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4)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字数:4295

    一五十四章

    「老公,咱们们先不家,出去转一转,直接在外面吃完饭好不好?」坐在

    副驾驶的小颖显得很开心,没有怀孕,一个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仿佛恢复到了平

    常活泼的状态。

    「好吧,咱们去哪儿……」心里感觉放松的还有我,毕竟我内心里是真的不

    希望小颖怀孕的。

    我和小颖去了公园,去了商业街,小颖显得很兴奋,毕竟我俩好久没有出来

    逛街了,一直工作都太过忙碌,借着这次医院检查请假出来,真的很不容易。没

    有了- 切的烦恼,小颖和我放开了内心,去享受当下的时光。不知不觉,已经到

    了晚上。

    「老公,咱们不去吃饭了,咱们在外面吃好不好?咱们去美食一条街……」

    到了晚饭时间,小颖意犹未尽的说道。

    「好啊,不过给爸爸打个电话告诉他一下……」说实话,今天因为心情好,

    胃口也是大开,确实好久没有好好吃一顿饭了。

    我拿起电话,告诉了父亲我和小颖晚上不家吃饭的事情。只是给父亲打这

    地||?

    个电话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我和小颖走出医院到现在,竟然兴奋的忘记了告诉父

    亲结果,而父亲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没有动打电话来询问,或许是

    他没有那个勇气吧。当我在电话里告诉他,小颖跟本没有怀孕,一切都是虚惊一

    场的时候,父亲在电话那边突然无声沉默了很久,最后我俩简单说了一些其他的,

    就挂断了电话。

    我和小颖开着装满行李的车东跑西跑,最后来到美食一条街大吃特吃,各种

    小吃芙食,每样吃一点,争取吃的样式多一些。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等到家

    的对候,已经快要到半夜点了。到了楼下,我和小颖不得不大包小包的把行

    李再拿到楼上去,等到楼上的时候,我和小颖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了。

    父亲的卧室紧闭,或许已经睡着了吧。我俩安静的把行李都拿出来,恢复原

    位。当我俩脱衣服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多了。玩了一整天,

    外加上这段时间的紧张精神,我显得很困。由于太过疲惫,我拒绝了小颖今晚的

    求欢。

    一觉到天亮,好久没有睡的这么痛快过了。小颖早早的起来准备好了早餐,

    而父亲也起来了,看的出来,父亲的精神状态也好了一些。只是眼神中带着忧郁,

    似乎内心有心事。按理来说,没有怀孕,父亲也应该跟着高兴才是,毕竟这个事

    情涉及到我们一家三人,但是父亲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昨天下午他一个人在家

    等待结果的时候,或许发生了一些事情吧。

    到了单位,利用下午的一点空余时间,出于对父亲的担心,我准备打开监控

    查看一下昨天家里的情况。

    打开了昨天下午的视频,时间定格在我和小颖拿着行李离家之后:视频中,

    父亲送我和小颖离家后,他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仿佛失去了

    灵魂。只是偶尔会用手轻拂下自己的眼角。脸上的表情,痛苦、惋惜、悔恨、自

    责,几乎所有负面的情绪都在他的脸上走了一遍。我用鼠标点着快进,父亲往沙

    发上坐了将近一个小时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向自己卧室走去。父亲到了卧室

    后,从床上掏出了一个许久没有打开的

    ??地?

    木头箱子,那还是从农村搬过来的时候拿

    过来的,当时我让父亲扔掉,又大又笨重,还占地方,当时父亲一直舍不得扔。

    父亲打开木头箱子,之后从里面取出来一块镜框,视频中可以看得出来,那

    是父亲和母亲的影,还是黑白照片,用一个老旧的相框装裱着。父亲傻傻的看

    着相框中的照片,不由得开始老泪纵横。父亲慢慢的把相框放到了床头柜上,之

    后面对着床头柜跪了下去。是的,父亲跪下了,向自己的亡妻下跪,他闭目流泪,

    像是在忏悔。父亲闭目了一会后,就开始用双手抽打自己的耳光,耳光很响亮,

    可见父亲是多么的用力。我没有去数父亲到底打了自己多少下,只是看着视频中

    下跪掌嘴的父亲,心里很不是滋味,内心很复杂。

    父亲不知道掌嘴了多少次,最后他双脸徽红,显得有轻微的红肿。父亲此时

    已经有些木讷,仿佛失去了灵魂,如行尸走肉一般站起了身子,之后向着厨房走

    去。此时的父亲就像被人操纵了一般。父亲要去厨房子什么?只见父亲慢慢的走

    到厨房,之后拿起了刀架上的菜刀……如果不是我现在还能看到父亲,我一定认

    为父亲是要自杀。只见父亲拿起菜刀之后,脱下了自己的睡裤,用手挟着自己的

    阴茎。难道父亲是要斩断所有罪恶的根源,准备挥刀自宫?父亲把菜刀拿起之后,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似乎有了一丝犹豫,最后父亲把菜刀放下,从厨房柜子下面

    的抽屉里拿出了锤子……

    父素刚刚一定是想到,如果用菜刀切断阴茎,肯定会进医院,到时候如何向

    我解释呢?如何向自己的儿子解释自宫的原因呢?而且,用刀切断阴茎,如果抢

    救不及时,有极大的生命危险。父亲刚刚权衡利弊之后,放弃了菜刀而选择了锤

    子。

    父亲把自己的阴茎垫在了凳子上,之后用锤子对准了自己的阴茎,只要这一

    锤子下去,就算不把阴茎砸碎,也足可以破坏阴茎的海绵体,让他终身无法再勃

    起。父亲咬着牙,给自己下着决心,只见此时的父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水。这个

    时候的我,心里也紧张到了极点,无论怎么样,我不希望父亲自残伤害自己的身

    体。

    父亲手中

    2

    的锤子数次拿起放下,拿起放下,此时着视频的我也知道,只要父

    亲这一锤子下去,一切都结束了,父亲不会再去想那方面的事情,也不会再经受

    不起小颖的诱惑,不会再被欲望所控制。只是最后父亲或许还是无法战胜自己内

    心的胆怯和恐惧,父亲竟然

    最?新?◢?

    放弃了。他把捶子放了原位,之后呆呆的躺在床上,

    捧着那个照片,一躺就没有再下床……

    父亲就那么一直的躺到了晚上,不知道他在思考着什么,正好那个时候我打

    电话给他,告诉他晚上不家吃饭的事情,外加小颖的检查结果。当听到小颖没

    有怀孕的消息后,父亲显的有些错愕,迷迷糊糊的挂断电话后,父亲还呆呆的拿

    着手机,脸上有一丝放松,有一丝苦笑,另外,还有一丝小小的失望。总而言之,

    在父亲的脸上没有看到太多的快乐。

    听到我和小颖不家吃饭了,父亲就没有走出卧室做饭,就那么重新躺倒在

    床上。偶尔起身双手抱膝,偶尔坐在窗边看着窗外,偶尔侧躺睁着眼睛看着屋顶,

    总而言之,父亲的眼神中充满了思绪和心事,到底父亲想到了什么,或许只有父

    亲自己知道了。一直到我和小颖半夜家,父亲一直没有睡,听到房门被打开的

    声音,他只是本能的转头看了一眼卧室房门,之后又闭上了眼睛。

    关闭了监控视频,我有些担心父亲起来,或许是上次出事的缘故,一朝被蛇

    咬三年怕井绳。

    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切仿佛都归到了正常生活,小颖每天上班额外做兼职

    老师,忙的不亦乐乎。而我每天下班后,和父亲一起等半个小对,小颖就会下班

    家,一起吃晚饭。小颖和我的情绪都仿佛归到了从前,一家人有说有笑的,

    唯一没有归从前的,只有父亲,他总是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

    的时候,吃饭也在发呆,和他说话,有的时候他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反应很迟钝,

    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我不由得对父亲的健康状况有了担忧,不会是老年痴呆的前

    兆吧?应该不会的,父亲还不到6岁,哪有这么早得老年痴呆症的。

    为了适当把握父亲的动向,怕他想不开出意外,每天晚上我都会查看白天的

    监控视频,查看父亲自己在家的状况。只见父亲电视也不看了,走圈也不去了,

    整天就是坐在家里发呆,看看我母亲的照片,看看沙发上的全家福,有的对候脸

    上会带着挣扎,似乎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一般。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左右,我和小颖下班到了家里。父亲已经做好了丰

    盛的晚饭,全部都是父亲的拿手好莱。我有些纳闷,仔细想着今天是什么日子,

    结果算阳历阴历,都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啊。

    「爸,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做了这么多的好菜……」我看着整整一桌子莱,

    这能吃完么?

    「没什么,就是今天高兴,一家人好久没有正经的吃一顿饭了。爸的身体也

    彻底好了,想喝你喝几杯,就这么简单……」父亲端着最后一道莱从厨房里出来,

    放到了桌子上。

    「好啊,爸你也馋酒了吧,毕竟忌酒了这么久,今天咱们就破例一次吧。」

    我察觉到

    度2?

    父亲令天的不常,为了让父亲放松一下,我决定今晚让父亲打破忌酒

    的惯例,我感觉到父亲今晚或许有话对我说。

    小颖也察觉到了什么,听到父亲要喝酒,她张嘴想要询问阻止,只是她红唇

    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这段时间,由于小颖上班的关系,凡乎没有了和

    父亲的独处时间,所以她和父亲这段时间就是正常的家常交流。最且,小颖似乎

    也再证实自己的承诺,这段时间的时光和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我这个丈夫身上。

    这几天,我和小颖找了一晚痛痛快炔的做了一次爱,小颖似乎很兴奋,精神状态

    难得的好,她疯狂的在床上取悦我,让我享受到了专属于自己的温柔乡。

    在饭桌上,我和父亲交杯换盏,父亲的酒量远不如我。小颖也浅浅的喝了小

    半杯,一家人其乐融融,好久没有这样的气氛了。父亲也仿佛从悲观中走了出来,

    他今晚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说着东家长,西家短,虽然吃饭的时间很长,但是酒

    喝的很少,小颖最终没有阻止父亲喝酒,但是限制了喝酒的量。

    「锦程,小颖,这段时间我想了好多。自从你母亲走了之后,我一直单身一

    人,每天为你们做做饭,照顾照顾浩浩,日子也很快乐。只是现在你俩上班太忙

    了,上班时间外加晚上睡觉时间,你俩能陪我的时间也就短短的3,4小时。而

    且浩浩也被送到了亲家家里,也不需要我照顾了,我一天无所事事,实在无聊的

    很……」吃饭到了末尾,父亲突然转换了话题,说起了这些事情。不过父亲说的

    确实是事实,一天24小时,父亲大多数的时间都是自己呆着,他很少外出,宅

    的很。

    「那爸爸你是想……」听到爸爸说这些,我不由得有些奇怪,只是大脑一时

    间没有转过来,我不由得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道。

    「以前你们想给我介绍老伴,因为你母亲还有照顾浩浩,我一直没有同意。

    现在一切的负担都没有了,我也该找个人陪伴自己度过余生。」听到父亲这句话,

    我大概知道父亲要说什么了,我不由得握紧了手里的酒杯,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

    是因为……

    「你们有适的人就给我介绍一个吧,给我找一个人品好的老伴。另外,可

    能家里突然多出一个比较陌生的人,会影响你俩的生活规律,所以找到老伴后,

    我准备和她一起出去住,最好是农村或者山清水秀的地方,安度晚年……」父亲

    轻轻的抿了一口酒,之后诚恳的对我和小颖说道,目光在我和小颖的脸上来的

    游离,看得出来,他这些话是对我和小颖俩人说的。我被父亲的这个决定弄的措

    手不及,我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父亲会做出这个决定,而且看着父亲的表情,

    父亲不是在开玩笑。

    「哐当……」只听到一声酒杯掉落的声音,我不由得转头向旁边看去,只见

    小颖听到父亲的这句话后,手中的酒杯从手中滑落,摔在了桌子上。只见呆呆的

    看着父亲,当酒水洒出之后,她才慌乱的去厨房拿抹布擦拭。刚刚转头的一瞬间,

    我看到了小颖那个时候的眼神,她和我一样,也非常转震惊父亲这个决定,而且

    眼神中充满了不明的情绪。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小颖震惊的原因貌似和我有些

    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