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0)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字数:3475

    第一五十章

    此时的我坐在电脑前冒着冷汗,而另一面的小颖此时却没有发觉异常,还在

    体会着高潮的余韵,或许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菊花有危险。

    「啊」;更;新;就;要;来Ь Zeta;点nt

    只听小颖一声比较高昂的闷哼,我眼睛顺着声音紧紧盯着电脑屏幕。

    只见父亲用手指把小颖颍的菊花弄的湿润之后,沾满粘液的手指直接借着润

    滑,食指插入到了小颍的菊花之中。

    小颖的菊花被父亲用手指突然袭击,她猝不及防的叫出声来,同时身体勐的

    晃动了一下。

    父亲把食指插入小颖的菊花之后,胯部紧跟着再次开始前后抽送了起来。

    只是和刚刚不同的是,这次抽送的不只是阴茎,还有他插在小颖菊花里的食

    指,只见此时父亲的阴茎和食指,两者互不干扰,各自占领一个地方,开始配

    默契的抽送起采。

    阴道和菊花的双重刺激,让小颖竟然没有拒绝父亲,或许这种另类的快感让

    她感觉非常的有新意和刺激。

    竟然不断拱起雪臀配着父亲,表情舒爽刺激到了极点。

    还好,没有肛交,只要父亲的阴茎不插入就好。

    或许我这种想法是在安慰自己,这种新奇的玩法我以前还没有和小颖尝试过

    ,没有想到却被父亲拔得了头筹。

    此时我已经被父亲的创意惊的目瞪口呆,我木然的看着视频中的一切,这种

    强烈的刺激,竟然让我没有撸动,就把精液射了出来,而视频中的父亲和小颖竟

    然还没有射精。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软下去的阴荃,还有裤子上的精液,自己不由得摇头

    苦笑,自已的内心和喜好,明明有着浓重的醋意,自己还能刺激的射出来。

    自己有的时候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内心最在意什么,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

    在此山中,或许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

    时间还在继续,俩人用狗交式一直的交媾着,没有再换其他的姿势,或许是

    要用狗交式做到最后吧。

    「啊」

    耳麦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男女混声淫叫,叫声不大,可见在最后一刻,俩人也

    想着压制自己的声音。

    虽然叫声不大,但是声音缠绵而悠长,这种呻吟在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

    在这一刻,俩人终于达到了最高峰,或许是因为我这个男人在家而造成的

    特殊刺激,或许是因为今天新增了菊花抽插的新戏码,也或许是俩人许久没有缠

    绵而忍了很久,这一次的高潮,是俩人发生性关系以来,最勐烈舒爽的一次。

    父亲急促颤抖收缩的所囊,可以预想那些浓浓的精液在不断的注入到小颖的

    子宫内;小颖不断发抖的娇躯,俩人下体相连之处下方已经湿透的床单被褥,一

    切的一切一切的场景都是那么的熟悉,俩人在体会那种舒爽的极致,而另一

    个房间的「我」

    却躲在自己的卧室里,蒙在被窝里肚子哭泣着。

    我揉了揉自己已经绷紧的脸颊,点燃了一支烟,刚刚已经抽了那么多,自己

    还有点恶心,但是自己还是觉得抽烟能让自己的心情好受一些。

    我抽完了一支烟后,视频中的俩人才从高潮中恢复过来。

    高潮过后的俩人就开始慌乱了起来,开始快速的打扫战场。

    小颖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只是眉宇间似乎还残留着一道妩媚,似乎

    完事后的俩人此时才清醒过来,此时显得有些慌乱和紧张。

    小颖穿好了衣服,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呼吸,之后就赶紧蹑手蹑

    脚的从父亲的房间里面出来,俩人没有告别。

    只是当她走到我俩卧室门口的时候,小颖的手搭在门把手上,可以看的出来

    ,她有一些紧张,或许她最怕的就是当她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她的老公已经睡

    醒正坐在床上等着她归来。

    小颖在卧室门口犹豫了一会,她颤抖的打开了卧室的房门,发现「我」

    还在蒙头大睡。

    她脚一软,差点摔倒在我俩卧室的门口,她用一只手扶着门框,另一只手轻

    拍自己丰满的胸脯,嘴里长长出了一口气。

    她走到床前,看到自己的丈夫还是睡的很死,她的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

    她轻轻的替我盖好了被子,之后看了熟睡的「我」

    几眼后,就走出了卧室,她本来是想去浴室洗澡的,只是当她走到浴室门口

    的时候,她犹豫了,眉宇间的抚媚,还有眼神中的味似乎越来越浓。

    我装睡的这种无意间的纵容让她的胆子大了不少,或许她的性药还没有完全

    解除,或许刚刚的特殊体验让她十分的味,也或许她知道以后机会可能不多,

    她还是放弃了洗澡转而再次去了父亲的卧室,和父亲难忘今宵。

    父亲正在收拾被褥,却突然看到小颖再次到了他的卧室,他脸上带着紧张

    和疑惑,他停止了收拾被褥的动作,看着小颖。

    不需要父亲开口,小颖就知道父亲要问什么,小颖没有说话,只是对父亲轻

    轻摇了摇头,已经心有灵犀的俩人,此刻已经明白了,「我」

    还睡的很死,没有醒过来。

    父亲的脸上带着放松,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小颖眼带春意的走向父亲,一切

    的一切不需要再明说。

    接下来的时间,整个父亲的卧室,都是火热的此时或许自己已经射精,

    也或许自已已经感觉到麻木了,小颖重父亲的卧室之后,我没有再仔细的去欣

    赏俩人的性爱情话,看着一点点进行的俩人,我显得有些不耐烦,我用鼠标点着

    快进,一直到俩人第二次结束,我没有发现什么新奇的事情发生,或许我对于俩

    人的性爱已经麻木,也或者此时自己已经心凉。

    我关闭了电脑,接下来没有看下去的欲望。

    一切已经了解,我可以把那晚的事情归罪于性药和俩人的情不自禁,而且已

    经发生不能挽,自己还要纠结什么呢?我木然的擦干净自己的裤子,穿好衣服。

    把头转向窗外,外面的夜色还是那么的迷人,我眺望远方,缓解自己眼睛的

    疲劳。

    此时我的身体彷佛不是大脑再支配,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公司外走去。

    此时我抽着烟往外面走着,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去?逛窑子?先不说自

    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怕找到小姐自己也硬不起来了。

    明明是自己的安排,自己却还要痛苦,这个时候真的挺反感自己。euro;

    我走出办公楼,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冷风拂面,顿时让我自己清醒了不少。

    扔掉了烟头,漫步在大街上,城市虽大,但是却发现没有我此时的容身之所

    ,自己现在需要的是麻醉和安慰。

    虽然已经快到半夜了,但是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娱乐街和美食街还是很热闹。

    今晚没人陪我,但是也没有人打扰我,还是自己用酒精麻醉下自己吧。

    为免自己喝多没人管我,我决定买一些莱和酒公司办公室去喝,以免于自

    己在外面喝酒而露宿街头。

    我买了一些熟食和小菜,买了两瓶白酒,为什么不喝啤酒?因为啤酒不容易

    醉,还是白酒有劲吧。

    我拎着酒菜开始往走,只是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

    想想真是可笑,虽然我在这个公司工作了很久,但是下班之后我都是直接

    家陪家人,下班时间很少在公司外面闲逛,所以对于公司的周边也不是很熟悉。

    尤其自己刚刚还浑浑噩噩的,压根没有记住自己是来时候的路。

    今晚还真是倒霉啊,我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小颖可能怀孕,看录像视频

    ,现在又迷路,此时的心情真的是糟透了。

    不知道怎么走的,我只好当散步散心,慢慢的找公司的路,总会找到的

    ,而且我一个大男人,晚上也不害怕。

    「哒哒哒」

    此时我听到一个敲竹的声音,我不由得转路边看去。

    只见旁边已经关门的商户门口,坐着一个穿着比较落魄的人,衣服虽然不脏

    ,但是显得很不整齐。

    他盘坐在地上也不嫌弃凉,身前摆着一块喷绘布,看到有行人经过,就翘翘

    手里的两块竹。

    自己掩不住内心的好奇,也正好当做问路,我就走了过去。

    我没有看那个人,而是先看了看他身前的喷绘布,原来是一个算命的,那块

    广告喷绘布已经破破烂烂,勉强还能看清楚字迹,看风水,起名字,测吉凶

    破烂的喷绘布不知道已经被翻开多少个来了。

    这个时候我不由得撇了撇嘴,我是大学出身,学的是马列义毛泽东思想,

    对于这些封建迷信我一直以来是喻之以鼻的,也从来不信。

    虽然风水大师很出名,被传的神乎其神,甚至大佬明星都有自己的风水大师

    ,但是我一直还是不认可这个东西。

    还是干正事吧,问问去的路。

    只是当我抬头看那个人的时候,我吓的差点没做到地上,只见这个算卦的人

    ,脸色很黑,但是却长了白癜风,脸上黑一块白一块,手上、脸上、脖子上都是。

    刚刚他带着草帽我没有注意到而已。

    看到这个样子,第一个感觉是惊悚,第二个感觉是有些恶心(本句话不代表

    歧视白癜风患者,情节需要)。

    此时这个人也在抬头带着迷惑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的眼神中却彷

    佛有一些精光,阅人无数的我知道,眼前这个落魄的算卦先生,以前一定是一个

    有故事的人,只是不知道发生什么,落魄成了今天这个地步。

    我俩此时没有说话,但是我却感觉我和他此时彷佛是知己一般,俩人都是同

    病相怜,我现在比他能好到哪儿去?或许是感叹自己今晚的遭遇,也或许是想找

    个不想干的人隐晦的倾诉。

    我走到他的身边,之后不顾地上的灰尘,也直接盘腿坐了下去。

    算命的人一直用疑惑的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这么晚了还没有收摊,一定是没有挣到今天的饭钱吧,现在我供你酒菜,

    陪我喝酒如何?」

    我把酒菜直接隔着塑料袋放到地上,之后递给了他一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