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9-180)(第一结局完)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字数:8

    第一七十九章

    「知道了,你让她进来吧。」我向小唐吩咐到。

    「哒哒哒……」不到半分钟,我就听到了高跟鞋敲击地的声音,我眼睛原

    本看着电脑,她进来后,我转头看着小颖,发现小颖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身衣

    服,而且是全新的正装,我有些奇怪,小颖的正装已经够多了,始又买了这么一

    件正装干什么。

    「饿么?现在吃东西还是等一会?」

    小颖进来后,看着我温柔的笑了一下,没有其他的言语,显得比较放松和随

    和。

    「先等等吧……你放着吧,一会我自己吃……」我看着小颖,不拘言笑,尽

    量表现的自然一些。

    「好吧,饿了的时候就吃,有保温饭盒,一时半会凉不了,我先给你收拾收

    拾办公室吧。」小颖把饭盒放在了办公桌上,好几个饭盒,不知道做了什么东西。

    「你……」我看到小颖要准备帮我收拾办公室,我不由得的问道。

    「我今天请假了,昨晚你太累,我没有告诉你,其实昨晚我就请假了准备在

    家好好照顾你。只是没有想到早上我一醒来,你已经……正好今天好好陪著称,

    叮嘱你吃药,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小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给我整理

    办公室。

    看看着小颖忙碌的身影,我说不出什么来。小颖为我做这一切,我此时心中

    没有感动,或许她是在为自己赎罪?只是简单的收拾办公室就想弥补做错的事情,

    那一切未免太简单了。

    虽然办公室一直有小唐来收拾,但是办公室的整理和风格,还是小颖最知道

    我的喜好。卫生、摆件的摆放、工作用品品的整理,一切的一切,小颖都整理的

    井井有条。我坐在电脑前一边工作,一边用余光看着小颖,我的心里默默的叹气,

    要说了解我各种生活和工作习惯的,还是自己的妻子小颖。如果不是当初自

    己头脑一热,撮父亲和小颖,弄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小颖还会是我的唯一吧,

    还是那个纯洁无暇的小颖,只是一切都没有头路了,未已成舟。每每想到这些,

    现在心中就后悔不已。

    「吃东西吧……」当小颖把一杯刚刚泡好的咖啡放在我旁边的时经,我对小

    颖说道,同时注意到了小颖的左手食指和中指上缠着绷带,刚刚我一直没有注意

    到。小颖刚刚帮我清理办公室,两根手指上的绷带已经被完全浸湿了。

    「你的手怎么了?」我不由得问道,难道是和父亲那晚野外的疯狂而意外受

    伤了?那晚俩人实在是太疯狂了。如果小颖说意外受伤,我一点都不会感觉到奇

    怪。

    「没什么,做饭的对候被菜刀伤了……」小颖缩田手指,脸色尴尬的说道。

    「我给你重新包扎一下吧,已经被水浸湿了。小心发炎……」我决定试探一

    下小颖,如果是菜刀割伤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到底是被树枝伤的还是菜刀伤的,

    我要弄个明白。我拿出了办公桌抽屉里的卫生箱说道。

    「真的不用了……」小颖还是把手缩到背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同时咬了咬

    下唇。

    我没有其他的言语,我不想发脾气,我也不想和小颖吵架,原本脾气有些败

    坏和愤怒的自己,此时却显得非常的安静,或许自己的脾气和容忍真的练到了返

    璞归真的境界。我拧开了消毒水,拿出了棉棒,无言的进行一系列的伤口清理的

    准备工作,我一言不发,也不看小额。

    小颖看到我这个样子,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搓了搓裤脚,之后还是慢慢的

    伸出了受伤的手。我慢慢的解开了小颖包扎的手指,我看到这个过程中小颖出现

    了一些紧张,我似乎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一定不是切割伤。应该是划痕伤

    才对。

    小颖包扎的很粗裢,看来是她自己包扎的,一个人用一只手给自己另外只手

    包扎,肯定会很不方便。只是当我打开浸湿的绷带的时候,我还是惊讶了。小颖

    的食指和中指的手指肚上面,确实各有一个横向的刀切伤,而且伤口明显是新的,

    原本血液可能已经凝固,只是由于刚刚收拾房间,还有被水的浸泡,此时伤口已

    经翻开,一点点的流着血。看到这些,心中有了一丝感动,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感动是因为这些伤口毕竟是小颖为我做饭的时候弄伤的,而且在有伤口的情况下

    还为我清理办公室等等。只是功能抵过么?或许还不够吧。

    我用消毒水给小颖清理着伤口,之后细细的为小颖包扎上。这个过程中我很

    专心,所有的精神力都在为小颖包扎上。

    「好了,包扎好了,以后小心一些,怎么这么不小心,又不是第一次做饭…

    …「。我一边唠叨着,一边给包扎进行收尾,小颖做饭还是很好的,按理来

    说不应该切割手指才对啊。

    我半天没有听到小颖的话,我不由得抬头看着小颖,看到小颖不知道什么

    时候已经泪流满面,竟然在无声的哭泣,而泪眼朦脆的双眼竟然痴痴的看着我,

    眼中的爱恋和温柔不予言表。

    「好好的。你怎么哭了?」我此时也猜不透小颖心中的想法。不由得感觉到

    疑惑。

    「没,没什么,只是看着老公给我包扎的样子,我感党到很幸福……」

    小颖用另一只手拿着纸中擦擦眼泪。

    「老公,咱们吃饭吧……我做了好多你最爱吃的东西……」小颖一边说着一

    边打开了一个个保温饭盒,饭盒都是那种好几层的。

    打开了所有的饭盒和夹层,竟然有八个菜式,有锅包肉、护心肉、麻辣鱼…

    …都是莪最爱吃的东西。

    「都是你做的?」看着这么多的菜式,我不敢相信这是小颠做的,这些菜做

    起来虽然不是很难,但是很繁琐,要做这么多的小量菜样,不知道要做多久。

    「是啊,上午在家呆着没什么事情,我就做了这么多菜,不知道手艺退步了

    没有,老公你尝尝……」小颖笑着说道,开始给我夹菜。

    「好啊……」昨晚的时候,我还对小颖做的乌鸡汤有些反感,但是现在看到

    小颖辛苦做的这么多菜式,还有小颖做莱时候留下的刀伤,心中的芥蒂不由得小

    了很多。

    我开始吃了起来,刚开始只是试探性的吃了两口,只是自己实在太饿了,几

    乎两天没吃东西,只是早上啃了几口凉包子。小颖的饭菜还是那么的可口和熟悉,

    我不由得大吃了起来。

    「你怎么不吃啊?」我吃了半天才发现,小颖竟然没有吃,而是用手杵着下

    巴在呆呆的看着我,眼神傻傻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不由得问道。

    「我不饿,你吃吧,看着老公吃的这么开心,我就知足了……」小颖姿势没

    变,温柔的说道。

    我一边吃着

    ?最新?

    ,心中不由得狐疑了起来。小颖这么做是为什么?只是为了弥补

    我么?为了减少心中的负罪感?还是……离别前最后的晚餐?想到这种可能,我

    的心中不免得担心了起来,可能是自己胡思乱想了,但是想到了这种可能,吃在

    嘴里的饭菜也突然没有了味道。

    小颖陪了我一下午,中间还叮嘱我吃药,到了晚上,我俩一起到了家里,

    今天小颖一直粘着我,生怕我会离开一般。

    小颖在客厅收拾着屋子,而我在床上玩着手机。我本来也想做做家务,但是

    小颖以我是病号为由,不让我动手。在床上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我看着小颖忙

    碌的背影,白天想到的那种担忧不由得越来越重。这个时候我想起,昨晚我闭眼

    休息的时候,小颖不是打开了电脑吗?她会不会写日记?或许在日记里我能够找

    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到了晚间,好不容曷把小颖哄睡着了,我轻轻的打开了电脑,之后登录了那

    个论坛,输入了小颖的帐号和密码,在日志列表里确实有一篇新的日志,我颤料

    着双手打开了那篇日志,我很害怕,害怕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一切的答案或许

    就被这篇日志解开。

    虽然发生了很多让我痛心的事情,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失去小颖。

    「一切都结束了。昨晚自己抱着侥幸和自欺欺人般的心理安慰,和

    2??

    公公完成

    了最后一次的放纵,没有身份,没有伦理关系的放纵,为一场不该有的错误感情

    画上了句号。虽然有很多的不舍,但是自己已经无数次违背了自已的承诺。这一

    晚,我和公公不在乎其他的任何事情,只有男人和女人,一切都放开了。只为体

    会离别前的欢愉。一切结束后,我和公公谈了很久,原本以为离别的谈判会很伤

    感,但是我和公公却谈的非常的开心,没有伤感,有的只有对被此的祝福和缅怀,

    只是我们彼此都知道,欢笑都是彼此装出来的。内心的不舍和伤感都被彼此隐藏

    了起来,彼此带上了以后可能要带一生的假面具。只是上天为什么如此的不公平,

    上一次的放纵,老公无缘无故的发脾气,仿佛精神失常了一般,让我担心了很久。

    而最后一次的放纵,竟然让老公病倒不起。我原本不相信因果报应,但是这一次

    我信了。一切的一切没有巧,我违背了一个妻子应有的贞洁和伦理,只是我做

    错了事情,为什么受惩罚的却是我的丈夫?上苍,以后我不会再犯错了。

    求求你,如果要惩罚就惩罚我好了,一切都是我的错,不要再折磨我的丈夫

    了。

    我愿意用余生去偿还自己的罪孽,也愿意用自己的余生去向丈夫赔罪……「

    日志到这里就结束了。日志很短,看完日志后,我松了一口气,那一晚我在

    窗外没有听到小颖和父亲谈了什么,我只听到了谈话声音和欢笑声,原本以为俩

    人进行甜蜜的悄悄话。但是却是俩人违心的说着离别的话语,虽然知道俩人的谈

    话多少有些言不由衷,但是至少不是自己白天所担心的那样。

    小颖以前在日志里做了很多个要和父亲断绝的承诺,所以看到小颖这一次的

    承诺。我没有多少感觉。事情的发展往往都会脱离人的掌控,就像我当初撮小

    颖和父亲发生性关系一样,谁也没有想到,俩人的关系会进展到前天晚上的那一

    步。

    我关闭了电脑。安静的躺到了床上,一切的一切,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

    虚幻的,自己现在已经无法在判断,顺其自然,看以后事情的发展,如果事情再

    出现意外,那么我再考虑自已是否容忍,后天就是父亲的婚礼了,一切的生活还

    要继续下去,希望这一次小颖和父亲真的能维护各自的家庭,重新归到自己本

    来的位置上。

    慢慢的,我进入了梦乡,这一夜,我做了好多的梦,有美梦有噩梦,但是哪

    一个梦才是预示着以后,我真的无法判断,早上的时候,我没有被小颖叫醒,也

    没有被闹钟叫醒,而是被电话铃声吵醒。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晴,此时刚凌晨五点多钟,我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张

    阿姨打来的。「锦程,我已经来了,刚刚下车,我是去公司上班还是去你父亲

    那?」

    我现在在工作上还是张阿姨的领导,她来的第一件事情当然是问我先公还

    是先私。

    「你直接去我父亲那准备吧,明天就结婚了,假期延长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挂断了电话后,我再也睡不着了。对于明天的婚礼有些期待,希望父亲婚礼的开

    始,也是一切的结束……

    第一八十章

    「人生的旅途是奔流的长河。追逐幸福的脚步永远不会停歇。今天二位结

    年之好,他们的的步履虽然不如年轻人那样轻盈,可他们生活的经历会使他们走

    向幸福的舞步翩翩;他们的面容虽不似青年人那样姣好,岁月的五线谱更能弹出

    爱恋的管弦;他们白发结更能痴心相伴。他们涉过生活的激流他们才能挽住这

    迟来的相恋让我们斟满手中芳香的美酒,共同祝愿二位。相依相伴,相濡以沫,

    相扶相携。共创美好未来。」

    随着持人的证婚祝词,我家乡来的几位亲友,还有张阿姨的几位亲友,我

    们一起举起了酒杯,祝福着站在最前面的父亲和张阿姨。父亲和张阿姨穿着「崭

    新」的婚纱和礼服,不能说是「崭新」的,应该是被父亲和小颖那一晚穿过的礼

    服和婚纱,上面还有父亲和小颖留下的爱液,只不过此时早已经洗干净了,没有

    留下一丝的蛛丝马迹。父亲和张阿姨的婚礼就在父亲小岛的房子上进行,鸟语花

    香的小岛风景,为父亲和张阿姨的婚礼增添了一份大自然的唯美,由于房子里的

    空间有限,婚礼场地布置在了房子前面的空地上。

    婚礼的亲友虽然少,但是我请了专业的婚庆公司,婚礼的布置和规模可不小。

    周围的树上张灯结彩,亲友还有同事加在一起也有六七十人之多司仪持这一切,

    两位新人虽然年纪已老,但是婚礼却是年轻化的。张阿姨一直满脸笑容,她对于

    父亲和以后的生活还是非常满意的,表情中带着对以后的幢憬和向往,而父亲也

    是一脸笼容,只是深知「内情」的我,却总感觉父亲笑的有那么一丝不够自然,

    笑容里夹杂着一丝格格不入的苦涩,这丝苦涩的来源就是因为小颖吧。

    看到父案略带苦涩的笑容,我用余光偷偷看向身边的小颖,只见小颖也是面

    带微笑,只是和父亲一样,也带有一丝苦涩和不舍,只是相比较含量来说,比父

    案要小很多。我、小颖还有张阿姨的女儿分别给两位新人敬酒祝福的时候,小颖

    和父亲的对视,俩人虽然装的极为自然,旁人或许看不出什么……但是我总能感

    觉出两人的眼神还是蕴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两人一但有了那种关系,就算

    以后真的断绝了一切,那当两人彼此的影子,也会深深的烙在彼此的心中。

    由于婚礼现场在小岛上,婚宴结束后,亲友和同事还要当天返岸上,为了

    安全考虑,大家吃饭喝酒都不多。到了晚上,有点微微醉意的我,分批送走了所

    有的同事和亲友,之后和小颖也

    地???3?

    离开了小岛,把所有的时光都留给了父亲和张阿

    姨两人,毕竟虽然上了年级,还是有洞房花烛夜的。

    我和小颖坐在小船上,小船推进着滔滔的江水,翻出- 丝丝细微的浪花。我

    和小颖彼此没有说话,我是无话可说,而小颖却是抬头看着微暗的夜空发呆,不

    知道再想着什么。

    「你在看什么?」我实在忍受不了这个寂静的气氛,忍不住开口的问道,只

    是小颖似乎没有听到我说话,竟然没有反应,我不由得用手推了一下小颖,小颖

    被我轻轻- 推。像是突然被打断了思绪收到了惊吓一般,发出「啊」的轻声尖叫。

    「你在看什么呢?这么认真……」刚刚的话,小颖肯定没有听到,我不由得

    出声询问小颖。

    「看星星啊,天上的星星代表的是对自己所爱的人的祝福!难道你,父亲还

    有张阿姨不值得祝福么?」呵呵「小颖被我一问,歪头细想了一下之后,笑嘻嘻

    的答着我,我相信她所说的捉福,只是不知道,她所祝福的三个人中,谁得到

    的祝福最多。

    「星星虽然很渺小,但是却因为爱而照亮了整个夜空,不经意间感动了我。

    「小颖再次答了我一句之后,继续抬头看着星星。这样的话语,在这令特

    别的日子里,显得有一些特殊的含义,或许是我多虑了,只是真正的答案到底是

    什么,可能永运都是一个迷。

    「星空,繁夏的使者。儿时听长辈们讲,星空是生命的宰,每一颗星星都

    代表一个生命,星星的陨落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新星的升起就代表新生的到来

    ………周而复始的轮,这就是人世间。」或许是因为受小颖的影响,我也抬头

    看着星空,突然有了这个感慨,不由得从口中吐出了自己的看法。当然,我的话

    也是暗有所指,就是不知道小颖能否理解。

    「老公的概述好好啊,比我想到的有深意,嘻嘻……」只见小颖听到我的这

    句话后,她低头沉思了一会,似乎想通了什么,也似乎是打开了她心中的几分心

    结,她不由得抬头笑嘻嘻的看着我说道。

    是啊,过

    ◢地?|

    去了终究过去了,就像陨落的星辰,无法再次重新升起,父亲和小

    颖的过去,就像陨落的星星,已经过去,而我和小颖的生活将会像新星一样,重

    新开始,只是,心中对于小颖和父亲的那一丝芥蒂,不和道什么时候才会完全的

    散去。这两天,负面的情绪总是冲击着我的大脑。让我的情绪总也亢奋不起来,

    我和小颖之间,我总感觉似乎已经产生缝隙,而这一丝的缝隙来自于我,小颖这

    两天对我比以前还要好,但是却感受不到以前的那种温暖,这一丝伤痛,或许需

    要事件去慢慢弥补。

    到家里后,我和小颖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似乎彼此各有心事。到了往常正

    常的睡觉时间,我俩却没有一丝的睡意。闭灯过后,我和小颖闭着眼睛尝试睡觉,

    我一直很安静,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我还是没有睡着,正在这个时候,我感

    觉到了旁边床位的震动,我微微睁开眼睛看了旁边一眼,用余光,发现小颖已经

    坐了起来,轻轻的拉开了窗帘,之后再次看着外面的星星发呆。虽然内心无比的

    好奇,但是我却不知道小颖心中此时的想法,她是在通过星星给父亲传祝福,还

    是再说服自己接受新生?或者两者兼有吧,

    在小颖和父亲荒岛婚礼做爱的第二天晚上,也就是小颖在公司陪我一天的当

    天晚上。小颖服用了一颗药丸,这是我在监控画面黑看到的,我就是想看看小颓

    家后的反应,但是却看纠了这一幕,当天晚上半夜我去了卫生间,我在监控中

    看到小颍吃完药后,把药扔在了卫生间的垃圾桶里,并且用其他垃圾盖住了,

    由于垃圾桶是几天一清,我还是找到了那块空的药,是一颗装的事后药的盒子,

    避孕效果4到72小时,看来被父亲内射那么多次之后,小颖没有忘记吃事后

    药来避孕,我看着这个药良久,之后把它放了原位。

    以后的日子里,我和小颖经常去父亲那里聚会,因为有张阿姨的关系,我们

    一直都非常的随和。父亲也经常带着张阿姨到我和小颖的地方小住几天,父亲

    和张阿姨来的那几晚,到了晚上,我装作熟睡,而小颖却在床上辗转反侧,或

    许是父亲和另外一个女人就睡在隔壁,让她的心中还是感受到那么一点点不舒服,

    毕竟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被另一个人抢走了,无论这个东西自己是否真的

    喜欢。

    而这段时间,我一直看着小颖和父亲,两人根本没有任何独处的机会,毕竟

    多了张阿姨这个「绊脚石」在中间,就算父亲和张阿姨来住的时候,我在装睡

    的过程中都保持着高度警惕,害怕小颖和父亲趁着我和张阿姨熟睡,起来找个无

    人的角落,彼此偷欢交媾。或许是因为自己高度紧张,弄的我这几夜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我还不放心,在单位偷偷的查询一下监控进行确认,小颖和父都很老实,

    没有任何的异常动作,一切似乎都到了从前。

    有意思的是,有一晚,我听到了隔壁传来的做爱的声音,而做爱的两人肯定

    是父亲和张阿姨,因为那个时候小颖就睡在我的旁边,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五十坐地能吸土,张阿姨也处在性欲旺盛的年纪,而父亲的性能力又是那么的强

    大,两人翻云覆雨,张阿姨和父案再压抑,我还是隐约的听到了声音,我装睡没

    有任何动作,我相信身边的小颖肯定也听到了,只是小颖也没有其他的动作,只

    是偶尔传来细小而又隐晦的叹息声。

    第二天例行查看盗控的时候,我纠结了许久才打开了父亲卧室的监控视频,

    这次不同以往,以前都是父亲和小颖做爱的画面,而这次是父隶和张阿姨做爱的

    画面,毕竟心里还是比较尊重张阿姨的,这样看貌似不太好,但是为了知道父亲

    和小颖的现状,我还是打开了监控视频。不得不说,张阿姨虽然上了岁数,但是

    也算是风韵犹存,看着她赤身裸体在父亲的胯下婉转承欢,自己的心中还是升起

    了一丝升腾的火焰,没有想到,平时端庄安静的张阿姨在床上也是如此的放荡。

    当然,张阿姨的身材和样貌和小颖还是没得比的,观察了几次之后,我发现

    了一个细节,就是父亲在和张阿姨做爱的时候,他的眼睛无意中扫过房门,甚至

    在高潮射精的那一刹那,他的眼睛也是盯着房门,观察了几次之后,我发现父亲

    的眼睛在看向房门的时候,眼神中蕴含着一丝思念和爱恋,看来这份情感绝对不

    是给张阿姨的,要不然父亲应该看着张阿姨才对,这份情感是隔着房门送给远在

    隔壁的小颖的,或许和张阿姨做爱的时候,父亲的心中想的也应该是小颖吧。

    日子过的很平淡,这段时间或许是因为心里的芥蒂还没有散去,也或许是失

    去了父亲和小颖做爱的那种新鲜和激情,小颖无数次的挑逗我,和我做爱,我却

    仿佛到了从前,每次做爱的中途就疲软。任由小颖口交、乳交,如何的努力,

    我俩都没有成功的完成一次。小颖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即使失望的情绪,她也隐

    藏的极为隐晦。我知道,这是心理的作用,等我对小颖的那份缝隙和芥蒂减小、

    消失的那一天,我才能重新提起性欲,因为中途疲软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和小颖做

    爱的中途,脑海突然想起了小颖为父亲穿上婚纱的画面,而这个时候,似乎非常

    的灵验,我愿本坚硬的阴茎肯定软下去,让我不胜其烦,但是好在小颖一直温柔

    如水的对我,似乎在用自己的余生弥补着对我的亏欠。

    想着自已不争气的身体,我不由得对今后小颖的生活有些担忧,万一自己一

    直这么下去,小颖被父亲锻炼起来了那么高的性欲该怎么发泄?小颖不会和别人

    出轨吧,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有几个夜晚小颖总是偷偷的半夜起身出去,去卫

    生间好久都不出来,而且还有呻吟隐隐传来,开始的时候我以为小颖是在用手指

    自慰。可是第二天我看完视频监控之后,我发现了原因,原来小颖不知道什么时

    候在上买了一个自慰器,自慰器就放在小颖的化妆箱中,平常这个箱子只有小

    颖化妆的时候才动,我从来没有动过,自慰器包装好了放在里面非常的隐秘,小

    颖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就会拿着这个自慰器去卫生间自慰,而

    ????◢3

    且还瞒着我。

    知道了自慰器的地方,当天晚上,我趁着每天比小颖下班早半个小时到家,

    我偷偷的找到了那个自慰器,黑黑的,电动的,而且很粗长。只是这个阴茎的形

    状怎么感觉如此的熟悉?好奇心上来的我,不由得去工具箱拿来卷尺,我把自慰

    器的插入部位测量了一下,发现很巧,自慰嚣插入部分的长度正好是22公分…

    …

    第一结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