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1)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字数:42

    第一五十一章

    那个算命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酒菜,抿了抿嘴,咽了口唾沫,之后看着我轻轻

    点点了头. 放下了手中的竹闆,接过了我递过去的一瓶白酒。和我轻轻碰了一下

    瓶子过后,就大口的大口的喝起来,看起来好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那狼吞虎

    咽的样子……

    「谢谢你请我和我喝酒,萍水相逢,无功不受禄,有什么问题你问吧。」开

    始我俩一句话没说,就是彼此喝酒,当瓶中的白酒喝下了大半过后,带着醉意,

    他第一个开头说话,打破甯静.

    「我没有什么问题,只想今晚有人陪我喝酒,仅此而已」我扭头看了他一眼,

    之后转过了眼睛,我真的不想去看他的那张脸,夜晚太惊悚吓人了。

    「你有心事,我是算命的,可以为你解惑的,问吧,不收你的钱的,算是报

    你一饭之恩,我也不是什么人都算的。」他猛地灌了一口酒,貌似很久没有喝过

    酒似的,说出这句那个算命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酒菜,抿了抿嘴,咽了口唾沫,之

    后看着我轻轻点点了头. 放下了

    ◢最新度??

    手中的竹闆,接过了我递过去的一瓶白酒。和我

    轻轻碰了一下瓶子过后,就大口的大口的喝起来,看起来好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

    了,那狼吞虎咽的样子……

    「谢谢你请我和我喝酒,萍水相逢,无功不受禄,有什么问题你问吧。」开

    始我俩一句话没说,就是彼此喝酒,当瓶中的白酒喝下了大半过后,带着醉意,

    他第一个开头说话,打破甯静.

    「我没有什么问题,只想今晚有人陪我喝酒,仅此而已」我扭头看了他一眼,

    之后转过了眼睛,我真的不想去看他的那张脸,夜晚太惊悚吓人了。

    「你有心事,我是算命的,可以为你解惑的,问吧,不收你的钱的,算是报

    你一饭之恩,我也不是什么人都算的。」他猛地灌了一口酒,貌似很久没有喝过

    酒似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却带着一丝傲气,似乎对自己的算卦本事很自

    信。

    「我从来不信算命这个东西,事在人为。」借着酒意,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

    张,我却是不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

    「兄,有些事情不是你不相信就不存在的。我算的准不准,你不妨一试,

    反

    ¨度??

    正你没有什么损失。」他扭头看了我一眼,咧嘴笑着,满嘴的口臭和酒气,那

    黄黄的牙齿,不知道多久没刷过了。

    「呵呵,如果你真的算的很准,那应该能挣很多钱才对,既然你算的这么准,

    为什么不给自己指条财路,何以落魄到这种地步。」或许因为自己心情极为不好,

    也或许是喝多了酒,自己说起话来也丝毫不留面子给他。

    「想听听我的故事么?」那个算命的,听到我的这些话也没有生气,而是拿

    起一个猪耳朵,边吃边说道。或许他也很久没有和别人倾诉了,今天这个偶遇对

    于他来说也很难得,我对于他或许也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

    「好啊,看的出来,你也是有故事的人。」此事太过安静,就当他是在说评

    书吧。看他的眼神,这个人以前一定不简单,我内心也充满了好奇。

    「我曾祖父那一代就开始当算命先生,从清朝开始到我这一代已经上年了。

    算命的方法是一代传一代。原本过去的人,封建迷信,钱很好赚,即使是现在,

    也是一样,虽然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是迷信的人也大有人在。我们家族和其他的

    算命先生不同,我们家族一直流传着一本历书,算命自有方法。大多数的算命先

    生都是骗人的,真正会算卦的,少之又少。」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灌了一

    口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泄漏天机而遭到天谴,从我曾祖父算命

    开始,我们家族不但没有富裕起来,反而一代不如一代,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我的父亲临终前也告诉我,不要在算命了,找些正常的营生去做。就这样,他临

    死也没有把算命的方法传给我。」

    「由于我父亲没有传给我算卦的方法,所以从小我孤苦无依,只好找其他营

    生,后来到船上当了船工,四海为家。后来我偶然间在我父亲的遗物中发现了家

    族的那本历书,再后来跑船的枯燥岁月里,我仔细研读那本历书,开始只是为了

    打发时间,结果久而久之我还真的要给我钻透了……」说到这些,他擡起头了头,

    看向夜空,眼神中慢慢的透露着忆和迷茫。

    「我学会算卦之后,就发现了挣钱的道道。我一点点的打开了名气,做起来

    算命先生,当时我只给有钱人算,不像现在摆地摊。当时找我算命的有钱人很多,

    每次算命至少是2元起,有的时候会更多。我挣了很多钱,娶妻生子,过

    上了好日子。可是,直到有一次我没有经得起金钱的诱惑,也抱着侥幸的心理,

    给别人算了一个死卦,并且透露给了那个人……」说到这里,他或许是想到了什

    么痛苦的事情,眼神中充满了痛苦。「结果……我就遭到了报应,先是意外被撞

    成了残废,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自己的妻子带着孩子卷走了最后一点家产把我抛

    弃,之后又

    地?3度???

    得上了白癜风,一直落魄到现在的样子………报应啊报应,我后悔没

    有听我父亲的话。」听到他说完这些,我才仔细的看他的双腿,原来他的双腿没

    有盘在一起,每条腿只有半截,夜色的遮掩下,就像盘腿一样,而他的屁股下,

    垫着一块橡胶的皮子,身体两侧有两个木头做成的手抓的小闆凳,看起来他就是

    用这只手抓着两个小闆凳在地上一挪一蹭的走路的。

    看到他的这个样子和经历,让我想起中的一个人物泥菩萨,他

    因为对雄霸泄漏了「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这句话而泄漏天机,最

    后弄得全身长满毒疮,没想到还有现实的。但是我对于他的话语还是不相信,

    只能说他太过倒黴吧。泄漏

    度?

    天机?天谴?怎么可能?

    「既然你算的这么准,为什么现在弄得连饭都吃不上?虽然遇到了坎坷,但

    是至少温饱没有问题吧。」虽然我不相信,但是听到此人的悲惨身世,但是还是

    不由得问道。

    「现在的我,没有其他的活路,妻儿离开后,又没有亲人,我不再算命苟活,

    还有其他的出路么?而且,我现在算卦只求一顿饭菜,从来不收钱,算是弥补自

    己的罪孽,为妻子和儿子祈福。虽然他们离开了我,但是我从来不恨他们……我

    活一天,就算一天,活在当下,从不想明天的日子会怎么样……」

    听到他最后的话语,我不得不佩服他这类人的豁达,如果我能像他那么想得

    开,也不会有这么多天烦闷的心情了。

    「兄,为了报答你的一饭之恩,我为你诚心诚意的蔔上一卦,说说你的生

    辰八字和名字吧。」他放下了酒,之后拿出了泛黄破烂的本子,和一支不知道在

    那里捡来的铅笔. 自己闲来无事,就告诉了他我的生辰八字和名字,反正是个陌

    生人,也不怕会有什么其他的麻烦,更何况,万一他能解开我的心结呢?虽然我

    没有报着太大的期望。他听到我说出的生辰八字和名字后,就开始在本子上不知

    道画着什么,像是一种古代的算术,也像是鬼画符,格式有点像现代的方程式一

    般。总而言之,看不懂………

    「兄,你最近被情所困……」他画了一会后,就擡头带着一丝不予严明的

    神色看着我。他说出第一句话后,我就愣住了,这东西还真能算出来?那岂不是,

    我家里的事情都被他知道了?这个时候,我不由得还惊出了一身冷汗,承认不是,

    不承认也不是,此事不知道该怎么答。蒙的,一定是胡乱猜的………

    「把手给我……」他伸出了髒兮兮的收,我此时像被控制了一般放下了手中

    的酒,把手递了过去。他抓住我的手后,把拇指和食指捏在了我的中指跟上,闭

    着眼睛不知道在干什么. 而我只能一直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兄,刚刚我捏着你的手指,闭目感受了一下你此时的心境,和你今后的

    命运……」大约五分锺,我快要不耐烦的时候,他松开了我的手指,睁开了眼睛。

    我大气不敢喘,只等着他的话语,或许他真的能给我打开心结也说不定啊。

    「我刚刚看到了一副场景:在一个少有人问津的海滩上,有一具裸体的女屍,

    不久之后有一些经过了女屍,他们看了一眼女屍后,惋惜了一声就摇了摇头走开

    了;又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个男人,看了一眼裸体女屍后,思考了一会后,脱下

    了衣服盖在了女屍身上,之后也走开了,就这样,又过了很久,来了第三个男人,

    这个男人看了女屍几眼后,就抱起了女屍,之后走到了一个地方,挖了一个坑把

    女屍埋葬了,并且立了无字碑,第二天还带着纸钱来祭拜她……」他看着我说道,

    只是眼神中很清明,没有任何其他的神情,看来他算到了什么,只是没有算的太

    具体,我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兄你最近为情所困,这个情景是你的心境和今后的命运. 其实,这具女

    屍就是你现在妻子的前世,那些第一批为他惋惜的男人,今世成为了你妻子身边

    的同事和朋友,而第二个为他盖衣服的男人,就是她今世的前男友或者……现在

    的情人」,而第三个男人,就是把她埋葬的男人,就是兄你………也许你最近

    什么都不顺畅可能陷入了感情的漩涡和牛角尖,但是过了今晚后,相信我,一定

    会平平安安,顺顺利利,一切的事情都会圆满的解决.

    「一些话语,我不方便说的

    找请

    太白。你的妻子可能……,但是如果你真的爱她,

    就不要介怀她的曾经,真心的对待她,她绝对会到你的身边,谁都抢不走,曾

    经陪伴他的另一个男人,就是给他盖衣服的男人,今世你的妻子只是为了还他前

    世的情,等恩报完了,她自然会离开他的,你的妻子今世要报恩一生一世的,是

    你,是你把他亲手埋葬的人……」

    听到她这些话语,我的头脑内有转过来,我陷入了沉思。两个原本完全不认

    识的人,像我和小颖,从相识,相知,相爱,最后走进婚姻的殿堂,能够找到上

    辈子埋你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我和小颖应该彼此关爱有加,才能不枉费彼此

    今世觅时候历经的千辛万苦。

    小颖和父亲俩人之间,父亲就是那个前世为她盖衣服的男人。今世他们二人

    的美好,就像花瓣上的露珠。小颖就是花瓣,父亲就是花瓣上的露珠,花因露珠

    而娇嫩,露珠因花而晶莹。可是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不用触摸,露珠自然会蒸发

    而消失不见,小颖和父亲之前的美丽是短暂的。当小颖报完父亲前世的一衫之恩,

    也就是他离开父亲的时候,毕竟我才是前世埋葬她的那个人,她会用今世来报答

    我的一生一世。

    想通这些,我心中我不由得放松轻快了许多,一切都已经过去,不再去深究

    自烦恼,重要的是活在当下和以后。像算卦的这人所说,过了今夜,一切都会

    过去,一切都会重新变得顺畅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对于这个算卦的人钦

    佩不已,原来世间还真的有占蔔这一套,对于他的话也深信不疑,因为他的话对

    我来说,字字珠玑. 当我放松了心情,重新露出了笑容,擡起头想向他道谢的时

    候,发现他用双手撑着身体,在地上一挪一蹭的向远方走去,临走把酒菜也直接

    拿走了,看他慢慢的样子,此时却距离我这么远,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多久,而

    我却陷入了沉思而不知。今日萍水相逢,这一别今生恐难再见了。我站起身子,

    向正在艰难远去的那个算卦人鞠了一躬。

    过去的往事,已经是过眼云烟,无法挽,重要的是现在和以后,一切都会

    过去,一切都会美好,过了今日,以后一路坦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