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37)怒火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37)

    第一三十七章 怒火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就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彷佛失去了生命和意识。

    我已经忘了时间的概念,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我保持着小颖给我盖

    被子的姿势一动没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两个小时,我听到了父亲卧室

    那边的房门再次开启,之后听到有人走进了浴室之中,紧接着哗哗的水声响起。

    我知道,这个人肯定是小颖,因为脚步声判断,只有一个人从父亲卧室里面

    出来,而且脚步声非常的轻柔,是小颖无疑。

    浴室的水声响了很久,我的泪痕早已经干涸了,只感觉自己的眼角和鼻梁紧

    巴巴的。

    不一会,浴室的水声停止了,等了几分钟后,我听到了卧室的房门被轻轻打

    开的声音。

    接着小颖极为轻柔的脚步声走进了卧室,她走的非常小心,害怕惊醒我这个

    正牌的丈夫。

    等了很久,我感觉到小颖没有上床,而且似乎有一些头发滑过我的脸颊,这

    个时候我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我感觉小颖应该是低头在观察我的一举一动。

    我保持着均匀的呼吸,这个时候的我除了闭着眼睛之外,其他的都是真情「

    演出」,没有再去做作,或许这个时候的自己想破罐子破摔,不在意她会不会发

    现了。

    或许小颖最终确定我确实还在「熟睡」

    后,她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随着床垫的颤动,她慢慢越过我的身体爬到了

    床的里侧。

    随着我的身边逐渐安静下来,我知道小颖已经躺好了,只是不知道她是面对

    着我还是背对着我。

    随着一切都安静下来,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我没有敢睁的太大只是微眯着

    眼睛。

    当情景再一次映入眼帘的时候,眼前的一切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还好,小颖是背对着我在躺着。

    看着那道熟悉的迷人娇躯,在月光下凸显着诱人的孤线,只是不知道这个我

    熟悉的身体,刚刚被父亲射进去了多少次。

    一次?两次?逐是三次?光看这具身体,如果不是刚刚我亲耳听到,我绝不

    会相信这具美丽的身体刚刚在隔壁和我的父亲翻云覆雨,父亲那丑陋粗壮的阴茎

    刚刚不断在这具身体最性感迷人的地方进进出出慢慢的,隐隐的抽泣声传进

    了我的耳朵里,我看到小颖的身躯再微微的颤抖。

    我知道她在背对着我哭泣,这个时候的我却对她没有什么怜悯,早知道现在

    伤心难过,为什么刚刚还要去父亲的卧室?刚刚那么的放荡,为什么此时还有脸

    去伤心?事情过去,第一次经历了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我心一不由得升起了隐隐

    的怒火。

    我现在真的想搬过小颖的身体,之后质问她,一切都是为什么今晚我的

    身体和精神都太累了,我虽然伤心难过,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敌过酒精的催眠。

    我睡了过去,睡梦中我做了好多的梦,我梦到小颖离我而去,我梦到了小颖

    躺在父亲的怀里,俩人拥抱在一起,用蔑视的眼神羞辱着我,而我自己在梦中独

    自的哭泣。

    这个梦一直折磨着我,很久很久,这个梦似乎很漫长早上,我没有被小

    颖叫醒,而是被手机闹钟叫醒了。

    原来的时候,我的手机闹钟一直只是摆设,因为还没等闹钟响起,我就会被

    已经做好早餐的小颖叫醒。

    只是今天我却被闹钟叫醒,或许是因为做噩梦的关系,也或许是因为昨晚事

    情的刺激,闹钟声音一响起,我就立刻睁开了双眼,从噩梦中解脱了出来。

    我睁开了眼睛,关闭了手机闹钟,撑起了疲惫的身子,此刻虽然早已经醒酒

    了,但是脑袋跟泄汤了一榉,一晃头就疼的很。

    我坐起了身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卧室里熟悉的一切,昨晚的一切彷佛就像

    是一场梦。

    只是,真的是梦么?我倒是宁愿那是一场梦,不是真实发生的。

    我原本以为小颖已经起床去做早餐了,可是我转头看向自己的旁边,只是小

    颖还在熟睡,刚刚的闹钟也只是让她在睡梦中撇了撇嘴罢了,一点也没有醒过来

    的意思。

    看来,昨父亲的性爱大战把她累坏了,竟然让她第一次睡了懒觉,而且到了

    正常醒的时间她都没有醒过来。

    我没有惊动她,我轻轻的下床准备去洗漱,_毕竟日子还得过啊,还得上班

    养家煳口。

    我穿衣服的动作很轻柔,不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我正常来说,此刻应该叫醒

    小颖,好让她洗漱化妆之后上班,但是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此刻没有叫醒

    她,是因为我的内心很生气么?当我穿好衣服走出卧室的时候,很凑巧,我竟然

    看到父亲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他应该是起早上厕所。

    此刻的父亲哈欠连天,出来后闭着眼睛一直打着哈欠。

    薄薄的睡裤中。

    不知道是因为晨勃还是怎么的,父亲的胯部竟然是勃起的,把睡裤撑起了一

    个大帐篷。

    我知道,这个帐篷下面掩盖的那根丑陋的阴茎,昨晚狠狠的操了我心爱的妻

    子小颖,就是这根东西一次又一次夺走了小颖的贞洁和清白。

    「咋了?爸,这么没精神,昨晚半夜跑出去当飞贼了?」

    看着父亲哈欠连天的从卫生间出来,我突然发出声音调笑着他,我不知道当

    时心里是怎么想的,是生气调笑?还是在敲山震虎?我父亲在我说话之前只顾着

    闭眼打哈欠,听到我的声音才发现我已经从卧室里出来了。

    他的一个哈欠还没有打完,就在半路被我的话语给生生的憋了去。

    父亲赶紧停止了哈欠,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我,最初的时候,父亲的眼

    睛里闪过了一丝慌乱和愧疚,脸上的不自然难以掩饰。

    刚刚我敲山震虎的一句话,估计把他吓的够呛。

    「飞贼?爸都这么大岁数了,哪还飞的动啊」

    父亲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保持了镇定,之后笑着应着我,巧妙的转移了话

    题。

    岁数大?飞不动?应该是宝刀不老才对吧,虽然上了岁数,姜还是老的辣,

    比我这个年轻的儿子可勇勐的很呢。

    看着父亲跟晴中的血丝,昨晚和小颖样,俩人都累的很,都没有睡好,那

    双带着血丝的眼晴彷佛就是对我最大的讽刺。

    经过昨晚的事情,我的内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最初的推动和希望,到

    变成之前的顺其自然,任其发展,经过昨晚的事情,我彻底后悔了。

    我决定以后要阻止,让小颖和父亲彻底断绝这个关系,或许是已经发生了,

    也感受过了,我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激情,我不想再要那种折磨人的矛盾感受。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早上,我竟然有一种莫名的火气,看到小颖和父亲我都

    有火气,难道是自己的精神状态出了问题?不会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矛盾折磨,自

    己得了抑郁症了吧?这个时候的我,吓的冒出了冷汗,如果真的这样,那么我自

    己未免就得不偿失了。

    没有等父亲下面的话语,我就走进了卫生间里开始洗漱,因为小颖没有起来

    做早餐,我洗漱过后就出门上班去了。

    在我出门之前,我看到父亲又一次懦弱的躲了自己的卧室,大门紧闭。

    一直到我出门,我都没有去叫醒小颖,她也没有醒过来。

    按照这个时间,她起来洗漱外加化妆,她上班肯定是来不及了,肯定会上班

    打卡不及时,被扣工资是一定的了。

    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或许是存在一些报复心理吧。

    我走在路上,距离公交车站还有一段距离,虽然我有买车的经济实力,但是

    我还是喜欢挤公交上下班,看着那些自己开车上下班的人群,我不明白自己开车

    是真的方便还是为了满足自己那份自尊心。

    半路上,自己的肚子咕咕的叫着,看了一眼旁边的早餐摊子,自己受的委屈

    够多了,不要再委屈自己的肚子了。

    没有人给我做早餐,那么我就自己给自己买早餐吃。

    我买了几个包子,就匆匆赶去车站,在公交车上啃着热包子,看着旁边不断

    经过的熟悉的街景,脑海中,昨晚小颖的呻吟声和父亲的喘息声似乎还在耳边环

    绕,久久不愿散去,折磨着我的神经。

    我晃了晃头,拿出了手机,一边吃包子,一边看着手机新闻,慢馒的转移着

    自己的注意力。

    到了单位,开始了忙碌的工作,此时似乎只有繁重的工作才能让我彻底忘却

    一切的烦恼。

    时间慢慢到了早上九点,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我一看是小颖打来的。

    看着那个电话,我真的不想去接,一看到小颖的电话,看到小颖的名字,我

    就会响起昨晚的事情,心中就会有一阵莫名的烦躁。

    电话还是要接的,总不接电话算怎么事啊?「喂」

    原本和小颖通话,我都会轻轻的叫一声老婆,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真的

    没有什么心情,心情烦躁,我就简简单单的喂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话语。

    「老公,早上起来为什么不叫醒我,我都迟到了。」

    小颖上来就给我一阵埋怨,虽然她的语气很温柔,但是语气中的责备和埋怨

    还是很明显的。

    这是小颖第一次上班迟到,被扣工资是小事,被管上司责备才是大事,毕

    竟这影响自己在上司心中的工作形象。

    「你现在去上班了么?」

    我没有和小颖解释,只是很冷漠的和她说了一句话,没有答她的问题。

    「来了,迟到了半个小时,要不是早上爸爸叫醒我,我还不知道要睡多久呢。早上你为啥不叫醒我,我都被管说了」

    小颖似乎不敢把语气说的太重,和我说的很慢也很温柔,但是我总感觉小颖

    的话语中暗含着钉子,其实是我自己想多了,尤其是她提起是父亲把她叫醒,这

    句话一下子触痛了我的神经,不知道为什么,我内心中的无名怒火被瞬间引燃。

    「我没有埋怨你为什么不起床做早餐,我没有埋怨你为什么突然懒床你

    自己睡的像头死猪一样,还埋怨我为啥不叫醒你」

    我突然失控的在电话里对着小颖大吼,把这简单的几句话说完后,我就一下

    子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呼吸,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同事们

    惊讶的目光,他们都疑惑的看着我,不知道我刚刚是怎么了,平时这么稳当的人

    ,为什么会突然在公共场情绪化。

    而我也被自己刚刚的表现,彻底惊呆了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最新

    度 第|一|| 既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