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60)同人改编暖心版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第6章问情

    我们执着于记忆,觉得它定义了我们,但是定义我们的,是我们的行为。

    ——士郎正宗

    (一)决定

    看完了小颖的日志,我的精神大好。下班后愉快的再次走进了健身房,锻炼

    了个痛快淋漓。全身通透的大汗,感觉是把体内的不洁之物全部带出体外,甚至

    是思想上的不痛快,也一并泄出,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

    回家后,晚饭早就已经做好了。而且,今天的晚餐,摆满整张桌子,看上去

    十分丰盛,而小颖和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等着我。我看了他们一眼,似乎气氛有些

    凝重,感觉在我回来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哇,今天又是怎么啦?这么多好吃的,又要过节啦。」我大声的说着,想

    调节一下家里的气氛。

    「老公,爸爸又想搬出去了。」我开口说完之后,小颖立即接过我的话茬,

    并立即让我明白了在我回来之前,父亲和小颖谈话的大致内容。

    「又怎么啦,爸,是我们哪里没做好吗?」我虽然感到奇怪,但是也感觉

    到,这个决定是父亲经历了厨房事件之后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所以,虽然感到

    奇怪,但是并不觉得诧异,我愣了一下之后问道。

    「也不是想马上就搬出去。」父亲回答道。

    「来,锦城,我们爷俩很久没一起喝酒了,今天我们喝个痛快,边喝边聊

    吧。」父亲一边打开一瓶白酒,一边让我和小颖坐到餐桌椅子上。

    「锦城,我到你这里来了这么久了,也经历了一些事情。」父亲咂了口酒,

    慢慢的说了起来。我心想,可不是只经历了「一些」事情,而是经历了一些很

    「复杂」而又不可言说的事情。

    「前些日子,你和小颖怕我寂寞,劝我找个老伴。当时我老是觉得你妈还没

    离开我。她生前的时候,我没让她过上过好日子,总是心生愧疚。现在,我看你

    和小颖日子也过得甜甜蜜蜜,生活虽然算不上富有,但是也算得上是小康之家。

    我们老王家祖祖辈辈都是种庄稼的农民,何曾想过我的儿子有一天能过上这样的

    生活。我想,你妈如果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她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欣慰的。」父

    亲继续感慨的说着,我看到父亲眼中有着骄傲和满足的神情。而一旁的小颖,眼

    中已经溢满泪水。

    「本来呢,在老家,如果老伴走了,就很少有人去想着续弦或者改嫁。怕人

    说闲话,怕小辈们不同意。所以,上次你们劝我的时候,我也没同意。现在呀,

    时代不一样啦。」父亲和我碰了一下酒杯,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你看,前段时间我和那些老头老太太一起打拳,也了解到一些家长里短的

    事情。拳友里头就有两对儿,都是老伴过世后走到一起的,还有一对儿是离婚之

    后重新组合的,我看到他们生活在一起,不是一样很开心、很幸福嘛。所以呢,

    我想,再找个老伴也不是什么坏事。我自己的生活圈子毕竟有限,也接触不到太

    多人,如果你和小颖觉得有合适的,就给我介绍一下,我想你们不会反对吧。」

    原来父亲是想找个老伴。

    「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反对呢,是吧,小颖?」我望了小颖一眼。

    「是啊,爸,这本来就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想法,我们肯定会支持的。只是你

    找老伴,为什么非要搬出去住呢?家里稍微整理一下,再住一个人肯定没有问题

    的。如果确实觉得房子小了些,我和锦城就再买个大些的房子,到时候我们搬进

    去就是了。这些年房价越来越高,我和锦城也早就商量过买房子的事了。」小颖

    一边问父亲,一边说着我们的想法。其实,我想小颖一定明白父亲的意思,他也

    怕两人长期住在一个屋子里,到时候又忍不住做出苟且之事,对我和家庭造成进

    一步的伤害。只不过,在我面前,小颖必须表现得正常和理智。

    「就是。我和小颖一直也想趁现在房价还不算很高的时候,买个大点儿的房

    子。你一个人住到外面,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和小颖两个可就后悔都来

    不及了。更何况,我们现在的房子,再加一个人也肯定够住的。」其实,我也知

    道,父亲的决定,是解决目前问题的一个可行办法,但是我还是继续劝说着,因

    为对老年人的安全照顾,也确实是个难题。

    「锦城,你放心吧。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我们老年人有老年人的生

    活,我也知道,现在城里大多数年轻人和父母都是分开住的。你们想孝顺我,我

    心里很感激,但是也不能因为我,影响你们两个的小日子。何况我现在年纪也不

    算很大,做事也不是毛头小伙子了,知道照顾好自己。而且我也没说现在就搬出

    去,等找到老伴之后再搬吧,到时候两个人互相照应,应该不会有危险的。」父

    亲说得异常坚决。看来这个决定,就是在小颖走了之后,父亲摸着额头的伤疤痛

    定思痛作出的最后决定。

    「既然你态度这么坚决,那我们支持你的决定。」我拍了拍小颖的手,征询

    了一下她的意见。

    「那好吧。」看到父亲坚决的态度,小颖也同意了父亲的想法。

    我想过让小颖和父亲多接触,以便磨练他们的意志力,可是如果再次出现前

    天那样的事情,我总不可能每次都阻止吧。这样做的结果,就算是傻子都知道是

    怎么回事。一旦小颖和父亲猜出了我早就知道他们的苟且之事,事情将如何发展,

    我真的不敢想象。

    我对小颖和父亲之间的过多接触也开始感到纠结和害怕,我不能继续冒险,

    也不敢继续冒险。所以,我冷静而理智的接受了父亲的建议。我不知道到目前为

    止,小颖对与父亲之间状况的准确态度。是纠结,是留恋,还是决绝。也许,都

    有一点吧。

    「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帮我物色一下吧。只要你们觉得合适就行,老来伴,

    老来伴,只要有个伴,我也就知足了。」父亲最后说。

    我仔细端详着父亲。因为前几天的事,父亲的精神又有些萎靡,神情又变得

    憔悴了,脸上的皱纹好像变得更深了。虽然父亲只是个憨厚的农民,但是他凭直

    觉一样能作出理智的判断。世界上没几个人做得了柳下惠,因为大家都不是圣人。

    不知哪位名人说过,世界上没有不怕死的人,但是人人都有不怕死的时候。当我

    们害怕恐惧的时候,至少我们可以选择远离恐惧。父亲现在正在做的,就是逼迫

    自己远离恐惧,远离欲望。他想用这种远离,来斩断对美丽儿媳的不伦执念。

    (二)巧遇

    第二天上班之后,在公司开完了干部会议之后,我趁机给几个年长一些的同

    事说了一下父亲的事。他们一听说我父亲想找个老伴,都显得非常有兴趣。我在

    想,一来呢,我们中国的很多老年人,天生喜欢当月老(只是千万不要再做像我

    这样的月老),看到自己促成的姻缘,就感到特别高兴。二来呢,我在公司也算

    个不大不小的官,如果他们能帮我解决父亲的问题,就能进一步的拉近与我之间

    的关系,对自己的工作,说不定也有帮助——但愿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无论如何,只要能帮助父亲找到适合的人选,也算是了了我和父亲的一桩心愿。

    你还别说,一个星期之后就有好消息传来。公司工会主席来到我办公室,对

    我说公司有个年纪5的保洁张阿姨,前几年老公过世。由于自己没有儿子,只

    有一个独女,在农村的家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所以她就来到女儿打工的城市,

    和女儿住在一起。因为文化程度不高,也没什么其他技能,就在公司大楼里做保

    洁服务工作。工会主席说,这位张阿姨的工作做得很好,农村妇女的勤劳、朴实

    在她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人也长得还算不错。我对她说了你父亲的情况以后,

    她也表示可以考虑,现在就看你的意思了。我一听,那当然可以接触一下啦。两

    人的年龄、经历都差不多,父亲应该不会有太大意见吧。

    晚上回家后,我就把工会主席介绍的情况,详细的对父亲和小颖说了。

    「可以。」父亲想都没想就说,「你们觉得可以就行,我没有意见。」看到

    父亲如此爽快的答应,我在想,估计父亲现在只要是个女人,大概他都会答应吧。

    他现在的心里,只是想着赶快找个借口离开家,躲进自己封闭的世界里。

    我看了看小颖,她似乎想对父亲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她看了我几眼,

    好像想对我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也什么都没说。小颖也明白,这样的分离,是这

    个家庭必然的选择。此时的她,最应该做的,就是什么都别说,什么都不能说。

    几天之后,经工会主席牵线搭桥,两家人相约在一家餐厅见面。张阿姨带着

    她女儿一起过来,我和小颖陪父亲一起过来。看来双方的亲属,都很想亲眼看看

    对方的具体情况。

    「咦,是你?」甫一见面,父亲和张阿姨同时发出惊呼。

    「怎么,你们认识?」我和小颖诧异的向父亲问道。

    「我们在一起打过太极拳。」父亲和张阿姨再次同时回答,然后互相对视一

    眼,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下气氛就热闹起来了。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待张阿姨和她女儿坐定之后,我赶紧好奇的问道,

    小颖也紧紧挨着我,看着父亲和张阿姨。

    「是这样的。」父亲一看大家兴趣比较高,就搓了搓手,把这段时间以来,

    在小区打太极拳中间发生的一些事情和我们介绍起来。

    原来,张阿姨和她女儿租住的地方是单体公寓式住宅,公寓里面是没有小区

    的。而张阿姨和父亲一样,也没什么其他爱好,下班之后就显得很无聊。她女儿

    就劝她,学学城里的那些大妈,跳跳广场舞吧。但是公寓周边也没个跳广场舞的

    地方,她们就把目光转到公寓旁边的带广场的小区,而我们住的小区刚好与她们

    的公寓一街之隔,因此张阿姨就经常到我们这个小区来看看、走走,看能不能找

    到一些志同道合的姐妹。

    结果,我们小区里大的空地也不多,跳广场舞的没有,倒是打太极拳的,跑

    步的还比较多。张阿姨一看,每天的保洁工作还是比较累,那就不如打打太极拳,

    动作比较慢,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打发时间,还可以认识一些新朋友,找人

    说说话,逗个乐。这种活动,对于老年人来说,还是很适合的。

    就这样,好巧不巧的,父亲和张阿姨居然参加了同一支太极拳队伍。而且,

    因为两人都是来自农村,平时缺乏这方面的培养,太极拳都打得不好,动作不协

    调,老是被其他的老哥哥老姐姐善意的嘲笑。因此,互相之间的印象还比较深刻。

    只不过,父亲不知道张阿姨在我所在的单位上班,张阿姨就更不知道我这个王经

    理就是父亲的儿子。今天这么一见面,一下子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我和小颖,以及张阿姨的女儿一听完,感觉这世界还真是小。看来,对于父

    亲和张阿姨,说不定还真是个好姻缘呢。我和小颖对望一眼,都觉得是个不错的

    选择。看得出来,张阿姨的女儿,对于母亲和我父亲之间的交往,也是持赞成态

    度的。

    听完父亲和张阿姨你一言我一语的介绍后,我们就开始吃饭、喝酒,大家都

    比较高兴,气氛也比较热烈,看来父亲和张阿姨对彼此也非常认可,这样我就比

    较放心了。

    而且客观来说,张阿姨虽然已经5了,但是除了皮肤稍黑一些,身材也不

    错,容貌都还是过得去。如果倒退3年,说不定也是个不乏追求者的大姑娘。

    吃饭的时候,我不时的观察小颖。

    小颖表现得很正常,她不时的给张阿姨和她的女儿夹菜,也间或适时的给我

    和父亲斟酒。还时不时的和张阿姨和她女儿说说话,问一些生活上的琐事,了解

    她们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她就像一个乖巧的儿媳妇关心丈夫的父亲未来的婚姻,

    没有任何尴尬和别扭。我不知道她此刻的想法,也许,小颖已经坚定了自己的信

    心,已经作好了面对家里没有父亲之后的一切准备。也许,也许吧。

    不知不觉中,饭局接近尾声。

    「要不这样吧,」在饭局最后,我大声说,「既然张阿姨和父亲都已经这么

    熟了,我看你们也还谈得来。今后双方之间可以多见见面,增进了解。刚好张阿

    姨和我在一个单位上班,有需要的话,可以坐我的车一起到家里坐坐,你们意下

    如何?」

    张阿姨看了父亲一眼,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父亲看了一下我和小颖,点了点

    头,表示赞同。

    回家之后,父亲表现得很开心,不断的提到他和张阿姨之间的一些趣事,兴

    奋之情溢于言表。我和小颖倒是没怎么插得进话,就这么一直看着父亲激动的讲

    述着前些天和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虽然,有些话他已经讲了好几遍。

    只是,当父亲准备休息,打开卧室进门的那一刻,我看到父亲的脸色从兴奋

    一瞬间变成淡然,一直挺直的脊背明显的松懈了下去。我知道,父亲和张阿姨的

    认识过程、乃至与她的巧遇都是真的,但父亲过于夸张的表现,却是表演给我们

    看的。我能看出,小颖一定也能看出。

    然而,对于双方的进一步接触和了解,父亲和张阿姨都是愿意的。父亲是有

    心在推动,张阿姨是用心在推动。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阿姨时不时来家里坐坐,帮小颖做做晚饭,帮父亲收拾

    收拾屋子,拉近和小颖的距离,增进

    和父亲之间的了解。父亲也非常配合,偶尔

    到张阿姨住的公寓,和张阿姨一起散散步,聊聊天,很是有些黄昏恋的感觉。

    随着双发接触和感情的热络,父亲觉得交往得也差不多了,就和张阿姨交换

    了一下住到一起的想法,张阿姨也没反对,看来她对父亲是非常满意的。

    「锦城,你看我和张阿姨已经交往了这么久了,也该有个结果了。我和张阿

    姨商量了,她也觉得江心岛那个地方不错,很适合老年人在那里生活。其实你也

    知道,我和张阿姨本来也不是很喜欢打太极,只是想打发一下空虚无聊的时间。

    再加上我们和城里的老年人喜好也不太一样,也没多少共同话题。我和你张阿姨

    在生活上倒是有很多共同点,到了江心岛,绝对不会觉得寂寞无聊。」一天下班

    回家后,父亲郑重其事的对我说。「你看,你能不能和你那位同学再说一下,再

    把我介绍到江心岛工作?」

    我看了看父亲热切的眼光,看来他是铁了心想尽快离开家,躲到远远的地方,

    去追寻自己的世外桃源。

    「那好吧,我再找老同学试试看。」我对父亲说道。第二天,我就打通了大

    学同学「骚噶」的电话。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骚噶」爽快的答应了我的要求,

    只是提醒我不要再出现上次那样的事,我连声说好。有熟人在,办事就是方便啦。

    小颖看到这段时间父亲和张阿姨之间的进展,既没有表现得很关心,也没有

    不闻不问。当听说父亲想和张阿姨一起搬到江心岛的时候,也只是提醒父亲要注

    意安全。

    晚上睡觉之前,小颖用手机把父亲和张阿姨之间的事对岳父岳母也说了,两

    位老人在惊讶父亲和张阿姨的巧遇之余,也表现得非常开心和支持,并且说哪天

    大家一起聚一聚,见见面,顺便商量一下他们的婚事。自从有了浩浩之后,家里

    好些年都没有喜事了,这次一定要热热闹闹的办一下,好好祝福一下他们。

    对于岳父岳母的提议,我也觉得有必要。是啊,这几年,除了生浩浩是件大

    喜事,还有什么事值得庆祝的呢?至于小颖,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应该是

    支持的吧。

    过了几天,我和小颖与父亲和张阿姨合计了一下,把婚事定在下月初六,离

    现在还有三个星期,老年人的婚礼也不需要大操大办,我们在城里也没有亲戚,

    准备的时间是足够了。

    (三)问情

    对于父亲的再次离家,小颖应该是有心里准备的,正如她自己正在做的改变

    一样,父亲也想改变。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两人的分离来得比想象中更快。

    在较短的时间里,我一点儿都不担心小颖和父亲会再次发生苟且之事。我相

    信,当我告诉小颖我在梦里看到她出轨的情景,对她而言绝对是一种强大的心理

    震撼,这种极强的警示,短时间内会有效消解她和父亲的欲望。

    只是,随着父亲婚期的慢慢临近,我发现小颖出现了以往从未有过的焦躁和

    不安。晚上睡觉的时候,小颖经常辗转反侧。有几次甚至坐起身子,思虑良久,

    又慢慢躺下。虽然为避免碰醒我,小颖的动作很小,但是我依然觉察到她的异样。

    还有几次,小颖等我睡着之后,偷偷起身坐到电脑前,偷偷打开她的日志,似乎

    是想写些什么,但是都是等了很久,却没有写出一个字。我在想,小颖应该是在

    做一个什么重大决定,只是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

    我不知道小颖要做关于什么的决定,我只是隐约觉得这个决定和我们今后的

    生活紧密相关。

    「老公,想向你请教个问题。」离父亲的婚期还剩一周的时候,我和小颖各

    自在床上看着手机,小颖突然问我。

    「呵呵,问就问呗,还用上请教了。」我愣了一下,调侃着说。

    「真的是请教。」小颖把头靠上我的肩膀,「是帮助我一个闺蜜来请教。」

    「闺蜜?她碰到什么事需要请教?」我不禁有些诧异的问。

    「嗯,这个事情有些难以启齿,我那闺蜜也不好对其他人讲。只是因为这件

    事长时间的憋在心里,太过难受,所以前天才犹犹豫豫的对我说了。」小颖幽幽

    的说。

    「难以启齿?这么严重吗?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我赶紧问道。

    「是这样的,这个闺蜜前天对我说,最近她出轨了。」小颖终于把难以启齿

    的事对我说了出来。

    「啊?出轨呀,那她老公知道吗?」我也没多想,继续问道。

    「她老公还不知道,但是她害怕她老公迟早知道。」小颖继续说着,「她说

    她爱着丈夫,爱着女儿,爱着家庭。如果长此以往,一定会东窗事发,她爱着的

    一切都会随风消逝。她很自责和愧疚,觉得伤害了她老公,对不起她老公。但是

    这种事情又不能对外人说,心里憋了很久,也折磨了很久,估计实在是憋得太难

    受了,前天才找到我倾诉。」

    「既然她自责、愧疚、害怕,那就赶快停止这个危险的行为呀。」我不以为

    然的说道。

    「她早就想停止这个危险游戏了,但是总是因为种种原因停止不下来。听她

    说,她的出轨对象,性能力特别强,每次都给她带来特别强烈的刺激,她每次想

    停下来的时候,结果都变成了另一次的享受。」小颖继续说。

    性能力特别强?我浑身打了个激灵。

    我突然意识到,小颖这说的不是她闺蜜,而是说的她自己!

    「那你没问她一下,她停止不下来的原因在哪里?」我的心怦怦直跳,还来

    不及思考其他的东西,赶忙问道。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她。她说,自从第一次之后,她非常恐慌和不安,觉得

    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和家庭,自己从此之后不再纯洁了,不再是原来丈夫心中完美

    的妻子了,心里充满了自责和愧疚,她决心断了这种不伦行为。可是当她再次面

    对那种偷情的不伦诱惑的时候,欲望却往往战胜了理智。因为她说,既然已经发

    生一次了,自己就已经不干净了。都是不纯洁,那一次和一百次又有什么区别呢?

    正是这样的心态,致使她在抉择的时候,一次次沉沦,一次次自责,不断放纵,

    不可自拔。」

    「她告诉我这些,也是想听听我是否有什么好的建议。但是你知道,对于这

    种事情,我只能是安慰她,叫她多想想她目前一切得来的不易,不要轻易失去。

    我对她说,我们都是女人,对女人出轨,可能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还不如问

    问男人吧。她当然不可能去问她老公,所以,我就只好回家问一下你,看看你有

    什么办法。」小颖一口气把她闺蜜的事情说完,然后看了我一眼,眼神躲闪了一

    下。

    小颖竟然以我意想不到的方式,实现了向我的求助。而这个求助的意义是什

    么,我想是不言自明的。小颖,你在欲望的深渊里苦思摆脱之道,曾经是那么孤

    独、无助!今天,你终于以一种令人无法想象的方式,达到了与心爱之人的心灵

    沟通。可以想象,在此之前,你经历了多少挣扎,经历了多少彷徨,又经历多少

    心理折磨。除了我这个老公,没有其他人能够体会。

    我突然想到,前几个月我刻意所做的改变,无论是性爱上的新花样、新刺激,

    还是爱情、亲情方面的温馨和温暖,都只是来自外部的调整,其作用只能是一时

    的。而解决来自内部的心魔,必须要与小颖进行心灵上的深入沟通,解决了心理

    问题,才是改变今后的根本。小颖,你并没有想浑浑噩噩的过下去,如果你只想

    继续沉沦,想的就应该是如何找到更好的偷情的办法、如何在偷情时不被我这个

    老公发现的方法。而你没有,你在诱惑面前还在苦苦寻觅抗击之道,虽然柔弱,

    但还在坚持!

    我感到了沉重的压力。我知道,这才是我改变我、小颖、父亲、儿子、岳父

    母今后生活的最最关键的时刻,是我实现新生活的最强决战!如果失败,万劫不

    复;一旦成功,春暖花开!

    我静静的看着小颖,放飞我的思想,仔细寻找可以回答她的答案。

    「那么,你觉得你闺蜜没能战胜欲望的原因,是她觉得自己不再纯洁了,多

    一次和少一次没什么区别吗?」我问道。

    「应该是吧。」小颖迟疑而又坚定的说。

    「每一个数字,都有它存在的意义,也代表着它存在的意义。不管是,

    还是,亦或是」。我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为什么,难道不是从到才是质变么?」小颖有些疑惑的问道。

    「要说明这个问题,就有点儿复杂,这首先涉及到的是人性中善与恶的问题,

    属于哲学范畴了。」我故作轻松的一笑,继续说道。

    「我先简单说一说我国古代思想家们对人性的看法吧,主要谈谈儒家思想的

    观点。因为解决了对人性的看法,就是解决了每个人对自己的看法,明白了自己,

    了解了自己,你闺蜜自然懂得如何选择。」

    「孔子和孟子认为人性本善,人人生而就有善良的本性,试图以道德的力量

    来约束人的行为,虽然培养出了众多的正人君子,却也导致了虚伪遍地,小人辈

    出,因为他们忽略了人性中恶的巨大破坏力,这些恶,不能光靠道德的约束,还

    需要靠制度来规范。因此,他们虽然都成了圣人,但是在他们所处的时代,他们

    的思想却无人问津,终究落得如丧家之犬。」

    「孔孟之后的第一大儒,当然就是荀子了。他和孔孟刚好相反,他虽然没说

    人性本恶,但是他承认人性中」恶「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他的学生韩非子在他的

    基础上,狠狠撕开了人性中所谓」善「温情脉脉的面纱,将父子、夫妻、亲人和

    朋友之间的关系,都变成了赤裸裸、血淋淋的利害和算计,没有半点美丽和温馨,

    令人不寒而栗,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其真实的存在。在他眼里,人性如此丑陋,

    需要用铁血律法来限制,也因此,他成为了法家思想的最主要代表人物。然而人

    性是否真的如此丑陋,却需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而对现在的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妇女影响最大的大儒,恐怕要算是朱熹这

    个圣人了。他最主要的成就是理学思想,你们女人受害最深的就是他强化出来的」

    三纲五常「了,提倡夫死妻不能改嫁,毒害了太多善良的女性。他提倡」存天理,

    灭人欲「,将无数男男女女从人间推向地狱,而他自己却一边享受着老婆的温馨,

    另一边还纳尼为妾,不愿意灭自己的人欲,却要求别人灭人欲,表

    里不一。」

    「到了明朝,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改变了这一点,他叫王阳明。他在朱熹理学

    思想的基础上,悟出了天理即人欲,开创了儒家心学一派。简单来说,就是

    世界上的法则与人的各种欲望密切相关、不可分离。法则要基于欲望,欲望也要

    遵循法则。他提出了知行合一的观点,他的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

    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的心学四诀,流传千古,至今不衰。」

    我结束了对人性善恶的长篇大论,再次静静的看着小颖。

    「那老公你觉得谁的思想是正确的呢?」小颖听了我的长篇大论之后,显得

    兴趣十足,一脸兴奋的继续追问,似乎想从中找到答案。

    「你觉得谁的思想更准确?」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小颖。

    「我觉得王阳明的思想比较符合人性。」小颖想了一下回答道。「前面几个

    所谓圣人,说的都是圣人才能做到的,只有王阳明说的,却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比如他说到的要知行合一、要知善知恶,要为善去恶」。

    「这样吧,让我们再回到刚才你闺蜜提出的、和的

    问题,我估计这是你们女人最纠结的问题吧。」我没有立即赞同小颖的观点,也

    没有马上否定她的观点,把话题转回到她闺蜜、其实也就是小颖自己最关心的事

    情上来。

    「还是以讲故事的方式来说吧,不然听起来太枯燥无趣。」我笑了一下继续

    说。

    「好啊,我喜欢听你讲故事。」说完,小颖把头靠向我肩膀。

    「先说说包青天。当包拯第一次为民申冤的时候,他实现了从到

    的质变,但是你觉得会有人说他是包青天么?」我问道。

    「应该不会吧,顶多是有人会喊青天大老爷,但是不会把青天作为

    包拯专用。」小颖回答。

    「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看到小颖如此回答,我觉得有些高兴。

    「但是随着包拯一次次的救民于水火之中,渐渐的,包拯就变成了包青

    天。至于是从哪一次开始,包拯变成了包青天,我们不得而知。但

    是,可以肯定的是,从到后来的每一个数字,5也好,

    也罢,都促成了包拯到包青天的蜕变,我们唯一不知道的,是到底是哪

    个数字,也许是2,也许是,谁能保证呢。」我说完了包拯的故

    事,然后看看小颖的反应。

    小颖思索着我说的话,「嗯,好像有些道理。」

    「再来说说潘金莲吧。」我话锋再次一转,继续对小颖说。

    「潘金莲?」小颖诧异的问道。

    「是的,潘金莲。」我盯着小颖的眼睛,坚定的继续说,「虽然潘金莲是个

    众所周知的淫妇,但是其实潘金莲和包拯在、和的变化

    中,其实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小颖不禁有些惊异。

    「是的,一样的。」

    「当武大媳妇儿第一次和西门庆勾搭成奸的时候,她实现了从到

    的质变,你觉得会有人说她是现在大家不耻提起的名字潘金莲么?」

    「应该不会,据我所知,那时候女人好像都没名字吧,都是用的夫家的姓氏

    代替。」小颖突然气恼的打了我一拳,「可恶的男权社会。」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我笑了一下。

    「但是随着她和西门庆的秽行越来越多的时候,渐渐的,她就变成了潘金

    莲,这个时候,人们不再愿意提武大的名字,因为人们不愿意虽然懦弱、但是

    善良的武大继续受到伤害。」

    「至于是从哪一次开始,武大媳妇儿变成了潘金莲,我们不得而知。但

    是,可以肯定的是,从到后来的每一个数字,每一个伤害武大的淫浪丑行,

    都促成了从武大媳妇儿到潘金莲的蜕变。这些数字,都有意义,它们每

    一个都起着重要的作用。」我讲完了我的故事,也提供了我的答案。

    「我好像明白了你的意思。」听完我的故事,小颖慢慢的说。

    「其实,可能你还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我又继续说道。

    「没明白?」小颖再次诧异。

    「是的。因为我觉得,站在女人的角度,可能还是会很在意那个第一次。」

    我决定要继续说完我想对小颖说的最重要的话。

    「女人始终会觉得第一次已经玷污了身体,心灵上终归会有愧疚,从而放不

    下过去,也就不容易斩断自己的从前,也无法面向未来。」

    「女人,当然也包括男人——我们执着于记忆,觉得它定义了我们,但是定

    义我们的,是我们的行为。」

    「不要执着于记忆,不要执着于过去,定义我们未来的,是我们未来的行为。」

    我给出了我的答案。

    小颖听完我的话,陷入沉思。

    「老公,我想,我知道怎么对我闺蜜说了。」良久之后,小颖抬起头看着我

    说,然后,又把头再次依偎在我胸前。

    「老公,以往我怎么没发现你有这个特长,还懂哲学呢。」小颖悠悠的说。

    「特长?我没有什么特别长,我只是每一样都长。」听了小颖的话,我居然

    想起了父亲的那特长的阴茎,愣了一下之后,然后故意调侃道。

    「你,你这个流氓!」小颖听明白了我的恶趣味,用手捶了我一下。

    「我说的是真的,老婆。」我抓住小颖的手,慢慢的说道,「我高考的时候,

    没有一门学科是全班最高,但是我是全班唯一一个所有科目都超过2分的人。

    所以,我真的没有特长,但是样样都长。」

    「谢谢你,老公,谢谢你给我闺蜜的建议,我明天就去对她讲,希望对她能

    有所帮助。」

    「傻瓜,谢什么,好好睡觉吧。」

    看着小颖慢慢合上双眼,我长舒一口气,也慢慢躺进被窝。

    小颖会作出什么选择呢,我心里充满了忐忑。

    梦终究会醒,不管是美梦,还是恶梦。

    ——舒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