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83)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第一八十三章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小颖在旁边哄着

    哆哆睡觉,自从哆哆出生之后,这个小傢伙整天粘在我和小颖身边,本来父亲搬

    出去后,旁边的卧室空了出来,但是小傢伙一直不愿意自己去旁边的卧室睡觉,

    小孩子嘛,胆小,正常。外加小颖的溺爱,所以也不放心孩子一个人睡觉,睡觉

    爱翻身,不安全。

    有了哆哆的羁绊,我和小颖这几年亲热的时候也少了,毕竟我俩的床上多了

    一个小电灯泡。本来小颖生下浩浩的七年之痒刚刚过去,又迎来了哆哆的七年之

    痒。今晚小傢伙累坏了,不一会就熟睡了,我和小颖好久没有亲热了,一会趁着

    机会发泄一下自已的性欲吧,毕竟已经积攒很久了,或许能趁着这个机会给小颖

    一个高潮。另外,由於父亲最近身体的原因,心情一直不怎么好,和小颖交媾也

    可以缓解发泄一下。

    小颖慢慢的把熟睡的哆哆放在了床的最里侧,之后轻轻在哆哆的额头上一吻。

    由於小颖小心翼翼的抱着哆哆,把她平被在床上,小颖穿着睡裙弯着腰,撅着屁

    股,躺在她背后的我,看到小颖越来越丰满和妩媚的娇躯,心中的一团火在燃烧,

    没有父亲雄伟但是相比较正常的阴茎不由得勃起。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被父

    亲开发过的小颖,越来越有味道,更多了一丝妩媚和不过分的风骚。

    「老公,别闹,我有点事情想问你……」我刚把手伸向小颖撅起的臀部,双

    手刚要揉搓,就被小颖伸手抓住,之后转过身子问着我,着她的表情似乎有心事。

    「怎么了?老婆……」看到小颖这个样子,我有点奇怪,但是还是收了作

    怪的手。

    「你和我说实话,爸爸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和张阿姨说话要背着爸爸?」

    这个问题小颖或许早就想问了,只是关於爸爸的事情,在她的心里或许过於

    敏感,所以她一直压在心理,她或许已经纠结了许久,才问了出来。

    「没什么啊,就是正常的男性老年病而已……」想起了张阿姨的嘱託,我决

    定还是暂时保密,一来是还没有确诊,现在不能太早下结论,二来是害怕小颖知

    道后,在父亲面前露出马脚。生病就是这个祥子,如果得了癌症,患者不知道还

    好一些,还有康复的可能。万一患者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如果心理素质差一些的,

    可能就会使病情恶化,基本必死无疑。

    「不,老公,我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本来我不准备问的,只是感觉妈的

    情绪越来越悲观,而且你也偶尔露出消极的情绪,我对你很瞭解,如果父亲病的

    不重,以你的心理素质绝对不会表现出这些的。」小颖眼中带着肯定的说道,小

    颖毕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女人,我还勉勉强强的能够瞒过小颖,只是张阿姨就未

    必了。

    「唉……现在还没有确诊,我还不能肯定的告诉你,只能告诉你……爸爸有

    可能得的是癌症,前列腺癌……」无论怎么说,小颖也是家庭中的一员,她已经

    发现了端倪,如果继续隐瞒她,或许会让她认为我不信任她,实话和始说吧。

    「……」只觅小颖微张着嘴,跪坐在床上,保持着安顿好哆哆之后转身的样

    子。此时的小颖像受了晴天霹雳一样,愣在了那里,表情里透露着不可置信,而

    且眼中还带着一丝隐晦的愧疚。

    「你……你说的……是真的?有多大把握?」小颖愣了好一会后,才再次问

    道,或许是因为太过意外而紧张,开始的话语有些颤抖和结巴,但是看得出她是

    极为担心和紧张的。

    「明天会出结果,无论结果是什么,你要保密,不要告诉爸爸……」我歎了

    一口气,按照常理,儿媳关心公公是正常的,尤其公公还得了这么严重的疾病,

    但是此时,知道俩人过去的我,看到小颖的这个表情,尤其是过於紧张,还有那

    丝愧疚,我的心中又一次泛起了醋意,这种醋意在父亲和小颖结束关系后,好久

    没有出现过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慢慢的躺了下去。而小颖呆呆的跪坐在床上,之后像木偶

    般慢慢的并排和我躺在了起。此时她仿佛失去了灵魂,如果不是怕我多想,

    或许此对她已经哭出来了吧,毕竟父亲对於小颖,远不是公公那么简单,俩人的

    关系是超乎常的。看着小颖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有刚刚泛起的醋意,外加上

    想起父亲的病情,我的阴茎早已经疲软了下去,没有了刚刚热情似火的性欲。看

    到小颖这个样子,想起现在的生活,我决定给她一点安慰,至少应该有一个拥

    抱,我转身慢慢的把手搭上了小颖的细腰。

    「老公……别……今晚我不想……」我刚把手搭上小颖的细腰,小颖就用手

    阻挡住了我的胳膊,而且声音没有情感般的绝道。我本来想给她一丝安慰,没

    有其他的想法,没有想到小颖竟然误会我,以为我要求欢,而且还拒绝了我。虽

    然我知道,此对的小颖这个态度,情有可原,但是心中刚刚泛起还没有消退的醋

    意,不由得更深了几分。

    碰了一鼻子灰,心中不免得有些气恼,我悻悻的收了手,之后转身背对着

    小颖,闭眼准备熟睡。在以往的时候,我和小颖都是相拥而眠,至少我都是面对

    着她睡,而我突然背对着她睡觉,那只有一种情况,我在生气,我和小颖生活了

    这么多年,她早已经熟悉了我各种肢体动作所代表的含义。

    在以前的时候,只要我背对着小颖,她肯定会第一时间转身从背后抱住我,

    轻轻的在我的耳边呢喃: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啊?只时这

    一次,我转身背对着她很久稂久,小颖都没有任何的动作,彷彿她不在我背后一

    般,我背后没有一丝的声音。

    我只能听到小颖不均匀的呼吸,此时的她没有哭出来,或许已经算很好了。

    一夜无眠,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由於我昨晚是背对着小颖,

    我没有看到小颖是什么表情,也没有看到小颖有有什么其他的状态。第二天早上,

    我趁着到公司报导的时候,快速的在电脑上翻出了昨晚的监控画面。我看到小颖

    在我的背后犹如没有灵魂的行屍走肉一般,无力的躺在床上,脑袋摆向窗外的位

    置,不知道隔着窗户再往外看什么,或许是在看星星,忆着曾经星星的祝福和

    承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没有应验。

    她的眼中有愧疚,有自责,小颖也懂几分医理,大学的时候出於爱好,她还

    在业余时间学过一点护理知识,所以父亲得这种病的原因,她再清楚不过了。前

    列腺疾病的病因,最要的无非就是纵欲过度。而父亲晚年的性欲,却是小颖挑

    起来的,责任心比较重的小颖,这个时候肯定会十分的愧疚。

    小颖躺在床上,几乎半个整夜都没有其他的动作,眼睛一直那么直直的盯着

    窗外,甚至连眼皮都很少眨一下,到了最后,眼泪开始顺着她的眼角开始流淌,

    之后流到枕头上,直到消失不见。看到小颖的这个样子,虽然心中泛酸,但是心

    中倒是有一点理解。歎了一口气,我关闭了电脑,之后我和总经理打了一个招呼,

    就向着医院赶了过去。

    开车在公路上,心中不免得有些紧张,一会去医院就会知道结果了。为了不

    必要的麻烦和节外生枝,我没有告诉小颖,毕竟她越晚知道越好,我和张阿姨在

    电话中约好,等我到了医院后,我俩一起去见治医生,询问结果。

    等我到了医院之后,我给张阿姨打了电话,我没有进病房,而是在病房大厅

    等着她。不一会,我就见到了张阿姨向我走来,结果让我意外的是,张阿姨的身

    边,竟然跟着小颖。小颖因为昨晚没有睡好,所以显得有些憔粹,虽然她化了妆

    做了掩饰,但是我还是能够看的出来。

    「小颖比你来的还早,她也是咱们家的人,我也嘱咐过她要保密,咱们就别

    瞒着她了……」张阿姨看到我见到小颖后愣神的样子,不由得笑着打着圆场。我

    看了小颖一眼,小颖和我对视了一眼后,就转移了目光,虽然她转移目光的速度

    很慢,但是我还是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慌乱。她这些年一直小心翼翼的隐藏着

    她和父亲的过去,一直不敢露出丝毫的破绽,今天突然没有向我说明就自己赶到

    医院来,看来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毕竟这关系着父亲的生死。

    「没事的,妈,其实昨天我已经告诉她了,走吧,妈……」我笑着和张阿姨

    说道,之后转身在前面引路,张阿姨和小颖跟在我身后,一路上大家没有其他的

    言语,但是气氛却是极力凝重的。

    敲开了治医师的办公室,我看到了医生。此时他在投影仪上倒影着一些片

    子,下面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检查的单子。这个医是我朋友打过招呼的,算是

    熟人,朋友多了好办事。看到我们进了办公室,他微微的向我们点了一下头,之

    后眼睛继续盯着眼前的幻灯片,没有其他任何的言语。

    不知道他此时看的片子是不是父亲的,只是看到他此时的表情,我们一家三

    口的心瞬间跌到了谷底,所有的人心不由得全部揪了起来,此时的医至彷彿就像

    地狱的判官,我们等待着医生判断父亲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