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65)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第一六十五章摘环

    高潮所带来的迷离在小颖的眼中慢慢的散去,预示着她的高潮余韵慢慢的过

    去了。父亲和小颖对视着,父亲看着小颖的眼神中带着不舍和温柔,还有深深的

    爱恋,而小颖看着父亲的眼神中也有一丝不舍,但是也有一丝哀怨,似乎她现在

    也没有原谅父亲为什么这么强迫她,也似乎是哀怨自己为什么不争气,但是她身

    体本能的快感让她却生不出任何的抵抗情绪了。

    感受到小颖的高潮已经过去了,父亲知道自己该继续下一步了。他或许受不

    了小颖那种哀怨的眼神,他避了与小颖的对视,慢慢的用另只手抱住小颖的

    腿,轻轻的往上一提,小颍纤细的娇躯就被父亲抱了起来,小颖的另一条腿原本

    就跨在父亲的腰上,这次的姿势变成了「火车便当」。父亲是干农活出身,小颖

    的身体又是那么的苗条,所以父亲抱着小颖毫不费力。

    「啪……」父亲不经意的猛的一个撞击,掀起小颖一阵臀波,雪白的臀瓣被

    这次的撞击,撞的微微颤抖着。原本哀怨的眼神瞬间再次迷离,无论何时何地,

    父亲的阴茎只要插入,总能证她瞬间迷失。

    父亲双手抓住小颖的两片臀瓣,小颖纤细笔直的双腿盘绕到父亲的腰部上。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我真的怀疑父亲和小颍是不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因为辆人一

    直没有离开过窗户,一直保持着离我最近的距离,让我能清晰的听到、看到和闻

    到这一切。

    「啊哈……」父亲调整好姿势后,再一次猛烈的冲击,让小颖发出一声娇吟,

    「啪啪啪……」父芳这两次的撞击,似乎是在熟悉和找这个姿势的规律,试探

    性的抽送两次后,父亲开始抱着小颖连续的抽送起来。由于小颖的双腿盘在父亲

    的腰部上,我稍微低头就能看到,小颖两片雪白的臀瓣中间,湿润粉嫩的蜜穴中

    间,一根青筋缠绕的肉棒正在进进出出,粉嫩的阴唇追着肉棒进出的轨迹。小

    颖双手不由得环抱住父亲的脖子,随着父亲的冲击,在父亲身上一上一下的晃动

    着。小颖的巨乳和父亲的胸膛紧紧的抵在一起,随着父亲的抽送和她身体的晃动

    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

    「啪啪啪……」小颖的臀瓣被父亲的胯部猛烈的来撞击着,掀起一阵阵臀

    波。父亲的双手在小颖的臀瓣上揉搓着,由于小颖的臀瓣很嫩,父亲的手在小颖

    的臀瓣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掌纹。每次父亲揉搓一下,小颖的呻吟声也会突然升

    高,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兴奋,还是因为父亲抓的太痛。

    这样干了大概五分钟以后,父亲或许累了,因为他此时已经满头大汗。虽然

    小颖的体重很轻,但是架不住父亲的年纪已经大了,这样抱着小颖,还要抽送交

    媾,对于体力的消耗强大。父亲停止了抽送,把小颖的身体抬高,之后脚步向前

    一送,小颖就顺势被父亲抱到了窗台上。

    小颖的臀部坐在窗台上,此刻的两人都已经大汗淋漓。「呼……」父亲吐出

    了一口浊气,刚刚的「火车便当」让他体力消耗了不少。父亲的阴茎还深深的嵌

    在小颖的阴道当中,父亲怀抱着小颖,把下巴抵在了小颖的肩膀上开始休息。小

    颖的双手还环绕着父亲的脖子,或许感觉到父亲已经累了,小颖的双手轻轻的开

    始抚摸着父亲的后背,或许是在安慰父亲。

    这个时候的小颖,已经彻底接受了这一晚,或许她努力的说服了自己,或她

    承认了自己这一晚的虚伪,也或许是她抱着侥幸心理享受这一切,珠不知她的文

    夫就在咫尺看着这一切。

    父亲和小颖拥抱着,父亲一边亲吻着小颍的肩膀,一边恢复自已的体力。父

    亲的嘴唇沿着小颖的肩膀,脖子一路向上。最后抬起了脑袋和小颖对视着,父亲

    看着小颖的眼睛。父亲懦弱,小颖相比于父亲比较强势。如果父亲和小颖比瞪眼,

    输的一定是父亲。

    小颖看着父亲的眼神因为有哀怨。所以显得有些冷淡,或许是父亲因为今晚

    的强迫,有些心虚,他或许从小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冰冷。父亲也是个爱胡思

    乱想的人,他偶尔闪开小颖的目光,偶尔也会和小颖对视一下。只是看到小颖直

    勾勾的盯着他,他也摸不准小颖的脉络。

    过了大约一分钟后,父亲也休息的差不多了。父亲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胯部,

    从而带动阴茎轻微的在小颖的蜜穴中耸动了一下。这轻微的抽送,让小颖的眉头

    微皱了一下。父亲调整好姿势后,小颖坐在窗台上也把双腿再次分开了- 些。父

    亲双手扶住了小颖的腿弯,晃动着跨部开始抽送了起来。

    「吧唧吧唧吧唧……」两人性器的摩擦声再次响起,这个姿势很省体力,而

    且窗台的高度刚刚好,父亲站在地方,阴茎正好可以尽根没入到坐在窗台上的小

    颖阴道之中。小颖冷漠的眼神慢慢的再次迷离,父亲察觉到小颖眼神的变化,不

    由得微笑了起来。

    父亲一边抽送着,一边把长满胡茬的嘴巴凑了上去,他想亲吻小颖的嘴唇。

    虽然刚刚他亲过一次了。但是他算是强迫的。而这一次,他轻轻的把嘴唇凑了上

    去,而小颖的头部完全是自由的。小额一边享受着父亲的性爱,一边迷离的看着

    父亲,她看到了父亲嘴唇的接近,但是没有任何的动作。

    「滋……」没有任何的闪躲,当父亲的嘴唇刚刚触碰到小颖红唇的那一刻,

    小颖闲上了眼睛,这个闭眼的行为表示着:她已接受。俩人的嘴唇紧紧的吸在一

    起,父亲偶尔会绅出舌头到小颖的嘴里去挑逗一番。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随着性

    爱进度的升温,原本轻轻的接吻慢慢蜕变成了疯狂的舌吻和湿吻。

    肉体撞击的啪啪声,性器摩擦的淫水声,俩人接吻的滋滋声,不断的响在

    整个房间之中。小颖的身体在窗台上被父亲撞击的晃动着,带动着窗帘一动一动

    的,窗帘不断摩擦我的身体,我只能用一只手紧紧的捏住窗帘,以免自己的行踪

    暴露。听到俩人性爱的协奏曲,我用另一只手轻轻揉搓着自己的阴茎。我的龟头

    已经分泌出了粘液,但是我膈着棒子怎么揉搓,就是没有射精的欲望。或许是隔

    着裤子抚摸不过癔,也或许是亲眼看到这一切,心中的痛楚阻碍了自己情欲的提

    升。

    此刻的我,隐隐的有些后悔,今天自己为什么要创造这个机会?为什么要躲

    避在这里?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现在的自己虽然感觉很刺

    激,但是还是痛苦居多吧,而且我的双腿已经麻未了。小颖和父亲在一边享受着,

    而我自己却在这经受着心理和身体双重的折磨。

    又过去了大约十分钟,父亲已经慢慢要到了顶峰,因为他的抽送已经越来越

    快,越来越猛烈了。可是我感觉父亲就快要射精的时候,「啵……」父亲却突然

    停下了抽送,之后猛的拔出了阴茎,是整狠拔出了。「哦……」父亲的突然脱离,

    让小颖发出一声娇吟,娇吟中蕴含着一丝微微的不舍和埋怨,要达到高潮的不只

    父亲一个人。

    父亲拔出阴茎之后,快速的把小颖从窗台上抱了下来,之后把小颖放在地上。

    小颖没有经何的拒绝,配着父亲的摆弄。小颖双腿着地之后,父亲把小颖的身

    子转了过来,此时的俩人心灵相通,小颖似乎知道父亲要干什么。或许是要珍惜

    时间,防止已经要到来的高潮幔慢散去。小颖转过身体后,用双手扶住了窗台,

    同时臀部向后撅起,同时纤细的腰肢压低。而父亲摇动着小颖,胯部中间沾满淫

    水、爱液和白色泡沫的肉棒上下颤抖挺翘着。我看着父亲胯部那根丑陋的东西,

    就是这根东西一次次的占有小颖清白的身钵,同时把小颖一次次的送上高潮。第

    一次真切的看到父亲这么雄伟硕大的性器,我产生了深深的嫉妒。如果我们父子

    俩的阴茎能调换一下该多好。

    在小颖的默默配之下,父亲调整好了小颖的姿势。父亲一手扶住小颖的细

    腰,另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粗长的阴茎,鸡蛋大小的龟头在小颍的蜜穴口上拍打几

    下后,「滋溜……」父亲胯部使劲往前一送,父亲的阴茎尽根没入到小颖的蜜穴

    之中。经过两人无数次的性爱,小颖的阴道已经完全适应和接纳了父亲的阴茎足

    寸,俩人性器的契度仿秘已经达到了%.以前的时候,无论是父亲动还

    是小颖动,父亲的阴茎要尽根没入到小颖的阴道之中,至少要几个来,九浅

    一深,而现在完全可以一瞬间完成。

    「啪啪啪……」父亲的双手伸到小颖的身下,抓住了小颖吊在胸下的两个巨

    乳,跨部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这次的抽送很猛烈,小颖的双手使劲撑住窗台,

    承受着父亲身后的冲击,纤细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已经开始发白。

    「啊啊啊啊……」小颖大声的呻吟着,她这一次没有再压抑自己。俩人马上

    要达到巅峰了。同时父亲也要射精了,注满小颖的子宫,给小颖受精……等等,

    受精?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小颖在那次检查怀孕的时候,因为节育环已经年久,

    医生怕产生炎症,所以趁着那次机会已经把避孕坏除去了。需要等持小颖的月经

    失调痊愈之后,才能安装新的节育环。

    想到这里,如果一会被父亲内射,那么小颖的子宫和精液之间就没有任何的

    阻隔,万一小颖的卵子和父亲的精子结,那么岂不是……我现在终于知道,小

    颖刚刚为什么挣扎和拒绝父亲是那么的坚决,或许她知道自己的避孕环已经摘除,

    虽然有对于我的承诺,但是避孕环也是她拒绝的要原因。

    糟糕,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只是此刻我无法冲出去去阻止这一切。还好,

    小颖还记得,我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小额,一会在父亲射精之前,希望她能提醒父

    不要内射。父亲的高潮一点点的临近,我的手也不由得开始慢慢的攥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