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15-216)第三结局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字数:7666

    ***    ***    ***    ***

    第215章

    俩人保持著狗交的姿势体会著高潮的快感,父亲和小颖的身体紧紧盼相连在

    一起,彼此全身不断的颤抖著。

    父亲的精液源源不断的灌入小颖的子宫内,父亲的手指也按压在小颖的菊花

    之中。

    「啊……」

    在父亲射精的中途,小颖最先坚持不住了,她的腰部垮塌,小腹压在床面上,

    撅起屁股的姿势变成了平趴着,父亲此时正处於射精的末尾。自然不允许自己的

    阴茎此时被退出小颖的阴道,所以父亲随着小颖的平趴,也压在小颖的身上,只

    不过却不得不把手指拔出来,当父亲的手指拔出小颖菊花的那一刻,小颖又再一

    次发出一声惊呼。

    「呼呼呼……」

    父亲和小颖叠在一起大口的喘著粗气,俩人全身都是汗水,仿佛刚被大两淋

    湿了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过了大约十分钟后,被父亲压在身下的小颖动了动,

    似乎太过劳累,身上父亲的体重又有些让她不堪重负。

    父亲「识趣」的从小颖身上翻下身来,已经疲软的阴茎在转身的时候扯出了

    小颖的阴道,父亲从小颖身上下去后,小颖就用手堵住了阴道口,之后拿起那件

    被甩到地板上的浴巾快速的走出了父亲的臥室,跑到了浴室之中。

    而父亲此时闭眼享受著、回忆著,那根夺走我心爱妻子小颖的贞操的阴茎,

    此时湿漉漉的软趴趴的掛在他的胯间,此时上面沾满了小颖的爱液和他自己的精

    液混合体。

    小颖走到浴室后,就快速的打开了花洒,清洗著身体,她把自己的身体洗了

    两遍,重点是自己的阴道,从始至终,无论小颖怎么清洗,都会有残留的精液从

    小颖的子宫深处慢慢的渗漏出来,让小颖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当小颖洗完后,她擦拭著自己的身体,她站在落地镜前擦拭著身体和头发。

    此时的小颖,脸色红润,精神状态已经完全恢复了,这次的她,没有像以前

    和父亲做爱之后显得很虚弱,小颖经过父亲刚刚两次疯狂的性爱索取,却显得神

    清气爽的,看来父亲果真是小颖治疗的最好的圣药。

    小颖的身体还和以前一样,性感而迷人,反而在性爱的滋润下,显得更加的

    丰满和妩媚。

    小颖洗漱完毕后,就拿着湿巾回到了父亲的臥室,小颖爬上了床,拿出了两

    张湿巾。

    「哦……」

    正躺在床上闭眼享受的父亲突然感觉到阴茎传来一阵凉爽,原来是小颖正在

    用湿巾擦拭他的阴茎。

    此时的小颖身上披着浴巾,性感的部位一览无遗,随着她仔细的擦拭,她弯

    腰而垂下的一对巨乳随着她身体的晃动而颤抖著。

    父亲看到小颖在自己面前毫无遮掩,仔细为自己擦拭著最私密和肮脏的部位,

    脸上闪过浓浓的幸福。

    现在该得到的他都得到了。小颖现在为他服务的样子,活脱就是一位贤慧的

    妻子,而且小颖擦拭著父亲的阴茎,脸上没有丝毫厌恶的情绪,非常的平和和自

    然,这些都是夫妻和爱人之间才会有的。

    「其实没有必要擦拭的……」

    这个时候,父亲张口说话,安静的臥室里突然被打破了平静。

    「为什么?」

    擦拭完父亲阴茎的小颖正準备把湿巾扔掉,听到父亲突然说话后,觉的非常

    奇怪,不由得反问道。

    「因为擦了也白擦……」

    父亲露出一丝微笑,调笑着小颖。

    「令晚就到此为止了……」

    小颖丝毫没有配合父亲的意思,直接给父亲浇了一瓢凉水,给父亲来了一个

    透心凉。

    父亲以为今晚已经彻底没有隔阂了,所以还想着今晚能够和小颖相拥而眠,

    甚至早上醒来再来个晨练,但是没有想到小颖是如此的「绝情」。

    父亲的笑容僵在那里,显得有些尴尬。

    「你年纪大了,懂得节制,不能为了我的命,而要了你的命,对吧……早点

    休息吧,晚安……」

    已经得到满足的小颖并没有沉迷,安慰了一下父亲后,就準备起身披着浴巾

    回房休息了。

    「那不做了,今晚住在这边好不好?」

    父亲似乎很舍不得小颖,就算不做爱了,父亲也想相拥小颖一晚,父亲能主

    动提出这个要求,是很需要胆量的。

    「不要了。万一锦程回来看到就不好了!」

    小颖说完这句话后就打开房门离开了,留下了满脸遗憾的父亲。

    毙对的小颖,真的有些过河拆桥的意味,她安慰父亲的话语,不知道是真话

    还是假话。

    父亲虽然感觉到遗憾,但是却不能反驳,只能关闭了房灯,躺在床上入睡。

    而小颖回到房间后,摘除了浴巾,直接躺在床上準备入睡。

    虽然她感觉到神清气爽,但是此时已经很晚了,她已经感觉到很累了。所以

    连内衣和睡衣都没有穿,直接就裸睡了。

    父亲在辗转反侧了一会后,也慢慢的睡了过去,因为连射两次,他也已经很

    累了。

    这一夜,终于过去了……我调整著视频的对间,俩人一直都在各自的房间睡

    觉,显得很乖巧。

    但是我知道,我是今天晚上才下班回家的,也就是说,父亲和小颖就算睡醒

    了,白天的时间也是俩人的二人世界,俩人也知道白天我要在公司上班,不会回

    来,俩人难道就不会看準机会,梅开二度吗?很有这种可能……我把视频快进着,

    当时间定格在早上五点钟的时候,父亲最先起床了,父亲迷迷糊糊的想起早,而

    且父亲年纪大了,睡觉酌对阚很少,所以睡的晚,起的早,而且在小岛上当更夫,

    就是让他的睡眠时间进一步减少。

    所以父亲醒来就去卫生间了。而此时的小颖还在呼呼大睡。

    父亲此时身上只穿了一件大裤衩子,昨天他和小颖一样,都是躺在床土裸睡

    的。

    当父亲从卫生间走出来后,却没有回到自己的臥室,此对的时间还早,正常

    小颖也得早上六点钟才起床,现在刚早上五点多一点。

    父亲此对正处於男性的正常生理特征—晨勃,只见刚刚父亲解手小便的时候,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自己阴茎勃起的阴茎从大裤衩子的口里掏出来,此时父亲从

    卫生间里出来了,大裤衩子中间顶起一个高高的帐篷。

    父亲脸上带着一丝好奇,他偷偷的走到小颖和我的臥室门口。昨晚上小颖离

    开他的臥室后,他只顾著遗憾了,不知道小额回房睡觉有没有锁门,看到这一幕,

    连我都忘记了,我此时回想着,也没有注意小颖昨晚有没有锁门,虽然我可以看

    录像回放,但是没有必要,或许接下来父亲就会帮我验证了。

    果不其然,父亲把耳朵贴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声音,或许他此簿已经听到小

    颖均匀的呼吸声了。小颖还没有醒过来。

    父亲的手轻轻的压在门把手上,「卡……」

    随着一声轻响,房门竟然被打开了。小颖昨晚竟然没有锁房门,也对,俩人

    都已经那样了,就差没有住到一起了,锁门岂不是多此一举吗?父亲原本的目的

    或许只是看看小颖有没有醒来,也或许是想验证一下小颖房门是否上锁、有没有

    防备他。

    但是当他打开门锁的时候,父亲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窃喜,只是他打开房

    门,看向里面的时候,父亲的眼神就再也移不开了……只见此时的小颖用她最喜

    欢的睡姿睡觉,那就是侧身躺着,面朝着床里侧,平时大多数的时候小颖都是用

    这个姿势睡觉的,而我睡在床外,从后面抱住小颖睡觉,我俩的后背都面向床外

    和门口。

    小颖现在一个人睡觉,也养成了这种习惯。

    此时的小颖,由于昨晚太累,而且她自从生病之后,觉量就一直很大,睡觉

    也很沉,所以此时她正在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房门已经被父亲打开了。

    小颖此时没有盖被子,而是把被子抱进了怀里,由于昨晚是裸睡,所以小颖

    的后背对着房门,而父亲的视线正好可以看到小颖的后面,此时小颖的双腿蜷缩

    著,怀里抱着被子,所以小颖的臀部向后撅著,床头的位置和房门的位置是相对

    的,所以父亲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小颖的臀部,还有双腿中间的蜜穴、阴毛,由于

    小颖的臀部向后撅的比较大,臀瓣裂开,可以看清楚那粉红的菊花。

    小颖虽然怀抱着被子,但是大半的侧乳显露著,被怀中的被子把乳房挤得扁

    扁的,那粉嫩的乳肉闪耀著洁白的光泽。

    原本就晨勃难当的父亲,那受的了这一幕诱惑,只见父亲吞嚼了-口唾液,

    之后慢慢的走进了房间。

    父亲让房门开启著,慢慢的走到了小颖的身后,这次是在白天,而且小颖正

    在熟睡,父亲貌似没有在睡梦中和小颖做爱过。

    父亲把脸靠近小颖的身体。此时父亲站在小颖的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小颖

    的身体侧影,看着小颖的侧乳,臀瓣,臀沟,还有玉背,父亲贪婪的闻嗅著身上

    的体香,还有昨晚沐浴露的味道。

    父亲一边闻嗅著,一边慢慢向着小颖的臀沟转移著,最后父亲来到了小颖臀

    沟的位置,小颖的蜜穴、阴唇、阴毛和菊花,暴露无遗,父亲贪婪的闻嗅著小颖

    的性器发出的女性贺尔蒙气味。

    昨晚俩人的疯狂,给了父亲极大的胆子,父亲此时如果给小颖口交,小颖可

    能就会醒过来,只是父亲现在还害怕小颖醒过来么?父亲是小颖占占嘴上的便宜?

    还是準备和小颖来一次晨练?父亲的手慢慢的抚摸上了小颖的身体,父亲先在小

    颖的臀瓣上抚摸着,这次不像是做爱抽送的时候抚摸,这次是所有的感觉都集中

    在手上,小颗的臀瓣在父亲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被父亲轻轻的揉捏著。

    父亲用另一只手慢慢的拽著小颖的被子,想要把小颖的乳房完全露出来,不

    让被子遮掩。

    小颖睡的很沉,被子被父亲轻轻的拽走,小颖只是撅了撅嘴巴,继续的睡着。

    此时的小颖就是一个睡美人,睡姿很安静,也很可爱,父亲看着小颖睡梦中

    的样子,眼中的疼爱和怜惜更加的浓郁了。而且跟中的欲望也越来越浓烈了。

    父亲竟然这样小心翼翼的爱抚著小颖,难道父亲準备不惊动小颖,也不惊醒

    小颖,準备来一场睡奸?偷奸?这倒是一种新奇的玩法,只是,父亲能够保证不

    惊醒小颖的情况下,偷奸成功吗?如果父亲亲吻和爱抚小额,小颖睡觉很沉,倒

    可能不会醒过来。

    但是父亲如果插入呢?想到父亲阴茎那的巨大和壮硕。如果插入小颖不把小

    颖惊醒,貌似不太可能吧。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準,还是继续往下看吧……

    第216章

    父亲一边闻嗅著一边抚摸着小颖的臀瓣,父亲抚摸的很轻,似乎不想小颖惊

    醒,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似乎能让父亲感觉到一种另类的刺激。

    此时的情景无疑可以刺激任何一个雄性生物的性慾,赤裸的美人,用极具诱

    惑的姿势侧躺着,一个充满诱惑的极致睡美人,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到的。

    父亲一边贪婪的享受著面前的一切,一边脸上充满了骄傲,作为他这样的老

    男人,如果不是特殊的经历造成今天的一切,他的一生绝不可能亲密接触这样年

    轻、漂亮、挫感的女性。

    闻嗅了-会后,父亲轻轻的伸出了舌头,眼睛盯着小颖的身躯,他很小心,

    当舌头触碰到小颖的阴唇的峙候,睡梦中的小颖猛的一震,女人的阴唇是女人最

    敏感的几个G点之一,所以被突然袭击,小颖的身体爆发出正常的身体反应。

    虽然小颖身体颤抖了-下,但是小额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现在时间还早,

    小颖正是睡的最沉最香的时候。

    父亲轻轻舔了-下小颖的阴唇舌,感觉小颖的呼吸频率没有什么变化,也就

    放心了下来。

    父亲的舌尖开始在小颖的两片阴唇上轻轻的舔弄,偶尔还会去两片阴唇中间

    的缝隙上舔弄一番,每当父亲舔弄的力气大一点,小颖的身体就会颤抖一下。

    父亲舔弄一会后,就开始轻轻吸吮小颖的臀瓣,舌尖和嘴唇在两片臀瓣上轻

    轻的移动和耕耘,父亲的手掌不再抓握,而是平掌轻轻的抚摸着。

    父亲的舌尖和嘴唇开始在小颖的臀瓣上亲吻,之后躲避过小颖的细腰,来到

    小颖的侧乳上。

    父亲不愧是老谋深算,他巧妙的躲避了人类身上的几个痒痒肉,以免太痒让

    小颖醒过来。

    父亲的舌尖舔弄到小颖乳房侧肉的时候。小颖的胳搏无意中蹭了一下自己的

    侧乳,显而易见,父亲舔弄小颖的侧乳,让睡梦中的小颖感觉有些发痒。

    父亲吓的赶紧停止了舔弄,小颖轻轻的吧唧了几下嘴唇后,就继续沉睡了过

    去。

    此时的情景十分的诡异,清晨一个睡美人赤裸娇躯睡在自己的床上,在床边

    蹲着一个可以说的上丑陋苍老的人,此时这个长相和年龄与床上的美女相差极为

    鲜明的老男人,正在不断偷偷亵渎著床上的美女。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小颖的乳房上,臀瓣上都有一些比较红的印记,虽然这

    些红印不是很起眼,但是在她雪白娇躯的映衬下,还是比较明显的。

    从她身上这些红印的大小和形状来看,就可以很容易分辨出这些红印产生的

    原因。

    小颖的玉背上,脖子上,乳房上的红印比较小,明显就是父亲昨晚留下的吻

    痕,而侧乳上有几条比较长的红印,那是昨晚父亲抓过留下的指痕。

    而小颖臀瓣上的红印面积比较大,明显是父亲昨晚从侧入式和狗交式的时候。

    胯部用力撞击小颖的臀瓣留下的。

    父亲等小颖再次睡沉后,再次开始了,这次父亲慢慢的把手指伸进了小颖的

    臀沟中间,之后把手指慢慢的插入了小颖的阴道之中。

    得益于和父亲做爱这么多次,小颖阴道的伸缩性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毕竟被

    父亲壮硕的阴茎那么多次的扩充过。

    父亲的手指插入小颖的阴道后,小颖的臀瓣轻轻的扭动了几下,虽然父亲的

    手指很细,但是伸进体内的这根细长的异物还是让小颖感受到了-丝刺激。

    父亲的手指插入小颖的阴道后,开始轻轻的抽送起来。

    小颖没有醒过来,但是呼吸有些变了。睡梦中的她被这细小的异物刺激著。

    父亲的手指一边在小颖的阴道里抽送著,另一只手轻轻的脱去了自己身上的

    大裤衩子,父亲因为晨勃外加上性欲的刺激而勃起的大阴茎露了出来。

    父亲的夫裤衩子脱掉后,壮硕的阴茎上下轻轻的弹跳着,这根壮硕无比的巨

    大生殖器无数次的给小颖交配和受精,把原本贤慧保守的小颖一次次的征服,甚

    至让我看到了小颖在我面前从来没有露出的淫荡画面。

    看着这根大阴茎,回忆著小颖一次次的被这根阴茎征服,一次次在他的进攻

    下在父亲的胯部婉转承欢,心中既刺激又复杂,这种矛盾的心理往往会给我带来

    意想不到的感受。

    父亲的那根食指从小颖的阴道里抽出,手指上己经沾满了小颖阴道口分泌的

    粘液,父亲把那根食指上的粘液涂抹到自己的龟头上,涂抹完毕后,手指再轻轻

    的插入到小颖的阴道中,等待再次沾满粘液后,再抽出手指把粘液涂抹封自己的

    龟头上。

    父亲一边给自己的阴茎涂抹著粘液,另一只手开始轻轻抚摸着小颖的侧乳。

    父亲虽然极力控制著自己的呼吸,但是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悠长。

    而睡梦中的小颖,此时原本洁白的娇躯开始微微的泛红,下体带来的刺激,

    让她的女性荷尔蒙大量的分泌,自己的全身开始大量的充血,虽然她还没有醒过

    来,但是呼吸已经不再是均匀的频率,身体的反应不是她自主意识能够控制的。

    过了-会后,父亲用小颖阴道分泌的粘液耙自己的半个茎身和龟头都涂满了。

    父亲收回了自己的双手,之后用一只手握住自己的阴茎,另一只手抬起小颖

    的上方的臀瓣,之后站了起来,两个膝盖抵住了床边,上半身开始前倾。

    看到这一幕,我知道父亲要插入了,只是不知道,一会插入的时候,会不会

    把小颖惊醒。

    其实这完全是多此一举吧,就算小颖醒过来,俩人已经如此「亲密无间」

    了,小颖又能说什么?毕竟在性爱上,俩人是熟悉再不能熟悉了……由于我

    没有在家,小颖一个人睡觉,所以小颖睡在了床边,如果小颖睡在了床里,父亲

    站在床边,阴茎根本够不到小颖,不过父亲倒是可以躺到床上去,和小颖保持一

    个侧躺的方向和姿势,之后从后面插入小颖,就像昨晚一样。

    慢慢的,父亲的龟头抵住了小颖的两片阴唇,虽然没有插入,但是龟头的牴

    触已经让小颖的两片阴辱无法合并,被父亲大大的龟头分开了。

    父亲另一只手提著小颖的一片臀瓣,而父亲的眼睛在小颖的脸上和俩人性器

    相连的地方来回巡视著。

    当自己的龟头已经抵住小颖阴道口的时候,父亲的眼睛就专注在小颖的脸上,

    与此同时,父亲的腰部开始发力。

    此时的父亲似乎学会了小颖的标準动作,此时的他也咬著下唇,眼中带着兴

    奋,这种性爱的刺激,让他爆发出了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活力和气息。

    只不过小颖咬著下唇带着诱惑,父亲咬著下唇带着一丝与之相反的猥琐,我

    只能用猥琐来形容,如果他不是我父亲,我可以形容为之恶心。

    父亲咬蓍下唇盯着小颖,胯部开始甩力,龟头分开两片阴唇,之后开始慢慢

    的深入,小颖的阴道口被父亲的龟头一点点的撑大。

    而随着父亲的慢慢深入,睡梦中的小颖的头部开始微微的晃动,眉毛也微微

    皱起,貌似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看到小颖要醒过来,父亲赶紧停住了正在发力的胯部。

    一切再次安静下来,小颖没有醒过来,不过轻轻的扭动了-下胯部,似乎潜

    意识里想躲避后面那根丑陋肮脏的东西,只是小颖虽然扭动了几下臀部,但是最

    终臀部还是在原地不动,只是原地扭动了几下而已。

    等一切安静下来后,父亲腰部再次发力,不过这次父亲貌似学聪明了,他不

    再勇往直前,而是改变了策略。

    他此时只插入半个龟头,他保持半爹龟头插入的深度不动,之后开始轻轻的

    挺动胯部,让龟头开始在小颖的两片阴唇中间不断的波动。

    这种以退为进的方法果然奏效,随着父亲的慢慢挺动,给了小颖身体一个适

    应和接纳的过程,同时小颖的阴道受了刺激,开始分泌出粘液,给两个接触的性

    器增加了-丝润滑。

    父亲以退为进,一边轻轻的抽送,一边慢慢的深入,当小颖的阴道被撑到最

    大的时候,父亲的龟头最宽广的部位也插入到了小颖阴道口。

    成败在此一举,父亲此时压制住内心的焦急,也极力忍受著小颖阴道口给自

    己带来的快感,也忍受经自己身体欲罢不能要快速插入的欲望。

    没有任何的声响发出,父亲再次用力后,小颖撑到最大的阴道口开始慢慢的

    回缩,不因为別的,因为父亲龟头最宽广的部分已经进入了。小颖的阴道口被撑

    到最大后,就快速回缩包裹住了龟头后面接连接着的冠状沟。

    「哦……」

    父亲轻轻的送了一口气,罕见的把视线挪离小颖的脸颊,仰头向空气中吐出

    一日浊气,终于进入了,而且没有惊醒小颖,这个过程缓慢而艰巨。但是最后他

    还是成功了。

    当父亲的龟头慢慢进入小颖的时候,小颖虽然熟睡,但是眉头微徽皱起,当

    父亲的龟头终于插入了,小颖的眉毛才再次的舒缓。

    此时的小颖轻轻挪动了一下双腿,自己下体插入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异物,影

    响了她的睡眠,但是她移动了几下双腿,扭动了几下屁股后,就被浓浓的睡意再

    次催眠。

    如果是换做以前的小颖。估计父亲给她口交的时候,她就会醒过来了。

    但是小颖自从大脑受到药物的刺激后,就变得非常的嗜睡,而且睡觉很沉,

    除非很大的声响,或者巨大的身体刺激,否则她真的不愿意醒过来。

    父亲把龟头插入后,闭眼享受了一会龟头被自己心爱儿媳阴道包裹的快感,

    同时也是再给小颖时间在睡梦中去适应,当小颖再次安静下来之后,父亲开始轻

    轻的抽送,以退为进,再次慢慢的插入,只是当父亲插入一半之后,就无法再插

    入了,因为小颖的臀部与床边有一段距离,父亲站在床下。不可避免的与小颖的

    臀瓣无法亲密接触,所以父亲插入一半的阴茎后,就无法继续深入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插入一半比全部插入,带给小颖的刺激小一些,以便於

    父亲能够顺利完成「偷香」的计划。

    插入一半后,父亲就开始轻轻的抽送。不像以前那种疯狂的抽送和碰撞,父

    亲一边看着小颖的脸,一边看自己的下半身,每次抽送的时候,他都让自己尽量

    不发出声音,让自己的双腿不与床边碰撞。

    整个房间非常安静,整个房间里只有「吧唧吧唧吧唧……」

    的淫水声,那是父亲的阴茎在小颖阴道中不断抽送的声音。还有父亲轻轻的

    呼吸声,父亲虽然此时呼吸很粗,但是呼吸的很轻很轻。

    「嗯嗯嗯……」,睡梦中的小颖不由得开始发出一声声轻轻的梦呓和呻吟,

    她的臀部轻轻的晃动,不过晃动的很小很小,凡乎可以忽略不计,小颖或许认为

    自己在做着一个春梦,整个性爱的过程很安静,或许这是目前为止,父亲和小颖

    之间最最安静的一次性爱,父亲偷香、偷奸的计划,这个时候已经算是成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