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6)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字数:343

    第一五十六章

    思来想去,我同意了小颖今晚不参与聚会的要求。其实我理解小颖所想,毕

    竟父亲和她有过最亲密的关系,如果自己的曾经的性伴侣要相亲了,无论对他是

    否有爱,毕竟是自己半个爱人,心中的不舍不言而喻,如果小颖也来到聚会上,

    看到父亲和张阿姨如果相谈甚欢,她会不会压抑不住而露出什么马脚,所以最理

    智和稳妥的办法,只能是小颖避。

    到了饭店,父亲已经到了,当饭菜都上来的时候,我告诉父亲小颖临时有事

    不能来了,父亲的艰中闪过了一丝失望和了然,或许他的内心中也知道事情的原

    委,只是眼神中最后一闪而过的伤感还是被我这个了解内情的人捕捉到了。

    在饭桌上,正好四个人,父亲和张阿姨聊天,我和张阿姨的女儿聊天。年轻

    人有年轻人的共同语言,老一辈人有老一辈人的共同语言。我和张阿姨女儿聊的

    内容无非是职场上的一些东西,而父亲和张阿姨聊的都是农村生活和生活经历等

    等。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父亲和张阿姨似乎很有共同语言,首先都是农村出身,

    其次是年

    找?请?233?

    龄相仿,最后嘛,就是经历相同,都是由农村来到城市,都是早年丧偶,

    其中的曲折和心酸,俩人的感受都相同。两个老人打开了话匣子,似乎有聊不完

    的话题。看到俩人的样子,我和张阿姨的女儿相视一笑,看来俩人

    找请??2

    在一起没有什

    么隔阂。只要

    ?度??|23|

    生活方式一緻,其它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看到饭桌上的这个环境,我庆幸小颖今晚没有来。如果小颖来了,看到父亲

    和张阿姨这种彼此相见恨晚的感觉,她肯定会露出一些马脚,甚至她的不自然会

    影响到现在这种氛围。不过通过我仔细细观察,父亲在面对张阿姨的时候,眼神

    中并没有爱恋,他没有把张阿姨当做爱人,反而当成了知己和朋友,看来通过和

    小颖这么长时间的亲密接触,父亲貌似不可能在轻易爱上别人,张阿姨以后能给

    与父亲的只有照顾和一些心理上的安慰吧。老伴老伴,是一个陪伴罢了。

    大家的饭量都很小,吃了一会就放下了碗筷。走出了饭店,我提议到运动广

    场去逛一逛,给父亲和张阿姨一些时间去交流。或许是第一次认识,也或许是对

    于张阿姨没有爱恋,父亲虽然和张阿姨相谈甚欢,但是缺少了一种恋人般的热情。

    到了晚上十点锺左右,我和父亲送走了张阿姨母女。当我准备拦出租车家的时

    候,父亲阻止了我。

    「家的路又不远,咱爷俩散步去吧。」父亲压下了我准备拦出租车的手,

    对着我和蔼的说道。

    「好吧……」我察觉到父亲今晚或许有话对我说。今晚由于场的问题,我

    和父亲在饭桌上都没有喝酒,只喝了一些矿泉水和饮料,所以此时我和父亲的头

    脑非常清醒。

    「你感觉张阿姨怎么样?」父亲一边和我走着,一边对我说道。

    爸爸你找老伴,你看好就行,我没有任何意见,张阿姨在公司我的下面的员

    工,人我还是了解一些,人品还可以。

    「只要你们没有意见就可以了。对了,关于我准备搬出去的事情,你安排的

    怎么样了?」父亲这两天一直追着我这件事情,似乎他急于要逃离这个家庭,看

    来经过假怀孕和我发脾气的两次惊吓,父亲真的有些害怕了,或许离开这个家能

    让他生活的更自然一些。

    「一定要搬出去住么?」虽然我知道了父亲要搬出去住的原因,但是内心中

    还是有一丝歉疚在里面,我不由得再一次挽留父亲。

    「一定要搬出去,就算是爸爸正式的跟你提出这个要求,没有旋的余地。

    在一起住还是有很多的不方便,毕竟生活习惯不同嘛,再说在楼房里也住够了,

    终归还是不习惯。」父亲虽然没有看着我说这些话,但是语气中我还是听出了坚

    决。

    「好吧,明天我联系一下骚哥,让他帮忙安排一下,给你安排一个环境好一

    些的地方继续当更夫。一来工作不累,你也有事情做,二来,那种生活你也喜欢,

    怎么样?」感觉到父亲的坚持,我只能妥协。父亲在电力公司出了事故,按照道

    理,电力公司不可能在招聘我父亲当员工。但是我有骚哥这个高管做人脉,所以

    安排起来还是没有什么

    ???3

    问题的,大不了隐秘一点呗,更夫又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

    谁会注意到。

    「好,小岛的生活我很喜欢,说实话,这段时间我还一直怀念在小岛当更夫

    的那段时光呢。」父亲一听到我这样安排,原本沉闷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这些

    倒是父亲的真心话,毕竟农村出身的父亲,还是喜欢类似农村的田园生活,更何

    况小岛有山有水,更适父亲这类的老人养老。

    父亲的离开的意思是坚决的。但是他的表情中还是有一丝不舍,那份不舍中

    包含了对我和小颖俩人的不舍,只是对于小颖的不舍或许多一些。父亲的想法或

    点'b^点^

    许是长痛不如短痛,强迫自己离开,按照常理来说,是最理智的选择。

    「但是爸,你别再……」我想到了父亲以前的轻生,不由得提醒道。

    「放心吧,这有老伴在,我才不会那么傻呢,这有牵挂在了,不是么?」

    父亲对我微微一笑,给我吃了一个定心丸,只是眼神中的落寞和他脸上的微笑,

    却是凸显的那么的格格不入。

    在我和父亲谈话的时间里,不知不觉就到家了。到了家里,家里黑黑的,

    看来小颖早已经睡下了,父亲直接去了自己的卧室,我走到了卧室中,看到了

    正面朝床里熟睡的小颖。我在卧室里换上了睡衣,之后去了一趟卫生间。当走出

    卫生间的时候,我好奇的走到了厨房。发现饭菜都是凉凉的,锅碗瓤盆都整整齐

    齐,貌似晚上上没有开火的迹象,难道小颖晚上来没有吃饭?还是在外面吃过

    了?

    到卧室,看着小颖的背影,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睡着了,我和父亲进门的时

    候很小心,但愿没有吵到她休息吧。我轻手轻脚的打开了电脑,之后打开了家里

    的监控视频,我要知道小颖今晚是几点的家,同时看着小颖家后是什么反应

    和表情,从而判断一下小颖真实的内心,虽然小颖和父亲发生了性关系,发生了

    肉体出轨,但是我不希望小颖会精神出轨,肉体可以给父亲共享,但是小颖的心

    只能属于我一个人。在乎心,不在乎肉体,我不由得对于自己的这种偏见哭笑不

    得。

    我把监控视频定格在了往常小颖下班到家的那个时间点,结果小颖今晚真的

    没有去其它的地方,在正常的时间到了家里。从刚进门小颖的表情看,她似乎

    很疲惫,精神有一些萎靡。她没有像往常一样,换完鞋子后直接卧室换睡衣,

    而是直接把挎包扔到了沙发上,身体也直接坐在了沙发上,低着头不断的用双手

    按摩自己的太阳穴。此时小颖的表情有些纠结,眉头时而紧皱时而放松,看得出

    来,她的内心不平静,似乎很心烦。

    在沙发上按摩一会自己的太阳穴之后,她慢慢的走到厨房,或许是给自己准

    备晚饭。只是刚刚走到厨房,准备食材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工装,没有

    换睡衣。她不由得气恼的晃了晃头发,自己抿了抿嘴,放下了手中的食材,之后

    到卧室里换上睡衣。

    当她重新到厨房后,拿起了食材和菜刀,可是当菜刀举起的时候,小颖的

    脸上出现了犹豫,她看了看菜刀,之后看了看食材,最终歎了一口气,默默的把

    食材和菜刀放了愿位。看的出来,她似乎很心烦,没有什么胃口。把厨房收拾

    了一下后,小颖就开始收拾起了房间。她或许是在用收拾房间来转移身己的注意

    力。

    只是当小颖收拾到沙发、我俩卧室的床铺、浴室、还有父亲卧室的时候,小

    颖都会有稍微的停顿,她看着沙发,浴室、我俩卧室和父亲卧室的床铺,傻傻的,

    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脸上带着迷茫,一丝忆,偶尔露出甜蜜,偶尔露出纠结的

    深情。当小颖带着纠结複杂的心情,一边忆一边收拾完了房间。

    看到小颖收拾房间,看到那些物品时候露出的表情,她或许想到了和父亲以

    往的种种,在沙发上做爱,在浴室缠绵,在我俩和父亲的床铺上,和父亲一起滚

    床单。无疑,父亲在性生活上给了小颖从未有过的性高潮和快感,那丝忆每每

    想起来,就会让小颖甜蜜,而味无穷,只是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将要画上句

    号,那些忆或许永远成为场忆。

    小颖收拾完房间后,站在客厅中间,就那么傻傻的站着,她的眼神来的在

    客厅里巡视着,似乎还在找什么自己能做的事情,好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么烦恼

    的事情,只是房间已经被收拾的井井有条,实在没啥可干的了。

    小颖将清洁工具放了原位,之后头着了一眼房门入口上方的电子表,或

    许这个对侯她已经想到了,父亲和张阿姨俩入已经在饭店开始招亲了,自己曾经

    的情人要属于另外一个人了。就好比自己心爱的娃娃被别人抢走了一般,那份不

    舍,那么纠结,是小颖此时无法去避和控制的。

    她看了一眼时间,之后又看了一眼客厅上方的全家福,虽然小颖的目光可以

    覆盖整张全家福,但是我相信此时小颖的注意力一定全部放到了父亲的身影上。

    最后小颍轻轻甩了甩头发,貌似让那些烦恼的思绪从自己的大脑中清除,最后歎

    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到了我俩的卧室之中,带着迷人曲线的娇躯背影中,出现

    了一丝与场景和靓丽外貌完全不符的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