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第110章 遗憾】

作品:《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情与性

    此时父亲卧室的两人大战的正欢,已经到了「决战」

    的地步,整个房间弥漫着肉体的撞击声、性器摩擦的水声、两人彼此急促的

    喘息声、小颖肆无忌惮的呻吟叫床声,我想就算手机在小颖的枕头下,小颖此刻

    能听到么?「啊哈」

    正在这个时候,我被实时监控中的一声高昂的淫叫所惊醒。

    只见此刻的父亲已经把胯部狠狠的抵住了小颖的胯部,整个下半身包括阴囊

    开始急促的收缩,不断把精液再次射进小颖的阴道里、子宫里。

    最后被父亲凶勐一插,小颖上半身从床上抬起,头上的秀发散落下来,小颖

    的整具身体只有纤细的腰部支撑着,她在父亲射精的这一刻也达到了高潮,小颖

    不断承受着父亲精液的洗礼,发出最后一声高昂且不甘的淫叫,全身随着父亲的

    射精频率颤抖着,温顺听话的任由父亲给她「受精」。

    读^精彩~小說~就^来39;点b点 39;~^小39;說-!!/度//第/一///小/说/站!

    ..

    父亲的射精还在继续,小颖还在乖巧的被父亲受精着,经过了两个人刚刚不

    知道多久的盘场大战,两人再次达到了情欲的最高峰,两个人的高潮还在继续着

    ,彼此的身体一动不动,之后两人的身体微微随着射精颤抖,时间似乎定格在了

    那一刻。

    当我被两人高潮的叫声惊醒的时候,趁着两个人正在彼此「受精」,我看了

    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我发现此时时间已经定格在凌晨点2分,这一天已

    经算是过去了,小颖的生日也过去了。

    一切都晚了,我木然的放下了手中的手机,懊悔内疚的眼泪不由得从眼睛里

    流出,顺着自己的脸颊最后流进了自己的嘴里,咸咸的、苦苦的。

    不知道是因为对小颖的愧疚,还是因为看到父亲和小颖的梅开二度,总而言

    之,我很伤心,心痛的无法呼吸。

    我不记得我一共打了多少个电话,但是最后电话也没有打通,我的祝福最终

    也没有送到小颖那里我心中的悔意已经达到了极限,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个

    错误无法弥补,最后虽然努力,但是最终也没有挽救,留下了无法挽的遗憾。

    我那个时候为什么要突然挂断小颖的电话?哪怕当时我再等一分钟,不,哪

    怕半分钟,小颖就会提醒我的,只是小颖还没说完我就把电话挂断了。

    该怎么补救?如果不补救的话,我俩刚刚建立起来的爱情升温,可能会再次

    归原点,甚至还会大不如从前。

    颖生气和难过,我完全能够理解,如果是我的话,可能比小颖还要厉害。

    现在由于小颖的生日已经过去了,无法在电话和祝福上补救。

    这个时候我脑袋里突然一亮,对啊,那条手链,小颖那天逛街最喜欢的那条

    手链。

    等我出差家后,我先去把那条手链买来,之后到家里给小颖一个惊喜。

    至于忘记祝福和打电话的问题,这个就简单了,直接和小颖说我是故意的,

    就是为了给小颖一个突然的惊喜,在手链的诱惑之下,小颖应该会相信的,就算

    不相信,她也不会至于生我的气了。

    就这么办,接下来的几天我也装作不知道,等去的时候就把这件事情办了。

    想通了这些,也找到了补救的办法,心情不是那么压抑了。

    我做了几次深呼吸,刚刚还真是惊心动魄啊。

    我把目光继续注视着电脑监控视频,想看看父亲今天给小颖度过了一个怎么

    样的生日,两个人是怎么开始的,用了什么姿势,有了什么新的突破没有。

    读^精彩~小說~就^来39;点b点 39;~^小39;說-!!/度//第/一///小/说/站!

    ..

    视频中的小颖和父亲还在体会着高潮的余韵,慢慢的父亲放下的小颖已经瘫

    软的双腿,小颖如同烂泥一般躺在父亲的床上,任由父亲拔出了自己已经疲软下

    去的阴茎。

    两个人的呼吸慢慢的平复,父亲慢慢的放下小颖双腿,拔出自己的阴茎后,

    就趴在了小颖的身上,两个人的身体这面对面的迭罗在一起,两个人都在恢复

    着体力。

    感觉两个人似乎还要恢复很久,我准备把监控视频从头看起,我把监控的时

    间重新定格在了两个人吃饭的那一刹那「谢了,爸,谢谢你今天给我过这个

    生日。」

    小颖和父亲干完杯后,就红着脸和父亲说道,小颖的酒量并不好,喝了一点

    酒后,脸就微红了起来。

    「锦程没有在家,我不给你过,谁给你过啊。对了,锦程有没有给你电电话

    啊?说没说送什么礼物给你?」

    父亲不明所以,大大咧咧的和小颖说着,只是他不知道,这句话恰恰触碰到

    了小颖今天的痛处。

    「啊打过了,他说他说等来给我补上礼物。」

    小颖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尴尬和伤心,但是却没有和父亲明说,而且撒谎遮掩

    了过去。

    读^精彩~小說~就^来39;点b点 39;~^小39;說-!!/度//第/一///小/说/站!

    ..

    虽然小颖掩饰的很好,但是被父亲突然袭击,还是露出了明显的慌乱和伤心

    ,这一切都被父亲看在了眼里,父亲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

    「嗯,那就好,等他来得让他好好的补偿补偿你。」

    父亲口无遮拦的说着,只是说完之后,或许预感到这个「补偿」

    似乎带着一点暧昧,反应过来后,老脸一红,显得很尴尬。

    小颖倒是没有什么,只是轻轻的一笑。

    「爸,今天高兴,咱们再喝一杯吧。」

    似乎是今天因为我没有给她打电话,小颖有些不痛快,原本避喝酒的她,

    竟然动拿着酒瓶子给自己倒酒。

    足足倒了大半杯,之后又给父亲倒酒,看得出来她想喝酒发泄一下。

    「别别别,小颖,这葡萄酒的后劲挺大,你不胜酒力,别再喝了。」

    父亲看着小颖倒酒,慌忙的用语言劝阻着她,只是小颖并没有听从父亲的劝

    阻,最后给自己和父亲都倒了大半杯的葡萄酒。

    「对了,爸,你的身体完全康复了么?如果不能喝酒就不用陪我喝了,我自

    己喝。」

    说完小颖就自己喝了一大口葡萄酒,或许是喝的太急了,小颖喝了一口后,

    就开始低头咳嗽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父亲,赶紧起身来到小颖的身边,帮小颖拍着后背。

    「好了,爸,我没事。」

    咳嗽了一会后,小颖摇了摇头,父亲看到小颖没事,就到座位上。

    「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没啥不能喝的,既然你想喝,那爸爸就陪你喝

    吧。但是只此这最后一杯,别再喝了,你的酒量我还是知道的。」

    父亲看到小颖的样子,或许猜到了什么,无奈的答应了小颖。

    两个人开始边聊边吃饭,慢慢的,第二杯大半杯的葡萄酒已经见底了,小颖

    似乎已经有了醉意,还要倒酒,最后父亲把葡萄酒抢了去,死活不让小颖再喝

    了。

    如果是其他的男人,为了和美人亲近芳泽,都会劝美人多喝酒,但是父亲却

    是不让小颖多喝酒,说明父亲内心的第一位是小颖的身体,而不是和小颖做爱,

    说明此刻没有被精虫上脑。

    酒瓶被抢,小颖无奈,只好吃了几口饭之后,就下了饭桌到了卧室,脚步

    轻微有些蹒跚。

    父亲开始收拾桌子和洗碗,这个时候的时间已经定格在了晚上八点多钟,也

    就是小颖给我打电话的前几分钟。

    卧室中的小颖脸色潮红,她拿着手机坐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手机,最

    后轻轻咬着嘴唇,眼泪开始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父亲还在收拾着客厅和厨房,

    小颖一个人坐在床上拿着手机流泪,而那个时候的我,还在酒桌上和同事们推杯

    换盏、扯澹打屁。

    挺了一会后,小颖用手背擦了擦眼泪,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给我打电话。

    她吸了吸鼻子,之后打出了昨天晚上给我的那个电话。

    从监控中,她和我一句一句的说着,之后到了最后,她没有在电话中得到我

    的祝福,她眼泪又流了下来,只是昨天吵杂的酒桌,还有太过大意,竟然没有让

    我发觉小颖在电话那一边的异样。

    读^精彩~小說~就^来39;点b点 39;~^小39;說-!!/度//第/一///小/说/站!

    ..

    最后,当我挂断她电话的那一刻,小颖脸上带着清泪,看着手中被突然挂断

    的手机,她呆呆的,眼中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如泉水一般涌了出来,牙齿恨不得

    要把嘴唇咬破。

    这个时候的我,看到这一幕,「啪啪」,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耳光,我能

    理解当时小颖的心情是多么的痛苦。

    她不在乎父亲给她过生日,甚至不在乎别人送她什么生日礼物,她最想要的

    生日礼物是我这个丈夫的祝福,哪怕只要一个温馨的电话,就能让她感受到无比

    的幸福。

    只是昨晚太过大意的我,竟然把她的生日幻想完全击碎,让她伤透了心。

    看着小颖那伤心痛苦的样子,我心如刀割。

    「大骗子,你个大骗子,你说爱我,爱我一辈子,竟然把我的生日给忘记了

    ,你个天大的骗子,我恨你,我恨你。」

    小颖哭了一阵子后,她把手机狠狠的摔在了床面上,头发开始来的甩动,

    嘴里不停的骂着我。

    最后她趴在床上,不再抑制自己的声音开始大声痛哭起来。

    俗话说,爱之深责之切,小颖此刻越生气和伤心,说明她越爱我和在意我,

    如果她不爱我,懒得在意我给不给她电话。

    正在客厅扫地收尾的父亲听到了哭声,他或许认为小颖出现了什么意外,他

    赶紧扔掉了手中的笤帚,慌乱的冲进了我俩的卧室里。

    她看到小颖正趴在床上大声哭泣,还以为小颖哪里不舒服,脸上带着深深的

    担忧和慌乱赶紧去扶小颖。

    「小颖,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是不是刚刚喝酒的问题?你别吓爸爸」

    父亲赶紧把正哭的梨花带雨的小颖从床上扶了起来,从头到脚看着小颖,那

    种关心不予言表。

    只是小颖一直的哭泣,就是不说话。

    「小颖,你到底怎么了?说句话啊,身体不舒服?来,爸爸背你去医院。」

    看着小颖不说话,父亲着急的赶紧背对着小颖蹲下身子,想把小颖背起。

    只是小颖推着父亲,不让父亲背她,不得已父亲再次转过身子询问着小颖。

    哭了一会后,小颖仰着梨花带雨的小脸看着父亲,看了一会后,坐在床上的

    她勐地扑进了父亲怀里继续的哭泣了起来,小颖的这个动作让父亲微微一愣,或

    许他不明所以,呆呆的站在那,任由小颖抱着自己哭泣。

    由于父亲站在地上,小颖是坐在床边的,所以小颖双手环抱着父亲的腰部

    ,把脸贴在了父亲小腹的位置。

    读^精彩~小說~就^来39;点b点 39;~^小39;說-!!/度//第/一///小/说/站!

    ..

    这个时候的父亲或许意识到,小颖并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心里不舒服,他

    任由小颖抱着他,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小颖的头发。

    「骗子,大骗子,溷蛋」

    小颖抱着父亲,边哭泣边咒骂着我。

    虽然小颖在骂我,但是坐在电脑前看这一切的我,却没有半点生气,哪怕

    那个时候小颖打我几个巴掌,我都不会生气,因为我确实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是不是锦程欺负你了?你等等,我打电话给他。」

    父亲这个时候可能误会了什么,他的手在身子上擦了擦,之后拿出了手机准

    备给我打电话。

    只是电话还没有拨通,就被小颖给阻止了,小颖抬起了梨花带雨的小脸,冲

    着父亲摇了摇头。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如果锦程欺负了你,和爸爸说,爸爸给你作。」

    父亲被小颖阻止,无奈的放下了手机,关心的和小颖说道。

    「没什么锦程锦程他把我的生日给忘记了,今天他没有给我打过一

    个电话,刚刚我给他打电话,他却把电话挂了。呜呜」

    小颖开始和父亲倾诉了起来,在所有的成年男人中,除了我这个丈夫之外,

    最让小颖亲近的,也就是和她有夫妻之实的父亲了。

    现在小颖被我所伤,她只能找父亲倾诉,似乎只有此刻的父亲才是她最亲的

    人。

    其实真要说起来,和小颖有了夫妻之实的父亲,也算是小颖的半个「丈夫」

    ,难道不是么