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66)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第一六十六章

    「啪啪啪……」越来越快的肉体撞击声在我的耳边响着,我的手攥的紧紧

    的。「小颖,拒绝,拒绝啊……」我的心中不断的喊着,看着父亲的样子,已经

    马上要射精了。只是小颖埋头晃动着娇躯迎着父亲的冲击,似乎忘记了其余所

    有的一切,只有身体的感官和欲望占据了她所有的大脑空间。

    「噗呲……」过了大约一分钟后,父亲的抽送渐渐缓慢了下来。最后把阴茎

    几乎尽根拔出,只剩龟头,之后尽根没入,我清晰的听到了这最后一次带出的空

    气挤出和淫水声。父亲的跨部紧紧的抵住小颖的臀瓣,把小颖原本浑圆的臀瓣挤

    得扁扁的。父素的双手紧紧用力箍住小颖的细腰,跨部拼尽全力的向前,把阴茎

    没有一丝空余的顶进小颖阴道的最深处。

    「啊……」父亲长满胡渣的嘴大大张开,发出一声已经沙哑的沉闷呻吟。父

    亲眼睛微闭,头部上扬,透过小颖的臀瓣,我清晰的看到父亲吊在阴茎和小颍阴

    道口下方的阴囊开始急促的收缩,从这个画面我可以预想到父亲的积蓄了不知多

    久的滚滚精液,正通过阴茎这个便捷的通道,不断注入到小颖这次毫无遮掩的子

    宫里,拼命的开始给小颖受精。

    感受到父亲喷射的强度和精液的滚滚热度,小颖也抬起了沉埋很久的头部,

    此刻的她已经汗流浃背,额头的刘海粘粘的黏在额头上。她跟随父亲闭上双眼,

    和父亲保持一样的姿势和表情,她红唇微张,只是没有发出任诃声音,或许经过

    这么长时间的呻吟,她此刻已经无力再呻吟。

    「老婆,最终你还是没有阻止他……」我站在窗帘后面,看着正在「配种」

    的父亲和小颖,眼泪不受控静的流了下来。我的手攥的紧紧的,感觉到指甲已经

    深深插入到手心的肉里,只是手的痛赶不上心里的痛。为什么,我不明白……

    配种还在进行着,父亲的阴囊收缩了大概二十多秒后,终于缓馒下来,直到

    停止,预示着射精配种已经结束。俩人的高湖也开始渐渐的散去,父亲和小颖终

    于开始慢慢的清醒。一切的一切,在窗台旁边开始,又在窗台旁边结束,俩人从

    始至终都没有离开窗台和我身边的范围。似乎是上天在惩罚我,让我近距离如此

    清晰的听到和看到这一切。

    「啊……不行……嗯……」已经清醒过来的小颖,突然睁开了双眼,她的眼

    睛睁得大大的,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忽然转过上半身,惊呼了一声,使劲推了父

    亲一耙。正在平复射精后的快感的父豪,被小颖推的猝不及防,身体向后一个踉

    跄。原本已经疲软下来的阴茎,随之被抻出了小颖的阴道,发出了「啵」的一声

    脆响,从而最后又带起小颖最后一声娇吟。

    父亲此刻还体会着射精后的余韵,被小颖推了一把后,顺势坐到了离他俩人

    不远的床上,双手伸到后面撑着床面,胯部已经沾满了淫水和精液的粗长阴茎软

    趴趴的躺在那里。父亲没有在乎这一切,还在体会着刚刚小颖迷人的身体给他带

    来的美妙。

    父亲靖阴茎拔出之后,小颖的阴道口仿佛是被突然割断的大动脉血管,父亲

    射进去的精液像血液一般,从阴道喷射出来,喷射第一股之后,就开始缓缓的向

    外流出。小颖感受到体内精液的流出,外加上被父亲干了这么久,身体发软。推

    了父亲一把后,她不受控割的两手重渐扶住了窗台,撅着臀部开始任由精液流出。

    大约半分绅后,小颖阴道下方的地面上,就形成了一泡由精液混而成的

    「小湖」。小颖的身躯颤抖着,慢慢的平复下来,随之慢慢平复下来的,还有俩

    人彼此的呼吸。

    「啊……」小颖感觉到精液流出的差不多了,抬起双手想起身,只是她的双

    手刚离开窗台,身体无力失去支撑,小颖不由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听到小颖

    的惊呼声,原本坐在床上欣赏小颖后庭和精液流出画面的父亲,瞬间清醒过来。

    他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从后面抱往了依然赤身裸体的小颖,并且把她扶到了旁边

    的椅子上。由于小颖的阴道里精液还没有完全流出,此刻也不适坐到床上。

    「滚,你滚……放开我……别碰我……」此刹的小颗已经清醒过来了,她坐

    到椅子上之后,就疲惫的推搡着父亲,同时嘴里骂着父亲。这个时候的小颖,眼

    泪终于流了出来。这还是小颖第一次对父亲说脏话,而且是骂父亲,要知道,以

    前的时候小颖对父亲是极为尊重的。哪怕是父亲第一次强上小颖的那次,小颖都

    没有骂出这些话语,由此可见小颖对于父亲今晚的所作所为多么的怨恨。

    父亲或许没有想到小颖反应会如此巨大,他愣了一下后,就紧紧的抱住了小

    颖,任由小颖在他的怀里捶打着他。父亲或许不会明白,如果只是仅仅今晚强上

    了小颖,小颖的反应还不会这么大。要还是因为小颖已经摘除了避孕坏,经过

    一次,凭借父亲那巨大的射精量,小颖是极有可能怀孕的。上次的假怀孕事件刚

    刚过去,小颖和我的关系刚刚平复,此刻又经历这样的事情,小颖不生气才怪呢。

    慢慢的,小颖的捶打越来越无力,最后双手伸到父亲的背后,抱住父亲,趴

    在父亲的怀里开始哭泣起来。「呜呜……我恨你……我恨你……呜呜……」父亲

    赤身裸体站在地上,任由小颖在怀里哭泣。或许是父亲会错了意,也或许是被小

    颖悲伤的情绪所感染,慢慢的父亲也不由得开始老泪纵横,只是没有发出声音,

    泪眼朦胧的眼睛中,蕴含着浓浓的不舍,或许他知道,今晚或许是他最后一次和

    小颍温存。等张阿姨来之后,他要和别的女人组成新的家庭,他和小颖的一切,

    都将成为永久的忆和秘密,一直等到他死去带进棺材里。

    这一刻,不舍、伤心、别离的情绪开始在哭泣的俩人中间蔓延着,都在享受

    彼此最后的时光。小颖虽然是害怕怀孕而哭泣,但是从她此刻怀抱父亲的动作可

    以看出,始也和父亲一样,发泄着自己对父亲那种不舍的复杂情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哭泣声在俩人之间停止,小颖把头从父亲的怀里抬起,

    双手轻轻的推了推父亲,相比较刚才的推搡,这次的推搡显得很温柔。父亲知道

    时间差不多了,就松开了小颖,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老泪。小颖看到父亲哭泣的

    样子,原本气愤的情绪消散了很多,多了一丝心痛和微微的愧疚,或许她认为刚

    刚伤害了父亲,小颖毕竟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最看不惯任何人可泠的样子。

    「我走了……」小颖无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着了一眼时间,之后充满冷

    漠的和父亲简单的说了三个字,之后穿起了衣服。胸罩,吊带,短裙,外套,而

    父亲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小颖把一件件衣服重新穿了身上,胸罩,吊带,短

    裙,外套,只是当小颖拿起自己内裤兜布的时候,低头看了看自己沾满精液的阴

    道,小颖不由得苦笑的摇了摇头,之后把兜布放进衣服的口袋里。

    还好小颖的短裙不算短,到膝盖部位,只要她注意姿势,谁也看不到此刻小

    颖短裙下面是露底的。「哒哒哒……」小颖穿着高跟鞋慢慢的向外面走去,此刻

    的她头发比较散乱,面容憔悴,只是衣装还算完整。躲在窗帘背后的我,看着眼

    前这个衣着端庄的都市白领丽人,任谁也想不到,刚刚这个美丽无比的白颁丽人。

    刚刚和自己的公公翻云覆雨,和自己的公公激烈的交媾,最后被成功的受精。

    小颖慢慢的走到外面,父亲只能光着身子眼含不的看着小颍离开。「唉…

    …」所有的情绪最后只能化作一声深深的叹息。小颖走了大约半分钟后,父亲不

    知道想到了什么,他慌乱的从床上站了起来,之后着急的穿了一条大裤衩子,穿

    着拖鞋就跑了出去。

    父亲跑出去后,我不由得疑惑,到底怎么了?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呼呼的风

    声和湍急的江水声,我才响起来,此刻已经快要到晚上7点了,天色已经黑了,

    而且晚上的夜风很大,夜间行船很危险,先不说这个时间小颖能不能找到船,就

    算找到船,夜间行船也十分危险。或许这就是父亲慌乱的只穿一条裤衩就跑出去

    找小颖的原因呢。

    听着父亲渐渐跑远的脚步声,整个房间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晃了晃已经思

    绪胡乱的脑袋,慢慢的挪动着已经麻木的双腿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此刻我的双

    腿仿徘已经失去了知觉,终于不用躲藏了。我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没有窗帘阻隔

    的看着,清晰的巡规着这个房间。地面上,那泡浓浓的、白白的、散发着浓重荷

    尔蒙气息的精液小湖,此刻清晰的展现在我的面前,这些浓浓的精液,见证着父

    亲和小颖俩人刚刚发生的切,令晚的一切,都似乎是那么的真实……

    「唉……」在房间看了- 遍,把所有父亲和小颖性爱的痕迹尽收眼底,和父

    亲一样,心里所有复杂的情绪,这个时候也只能化作一声叹息。我的双腿开始慢

    慢恢复知觉,这个时候我方想起,我应该这个时候趁着俩人不在赶紧离开这里。

    我挪动着脚步开始慢慢的向外面走去,我小心冀冀像做贼一样,把头伸到外面偷

    瞄好久后,才脚如狸猫的向外面走去。

    「呼……」走到外面,充满江水味道的江风拂面,感觉空气是那么的清新和

    清爽,把我心里郁闷的情绪吹走了不少。我慢慢的顺着长满杂草和树林的小道向

    外面走去,我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害怕碰到突然返的父亲。

    父亲和小颖此刻或许已经到江岸,但是我还是小心翼翼的一边走着,一边闻

    嗅着身旁的杂草和野花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