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0)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第一七十章

    前言:最近这两三章,小颖和父亲俩人虚假的婚礼,好多人表示无法接受,

    像心被札了一根刺,也像吃了苍蝇一样。其实这个情节是大纲里原定好的,本文

    地??3?

    的题目叫,或许很多人早就猜到会有这个情节,这个情节是必然的,如

    果没有这个情节,怎么呼应本文的题目呢?色文,尤其是人妻出轨文,本身就有

    一定的虐心情节,这些是必然的,一些读友代入感太强了,结果站在男的角度

    上无法接受。其实这些群友的感受,更加说明了对本文的重视和喜爱,在此表示

    感谢,如果不喜欢这篇文章,谁会在乎你怎么写?对于无法接受的人,我只能说

    一句抱歉,接下来的结局我要写的流畅,文章的大纲就不能更改,如果一些人实

    在看不下去,那么就弃文吧,谢谢大家。

    画西似乎在这一刻定格,俩人久久不愿分开,我相信此时,俩人以前的种种

    就像幻灯片一样,在俩人的脑海中闪过,似乎都陷入彼毙的忆之中,今夜对于

    俩人来说,注定是一个难忘和特殊的夜晚,当然,还有我。

    这是一场特殊的婚礼,特殊不只是新郎新娘身份关系的特殊,而且这场婚礼

    没有伴郎伴娘,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只有一对新人在自己进行着,而且还是一

    场无声的婚礼,没有音乐,也没有婚人或者牧师的祝词。

    「嗯……」一个不仔细听根本无法听清楚的轻吟突然响起,原来父亲环绕着

    小颖的细腰的手开始在小颖的细腰上来的摸,不由得让小籁发出一声娇吟。

    「谢谢你,小颖,今夜我很知足……」父亲把头侧下,压到小颖的头花上,

    深情的说道,眼中的满足和伤感不断来闪现着。

    小颖没有话,只是任由父亲抚摸着她的细腰,大脑此对似乎已经断片了。

    在这个时间里,谁也没有动的分开对方,似乎都在等待着对方说:可以了父亲

    的不舍我可以理解,小颖呢?难道是准备彻底满足父亲?今夜对于二人来说,确

    实已经足够了……

    看着父亲在小颖的细腰上轻轻的抚摸,而且越摸尺度越大,我想到了一种可

    能,父亲今夜是否还对小颖贼心不死?刚刚他答应小颖不再强迫她,可是如果小

    颖自愿呢?那么他就不算违背诺言,此时的父亲,或许就是在试探小颖的反应,

    如果小颖拒绝,父亲会很听话的,在今夜收手,如栗小颖不拒绝,那么,到嘴边

    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反正今夜还很长……

    俩人还站在落地镜子前面,似乎都在定格镜子里的画面,但是背后的动作,

    却是十分的不老实,而俩人背后方向的我,却很清楚的看到俩人背后的动作。父

    亲的手渐渐的不再满足于小精的细腰,而是缓慢的、试探性的往下摸去,腰部下

    面是什么部位?小颖丰满浑圆的臀部慢慢的落入了父亲的手中。

    而镜子中,小颖的脸庞终于转变了情绪,她的眉头微微皱起,腮帮一数一鼓

    的,看的出来,她在轻轻咬着身己的银牙。她此时或许内心有些纠结,不知道是

    拒绝父亲还是不该拒绝,或许她在做着考虑和挣扎,只是她一直没有动作。父亲

    也看到了小颖的表情,他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只是覆盖在小额的臀部之上没有

    离开,父亲似乎在等待着小颖的决定,毕竟今晚的气氛是这么的转殊和和谐,婚

    礼进行了,没有洞房岂不是少了点什么?

    看到小颖只是表情挣札,身体没有任何的其他动作,父亲的手开鲐轻轻的在

    小颖的臀部上抚摸起来。此的,哪怕小颖不用身体拒绝,哪怕小颖只有一句拒绝

    的话语,那么父亲就会立刻停止动诈,只是小颖除了偶尔的轻吟之外,没有任柯

    拒绝的动作和言语。对于小颗来说,父亲给她的性爱无与伦比,是她从来没有享

    受过的,就目前为止,只有父亲能够给她,如果说小颖对于父亲最不舍的方面是

    什么,那肯定是父亲的性能力。无论是小颖自愿还是被父亲强迫,小颖都能一次

    次的臣服和高潮,就说明了这一切。今夜的意义非比常,俩入今夜的开始,或

    许也意味着以后彻底结束,父亲心有不甘,小颖又何尝不是呢?我相信此时的小

    颖,似乎在内心做着战争,一个同意,一个拒绝,两个观点不断的互相冲击着,

    就看谁能获得胜利,从而决定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父亲继续的试探着,感觉到小颖此时还没有拒绝,就证明令夜还有肉吃。父

    亲不由得用那只手开始轻轻的、一点点的拉高小颖的纱裙,小颖洁白的脚踝,小

    腿开始慢慢的显露。而这个对候的小颖,已经纠结到了极点,只见她面对着镜子

    轻咬下唇,放在身体外侧的那只手开始不断的揉搓自己的裙摆,此劾心里的声音

    或许让她拒绝,但是对于情欲的迷恋和不舍,似乎不想放弃今夜或许这最后的刻

    会和享受。

    轻撩了一下小颖的纱裙,小颖没有拒绝,父亲感觉到有戏,于是父亲松手放

    舞了小颖的纱裙,小颖的脚踝和小腿再次被婚纱掩盖。之后父亲的身体动了起来,

    只见父亲轻挪脚步。之后慢慢的走到了小颖的身后。把手从小颖的腋下伸了过去,

    之后环抱住小颖的细腰,双手覆盖到了小颖无丝毫赘肉和妊娠纹的小腹上,轻轻

    的抚摸着,而父亲的下巴轻轻压在了小颖的肩膀i。父亲趴在小颖的肩膀上,贪

    婪的闻嗅小颖的体香,而小颖像个木偶一样,任由父亲此刻的摆佈。

    一切似乎都已经定局,我知道小颖和父亲今夜注定无眠了。父亲抽了自己

    的双手,之后试探性的再次慢慢的撩起了小颖的婚纱裙摆,小颖的小腿开始慢慢

    的显露,而小颖感受到这一切,像是认命了一般,露出一丝恼怒的情绪,只是这

    丝情绪父亲无法读懂,因为他没有停下自己的动做,但是躲在窗帘背后的我,读

    懂了。小颖此刻恼怒的不是父亲,而是她自己……

    慢慢的,小颖的婚纱裙被父撩到了腰部的位置,小颖的吊带丝袜和内裤腰

    圈显露了出来。这个画面是矛盾异常的画面。小颖的上半身穿着洁白的婚纱,显

    得圣洁无比,而此刻她的下半身却已经半赤裸,吊带丝袜又衬托反映出一种性感,

    情趣和风骚。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反应在小颖的上下两个半身,对比是那么的鲜

    明和强倒。

    父亲终于露出了庆倖的微笑,知道小颖令夜已经答应了他,至少今夜或许他

    可以在小颖的身上为所欲为了。父亲的双手揉搓着小颖的两片臀瓣,娇嫩的臀瓣

    在父亲的双手中不断变化着形状。小颖此刻的蜜穴已经暴露出来,上面还沾着已

    经干固的精液。

    「啊……」小颖的蜜穴口被父亲突然摸了一耙,小颖被父亲突然袭击,发出

    一声轻吟。而刚刚这一幕被我清晰的捕捉到了,只间父亲的手指快速且温柔的滑

    过了小颖的阴唇,只有一下。父亲的手指滑过小颖的阴唇过后,父亲立划低头查

    看自己的手指。只见父亲的手指上,沾染了晶莹透明的爱液,只有刚刚的轻轻一

    摸,就摸到了小颖的爱液,说明此时小颖已经动情了。

    父亲的脸上一喜,既然不拒绝,那么就抓紧时间,迟则生变。小颖的身体在

    挡在镜子面前做掩护,而父亲用一只手轻轻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从前开门解开

    的。父亲并没有解开腰带,直接从裤子的尿道口耙阴茎掏了出来,此刻沾满乾涸

    爱液的阴茎,早已经再次勃起,龟头已经分泌了粘液,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而小颖此刻还沉浸在父亲的爱抚和内心的纠结挣扎之中,并没有意识到父亲

    在她背后做的小动做,也没有预感到一条剧毒的毒蛇正在向她靠近。小颖闭着眼

    睛,唯一剩下的正常的表情,只有娇羞。父亲一边注视着镜子中小颖的表情,一

    边用手扶住阴茎,把阴茎靠近了小颖的蜜穴附近。

    「啊……」随着小颖的再次娇吟,小颖的眼暗睁开了。只见她的带着一丝疑

    惑,最后露出了一丝了然。刚开始的时候,她或许还以力是父亲的手指,只是这

    根「手指」的硬度和粗壮度,都是普通的手指无法比拟的,当她疑惑过后,她也

    终于意识到这根东西是什么,那根东西还没有触碰到自己的阴唇,她就已经远远

    的感受到了它火热的温度。

    只见小颖没有任何的反应,扔掉了手中的手捧花,双手瞬间伸到背后,抵挡

    住了父亲的胯部,防止父亲的胯那向前挺动。父亲本以为今夜自己已经胜券在握,

    没有想到最后时刻,小颖却伸手拒绝了自己。就好比有一个绝世美女赤身裸袜向

    你求欢,而你此时却突然阳痿了,实在是让任何人都会扫兴的。

    其实小颖把手伸到后面,拒绝父亲的力气没有多大,此时只要父亲像刚刚一

    样的强势,父亲就可以不费多少力气的插入小颖,绝对比刚刚那次要容易的多,

    毕竟此时父亲的龟头已经抵住了小颖的阴道口。

    俩人在这一刻僵持在了那里,父亲和小颖的脸上都闪烁着挣扎,小颖在挣扎

    万一父亲用强,自己是否该抵抗,而父亲挣扎着,自己是否像刚刚一样,继续对

    小颖用强。挣扎表情最严重的莫过于父亲,只见他咬了咬牙,似乎想到了自已对

    ?

    于小颖的承诺,也不想破坏小颖对他的心意,毕竟连穿婚纱的要求,小颖都答应

    他了,难到以后父亲要彻底的、永远的留下一个坏印象给小颖。

    「唉……」父亲轻歎了一声,此时显得很扫兴,也很颓废,毕竟已经到嘴边

    的肉飞了,父亲的失望,不用言表。父亲准备向后收胯部,把龟头从小颖的蜜

    穴口上移开,虽然心里极为不甘心,但是为了证明对于小颖的情,他只能这么做。

    而窗帘背后的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种既期待又害怕的心情,让我不由得心

    烦,想看又不想看。

    小颖注视着父亲失望的样子,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迷茫和不忍。而且小颖

    今晚所有的负面情绪,包括不舍,在这一刘似乎达到了顶峰,小颖咬了咬牙,似

    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她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眼睛快速而坚决的睁开。

    当父亲的胯部向后收的时候,小颖原本推搡父亲胯部的手突熬转变动作。只见

    小疑的手瞬间拉住了父亲的跨部,让父亲的胯部无法移开,画面再一次定格,父

    亲抬头看着小籁,这一次他真的被小颖弄煳涂了,不知道小颖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小颖简单的,娇羞的,短短的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只有几个字,

    但是却让我的心瞬间跌到穀底,而却让父亲兴奋异常,这句话代表的是什么含义,

    我和父亲再清楚不过了。

    「小心点,别把婚纱和礼服弄髒了……」

    「今夜只属于你我,也是你我最后的二人时光,过了今夜,希望一切都将成

    为忆」

    今夜注定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