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2)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字数:3783

    第一五十二章

    心情好了,一切似乎都变得舒畅了很多。把手插进裤兜里在大街上走着,头

    脑清明,不一会就找到了到公司的道路。看着熟悉的街景,感受着夜色的寂静,

    我的心中也寂静了下来。是啊,那个算卦的高人说的对,父亲总有一天会离去,

    小颖早晚会属于我一个人,自己去和一个苍老的人去计较此时的得失,有意思么?

    而且经过这次,俩人以后或许就会断绝暖昧关系了吧,毕竟这次的事情全家三人

    折磨的不轻。

    到了办公室,我准备把手从裤兜掏出来,只是手掏出来的时候,带出了一

    张纸。此对我有些疑惑,我记得我裤兜里只放着手机,怎么会突然跑出来一张纸。

    我拿起来了那张纸,那是一张泛黄的破烂纸,只见上面用铅笔写着四个字:深藏

    不漏。

    这张纸不是那个算卦的人的么?可能是我当时坐在他身边思考的时候,他写

    下这段话,偷偷塞进了我的裤兜里,之后离开的吧。今天他说的话很有哲理,也

    对应我现在的状况,只是一些话他说的模模糊糊,模棱两可,或许是害怕泄漏太

    多的天机吧。以后的情况具体会如何,没有告诉我,小颖对于父亲的恩情,报

    完了么?现在报完了还是没有报完?这些都是未知数。算了,心结既然已经

    解开,何必再去钴牛角尖呢。到办公室后,带着放松的心情,我在办公室沉沉

    的睡了过去,这段时间一直失眠,好久没有睡的这么香了。

    第二天,带着愉悦的心情开始上班,现在我内心里面的唯一疙瘩就是小颖是

    否怀孕的问题,不过现在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听了那个算卦的话语,就算怀孕了

    又如何?一切顺顺利刺,那么就算怀孕也应该是我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那

    个算卦的话深信不疑。到了晚上马上要下班了。我突然接到了小颖的电话,电话

    里她说今晚不家吃饭,想和我到外面吃。我知

    ?最新?¨度??

    道小颖有话要对我说,虽然我不

    知道她要和我说什么,但是我能猜到一些,这些不正是我所期盼的么?经过了昨

    晚,我应该和小颖缓和关系,不能在这么下去了。

    到了晚上,我相约来到了一家西餐厅,要了一个雅阁,等待着小颖。过了大

    约半个小时后,小颖如约而至。自从那段时间开始,小颖的面容一天天憔悴下去,

    似乎她在提前衰老一般。

    我俩要了两份标配的西餐,两杯红酒。饭菜很简单,本来嘛,西餐就是这个

    样子。

    「老公,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这家西餐厅的时候么?」西餐上来了,我俩都

    没有动手,都那么安静的看着对方,彼此的表情中都蕴含着千言万语。小颖用双

    手托着着下巴,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当然记得,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和你约会的时候,也是在这里,我第一次对

    你表白。可以这么说,这里是咱俩感情的起点。」我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表情,

    因为我看不到自己的脸,或许有忆,或许有怀念,或许有……

    「那一次老公你好傻,我记得当时你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全,磕磕绊绊的向我

    表白。虽然那个时候你送我的玫瑰不是最贵的,表白的词语也不是最美的,但那

    是我最幸福、最感动的时候。」小颖憔悴的脸上带着微笑,只是微笑中都透露着

    一丝伤感。

    「是啊,那一晚咱俩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俩聊了很多,那个时候的我也

    是最幸福的时候,尤其是你答应我的追求的时候。」我环绕着这个熟悉的雅间,

    雅间的装饰和布局已经改变了,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心间。

    「也就是从这个雅间,咱俩的幸福彻底开始,这里充满了咱俩第一次的忆。

    只是……只是不知道,咱俩会不会因为这个雅间而……结束……」小颖微笑着说

    ?3度?|

    着这句话,伤感的眼神中已经蕴含羞泪水,泪水随着脸颊开始流淌。

    「为什么这么说呢?你想离

    点b点

    开我么?」听到小颖的这句话,心里不由得有一

    丝紧张,这是发自内心的感觉,也是自己

    ?度????

    最真实的感觉,但是我此时的表情应该

    还是镇定的。

    「不是的,我从没想过要离开你,从咱俩进婚姻的殿堂开始,我就决定跟你

    一辈子,无论经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我都愿意和你相伴到老,只是我感觉你要

    离开我了。我最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我只感觉到了咱俩感情的冷淡,还有你

    对我的疏远。这几天我一直努力着,但是我好害怕,害怕你厌倦了我。你要离开

    我……」

    小颖这一刻终于崩溃了,在我面前崩溃了,她用一只手撑着自己的额头,任

    由秀发散落下来,轻轻的哭着,这些天我带给她的委屈,似乎这一刻都要发泄出

    来。

    我此刻没有立刻答小颖,而是安静的看着哭泣的小颖,我不知道该怎么

    答小颖。离开她么?说实话,我俩的感情我从来没有真正想过要放弃。

    「小颖,你想多了。其实你没有错,一切的一切都错在我。其实有的时候我

    感觉自己挺不是男人的,明明自己做错了事情,却让别人去承受,没有担当,没

    有胆量。却去和别人发泄自己的不满,结果伤害了所有人……」我只能用这些暗

    语去复她,再保证不摊牌的情况下,我真的找不到适的语言。

    「老公,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你让我去死,

    我也毫无怨言,但是至少让我死个明白,好不好?求求你……」小颖突然抓住了

    我的手,梨花带雨的小脸坚决的看着我,看来她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她急于

    要知道答案,我到底是不是发现了她和公公的事情,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其实……其安我就是感觉太累了。为了这个家,为了工作。工作上不顺心,

    家里还总出现波折。从母亲去世,再有父亲出事,工作上总遇到波折,生活上也

    ……我直以为我定个坚强的男人,但是自己也有自己承受不住的时候。最近一

    段时间,我特别的烦恼,或许咱们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幸福,我现在忧郁的情绪与

    现实有些不匹配。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自己最近总是无法专心,自

    烦恼……」思考了许久,我说出了自己所有的烦恼,除了那一夜所听到的事情没

    有说出来,也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感受。我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自己内心曾经最

    羁绊自己的事情,如果自已有破釜沉舟的勇气该多好。

    小颖一直安静的听我说着,我尽可能找其他的理由去隐瞒这件事情,转移她

    的注意力。在冲动和理智之间,经过昨晚的事情,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理智,我此

    刻想的是怎么维护这个家。这些话语也是我内心的真心话,只不过不是重点,也

    算是自己「善意」的谎言吧。

    小颖听完我这些话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其实我最怕的是我如果在这么折

    磨她,小颖会不会傻傻的做了傻事?如果小颖真的做了什么傻事,那么我真的就

    是后悔莫及,死难赎了。我俩说了很多的话,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那条手链,那

    条父亲送她的手链,我发现小颖似

    找|请?

    乎好久没有带过它了。而且,我前段时间一直

    要告诉小颖真相的,只是被一些事情给耽误了,也忘记了。

    「还有,小颖,其实……其实那条手链不是我送给你的。那条手链其实是父

    亲买给你的,他说……他说是为了感谢你对这个家的付出,还有他生病时候的照

    顾。我确实,确实忘记了你的生日。我一直想要告诉你,只是……或许这件事情

    说出来自己心里能好受一些。」自己最终的原因不能说出来,自己心里感觉到很

    不痛快,仿佛有一口气吐出来,或许把自己心中除了这件事情以外所有的事情吐

    露出来,能让自己的心更加豁达一些,不再感到压抑。

    听完我的长篇大论,小颖沉默了,她似乎再忆什么,忆着这段时间发生

    的事情,这段时间我的表观,她似乎也在验征我这些话的真伪。

    「谢谢你,老公,你能和我说这么多。咱们先说手链的事情,你不用纠结,

    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因为我发现了购物小票。当时我确实很生气,但是后

    来我想通了,想到了你对这个家的付出和辛苦。难道你没有发觉,那条手链我现

    在很少带的,虽然我很喜欢那条手链,但是那毕竟不是老公你送给我的,我最喜

    欢你送我的项链,并不是因为它有多么贵重,也不是我多么喜欢它的样式,我最

    喜欢它,只因为它是你送给我的。」小颖把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就那么安静的

    看着我。

    这个对候我才想了起来,确实,除了在家之外,小颖外出几乎不带那条手链,

    只是带着那条项链,或许在家带着手链也是给父亲看的吧,为了不辜负父亲的那

    一份苦心,也为了给父亲的一丝安慰,大多数的时候,那条手链都安安静静的躺

    在属于它的盒子里。

    「其实你可以一直带着那条手链的,长辈送给你的东西,有什么的。」我低

    下头喝了一口红酒,同时把目光转移到红酒上,不让小颖看到我的眼睛,我怕眼

    神中会流露出什么东西出去。

    「咱们不谈手链的问题了,老公,有时间我带你去做一下心理咨询吧,让自

    己的内心得到一刻缓解,或者你请个长假,咱们出去散散心。上次去桂林,因为

    父亲出事,咱们提前结束了行程,想想咱俩的幸福时光,还真的很怀念。」

    「心理咨询的事情就免了吧,还没有那么严重。至于旅游的事情,再说吧,

    至少等忙完这一阵子的。」

    「老公,以后开开心心的,如果我哪儿做的不好,做的不对,你就告诉我,

    我一定改正。为了你,为了这个家,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有什么事情,我愿

    意为你分担,只希望你,永远不要抛弃我……」

    「咱们不管以前如何,至少从今晚开始,从这家西餐厅开始,从这间雅间开

    始,就让咱俩重新开始,就当做咱们是第一次相遇重新来过,好么?原来一切的

    烦恼和不快,都过去了」小颖的头从胳膊上抬起。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说道,

    艰眼神中带着一丝隐晦的祈求,如果不是了解事情的原委,我或许看不出来这些。

    她是在安慰我,也是在安慰她自己。

    过去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对光无法倒流,再去纠结有

    意义么?如果想继续的和小颖生活下去,想维持这个家的完整,那么自己的重点

    已经放在当下和以后。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快,但是我希望时间能冲淡这一切,

    而且那个算卦的说过,今天开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