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93)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第一九十三章

    手机来电的铃声把我惊醒,我看到是张阿姨的电话,看来他们马上要到家了,

    这个电话可能就是交代我一些什么事情。自从和张阿姨结婚后,父亲和张阿姨形

    影不离,原本父亲的手机也完全由张阿姨拿着,所以来电显示中,把父亲的电话

    标注成了张阿姨。只是此时的电话,我还有心情去接么?

    电话铃声还继续响着,我把目光转向了窗外,这个角度我可以看到我们

    的门口,我仿佛看到了三个身影,小颖手牵着哆哆,而父亲在哆哆另一边牵着她,

    而父亲的另一只手中拎着今晚要做的饭菜,夕阳的映射下,他们才是一家三口,

    难道不是么?哆哆是他俩的亲生骨肉,俩人牵着孩子的手,这是多么温馨的三口

    之家。不知不觉中,手机铃声停止了,而我也从幻想中醒了过来,我晃了晃头,

    发现门口根本没有三人的身影,刚刚自己已经出现幻觉了。这是一个非常危

    险的信号。

    此时的自己受了极大的刺激,我到底该怎么去做?小颖的日志告诉我,虽然

    哆哆的事情,情有可原,一切都是巧和天意弄人,但是这就能够成为我原谅这

    件事情的理由吗?哆哆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小颖和父亲的亲生骨肉,完全是我意

    料之外的,也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我到底该怎么去做?

    无论如何,等他们都来,我要好好的问清楚,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我也决定不再这么畏手畏脚、窝囊的活下去,俩人孩子的出生,已经超越了我的

    底线,无论是行么原因。正在这个时候,张阿姨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刚刚已经响

    过一次了,按照以往,张阿姨给我打电话,我没有接的话,她就知道我很忙,就

    不会再打电话,等着我方便的时候给她电,可是这一次很反常,张阿姨竟然不

    厌其烦的给我打电话,难道除了什么事情?我歎了一口气,现在就算天塌下来,

    我也不会在乎了吧,还有什么事情能惊动我呢?

    「锦程,快,你爸爸昏倒了,我们正在锦绣大街附近,我已经打了2,

    你快点赶过来。」我刚一接起电话,张阿姨那边急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好的。」我木然的接起了电话,听完张阿姨的话后,失魂般的复了一句,

    之后我就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的大脑还是空荡荡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等等,什么?父

    亲昏倒了?想起父亲的病情,还有医生曾经的嘱咐,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我

    ?||3

    赶紧起身,此时竞顾不得别的,因为我大致猜到父亲的昏倒代表什么,我手忙脚

    乱的吧鉴定报告都重新放档案袋里,之后放公事包里,之后起身快速的穿鞋

    往楼外跑去。到了楼外之后,我给张阿姨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详细的位置,之

    后我开着车往父亲昏倒的方位赶去。

    等我赶到的时候2急救车也已经到了,我帮助医生们把父亲抬上了救护

    车,张阿姨在救护车上陪同,而我则开车在后面跟着往医院赶去。相信张阿姨也

    通知完小颖了吧,而且此时我也没有给小颖打电话的欲望。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

    起,哆哆的事情,父亲的昏倒,今天还是父亲的生日,没有想到,最后生日没过

    成,父亲又进了医院。

    到了医院后,父亲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而到医院之前,我已经提前电话通

    知了父亲的治医生,所以他带领医生们早已经做好了准备。抢救了几分钟后,

    父亲才算醒了过来。我和医生去了办公室,而张阿姨在病床边陪着父亲。

    「癌细胞扩散,骨转移,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骨髓。这是最担心害怕的情况,

    也是最危险的事情,我们会尽量减少病人的痛苦,延长他的寿命的。」医生到了

    办公室后,摘下了口罩,之后带着「沉痛」的表情和我说道。

    「没救了是么?」一天之内受到了两次深重的打击,我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医生赶紧扶助我,我嗓子沙哑的问道。

    「是的,癌症晚期骨转移的病人,下半身会骨痛,非常的痛苦,现今的麻药

    和止痛药,对於骨痛,也没有什么好的效果。一般的病人,去世前会极为痛苦,

    而且……」医生说到这个时候,只能用同情的表情看着我,也是在看我这个不幸

    的家庭。

    我木然的走出了办公室,其实在父亲手术之前,我就已经详细瞭解过父亲万

    一复发之后的情况。睾丸切除手术后,没有复发的话,一切都好;如果复发,癌

    细胞扩散,那真的是无药可救了,而且去世之前,因为癌细胞扩散到骨髓,所以

    病人骨髂剧痛,任何止痛药都无用,哪怕是杜冷丁这种医院严格控制的药物,作

    用都不大。可以说,得这种病的人,最后基本都是被疼死的。只可惜,中国没有

    安乐死,在国外一些安乐死法的国家,得这种病的人,一般都会被执行安乐死。

    无药可救,死之前还有极大的痛苦,安乐死或许是让患者减少痛苦,无痛死去

    的好办法。只是在我们国家还没有,所以我的父亲只能等病情越来越严重,

    最后痛苦的死去。

    走出办公室后,我没有走进父亲的病房,我在走廊的休息椅子上坐下,之后

    双手抱头,把脸深深的埋进自己的双腿之中,此刻的自己是那么的无助。两个重

    大的事情发生在同一天,让我根本无法承受,虽然父亲玷污了我最心爱的妻子,

    又和我妻子给我生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但是他毕竟是生我养我的父亲,他已

    经无药可救,没有几天可活,善孝为先,此时的我,除了痛心,没有其他的想

    法,我想到了去世的母亲,现在父亲又要,谁来给我指条明路。

    正在我无助的时候,我感觉我的手被人握住了,从手上的触感我能感觉出,

    是小颖到了。我把脸在膝盖之间蹭了蹭,蹭干了自己的眼泪,之后我抬起了自己

    的脸,发现小颖领着哆哆站在我面前,她的脸上也带着伤痛,她也猜到了父亲的

    病情,如今看到我这个样子,她已经不用我说什么,她就都已经知道了。发生了

    这么多的事情,此时看到小颖,却发现是无比的陌生。

    「爸爸,爷爷怎么了?」一声清脆的童声响起,我把目光投向哆哆,她还是

    那么的可爱,还穿着早上我亲自给她穿上的衣服,只是……她如今的身份已经发

    生了改变。

    爸爸,爷爷?这句话现在从她嘴里说出来已经不舍适了,瞭解了她的身份和

    我的血缘关系,这句话应该是:「哥哥,爸爸怎么了?」这样说的话,才没有毛

    病,我在心里想到,只是我什么也没有说。尴尬的沖哆哆这个胞妹接出一丝难看

    的笑容,之后我又把头埋了下去。

    「哆哆,不要打扰爸爸,让他安静会,咱们去看看爷爷和奶奶好不好?」把

    头埋进双腿间的我,听到小颖说了一句,之后一大一小两个脚步声慢慢的远离了

    我。小颖以为父亲病重,我没有任何的心情说话,只是她却不知道,事情远远没

    有这么简单,如果到时候我和她摊牌,告诉她哆哆的真相,不知道她会怎么样?

    她是否还有脸面和胆量继续活下去?

    在外面走廊坐了一会后,张阿姨走了出来,我听到脚步声慢慢向我走近,我

    感觉的出是张阿姨,我抬起了头,脸上湿润还有泪痕,我向着张阿姨点了点头。

    张阿姨看到我点头的动作,在看到我脸上的泪痕,她一切都已经明瞭. 她终

    於压抑不住,哭了起来,我只好压下了心中的悲伤,安慰着张阿姨,可以说,张

    阿姨是唯一没有瓜葛的人,她是最无辜的受害者,我也非常的尊重她,看到今天

    的局面,再看到她伤心的样子,想当初撮她和父亲,是不是做错了?

    我们在外面呆了一会后,擦乾了泪痕,之后到了病房之中,医生给父亲打

    了点滴,父亲躺在病床上,两眼空洞无神,他这个时候或许想到了很多,正在

    忆很多的事情,我们这些所有人当中,心中最複杂的莫过於是他。这次和上一次

    住院不一样,上次还有希望,而这一次,在他的生日这一天,上天竟然给他判了

    死刑,突如其来的意外,让父亲不知所措,只能慢慢的接受和消化。

    不用任何人告诉父亲病情,在他上次做手术之前,一切的一切,他本人都已

    经瞭解的清清楚楚,再加上今天病房里的气氛,父亲已经不需要向任何人去求证

    什么。而这一场意外,也把我的摊牌计画给打乱了,这个时候的我,这种情况,

    我该向谁摊牌?父亲吗?一个将死之人,而且现在这件事情相比较於父亲的病情,

    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不一会,岳父岳母带着浩浩也赶来了,看来是小颖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二

    老才赶了过来。看到亲家公亲家母来了,父亲原本空洞的眼神才有了几分神采,

    毕竟岳父母很少来。父亲起身后,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之后只是简单的和岳

    父岳母挥了挥手,没有其他任何的言语。如果在平时,这或许是非常不礼貌的行

    为,但是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会理解,也没有任何人会去挑理。

    「锦程,今天是我生日,我想和亲家喝点酒,你去安排下……」父亲从醒来

    后,终於说话了,而且也是第一句话,只是这句话说的颤抖,而且从他的眼神中

    我看到了死寂,也看到了一丝他对死亡的恐惧。

    按照现今的病情,父亲是不能再喝酒的,只是父亲命不久矣,今天还是他的

    生日,没有任何人去劝阻他不要喝酒。我点了点头,之后穿上外套,准备出去买

    些酒菜,此时的大脑已经清明了很多,外面的夜色已经朦胧起来,原本应该开心

    喜庆的日子,结果却充满了悲伤。父亲的生日这天,上天也判了父亲死刑,今天

    的酒宴註定是苦涩的,没有欢声笑语,有的只是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