父亲的胯部上,阴茎随着小颖的臀部

    被压在的父亲的小腹上,小颖本来就手捏著父亲的阴茎,在自己坐下的时候他突

    然感觉到一股大力作用在阴茎上,让自己的两根手指失去了束缚,她自然知道是

    谁搞的鬼。

    父亲那只手收回的速度极快,此时面对小颖的责怪的眼神,父亲倒是显得十

    分的无辜。

    小颖把头转回,之后再次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用手重新扶住了父亲的阴

    茎,这次小颖学聪明了不少,她直接把父亲的龟头堵住了阴道口,稳住了之后再

    次快速把臂部落下,似乎是在和父亲争分夺秒。

    「啪……」

    肉体的撞击声再次传来,但是没有传来小颖的呻吟声,小颖转过头来看着父

    亲,咬著下嘴唇,看得出来小颖真的是要怒了,只是父亲坦然的与小颖面对,摆

    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

    这一次我不需要看回放,因为父亲的动作太明显了,刚刚小颖坐下的瞬间,

    父亲抢先一步扭动了自己的胯部,连带着阴茎从小颖的两根手指中间和阴道口上

    抽出,小颖的阴道口再一次失去了目标功亏一篑。

    小颖这次真的有些怒了,她的身体已经很需要了,没有想到父亲竟然玩这一

    手,竟然不让阴茎插入,此时的小颖远远比父亲需要的迫切,不知道父亲是在吊

    小颖的胃口,还是在报复那天小颖对他的不礼貌。

    小颖不得不重新抬起臂部,之后把父亲的阴茎重新扶住,著这次小颖学聪明

    了而且有些狠辣,这次小颖不再用两个手指捏著父亲的阴茎,而是用整个手掌把

    父亲的阴茎握住,而且看样子握住的力气还不小,小颖从新强硬的把父亲的龟头

    对準自己的阴道口,而且这次没有把头转回,就这么回头犹如饿狼一般的看着父

    亲,眼中充满了欲望,而且带着一丝愤怒,仿佛如果父亲在捉弄她,她就把父亲

    的命根子扯断,父亲看到小颖的那个眼色,知道小颖已经要怒了,父亲的眼中不

    由得闪过一丝的害怕,整个人瞬间有些蔫了下去。

    小颖看到父亲学乖了,眼中闪过一丝柔色,同时深呼吸几口气準备再次坐下

    ………

    「老公,老公,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

    早就熟悉的手机铃声在隔壁响起,这个平时温柔无比的铃声在这个安静的夜

    里,在这个节骨眼上,显得是那么的惊悚。

    原本準备要做下去的小颖再次停止,就仿佛胃口一直被吊在一半,上不上下

    不下的,父亲也吓了一跳,两人的动作僵在了那里,在这个时间里,小颖的手机

    响起,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打来的,小颖赶紧从父亲的胯部起身準备下床去我俩的

    臥房取手机,只是小颖刚下床就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由于他的身体十分的需要,

    而且刚刚的折磨又让他身体发软,他现在的身体和精神都显得十分的无力。

    小颖差点摔倒,还好最好用手扶住了床边,小颖此时顾不得惊慌,原本躺在

    床上十分安逸的父亲,这个时候终于展现了一个男人的绅士风度,他快速的跳下

    床,之后光着两个大脚丫子跑到我俩的卧室,之后把小颖响著铃声的手机拿了过

    来。

    父亲在两个卧室之间「一路狂奔」,胯间那根仍然坚硬的大阴茎随着身体的

    跑动上下飞舞着。

    父亲拿着手机回到卧室的时候,小颖正在躺在父亲的床上平复自己,她努力

    的调整自己的呼吸。

    父亲回到臥室后,就把手机递给了小颖,小颖拿到手机后,扫了一眼,果不

    期然,就是我打来的,小颖最后平复了几下自己后,调整好自己的呼吸,把电话

    接了起来。

    「喂,老公……」

    小颖很镇定地说道,而且语气十分正常,这是我当时的感觉,只是看到视频

    后,我才知道当时小颖真的没有彻底的平复下来,他的呼吸仍然不是很均匀,毕

    竟她现在受著身体欲望的折磨,只是小颖尽量保持平稳的呼吸,发现自己的呼吸

    不均匀的时候,他赶紧用不拿手机的一只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和鼻子,不让电话

    那端的我听到异常。

    「吃过了,我没有什么事的,不用担心,老公吃饭了吗?小颖说第二句话的

    时候,虽然她极力压抑,但是由于说着这段话太长,小颖的呼吸还是暴露了一些

    异常,只是当时的我以为小颖可能在收拾家务,没怎么往这个方面想。我认为刚

    性交过或者性交中的人即使在平复,也不会这样平稳,车实上我有一部份才对了,

    那就是两人还没有正式开始性交。」嗦嗦嗦………「

    正在这个时候,小颖的胯部发出了吸吮的声音,原来父亲一直站在床边等着

    小颖接完电话,他在拿手机的过程中早就看到了来电显示。

    他等了一会后,似乎有些不耐烦,而且看到小颖吃力压抑自己的呼吸的样子,

    显的十分的兴奋,父亲慢慢的露出一丝坏笑,他趁着小颖不注意一爬上了床,之

    后趴在小颖的下半身,掰开小颖的双腿,在小颖已经泥泞不堪的蜜穴上吸吮了起

    来,而吸吮声太大,竟然被那个时候电脑那边的我听到了。

    而小颖猝不及防被父亲袭击,强烈的刺激差点让她叫出声来,好在她一直想

    控制住自己的呼吸,在最后关头她咬住了自己的手,最终忍受著父亲的「偷袭」。

    「你那边什么声音啊?嗦嗦……的,是什么声音啊」?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在

    电话里这么问小颖,那个时候我有一丝怀疑,但是随后被我否决了,因为这个声

    音离话筒很远,如果离得近的话我还以为是小颖在给父亲口交,所以我就否定了

    自己当时的怀疑。

    现在看到录像,我感觉自己当时很笨,我认为不是小颖再给父亲口交,怎么

    就没有想到父亲正在给小颖口交?「啊……喔……爸爸,爸爸回来了,正在……

    吃面……」

    小颖听到我的话后差点破音,因为她没有想到父亲给他口交的声音会被我听

    到,她慌乱极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还好她这个时候大脑反应够快,一时找了

    一个不错的理由,竟然把当时的我骗了过去,事实上父亲给他口交的声音实和吃

    面条的声音很像,因为当时父亲正在吸吮小颖的两片阴唇,小颖和我解释过之后,

    就狠狠的瞪了父亲一眼,显的很生气,而且用唇语告诉父亲不要乱动,父亲也在

    我和小颖的通话中知道了我听到了刚刚的声音,他停止了,只是仍然趴在小颖的

    胯部等待着。

    「刚回来不久,岛上的施工刚完事,父亲就赶紧赶回来了,父亲回来的时候

    饿坏了,我就给他快速的下了一碗面吃。都没几口你就来电话了………」

    没有了父亲的袭扰,小颖说话终于淡定和正常了,当时在电话里以为小颖一

    切正常的我绝对不会想到那个时候的小颖说话虽然正常,但是那个时候小颖一丝

    不掛地躺在父亲的床上,张开双腿的胯间正趴者父亲的脑袋,而她湿漉漉的阴唇

    刚被父亲犹如吃面条一样品尝过。

    「啊……好的……」

    当时我要求把电话给父亲,要和父亲通话,小颖也没有想到我会和父亲通话,

    所以愣住了,之后把电话递给了正在自己胯部的父亲,同时一个劲的摇头,显得

    十分的紧张害怕,似乎告诉父亲不要露出破绽一般。

    「嗯,是啊!累坏了……」

    父亲结束了电话,他也没有想到我当时要和他通电话,所以说话有些唯唯诺

    诺。

    但是现在看到视频监控,我也终于发现父亲当时在电话中的语气唯唯诺诺,

    但是那个时候的行动却没有没有唯唯诺诺,他一边接着我的电话一边快速转动的

    身体,原本和小颖保持一个方向的姿势,变成了男上女下的69式,父亲变完姿

    势后,脸部虽然还在小颖的胯部,但是头顶却朝着小颖脚的方向,而父亲的胯部

    和胯部那根翘挺挺的阴茎正吊在在小颖脸部的上方。

    在父亲调转身体的时候,小颖仿佛傻眼了一般,小颖其实一直很紧张,希望

    父亲接电话的时候不要露出破绽,没有想到父亲胆子这么大,竟然敢一边接电话

    一边调整身体,小颖一动不动也不敢张口去训斥父亲,只能安静的躺在那干着急,

    最后任由父亲的大阴茎吊在了自己的脸部上方。

    「不用了,能吃得饱,小颖下面很好吃我已经吃很多很多了,嗦嗦嗦……」

    当时我记得问父亲要不要帮他叫外卖,结果父亲是这么回答我的。

    当时我以为父亲正在吃面条回应我,告诉我不需要外卖。

    现在我才知道,父亲说了这句话后,吃的不是面条,仍然是小颖的密穴,惹

    得小颖在父亲的阴茎下面再次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而且貌似父亲没有撒谎骗我,当时父亲已经告诉我答案了,只是我没有理解

    父亲的意思摆了。

    父亲说小颖下面很好吃,我理解的意思是小颖下的面条很好吃,而父亲当时

    表达的意思是小颖的「下面」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