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5-156)同人改编暖心版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第55章黑暗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找光明。顾城

    (一)景程

    「老婆,我已经来了。」一下高速路,天色刚刚擦黑,我立即拿出手机给

    小颖打了个电话。

    「但是,我要先公司一趟,先把单位的事情先处理完,明天一早还要汇报,

    我会尽快家陪你。」我用比较爽朗的语气,向小颖解释了一下先不家的原因。

    「哦,那好吧。」听了我这样的语气,小颖似乎也非常开心。「你没有喝太

    多酒吧?」小颖关心的问了一下。

    「放心,老婆。」我笑了一下答道,「这次出来本来要是处理公司的相关

    事情,刚好在老家的几个老同学说想聚一下,我也就顺便想看一下他们。结果不

    巧,处理公司的事情时间非常紧张,同学那里没去成,我只是到我母亲的坟那里

    祭拜了一下。」

    「你去祭拜你妈去了?」小颖惊讶的问了一声。

    「是的。我想,既然都家了,我也有两年没去看她老人家了,怎么也得

    去祭拜一下。」我依然很轻松的答道。「你别多想了,我只是顺便而已,到家

    之后我再给你解释,好吧。」

    「那好吧,你要早点来,我等你,我、我、我有点儿事想和你讲。」小颖

    突然害羞的小声说了一句。

    「嗯,我会早点家,给我留着饭,我还没吃呢,拜拜。」说完后,我挂了

    电话,心里不仅怅然:看来小颖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应该是怀孕的事吧,还是

    其他的呢?

    不管了,还是先办正事吧。随即我匆匆赶公司,飞快的打开电脑,再次启

    动了熟悉的视频。虽然我非常确信这几天小颖和父亲不会做出越轨之事,但是我

    依然要知道他们这几天的行动。

    作为一个男人,我本来可以不用这么麻烦。直接摊牌,一切都将终结。选择

    不原谅,我带着儿子到其他的地方重新生活,我将不再有父亲、妻子,小颖和父

    亲从我的世界里永远消失,这样的未来,我会坚强的走下去,因为这些是我应得

    的报应。选择不原谅,对小颖和父亲进行恶毒或变态的惩罚,我同样会失去小颖

    和父亲,正如小颖在日志里说的那样,她会选择死亡来解脱。我相信,父亲一样

    会走上这样的绝路。然而,小颖的心依然还在我这里,她还深爱着我,我也深爱

    着她。包括父亲,他一样还把我当作自己最亲最爱的人,母亲不在了,我就是他

    的全部世界。所以,一旦摊牌,无论事情怎么发展,在今后的生活中,无论是小

    颖还是父亲,愧疚终会伴随一生,芥蒂永远无法全部释怀,他们在面对我的时候,

    总会以愧疚之心对待我,如果是这样,找不幸福的婚姻,更找不安宁的生活。

    我甚至可以动向他们坦承我最初的绿妻淫心,以此来平衡双方的心态和地位,

    但是这样做,其结果一样是相互愧疚或相互伤害,更有可能的是:到时候如果有

    一人放弃,我们就会一起走向更加不堪的淫邪之路,这样就更是家不为家!

    在事情还没到无法挽的时候,我想再试一次。我不能再让事情顺其自然的

    发展,我需要有所行动,才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坏。

    (二)父亲

    我首先打开的是父亲房间的视频,因为前几天光顾着处理和小颖之间的事情,

    还没来得及看看父亲的反映。我把视频时间调整到我走后第一天的晚上。父亲一

    进房,身体突然象没力气一样瘫软在地,他就那样一直静静的坐在地上,久久没

    有起身。过了很久,我突然看见父亲的肩膀在慢慢抖动,而且抖动得越来越大。

    父亲一定是在哭,我想。果然,父亲突然抬起了满是泪水的脸,蓬乱的头发和沧

    桑的脸,杂乱的扭曲在一起,在这张脸上看得出来,有悲伤、有悔恨,还有愧疚。

    父亲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慢慢的走到床前,从床底下的箱子你拿出了一把平时

    修理门、柜用的铁锤,然后突然脱下自己的裤子,举起铁锤。父亲想干什么?我

    一下震惊了,随即马上想明白:他是想废了这个惹事的物事!我一下激动起来,

    也不知是愿意父亲砸下去还是不砸下去?我紧张的看着视频,然而等了足足一分

    钟之久,父亲最终又慢慢放下了铁锤。我略显失望的看了一眼,其实,理性也告

    诉我,父亲自宫绝不是个好意,因为这没法向我和其他人解释:摔的?撞的?

    怎么都不理。我突然很佩服父亲,在这种节骨眼上还能这么理性和清醒!你当

    初的理性到哪里去了?你当时的清醒到哪里去了?我不禁有些暴怒!但是,父亲

    没有想明白,他无法左右事情的改变,虽然他所做的的确对事情的解决能有帮助,

    然而能彻底解决问题的只能是我和小颖。

    我和小颖要解决的是「心魔」或「性魔」。几个月以来,我、小颖、父亲就

    像上瘾的吸毒者,陷入各自的性欲而不能自拔。我作为始作俑者已经因为他们突

    破底线的秽行而不堪忍受,断然斩断了心魔。父亲虽然也有心魔,但他只是被动

    者,从来没有动过,也不敢动。包括吃性药强上小颖那次,其实依然有小颖

    的配,否则永远无法成功。

    「咚、咚、咚」,正在我沉思的时候,视频里突然传出巨大的撞击声。我赶

    紧看向视频,原来父亲用脑袋狠狠的在撞房间墙壁!父亲在用一种可以解释的行

    为在自残!我看见血从父亲的脑袋上慢慢流下,父亲也没理会,让鲜血自顾流淌。

    该!我不仅诧异于自己内心的表露,这是我第一次在父亲受伤的情况下,没有一

    点点的心痛,反而有些畅快。是的,留下受伤的印记,提醒自己不再犯错,也未

    尝不是一个方法。只是我在想,这么大的声音,外面的小颖应该可以听到,她为

    什么没进来呢?我再次看了一眼父亲,发现父亲并未摔倒,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我立刻调出客厅和小颖房间的视频,并把几个视频的时间调整到一致。

    (三)小颖

    客厅中没有小颖的身影,她正坐在卧室的电脑前。我把视频放大,原来小颖

    正在写日志,我立刻用电脑进入小颖的日志:

    「昨天终于和我老公又谈了一次,虽然他还是没有跟我说他发火的具体原因,

    但是谈话的过程是开心的,他应该是没有发现我和公公的事情,悬了几天的心终

    于落下来了。当他说不关我的事的时候,我激动、甚至失控的哭了。只要老公没

    发现,我就还有救,就还来得及头,这次机会我不会再失去了!我不能再有下

    一次了,我不能这样一次次对待他,否则,也许还不到他发现的时候,我自己就

    要先崩溃了。」

    「还有,月经推迟可能怀孕的事情,不知道该怎样对老公讲。如果对他讲了,

    凭他对自己身体的了解,至少会有所怀疑。今后就算我不再犯浑,他也可能看出

    蛛丝马迹。我还是先到医院里确认了之后,等老公来再对她说吧。反正,趁现

    在还早,胎儿是坚决不能要的!」

    小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短短的几行字,她

    一会儿写,一会儿删,一会儿改,心中的悔恨、纠结显露无遗。等写完关闭电脑,

    已经足足过去几个小时。

    我怔怔的看着日志,又是最后一次!我不知道是悲还是喜,是该警惕还是就

    此释然。到目前为止,受到心魔和性魔双重控制最严重的就是小颖。所谓被父亲

    强上、因为我忘记她生日后与父亲的放纵、误吃性药后在我身边和父亲无耻的疯

    狂,都是因为抵御不住性欲的诱惑!一次次底线的突破,不在于性药的推动,而

    在于欲望的升腾。性药不是迷药,性药在于助性,在于刺激和持久,不在于麻醉

    意识。只要意识清醒,总归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因为我已经尝试过一次。永远

    不要相信什么「最后一次」,心魔不除,「最后一次」总会变成倒数第二次,直

    至东窗事发。如果那天家的时候我不是先敲门而是用钥匙、如果那天他们疯狂

    时突然打开房门,所有的美好都已经烟消云散!

    随后,我快速的浏览了一遍视频。事情正如我猜想的那样,两个人没有发生

    任何事情。第二天起床后,小颖看见父亲头上包着绷带,走上前关心的问了一下,

    也没有过多的表示,因为小颖明白这种折磨的感受。随后小颖走出了家门,而父

    亲一整天都呆坐在家,哪里都没去。直到晚上的时候,小颖带着浩浩家吃饭。

    原来小颖按照我说的,白天到了岳父母家接浩浩在外面玩了一天。晚上,小颖和

    浩浩很快就洗漱一下房睡觉,父亲清理了一下头上的绷带,也房间睡觉了。

    看完了视频,我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绪。

    我想起了诗人顾城。

    他用黑色的眼睛,祈求找光明。然而,声名显赫、风流不羁的才情诗人,

    却放纵自己于两个女人之间,但是当英子(顾城情人,相关情节友可以度查

    阅)同样放纵自己于两个男人之间时,他却举起了锋利的斧头。男人,终究舍不

    得与别人分享自己深爱的女人。他毁灭了别人,也毁灭了自己。

    我还不想毁灭,我需要救赎。所以,我不能光是一个黑暗中的偷窥者,我还

    要把自己变成一个精准的刺客,要么一击成功,要么杀身成仁。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家的路。

    刺客信条:我们行走于黑暗,服务于光明,我们是刺客。

    第56章光明

    这个世界穿透一切藩篱的东西,它就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他们无法到达,也

    无法触及,那就是希望。斯蒂芬middot;金

    (一)家事

    「我来了。」我亮起嗓子向家里喊着,声音透着轻快。随即就听见屋子里

    传来小颖跑过来的脚步声,「来了,来了」,小颖边说话,边打开了门。

    「老公,你终于来了,赶快进来吃饭。」小颖亲热的挽着我的胳臂,半拉

    着我进了屋。

    「景程,你来了?」父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也迈步向我走过来,只是脚

    步想快些,却又慢了下来,虽然小颖已经在白天告诉了他我没发现什么的事实,

    但父亲依然在别扭的心虚。

    「爸,你头怎么啦?」我假装吃惊的问道,并把目光严厉的转向小颖。「我

    不是说过叫你照顾好爸爸吗,你怎么搞的?」

    「你别怪小颖了,是我前天晚上上厕所,自己不小心滑了一下,头撞在了墙

    上,小颖那时候早就睡觉了。」父亲很快的,脸色黢红的赶快向我解释。

    「是啊,爸爸这么大个人,身体还好着呢,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何况我也

    不可能一直跟在他身边吧。」小颖也飞快的答了话。本来她想表达的是事情不严

    重,突然又发现好像哪里说得不对,脸突然一下红了。

    我不仅有些诧异,以往小颖碰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小心的解释或自责,这

    次居然有些不以为意,未必她这次真的要彻底转性了?

    「你咋知道父亲身体还好,都奔六十的人了,最怕的就是磕磕碰碰这种事。」

    我故作生气的瞪了小颖一眼,然后又故作关心的问了一句,「伤口要不要紧?」

    「不要紧,不要紧,昨天去看了医生,说只是破了皮,没大碍,消消毒就可

    以了。」父亲看我好像也不是真的生气,口气也自然起来。

    「哦」,我点了一下头,慢慢走向饭桌。

    小颖手脚麻利的把给我剩下的饭菜端了出来,然后坐在我的正对面。确实有

    些饿了,我飞快的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小颖则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脑袋

    放在胳臂上,眼睛定定的、温柔的看着我,一动不动。

    「我脸上有脏东西?」我用袖子抹了一下脸,问道。

    小颖微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就喜欢这样看着你狼吞虎咽,今天的菜都

    是我亲手做的,看着你吃饭,我觉得踏实。」小颖发出小声的呢喃。

    「那好,我吃给你看。」我加快筷子的频率,继续风卷残云,一会儿功夫就

    将饭菜吃了个底朝天。心里暗想,不会是小别胜新婚,小少妇动春情啦?

    一看我吃完,小颖就站了起来。「爸,今天的碗筷你来洗吧,已经有点儿晚

    了,我和景程先房间了。」小颖对着父亲说道。

    「好的,好的,你们去,你们去,我来洗。」父亲紧走几步,收走了桌上的

    碗筷,走向厨房。

    「你看看你」我责备的看了小颖一眼,但是我知道她有重要的话想对我

    说,也就没再继续罗嗦,两人牵着手走进了卧室。

    (二)性事

    一进房间,小颖就贴到我身边。

    「老公,有事情想对你说。」

    「什么事?」

    「我们再要个宝宝吧。」

    「我们不是已经说过这个问题了吗?」我诧异的问道。

    「说是说过,但不是一直没怀起嘛。」小颖娇嗔了一声。

    看来小颖已经去医院确认过了,她没有怀孕,只是不愿意向我提起差点儿怀

    孕的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我故意看着小颖的眼睛问道。

    「我现在就想怀!」小颖丝毫没有犹豫的说道。

    我怔怔的看着她,想看透她心里想的一切。什么时候小颖变得这么急色,变

    得给了点儿阳光就如此灿烂?难道她有什么新的打算?

    我继续看着小颖,突然心里一激灵!难道是小颖想通过怀孕,过上孕妇和育

    儿的生活,以此来降低对性欲的需求,慢慢淡化对巨大阳物的欲望?好像这也是

    个不错的办法。然而,这恐怕是一厢情愿吧,欲望无处不在,躲得了初一,躲得

    了十五?但是,如果这是小颖真实的想法,至少表明她真的在努力,那么小颖,

    让我们一起加油吧!

    「你急什么?」我刮了她的鼻子一下,笑着说,「你每次做爱都生怕伤了我

    的自尊心,我知道呢。」我爱怜的摸了一下小颖的秀发。

    「老公,你真好。」小颖突然亲了我一下,「你要赶快好起来。」一说完,

    她趁我不注意,把我推到在床上。

    「你不会是觉得现在我就好了吧?」我笑嘻嘻的羞着小颖,压抑了这么久,

    这小妮子动情了呢。

    「我才不管,我现在就要你爱我。」小颖第一次这么厚脸皮的扑向我。

    现在就做爱?是啊,我也想,可是现在就做,我能给她怎样的享受?她能感

    到什么刺激?能和父亲给的相比吗?我一时有些茫然起来。如果没有新的改变,

    要想抚慰小颖现在饥渴的心,注定会是新一轮失望。我再次想到了禁忌做爱的疯

    狂,可是我没办法给予她这样的疯狂。现在的我,想做的就是要让她远离这种畸

    形的变态,到夫妻之间的快乐欲望。怎么办?我不由得在脑海中看过的色

    书和各种色情信息,看看能不能找到办法。

    有了!这个办法,虽然不是禁忌之爱,但对于小颖来说,从未试过。

    「小颖,你说老实话,自从我生病之后,你和我做爱,有没有真正享受到?」

    我坐在床上继续问道。

    「你怎么会这么问?」小颖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每次每次都很快乐呢」小颖一时有些不知如何答,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然后慢慢的把头

    害羞的靠在我的大腿上。

    「小颖」,我抚摸着小颖的头发,「我身体不好,委屈你了。我知道在这方

    面我没能尽到一个丈夫的职责。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我想把自己的身体调养好,

    但是需要夫妻双方的配。」

    然后,我把这次在外面看病的事情对小颖说了一遍,只不过把医生换成是我

    一个同事推荐的,地方则换成了在我处理公司事务的一个离老家很近的小城市。

    「那医生怎么说?」小颖急切的问道。

    「医生说能治好,只要治疗得当。」我谨慎的说,没有告诉她能治好的时间。

    本来嘛,象这样的病情,就是再高明的医生,也未必能有分的把握。

    「那要我们怎么配呢?」

    「医生说我们不能没有节制,想做就做。」我缓缓的说,「还需要对性感神

    经进行适当的刺激,但是不能纵欲过度,一个月不能超过一次。」说完后,我紧

    紧的盯着小颖的眼睛。

    「一个月一次?这么少啊!」小颖嘟起了小嘴,「但是我会好好配你的」,

    小颖红着脸抬起了头。

    「老婆,其实我知道,我生病之后,每次做爱你都只是在照顾我,甚至是服

    侍我,从来不是在真正享受性爱的快乐,从今天起,你要放开享受。真正的性爱,

    是两个人的快乐,只有这样,我的病才好得有价值。你不快乐,就算我痛快了,

    之后我也会不快乐!」

    「老公,你别说了。」小颖眼圈慢慢红了,「是我不好,是我求得太多了,

    给你造成了压力。其实只要你快乐了,我打心眼里高兴呢。况且,只要你的病好

    了,我们的好日子总会来的」小颖的声音突然有些带着哭腔和羞涩。

    我心里暗暗叹气,小颖,你还是没有完全打开心扉。性爱的时候,你在我面

    前始终放不下保持贤妻良母的心理,你怕我说你下流、下贱、放荡,而到了外人

    面前,到目前为止就是父亲面前,你摘下了面具,无所顾忌的放下尊严,放下羞

    耻,享受因淫欲带来的高潮,因为你不怕他嘲笑,你只在乎我的看法,你只在乎

    在我眼里的形象。但是,你知不知道,丈夫才是真正需要不戴着面具妻子的那个

    人,因为只有这样,外面的刺激才对你不再具有诱惑!

    我坚定的握住小颖有些紧张的小手,「老婆,我有个色色的想法,因为我不

    能频繁射精,今天要是让你享受,但是也能顺便刺激一下我的性感神经。从今

    天开始,你要抛下生活中贤妻良母的样子,只在乎性欲的享受。我知道你一直都

    是端庄美丽的,但是在床上,男人都希望妻子变成一个荡妇!我们都还算是有点

    知识的人,我们都不会把床上的淫乱,当作生活中的自己。」

    「那我们要怎么做呢?」小颖害羞的问,脸红得像晚霞。她没有拒绝我的提

    议,因为小颖懂得这个道理,也深知其中的乐趣。

    「我想看你自慰!」我对着小颖的耳朵,轻轻的吹着热气。

    小颖今天穿着非常性感的碎花吊带连衣裙,外套一件针织的粉红小套衫,3

    4D的乳房如山峰般挺立,象是祈求大手的抚摸。小颖和我旅游的时候,曾经为

    我跳过艳舞,自慰都是偷偷的进行,从来没在我面前展示,今天,她第一次被老

    公视奸自慰的淫靡表演,一定会给她带来不一样的体验,这也将是她走向放开胸

    怀的第一步。

    小颖先是略为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坚定的站了起来。小颖提起裙摆,露

    出了里面的连裤黑色丝袜,随着裙摆的提高,我看到了一个多星期以来都没再见

    的茂密森林。啊,她居然穿的是红色丁字裤!看来这欲女早就想在今天色诱我,

    只是家里父亲的存在,她才穿着连衣裙遮挡了性感的连裤袜。

    我不仅一阵冲动,下体跟着起了反映。

    「噗嗤」,小颖微微一笑,眼睛依然很害羞的看着我,似乎是笑我这么点刺

    激都经受不住。她把裙摆一下又放了下来,双肩向后一抖,套衫很自然的滑落地

    面,然后小颖顺势坐在套衫上,向胸前拉起裙摆,将腿间的春光再次全面向我开

    放。红色钉子裤的细条湿漉漉的镶嵌在小颖湿润的阴户中间,显示着它的人今

    天一直被情欲所控制。

    小颖左手握住裙角,右手慢慢伸向阴部,眼睛却一直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哦」,随着一声醉人的呻咛,小颖的手指拨开钉子裤的细条,插进了自己

    的阴道。

    「啊,啊,啊」小颖慢慢的加快手指的抽插,眼帘慢慢变得细小,随着

    抽插的加快,似乎看得见淫肉里的淫水。

    「啵」,突然小颖拔出了手指,由于速度太快,顺带发出了细微的响声。几

    分钟之后,随着欲望慢慢升起,小颖不再满足于只抚慰阴道,她暂时停止手指游

    戏,快速的脱下连衣裙,然后坐在衣服上继续自慰。

    没有了连衣裙的束缚,小颖的双手得到了解放。她半仰着身子,左手轻轻搓

    揉阴蒂,右手则再次探入湿滑的阴道。白色的如雪肌肤、黑色的连腿裤袜,以及

    红色的窄小钉子裤相互映衬,性感无以复加。

    「哦、哦、哦」「嗯、嗯、嗯」由于小颖经常暗中自慰,现在非常

    清楚自己的敏感地带,左右手不断的加力搓揉和搅动,淫靡的阴毛渐渐被流出的

    淫水打湿,阴蒂也如愤怒的鸡冠,开始红肿、挺立!

    看着眼前的旖旎秽景,我的小不断升腾膨胀。老婆,你做得很好,但是

    还不够,你的脸色虽然含春,但是依然羞涩,如果你还不能完全放开,你享受不

    到性欲的全部。

    我站起身,走到小颖面前。「小颖,看着我,我要你看着我。」我对小颖小

    声说。小颖一下睁大了眼睛,好像不知道我已经走到她跟前,双手也跟着好像停

    住。「别停,继续」我边说边解下皮带,脱下裤子,露出已经有些半硬的

    阴茎。「张开嘴。」我走到贴近小颖胸部的地方,在小颖正准备想问的时候,将

    鸡巴插进她的小嘴。

    「嗯」由于小颖没有准备,这下突然的插入,居然引起了小颖的兴奋,

    她大声的娇吟一声。她张大眼睛看着我阴茎的抽插,似乎也在询问,老公什么时

    候也变得淫荡了。她向我眨巴了几下眼睛,好看的眼睫毛不停闪动,下面的双手

    也丝毫没有停留,继续狠狠的蹂躏自己的淫穴。我也向小颖无声的眨巴了几下眼

    睛,色迷迷的微微一笑,鸡巴也丝毫没有停留,继续狠狠的蹂躏她性感的小嘴。

    就这样,我们两人一高一低的激烈运动,一阵快感涌了上来。不行,我赶快

    抽出肉棒,减缓自己的性冲动。然后弯下腰,快速的解开小颖的胸罩。

    「啪」,两粒饱满的乳房一下就弹了出来,粉红的乳头早就硬如红豆,充血

    挺立。我的双手一把抓住两只乳房,不断的揉捏,把它们变换成不同的形状。

    「啊呀」小颖发出了畅快的叫声。「老公,不要这么重,捏爆了今

    后就没得玩了。」小颖嗔怒的对我说。

    「我就是要捏爆你的奶子,免得你上班时别人用眼睛奸淫你。」我一边大声

    调侃,一边绕到小颖背后,继续用双手玩着变形魔术,一边看着小颖用双手交替

    进出自己淫靡的嫩肉。

    「啊啊啊」「哦哦哦」随着不断的揉捏和抽插,

    小颖的淫欲渐渐升高,嘴里不断的小声淫叫着。她的眼神开始迷离,开始变得狂

    乱,她的动作开始变得狂野。

    我用双手从小颖腋下穿过,牢牢握住她的两只34D巨乳,一用力,把她抱

    了起来,慢慢移动到床边,然后将她的上半身压低到床上,双腿笔直站立,再用

    左手大力左右摇晃小颖的屁股,右手则用食指和中指同时快速的插进小颖已经泛

    滥成灾的肉穴。

    由于小颖上半身贴在床上,相当于起到了固定身体的作用,屁股被我大力摇

    晃,也带动了她巨大的乳房在床单上摩擦,而早就想被填满的淫洞被我手指快速

    的插入,加上小颖自己一只小手指的触摸,色情的快感在小颖身体中极速升腾。

    感谢曾经看过的色书,这个动作居然今天被我用到。

    「老公,还好想要你啊」小颖被我的淫戏搞得有些欲火难耐。「老婆,

    你感觉好吗?」我轻声问道。

    「好,好想,好刺激,哦哦哦我好像要来了」十几分钟之

    后,小颖突然开始动的摇晃身体,并且把左手摸到自己的肉穴,快速的揉搓充

    血的阴蒂。我一看,该不会是高潮要来了吧?我赶紧加快手指抽插的频率,又重

    又急,犹如狂风暴雨般一进一出

    「啊」很快的,小颖发出一声似母猫般的叫嚣,双腿一阵颤抖,然后上

    身整个向前,瘫软在床上,而性感的双腿和淫臀,淫靡的向我洞开,一股白色的

    淫液穿透红色丁字裤,缓缓的流向黑色的裤袜,晶莹夺目!

    我抽出了手指,小颖随着抽搐了一下,小颖居然高潮了!看来这些新鲜的玩

    法,确实对她很有效果。

    我突然色心大起,再次把手指插进小颖的阴道,搅动了一下,待手指沾满湿

    湿的淫液,然后马上拿了出来,快速走到床边。

    「小颖」,我喊了一声,「嗯」小颖似乎还没从快感中清醒过来,我一

    把翻过小颖的身体,「把嘴张开」,小颖听清的我的话,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乖

    乖的张开了嘴。

    「你经常吃我的精液,想尝尝自己的淫液吗?」我没有强迫小颖,还是问了

    一下她。

    「啊?你这个变态!」小颖娇嗔的打了我一拳,从高潮中清醒了过来,双手

    一下子捂住了脸庞。

    「小颖,这不丢人。淫荡的老婆是我的,我都不怪你,你怕什么?」我左手

    抚摸着小颖的脖子,顺便又抓了一把乳房。

    「你真的不嫌弃我变成个荡妇?」

    「只要是我王景程一个人的荡妇,我爱还来不及呢!」我大声的宣告。

    小颖低着头沉默了几秒钟,慢慢的抬起头,脸庞一片绯红。然后朱唇微启,

    眼神害羞的看着我。

    她同意了!小颖同意了!我内心有些激动,只要小颖能够放下在我面前的羞

    耻心,终会有一天,你会再次到我身边灵与肉一起来!

    我慢慢把手指靠向小颖的嘴唇,但并没有动送进去,我用眼神期待的看着

    她。小颖羞涩的看了我一眼,突然快速的张嘴咬向我的手指。

    「啊,你咬我干嘛?」我的手指疼了一下,但是可以忍受。

    「我就是要咬死你,咬死你这个大坏蛋,咬死你这个变态的大坏蛋!」小颖

    吐出我的手指,但是用双手继续抓住,大声的骂着。随后又把我的手指塞到嘴里

    紧紧的咬住,哦,不是,是吸住,舌头还在手指上舔弄了几下。

    「我要为你前几天向我发火报仇,我那么爱你,你居然骂我;这么多年,你

    从来没吼过我,你那天居然还吼了我!」突然,小颖失控的大哭起来,再一次吐

    出了我的手指,弄得我一时脑袋有些迷糊。

    「小颖,你怎么啦?是不是我今天玩得太过分啦?」我赶紧问道。

    「老公,你别向我发火好吗,我今后什么都听你的,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

    么,哪怕是叫我去死。只要你不要离开我呜」小颖继续大哭着,又把手

    指含了进去,不停含混的呜呜着。

    哦,原来小颖的恐惧还没有完全消退。虽然这几天我的态度已经很好了,但

    是她还沉浸在自责之中,还没有完全走出这次事情的阴影,只好由着我的性子淫

    玩。

    「小颖,我不会离开你,不会离开,不会离开。」我把小颖紧紧的抱在怀中,

    不断的呢喃。

    「真的?你发誓!」小颖一下子从我怀里抬起头,吐出我的手指。

    我看了小颖一眼,没有说话,嘴唇狠狠的吻向她调皮的小嘴。

    「嗯、嗯,你还没发誓呢」小颖想说话,但是舌头已经被我缠住,再也

    发不声音。

    (三)正事

    又一阵嘴中光阴之后,我和小颖恋恋不舍的分开了嘴巴。

    「嘻嘻,你下巴上有口水呢。」小颖笑着羞我。

    「笑我,你嘴角还有淫液呢。」我反羞了过去。

    「是吗?」小颖大惊失色,赶紧擦了一下嘴巴。

    「哈哈哈」我不仅大笑起来。

    「坏老公,你又欺负我!」小颖发现上当,气愤的一下翻身坐在我的肚皮上。

    「我压死你。」小颖在我身上起伏了几下。

    我摸了一下小颖的乳房,用手把她拉向我的胸膛。

    「小颖,给你说个事。」我抚摸着小颖的后背,在她耳边轻声说。

    「什么事?」小颖柔声问道。

    「公司最近要忙几个月了,可能我不能象以往一样每天准时家,你家后

    自己做饭,我喜欢吃你做的饭,别让我爸累着了。」我怕小颖多心,说我喜欢吃

    她做的饭菜(她做的菜确实很好吃)。

    「什么?那不是你又要比我晚家了?」小颖一下坐直了身体,有点不情愿

    的看着我。看来,虽然她离开父亲的决心很坚定,但是心里还是很害怕和父亲独

    处,她是希望通过时间和空间的分离,冲淡对欲望的触碰。

    「没办法啦,我还总得养老婆,养儿子呢。」我调侃的对她说。

    「要不我养你吧,老公,我想每天一家都能看到你,这样我才踏实。而且,

    我的工资也不低呢。」小颖怨恨的说着。

    「你还真把你老公当成吃软饭的啦?」我捏了一下小颖的脸蛋。「好啦,别

    生气了,忙也就是这几个月,不会很久的,忙完之后,我就带你去旅游,怎么样?」

    「那好吧。」听说可以一起去旅游,小颖终于还是点了下头。

    「但是老公,你今后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先跟我说。这次你去祭拜你妈这么

    大的事你自己就一个人去了,我心里还是不好受,总觉得你还有什么心事。」小

    颖抱怨的说。

    「老婆,真的没什么。那几天因为心情不是很好,公司事情多,晚上很晚了,

    刚好又有老同学说聚会的事,所以就没对你讲。你看,这不是没什么事情么。」

    我急忙向小颖解释着。

    「真的是这样?」

    「真的是这样!要不我发誓!」我举起左手,作出发誓状。

    小颖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噗嗤笑了一声:「那我相信你。」随后从床上起

    身,准备去洗澡。

    「小颖」我迟疑的喊了一声。

    「嗯?」

    「要不」我还是有些犹豫着。

    「怎么了?难道你?」小颖突然脸红了一下,又缓步走了来,她以为

    我突然想做爱了。

    「不是,不是,你想偏了」,我赶紧澄清,「我是想说,要不,你去买个自

    慰器吧,毕竟手指还是还是小了点儿。」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说出了小

    颖一直以来想做的。

    「你又想耍流氓啦!」小颖的脸一下彤红,「要买你去买!」小颖一下又趴

    到床上,把脸埋进被窝。

    「还是你去买吧,最好就是到外面的店里去买,虽然上也有,但总感觉不

    太真实。」我趴在小颖身上,对着她的耳垂轻轻说道。

    「我又不能经常和你做,我可不想委屈了你,忍不住的时候,可以代替一下

    也好,总比没有强吧。」我继续调侃着她。

    「那你希望我买个什么样的呢?」小颖转过脸,虽然还是有些害羞,但是同

    意了我的想法。

    「嗯」我迟疑了一下,「买个你希望我好了之后是什么样那样的吧。」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了一下,这种情况下,小颖会买个什么样的假肉棒呢?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我就用那个假的,不用你的真的,气死你!」

    小颖气急败坏的从我身下爬起,连羞带臊的跳下床,一头冲进了卫生间。

    我和小颖终于结束大战,早早休息。

    这一次,小颖终于踏实的睡了,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沉沉的睡了过去。我

    看着小颖安详的脸庞,不由的感慨:「老婆,如果我们一直都象现在这样,生活

    该有多么美好!」不觉中,我的眼眶有些湿润。

    我躺了下来,却还清醒着。

    其实,我说公司忙不是真的,真正的目的是锻炼身体。我在公司附近一家健

    身房办了健身卡,准备好好锻炼一下身体。参加工作以来,忙于生计、忙着应酬,

    忙着结婚生子,早就把学校时还生龙活虎的身体消磨掉了,现在的体力,甚至还

    不如五十几岁的父亲。金石汤药是外在的,身体机能是内在的,要想身体尽快恢

    复,必须要内外兼修,为自己,也为家庭。

    另外我还有一个隐藏的目的。偶尔的下流调情是必要的,但是淫荡终究不是

    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像用一个谎言去圆另一个谎言,只能让漏洞越来越大直至千

    疮孔,而只有发自全身心的愉悦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我要故意让小颖和父亲

    有更多时间和空间接触,只有在不断的心理和环境的刺激下,才能逐渐磨练两人,

    尤其是小颖的自制力。心魔不会自行离去,它需要阳光才能驱离。心病还得心药

    医,虽然凶险,但我别无他法。

    我不知道这需要多长时间,然而我只有咬牙坚持。我知道,这条路,一定艰

    辛无比,一定荆棘丛生,一定会有不堪和愤怒!只要小颖和父亲不再有触碰底线

    的事情发生,我都可以忍受。我在自己暗中观看他们做爱视频的快感中一次次沉

    沦过,我知道心瘾的强悍。作为始作俑者,抽身逃离相对容易,对于尚不自知的

    小颖而言,尤其艰难!

    如果要入地狱,那就让我先入地狱吧。

    我要上路奔跑了。

    人到中年,生活忽然有些摇晃,我听到有人在喊你快跑,去找那一片光亮。

    张三(剧中人物)

    ()

    原文中在后续内容中我觉得必须交待的一些细节,如小颖是否怀孕、

    小颖和父亲的一些必要反映、自慰器等,终于全部交待完毕,后面的发展,我将

    要用新的内容来推动剧情,人物不会增加也不会改变,性格尽量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