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27)惊吓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性与情

    第一二十七章 惊吓

    这个时候的父亲,一直关注着小颖脱胸罩的动作,随着

    小颖的身体暴露越来越多,到最后一丝不挂,那对巨乳漏出来,父亲的眼睛已经

    完全移不开了,他紧紧的盯着小颖的乳房,而且面带着激动,这是小颖第一次

    动面对面的自己的解开自己的胸罩。

    父亲的眼睛不断的在小颖的乳房上面「视奸」

    着,眼中本来已经很旺盛的欲火再一次燃烧「升华」。

    小颖面带自豪的看着正在「沉迷」

    中的父亲,正在起伏撞击的胯部不由得加大的速度和幅度,从而让她那对巨

    乳不住的上下甩动,似乎再向父亲「卖弄」。

    两个人的呼吸一点点的加速,父亲一直紧紧盯着小颖不断上下甩动的乳房,

    就像一头狼一样,眼神中不断闪烁着欲火的「绿光」。

    似乎父亲再也忍不住了,只见父亲突然起身,之后用双手紧紧抱住了小颖的

    细腰,双艘不断在小颖的玉背上抚摸着。

    由于父亲的突然起身,小颖不得不停止了起伏的动作,被父亲紧紧抱在怀里

    ,两个人形成了面对面坐着的姿势,只是两人相抵的胯间,彼此的性器官却紧紧

    的相连。

    父亲抱住小颖后,双手在小颖的玉背上来的摸,而嘴巴也不甘示弱,拼

    命的开始在小颖的脖子上、锁骨上、肩膀上来的亲吻,小颖借着这个机会「休

    息」

    着,恢复自己的体力,她不断的左右摇摆着脑袋应着父亲的亲吻。

    「爸,轻轻一点,别留下痕迹,嗯」

    小颖虽然应着父亲的亲吻,她还是不由得提醒父亲,千万别在她的身上留

    下吻痕。

    父亲听到了小颖的提醒,虽然没有用言语应,但是亲吻的速度和力度开始

    减弱了。

    只见他开始温柔的亲吻小颖,父亲低头一路向下,「啊」

    随着小颖的一声娇吟,父亲最终低头叼住了小颖的一个乳头,那粉色的乳头

    和乳晕不断被父亲吸到嘴里吸吮着,「滋滋滋」

    小颖的乳头本来就是粉色的,在这上面不怕留下吻痕,所以父亲吸吮的很大

    力,小颖也没有提醒父亲,任由父亲去大口大口的吸吮,父亲此时就像是一个婴

    儿一般,拼命的在小颖的身上取着「营养」。

    小颖不断的用手抚摸着父亲的白发,就像是一位母亲在爱抚自己的孩子一般。

    父亲没有「厚此薄彼」,小颖的两个乳房他都没有落下,来轮流的吮吸着。

    最后,父亲貌似品尝够了,他松开了嘴,把已经被他吸吮的非常湿润的乳头

    吐了出来。

    似乎父亲察觉到小颖已经很累了,父亲开始抱着小颖的细腰,「啪」

    「啊」

    随着一声沉闷的肉体撞击声,小颖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销魂而悦耳的呻吟。

    父亲坐在床上开始向上顶着胯部,第一下很重要,所以父亲的第一下顶撞用

    力很勐,「啪」

    父亲再一次用力的顶撞,小颖再次「配」

    着发出呻吟。

    父亲的动作很慢,但是用力很勐,父亲似乎非常喜欢听小颖的呻吟声,他不

    住的慢慢的顶着小颖,听着小颖的呻吟声似乎能让他更加的兴奋。

    随着父亲的每一次撞击,他那长长的阴茎就像是注射器的活塞一样,不断的

    在小颖的阴道里来的推进又退出。

    「啪啪啪」

    在用力顶撞了一会后,似乎感觉自己的情欲到达了顶峰,父亲不由得加快了

    撞击的速度,小颖的呻吟也随着父亲的加速而加速,慢慢的连成了一片。

    小颖被父亲撞击的上下起伏着,和刚刚的动作一样,只不过这次是父亲动

    的,小颖正在被动的享受着。

    父亲一边用力干着小颖,嘴巴也没有闲着,沿着小颖的脖子一路向上,最后

    来到了小颖的脸部。

    似乎是察觉到了父亲的意图,小颖晃着脑袋来的闪躲着,只是躲闪了几下

    之后,小颖竟然突然转变了意,不再闪躲躲避父亲的吻,而是任由父亲长满

    胡茬的嘴吻住了他.

    父亲疯狂的吸吮小颖的嘴唇,小颖粉红的嘴唇被父亲含在嘴里,不断的扭动

    变换着形状。

    今晚的小颖似乎有些奇怪,她似乎再竭力满足着父亲的一切需求,似乎对父

    亲是「有求必应」。

    我从电脑上转移目光,不由得把头转向床的方向,小颖正在床上熟睡,她侧

    躺着面向床里。

    小颖此时睡的很沉,今晚经历了我和父亲两个人的变相3P,她似乎是累坏

    了。

    「如果父亲要求肛交,小颖会不会同意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有这种变态的想法,不过想想父亲阴茎那粗壮的尺寸,

    再想想小颖紧凑的菊花,这是不可能的,先不说小颖会不会同意,小颖的菊花能

    不能容下父亲的阴茎都是个问题。

    晃了晃头,把自己越来越变态的想法从脑海中散去,继续看着监控。

    小颖和父亲面对面交媾了一会后,似乎这个姿势太累了,这个姿势特别考验

    男女的体力,而且长时间也会让人感觉到不舒服。

    父亲停止了抽插,之后挪动着身体似乎想改变姿势。

    这个时候的我,突然紧张了起来,小颖和父亲会不会用狗交式啊?我和小颖

    刚刚用了狗交式,我还认为自己比父亲拔得了头筹,如果父亲和小颖这个时候转

    换成狗交式,那么我岂不是又输了一局?只是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父亲抱着小颖

    慢慢转换了身子,之后把小颖放躺到了床上,而父亲慢慢的挪动身体,害怕这个

    过程中会压痛小颖。

    小颖慢慢的躺在我俩的床上,父亲则顺势爬上了小颖的身体,这个过程中两

    个人相连的性器一直没有分开过,这不得不得益于父亲阴茎竟然的尺寸,镶嵌在

    小颖的阴道内是那么的牢固。

    姿势变换完成了,父亲并没有立刻的运动进行抽插,而且温柔的和小颖亲吻

    着,小颖任由父亲吸吮她的嘴,但是小颖却没有积极的去应父亲的亲吻。

    父亲的双手也没有闲着,这个姿势更方便他去揉搓小颖的双乳。

    在品尝抚摸了一会后,父亲的胯部开始轻轻的起伏,两个人的性爱在短暂休

    整一会后,再次开始。

    「啪啪啪」

    的肉体撞击声,性器之间摩擦的水声,两人的亲吻声,彼此不断急促的喘息

    声,开始在属于我和小颖的卧室里荡着。

    慢慢的,小颖的双腿抬起,盘绕到了父亲的腰部,这和两人第一次性爱的时

    候一样,小颖再次在我俩的卧室和父亲做爱,并且再次把纤细的双腿盘绕到父亲

    的腰上。

    此时的小颖就像是一条八爪鱼一样,手脚都盘绕到了父亲的身上,应着父

    亲的取。

    在父亲抽插的过程中,小颖偶尔还会抬起胯部应着父亲,似乎想让父亲的

    阴茎插的更深一些。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此刻已经完全忘记了去计算时间,只是感觉小颖和父

    亲做了很久。

    两人的性欲慢慢的向着顶峰迈进着,父亲最后从小颖身上爬起来,用双手撑

    在小颖的身体两边,开始用力的耸动着胯部干着小颖,抽插的速度和幅度越来越

    大,每次都把阴茎尽根没入送进小颖的体内。

    看到这里,我知道,两人的高潮快要来了。

    又过了几分钟后,父亲的速度开始减慢,最后他爆发出「最后一击」。

    他把阴茎尽根没入到小颖的阴道里,两人的胯部和已经湿润的阴毛紧紧抵在

    一起,没有一丝的缝隙。

    父亲的卵蛋开始急促收缩,不断把精液注入到小颖的子宫里。

    小颖在最后一刻达到巅峰,发出一声不甘的娇吟,两人长着口不断呼吸经历

    着高潮带给他俩的强烈快感。

    父亲的射精仍然在继续,两人的身体彼此贴在一起颤抖着。

    「咚咚咚」

    只是两人的高潮刚刚到来还未过去,房间里竟然响起了敲门声。

    这个时候我注意了一下监控时间,那个时候正式我到家的时候。

    虽然我当时敲门的声音很轻,但是敲门声却很清晰,至少我在监控里可以听

    的清清楚楚。

    我原以为两个人会不顾一切的立刻分开彼此的身体,只是我想多了,两人似

    乎没有听到敲门声一般,似乎连接在一起享受高潮的快感。

    难道是两人没有听到敲门声么?慢慢的,高潮过去了,「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由于两人高潮以后过去,两人听到第二次敲门声之后,立刻分开了彼此的身

    体,在父亲的阴茎拔出来之前,小颖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纸巾,赶紧事先在自己的

    阴道口准备。

    在父亲已经拔出的那一刻,小颖立刻用厚厚的纸巾堵住了自己的阴道口。

    听到敲门声的两人显得很匆忙,小颖用纸巾堵住阴道口赶紧下床到卫生间去

    擦拭。

    而父亲顾不得擦拭自己的阴茎,赶紧拿起了睡衣和内裤。

    小颖在浴室进行了简单的擦拭清理,父亲则赤身裸体走到了客厅房门跟前,

    他通过猫眼往外看着,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晚来敲门,打扰了两人的「雅兴」。

    只是当父亲通过猫眼看一眼后,吓得差点坐到地上,只见他慌乱的走到浴室

    门口。

    「快,锦程来了。」

    父亲的声音开始发抖,他似乎是害怕极了。

    「啊」

    正在赤裸身体擦拭自己阴道的小颖突然也愣住了,我不是还在出差么?怎么

    突然到家了?难道两人的事情败露了?自己的老公来捉奸?无数的思绪一瞬间

    在小颖的脑海中闪过,她也突然非常的害怕起来。

    「你先到卧室去,没事的。我来处理。」

    经过了短暂的沉思,小颖最终分析出了整个事情。

    她赶紧告诉父亲到卧室去,说话的声音没有了慌乱,显得很沉稳。

    父亲听到小颖这句话后,如同大赦一般往自己的卧室「逃跑」。

    小颖知道我家的时候没有用钥匙开门的习惯,就算我平常下班家,口袋

    里带着钥匙,我都会敲门而不会用钥匙去开门,这种不好的习惯我一直持续着,

    至于你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不是懒,也不是嫌弃麻烦,只能算是一种习惯

    吧。

    「咚咚咚」

    我的第三次敲门声响起,小颖顾不得仔细擦拭阴道口,赶紧到卧室穿好了

    睡裙和内裤,之后走到了客厅房门前,她通过猫眼看了一眼,确认是我后,她深

    吸了一口气,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睡裙,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

    之后慢慢的打开了房门,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今晚经历的一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