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44)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39;;39;;quot;bquot;点ne39;tquot;

    第一四十四章

    怀孕?这两个字比「肛交」更加刺眼,原本我以为小颖和父亲是突破了肛交

    的界限,看完了日志我知道肛交根本没有发生,但是怀孕的可能却让我感觉到l

    加的痛苦和虐心。停经四十天,真的怀孕了么?  一直以来,我太过信任避孕

    环了,可是它的避孕效果真的能够达到%么?如果说怀孕和肛交非要让我

    任选其一的话,我宁愿选择肛交

    我呼吸越来越急促,仿佛哮喘将要缺氧一般。我捂住自已的胸口,感觉到全

    身的冰冷,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体温。我此时从来没有这么的恐惧过。我控

    制着自己的情绪,我努力控制着。我在内心不断的告诫和安慰自己:现在还没有

    确定,自己一定要冷静,至少我要知道避孕环到底能否%的避孕。

    我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心理不断的安慰自己,还有希望,一切可能都是虚惊

    一场。我关闭了小颖的日志后,用颤抖的双手打开了页,开始避孕环的相

    关知识。我的内心祈祷着,避孕坏就是我的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千万不能有意外

    啊。只是现实给我了重重的一击,我的结果发现,就算带了避孕环,也有避

    孕失败而怀孕的先例。

    原来确实有怀孕的可能,我此时的心情无法去形容,最后一丝的希望破灭,

    我此时的激动和痛苦,除了母亲去世一次,就属这一次最强烈。

    我的双手紧紧的扶住了电脑显示器,因为不扶住电脑显示器,我怕我此时会

    瘫倒在地上,我恨不得把双手的手指扣进显示器的屏幕里。电脑显示器被我捏

    的「咯吱咯吱」作响,仿佛随时会被此时将要失控的我捏碎。

    我扶着电脑显示器,仿佛这是我身体的唯一支撑点,我的头无力的垂下,我

    深呼吸的着,我感觉自己的汗水从脸上留下,仿佛自己随时要晕倒一般。而我此

    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持着清醒和身体平衡。

    父亲和小颖慢慢的就会收敛断绝暖眛关系,一切的一切都会到以前的状态,

    可是小颖真的怀孕了,事情还会到以前么?如果小颖真的怀孕了,那么这个孩

    子到底是谁的?是我的?还是父亲的。

    都有可能,我还年轻,精子活致度肯定比父亲要高,论怀孕的概率,孩子是

    我的概率比父亲要多一些。可是换另一个角度想,父亲的射精量比我巨大的多,

    想到父亲那浓浓白白的精液从小颖的阴道里流出的情景,貌似父亲精液的精子数

    量比我还多,我想这一点足可以把精子成活率给抵消了吧。

    而且父亲的阴茎比我要长很多,更容易穿过小颖的子宫口,把精液射进小颖

    的子宫深处。这两点一比较,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孩子最有可能是父亲的,

    整体来看,父亲让小颖的受孕几率貌似比我还大。

    在小颖和父亲发生关系之前,我俩还专门研究过要二胎的问题,父亲当时也

    建议我们要二胎,毕竟国家开放了二胎政策。我俩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小颖一直

    想要一个女儿,膝下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那么「儿女」两字就真正的齐全了。

    如果第二胎还是儿子的话,以我俩的经济实力,养活两个儿子也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当时研究了一下后,就被我和小颖忙乱的工作给打乱了,再也没有真正讨论

    过这个话题。如今这个愿望可能要无意中实现了,只是没有想到却是在这种复杂

    的家庭伦理关系下实现的。

    如果小颖这次真的怀孕了,怎么办?孩子能要么?如果小颖真的怀孕,她肚

    子里这个孕育的小生命到底是我的儿女还是我的或者妹妹呢?

    我坐在办公桌前感觉到汗水顺着我的脸颊再一点点的流淌,我看着办公桌上

    放着的我和小颖的影,那是我俩大学时候的影,照片中的我俩还略显青涩,

    那个时候的我们是那么的幸福。看着照片,我是要我一丝安慰么?只是此时看

    到她只会让我更加痛苦罢了。

    我此时不知道该干什么,我打开了家里的实时监控,我看到小颖还躺在我俩

    的婚床上。小颖此时仰躺着。她的面容憔悴了很多,这两天已经在精神上把地折

    磨的半死,原本柔顺的头发此时仿佛失去了原本的光彩,显得有些凌乱。只是我

    可能也将要步入她的后尘,可能会比她还要更惨吧。euro;

    我的目光随着摄像头移动到了她的腹部,她的腹部还和以前一样,被纤细的

    腰肢环绕,此刻的小腹还是那么的平坦。我现在多希望自己能有一双带有超功

    能的眼睛,透过小颖的肚子,看看她平坦的小腹下面到底是否孕育了一个生命。

    如果小颍真的怀孕了,如果到时候不做任何处理,那么这个平坦的小腹将会越来

    越大,最后诞生出一个新生的生命

    看完小颖的这篇日志,让我差点崩溃,我此时有些后悔去看这篇曰志,或许

    能让我内心的痛苦减轻一些。不得不说,这个问题也让我犹如晴天霹雳,一时间

    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现在我的感觉就是像抽烟抽多了一样,全身发麻发紧,仿佛

    全身的痛快都失去了大半,自己精神恍惚,找不到自己脑海中真正的思绪。为什

    么,为什么原本已经要归於平静的生活要再出波澜,老天爷,你真的是在惩罚我

    么?惩罚我当初胡乱的想法和做法么?现在让我去自食其果。

    怪不得这两天我总感觉小颖伤心难过的时候,表情中似乎参杂着其他的东西,

    当初我感觉到奇怪,却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能认为是我自己产生了错觉,现在想

    起来,这一切还这是另有原因。想起小颖这几天对我的唯唯诺诺,甚至无意中的

    含蓄下跪,她这两天内心里承受的压力或许比我还要大,她此时一定非常的无助

    和绝望,只是一直坚强的承受着。哪怕有最后一丝的希望,她都不会放弃我俩的

    感情和这个家。只是这些就是我该接受这件事情的理由么?

    如果小颖真的怀孕了,这个孩子该不该要,毕竟搞不清楚这个孩子的父亲到

    底是谁。容忍小颖和父亲发生关系,巳经是我的底线,我还能容忍小颖为父亲生

    孩子么?让自己心爱的妻子给自已增加一个或者妹妹?NTR中毒者可能会

    同意这个问题,甚至会更加的兴奋,但是我还是保留着最后一丝的理智,这个问

    题让我内心中抵触,根本无法接受。

    冷静,一定要冷静,我的双手颤抖着松开了电脑显示器,我的嘴唇再颤抖,

    全身都在颤抖,甚至电脑椅子也跟随着我的身体在颤抖,发出与地摩擦的声音。

    经过一会的短暂平复后,我让自己渐渐的冷静下来。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起身走

    到了办公室的落地窗前,自己没有任何的疲惫,却感觉全身发软。

    我慢慢的来到了窗前,拉开窗帘,我此时没有开灯,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站

    在落地窗前,我点燃了一支烟,此时没有酒,也只有香烟能让我暂时体会到麻醉

    的感觉,虽然感觉很微弱。香烟一点点的在燃烧,烟雾在我的眼前缭绕,映衬着

    我的思绪更加的迷幻。我努力的体会着尼古丁给我带来的那一丝安慰和快感,这

    一刻让我的身体感觉到一丝舒缓。每一口烟我的吸的很重,也很大,尼古丁瞬间

    流遍我的全身,让我的身体渐渐的平复下来。

    我强迫自己最理智的去思考这个事情,我不能失去理智,让沖动的情绪控制

    自己。依靠着尼古丁和自己比较强的抗压心理,我开始思考,站在旁观者的角度,

    幻想此时我是外人,不是小颖的丈夫。这件事情的最终确定只能看小颖自己,看

    她什么时候自己确定自己是否受孕,看她决定是否要这个孩子,如果到时候她的

    决定与我的决定不相符,我再想其他的办法。

    小颖不想摊牌,我又何尝不一样呢?如果摊牌了,我俩的感情肯定会出现瑕

    疵,就算彼此摊牌后,原谅了对方,可是我俩还能归到从前么?所以,知道了

    这件事情,我也没有摊牌的念头。

    万一小颖怀孕后我该怎么办?我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她?首先,如果我

    还爱着小颖,如果我还想要这个家庭,那么我必须从明天开始改变对小颖的态度,

    毕竟我已经知道了小颖内心的压力,如果我再继续对她施压,万一她的精神突然

    崩溃,做出了什么傻事,那么我真的就后悔莫及了。这两天我虽然生气,但是我

    却不能失去小颖,我无法想象小颖离开我,我会是什么状态。一直以来,浩浩、

    小颖,就是我一直生活和努力工作的动力,失去了一半的动力,我的下半生的生

    活是无法想象的。

    毕竟小颖还是一个女人,承受能力比男人还是要差一些,万一她钻牛角尖而

    想不开,我失去了妻子,儿子失去了母亲,那么这个家还是完整的家么?这两天,

    我用敲山震虎的办法,已经收到了效果。接下来的这几天,我应该用爱与包容去

    感化小颖,让她知道什么叫「失而复得」,从而能让她真正体会我的好,以及这

    个家对於她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走一步看一步,毕竟小颖到底是真的怀孕还是虚惊一场,现在还没有确定,

    现在做决定还早,总而言之,我此时不能失去理智,就算发生什么意外,我也要

    让事情按照最正确的方向去发展,这件事情不能走错一步,否则可能会「全盘皆

    输」。

    或许是我站累了,我瘫软坐在了窗前的待客藤椅上,今晚看来不家是正确

    的,在公司里可以让我安静的自己呆一会。不看到小颖,不看到父亲,原本喜欢

    热闹外向的自己,此时却享受着这份孤独。手指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我转头看

    去,原来烟头已经燃烧到了尽头,烧到了过滤嘴,并且不断烧烤着我的手指。

    现在的自己已经反应迟钝了么?被烟灰烤了这么久才感觉到疼痛?我按灭了

    这支烟,又重新点燃了一支,抽完一支再点燃一支。今夜无酒,就用烟来代替酒

    水,让自己今夜为自己买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