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81)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第一八十一章

    五年后

    时间犹如流水,一眨眼,距离父亲结婚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了,五年说长不

    长,说短不短,在这五年中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如令好多事物已经是物是人

    非。

    自从父亲和张阿姨结婚之后,我和小颖的关系也随之一点点的复苏。毕竟生

    活还要继续,而且从那以后小颖对我比以前还要好的多,可以说是言听计从。父

    亲结婚后,空余时间我和小颖几乎都是形影不离,我也没有再给小颖和父亲创造

    任何的机会。家里的监控设备也一直保存着,但是如今已经成了一个摆设,偶尔

    父亲和小颖在我的楼房里单独相处的时候,我也会通过监控及时查看,如果发现

    不正常,我肯定通过电话或者其他方式进行阻止,但是一直以来这种情况从来没

    有发生过。

    哪怕是我出差的时候,每天的监控显示小颖下班都按时的家,没有任何的

    异常,一切的一切都几乎到了原点。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圣药,随着关系的推进,小颖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和

    她之间的裂缝也慢慢的癒,虽然没有完全癒,但是时间已经过了许久,而她

    和父亲又是那么的守规矩,我心中的伤痛也就渐渐的淡忘和痊癒了。心理的芥蒂

    减小了,在小颖几乎不间断的补品喂养下,自己也调整了生活和饮食习惯,自己

    的性功能也慢慢的恢复了。虽然三次能给小颖一次高潮就不错了,但是至少也算

    恢复到了从前,只是每次给小颖高潮的时候,需要我进行足够的前戏,也要付出

    巨大的努力。而我没有为小颖发泄完的性欲,小颖偶尔还会趁着我熟睡了,而到

    卫生间去,偷偷的用那根22公分的巨号自慰器去慰藉自己。

    如今我和小颖都已经36岁了,距离中年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我已经非

    常的成熟了,或许是这几年经历的事情太多,太过操劳,居然长出了不少白发,

    而且数量很多,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少白头」,没办法,小颖不得不不厌其烦

    的每过一段时间帮助我染发,就在家里染发。要不然的话,和小颖一起出去,陌

    生人还以为小颖是我的女儿。

    虽然已经36岁了,但是小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的年轻、漂亮,

    皮肤水嫩白皙,仿佛岁月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唯一的变化就是,她比以前更加

    的丰满了,性感了,也更加妩媚了,原本的清纯外添了几分成熟的风韵。

    我的儿子浩浩已经十岁了,现在已经上小学四年级了,就在我岳父岳母那里,

    是机关小学,节假日会自己坐公车来和我们团聚。或许是继承了我和小颖的优

    良基因,小男孩长的很帅气,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在学校里人缘非常好,

    岳父母和同事朋友都夸讚浩浩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由此以后,我更加注重对浩

    浩的教育。

    而最让我欣慰和开心的,是我和小颖又多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儿,今年已经三

    岁了,按照我们东北的风俗,算虚岁的话,已经四岁多了,名字叫哆哆。是父亲

    结婚后,我和小颖关系慢慢复苏,而我的性功能也恢复了,於是我趁着身体康复,

    在小颖的一次次诱惑和配下,我在小颖的身上努力的耕耘着,终於怀上了这个

    梦寐以求的二胎。而或许上苍为了补偿受伤的我,二胎恰好是我和小颖翘首以盼

    的小女孩。

    多了一个女儿,我和小颖也算是有儿有女,今生也就没有遗撼了,而哆哆长

    的很像小颖,胖嘟嘟的,像个粉娃娃,非常的可爱,奶里奶气的,萌翻了所有的

    亲属和朋友。亲属和同事们都说,哆哆长大也会是一个美人胚子。至於哆哆是不

    是我的亲生女儿,这点我很放心,因为一直以来,在我的监控之下,小颖从未有

    过出轨,在张阿姨的「阻隔」之下,父亲和小颖几乎没有独处的机会,就算偶尔

    俩人独处,在监控中俩人也只是相视一笑,说些正常的话语,从未有过越轨的行

    为,当时我还有点不敢相信,毕竟荒岛的那一晚,父亲和小颖是那么的疯狂,而

    如今的两人,却是那么的规规矩矩。看到如今的俩人关系,以前的种种仿佛都是

    一场梦,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是也有很多遗憾的事情,万事有因果。还是发生了一些让人无法高兴的事

    情。或许这就是上天对我们一家人行为的惩罚吧。

    首先是小颖,有的时候会失眠,做恶梦,整天受到良心的谴责,原本不信佛

    教的她,现在开始信佛,每天早上起来后,就会拿着佛珠念一小段佛经。而我的

    家里,也被小颖设了一个小小的佛堂。而这一切,都要源於四年半之前。

    父亲结婚的两三个月后,小颖就突然怀孕了,而怀孕的日期,和俩人荒岛的

    那一夜时间十分的接近,虽然我和小颖在那段时间也发生过关系,但是由於时间

    相隔太近,根本无法确定这个孩子到底是我的还是父亲的。虽然小颖荒岛的第二

    天,偷偷吃了事后药,但是不知道是何原因,药还是失效了。而且父亲结婚后,

    我和小颖的关系没有复苏,我俩禁欲了好久。这个孩子到底是我的还是父亲的?

    我无法确定,小颖就更加无法确定了。所以小颖怀孕之后,小颖找了好多理

    由要打掉这个孩子,理由很多,但是都很牵强,而我又何尝能够接受这个不确定

    的孩子呢?他是我的儿女还是我的兄妹啊?所以我简单的绝几下后,就同意了

    小颖堕胎的请求。

    去了医院做完人流之后,我把脸色苍白的小颖带了家里,小颖虚弱了好几

    天,也养了好几天。为了好好的照顾小颖,免得留下后遗症,岳母专门来我家住

    了好几天,去照顾小颖,当然,当时少不了岳母的一顿埋怨,而小颗只能装作自

    然的姿态去面对母亲的埋怨,而我只是一笑而置之。对於小颖的突然怀孕,我当

    时几乎已经麻木了,在荒岛上看到小颖被父亲毫无遮掩的内射那么多次,是否那

    个时候心里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呢,一切都已经结束,一切都是对於我和这个

    家的惩罚。我除了接受又能如何呢?而且看到小颖刚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满脸

    的汗珠,没有一丝的血色,我也提不起任何的愤怒情绪。

    而小颖康复之后,却留下了一些后遗症。由於小颖在堕胎的前后,心情和精

    神状态十分不好,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小颖都被各种妇科炎症困扰着,不

    得不经常吃药和到医院去治疗,治疗了好久才治好,让小颖受了很多的身体上的

    痛苦。但是这些身体上的痛苦还不是最要的,最大的问题是小颖堕胎之后的紧

    张、恐惧、愧疚和不安。

    小颖是一个善良的女人,而堕胎又是「杀掉」一个刚刚成型的胎儿,又是自

    己的亲生孩子。堕胎后,小颖内心的痛苦和煎熬可想而知,如果不是这个孩子的

    父亲无法确定,小颖是绝对不会打掉这个孩子的,但是她还是忍痛让他(她)还

    没有来到这个世界就消失了。之后的无数个夜晚,小颖都会做恶梦,她说梦里那

    个被打掉的孩子总来找她,问她为什么要把他(她)打掉,在恐惧、愧疚的作用

    下,小颖那段时间很憔悴,最后她靠信佛来慰籍自己的心灵,为自己忏悔和赎罪。

    后来更找来了法师做超度法事,给那个孩子立了一个牌位,按照法师的说法:

    儿女与父母,皆有宿世渊源,所以佛教素有「七世父母」之说,意即儿女与父母

    至少有七世的深厚缘份。儿女追父母而来,却因父母轻视生命,堕胎、流产小

    产等原因导致失去生命,未能偿愿,便会因爱而恨,因怨成债,滞留在阴阳之间

    形成「婴灵」,无法投胎,因无所依,便长期伴随父母身边,既伤害父母的福报

    和阴德,也会败坏父母的运气,乃至身体健康。故若有上述行为,父母务必要做

    超度仪式(最好的办法是父母亲自为宝宝持诵地藏经一至七遍),既保佑宝宝投

    眙转世,也保护父母安康。

    或许是心理作用吧,自从给孩子设了牌位,做了法事后,小颖的情况方开始

    好转,内心的愧疚和恐惧才慢慢减退,精神状态才开始复苏。自那个时候起,小

    颖就开始信佛,以消除自己的罪孽,也为自己的家人祈福。

    在那段时间的日志里,小颖把这次的事情当做上天对自己的惩罚,她虽然害

    怕,但是在日志之中却没有埋怨,而是接受上苍的惩罚。自从这次事情后,对於

    我和小颖关系的缓和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那段时间里,作为丈夫的我,不得不

    分出好多的精力去帮助和关心小颖,让她早日从梦魇中解脱出来,而我俩的关系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才渐渐的转

    「老公,想什么呢?」正在忆的我,被一声话语打断了,小颖不知道什么

    时侯已经来了,而我却坐在沙发上抽烟发呆忆着,连小颖啥时候进屋的我都

    没有听到。小颖的工作时间已经进行了调整,现在每天下午三四点钟就下班了,

    至於为什么调整对间,还不是为了我的乖女儿哆哆。哆哆已经四虚岁了,现

    在正在上幼稚园,小颖早点下班,可以方便接送孩子。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咱俩的从前而已」我放下手中的烟头,把烟头按

    灭在烟灰缸里。转头看着更有女人味的小颖说道。今天下午请了假,难得有时间。

    「哦,那你就去幼稚园接一下哆哆吧,你这个作爸爸的,可没有接送过她几

    次,小傢伙早就对你不满了,天天嚷着你为什么不来接她」小颖听到我说

    忆从前,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不自然,或许她听到我在忆,不由自的也想到

    了以前的很多事情吧,虽然那些忆早已经埋没在了岁月的尘埃里。

    「好吧,接完哆哆,咱们就买点饭菜直接去医院吧,之后咱们在医院里面一

    起吃晚饭吧」我从椅子上起身,整天坐办公室,身体的状态不如从前,全身

    酸麻。

    「好的」听到我的话语后,小颖的表情突然一暗,原本轻松愉快的情绪

    突然受到了什么感染,突然消失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