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3)(快刀斩乱麻版)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世界的中心

    字数:3530

    原作者笔下的男主极其擅长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第三结局应该是由幕后走

    向前台的结局,可能是最坐实题目的结局。

    所以写个嘴炮版结局,嘲讽一下父亲和女主的虚伪,冷冰霜的莫名其妙,但

    最后同样会坐实题目,因为从女主的种种表现以及第二结局,我认为,不管发生

    什么事情,除非父亲和女主有一个人死了,不然两人的关系绝对断不了。可能要

    根据第三结局写接下来的,我的结局到后面会更严重。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3)快刀斩乱麻版

    王锦程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没有灵魂出窍那段),昏迷中父亲和妻子半年

    内的种种往事在他脑中重演,他蓦然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做什么实质的事,没有

    第一次的春药加速,曲颖最终还是会敞开门户,她自己都承认了。

    假如由曲颖跨出了那一步,他所看到的录像将不会是接近无声,「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更爱你」之类的话会充斥所有录像吧。

    至于创造机会,我创造机会给你自杀,你怎么不自杀呢?第一次被强奸就算

    了,那紧接着的第二次算什么?误食春药那次也算了,表现出来的伤心,恐慌,

    后悔,紧接着马上留宿小岛又算什么?

    迷迷糊糊之中,王锦程渐渐清醒,还未睁开眼睛之前,他就听到了曲颖在一

    旁述说着两人从认识到相爱到结婚以及出轨前的种种,王锦程不知道曲颖现在的

    心理状态,但他却怒火中烧,他蓦然睁开眼睛,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住口!」

    床边的两人见到王锦程醒了,一时之间顾不上怒火中烧的王锦程,立刻叫来

    医生。

    医生检查了一番之后,说道:「没什么危险了,现在就需要静养!不要生这

    么大气。」然后就走了。

    剩下两个站着的人立刻由喜转忧,那一句「住口」充分表达了王锦程现在的

    心情。

    王锦程开口打破了沉默,「最不该留下的就是你们两个吧!」语气平静了,

    但心中的怒火依旧燃烧。

    两人听了都是一愣,但都没有离开。

    「也好,再没有其他人来之前,我先把话说完吧!」

    两人开始紧张,接下来就是面对「裁决」的时候了。

    「出院以后我们就去办离婚。然后……」

    曲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听到这个「判决」,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

    来。

    「祝你们幸福!」

    本想劝自己儿子不要离婚的父亲话没说出口,被这一句嘲讽说愣了。旁边的

    曲颖同样因为这句话愣了。

    本以为会是「你们去死吧」,「滚吧!奸夫淫妇」之类的,但却是儿子祝福

    自己的妻子和父亲幸福,多么讽刺,多么荒唐。

    曲颖忍不住哭了出来,「呜呜呜……」,父亲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这一句话,

    病房中只剩下曲颖的哭声。

    眼泪,王锦程想起之前曲颖在电话中哭过一次,然后有了所谓的最后一次,

    误食春药后又哭,还下跪,接着又发生了主动留下被强,然后遗憾地表达我爱你,

    但我不能爱你的自欺欺人的态度,最后情意绵绵地表达我爱你,我是愿意和你长

    相厮守的。王锦程突然觉得曲颖的眼泪是如此的虚伪。

    「不要再哭了,你记得你那次在电话里哭么?我忘了你的生日,你忘了有我

    这个人吧?我忘记了,你过得更开心了吧!」

    两人不知道王锦程已经知道那天的梅开三度,但曲颖哭得更伤心了,父亲也

    更羞愧了。

    「还有上次你哭给我看,然后你们就结婚了,这一次,以后我有了弟弟

    妹妹不必通知我。」

    「锦城。」父亲听到儿子的无情嘲讽,曲颖的伤心欲绝,忍不住想要劝自己

    的儿子不要再说了。

    「哦,不好意思,她现在只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但却是你实质上的妻子,我

    怎么给忘了呢?」王锦程笑着看向父亲。

    你是要袒护你的妻子么?还是你还记得她是你的儿媳?要来劝架?

    儿子再次的嘲讽将父亲未说出口的话又顶了回去。

    曲颖听到王锦程的嘲讽,她终于确定王锦程上次的反常就是知道了,只是一

    直没说,「老公这次是试探吧,故意说要出差来试探,看看我是否真的悔改,我

    怎么这么笨!」曲颖在心中责怪自己,同时她也知道因为自己的不坚定真的导致

    了自己每哭一次,结果都更严重。

    王锦程的嘲讽似乎也停不下来了,他要将一直以来的怒气释放出来,虽说伤

    痛已经造成,这次发泄有什么效果他不知道,但他现在只想发泄出来。

    「你们有没有想过我怎么偏偏在那个时候出现?而且是在房里!」

    两人听了突然一愣,因为愧疚,羞愧,后悔等等情绪,两人一直没有仔细去

    思考王锦程出现在房间内的奇怪时机。现在王锦程提出来,才意识到,他为什么

    一开始不出来阻止?

    「我因为病,几乎性无能了,你们做就做吧,起码不会导致离婚,至少一开

    始我是这么想的!」

    曲颖也停止了哭泣,两人的思绪极其混乱,但还是听懂了王锦程默许了两个

    人的交媾,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知道得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早。

    「老木逢春,不知足,要爱啊!」

    父亲听到这句嘲讽,羞愧地低下了头。儿子说的没错,都已经干了儿媳了,

    不满足,希望儿媳爱自己。

    然后猛地抬头说:「都是我的错,锦程你原谅小颖吧!」

    「不,我的错,是我——」

    「当然了!你更不可理喻!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只要你精神不出轨,我就能

    原谅你,记得吗?」王锦程看向曲颖。

    两人再次沉默下来,但曲颖的眼泪又开始流下来。

    「性爱,没有爱怎么行呢?事情发生了,你觉得不应该,但你觉得不应该的

    居然是没有爱怎么能有性呢?于是不应该发生的性交升级成了不应该发生的性爱。

    你认为这样就合理了?」

    两人听了王锦程的话,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之前不出现,而是在两人决定

    「结婚」之后出现。然而,两人都不可思议地冒出了「若一直都是机械般性交的

    话,说不定两人能一直持续下去」的想法,很快两人就立刻驱散了这个想法,羞

    愧等想法再次将两人填满。

    「锦程,我对不起你,但我爱的是你。」

    「亏你还说得出口。」王锦程再次打断了曲颖的话,「你不是已经许诺来生

    了么?而且你为什么要答应穿上婚纱,这个难道不应该就算是遗愿也不能满足的

    要求么?这样还不算精神出轨算什么?你居然还说爱的是我!」

    曲颖想起自己被父亲挽留的时候,的确说了来生,也的确穿上了婚纱,心里

    也算是承认了自己是父亲的妻子。

    还未等她做出解释,王锦程接着说:「来生啊!是不是意味着时光倒流到我

    带你见父母的时候,你就准备和我分手然后拆散我父母呢?」

    「锦程,你这说的什么话!」父亲听了这话,立即指责道,似乎忘记了自己

    拆散了儿子和儿媳。

    王锦程看向父亲,「那在我结婚之前,你爱不爱她呢?你呢?」

    「我只是想满足……满足……」曲颖说不出口,更不知道该怎么说。

    王锦程的反问让父亲和曲颖无所适从,但两人的想法却不一样。父亲的确一

    开始就爱上了曲颖,妻子在的时候还没什么影响,妻子死后,他之所以搬过来,

    照顾孙子肯定是一部分,但另一部分就是希望能离自己所爱的人近一些,所以他

    把握住儿子几乎丧失性能力的契机,用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服了自己,虽说这理由

    没有彻底说服儿媳,但也打开了通往天堂的路,然后在儿子的暗助,儿媳的饥渴

    之下征服了儿媳。曲颖不同,和王锦程相爱,直到结婚都没有发生肌肤之亲,两

    人,爱过。最起码在乱伦之前,她对王锦程的爱是高于一切的。或许她一开始也

    爱上了公公,但王锦程近水楼台,而后公公更加「近水楼台」,如今公公在曲颖

    心中的份量也不低了。

    「哼!」王锦程哼笑了一声,「如果你们当时就相爱,那恭喜了,你们很快

    就可以长相厮守了。」

    本来已经无地自容的两人听到这话之后没有更加羞愧,而是突然涌上一丝欣

    喜,然后两人迫使自己更加愧疚。

    「若是你们一开始并不爱对方。」然后看向父亲,「你,真是个好父亲。」

    父亲知道儿子是想说自己只是好色,但他现在总不能立即反驳说自己一开始

    就爱上儿媳吧。

    「你。」接着看向曲颖,「半年之内你为他穿上婚纱,他给了你什么?」

    曲颖的眼泪更加汹涌地流了出来,事到如今她已经无法否认自己对公公的爱,

    更无法否认这爱的来源是因为性,公公给自己的性让自己在和他性爱时几乎任其

    摆布,也是因为性,当然还有爱,让自己为他穿上了婚纱,承认了自己愿意做他

    的妻子。

    「所以不要等来生了,来生了,她,可能不会这么漂亮了。」王锦程先对父

    亲说道。

    然后又对曲颖说:「来生了,他,可能没有那么大了!」

    两人听了无言以对,无地自容,「如果不是曲颖(我)那么漂亮,我(公公)

    会和我发生关系么?如果不是我(公公)性能力极强,小颖(我)会和他发生关

    系么?」两人思考着,这不是无意义的假设,特别是第二项,王锦程丧失性能力,

    两人乱伦,若父亲也早就年老无力了呢?

    曲颖想到以前没有性,自己和王锦程一样相爱,如今,自己成了一个极度饥

    渴的人,因为性爱上了别人,「我是不是一开始就爱上了公公,而因为他的性能

    力而更爱他了呢?」对于这个想法的突然冒出,曲颖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似乎正

    在琢磨自己现在到底更爱谁。

    父亲希望曲颖爱自己,但其实他并不希望是因为性能力而使得曲颖爱自己,

    如今儿子说了出来,愧疚似乎慢慢变成恼羞成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