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69)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第一六十九章

    对於父亲和小颖的关系,一直以来我的心情还是比较容易识别和分,但是

    今晚的这一刻,我却无法摸透和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心情已经複杂到了最顶峰。

    此刻我的心是火热的,仿佛随时将要融化。我的身体似乎都已经失去了呼吸的本

    能,我不得不用心去控制自己的呼吸和频率。

    原本的时候,无论父亲和小颖多么的疯狂,我都没有太过担心,但是这一次,

    我真的有些害怕了,我真的害怕会失去小颖的身体,也会失去小颖的心。小颖慢

    慢走向床上的婚纱,这一刻仿佛是在走上我俩的终点一般。我的手慢慢的抬起,

    隔着窗帘似乎想要阻止这一切,我想沖出去,但是我的身体仿佛已经被点了穴道,

    无法动弹,而且似乎自己这一刻也失去了勇气。我想闭上自己的眼睛,想逃避将

    要看到的一切,但是我如果那么做了,又心有不甘。

    最终,小颖走到了床边,之后把手伸向了婚纱。只是当她的手接触到婚纱的

    那一刻,小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赶紧又把手抽了来,仿佛婚纱有电,让她触

    电了一般。小颖把手收来之后,就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颊,呼吸急促了几分,

    似乎没有这个勇气。

    只是当小颖把目光转移刻父亲的时候,她看到了父亲期的的眼神,小颖的眼

    神陷入了短暂的迷茫,似乎想到了俩人以前发生的种种,还有刚刚的一切。她目

    光坚定了几分,表情複杂的拿起了婚纱。

    刚刚小颖把手抽来的时候,父亲慌乱了起来,以为小颖突然反悔,可是当

    小颖最终拿起婚纱的对嫉,父亲隐晦的松了一口气,眼神中带着希翼和满足的看

    着小颖接下来的动作。小颖拿着婚纱,看着这件洁白没有穿过的新婚纱,当时这

    件婚纱还是小颖陪着张阿姨选的,没想到第一次穿上这件婚纱的却不是张阿姨,

    而是小颖。每一个女人都有一个公梦,小颖是公,而父亲,此刻却是一个已

    经老去的王子,一个呵护她,深爱她的王子。当拿起婚纱开始抚摸的时候,小颖

    的眼神中陷入了忆,似乎想起了5年前,和我结婚的时候,小颖穿上婚纱时候

    的样子。那个时候,因为我的家庭条件不好,所以婚纱都是租来的,而且显得比

    较陈旧,风格也远没有现在这么时尚,或许小颖想到了我俩结婚时候的样子,只

    是小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竟然还有穿婚纱的一天,而且男角的身份还是这么

    的複杂和特殊。

    既然决定了,也答应了父亲,小颖短暂的忆过后,就准备换婚纱。小颖有

    些遥茫的脱去了外套,露出里面的吊带和乳罩。这传婚纱是那种低胸的那种,所

    以穿婚纱的时候,里面只能穿那种胸罩罩杯不高的文胸才能体现出这件婚纱的特

    色。小颖脱掉外套后,想起了一旁的父亲,娇羞的看了父亲一眼,她犹豫了,她

    或许在想是否当着父亲的面换婚纱。只是思考了一会后,小颖苦笑的摇了摇头,

    自己这个犹豫是自欺欺人的,已经和父亲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自己身体的每一寸,

    父亲都欣赏过来,此刻还用在乎这些么?

    在父亲越来越火热的眼神注视下。小颖脱去了自己的吊带,上半身只剩下了

    刚刚也被父亲脱过的胸罩,饱满浑圆的乳房在胸罩的包裹围困之下,被挤出一道

    深深的乳沟。小颖脱去了吊带君,短暂的犹豫之下,又脱去了自己的短裙,只是

    脸上带着微微的羞涩和红晕,毕竟这一次是小颖动在父亲面前换衣服,心中还

    是不免得有些不好意思。

    随着小颖的短裙脱去,小颖里面的吊带丝袜显露了出来,由於刚刚小颖没有

    带上内裤的兜布,所以此刻小颖的阴毛和蜜穴,显露在了灯光之下,只见小颖的

    阴毛上还站着精液,只是此刻精液已经乾涸,凝固在了小颖的阴毛之上。看到自

    己的蜜穴和阴毛,小颖不由得娇羞的晃了晃头,刚刚自己只顾着生气,根本没有

    清理自己,此刻看到刚刚疯狂留下的痕迹,小颖不由得有些羞意。

    父亲看到小颖这个样子,脸土的迷恋和火热越来越旺盛,小颖这种穿着,远

    比她赤身裸体更有诱惑力,毕竟这种朦脆的美景,非常能够勾起人的欲望,尤其

    是吊带丝袜和黑色文胸的巧妙搭配,再加上小颖原本的天生丽质,相信任何一个

    男人看到这一切,都会控制不住自己吧,父亲一次次的沦陷在小颖的温柔乡之中,

    也显得有些情有可原。

    小颖慢慢的穿上了婚纱,性感充满诱惑的身体被婚纱所掩盖。穿好婚纱后的

    小颖,原本的诱惑此刻转变成了圣洁。仿佛天上的九天玄女下凡一般,让人无法

    直视,即使直视也只能欣赏和膜拜,让我根本生不起一丝的亵渎之心。

    小颖穿上这件婚纱显得非常的舍身,低胸勾出深深的乳沟,纤细的腰肢,苗

    条的身材,洁白的丝巾和头花,这套婚纱仿佛就是为了小颖量身定做一般。在窗

    帘后面看到小颖穿上婚纱后的样子,我的心情也火热了起来,我第一次发现小颖

    竟然如此的圣洁,让我忍不住去关怀和膜拜。只是外人绝对想不到,此刻穿着婚

    纱如同仙子一般的女人,阴道里却还残存着自己公公的精液。

    「你……你怎么还不穿?」小颖穿好婚纱后,看着父亲傻傻的看着自己,不

    由得娇羞的催促道,父亲此刻穿着大裤衩子呆呆的看着小颖,眼皮似乎都没有眨

    一下,仿佛珍惜眼前的每一秒时光,要把小颖穿婚纱的样子,永远的收入眼底。

    「爸,你怎么了,你怎么还不穿啊?」小颖说了一句话之后,父亲没有任何

    的反应,知道他被自己的形象所吸引失去了思绪,小颖的眼中不由得出现一些自

    豪和满足,每个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小颖是个凡人,自己也不会例外。

    「啊……马上穿,马上穿……」父亲在小颖走到身前,把手在眼前晃了晃之

    后,终於清醒了过来,他眼中带着一丝尴尬和不舍,似乎不想把目光从小颖的身

    上移开。

    父亲慌乱的穿着礼服,只是父亲一边穿礼服,一边眼神还不停的在小颖身上

    瞄着。当我注意到父亲开始穿礼服的时候,我才发现,父亲的下面不知道什么时

    候又勃起了,看来小颖能随时挑起父亲的性欲,毕竟任何男人都抵抗不住小颖此

    时的诱惑。

    「噗呲……」小颖忍不住捂嘴发出一声轻笑,我显碍有些疑惑,而父亲也被

    小颖的这声突如其来的轻笑,打断了所有的动作,父亲不由得疑惑的看着小颖。

    「爸,你的裤子穿反了……」小颖止住了笑声。之后小声的提醒道。

    此刻我和父亲的目光都注视到父亲的下半身上,发现父亲刚刚心不在焉,一

    直想着去看小颖,结果现在把裤子穿反了,而父亲提着裤腰,竟然没有发现。这

    个状况虽然尴尬,但是更加凸显出父亲此刻的激动和对小颖的沉迷。小颖轻笑的

    同时,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感动,自己此刻仿佛真的成为了一个公,一个让天下

    男人沉迷的公。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父亲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后赶紧把裤子换

    了过来,之后又穿上了自己的礼服和皮鞋。父采此刻也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新郎。

    只是父亲不怎么会包装自己,也或许是第一次穿礼服,此刻把礼服穿的一点

    都不平整。小颖看到父亲滑稽的样子,不由得摇头苦笑了一了。刚刚尴尬的气氛,

    被父亲穿反裤子的细节所打破,此刻的气氛融洽了不少。小颖走到父亲身边。之

    后伸手开始为父亲整理礼服,从衣领一直整理到裤脚,就像一个温柔贤慧的妻子,

    在照顾自己的丈夫般。

    父亲看着小颖为他整理着衣服,眼中的羡慕、嫉妒、不舍、痛苦、爱慕,所

    有的一切都在他的眼中不断的变换着,最终融到一起。慢慢的,父亲的眼圈含

    泪,心中的情感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这么大岁数的人,怎么这么爱哭鼻子啊?」小颖感觉到父亲身体的颤抖,

    抬头看到父亲的样子,眼中闪过了一丝怜悯和感动,只是她或许是为了调节一下

    气氛,不由得调笑着父亲,或许在这一刻,小颖此刻放下了心中的所有包袱,安

    心的扮演好这一晚的角色,做好一个真正的新娘,一个只属於父亲的新娘,满足

    父亲的一切。父亲今晚的一切,已经足以感动小颖,或许她认为这一晚算是对父

    亲最后的报答,也为和父亲複杂的情感纠葛,有最后一个交代。

    「呵呵……」父亲拿起旁边的纸巾,擦拭了一下鼻子和眼角。不由得尴尬的

    笑了笑,今晚的意义非同一般,虽然这一刻父亲感觉到很兴奋,但是父亲更多的

    也感受到了伤感,他和小颖今晚做真正的夫妻,哪怕只有这一晚,也足以让他知

    足了,但是过了今晚,俩人原本的一切,也终将画上句号,父亲又怎么不会伤感

    呢。感动和不舍,一切都交织成了今晚父亲所有的眼泪。

    比刻的我,看着父亲和小颖,一个已经老去的王子,一个仍然年轻靓丽的公

    ,虽然俩人年龄有着巨大的差异,但是看到俩人站在一起,却没有多少异样,

    反而有一种另类的般配,这一可。俩人仿佛成了一对真正的夫妻。

    父亲和小颖都已经穿好了衣服,俩人此刻没有言语,似乎也没有了娇羞,也

    似乎都融入到了自己此刻的角色。俩人心有灵犀一般的牵起了手,之后一起走到

    了卧室里巨大的衣柜落地镜子面前,俩人肩并肩的偎依在一起,手牵着手,小颖

    手里捧着手捧花。画面定格在了镜子当中,慢慢的,父亲的手松开了小颖的手,

    之后环绕住了小颖纤细的腰肢,而小颖的头部也靠到了父亲的肩膀上,依偎到了

    父亲的怀中。

    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我此刻有些羡慕,真的很羡慕,如果此刻

    和小颖偎依在一起的是我该多好,毕竟此刻的小颖,原本属於我的稀世珍宝,比

    刻却有一种被别人佔据的複杂想法。接受吧,此刻自己除了这些,还能做什么呢?

    小颖和父亲偎依在一起,一对新婚的新人,眼神都注视着镜子中彼此,久久

    不愿分开,婚礼才刚刚开始,什么时候会结束?会立刻结束,还是会有其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