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8)同人改编暖心版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第5章惊变

    我想把脸涂上厚厚的泥巴,不让人看到我的哀伤。

    迟子建

    (一)奔跑

    虽然日子过得还算惬意,但是我依然没有放松对小颖和父亲的监视。由于我

    下班后要去健身,笔记本电脑随身携带就不是很方便。因此,我又在电脑和手机

    上加装了软件,将电脑视频用直播的方式适时传向手机。而且,我还对小颖和父

    亲的手机进行了手机定位,以便了解他们的具体位置,防止他们脱离我的视线。

    象以往一样,下班后我慢跑至健身房(因为健身房这边不好停车,开车过去

    也就是来分钟,而且我的本意也是锻炼,所以到健身房我一般都是慢跑或走

    路过去)。

    今天健身房的人还挺多,热热闹闹的。照例,我先简单的热热身,再按照教

    练的要求,先做俯卧撑5个,仰卧起坐个,最后在跑步机上跑步2分

    钟,循环做几组。

    我先把手机与电脑连接起来,带上耳机,并点开了家中的视频。

    我边跑步,边看着手机视频。小颖家后,换了鞋子,挂好包之后,坐在沙

    发上稍稍休息了一下,就走进了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餐。与以往不一样的是,她

    没有换下工作装就开始准备做饭了。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小颖的工作装,多数

    都是比较性感的黑色女士紧身小西装,下身配黑色开叉及膝小短裙。不一会,父

    亲也家了,手里还提着一条大大的鲫鱼。

    「小颖,看我带什么来了?」父亲笑呵呵的对小颖说。

    「爸,怎么今天想起买鱼了?」小颖头看了一眼,笑着问了一声。

    「有个打太极拳拳友,平时也喜欢钓鱼,今天他运气好,钓了十几斤,给每

    个人都送了一条。你也知道,锦城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也需要补一补,我也就没

    有推辞,也拿了一条来。」父亲很兴奋的说,「待会儿我们一起来做,给锦城

    一个惊喜!」

    「爸,锦城身体好着呢……不过……补一下也好。」小颖说话的时候,脸上

    一阵羞红。两人目光碰撞了一下,又赶忙分开。我想,他们应该是想起了那天我

    和小颖在房间里的事情吧。

    随后,他们就各忙各的开始分工作。

    我一看,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就继续跑步。

    「你想干什么?」突然,一声巨大的吼声传了过来。我赶忙转头向身后看了

    过去,关闭手机,并顺便扯下耳机。只见一群人分成两部分,互相推搡,骂骂咧

    咧的,好像是要打架的样子。

    我赶忙从跑步机上下来,躲到一旁看看什么情况,免得愤怒的人不分青红皂

    白,把我也算成其中的一分子。

    我努力分辨着其中嘈杂的声音,终于大致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原来,和小颖

    碰到的非礼事件一样,大约是一个陪女朋友过来跑步的男的,也不知是有意还是

    无意,碰到了另一个练器械的女的的胸部。结果刚好被提前来接她的男朋友看到,

    这下事情就热闹了。(怎么和发生在小颖身上的事情差不多?妈的,看来有些男

    人就好这口。)

    我看了几分钟,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慢慢走到过道走廊,再次戴上耳机,打

    开手机,点开家里的视频。

    「轰!!!」我的脑袋一下炸开了!

    我看到了让我心碎的画面……

    不知什么时候,父亲竟然从后面紧紧搂着小颖的腰!小颖僵直的站在那里,

    身体一动不动。

    为什么变成这样,为什么变成这样?我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们难道不是已经

    正常了吗?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我的手因控制不住内心的翻江倒海,剧烈抖动着。

    「啪!」手机一下滑落,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赶忙去拣手机,却因为双手不停颤抖而不听使唤,几次都没有拣起。我稳

    了稳心神,执着的再次把手慢慢伸向手机,象是要抓住我即将逝去的生命。

    还好,手机没摔坏,屏幕也没碎,而令我心碎的画面却毫不留情的再次冲击

    我脆弱的大脑。

    我要知道开始发生了什么。

    我赶快滑动了一下快退钮,将视频退到父亲进入厨房的时间。

    父亲进入厨房后,开始帮小颖清洗菜叶,并将比较老的菜叶、菜根摘除掉。

    由于厨房不大,父亲就把菜盆端到客厅茶几上,一边摘菜,一边和小颖聊天。

    小颖在厨房,忙着做饭。一会儿站着炒菜,一会儿弯腰打开厨房台面下面的

    柜子,从里面拿出油、盐、酱、醋等调料。就在不停弯腰的过程中,小颖下体的

    内部春光时不时泄露一下,笔直的没有穿丝袜的双腿,忽左忽右,性感尽显。

    父亲开始的时候,目光还躲避了几下,尽量低头摘菜。慢慢的抵挡不住这种

    似曾相识的诱惑,一次次抬头凝视,最后,竟象是着了魔法一样不受控制的慢慢

    走向小颖身后。

    小颖对身后发生的事情好像没有感觉,依然继续在翻炒着锅中的食物。突然,

    小颖的身体一振,炒菜的动作停了下来。原来父亲的右手有意无意的触碰了一下

    小颖的臀部。小颖停顿了一下,向旁边移动了一步,然后继续炒菜。

    父亲看小颖没有反对,这次直接走到小颖身后,紧紧贴住小颖后背,把双手

    一下摸向小颖肥软的屁股。小颖「呀」了一声,手中的锅铲一下掉到了地上。父

    亲听到小颖「呀」的声音,又看到锅铲掉到了地上,以为小颖会反对,迟疑的放

    下双手。然而等了几秒,小颖只是静静深呼吸了几下,并没有转过身。感觉父亲

    并没有进一步行动之后,小颖又慢慢弯腰拿起锅铲,准备继续炒菜。

    「啊…」小颖突然发出惊叫。原来父亲看小颖没有反对,胆量一下子大了起

    来,他从前几次的经验中确信,小颖不会反对!这次,父亲用双手直接从小颖双

    手下面穿过,一下子牢牢抱住小颖的软腰。因为这个动作出乎小颖的意料,她不

    禁「啊」了一声。这个画面,就是我在走廊时看到的震惊画面。

    小颖一看父亲搂住了自己的腰身,不由自的向后顶了一下,想把父亲推开。

    然而这一顶,却正好顶上了父亲已经全面勃起的阴茎。父亲顺势向后一退,却很

    快用腰又向前一顶。

    「啊……」小颖一下发出了不同于惊叫的略带享受的声音,她的脸似乎扭曲

    了一下,慢慢变得潮红。我知道,小颖有些动性了。

    父亲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继续用阴茎使劲顶了几下,他太知道小颖需要什

    么了。小颖感觉父亲动作越来越大,似乎很想抗拒,她又使劲向左边移步,想脱

    离父亲的控制。然而,在这种时候,面对父亲的蛮力,她已经没有逃脱的可能。

    她没有大声喊叫,她没有喊我的名字,没有喊浩浩的名字。我相信,只要喊

    出这些名字,足可以震慑或叫醒父亲现在的行为。

    然而,小颖没有喊。就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她只是表现得想挣扎,而潜意

    识中却更想得到一样,徒劳的扭动着身体,却更加强烈的刺激着父亲升腾的兽欲。

    「噗」,父亲的双眼已经血红,因上次的惊吓而中断了一个多月的胆量变得

    更加具有破坏性,他的右手这次毫无顾忌从小西装里面伸向小颖的乳房。因为小

    颖的西装是紧身的,由于父亲双手的加入,里面的空间变得狭窄而膨胀,一下子

    崩开了西装的扣子。

    父亲的右手牢牢握住小颖的右乳,虽然还隔着薄薄的乳罩。但是我知道,这

    薄薄的乳罩,要不了多久,就会飞向家里的某个角落。

    「够了!」我心里一声咆哮,口里发出一声闷哼。

    我知道在救赎的道路上可能遇见的不堪,只是没想到它来临得如此突然。虽

    然我心乱如麻,心情灰暗,但是在他们还没有疯狂之前,事情还有挽的余地。

    这次,我不再观望,我镇定的关闭手机视频,用手指按向通话按钮。

    「小颖,你到家了吗?」我故作用正常的语气,拨通了小颖的电话。

    「到家了,老公,我正在做晚饭呢。」如果不是知道内情的人,一定听不出

    小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哦,是这样的。我正在公司加班,突然发现有个资料忘了带到公司。因为

    现在的报告里必须要用到里面的数据,我想你马上帮我送过来。」我刻意不紧不

    慢的说。我不知道这声音是否颤抖,也不知道是否变调,我只想小颖现在、立刻、

    马上、飞快的离开家里变色的环境。「资料就放在左边的床头柜里,你找一下。

    如果我自己来拿的话,一来一去要耽误很多时间。」我继续口不对心的编造着

    正确的谎言。

    「嗯,我马上给你送过来。」这次小颖的声音变得轻松了一些,好像她也想

    离开家里这个是非之地。

    打完电话,我才发现身体不停颤抖,我终于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二)奔跑

    我坐在冰冷的地上,毫无思想的呆着,大脑一片空白,就象一具行尸走肉。

    一个多月以来惬意的生活麻痹了我的神经,我以为已经触摸到了胜利之门。然而,

    突然而至的魔鬼,将我的美梦击得粉碎。一阵刺骨的寒意向我袭来,我不禁瑟瑟

    发抖。我蜷缩在走廊,双手紧紧搂住胳膊,我想找到一份依靠,然而只是靠在了

    旁边冰冷的玻璃墙。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地上。

    小颖应该出发了吧?我想起了交待小颖的事情,猛的站起身,象是想起了自

    己的使命。

    小颖已经上路了,我要赶在她前面赶到公司!

    我还要奔跑!我迅速换好衣服,冲向外面的街道。

    我不停奔跑,穿过身旁形形色色的人流。傍晚时分的他们,显得那么从容。

    他们迈着舒缓的步伐,享受着下班后的放松。

    我不停奔跑,穿过街上来来往往的车流。霓虹灯下的它们,显得那么自如。

    它们踩着不变的节奏,将人群带向归家的小屋。

    我的大脑渐渐空洞。大街变得虚幻起来,好像变成了一条条平行的世界,人

    们在里边,我在外边;高楼变得迷离起来,好像是天边的海市蜃楼,人们在里边,

    我在外边。我感到好累,好孤独。

    我的眼睛渐渐模糊。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感到脸上一阵温热,不知道是汗水

    还是泪水,在脸上不停流淌。小颖的脸庞浮现在我眼前,她微微笑着,似加油,

    又似嘲笑;父亲的脸庞也浮现在我眼前,他憨憨笑着,像爸爸,更像魔鬼。

    我想起了罗拉(角),她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拼命奔跑,为

    了挽救心爱男友的性命和自己的爱情;我想起了张三(角),他

    在城市的每个角落中拼命奔跑,为了夺亲爱儿子的抚养权和自己的家庭。

    我在跑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机械的着奔跑。

    我发疯似的奔跑着。我穿过一条条街道,穿过一个个信号灯;我翻过街边的

    栏杆,选择最近到达的距离;我跨过城市拆迁的沟坎,不让羁绊把自己撂倒。

    然而,我还是摔倒了。

    没关系,我站起来,连灰尘都顾不得拍一下,继续跑。

    终于,公司大楼隐隐约约出现在我面前。

    我推开办公室的门,迅速的打开电脑,随手点开今天下午还在使用的一份材

    料。随后,我用毛巾擦了一下身上的汗水,又换上我的工作服,坐到办公桌前。

    几分钟后,外面响起了高跟鞋「咔噔咔噔」的响声,看来小颖也已经到了。

    终究,我还是跑赢了。

    「老公,我来了。」小颖推门而入,轻快的说道,「你看一下,这些是不是

    你要的材料?」

    我假装看了一眼,「就是这些」,我强带笑意的对小颖说。

    我打量了小颖一番,她没有换衣服,还是刚才那身工作服,只是扣子已经掉

    了。不过,西装一般也不用扣扣子,不仔细看,没人能发现这些。

    「谢谢你,小颖,这下子我可以节约很多时间了,不用太晚家了。」我强

    装笑脸,强忍痛苦,装作平淡的对小颖说着。

    「哎呀,夫妻之间还要说谢谢,你是把我当成你公司的人了吧。」小颖没好

    气的轻轻打了我一下,然后四顾环视了一遍我的办公室。

    「你看你,上次我来之后帮你收拾了一遍,现在又变得乱七八糟的。你不是

    有个长得挺漂亮的助理嘛,好像是叫小唐吧,你不整理,让她帮你整理一下也好

    啊。」小颖边说边快速的帮我收拾起办公室里的杂乱物品。

    我盯着小颖看着她的身影。人啊,永远都是戴着多幅面具,在不同的场变

    换使用。在经历了刚才激情即将爆发的淫事之后,小颖依然能保持如常人般的冷

    静,我心里不禁暗暗佩服。也许,她是因为需要经常掩盖和父亲之间的丑事,已

    经渐渐习惯了吧。是啊,我不是也一样吗?在员工面前装逼,在领导面前装孙子,

    在妻子面前装正人君子,骨子里却是个见不得人的绿毛龟。

    「小颖,要不你先去,我可能还要一两个小时呢。」我小心翼翼的向小颖

    询问着,想看看她的反映。

    「老公,我刚来你就赶我走,就这么不想见我呀。」小颖听了我的问话,有

    点儿生气的走到我身边。「别说一两个小时,就是再怎么久,我都想陪着你一起

    家。」

    我以为小颖还极力想着家去继续他们的好事,看来她并不想马上去,而

    是想和我待在一起。难道她今天的性欲,只是环境使然?只是因为父亲的挑动?

    我不禁有些迷茫,刚才心里的怒火,稍稍冷却了一些。

    「不是不是,我是怕你无聊。」我赶忙掩饰着,虽然心里苦涩无比。

    「只要是和老公在一起,我一点儿都不觉得无聊。」小颖嘻嘻笑着,突然一

    下坐到我的腿上,并用双手勾住我的脖子。

    「老公,你还没试过抱着我工作的感觉吧,要不今天试试?看你抗干扰的工

    作效率怎么样?」小颖咬着我的耳朵悄悄调笑着说。

    我有些诧异。未必小颖刚刚被挑起的欲火,又想补偿般的发泄到我身上?她

    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自然,可以在性爱和情爱之间自由切换?我感到有些恶心,更

    感到深深的恐惧。

    「小颖,你的西服扣子呢?」我突然问道。

    小颖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想站起来,但是想了一下,还是继续坐在我身

    上。

    「可能,可能被什么东西勾掉了吧?」小颖有点儿慌乱的说。

    「我也一直没怎么扣扣子,衣服太紧了,扣起不舒服,没想到扣子还真掉了。」

    小颖终于想到了解释的理由,语气一下变得顺畅起来。「掉了就掉了吧,反正也

    没什么用。」

    「你不怕走光啦,又出现象上次那样的事?」我终于转移了话题,也顺便打

    消了小颖刚才色色的小心思。经历了刚才的事情,我现在实在是没有任何欲望。

    我用力站起身,把小颖搂放在地上。「我还是赶快做完,然后家吧。」我

    对小颖说道。

    「好吧。」小颖被我问到扣子的事,也没心思继续调笑,乖乖的在一旁帮我

    整理东西去了。

    我装作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一边看材料,一边偷偷看小颖。眼前不时浮现小

    颖和父亲在厨房的每一个动作。目前这种状况,我不知道小颖是一种什么感觉,

    是愉悦,还是失落?我只知道,这种感觉,对我是一种折磨。我不由得一阵心烦

    意乱,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关闭了电脑。

    「老婆,搞定了!」我故作轻松的对小颖说,「幸好有你送来的资料,效率

    快多了。」

    「是嘛,这么快呀。」小颖高兴的说,「那我们赶快家,你饿坏了吧。」

    「嗯,是有点儿饿了。」我伸了伸懒腰,假装拍了拍肚皮我哪里还有心

    情吃饭呢。

    「那我们走吧。」小颖过来搂着我的胳膊。我锁好办公室的们,和小颖坐电

    梯一起走进车库。

    只是,在家的父亲,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我一边开车,一边想着。

    (三)奔跑

    打开家门,父亲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正等着我们。

    父亲很紧张的看着我和小颖进屋的每一个细节,想尽快判断出现在的状况。

    看到我和小颖如平常般进屋,父亲紧张僵硬的身体似乎松懈下来。他尴尬的看了

    小颖一眼,然后又躲闪着眼神看了我一眼,似乎想从我们的表情上得到一些什么

    启示。然而,他什么也没发现。我和小颖都表现得很正常,简直就是入木三分的

    老戏骨,表演不露一丝痕迹。

    三个人都没怎么说话,闷着头吃饭。我是没心情说,小颖和父亲是不敢说。

    「嗯,今天的鱼好好吃啊,难道是要过什么节嘛,好像今天没什么节日吧。」

    我率先打破沉闷的气氛,调侃的说着。我不想在事情还没解决之前,就再次让生

    活失去平衡。

    「噗嗤!」小颖突然一下笑了出来,「你问爸爸,为什么今天有鱼吃。」小

    颖因为在办公室和我待过,知道我没发现什么问题,不像父亲一样拘谨,继续调

    侃着。

    我把脸转向父亲。父亲瞪了一眼小颖,然后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想说什么,

    又觉得不好意思说。

    我执着的看着父亲,等着他答。父亲实在是拗不过,还是把他怎么有鱼的

    事情说了一遍。

    「爸,你还没说完呢。」小颖继续穷追不舍。

    「没了,就是这些呀。」父亲假装不解的说。

    「你不是说鱼还有其他作用吗?」小颖又笑了起来。

    「既然你们非要我说,那我可就说了啦。」父亲已经看出,今天的事情我毫

    不知情,胆子变得大了起来,终于憋红了脸,一口气说了出来。「你们两个年轻

    人,玩的时候不要太疯了,要注意身体。尤其是锦城,你的病还没康复,爸爸给

    你炖鱼汤,是想给你好好补一下身体。」

    「什么?」我和小颖同时喊了出来,差点儿让饭噎死过去。我和小颖都没想

    到父亲会在调侃我的时候,把我们做爱的事情一下隐晦的带了出来。

    小颖顺了一口气,愣愣的看了父亲一眼,没有说话,脸红得像猪肝。

    我也顺了一口气,然后意味深长的说,「爸,我的身体好着呢,要不,哪天

    抽个时间比试一下?」

    父亲听了我的话,一时间愣了,似乎没听懂。小颖的身体更是僵硬的抖了一

    下,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看着他们的表情,仔细的品味着。我知道这句话,象刀尖一样插进了他们

    的心底,勾起了他们对不堪往事的想。而比试一下的提议,更像是高举的达摩

    克利斯之剑,隐含着巨大的警告意味。

    「爸,你从小干农活,身体比较硬朗。你一直想把我培养成大学生,成为离

    开农村的城里人。所以,你和妈都一心让我专心读书,很少让我干体力活。但是

    你儿子我可不是娇生惯养的人,整个读书期间我可一直都在参加各种体育活动,

    我的身体棒着呢。虽然我生了一场病,但是慢慢会好起来的,你放心吧!」我有

    些感慨的说,「爸,哪天我们去找个地方挑挑水,象小时候你带着我一样,看谁

    走得更远?」我缓缓的说出了我的比赛方式,快速化解了小颖和父亲的尴尬。

    说完这些,我看到小颖和父亲脸色开始正常了,我知道此刻他们有些被我感

    动了。

    「老公,我相信你一定会赢的。对不起,我不该开你的玩笑。」小颖走过来

    站在我身旁,轻轻抚摸我的头发。

    「锦城,爸爸相信你会赢的,你的病也会好的,爸爸已经老啦。」父亲突然

    感慨的说,然后轻轻拍了几下我的肩膀,慢慢走自己的卧室。

    我和小颖房间后,也很快躺进了被窝。

    我睡不着,但是我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怕小颖看出我在想心事。虽然小颖也

    闭着眼睛,但是我知道她肯定也没睡着。经历了今天的厨房激情,她也应该在想

    些什么吧?她会想什么呢?迷迷糊糊中,我沉沉睡去。

    第二天上班后,我打开电脑,再次点开了昨天晚上家里的视频,我想看看我

    的电话响起之后,家里发生了什么。

    一听到我打给小颖的特殊电话铃声,小颖和父亲一下如梦方醒,从逐渐升腾

    的激情中惊醒过来。小颖猛力转身,一把推开了身后的父亲,快步跑向放在茶几

    上的手机,接通了我的电话。她听完我的电话,很快的走向我们的卧室,找出了

    我要的资料,然后换好鞋子就出门了。整个过程没有和父亲有一丝继续暧昧的表

    情,没有看父亲一眼,也没有和父亲进行任何交流。

    小颖出门后,父亲再一次瘫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整个客厅也陷入了死

    一般的沉寂。父亲一会儿揪自己的头发,一会儿捶自己的脑袋,这些动作我再熟

    悉不过了,已经不能挑起我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同情和伤感,能给我的,只是愤怒

    和无奈。

    很久以后,父亲抬起头,用手摸了摸额头上的伤疤,眼神慢慢变得清澈起来。

    他突然用手狠狠的打了自己两巴掌,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站起身走向厨房,

    继续做晚饭。

    事情又一次发生了,虽然被我暗中阻止,可是,后面的路该怎么走呢,我再

    次陷入沉思。

    这些天以来,日子过得很惬意,我天天查看小颖和父亲的一举一动,也没看

    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昨天突然就变了呢。

    我打开了这段时间以来的视频,一遍遍仔细观看,想找出蛛丝马迹。可是,

    看了很久,还是没看出什么端倪。我有些泄气的继续盯着视频中的画面,仔细的

    揣摩着,直到画面再次到昨天晚上。

    咦?我猛然注意到,小颖昨天做饭时是穿着性感的工作服!我又快速的把视

    频一天天倒看,一个以往一直没注意到的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不知从哪天开始,

    小颖家之后没有再穿那些保守的居家便服(性药事件后,小颖故意穿得保守,

    刻意避免因此而引起两人的冲动),而是直接穿着工作服就开始做饭。制服诱惑

    的杀伤力对很多人都是致命的,更不用说对现代性事还比较懵懂的父亲,其引诱

    力尤其巨大。她是想勾引父亲,还是想试探父亲的反应?我不仅有些愤怒!日志

    里面说得如此决绝,而一到了伤疤好了,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还有,父亲昨天

    的反应,也出乎我的意料,以往一直被动等待的父亲,怎么突然变得动了?

    我的头脑有些发胀,不由深呼吸了几口,清醒一下头脑。我突然想明白了父

    亲的变化。小颖和父亲,就象两个拳击手一样,动的一方一直信心满满,被动

    的一方则小心躲闪。但是一旦得到机会,被动者的反击往往比想象中猛烈和疯狂,

    且经常一击制胜。父亲就是那个被动的防御者,一旦小颖留下可乘之机,他原始

    冲动的蛮力和霸道,往往更直接和有效,令小颖崩溃投降。

    那么小颖呢,你为什么要故意留下可乘之机?我不由得再次细细查看昨天的

    视频,并想小颖在我办公室的表现。

    小颖离开时态度坚决,甚至没有和父亲说过一句话。到了我的办公室之后,

    小颖也坚决的愿意留下来陪我,没有选择先行家。要是在几个月以前,就算我

    不开口叫她先去,她也多半会找个借口(比如做饭)离开,等享受完刺激的极

    致性爱之后再愧疚的暗暗哭泣。

    我又想起小颖在办公室里的一举一动。小颖似乎很享受收拾我办公室的快乐,

    一会儿动动这个,一会儿动动那个,好像对每一样东西都爱不释手。她时不时摩

    挲着我看过的书,用手轻轻擦拭,然后一本本的摞好,摆放整齐。她时不时停顿

    下来,仔细审视着我使用过的一张张工作记录单,体会着我为家庭作出的每一份

    付出。她还时不时的偷看我假装忙碌的样子,拼命想从中找到幸福和安详。她不

    断欢快的移动脚步,想走遍我在办公室留下的每一步脚印;她不断旋转着姣好身

    影,自然流露出和我在一起的快乐律动。

    我仔细想着这些,心里突然一阵温暖,眼睛渐渐湿润了。因为从视频和

    想中,我很坚定的看出,小颖的内心非常在乎我!她喜欢我接触过的一切东西!

    她喜欢和我待在一起的感觉!她只知道她不能和我分离,只是,她还没意识到,

    她怎样才能不和我分离。只是,当欲望来临的时候,她还没找到抵御的办法,只

    能选择躲进我为她提供的港湾,为她遮风挡雨。

    虽然我还不能完全确信也许,近段时间小颖故意性感着装,是想磨练自

    己和父亲的控制力,我的信心似乎又得到了些恢复。

    看来,我原定的路,还得继续走下去!

    羞辱已经上门了,我要跑在它前面,把它锁进人间看不到的黑屋!

    魔鬼已经又来了,我要尽快聚集熊熊烈火,把它推向无底深渊!

    下班后,我再次走进健身房。

    我要找自己的妻子和爱情,我要找自己的父亲和家庭。罗拉和张三分别

    要找的,我不能就此失去!

    我重新站上跑步机,迈开脚步,向着前方,越跑越快!

    每个人都在奔跑中成长,掩饰着心中的伤。所有人都难免在某时感到慌张,

    但愿我们都能够找到那片光亮。张三说每个人都一样,越奔跑,越有力量。

    张三(剧中人物)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