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2)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字数:386

    第一七十二章

    小颖脚上的高跟鞋早已经被脱掉了。露出了被黑丝袜包裹的脚趾,此刻小颖

    双腿被父亲的胳膊抬在手腕上,十根被黑丝袜包裹的脚趾随着父亲的不断的抽送

    推进而不断勾曲着,一会十根脚趾撅向脚背的方向,一会十根脚趾又扣向脚心的

    方向,可以预见父亲的抽送和进出对她的身体有多么大的刺激,她此刻的身体又

    是多么的舒服和舒爽。

    父亲老汉推车式的干了几分钟后,暂时停下了抽送的动作。他微微的喘了几

    口气,之后一边一个把小颖的大腿抗到了肩膀上,有了肩膀的帮助支撑,父亲的

    双手就可以腾出来了。父亲在进行着姿势的转变

    找◢请????

    ,而小颖也躺在床上急促的呼吸

    着,丰满的乳房被婚纱包裹着,不断起伏展现出惊人的弧度。

    父亲把小颖的双腿抗到肩膀上后,目光就被小颖不断起伏的胸脯所吸引。

    「嗯……」随着小颖的一声轻吟。被婚纱包裹的乳房被父亲突然抓住,隔着婚纱

    不断的轻轻揉搓着。小颖此刻已经没有了力气,只能不断的扬起尖尖的下巴享受

    父亲对她乳房的爱抚。

    父亲抚摸了几下后,似乎感觉膈着婚纱不太过瘾。父亲慢慢的拨下了婚纱的

    乳罩,小颖生机勃勃的巨乳和粉红色的乳头,再次显露在了灯光下。

    父亲已经很久没有从上到下、在灯光下去仔细欣赏小颖的乳房了。父亲看着

    眼前的美景,看着小颖乳峰顶端那两颗粉红色的葡萄,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小

    颖的乳房是最迷人的,让人永远看不够。

    「滋……」「啊……」父亲看了几眼后就忍不住扑了上去,一手握住小颖的

    一个乳房,另一个乳房就被父亲含进了嘴里,把整个乳头和乳晕全部吸进了嘴里,

    让小颖不由得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父亲的嘴品尝着一个,手抚摸着另一个,偶

    尔对乳头舔舐,偶尔整个的吸吮,小颖的两个乳房在父亲的手中和口中不断变换

    着形状,慢慢的浸染了父亲的唾液。

    「啪啪啪……」父亲品尝了一会后,就叼着小颖的乳头开始耸动胯部继续干

    了起来。小颖的身体柔韧度很好,虽然父亲的肩磅把她的双腿压的很低,但是对

    于小颖来说还是柔韧有余。

    「啊啊啊……」小颖的蜜穴被父亲的阴茎占据,乳房被父亲的手和嘴占据,

    小颖身上最性感的两个部位被父亲占据,小颖的呻吟不由得比刚刚更加的高昂和

    销魂……

    整个房间被吸吮声、肉体的撞击声、淫水摩擦的吧唧声弥漫着,而躲在窗帘

    背后的我,成了这场婚礼和洞房花烛的最好的见征人,也是唯一的见证人。我清

    晰的看着这一切,刚刚的时谈我还有性欲,只是因为婚礼的进行,还有小颖穿婚

    纱的刺激,此刻的我阴茎已经像刚刚那么坚硬,但是马眼还在流出粘液。如果现

    在的父亲换成我,是否就可以解决了我此时的窘境?

    父亲的阴茎一边不断的进入小颖的阴道,嘴巴和手也一直没有闲着。父亲的

    嘴来的在小颖的两个乳房上流连,最后压着小颖的脖子向上,脖颈、肩膀、锁

    骨,父亲沿着小颖的身体一路吻了上去。「晤……」小颖的呻吟突然被打断,因

    为此时父亲已经吻住了小颖的嘴,父亲疯狂的吸吮小颖的嘴,而小颖则是一动不

    动,没有晃头闪避,任由父亲品尝着她的唾液。

    小颖的两片娇小的红唇被父亲吸进嘴里,当两个嘴分开的一刹那,我能够看

    到父亲的舌头偶尔也会伸进小颖的嘴里耕耘几番,俩人此时不但交换着彼此的爱

    液,也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唔唔唔……」「啪啪啪……」整个房间在弥漫,父亲和小颖在享受着彼她

    的身体和欢瀹,慢慢体会这个过程,对于他们俩人来说,高潮的那一刻永远不到

    来才好,这样俩人可以永远的做下去,永远的享受彼此不分开。但是此刻对于我

    来说,我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减少对我的折磨和伤害,我等待着、期待着俩人

    高潮的到来,我好找机会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是非的伤心地,我甚至在想,我是

    不是需要永远的离开,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父亲和小颖,此刻的我,第一次感觉

    到自己在这个家庭里是一个多余的人。

    「啊………………」随着小颖的一声最嘹亮的淫叫,我的思绪到了现实,

    只见父亲和小颖的嘴已经分开,而父亲把阴茎尽根没入,全部顶进了小颖的阴道

    里,两个人的跨部紧紧的抵在一起。阴毛彼此缠绕。小颖的脚趾全部勾起,显得

    是那么的淫荡,而小颖和父亲的身体开始急剧的颤抖。

    地3??|

    透过镜子的反射,我看到了的下体,只见父亲的阴囊不断的急促收缩着,不

    断的把精液注入到小颖阴道的最深处。而父亲长满后碇毛的肛门,还有小颖粉红

    色的肛门,都一唱一和的收缩着,俩人在这一刻,终于全部达到了顶峰。俩人紧

    紧的连在起开始受精,而躲在窗帘后面的我,此刻也松了一口气,一切终下要

    结束了么?我此刻真的不愿意再看下去了。或许眼不见心不烦,我此刻已经很累

    了,我现在只想安静的找个地方,缓解身体的疲惫,另外也治疗一下自己的心伤。

    「呼呼……」父亲给小颖受精了足足半分钟,射精和高潮过后,父亲双脚站

    在地上。上半身趴到了小颖的身上,长满胡茬的脸颊把小颖的乳房压的扁扁的,

    小颖的两个巨乳此时似乎变成了父亲的枕头。俩人都在体会着高潮的余韵,房间

    里的声音在这一刻全部停下,只剩下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俩人平复了大约五分钟后,父亲慢慢的用双手撑起了身子,脸颊恋恋不舍的

    离开了小颖的两个乳房。父亲站直身体后,慢慢的向后移动胯部,黝黑疲软的阴

    茎开始一寸寸的拉出小颖的阴道,就像是一个日本武士慢幔的拔出自己最厉害的

    武器宝刀。

    「啵……」随着父亲的龟头被最后拔出,小颖的阴道就像决提的缺口一般,

    那些精液就像是洪水,从小颖的阴道里蜂拥而出,涌出小颖的阴道口,流过小颖

    的菊花,之后滴落到地面上。

    小颖此刻已经没有力气了,她犹如烂泥一般躺在床上,任由精液流淌,她在

    休息、平复自己的身体。而父亲却是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蹲下了身子,把头靠近

    了小颖的跨部,用眼睛色迷迷的欣赏着精液流出的场景。看着小颖的阴道不断流

    出自己的子孙,父亲的眼中带着满足和自豪,只是父亲看了一会后,就忍不住伸

    出了手指。

    「啊……」小颖发出一声疲惫的惊呼,只是她没有其他动作,甚至连眼睛都

    没有睁开。原来父亲把手指慢慢的伸进了小颖的阴道里,之后不断的从阴道里掏

    出浓浓的精液,那些精液似乎源源不断。看到这一切,我真的很佩服父亲,这都

    是第二次射精了,精液的量还是那么大,浓度还是那么浓。

    父亲用手指玩了会小颖的阴道后,突然把目光注意到了小颖的菊花上。

    看着被流过的精液覆盖的菊花,父亲的眼睛突然冒出了两道绿光,短暂的沉

    思了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只见父亲短暂的沉思过后,他再次伸出了手指,之

    后把手指轻轻的伸向了小颖的菊花,之后把手指按在了小颖的菊花上。

    由于有了父亲手指的阻隔,从阴道里流出的精液暂时聚集在了小颖的菊花上。

    「啊……」小颖再次发出了一声与众不同的呻吟,原来父亲看到精液在小颖

    的菊花周围聚集

    ?|2

    的差不多了,竟然用手指连带着精液捅进了小颖的菊花之中。在

    父亲手指捅进菊花的一刹那,小颖的上半身猛的拱起,之后又再次躺下。她没有

    流出据绝的表情,反而小腿不断的摩擦着床边和父亲的身体。

    父亲似乎发现了新玩具,不断的把手指抽出小颖的菊花,沾满精液后再连带

    3找请?||

    着精液重斯插入小颖的菊花之中,似乎想把剩下的精液全部捅进小颖的菊花之中。

    父亲此刻的想法我看的出来,他的精液占据过小颖的嘴巴,占据过小颖的阴

    道和子宫,唯独没有占据过小颖的菊花。以他那么大的尺寸,和小颖肛交似乎不

    太可能,另外小颖也不会接受肛交,退而求其次,父亲把精液捅进小颖的菊花里,

    不也算是一种肛交的替代方式么?不管怎么样,小颖的菊花也算被他最后占据了,

    他今夜也就没有什么遣撼了。

    这样又过了五分钟后,小颖阴道里终于没有一滴精液流出,而父亲也完成了

    对小颖菊花的占据。父亲脱去了上半身的礼服,礼服只是婚礼的时候用的,洞房

    花烛夜得脱掉礼服才行。

    父亲脱掉礼腿之后,开始也为疲惫不堪的小颖更衣。父亲把婚沙从小颖的头

    上脱了下来,小颖任由父亲抱起上半身摆布。

    地?◢?3

    完成这一切后,父亲用纸巾开始给自己的阴茎和小颖的阴户清理,而小颖享

    受着今晚这种公般的待遇,被动的享受着这一切。父亲清理完毕后,把小颖拦

    腰抱起,之后放到床里,而他则躺在了小颖的身边,俩人并列在一起仰躺着。唯

    一不同的是,小颖是闭着眼暗,而父亲睁着眼睛。

    俩人躺在婚床上,性爱的痕迹,大红的被褥,还有墙壁上红红的喜字,棚顶

    的拉花,一切都映衬着今晚的婚礼和洞房花烛,似乎该有的都有,什么都不缺少。

    父亲的表情很满足,他仰躺着,偶尔目光环顾整个房间,偶尔转头看着身边只穿

    着吊带丝袜的小颖,脸上带着兴奋、幸福和满足,虽然疲软但尺寸依然比我大的

    阴茎,瘫软的吊在他长满阴毛的胯间。

    今夜或许不会这么快就结束的,而我站在窗帘后背却有苦说不出,我该怎么

    离开这个房间呢?我总不能就这么在窗帘背后站一夜吧,今夜太过漫长,幸福的

    是他们俩人,而受苦的却是我这个正牌丈夫。

    我在等,等他们二人睡着之后,我再找个机会溜出去。只是还没有等我考虑

    完毕,只见小颖睁开眼睛,之后摇摇晃晃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之后下地,拖着不

    断颤抖的双腿向外面走去。中途还拿起了自己的衣服。

    难道小颖要走了么?今夜不住在这里,她后悔了?父亲也是一样,他瞬间起

    身,紧张的看着小颖,似乎很害怕她要走一般。小颖拿着衣服走到门口,不过只

    是简单的把外套披在了肩膀上。

    「屋里没有卫生间,我去外面解一下手……」小颖似乎看出了父亲的紧张和

    疑惑,之后背对着父解释了下,父亲所在的房子是平房,没有地漏,所以屋里

    没有卫生间,只能去外面解手上厕所,而外面的厕所是新盖的,水泥什么的还没

    有干,这段时间我们都是在树林和草丛里随便找个地方解手,没有办法,条件就

    是这么简陋。

    听到小颖的这个解释,父亲的表情终于多云转睛,今夜小颖不会走了,今夜

    还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