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68)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第一六十八章

    「爸,我扶你去吧。」俩人拥抱了良久就渐渐的分开彼此,互相複杂的看

    了对方一眼。小颖低头看了一眼父亲红肿的膝盖,轻轻的说道,语气重新恢复了

    温柔。

    父亲在小颖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向房子走去。看着父亲和小颖慢慢的从我

    身边走过,我趴在草丛里不由得开始思考,我现在该怎么办?是离开还是到房

    子里去?我思来想去,突然有一种特殊的预感,感觉今晚的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

    单和平静,万事都会有意外,谁能保证父亲和小颖今晚就会彼此老老实实的分房

    睡?

    思考良久,我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如果就这么离开,那么今晚还会发生什么

    我就看不到了。在好奇心和强迫症的驱使之下,我决定到父亲那里继续监视。

    我从草丛上爬了起来,弹弹身上的草屑和泥土,之后在夜色的掩护下,从树林和

    草丛向父亲的房子跑去。我一定要在小颖和父亲屋之前,提前赶屋里。

    由於父亲的膝盖受了轻伤,小颖搀扶着父亲走的很慢,我绕过他俩走的小道,

    一路奔跑终於到了父亲的房子里。到屋里后,我照旧钻进了窗帘后面,不知

    道为什么,窗帘后面能给我一种别样的安全感。

    等了大约五分钟后,小颖搀扶着父亲走进了卧室当中,我在窗帘后面屏住呼

    吸。父亲穿着大裤衩子坐到了床上,小颖拿出了- 张湿巾,开始给父亲擦拭着膝

    盖上的泥土,另外还可以消毒。当擦拭於净后,我看到了父亲膝盖上的磕痕和红

    肿。

    「唉……我去给你拿点药擦擦吧。」小颖看了一眼父亲的伤痕,虽然只是皮

    外伤,但是眼中还是流露出- 丝不忍。父亲的房子都是小颖收拾的,家里物件的

    摆放,小颖都知道,跌打药什么的,小颖都可以轻易的找到。

    「算了吧,小颖,皮外伤,没事的……」父亲拉住小颖拒绝道,只是这一下

    父亲再次拽住了小颗的手。而且抓住之后,没有放开,似乎想感受小颖的手感和

    体温

    2?

    ,珍惜每一刻接触的机会。

    被父亲抓住手之后,小颖愣了一下,踌躇了一下,就慢慢的抽了自己的手。

    父亲感觉到小颖的拒绝,面露失望的歎了一口气。刚刚在外面,父亲答应小颖绝

    对不会再强迫她,但是父亲似乎还是舍不得小颖,刚刚的牵手似乎就是一次试探,

    经过刚刚小颖的失控,父亲再也不敢强迫小颖了,这或许是父亲第一次看到小颖

    刚烈的一面。

    屋子里突然陷入了短暂的平静,父亲歎了一口气之后,眼睛开始在房间里巡

    视着。火红色的大喜被褥,屋里拉好的拉花,红红的窗帘,还有窗户上,墙体上

    贴着的大大的喜字,一切都预示着不久即将到来的一场特殊的婚礼,而作为婚礼

    角的父亲,此刻看着房里的一切,却没有多少的喜悦,有的只有不舍和伤心。

    小颖站在地上,也跟随着父亲巡视着房间的一切,她的眼神中也不由得流露

    出一丝惆怅。俩人都知道,婚礼的开始,或许就预示着俩人关系的结束,一切的

    一切都会成为痛苦且美好的忆。

    「我去旁边那屋睡觉去了,你也早点睡吧……」小颖感觉到气氛的压抑,就

    和父亲说道,同时她似乎也想逃避现在的环境,不想看到这红红的房间和那个大

    大的喜字。小颍转身向房间外面走去。

    「小颖……」父亲听到小颖的话语之后突然叫住了小颖。小颖被父亲突然喊

    住,脚步停止,娇躯微微一颤,但是没有头。

    「怎么了?」小颖背对着父亲答道,只是她或许不知到父亲要干什么,不

    知道是害怕还是期待,因为紧张的关系,小颖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声音微微的颤

    抖。

    「那个……」父亲低头用手揉搓着自己的眉头,另一只手揉搓着被褥,显得

    内心紧张到了极点。

    感觉到父亲的紧张和欲言又止,小颖转过了身子看着父亲,脸上带着紧张和

    疑惑,她或许是害怕父亲再次求欢吧?难道只是害怕么?小颖的内心中就没有性

    欲诱惑的期待了么?

    「小颖,你能不能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只要你能满足我这个愿望,我

    今生无憾了……」父亲知道只有这一晚的机会,现在不提,以后就没有任何的机

    会了。

    「什……什么……什么愿望……」小颖的双手捏住衣角,也颤音紧张的说道,

    不知道父亲会提出什么要求。

    「这个……」父亲使劲用手搓着床单,就是紧张的说不出口。

    「不会是想向小颖求欢吧?」我在心里不由得想到,毕竟刚刚父亲在外面答

    应了小颖,不会再强迫她,但是求小颖做爱,就不算强迫了吧?

    「干什么你就说啊,只要我能做到,我会答应你的。」小颖猜不透父亲的意

    图,所以答的没有太满,给自己留了一个拒绝的余地。

    「你能不能穿上柜子里的那件婚纱?和我站在镜子面前,让我从镜子看到这

    个画面,我要把这个画面永远印在脑海里,一直带进棺材里。我只是想满足心中

    最后的一丝愿望,算是弥补我自己的遗憾吧,因为我今生永远无法和你……」父

    亲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和小颖深情的说道,脸上带着紧张和期待,不知道自己提

    的要求是否过分。

    「啊……」小颖听到父亲的要求,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好在最后她捂住了

    自己的嘴。她真的没有想到父亲会提到这个要求,而窗帘后面的我,也感觉到非

    常的惊讶。

    窗帘后面的我,大脑高速的运转着。父亲知道今生无法和小颖做夹妻,而他

    马上又要和另外一个女人重组家庭。父亲爱着小颖,可能一直爱到他死,只是他

    心中的这个遗撼无法满足。今夜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俩人,他要求小颖穿上婚

    纱,和他站在一起,不拍照影,只是在镜子里看一眼,在大脑里保留这个画面。

    在今夜这个只有他们俩人的婚房里,举行一场只有他们俩人的「婚礼」,而且是

    最短暂的「婚礼」,没有亲朋好友祝福的「婚礼」,没有登记的不正规的「婚礼」,

    一切的一切,只为满足父亲自己的虚荣心,和心中那永远抹不去的遗撼。

    小颖捂着嘴巴,眼晴睁的大大的,看着父亲,她也似乎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还

    有心中的想法,她感受到的还有深深的感动,父亲对於她如此深爱的感动。她或

    许没有想到父亲会对她动情如此之深,她原本坚固的内心,此时应该被父亲掀起

    了一道细微的缝隙。

    眼泪顺着小颍的眼角开始流淌,有感动,有心疼。而躲在窗帘后面的我,也

    不由得心里发酸,而且也不是滋味。作为一个儿子,我希望小颖能答应父亲,满

    足他这个无法达到的愿望,哪怕是虚假的一场「婚礼」也好,不想让老人晚年有

    什么遗憾。但是作为一个丈夫,我不希望小颖答应父亲,虽然这场「婚礼」是虚

    假的,但是所代表的意义重大,而且如果小颖答应了父亲,那么婚礼也不再是我

    的专属。我站在窗帘后面犹豫不决,最后轻微歎了一口气,还是把决定权交给小

    颖吧,无论她怎么决定,我都决定不怪她。

    「对不起,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你就当我没有说过,你去睡觉吧。」

    父亲说出自己的要求之后,一直没有抬头去看着小颖,而是一直低着头,似乎不

    敢面对小颖,也害怕听到小颖拒绝的声音。而此时的小颖,心情複杂的捂嘴流泪,

    所以没有出声答父亲。父亲以为小颖沉默是无声的拒绝,所以赶紧把话收了

    来,但是侧脸上看出的遗撼却是浓浓的,全身的残余的生命力,似乎又流逝了大

    半,瞬间苍老了很多。

    「我答应你……」一道犹如天籁的嗓音在房中响起,声音很轻,只有简单的

    四个字,荡在这个房间之中,但是这四个字的话语造成的震撼却是无与论比的。

    父亲不敢相信的瞬间抬起头看着小颖,眼睛睁的大大的,眼神中带着不敢置

    信。或许他自己也没有抱有多大的希望,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只是没有想

    到小颖会突然答应他。而窗帘后面的我,则是痛苦的闭土了眼睛,虽然我尊重小

    颖的决定,为了父亲也希望小颖答应父亲,但是小颖真正答应的时候,我的心中

    的醋意还是达到了顶峰。我知道,小颖答应父亲可能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父亲

    对她的深爱和付出,小颖的应允,「感动」这两个字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是我的

    心中还是无法控制和避那份痛苦。

    「好好,谢谢你,小颖,真的谢谢你……」父亲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跳下

    了床,健步如飞的跑到衣柜旁边,小颖应允所带来的惊喜,让他甚至忘却了双腿

    膝盖的疼痛。小颖能意外的答应他,让他对於其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在乎。

    父亲打开衣柜后,拿出了原本准备在婚礼当天,他和张阿姨所要穿的礼服和

    婚纱,之后轻轻的放在了床上。而小颖到眼神複杂的看着父亲的一切,小颖的眼

    神中也带着一丝纠结和不愿,但是看到父亲的样子,还有父亲刚刚的话语,还有

    刚刚在外面发生的一切,小颖还是答应了这一切,或许这个虚假的「婚礼」和

    「影」,也让小颖心中有了一个疙瘩。

    父亲把原本属於张阿姨的婚纱放在了小颖旁边的床上,之后看着小颖,小颖

    如果没有动作,父亲也不会去穿那件礼服。

    「哒哒哒……」小颖纠结了一会后。就无声的歎了一口气,之后踩着高跟鞋

    慢慢的走到了床边,之后拿起了那件洁白无瑕的婚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