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36)惊悚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36)

    作者 性舆情

    第一三十六章 惊悚

    虽然我此刻紧张到了极限,但是我的判断还没有完全的丧失,我从脚步声音

    能够分辨出,下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毕竟两条腿走路和四条腿走路的

    声音是完全不一样的。怎么办?逃跑是肯定不行了,与其都被发现,不如原地等

    待,一会被发现了再说。

    只是脚步声到了门口之后,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房门没有被打开,脚步声

    也停止。我知之父亲和小颖两个人此刻就在门边上,隔着房门与我相对。此刻,

    我与他们二人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全部距离加在一起恐怕不超过半米。我冷汗直

    流,虽然脚步声音戛然而止,但是我的神经已经紧绷没有丝毫的放松。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我的心跳的很快,我极力压制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呼

    吸,哪怕到最后一刻,我也要隐藏下去。

    「嗯」一声压抑的呻吟传来,这个声音是小颖的,我知道父亲在这一刻

    又重新插入进了小颖的阴道里。「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重新响起,沉重的

    呼吸声和小颖的娇吟也随之响起。原来两个人是来到了门口做爱性交,为什么呢?

    难道是找新的刺激?

    「小颖,这这样也不行,声音还是还是有些大,哦离门口

    太近」随着交媾的声音不间断的响起,父亲的声音也突然在中间夹杂着响起。

    声音大大?这个时候的我好像有些明白了,或许两个人害怕席梦思床垫的声

    响太大,所以两个人决定到地上做爱,以便于把两个人做爱的声音降到最低。

    随着父亲说话之后不久,两个人的交媾声再次停止,紧接着我听到了稀稀疏

    疏的声音,貌似个人还在移动。

    「咚」一声物体狠很砸在地上的声音突然响起,「哎哟」紧接着

    又听到了小颖的一声娇呼。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小颖」虽然父亲因为做爱而呼吸急促,

    但是此时说话却很顺畅,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父亲突然对小颖致歉?

    「没没事,那么心急干嘛」小颖断断续续的话语传来,虽然两个人

    的声音都十分的小心,但是近在门口的我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啪啪啪」静止了几十秒钟后,肉体的撞击声再次响起,只是这次的声

    音小了很多。父亲的急促的呼吸声,小颖压抑到极致的呻吟随之响起,我听的出

    来,小颖的嘴偶尔会被堵上,发出「呜鸣呜」的闷音,只是此时堵住小颖嘴巴的

    是小颖的手掌还是父亲的大嘴,就不得而知了。

    此时屋里的两人大战正酣,他们如果知道我这个儿子和丈夫双重角色的人就

    站在门外,两人会作何感想?他们也绝对不会想到,我就在门外听着两人的现场

    直播。

    「站起来,哈对,这样扶着床,腿有些麻了」性交大约十分钟

    后,交媾声再次停止,之后父亲的声音响起,他在和小颖变换姿势。父亲上了岁

    数,总保持一个姿势,腿脚肯定不会舒服的。

    等等,「站起来」,我此时才注意到这三个字,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字,但

    是透露的信息却是非常的重要,既然父亲此时让小颖站起来,那么刚刚小颖

    要么是跪在地上,让父亲用狗交式操她,要么就是小颖躺在地上,父亲趴在

    她的娇躯上用男上女下的姿势干她。

    此时我真想打开房门,去了解刚刚发生的一切。不要,千万不要是狗交式,

    我宁愿父亲用男上女下的姿势和小颖做爱,哪怕这个姿势父亲可以很容易的亲吻

    到小颖的嘴唇和乳头,但是我内心中就是不希望刚刚俩人用的是狗交式

    还没有等我思绪挣扎完毕,我就听到床垫被轻轻一压而发出的声音,床垫发

    出一声后,再次陷入了安静。

    「哦」小颖的的呻吟预示着两人性爱的再次开始。今晚由于我在家,从

    而让平时放心大胆性爱的俩人如此的小心翼翼,我能想象得到俩人此时的畏手畏

    脚,俩人在体会彼此身体美妙的同时,还要预防我这个今晚多余的「第三者」,

    真是苦了两人。我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声音,不由得站在原地苦笑。

    刚刚的惊心动魄,让我的身体被汗水浸透了,不知道是否有汗水顺着我的脚

    而流到地上,不过此时的我已经不在乎这一切了,真切的听到小颖和父亲的做

    爱,这是第一次,不同以往在监控视频中看到,这次听到声音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把心中那。% 的幻想彻底击碎,我的内心在这一刻才最真切的告

    诉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小颖为什么会趁着我在家而来到父亲的房间和他做爱,而父亲为什么知道我

    在家还敢和自己的儿媳翻云覆雨?在没有了解事情的原因之前,我此刻的内心第

    一次感到了害怕和恐惧。事情最终会脱离我的掌控?我第一次对自己没有信心。

    我现在已经听到了一切,也听了这么多,自己也该感觉到「知足」了,难道

    我还要在这亲耳听到父亲最终把精液射进小颖的子宮里么?难道我要听到小颖达

    到高潮时候的欢叫么?这个时候,我胆怯了,我想逃避和退缩,趁早远离这个让

    我感觉到害怕的地方。

    趁着刚刚没有被发现,我决定现在就卧室去,接下来的一切也没有听的必

    要了,因为我已经确定了小颖和父亲两个人的情况

    在小颖的呻吟和父亲的喘息声的伴随下,我挪动着已经麻木的双腿向自己的

    卧室中走去。此刻的我,就像一个孤独的流浪者,虽然有着自己的目的地,但是

    这个目的地对我来说没有憧憬和向往,仿佛就是自己逃避的一个避难场所,而那

    里是我目前为止,唯一能够找到慰藉的地方,我希望自己的卧室能阻隔自己的一

    切烦恼和忧愁。

    慢慢的到卧室,父亲和小颖的交媾声渐行渐远。到卧室后,我木然的转

    身抓住房门,可是当房门马上要彻底关闭的那一刻,我犹豫了。虽然我想让房门

    彻底阻隔那边传来的欢爱声,但是就这么让房门阻隔,自己显得又有些不甘心,

    觉得自己为什么这么懦弱?最后,我咬了咬牙,轻轻的把房门关闭了。

    我躺到了自己的床上,盖上有着我和小颖两个人体味的被子,只是这间原

    本温馨的卧室,让我此刻却感觉无比的孤独和哀伤。在小颖没有进入父亲的房间

    之前,我装睡,期盼着小颖能够走进父亲的卧室去和父亲翻云覆雨,我原以为真

    的发生了,我会很兴奋和刺激。

    可是当真切的听到小颖和父亲做爱声音的那一刻,真切的零距离感受到小颖

    和父亲做爱的那一刻,我才感觉到后悔。原本自己的不在乎,是自己心里那份自

    欺欺人的虚幻在作祟,可是当幻想被现实彻底击碎的那一刻,自己内心的真实感

    觉才真正的流露了出来。

    我像一个孤独的孩子,现在能让我唯一感觉到温暖的,只有怀中被我紧紧抱

    着的被子,此刻只有我和小颖的被子能够给我唯一的慰藉。

    我原以为到卧室关闭房门后,就能彻底阻隔父亲和小颖交媾的声音,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刚刚的刺激让自己的听力突然提高了,也或许是那边

    的俩人快要到达性爱巅峰而没有再压制彼此的声音。我躺在自己的卧室里,抱着

    被子,仍然能够听到那边的声音,小颖压抑而又急促的呻吟不断穿透两个卧室的

    房门传到我的耳朵里。

    此刻,小颖的呻吟声就像是催命咒语,让我處觉到恐惧和害怕,我把被子自

    己的头上,使劲蒙住自己的头,我不想听到小颖的呻吟声,因为我知道小颖此刻

    的呻吟是另一个男人给与她的,而那个男人的阴茎正不断插入她的阴道里,而且

    是零距离,或许此刻那个男人也正在不断的与她接吻。

    我蒙在被子里,虽然那边的声音被阻隔了很多,但是我还是能够隐约的听到。

    在失望,恐惧,心酸的折磨下,我再次流下了眼泪,上次流泪还是小颖第一次被

    父亲强上插人的那一次。

    今晚我把自己蒙在被子,再一次默默的流泪。我任由眼泪滑落到床单上。小

    颖,此刻你正在享受性爱,你此时是开心的,痛快的,愉悦的,舒爽的,可是此

    时的你可曾想到你的老公却伤心无助到了极限。此时的我很后悔,如果刚刚自己

    不装睡,如果刚刚自己不那么现在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我此刻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概念,等我的思绪再次

    归大脑的时候,那边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但是小颖还没有来,难道

    俩人还没有结束?还是第一次已经结彖了,准备梅开二度?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我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我听到有人走了进来,虽

    然我看不见是谁^ 但是我知道,一定是小颖,因为走路的步伐很轻盈。

    「这么大的人了,睡着还蒙头」此时正在被子里的我,听到了小颖轻轻

    的嘟囔声,随后我感觉到被子被人拉了下来,之后小颖把被子平整的盖在了我的

    身上,被子的上沿轻轻的掖在了我的脖子周围。小颖温柔的为我整理着被子,由

    于此刻我是侧面朝着床里躺着,外加上没有开灯,小颖没有注意到我此时未干的

    泪痕。

    小颖的手偶尔抚摸过我的身体,只是这只手刚刚一定抚摸过父亲,甚至抚摸

    过父亲粗长的阴茎。帮我重新盖好被子后,小颖又给我整理好了枕头,摆正了我

    的头部,此时她认为我一定还在酒醉熟睡。小颖,为什么此时你不抚摸一下我的

    脸颊呢?如果你此时抚摸的话,你一定能够触摸到我未干的泪水。

    正当我以为小颖给我收拾完后,就会上床休息的时候,我听到小颖再次转身,

    之后走出了我俩的卧室,脚步声慢慢走远,直到父亲卧室的房门被打开,之后再

    次被关闭。不久之后小颖压抑而又急促的呻吟再次响起,像渺渺魔音一般,不断

    的钻进我的耳朵里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最新

    度 第|一|| 既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