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32)吃醋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32)

    作者 性与情

    最快更新请到***点查看章节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最新

    baidu【第|一||】即可

    ..

    原来这个电力公司从总部派来的域经理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大学同学,也

    是我大学四年的室友刘玉明,大学的时候我们寝室给他起的外号叫「骚

    噶」。

    因为他本人大学时候长的肥头大耳、又白又胖,非常像日本相扑手,所以我

    们就给他起了一个非常有日本个性的外号。

    至于我的外号嘛,叫「草儿」,原因是大学寝室四人,形象长相属我最标准

    ,室友都调笑我说在班里是班草儿,寝室四人里也是草儿级别的,于是我就有了

    这个不伦不类的外号。

    大学的时光是美好的,要说起异性兄情,除了战友之外,就应该算是室友

    了。

    大学四年,我们寝室四人的关系犹如亲兄,虽然小矛盾也有,但是相比起

    彼此的情谊无伤大雅。

    大学毕业后,各自为了前程而各奔东西,慢慢的断了联系。

    这个「骚噶」,大学毕业后直接去了国外留学,因为他的家境比较优越,而

    当时的我因为母亲病重外加上家境本身就不好,想出去留学也没有那个经济实力。

    在我结婚的时候,远在国外的「骚噶」

    给我汇了礼金表示祝福,上一次我俩在QQ中联系还是三年前,没想到他现

    在已经国了,还当上了大型公司的高管。

    「骚噶」

    的为人比较随和,爱唱歌爱开玩笑,因为家境优越,花钱之类的比较豪爽,

    大学有经济困难的时候,他没少帮助其他的室友,包括我在没钱的时候,也向他

    借过钱,每次借钱你只需要说一个数字,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借给你。

    我俩紧紧拥抱在一起,6.7年的分离让彼此非常的激动。

    接下来的时间,我俩彷佛都忘记了彼此其他的身份,坐了下来开始叙旧,完

    全都忘记了今天见面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俩谈了很多,谈过毕业后的经历,忆大学时代的时光,谈论了许久似乎

    总也聊不完。

    慢慢的,两个多小时过去了,这个时候我们才想起彼此的目的和身份。

    现在的他代表的是电力公司,而我代表的是受伤员工的家属。

    不得不说,「骚噶」

    虽然身处高位,也已经走上会,但是却没有被会的污浊污染多少,他至

    少念及大学时候彼此兄的情谊。

    他直接向我吐露了公司总部的底线和最大的让步。

    而这些让步已经超出我原有估计的预期。

    兄出力,我也不能含煳,我也在他那些让步上退了一步,至少让他对公司

    总部也有个交代。

    原本以为彼此要针锋相对、据理力争的谈判,现在却变成了彼此赠送让步、

    如果不收下对方的诚意誓不罢休的相反局面,不得不说真的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

    最后,协议圆满的签署了,我俩迫切赶紧解决这些烦人的公事问题。

    签署完协议之后,「骚噶」

    那种热情和义气劲又上来了,非要让我叫上小颖和父亲去一起吃饭。

    小颖和我们当时都在一所大学,又是礼仪队的队员,是她们系的系花,当时

    追到她的时候,没少了这些室友的出谋划策,当带小颖出去吃饭、买礼物等等,

    「骚噶」

    当时没少资助我,有些钱至今我都没有还。

    虽然那些钱在现在的我看来,只是小钱,但是在大学时代,对于那个时候的

    我来说,无疑是一比巨款了。

    大学的时候,经常带着各自的女朋友聚餐,小颖在众多女生中无疑是最亮丽

    的,为我赚足了面子。

    听到了电力公司的高管竟然是「骚噶」,小颖也很意外和开心,毕竟大学时

    代都是熟人。

    父亲最先过来了,到了小颖下班时间,小颖也来了。

    大家见面,难免再一次唏嘘。

    到了饭桌上,彼此似乎都有说不完的话,我们彷佛又到了大学时代,谈话

    和欢笑还是那么的豪放、洒脱和肆无忌惮。

    饭桌上的父亲,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喝酒,吃了几口饭之后就微笑着看着我们

    欢声笑语。

    酒过三巡,大家准备影留念,毕竟骚噶的任务已经完成,明天就准备乘飞

    机返北京总部。

    当轮到小颖和骚噶影的时候,骚噶大咧咧的和小颖拥抱在一起准备影,

    而对于俩人这么亲密的姿势,小颖和我都没有任何的反感。

    因为在大学时代,大家关系非常好,彼此就像兄姐妹一样,而骚噶为人正

    派,大学的时代互相只见没有那么多的礼仪和顾忌,这或许就是异性友情的最高

    境界。

    所以,当小颖和骚噶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三人的内心都是非常纯洁的,

    就想找年轻时候放荡不羁、无所顾忌时候的感觉。

    看着俩人摆好姿势,我拿起数码相机正准备拍照的时候,突然听到「咣当」

    一声脆响,我停止下了拍照的动作,我们三人的目光转向了父亲,只见父亲

    不小心把水杯弄掉在了地上,杯子摔碎了,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们三人都愣住了。

    虽然我已经有了醉意,但是我还是从父亲的目光中捕捉到了一丝特殊的情绪

    ,那是酸楚和吃醋,还有一丝生气和恼怒。

    我想一定是看到别的男人拥抱小颖,父亲不由得生气和吃醋了,我想这样的

    感觉他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吧。

    结果他那一瞬间精神恍惚,不小心手里的水杯滑落摔在了地上。

    「碎碎平安」

    骚噶这小子不知道事情的原委,说出了一句吉语解了围,大家从刚刚的惊吓

    中恢复了过来,父亲尴尬的微笑了一下,这段小插曲就算过去了。

    我和骚噶,小颖和骚噶,我们三个人换着姿势和方式照相留念,照相的姿势

    要多怪有多怪,要多特别有多特别,彷佛只有这样留下的影才能显得与众不同

    ,小颖和骚噶照相的很多姿势都很暧昧,但是我们却不在乎,小颖和骚噶在大学

    的时候也是老铁嘛,虽然是异性,但是就像是铁哥们。

    坐在一旁的父亲忍受着非人的折磨,我不住的用余光观察着父亲,发现父亲

    的表情越来越不悦,就彷佛自己心爱的妻子正在被别的男人亵渎一样。

    只是只有我发现了这个细节,小颖和骚噶都没有发现罢了,最后父亲说要去

    卫生间而离开了包间,至于他是真的去了卫生间,还是为了逃避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只知道父亲这次卫生间去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一顿晚餐在依依不舍中结束了,我们三人在最后离别时刻谈了好久,我们答

    应骚噶在不久后去北京游玩,到时候他全程请客包办。

    这小子完全不像会上的那些所谓的朋友,只为了得到利益才去付出,他实

    在的认为只要你是我的朋友兄,那么我就愿意为你去投入,现今会这种实在

    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迷迷煳煳的到家里,我已经有些大醉了,上楼的时候还是父亲扶着我,脚

    下有些发飘了。

    因为今天的饭局比较特殊,小颖也喝了不少酒,只是她还能比较正常的走路

    ,只是她偶尔会晃晃头,相信她此时也头晕目眩了。

    到了家里,父亲早早的就卧室睡觉去了,相信今天在饭桌上的事情让他

    微微有些不满,没办法,老一辈的人是不会理解咱们现代年轻人的情感观念的。

    到卧室,在小颖的帮助下我换好了睡衣。

    小颖去了浴室洗澡,而我躺在床上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

    这个时候,感觉自己有一些性欲,没办法,在饭桌上骚噶说我眼睑浮肿,是

    肾虚的表现,竟然在饭桌上给我叫了一杯补肾壮阳酒,其实我知道他是在拿我开

    涮,大学时代大家经常这么肆无忌惮的开玩笑。

    殊不知,他还真的说对了,在他的起哄中,我喝下了那杯酒,别说,那杯酒

    还真有效,半路上我的小的翘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再想,如果壮阳酒外加上我残存的那份性药,强强联,今晚会

    不会让我爆发出有史以来的最强战斗力呢?这个时候的我,因为喝酒的关系胆子

    特别大,如果在平时我肯定会担心壮阳酒和性药会不会相冲起副作用,但是此时

    我却没有在乎。

    我拖着发飘的双腿走到客厅,趁着小颖还在洗澡,我拿出仅存的那份性药,

    用开水冲和到了水杯里。

    我把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等凉一凉再喝。

    这个时候小颖也洗好了,我也准备去洗一洗,万一一会小颖被我玩的情动再

    给我来一场「漫游」

    呢?小颖要帮助我洗澡,被我拒绝了,不习惯被人伺候,别人帮助洗澡远没

    有自己洗澡那么随意和舒服。

    看着自己半勃起的小,我不由得对于一会的性爱有些期待,希望今晚有

    些突破吧。

    好不容易匆促洗完了澡,我到了卧室,小颖此刻因为酒意躺在床上准备入

    睡,毕竟她今晚也喝了不少酒。

    我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水杯,经过洗澡的这段时间,开水已经彻底凉了。

    我赶紧把混着性药的水喝了下去,毕竟喝的越早,性药起反应的时间越早。

    喝完之后,我也躺在了床上,之后侧身环抱着小颖的细腰,闻着小颖发间迷

    人的芳香,等待着性药慢慢起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