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31)逃避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3)

    作者 性与情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最新

    度【第一】既是

    ..

    看到小颖停住的身影,我不由得暗暗后悔,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为什

    么要问出这样的问题呢?只见小颖停住身影后,转过头一直死死盯着我的眼睛,

    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幻着,而且面色很冷,我突然感觉小颖此时的样子非常的可怕。

    或许是因为心虚,或许是因为害怕小颖此时的样子,我不由得低下了头去闪

    躲小颖的目光。

    只是我刚把头低下,小颖就用手把我的下巴撑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女人再调

    戏一个男人一样。

    「如果有一天你敢离开我,那么我就会先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

    小颖目光冰冷的盯着我,声音如同地狱魔音一般,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此时

    的小颖就像是一个地狱使者,原本圣洁的光环已经消失不见了。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她,她要和我同归于尽?我想过小颖会答的无数个答

    桉,但是就是没有想到小颖会这样答,这样的答代表什么?代表她对我是「

    死了都要爱」

    么?我不由得想到这首歌,只是这样的答让我全身冷汗只流,以前的时候

    怎么没有发觉小颖这么刚强和可怕啊。

    我相信我此时的样子一定是吓傻了,可惜我没有镜子能看到自己的表情。

    「噗呲」

    小颖看到我吓的傻傻的样子,终于忍耐不住了,不由得笑场。

    她在浴缸旁边放肆的大笑,因为笑的身体颤抖,她的双乳不由得颤抖着掀起

    一阵阵乳浪。

    只是此时我没有心情去欣赏这幅美景,我被小颖的情绪变化搞煳涂了。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小颖啊?「老公吓坏了吧?哼,就应该吓吓你。以后

    不许再提这个问题了,我不爱听这个话题。」

    小颖停止住了笑声,不由得有些娇嗔的对我说道,之后开始继续的为我洗澡。

    原来刚刚她是在和我开玩笑惩罚我,不过还真的把我吓的半死。

    「如果真的要答这个问题嘛,首先呢,我绝对不会离开老公的,就算咱俩

    有一天分开了,那肯定是你不要我了,绝对不是我不要你,这一点老婆敢和你保

    证。」

    小颖看着我还傻傻的,或许知道我求答桉的迫切,她不由得停止了洗澡的

    动作,开始看着我温柔的答道。

    「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抛弃了我,那么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挽,你让

    我改什么我就改什么,总而言之,一定让你心转意为止,为了老公,我愿意做

    一切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嗯如果老公到时候铁了心就是不要我了,我怎么

    挽都无能为力,那么我就选择在咱俩的家里结束自己的生命,哪怕是死我也要

    死在属于我们俩的家里。」

    说到了最后,小颖眼含热泪,或许是她突然想到了自己做的错事,也想到了

    如果我知道事情真相后可能产生的后果,小颖不由得开始流泪,但是她说出最后

    一段话的时候,含着热泪的眼中却带着一丝坚定,看到小颖这个表情,我知道小

    颖这些话绝对不是空话。

    「对不起,老婆,我不该提这个话题的,我相信你对我的感情。」

    我此刻有些自责,情不自禁的把小颖拥进了怀里,用手轻轻拍打着小颖的后

    背。

    「老公,我也问你个问题好么?」

    哭了一会后,小颖突然抬起了带满泪痕的小脸,仰头对我说道。

    「问吧」

    我温柔的低头看着小颖的脸颊,用手轻轻的捋着她的头发。

    「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如果将来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

    会不会原谅我?」

    小颖突然低下了头,声音细细的诺诺的问着我。

    看来她说的是她和父亲的事情了,只是她加了一句如果,多了这两个字,意

    思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我装傻充愣的问道,对于演戏我还是很擅长的,当初的我为什么没有去报考

    电影学院?「例如肉体出轨」

    小颖憋了好久才说出了这句话,说完之后她把头低的更低了。

    「如果有一天你肉体出轨了,但是精神没有出轨,那个时候你依然爱着我,

    而且是为了我好,有不得已的苦衷,而且是一时冲动,当我发现后你愿意彻底放

    弃以上条件满足其二,我会原谅你的。」

    我思考了很久,之后捧起了小颖的小脸,同样用坚定的语气对她说道。

    我所提的那些条件,其实小颖都已经满足,只是我不想承认我知道了她和父

    亲的事情,所以只能以假设的语句去叙述自己的观点。

    「谢谢你,老公」

    小颖再次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我的话语无意让她彻底放心了,也放下了一

    直以来的担忧,我的话语给了她一颗安定丸。

    我的那些答和条件,对于其他的男人是否适我不清楚,但是只要作为一

    个真心爱她的男人,我相信都会去原谅她的。

    洗完澡之后,我和小颖相拥在一起,彼此没有一丝缝隙,就那么一丝不挂的

    抱在一起熟睡了。

    这个夜晚不同以往,我和小颖睡的都很香甜。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第二天早上醒来,父亲终于不再逃避,而是早早起来

    为我和小颖做了早餐,或许他也是想另类的补偿吧。

    当他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目光没有闪躲,但是隐晦的慌乱还是被我捕捉到

    了。

    吃过早餐之后,开始了繁乱一天的工作,到了下午的时候,距离下班还有2

    个半小时,再有一个小时小颖就下班了。

    小颖下班后,要和父亲两个人独处两个小时,至少在我家之前,小颖会不

    会和父亲谈什么?毕竟小颖在日志中写到要和父亲断绝那种暧昧的关系,同时还

    要保证不能伤害父亲,我很好奇小颖准备用什么办法。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小颖的电话,在电话中,小颖告诉我从今

    天开始,她额外找了一份兼职,那就是到我们市的职业技术学院的服装裁剪专业

    去当助教,每天两节课。

    加上来的路程,她以后家的时候比我还要晚半个小时左右。

    我不由得有些奇怪,无缘无故的小颖为什么要找兼职呢?小颖是艺美高级工

    程师级别,对于她的能力我一点不怀疑,可是就算当助教挣的也不多,为什么要

    去浪费那些时间呢?在电话中,我提出了疑问,按照小颖的答,她是想多挣钱

    钱,为家里减轻点负担。

    放下了电话,我不由得开始思考,小颖这么做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避

    父亲。

    从她开始干这份兼职开始,她以后每天家的时间比我要晚半个小时,也就

    是说以后她不再有和父亲独处的时间和机会,只有我出差不在家的时候才会有。

    小颖这是再变相的躲避着父亲,我相信小颖能够找到这份兼职,绝对不是一

    两天的事情,或许她早就开始准备了。

    她是在兑现自己那篇日志中的诺言,或许找兼职只是她的第一步罢了。

    看完小颖的那篇日志之后,我决定不再去推动小颖和父亲的事情,任由俩人

    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现在看来,俩人还真有结束的可能。

    想到这些,我还是不由得犹豫起来,俩人结束关系真的是我期盼的么?为什

    么心里一直是矛盾的想法?不想了,想多了烦恼的是自己,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再说了,俩人想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谁敢保证以后不会出现无法控制的「意外」

    呢?到了晚上,我先到了家里。

    只见父亲已经做好了饭,他一直再等着我和小颖家吃饭。

    到家之后,我先告诉了父亲小颖在职业技术学院当助教的事情,父亲听到这

    个消息后,首先出现的是疑惑,再次是失望,最后是心疼。

    父亲这三个表情的变化被我看在眼里,最后我们爷俩决定等小颖来一起吃

    饭。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小颖终于来了。

    在饭桌上,小颖显得很兴奋,她在饭桌上叽叽喳喳的和我们诉说着大学的风

    光,还有给那些大学生上课的感受,彷佛自己又到了大学时代。

    看着小颖那兴奋的样子,我感觉到小颖去大学当助教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能让她过的更加充实,还能够完成她自己的「意愿」。

    这段时间,我和小颖保持一周两次的性爱频率,不得不说,失去了性药的助

    兴,我再也无法达到那晚的勇勐程度。

    不过可喜的是,小颖每次都贴心的为我服务着,漫游、乳交、口交,小颖换

    着花样和我玩,一点也不嫌弃累,让我享尽了温柔。

    这段时间我上查了不少资料,也看了不少的AV,我学习着男人的调情手

    段,每次和小颖做爱的时候,我也和她做足了前戏。

    一晚我和她做两次,晚上一次,早上醒来一次,至少有一次能够保证让小颖

    达到高潮,虽然高潮不是很勐烈。

    唯一遗憾的就是,我竟然没有一次能让小颖达到潮吹的地步,哪怕那晚吃性

    药也是一样。

    而小颖和父亲做爱的时候,只要父亲愿意,可以轻易的让小颖达到潮吹的地

    步。

    我想这就是阴茎尺寸和持久度的关系吧,这些先天优势我今生是无法比过父

    亲了,我总不能去移植一个大阴茎安到自己身上吧。

    又过了半个月,父亲的身体完全康复,医院的一切票据和手续都办完了,也

    是时候和保险公司还有父亲所在的电力公司商量报销和赔偿的问题了。

    保险公司那边倒时候好说,有同和条款在,一切按照条款标准按部就班。

    麻烦的就是父亲所在的电力公司那边的问题了,因为当时公司已经给了父亲

    危险通知,但是父亲却没有离开,所以电力公司不愿意承担责任,和电力公司的

    谈判慢慢的陷入了僵局。

    最终,我决定拿起法律武器,和电力公司打官司,只是正在我准备起诉书的

    时候,电力公司说他们总部将派一个大领导来和我单独谈判,毕竟他们也不想惹

    上官司,无论最终结果是输还是赢。

    据说他们总部派来的这个大领导是东三省的域总经理。

    这一天,我接到通知,电力公司的域总经理已经到了,我就赶到了电力公

    司与谈判,当我赶到总经理办公室,推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刻,我和那位总部派来

    的域总经理全都傻眼了。

    「草儿」

    「骚噶」

    那位电力公司的域总经理瞬间起身从老桌中走出来,我俩瞬间拥抱在了

    一起,叫出了大学在一个宿舍的时候,大家给彼此起的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