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7)同人改编暖心版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第57章惬意

    「无论你走到哪里,无论天气多么坏,记得带上你自己的阳光。」

    吕孟申。

    (一)生活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小颖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应该买个车子。虽然我和小

    颖上下班对车子的需求不是很迫切,但是有了车子,确实可以扩大我们的生活半

    径,也可以节约很多时间。尤其是现在自驾旅游特别流行,我和小颖也一直计划

    想出去玩一下,有了车子就自由多了,等哪天两个人都不忙的时候,请个假就可

    以成行。小颖也觉得该买个车子了,她说她们单位的大多数同事都买了车,经常

    把外出旅游的照片拿给她看,在她面前秀幸福,刺激得她有几次都想和我说买车

    子的事,都因为这样那样的事耽误了,一直没来得及和我商量。既然我也有这个

    意思,那就尽快买吧。

    「老公,你说我们买个什么样的车呢?我想买个漂亮的车就行了。」小颖一

    边问,一边给出了自己想法。然后贴到我身上,挽着我的胳膊晃了几下。

    「就知道你们女孩子喜欢买漂亮的车」,我笑了一下,「不如这样吧,我们

    一家人很久没在一起聚过了,不如就趁这次买车,把我爸爸、你爸妈和浩浩都一

    起带着,趁有车展的时候,一家人一边玩,一边商量,你看怎么样?」

    「这个注意不错,老公,还是你想得周到。」小颖高兴的说。

    就这样,我和小颖抽了个周末,带着父亲、岳父岳母和浩浩一起,趁着开车

    展的时候逛了一天车市,一家人也好好的放松、开心的玩了一天。小颖和父亲的

    状态,也完全从前段时间的阴霾中走了出来。由于我身高公分,小颖也有

    72公分,都是高个子,再加上今后少不了全家要一起出游,最后大家商量了

    一下,决定买个比轿车大一些的、平时5座、必要时可以变成7座的越野车。

    虽然我们一直没买车,但是我早在前几年驾照好拿的时候,就通过朋友之间

    的关系考了个驾照。虽然开车技术一般,但是慢慢开车上路还是可以的。开车这

    个事,要还是个熟能生巧的过程,尤其是有了车之后,这个熟练的过程会变得

    更短。就这样,几天之内,我们也成了有车一族了。

    我还叫小颖空闲的时间多出去走走、逛逛,最好是搞个什么运动,作为一个

    固定的爱好。

    「老婆,不如周末的时候你报个瑜伽训练班吧。」我对小颖说,「现在在女

    孩子中,瑜伽很流行,对女孩子塑身和健康都非常有好处。」

    「老公,我本来就是练过跳舞的,虽然这些年没跳了,但是身体的柔韧性还

    是很好的,身材也没变形,练瑜伽用处不是很大吧,未必是你嫌我身材不好了?」

    小颖嘟着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是,我老婆的身材,那简直是万中无一的,哪有变形啊,我每天看着都

    流口水呢。」我嬉笑着说,「你别忘了,瑜伽可是还有其他作用,比如吐纳、静

    心,这些对健康很有好处啊。你看你现在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这样对身体很不

    好哦。练了瑜伽,今后的情绪控制肯定要好得多,你说是不是?」

    「我哪有经常哭哭啼啼的,还不是因为你凶我我才哭的。不过,听你说得好

    像也有些道理,虽然现在我的身材还行,但是今后年纪越来越大了,还真是不好

    说了,我得保持住,把你的心一直留在我这儿。」小颖红着脸说着,「那我哪天

    看一下试试吧,便宜你这个大色鬼了!」说完,小颖还羞着扭了我一下。

    我突然心里动了一下,小颖,但愿你是为我保留,可是你要做的这些,真的

    都是为我吗?我的心在你这里,但是你的心也能一直在我这里吗?我不仅一阵怅

    然。过了几天,小颖告诉我,她在一家购物中心的瑜伽馆报名了,每周日下

    午4点到5:3分去锻炼,完了之后我开车去接她家。

    安排了小颖的事,我还想让父亲也行动起来。一天周末,晚上吃饭的时候,

    我和小颖、父亲聊了起来。

    「爸,」我边吃饭边说,「现在家里晚饭都是小颖在做,早饭我也能简单的

    处理,浩浩也不家,你肯定感觉很无聊吧。」

    「是啊,锦程」,父亲也大声说,「本来到城里来是想帮帮你们,带带孩子、

    做做家务什么的。你看现在浩浩也不在身边,你们工作也这么忙,我一天到晚无

    所事事的也帮不了什么,确实…有些别扭!」

    「老公,你是想让爸爸再去找个什么事情做?」小颖不仅有些诧异的问道,

    「你忘了上次出的事情啦!」小颖似乎有些生气的说。

    「你想到哪里去啦,把爸爸接到这里,是想好好孝敬他老人家,是让他来享

    福的。」我赶忙说道,虽然心里有些酸酸的。「爸爸这个年纪,说老不老,说年

    轻也不年轻,我觉得可以找些自己开心的事做做,不然老是捂在家里,迟早捂出

    病来。」

    「锦城说得有道理,这些天捂得我骨头都有些酸了。」父亲甩了一下肩膀说,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呀,能做点儿什么事情才好呢。」

    「要不这样吧,我看小区里面有很多老年人都在练习打太极,早晚都有人,

    你要不也参与进去吧,你这个年纪打打太极拳,绝对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我不紧不慢的说。

    「嗯,打太极拳确实不错。爸,我觉得锦城说得还是有道理的。」小颖听完

    我的建议后,也表示认同,还似乎用眼角漂了我一眼,然后又继续快速的吃起饭

    来。这个眼神,我似熟悉,又不熟悉。

    「既然你们俩都觉得打太极拳好,那我哪天就去和那些老头老太攀谈攀谈,

    叫他们教我一下。」父亲高兴的说。

    随后的一段时间,每天等我下班、健身来的时候,小颖都做好了晚饭,一

    家人在餐桌上快快乐乐的说笑,谈论当天的趣事。由于参加了瑜伽练习,小颖的

    精神、气色明显的变好了,前段时间一度憔悴的脸庞,也变得光润起来。父亲也

    因为与邻居们有了更多的沟通和交流,渐渐的变得开朗,不再象以往一样沉默寡

    言。

    而我,则在公司附近的一家药房,按照李医生的药方抓中药,并且让药房上

    午的时候给我熬好,中午午饭之后拿公司服药。下班之后,我就开车到健身房

    锻炼一个半小时,要是跑步、仰卧起坐和俯卧撑。坚持了一个多月之后,我的

    整个身体状况有了突飞猛进的改善。

    说实话,我让小颖和父亲多到外面走走、看看,多与外界接触和沟通,要

    目的也是想他们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不要把自己陷在阴郁的心理和环境中。我始

    终相信,当你低头看着阴暗,你的情绪会变得黑暗;当你面对太阳,你的心情会

    被阳光感染。

    虽然我想让小颖和父亲有更多时间的接触,以磨练他们对欲望的控制力,但

    是如果没有养成一个健康的习惯,一个阳光的心态,要想抵御已经渗入骨髓的欲

    望,断无可能。我们也知道,几乎所有的魔怪电影,最终打败他们的,几乎无一

    例外的是大火和阳光。没有阳光的照耀,雾霭终究不会化开。同样的道理,不管

    心情有多坏,天气有多恶劣,只要心里多想着美好的事物,事情就不会变得更加

    不堪。

    而且,我建议小颖和父亲去做的,也正是他们想的。其实小颖和父亲也想通

    过这些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有意义或许无意义的事情,冲淡他们对不堪往事的纠结。

    至少,到目前为止,我确认他们是这样想的。

    心若向阳,春暖花开;心若阴暗,不竭不散。

    (二)调情

    在我坚持锻炼身体的这段时间里,小颖每周都积极的去练习瑜伽,父亲也很

    快融入到了那些老头儿老太太的队伍当中,虽然到目前,他的太极拳打得不是很

    好看,父亲倒也乐于其中。

    「老公,我约了几个闺蜜去逛街,就在我练习瑜伽的那个购物中心。逛完了

    就去瑜伽馆,记得到时候来接我哟。」又是一个周日下午,小颖收拾好准备的东

    西,给我和父亲说了一声就出门了。我和父亲在家也没什么事。

    「爸,要不这样吧。我带你一起去购物中心玩一下,顺便接小颖家,我们

    父子也很久没有单独一起放松放松了。」我笑着说。

    「也好,下午也没听说那些老头老太约着要出来玩。」父亲也同意了我的提

    议。

    随后,父子二人开车到购物中心好好的转了两个小时,我还给父亲买了新衣

    服和新鞋子。我心想,新的生活,也应该有个新的面貌。

    买完衣服,我就和父亲来到小颖练习的瑜伽馆。

    在瑜伽馆室内的玻璃墙外面,我看到了一个令所有男人无法忍受的画面。瑜

    伽馆里,一个身材壮硕的男青年,正站在小颖面前调戏她!旁边几个女学员似乎

    在帮小颖说话。那男人嘴里流里流气的说着什么,一边用手去摸小颖的腰,甚至

    去摸小颖的脸。小颖一边躲闪,一边哭泣。

    「你妈的!」在父亲还在震惊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一声怒骂,象一头

    暴怒的猎豹冲进练习室,在所有人还没过神来的时候,我用早就攥紧的拳头,

    狠狠的砸向了这个男人的后颈窝。我要一拳弄死他!那男人虽然身材魁梧,然而

    依然象沙包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老公,你来了!」小颖这才看到是我,一声大哭,跑过来抱着我。

    「你让开,让我打死这个狗日的!」我一把推开小颖,又向那男人腹部狠狠

    的踢了几脚。

    「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啦!」旁边刚才帮助小颖指责那个男人的

    几个女学员赶快拉着我劝着。

    「老公,别打了,他好像已经晕了,再打会出事的。」小颖边抹眼泪边拉我。

    「是啊,锦城,再打就要出人命官司啦。」父亲这时候也已经跟了进来,也

    拉住了我的胳膊。

    「你个狗日的给我记住,我的名字叫王锦城,如果你还没死,记得找你爷爷

    我来报仇!」我恶狠狠的向这个渣男啐了一口,然后叫小颖收拾一下衣服,带着

    小颖和父亲离开了瑜伽馆。

    家后已经6点了,想到刚刚发生的事,只有父亲去做饭了。我和小颖草草

    的洗漱了一下,出来怏怏的吃晚饭。饭桌上,小颖一直眼泪婆娑的,我和父亲都

    憋着没问小颖到底怎么事。

    大家都没什么胃口,晚饭很快就吃完了。我时不时轻声安慰小颖几句,然后

    搂着她走房间。父亲也不好说什么,默默的收拾完碗筷,也走自己的房间。

    「小颖,到底是怎么事,你告诉我,要是那小子还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明

    天我去弄死他!」一进门,我立即憋不住的问小颖。

    「那就是个流氓!呜……」小颖终于痛哭出来,边流泪边告诉了我事情的经

    过。原来,这个渣男是瑜伽会所的一名工作人员,自从小颖参加了瑜伽班之后,

    就经常色迷迷的偷偷观察小颖。有几次偷看的时候碰到了小颖的目光,居然不要

    脸的向小颖炫耀着自己的胸肌。小颖鄙视的看了他几眼,也没理他。小颖想,瑜

    伽馆里这么多人,他也不可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而且每次我都会到这里来接她,

    谅他也不敢乱来。

    「今天练瑜伽的时候,他借查看学员动作是否到位的机会,站在我后面。我

    也没注意到后面有人,手臂向后仰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结果,他就莫名其

    妙的发火,要我向他道歉。还没等我说话,他居然就伸手来摸我的胸,说是刚才

    我碰到了他的胸。

    好在我一下躲开了,旁边的一些姐妹也赶快围了过来。我估计他应该是喝了

    不少酒,不然不会这么胆大妄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戏…我,呜…「小

    颖又哭了出来,」要不是老公你提前来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小颖

    把肩头靠到我身上。

    「不过,老公,你今天好威猛哦,那家伙这么健壮,居然被你一拳就打到了!」

    小颖突然把头扬起,有点儿带着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我听了小颖的描述,细想了

    一下。冲进去的时候,好像是闻到了股酒味,当时冲动的一心只想打人,也没去

    管这些。

    「你以为你老公是吃素长大的?」看小颖的心情好像好多了,我略带自豪的

    说道。

    「那家伙长得比我还高,又比我壮,和他打架我应该是占不了便宜的。所以

    我动手的时候,就趁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一拳砸他的后颈窝。你没看到

    很多电影里侦察兵都是这样,重击人的后颈窝能把人瞬间打晕。大学里军训的时

    候,教官教过我们这招。」我捏着拳头挥舞了一下,继续恶狠狠的说道。

    「你们男人就喜欢打打杀杀的,刚才真的是吓死我了。万一没打倒他,他起

    来伤着你可怎么办?还有,你们男人……都是……」小颖突然脸一红,最后的话

    没有说出来。

    「都是什么?」我一看事情还比较简单,松了一口气。而且看小颖有些羞涩

    的样子,就故意调侃了一句。

    「都是…都是…都是禽兽!一天到晚就知道想些肮脏的事情!」小颖停顿了

    一下,然后快速的说道。

    「是啊,我们男人都是禽兽,就知道想这些,难道你们女人就没想?」我笑

    嘻嘻的说。

    「老公……我今天都被别人欺负了,你还说这些话气我!」小颖不满的用拳

    头打了我一下。只是不知道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否想到了自己?

    「好了

    ,老婆,没事就好,反正我也已经替你出气了,今天我们就好好聊聊

    天,早点儿休息。」我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免得影响心情。

    「好吧。」小颖看来和我有一样的心思,附和了我一下。然后两人换好衣服,

    躺进被窝,继续聊着一些生活上的开心事。

    「老公,给你说个事吧。」聊了一会儿之后,小颖忽然靠到我怀里,显得有

    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事?」

    「就是…就是上次你给我说的事。」小颖红着脸说道。

    「上次?上次说的什么事?」我一下没反应过来。

    「难道你忘了?就是…就是…就是买那个嘛。」小颖一下把脸别过去,不理

    我了。

    哦,想起来了,原来是自慰器!

    我精神不仅一振,我倒是想看看小颖买的是什么样的自慰器。

    「老婆,快拿出来看看。」我摇着小颖的肩膀催着。

    「你自己去拿。」小颖气鼓鼓的说,然后小声对我说出了放置的地点。

    我赶快起身,打开衣柜,从一堆衣服的最里面,拿出了那个我想看又有些忐

    忑的物件。是啊,小颖会买多大尺寸的假阳具呢。我有些颤抖的打开了包装,一

    根肉色的粗壮塑胶阴茎显现在我眼前5公分!

    还好,不是我不想看到的碍眼尺寸。看来,这就是小颖想我恢复之后的尺寸。

    虽然小颖已经被父亲22公分的巨大阴茎深深折磨和吸引,我目前也没有达到这

    个长度,但是她内心深处还是念着我这个老公有一天能重振雄风!小颖,只要你

    不辜负我,我一定不会抛弃你!我一下激动的跳上床,紧紧抱住小颖。

    「老婆,我们来做吧!」我低声咆哮着小颖说道,「我要用这个假鸡巴和我

    的真鸡巴,好好的让你享受一下!」我奋力的撕开小颖的衣服。

    没有了22公分肉棒的刺激,我的心情大好,心中一直以来的自卑感由于小

    颖无意识的信任完全消失无踪。

    我手忙脚乱的把小颖一阵翻滚,完全没有章法。小颖似乎被我的神态吓了一

    跳,她完全不明白我为什么看到这个假阳具之后如此兴奋。

    「老公,你怎么了?」小颖抓住我的一只手,紧张的问道。

    「我要好好爱你。」我继续疯狂的拉扯,「呲…」只听一声布帛裂开的声音,

    我把小颖的睡衣撕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老公,你慢点儿,慢点儿…」小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看出了我的

    激情和兴奋,慢慢松开了我的手,任由我撕扯她的衣物。我想,她也许是觉得今

    天她被别人非礼的事情,挑起了我的邪恶欲望吧。

    一会儿功夫,我甩开了小颖已被撕烂的睡衣、睡裤,白色性感的三角内裤,

    也被我丢得不知去向。小颖滑腻白嫩的裸体,此时全方位的暴露在我眼前。

    小颖直勾勾的、满目含春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有些害怕,又有些

    期待。双手抱在胸前,轻轻遮住34D的巨大肉馒头,一会儿松开,一会儿捂紧。

    弹性十足的乳房,也一会跳出,一会儿缩进。

    一双迷人的长腿,毫无瑕疵,一会儿交叉在一起,一会儿又悄然打开,露出

    黑色的下体,粉嫩的肉穴时隐时现,似乎还夹带着少许淫水,在灯光的映照下,

    放射着淫靡的光芒。

    这是我老婆的身体!这是我老婆的身体!我不能让别人夺取!内心深处一个

    声音在呐喊!随着这个呐喊的声音,我突然冷静了下来。就我现在这个身体状况,

    如果任凭性欲泛滥,要不了几分钟就会缴械投降,小颖也不会得到满足。还是得

    让小颖自己放下在我面前的面具,她才能享受到不同于父亲给她的性爱感受。

    「老婆,想试试新鲜的感觉吗?」我安静下来,对小颖轻柔的说。

    小颖怔怔的看了我一眼,「只要你想,我就陪着你。只要对你的病康复有好

    处,我都愿意。」小颖坚定的说,不带一丝犹豫,我不禁有些感动的看着小颖。

    「你站起来,」我扶着小颖站在床头,轻轻的对她说。然后左手楼住她的脖

    子,右手拿着5公分的假鸡巴,抱着她的腰,用嘴轻轻的吻向她的唇。

    我们互相用舌头探着对方,不断挑逗,不断纠缠,有时想更深的挤向对方

    深处,有时又一下缩到自己嘴里,等待着对方更加猛烈的进攻。

    「滋…滋…滋…」

    当我们忘情的进行舌吻游戏的时候,我用右手慢慢伸到小颖的左胯下面,将

    她的左腿慢慢向上抬起。

    小颖微微睁开眼睛,含羞看了我一眼,然后又闭上眼睛,用她湿热的舌尖,

    连刺了我的嘴唇几下,她似乎知道了我想干什么。

    我继续抬高小颖的左腿,直至全部打直,然后交到我绕过小颖脖子的左手并

    牢牢抓住。小颖因为跳舞练就的良好的身体柔韧性,可以轻松的将腿高举至头部

    以上。现在,她的两条腿,已经被我自下而上的展开,成了淫靡的裸体「一字马」!

    「哧溜…」借着早就流出的淫水,我把假肉棒从小颖大大分开的两腿中间慢

    慢插进了她的阴道。

    「啊……」小颖发出一声长长的淫叫,她从来没想到鸡巴还能这样去插入。

    小颖把下巴靠到我肩上,似乎有些站不稳。

    我后退一步,让我的双脚和小颖支撑的右脚形成一个三角形,这样就不会轻

    易摇晃摔倒。

    我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

    「嗦…嗦…嗦…」「嗦…嗦…嗦…」

    「哦…哦…哦…」「哦…哦…哦…」

    小颖不断发出畅快的呻咛,身体逐渐变得火热。胸前的肉球因为挤压,也慢

    慢渗出一层细细的汗水。

    我继续加快抽插的频率。

    「老公,好舒服…好舒服…」小颖小声的在我耳边呢喃,从上次我帮她手淫

    开始,她现在愿意在性爱的时候羞涩的表达着自己的感受。「啊,老公,轻一点

    儿,鸡巴太硬太长了,都要插到我的子宫了……」

    「是吗,以往没被插到子宫嘛。」我气恼的问道。

    「以往,没插到这么深过,以往…你有时候也插到这么深过…」小颖一时间

    有些语无伦次。

    「这个姿势好容易就插到人家的最里面了,啊……」我突然奋力的在小颖阴

    道你狠狠的搅动了一下,刺激得小颖发出了大声的喊叫,赶快用扶着我后背的手

    捂住了嘴巴,生怕外面的父亲听到。

    「老公,你太坏了,我的阴道要被你搞坏了。」小颖娇嗔的大声说。

    「我今天就是要玩坏你的阴道,免得别人惦记。」我语带双关的调笑,然后

    继续着快速的抽插,我感觉到一大股淫水,顺着假鸡巴流到我的手心,然后继续

    向下滴落。

    「哦…哦…哦…,你想玩坏就玩坏吧,反正都是你的,难道你不想再要个孩

    子吗?」小颖抚摸着我的脑袋嘤嘤着说。

    「当然想,你的小穴没这么容易坏。」我边说边突然抽出假阴茎,小颖的阴

    道发出「啵」的一声脆响,淫靡的荡在整个卧室。随着假阴茎拔出时的强烈摩

    擦,小颖身体震颤了一下,肉穴缓缓的流出了大量的白色液体,慢慢变成长长的

    丝线,一滴滴流向床单。

    「老婆,爽到了吗?」我慢慢放下小颖的左腿。

    「舒服死了,比自己自慰的时候舒服多了。」小颖站稳之后,还是颤巍巍的

    靠在我身上。「你哪儿学来的这些东西,太变态了。」

    「那你喜欢吗?」

    「不喜欢,感觉自己就象你的肉玩具。」

    「在床上,我就是要把你当成性玩具,我也希望你把我当成性玩具。这样我

    们才能享受不一样的感觉,高潮更容易达到。」

    「你们男人都喜欢这样吗?」

    「是!」我肯定的答道,「但是绝大多数男人享受不到这样的刺激,因为他

    们的老婆做不出这样的动作,也有些男人想不出这样的招式,或者是根本不敢想

    象这些招式。」

    「老公,你太坏了,你喜欢这样的我吗?」小颖羞羞的问道。

    「超级喜欢。」

    「我刚才被你搞得下面都湿透了,已经高潮一次了,爽死了。」

    「这么快就高潮了,我还没爽呢。」

    「那你还想干什么?」小颖一下把我推开,瞪大眼睛看着我,「你不是不能

    经常…射…吗?」

    「已经一个多月了,我今天想试试啦。」我淫笑一声,「不过你还可以更好

    的帮我。」

    「更好的?」小颖有些疑惑。

    我把嘴巴贴到小颖耳朵,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她。

    「你太变态了,我不干!」听了我的想法后,小颖一下把身体转过去,给我

    留下光溜溜的后背。

    「老婆,别呀,来吧。」我轻轻摇晃着小颖的肩膀,无耻的说着。

    小颖身子抖了一下,没动。我也就安静的等着,世界一下子仿佛静止了。其

    实从小颖说不干的表情里,我知道她内心里还是有期待的,让她静一静,缓解一

    下羞耻的心理,我相信她为了我会同意的。

    果然,等了一会儿之后,小颖慢慢的转过身,眼睛怯怯的看着我。

    「老公,在你面前,我不会再感到羞耻,我们是夫妻,我要和你一起好好享

    受。」小颖怯生生的表情,变得坚定了。

    「嗯。」我鼓励的看着小颖。

    小颖挺起丰满的乳房,用手把头发向头顶挽了几下,开始还四散的头发一根

    不剩的都盘绕到她的后脑勺,看得我目瞪口呆(连辫子都不会扎的人,估计觉得

    这动作应该是在变魔术吧)。

    看着我呆呆的样子,小颖微微一笑,头朝向床头方向,反身慢慢弯下腰肢

    她用裸体作出了一个完美的「铁桥」!只不过这座桥上面,还凶狠的把守着

    两个巨大的肉馒头!

    我痴呆的看着,口水似乎都要流出来了。

    「老公,快来呀,你不是喜欢这样么?」小颖虽然头朝下,声音依然清晰的

    传到我耳中。

    以往只有在色情片中看到的景象,今天却如此真实的展现在我眼前。看到如

    此淫靡的景象,我的真老二腾的站立起来了,从来没有这么直挺过。但是为了更

    好的开垦这块良田,还得让假老二帮我先冲锋一阵,我冷静了一下自己的头脑。

    我再次拿起假肉棒,走到小颖左边腰的部位,左手抓住一只坚挺的乳房,狠

    狠的揉搓起来。右手的假鸡巴,在小颖阴道口附近,转了几圈,润滑了一下,再

    次狠狠的插了进去。

    「哦…」随着一种新的充盈感,小颖激动的叫了一声。

    我不想再浪费时间,我想亲自上马了。

    我粗暴的用假肉棒凶猛的进出小颖湿滑的阴道,嘴巴肆无忌惮的啃咬小颖的

    两只34D巨乳,左手手指还爱怜的伸向小颖的嘴巴,她移动了一下脑袋,把我

    的食指含了进去。

    「啊……啊……老公,好爽啊,好刺激呀,这变态的感觉好强烈呀!」小颖

    一声声含混的大叫着。由于腰部是向上挺起的,假肉棒的抽插,贯穿着小颖以往

    从未触及的阴道内部,小颖很快的向第二次高潮迈进。

    我一看火候差不多了,从小颖嘴里收左手,搓了几下真老二让它更加坚硬,

    然后分开两腿,跨站到小颖腰部两腿外面。做好准备之后,我猛的抽出假鸡巴,

    并一刻不停的顺势用真鸡巴迅速填补小颖空虚的阴道。

    随着「啵」、「滋」一前一后的两声淫响,真假肉棒的交接顺利完成。

    我用双手扶住小颖的腰部并用力上提,随后用火热的凶器疯狂的进出她泛滥

    的肉穴,一下一下深入到底,象打桩机般重击小颖柔弱的腰杆和湿滑的阴道。几

    分钟之后,小颖嘴里不断发出「嗯嗯」的闷哼声,似乎已经说不出话。

    大约十分钟左右,我的腰间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酥痒,射精的快感瞬间来临,

    万千子孙千军万马般射进了小颖的阴道,冲向她的子宫。

    「啊」小颖突然发出一声疯狂的嚎叫,还没等我从阴道拔出阴茎,她的

    身体就一下跌向床面,瘫倒在床上,臀部还剧烈的抽搐了几下。

    因为小颖的双手还在支撑身体,无法用来捂住嘴巴。这一声疯狂的嚎叫,就

    像发情母老虎般的咆哮,穿透卧室,穿透客厅!

    我相信,这一声,远在自己卧室里父亲,也一定能真切的感受到,只是不知

    道此时的他,在想些什么。

    此时的我,也一屁股瘫坐到床上,然后趴在小颖身上,温柔的吻向她的嘴唇。

    整个晚上,小颖没有起床去洗漱,就这样顺着强烈的快感,沉沉的睡去,这

    是第一次。我也紧紧搂着小颖,在体会着高潮余韵的同时,慢慢的上双眼。

    (三)平淡

    第二天早上,我和小颖是被父亲喊醒的。

    「锦城、小颖,时间不早了,快起床了。」父亲边把早餐摆上餐桌,边向我

    们的卧室大声喊着。一看时间,呀,要到上班时间了。我和小颖睁开朦胧的双眼,

    对视一下,默契的甜蜜一笑,赶快翻身起床。

    吃饭的时候,父亲看了我们几次,有些尴尬。尤其是偷偷盯了小颖几眼,想

    对我们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说。看来,父亲昨天晚上确实听到了我们房间的

    动静。小颖躲避了父亲的目光,只是和我对看了几眼,然后脸红红的三下五除二

    的吃完早餐,和我一起驱车上班去了。

    由于非礼事件的发生,小颖没有再去那家瑜伽馆训练,我让小颖改打网球,

    反正在大学谈恋爱的时候,我们也经常打打网球,小颖也非常享受和我一起运动

    的快乐。毕竟,有我在一起,她觉得安全感要来得踏

    实得多。

    又是一个周末,我和小颖把浩浩从岳父母那里接了过来,带着父亲,一家四

    口在小区网球场打了一次家庭网球。

    「爸,你带孩子也挺累的,要不我来带一会儿,你和小颖打一盘。」我和小

    颖打完一局之后,对父亲说道。

    「我哪会打网球,从来没摸过。还是你们打吧,带浩浩我高兴着呢,一点儿

    都不累。」父亲赶忙推脱。

    「爸,要不你也试试吧。」小颖也附和着说。小颖今天穿着粉绿的标准网球

    服,套在外面的是浅粉色的超短裙,性感而修长的双腿,配着上面傲娇的双乳,

    亭亭玉立的身材娇俏无比。

    父亲禁不住我和小颖的劝说,最后还是紧张的走上球场。

    「哎呀!」还没打几下,突然小颖发出一声惊呼,一下捂住嘴巴。

    「怎么啦?」我赶快拉住到处乱跑的浩浩,过头来看了一下。小颖也同时

    赶快跑到父亲这边,关心的问着。

    只见父亲紧紧捂住裆部,一脸痛苦。看来是接球的时候没打中球,倒是不小

    心被网球击中了自己的分身。

    「没事,没事。」父亲别扭的扭了几下腰,感觉恢复了不少,对我们说道,

    然后赶快走到场边凳子上坐起休息。

    虽然时间很短,然而我和小颖还是观察到,虽然父亲坐到了凳子上,但是他

    的阴茎却可耻的膨胀了起来。小颖看到这种景象,尴尬的背过身。

    「哎呀,小颖,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爸爸今后还要找老伴呢,你可别把

    他今后的幸福给毁啦。」为了避免尴尬局面的继续,我赶快向他们开起了玩笑,

    并哈哈乐了起来。

    「老公,……」小颖一下羞红了脸,父亲的脸则成了紫色,一时不知道说什

    么好。

    「好啦,小颖,还是我们来打吧。」我一看差不多了,赶快转移了话题,一

    家人又继续刚才快乐的家庭活动。我还仔细观察了小颖和父亲的反应,感觉一切

    都还正常,从他们的眼中,除了尴尬之外,并没有捕捉到暧昧的味道。难道他们

    不会再有下一次?我不仅有那么一丝丝的激动。

    为了调剂平淡的生活,偶尔我也会和父亲下下象棋解闷。在农村,除了国粹

    麻将,象棋几乎是大多数男人的选择。易学,方便,费用低。

    父亲不喜欢麻将,赌博之类的东西和他绝缘。但是在田间地垄之间,象棋也

    成了他与村民之间的唯一游戏客观的说,父亲的象棋水平不差。我其实更喜

    欢下围棋,而且有业余二段的实力。

    读大学的时候,宿舍里有几个同学喜欢下象棋,我也经常参与进去。棋类之

    间有相通性,四年下来,我的象棋水平也不遑多然。小颖也经常凑过来看我和父

    亲下棋,虽然她不怎么看得懂,但是输赢还是看得出来。

    每次看到我要输了,她就紧张的抓紧我的胳膊;看到父亲要输了,也偶尔帮

    着父亲向我耍赖。一家人的生活,倒也是过得有滋有味,一个多月以前的不愉快,

    早就烟消云散了。

    就这样,有规律的生活又持续了一段时间。有时,我静静的想,这样惬意的

    美好生活,就这么恢复了吗?小颖和父亲心中的魔鬼,真的就这样被我赶跑了吗?

    真的被他们自己心中的阳光驱离了吗?还是,是我自己活在梦里,他们只是虚幻

    的存在?我使劲掐着自己的脸,很痛、很真实。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你想要决定行动的方向,那么你决定的行动,多半会

    是陷阱。

    谍海规则之一……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