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6-177)第三结局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字数:7325

    第一百七十六章

    「怎么?很难回答么?」看着俩人对视着紧张的样子,我不由得在一旁加了

    加「温」,装作十分好奇和无辜的问道。

    「这个……不是的……原因……等出院了慢慢……慢慢想起来就好了……」

    父亲裂了裂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磕磕巴巴的解释到,结果打了一个

    太极,没有正面回答我。而小颖一直在旁边低头,嘴里也停止了拒绝,显得很紧

    张和束手无策。

    「老公,你别急,慢慢咱们……咱们就会想起来了……一下子告诉你太多,

    怕你接受不了……」父亲没有回答,我把目光注视向小颖,在被我注视了好一会

    后,小颖才磕磕巴巴的回答到,此时好好的一顿早餐,被我弄的俩人都没有继续

    吃下去的胃口了。

    看着俩人的样子,估计我再问下去,俩人也会找很多理由去拒绝回答,我也

    就没有再继续追问。到了中午的时候,张阿姨和岳父母都来了,而小颖和父亲难

    得有时间回家去洗漱和换洗下衣服。父亲和小颖随时同时离开医院,但是却没有

    回同一个处所,小颖回我们家,父亲回他的小岛。

    岳母和张阿姨看着我的样子,不住的摸着眼泪,看到二老虽然没有和我有任

    何的血缘关系,但是却是目前为止唯一能让我感觉到人间还有温暖的人。我「傻

    乎乎」的吃着岳母和张阿姨俩人给我做的午饭,俩人不同的手艺,不同的味道,

    但都是那么的好吃和鲜美。

    「二位阿姨,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失忆的?我到底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

    是怎么进医院的?」在小颖和父亲身上没有找到答案,我只能在张阿姨和岳母身

    上找突破口。同时我也要验证下,父亲和小颖和他们有没有说实话,到底是用什

    么样的谎言骗过了他们。

    「还不是你们不小心,你爸爸也是,岁数那么大的人了还允许你们胡闹。唉

    ……」张阿姨和那晚相同的埋怨,最后只化成了一个叹息。

    「在你昏迷之前呢,有很多的事情。简单的说,就是你父亲和张姐马上要结

    婚了,而那天张姐不在,就你、小颖还有你父亲在,那天你和你父亲喝了很多的

    酒,结果借着酒劲,你非要借着张姐的婚纱,要和小颖重温结婚时候的情景。小

    颖穿着婚纱,你穿着自己原本的西服,你俩在小岛上到处自拍,也让你父亲帮忙

    拍照。最后借着酒劲竟然跑到悬崖边去自拍,结果你喝醉了重心不稳,你和小颖

    双双落水。幸亏你父亲一直在旁边注视着你们,你俩落水的地点就在悬崖边上。

    最后你父亲一边报警救援,一边叫小岛上其他人水性好的人帮忙救援。不过谢天

    谢地,小颖掉下的过程中,婚纱太长,刮到了崖壁的树根上,减缓了点下坠的力

    度,虽然落水,但是没什么大碍,只是婚纱却刮烂了。你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你

    直接掉进江水,而且头部先入水,崖边的水位太浅,你的头部撞到了水底的一块

    鹅卵石,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唉……就是那么的不小心,也是那么的巧……

    喝酒喝多了真的会害死人的,以后你也少喝一些……」最后还是岳母和我解释的,

    解释到最后,还告诫岳父少饮酒。

    听完岳母的「解释」,我的大脑顿时感觉有些蒙圈了,这就是父亲和小颖给

    别人的解释?虽然解释的和真相不符,但是一些情节倒是没有说谎,例如小颖穿

    着张阿姨的婚纱,我穿着自己原本的西服,我和小颖在悬崖边上,我俩坠崖,我

    俩落水……其他的都他么是假的。呵呵,我在心里忍不住笑道,这估计是父亲想

    到的解释吧,而小颖当时也在住院,当然她也是默认了父亲的这种欺骗的谎言,

    要不然没有小颖的配合,怎么能让岳父母和张阿姨相信呢?

    虽然这个解释对于我这个知道真相的人来说,我肯定会嗤之以鼻,但是对于

    不知情的人,却也能骗的过去。我除了在心里苦笑和鄙视之外,只能�悦悦:桶�

    静来对待眼前的这些人。这个时候我想到了自己的工作,自己决定要离家远走,

    对于工作和单位现在什么样,自己已经不再在乎了。

    在医院里住了几天后,我就准备出院了,不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医院的环境。

    每天看到身体康复而高高兴兴出院的人,也经常会听到和看到因为患者不治而亡

    而哭的撕心裂肺的其他病患的家属们。

    出院之前,按照医院医生的嘱咐,我最好能够静养一段时间,而且让自己慢

    慢去寻找失去的记忆,同时照顾好自己的精神状态。在这之前,我原单位的领导

    和同事们都来看过我,同时单位也给我做出了「停薪留职」的决定,这是对于一

    个「失忆」的人最好的待遇了。

    在所有家人的陪伴下,我心情复杂的回到了家里。在进入家门的一刹那,我

    的目光随即在房子里到处巡视着。这不是我装出来的,而是我自然的反应,不久

    之后,我就会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让我无比熟悉的家。家里的一切都和以前一

    样,墙上还挂着我和小颖的婚纱照,里面的我们当初是那么的甜蜜,还有曾经我

    们山盟海誓的誓言,只是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在了。

    我情不自禁的去抚摸自己用过的每一个东西,感受着自己曾经留下的温度和

    气息,同时心中也有极大的不舍,毕竟这是自己的家。岳父母、张阿姨、父亲和

    小颖,他们都安静的看着我,谁也没有打扰我,或许他们都认为我在寻找着自己

    的记忆,却不知道我此时真实的内心。

    过了不久,岳父母和张阿姨、父亲嘱咐了几声后,就各自回家了。我生病的

    这段时间里,已经耽误不少的事情,父亲和张阿姨的婚事都推迟了。我决定暂时

    把事情压一压,至少等父亲和张阿姨结婚之后,再实施自己的计划,毕竟张阿姨

    是无辜的,她对我又那么好,我虽然最终会伤害到她,但是至少让她和父亲举办

    完婚礼后,满足她晚年的愿望。

    所有人都离开了,整个房子里就只剩下了我和小颖。我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此时我根本没有看电视的欲望,只是坐在沙发上闭目制定着自己的计划,而小颖

    开始收拾屋子。她时不时的会和我说一句话,似乎想让失忆后的我对她更亲近一

    些。只是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答着,更多的时候保持着沉默,虽然我闭着眼睛,

    但是我的耳朵却没有失聪,我能听到小颖的叹息和不均匀的呼吸,或许现在和我

    说话,每一次都是对她的折磨,毕竟现在的我对她像陌生人一样。

    「老公,晚上想吃什么,老婆给你做……要不然我们去外面吃好不好……」

    收拾完屋子后,小颖和我并排坐在一起,之后靠在我的身边,用手抱住我的胳膊,

    腻腻的说道。

    「清水挂面……」我「不识时务」的回答了一句,听到我的回答后,小颖明

    显一愣,清水挂面,这也叫饭?

    「老公……你……我没听错吧?清水挂面,怎么做的?」小颖作为城里人,

    或许没听到清水挂面吧。农村人几乎都知道,最简单,也比较简单的饭,但是却

    是最清淡无味的。

    「就是把挂面用清水一煮,什么东西都不要放……」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小

    颖回答道。

    「那……那你怎么吃啊?什么味道都没有……」小颖似乎很疑惑,完全跟不

    上我大脑的节奏。

    「就是要让它什么味道都没有……你去煮吧……」

    「好的,老公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小颖笑了一下,只是笑容中一直带着

    一些苦涩,或许我反常的言语和举动,给了她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不一会,小颖煮好了面,我和小颖一人一碗,我自己先吃了起来。记得小时

    候,清水挂面已经算是不错的食物了,至少它是面做的,清水挂面,配上大酱或

    者咸菜,小时候吃的非常有味道。只是此时,我没有配其他任何东西,就是简单

    的吃着什么味道都没有的挂面,或许这个挂面最能衬托我此时的心情,也能让我

    从味觉上感受到自己的心情。我从清水挂面中没有吃到自己小时候那种温馨的感

    觉,只是感觉这碗清水挂面很苦很苦,或许是自己的心里发苦吧。

    小颖试着吃了一口清水挂面,之后就皱起了眉头,或许她没有想到挂面还能

    这么吃,而且从小生活优越的她,或许也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吃了一口后,

    小颖的目光飘向了厨房,或许她认为虽然没有卤子,但是有其他酱类配调一下也

    不错。只是她回头又看了一眼正在吃的津津有味的我,强忍了下来,之后跟随着

    我的频率,一口一口的陪着我吃清水挂面。我不知道小颖口中的挂面是什么味道,

    是苦的么?

    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吃了这顿特殊的晚餐,时间也渐渐的晚了,要到了晚上

    休息的时间。没办法,医生嘱托我要多注意休息,让大脑尽快的恢复过来。虽然

    我失忆是假的,但是脑部受伤却是真实的。小颖在我俩的卧室里收拾着被褥,换

    上了崭新的被褥,或许象征着我俩的重新开始。只是……

    「老公,来睡觉吧……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小颖铺好了被褥,整理好

    了两个枕头,之后换好了睡衣走出了房间……

    「我俩睡一个床?」我此时无比「无辜」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其实我在心

    里真的不想和小颖一个床,每每想起小岛上小颖为父亲穿上婚纱的那一刻,我的

    嘴里就像吃了苍蝇一般。

    「啊……老……老公,咱俩是夫妻,当然要睡一个床啦……」小颖被我突然

    的问题问住了,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似乎手足无措,而且带着紧张和慌乱,

    还有一丝伤心埋在眼底……

    「但是,我不想和别人睡一个床,我去隔壁睡吧……」我回答了一句后,我

    向着父亲的曾经房间走去,只是刚起步,我就走不动了,这个时候我才想起。隔

    壁是父亲的房间啊,不说床单被褥有没有换过,那个房间里到处都留下了小颖和

    父亲的性爱气息,我去了那个房间,不是一样么?突然发现,这个自己曾经的家,

    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转头看了一眼小颖,发现她此时已经跌坐在

    了地上,用一只胳膊紧紧抱住我的一条腿,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哭的很伤心

    很伤心,她没有任何的言语,所有的委屈似乎在这一刻全部发泄了出来……

    第一百七十七章

    小颖已经瘫软在地上哭泣,而我本人则是骑虎难下,两个卧室我都不想睡,

    难道我要到外面去找宾馆?看着小颖哭泣的样子,我强让自己转过头,不看小颖

    的样子,因为我最受不了小颖哭泣。小颖此时心里很痛吧,只是有我痛么?我进

    退两难,没办法,我只好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

    「我哭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小颖哭了一会后,就强忍着收住了哭泣,但

    是却没有从地上起身,看到我坐回到沙发后,松开了抱住我大腿的胳膊,直接双

    手抱膝坐在了地上,直接与坐在沙发上的我对视着,此时她的眼睛红肿,因为自

    从我醒来之后,她没有一天不哭的。

    「你现在什么都不懂,完全是你的潜意识的再拒绝我。你失忆后都这么恨我,

    如果将来有一天你恢复了记忆,那么我怎么承受你的怒火呢?或许你早晚有一天

    都会抛弃我,我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不过,老公,只要我在你身边一天,就让

    我享受一天的幸福,好么?」小颖此时或许已经有些绝望了,但是她强撑着,泪

    眼婆娑的笑着,说的很轻,但是很温柔。

    「我为什么要恨你?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我心知肚明,但是我还是很冷

    漠、无辜的说道。

    「不说了,都是我的错……如果可以的话,我多么希望你永远不要恢复记忆,

    哪怕你成为一个废人,我也会心甘情愿的照顾你一辈子……老公,今晚你想在哪

    儿睡?」小颖不能再多说了,所以她适可而止。小颖最后一句话把我问住了,我

    能在哪儿睡?我不想在自己的卧室和父亲的卧室睡,原因就是这两个房间有父亲

    和小颖欢爱留下的痕迹。正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自己屁股下面的沙发,只是沙

    发上貌似也有一次父亲和小颖后入式的经历。

    「我想在沙发上睡……」不管了,总不能打地铺吧,就在沙发上睡……

    「好……好的……我去给你整理行李……」小颖听我要睡沙发,强挤出一丝

    笑容,但是没有任何忤逆我的意思,乖巧的去卧室拿出了一床被褥。那是很久以

    前的被褥,只不过一直封存在柜子里,是崭新的。小颖把被褥铺在了沙发上,铺

    的很仔细,一些小小的褶皱都抚平,看那样子,尽量让我睡的舒服一些。

    「来,老公,睡吧……」铺好之后,小颖对我说道。我还真的有些困了,不

    知道为什么,自从醒来之后,我就特别的嗜睡。而小颖则去了卫生间,应该是去

    洗澡了吧。我只是简单的把外衣外裤一脱,直接盖着被子就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还别说,睡惯了床铺,冷不丁睡沙发还别有一番滋味的。不一会我就沉沉的睡了

    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自己的身边貌似多了一个人,而且一只手给我

    盖着被子,还搂着我的腰,只是我睡的太深,根本不愿意醒来睁开眼睛看一眼。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我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一看天微微亮了。这个时

    候,我感觉自己的身边非常的温暖,我感觉到自己的肚子上有一个东西压着我。

    我转头一看,小颖像只小猫咪一样,蜷缩在我的身边,一只手轻轻的抱着我的腰。

    虽然沙发的面积很小很小,但是小颖是侧身睡在我身边的,而且她身材苗条,又

    尽量靠在外侧,可以说几乎是悬在沙发的边缘上,把最大的空间留给了我。我转

    头正好看到小颖的脸庞,她的脸上还带着泪痕,看来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是又哭

    过了,看着她安静睡着的样子,偶尔还会在睡梦中抽泣几下,貌似她心中的无限

    委屈一直折磨着她。这个时候,我的心中不免得有些担心,如果我到时候离开了

    她,她能否承受这个打击?会不会想不开?

    「噗通……」正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地板上响起一声比较沉闷的响声,

    而且原本搂住我腰部的手也瞬间没有了,我条件反射一般的赶紧起身向旁边看去。

    只见小颖迷迷糊糊的摔下了沙发,此时她不住的龇牙咧嘴的吸着凉气,但是或许

    是不想打扰到我睡觉,竟然一声没吭。此时她闭着眼睛忍着疼痛,并没有看到我

    醒来了。

    「老公……你醒了……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小颖缓解了一会后,睁眼看

    到我已经坐了起来……

    「疼……疼不疼?」不管怎么说,看到小颖疼痛的样子,心中不免得一软,

    而且小颖昨晚还是为了给我留睡觉的空间才离沙发边缘如此之近,无论怎么样我

    的心中都十分过意不去。

    「不……不疼……一点也不疼……」听到我关心的话语后,小颖痛苦的表情

    突然停住了,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眼圈含泪,抹了抹眼睛,笑了起来,

    笑的似乎很幸福……

    「老公,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买早餐,我出去给你买……豆浆加油条好不

    好?」小颖从地上站了起来,擦了擦眼角,之后温柔的说道。我没有过多的回答,

    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小颖昨晚连外衣都没有脱,就那么直接的睡在我身边,而

    且似乎害怕我睡的不舒服,竟然没有盖被子,完全把被子留给了我一个人。所以

    此时的小颖不需要穿衣服,直接穿鞋准备出去,看着她走向门口的背影,还有那

    极力控制着但是还能看出一瘸一拐的样子,我的心中不免得有些发酸,最后只能

    在心中无声的叹息。

    「老公,千万不要出去,我十几分钟就回来,免得你找不到回来的路……」

    在出门之前,小颖不免得回头嘱咐到,没办法,他们现在不让我一个人出去,害

    怕「失忆」后的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最后走丢了。唉,没想到装失忆,竟然让自

    己进入了囚牢之中。

    小颖出去了,我走到窗前,不一会就看到了小颖向着小区外奔跑的样子,看

    得出来,她想尽快买完尽快回来,争取早一秒回家,估计此时她的心中不免得为

    我有些担心。不一会,小颖的身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正

    常已经是小颖和我上班的时间了,只是由于我的「失忆」,小颖和我都暂时停止

    了工作。

    「咚咚咚……」正在我躺在沙发上闭目思考的时候,我听到了敲门声。我看

    了一眼时间,刚过去了五分钟,小颖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她带钥匙了,或许是

    手里拎的东西太多?我带着狐疑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之后我一下子愣住了。

    「怎么会是她?」我看着面前的人,不由得心中想到,同时也愣在了原地?

    「你认识我?」此时眼前的人不由得有些怀疑的问道?我以前见过她,没有

    想到自己在被突然袭击之下,竟然暴露出了破绽,自己此时是失忆的,不认识任

    何人,如果露出破绽……

    「您是哪位?我不认识你啊……」我此时只能强壮镇定,我绝不能承认我认

    识她,如果承认,那自己的失忆就是假的了。

    「不认识我,见到我为什么那么惊讶?」站在门口的人,用睿智的眼光紧紧

    注视着我,她没有这么容易骗过去。

    「因为我实在没有想到,我的门口大早上会出现您这么一位大美女,所以很

    惊讶,也很惊艳……您进来坐……」我只能随心的解释道,最后赶紧转移话题,

    帮她拿拖鞋,这个人不好对付,一个不好我可能会有被拆穿的危险。

    「小颖呢?」进来之后,这个人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而且直接在房间简单

    巡视了一下,她是第一次来我的家里。

    「出去买早餐了……」我回答的十分简短

    「你感觉怎么样?真的失忆了?」她用睿智的眼睛一直盯着我,似乎能看穿

    我的内心,弄的我不敢与她对视。

    「感觉很迷茫……」我不敢在她面前说太多的话语,因为我害怕说错一句话

    就会被她戳穿。

    「冰霜……你怎么来了?」正在这个时候,小颖买早餐回来了,进门正好看

    到了正在客厅中的人,发出一声惊喜的声音。这个时候,我也松了一口气,幸亏

    小颖回来了,无意之中也帮我「解围」了。

    「来看看你……刚从国外回来,就第一时间赶过来了……」她见到小颖的那

    一刻,脸上的表情瞬间融化了,开始和小颖攀谈了起来。

    而我自己走到窗户旁边,只是我此时透过窗户远眺是假的,掩饰心中的慌乱

    才是真的。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来我家里,而我对于她总有一种恐惧的感觉,尤

    其是她的眼睛。这个人是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个冷美人,冷傲如女王一般,不化

    妆爱素颜,但却有一股一般化妆的女人都无法比拟的气质。而且她的眼神非常的

    犀利,让你无法对视。作为一个冷美人,名字更冷,名叫冷冰霜,是小颖所在公

    司的总裁,而小颖的公司只是她产业下的一个品牌而已。她出身于军人世家,父

    辈都是军人,尤其是他的爷爷更是中将军衔。本市乃至全国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

    那是她外公家的家族产业。可以说她是一个富二代,也是一个红二代。

    而她本人更是跆拳道的黑带级别,可以说作为一个女人,该有的她都有,不

    该有的她也有,在本市乃至全省的势力极大。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却和小颖

    是极好的闺蜜,只能说作为她的下属,俩人兴趣爱好都很相投,一来二去,也就

    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但是这么一个成功的女人,年纪与我相仿,却至今单身,

    让我不免的有些奇怪。

    在工作上,我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人,但是在她面前,却显得微不足道,而

    且似乎她是军人世家出身,在她的面前,你总有一种被扒光看光的感觉,这也是

    她商业上也如此成功的原因吧。我以前只和她见过一次面,那还是他们公司的年

    会上,当时我俩在饭桌上只有简短和象征性的招呼和交流,她给我的感觉就是,

    任何男人在她的眼里似乎都不屑一顾,冷傲而自视甚高,或许这就是她至今单身

    的原因吧。让男人永远只能仰望,不敢直视。

    本来,我只认为她只是来探望一下自己的下属,但是没有想到,她这个人会

    对我今后的道路和抉择起到至关重要的决定性作用,当然,这是后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