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24)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4)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qq. 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第一二十四章 发现】

    小颖还在浴室洗着澡,我在床上躺着思考着。

    刚刚到家就直接进屋和小颖「直奔题」,经过刚刚的性爱,消耗了不少的

    体力,感觉有点口干舌燥。

    趁着小颖还在洗澡,我准备去下床喝点水。

    我下了床,拿起内裤准备穿上,准备去冰箱里拿瓶水喝。

    我在地上捡起了自己的内裤,只是在捡起自己内裤的时候,无意中碰到了

    小颖的内裤,而小颖的内裤上让我感觉到了一点粘粘的液体。

    由于小颖是裸体穿着睡裙去的浴室,她没有穿内裤和胸罩,内裤还扔在地

    上。

    碰到这股粘粘的液体,让我正在捡内裤的手突然停在了那里,那股粘粘的东

    西是那么的熟悉。

    小颖的内裤怎么会是湿的呢?屋里的灯光在刚刚和小颖做爱的时候,被我调

    成了粉色。

    趁着小颖还在洗澡,我把卧室的灯光调成了最亮状态。

    之后我伸手捡起了小颖的内裤,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我仔细观察着小颖的

    那条粉色蕾丝花边内裤。

    我的心突然紧张了起来,我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最终,我还是在小颖内裤中间的位置上发现了东西,那些是白白的东西,拿

    近脸前,不用细问,男人那股浓浓的精液腥味扑鼻而来。

    为了最后证实自己的想法,我顾不上嫌弃脏不脏。

    我用手指轻轻触碰沾染了一些液体,之后放到鼻子边上。

    没错,是男人的精液,绝对没有错。

    记得我家后,直接脱掉了小颖的内裤,之后和她做爱。

    做爱后,她去浴室洗澡。

    也就是说,在我脱下她内裤之前,她的内裤上已经沾染了精液。

    这就说明,在我家之前,小颖和别人做爱了,还被那个男人内射了,至于

    那个男人是谁?不用我猜了。

    小颖的内裤从我的手中滑落,看着小颖内裤上还没有干涸的精液,我知道这

    些精液就是我家之前的几分钟前沾染上去的,我开始忆起刚刚家的种种细

    节。

    我到家的时候,家门迟迟没有开,结果等了大约.2分钟才开门,那段时

    间小颖在干什么?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有怀疑,现在想起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还有,我刚进屋的时候,在屋里闻到了浓浓的腥味,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

    水腥味,只是现在想起来,那种味道与水腥味还有点轻微的不同,因为水腥味

    的味道没有那么重,很澹。

    而腥味最浓的,就是男人的精液。

    再有,我刚刚进屋的时候,客厅收拾的井井有条,小颖说我俩的卧室也收拾

    完了,只是我刚刚进卧室的时候却发现,我俩的床铺很乱。

    试问,如果收拾了卧室,为什么被褥没有收拾?而且每天早上小颖上班之前

    就会把床铺收拾的整整齐齐,为什么到了晚上还没有休息,床铺就乱成了现在这

    个样子?除非在小颖下班之后,我到家之前的这几个小时里,有人弄乱了床铺,

    是什么原因,我不用细想了。

    还有,小颖给我开门的时候,她头发有点散乱,睡裙也似乎不太平整,我原

    以为她是收拾房间而弄的比较狼狈。

    还有,虽然开门的那一刹那她表现的很惊喜,但是我现在想起来,她的眼

    神中还带着一丝慌乱和恐惧,似乎有些心虚。

    最后,就是我和小颖刚刚做爱的时候,我脱掉她的内裤之后,她的阴道就很

    湿润,我原以为是我的调情手法高潮,还没有插入就让小颖动情流水了,现在想

    想,那是因为阴道里还残留着之前做爱留下的淫水。

    还有,我插入小颖和她做爱之后,我不断的抽插过程中,发现我的阴茎上沾

    染了一些白白的东西,当时我以为是因为淫水摩擦变成的白沫,只是现在想起

    来,那些白白的东西与白沫有些不一样。

    即使我认为那些不是淫水摩擦的白沫,我也可以理解为那是小颖的白带,毕

    竟小颖经常有白带,只是没有增多的病症。

    所以,当时看到被阴茎从小颖阴道带出的那些白白的东西,我也没有怀疑,

    现在想起来,那些白白的东西很可能就是小颖阴道里残存的精液。

    还有,在我和小颖做爱之前,小颖一再坚持要先去洗澡,洗澡之后再和我做

    爱。

    当时她的态度比较坚决,而且眼中带着一丝芥蒂,要不是我欲火焚身,半强

    迫的脱光小颖,小颖最后还不会放弃先洗澡再做爱的念头。

    而且,我刚刚和小颖接吻的时候,貌似从小颖的嘴中品尝出了一丝不一样的

    味道,那种味道以前小颖的嘴里从来没有过。

    我低头看着自己还没有清理的阴茎,感觉上面沾满了父亲在小颖阴道里留下

    的精液,我抿了几下嘴,感觉嘴里的味道怪怪的,难道我嘴里不只有小颖的唾液

    ,也无意间品尝了父亲的唾液?原本我没有在意的种种细节,通过小颖内裤上的

    那点精液,让我全部联系了起来,发现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在我到家之前的

    那段时间里,小颖和父亲一定发生了什么。

    我看着那团内裤,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心中刚刚那份喜悦被冲澹了。

    为什么?你不是已经生病了么?你不是因为我送你手链而高兴么?难道你就

    不能为我守住一晚的清白么?哪怕是一晚?不,没有看到监控画面我绝对不会相

    信,一定是我弄错了,一定是我误会了。

    不一会,浴室的水声停止了,我停止了思考,我赶紧把卧室的灯光重新调整

    成了粉色,同时把小颖的内裤放原位。

    这个时候的我,再没有口渴的欲望了。

    我躺在了床上闭目沉思着,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虽然我表面上装的很平静,但是内心之中已经翻江倒海,我已经想要迫切知

    道那些答桉了。

    不一会,卧室的房门打开了,我闭着眼睛没有睁开。

    小颖到卧室后,不一会又转身出去了。

    我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地,发现小颖把她的内裤和胸罩拿走了,应该是准

    备放到洗衣机了准备清洗。

    我重新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小颖又到了卧室。

    正在闭目的我,突然感觉阴茎被小颖捏住了,之后阴茎感觉凉凉的。

    我睁开了眼睛,发现小颖正在拿着湿巾温柔的为我擦拭着阴茎。

    小颖全神贯注的为我擦拭着,偶尔眼睛看向我,眼中带着温柔和爱意,只是

    这种爱意在我的眼中却变成了一种讽刺。

    因为洗澡,小颖已经把手链和项链摘了下去,看着小颖把手链和项链盘在一

    起放在床头柜上,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老公,你先起来一下,我把床单被罩换一下。」

    小颖为我擦拭完阴茎后,用手在上面轻轻拍了拍,之后温柔的对我说。

    「嗯,那好吧,你先换着,我去喝点水,一会还有点工作要做,今天提前

    来,明天还要交单。」

    我起身穿上内裤和睡衣,之后去卫生间了解手。

    在卫生间里,我越发感觉自己的嘴里突然很恶心,这并不是我嫌弃自己的父

    亲,只是我再爱父亲,我也不能忍受和父亲间接的接吻啊。

    我拿起牙具,之后开始刷牙,我刷了一遍又一遍。

    之后我走出卫生间,到冰箱里拿出纯净水,喝了几口,但是还是总感觉嘴里

    怪怪的,虽然刷牙让口腔彻底干净了,但是心理作用下,还是感觉不舒服。

    到卧室,床铺已经被小颖换成了新的床单被罩,我拿着换下来的床单走出

    了卧室,之后来到了卫生间,当我准备把床单被罩放进洗衣机的时候,我停住了。

    我带着复杂的心情开始在床单被罩上找着,找着小颖和父亲留下的爱的

    痕迹,只是最后我放弃了,我没有在床单被罩上有任何的发现。

    从卫生间来后,我打开了电脑,小颖正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我打开电脑开始做着分析数据,只是有些心不在焉,分析工作进行的很慢很

    慢。

    我用余光发现,小颖玩着手机,偶尔还会用目光偷偷的看着我。

    因为我要等小颖睡着之后查看监控录像,所以我忍着疲惫和小颖耗着,我一

    定要把小颖耗睡着了不可。

    「老公,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晚安。」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十点多了,小颖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和我说了一声晚

    安后,就放下手机准备睡着了。

    我继续的弄着数据,等待了大约半个小时候,我确定小颖已经熟睡了。

    听着小颖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我打开了电脑里的监控软件,把录像时间定

    格在了小颖下班家的那一刻小颖到家后,和往常一样,父亲正在准备晚

    饭。

    小颖进屋后,放下了包,之后卧室换上了睡衣。

    换完睡衣后,小颖走出了卧室,来到了厨房。

    「爸,今天我来做饭吧。」

    小颖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要亲自下厨,要知道,虽然小颖做饭很好吃,

    但是她很少做饭,用她的话说,油烟很伤皮肤。

    所以一般的时候,都是由父亲做饭,只有在父亲生病和受伤的那段期间,小

    颖才天天做饭,今天晚上小颖突然要动下厨,让我感觉到有点不常。

    「怎么了?今晚怎么想要亲自下厨?」

    感到奇怪的不只我一个人,父亲也很奇怪的问着小颖。

    「不行么?你要知道我动下厨是多么的不容易啊。锦程没在,今晚我动

    为你再做一顿饭不好么?」

    小颖温柔的看着父亲,虽然眼神之中没有恋人的那种爱意,但是却也算是温

    柔绵绵,而且眼中似乎有着一些不常的意思,只是我无法读懂。

    「还是别了,我现在身子骨很好,你不是总说油烟伤皮肤么?还是爸爸来吧

    ,等哪天爸爸干不动了,你再来好不好?快去休息会,我要炒菜了。」

    父亲用胳膊轻轻推着小颖,慢慢的把小颖推出了厨房。

    看着父亲一再的坚持,小颖噘着嘴退出了厨房,那噘嘴卖萌的样子,就像是

    再和父亲撒娇一样。

    小颖最后还是到了卧室,她开始收拾着房间,客厅和卧室收拾的井井有条。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我俩的床铺是整整齐齐的,想起刚到家的时候,我俩

    床铺那乱七八糟的样子。

    我当时还问小颖床铺为什么这么乱?小颖的答是她准备要换洗床单,只是

    还没有来得及换,我就来了。

    我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起来,小颖眼中那个时候带着一丝隐晦的慌乱。

    小颖收拾完床铺之后,到了我俩的卧室里,她坐在床上,看着我俩的婚纱

    照傻傻的发呆,偶尔还低头看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链。

    眼神中带着温柔,偶尔还会有一丝迷茫。

    或许她是想到了自己与父亲纠缠不清的关系,那种关系让她在性与情两者之

    间不断的挣扎着。

    她即想得到我的爱,也想得到父亲的性,只是这种偷偷摸摸的关系,让她不

    断的自责和惧怕着。

    如果我不对她摊牌的话,她注定要在矛盾和复杂的心理折磨下,一直的生活

    下去,游走在我和父亲两人之间。

    小颖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会后,晃了晃自己的秀发,似乎想把那些让她烦乱的

    思绪从脑海中散去。

    她打开了电脑,似乎想在上散散心。

    小颖的病似乎痊愈了,脸上没有丝毫的疲惫。

    她毫无目的的在上浏览了一会后,她低头思考了一会,接着再次登录到了

    那个论坛,打开了自己的「粉色」

    帐号,她查看了几句留言后,就开始写起了新的日志。

    我把监控快进着,小颖一边思考一边写着日志,写了大约半个多小时。

    从监控中看日志的篇幅,日志似乎并不是很长,但是却让小颖写了那么久,

    而且是边写边改边思考,似乎比较难写。

    当小颖把日志写完后不久,父亲就在客厅外面敲门叫小颖吃饭。

    小颖把电脑关闭后,就走出卧室和父亲吃饭去了。

    我在电脑中,看着父亲和小颖欢快的享用着晚餐,一边开始思考起来,我是

    不是该停止视频先去看看小颖写了什么?还是先看视频之后再去看小颖的日志?

    是继续看视频还是先关闭视频去看日志,这两个选择让我犯了难,只是此时我最

    想知道在我到家之前,小颖和父亲有没有发生关系?

    这个是我最想迫切知道的,我放弃了先看日志的想法,眼睛紧紧盯着电脑屏

    幕,看着监控中小颖正在和父亲欢声笑语,一起享受着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烛光

    晚餐」,此时的他俩并不知道,两三个小时后,我将会从外地突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